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神學與科學 陳漢群: 基督徒看地球年齡
陳漢群: 基督徒看地球年齡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三, 10 四月 2013 20:56

基督徒看地球年齡

Normal 0 10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top:0cm; mso-para-margin-right:0cm; mso-para-margin-bottom:10.0pt; mso-para-margin-left:0cm; line-height:115%;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陳漢群


96 800x600 Normal 0 10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1 引言

神創造了天地,而且直接參與受造界中。在創造論中,有些教義在基督教界中是重要及有廣泛和一致的共識的(在福音派中間而言),例如神從無而創造出宇宙;創造者與受造物是有分別的,而後者靠前者而立等等。Oslon(2006)提出我們要記著一點:「基督教在創造方面一致信念,絕少提到神是何時及如何創造的。」這是一個較不重要的議題,但卻又是一個在基督教界來引起不少討論及張力的議題。[1]「地球的年齡」是一個例子,這個問題的重要性看來比創造論中其他的科目低一點,但個人認為這個課題也是看神學與科學之間是如何整合的好例子。我們嘗試從「地球的年齡」這一個題目,比較科學與神學之間的觀點,也比較神學界之中的不同觀點;也嘗試探討創造論的這個課題與我們有何關係。


2 創造的教義及意義

2.1 神從無而創造出宇宙

我們先來看神學界如何看創造。Grudem (2011) 提出創造的教義,可以定義為:「神從無而創造出整個宇宙;而宇宙原來是非常美好的;及神創造宇宙是為了榮耀祂自己。」在神創造天地之先,沒有任何物質的存在,也暗示了這一位神,不是從任何顯見之物去創造出宇宙的神。希伯來書就表達了一個相當接近的意思,經文說到:「因着信,我們知道這宇宙是藉神的話造成的。這樣,看得見的是從看不見的造出來的(11:3)神也創造了靈界,即天使及其他天上的受造者;神也於第六天創造了人,乃是照著祂自己的形象造的,神宣告祂直接創造了亞當及夏娃;神也創造了時間 (即此一時刻與下一時刻的接續)[2]另外,我們要肯定的是:神創造了整個天、地、海與中間之生物,在此時此地,是沒有任何其他的創造者,宇宙萬物都是被祂所造的。[3]

2.2 宇宙的美好

神所創造的宇宙萬物是美好的,創1:4, 10, 12, 18, 21 & 25可以見到,神自己也是如此說:神看祂所做的都是「好的」。而當六天的工作都完成了,總結就是:「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1:31)。神以祂所創造的為樂,因為原來創造的天地,一切都是依照祂的計劃而行;縱使後來罪入了世界,神原本的計劃因而也扭曲了,但受造之物在神的眼中,依然是「好的」。保羅於提前4:4-5,就清楚的教導了我們:「神所造之物樣樣都是好的,若存感謝的心領受,沒有一樣是不可吃的,都因神的話和人的祈禱而成為聖潔了。」[4]

2.3 榮耀祂自己

整個受造界,包括宇宙及其中的生物體都彰顯了神的榮耀,我們可以從詩19:1-2看到:「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手的作為。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地上的萬物,包括我們人類,又是如何彰顯了神的榮耀呢?受造之物實際上是彰顯了神的能力及智慧,但這「能力」及「智慧」又是我們受造之物不能夠想像及理解的。我們可以從耶10:12見到:「耶和華以能力創造大地,以智慧建立世界,以聰明鋪張穹蒼。」我們可能會繼而問到,為什麼神要創造宇宙萬物呢?Grudem(2011)提到神的榮耀並不需要由受造物去加倍彰顯,但是創造卻將神的能力、智慧及祂的屬性,於受造的宇宙萬物中表現出來;而且,看來神也在其中享受到喜樂。[5]


3 神學與科學看創造論

在簡介了創造論福音派神學上的教義及立場後,我們嘗試再探討神學界與科學界對創造教義,特別是有關創世時間上的一些看法。神學與科學對創造論的不同看法,可以由哥伯尼的地心說(天文學),到地球年齡(地質學 ),到進化論(生物學),再到人的起源(人類學),是一個在不同的科學及神學範疇不斷討論的題目。[6]

科學的不斷進步,令基督徒明白我們不能單用聖經去認識及推算地球和人類的歷史。現今看來已經沒有福音派教會去高舉宇宙萬物是主前4004年受造的(這個年份由愛爾蘭大主教James Ussher, 1581-1656, 根據聖經去計算出來的)。另外,我們也要承認一個限制,宇宙的創造是與其他的科學實驗有所不同。首先,沒有人見證過及觀察過宇宙的創造;其次是宇宙的創造是不能在實驗室裡重覆的,故大部份有關創造的理論,都是人類的大膽假設及用有限的實驗數據去推測而已。[7]Dalrymple (1991) 總結了科學界對地球及宇宙的年齡,分別是45.4億年及140-160億年。這個年份主要是使用U-Pb放射線年代測定法,於1956年定案的。而更加要留意的是,這只是科學界至今得出的結論,科學界認為:若有新的發現而又是可以驗證的,地球及宇宙的年齡仍然是可以改變的。[8]

基督徒要如何看待這個古老的地球及宇宙的理論呢?我們先探討一下福音派教會不會接受之創世理論。Grudem (2011)提醒我們,以下所列出的理論,由於明顯地不合符聖經的教訓,我們是要揚棄及反對的:

(1)「大爆炸」(Big Bang) 理論及一切堅持物質永遠存在的理論,因為它們違背了神有無到有的創造神學;[9]

(2)「神導進化論」(Theistic Evolution),雖然它主張相信神,但它也主張相信進化論。「神導進化論」認為神只在最重要的三個情況介入了當時宇宙的創造,及其後之進化。這三個情況包括:創造最初的物質、創造最簡單的生命體及創造人時。至於其他的創造事件,包括生物的進化過程等,其實應被理解為神所用的方法,而中間是運用了隨機突變(random mutation)及適者生存(natural selection)的進化理論,去發展到宇宙萬物成為今天的模樣。我們反對它,因為神的創造是有目的的,宇宙萬物不是一個隨突變、時間及回應改變而發展到今天的樣子;而且創1:111:24也清楚的表明,神造了各從其類的生物。[10]生物之間有差異,有微進化(Micro Evolution)之現像是今天各界都接受的,但廣進化/ 「達爾文進化論」(Marco Evolution/ general theory of Evolution/ Darwinian Evolution)就是為神學上所不容了,主要是我們認為經考古及科學之證據提出,隨機突變產生之變化,而令生物經過物競天擇而發展成今天的模樣,是有其限制的,也沒有強力的證據去支持。[11]

另外,Grudem (2011) 引用Francis Schaeffer 於著作中有關宇宙創造的見解,其中主要的觀點為:我們所了解關於科學及神學的方面都不完全,但當我們能正確地了解聖經時,我們會發現這兩方面是不會被此矛盾的。創世記第一章談到有關創世時間的課題時,Schaeffer 提出了幾個論點,看來是連福音派基督徒都會有不同意見的:

l 「斷代論」(gap theory),在創1:11:2兩節之間;及/ 或創1:21:3兩節之間,可能有時間的差距;

l 「日」即「年代」論(day-age theory),在創世記一章的「日」,可能比今天以24小時來定義的「日」更長;

l 大洪水地質論 (flood geology),挪亞時代的大洪水,可能影響了地質上有關地球年齡之數據;及

l 成熟創造論 (mature creationism),神可能創造了一個「成熟」的宇宙。[12]

由於我們普遍不接受「斷代論」,故於此段探討。而其他的三個理論,我們在後面再討論。

「斷代論」看來是解釋及結合了,有關地球年齡於神學及科學上的不同立場。在科學界上,地球的年齡為約45億年以上,「斷代論」認為創1:1節是神的第一次創造,而由於神於創1:1前審判了大地,故創1:2是神審判大地後之情況。所以創1:3是神的第二次創造,而此三節之間是有一個不可知道的年代去相隔開來,所以一個古老的地球是可能的。Grudem (2011)認為「斷代論」是反聖經立場的,因為創1:2應理解為我們觀察到的黑暗,只是光不存在的時間(因為創1:3神才造光);而不應該解讀為一個充滿邪惡的時間。創1:2應解讀為神創世時,正在預備天地予人居住的狀況。另外,聖經中沒有經文去支持神的二次創造;而且十誡也明確的表示,神用六日造了天地海和萬物(20:11) 。另外一個問題,是「斷代論」的假設:神第一次創世以失敗告終。但我們不禁要問:第一次創造的意義及目的是什麼呢?而兩次之創造在生物界上之完全一樣,唯一的分別是最高的創造:人。若支持及反對「斷代論」的人們對神創造的意義有一致看法的話,那「斷代論」支持者看來是自相矛盾了:神第二次創造還是一樣目的,是要去榮耀祂自己,那為什麼不能夠用一次創造去成就此目的呢?[13]我們也要學習不再犯一個解釋聖經上的錯誤,就是不要濫用經文中的緘默,將自己的意見加入而且不理會及運用釋經學的原則,去為經文添加意思。[14]另外一個支持斷代論的理據是用文學分析創1:12:3,有學者認為創1:1-2與創1:3-2:3是存在一個明顯不同的文學結構,例如創1:3開始才出現了重覆的用句模式,即開始以「神說」,而小段結束以「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日」,依此推論,我們可以理解創造的第一天是由創1:3開始,而在此(1:1-2)已經有了一個古老的宇宙。[15]

以上的「神導進化論」及「斷代論」都是嘗試將神學與科學整合,但我們要注意它們經驗證後,看來都是在福音派信仰上是站不住腳的。我們現在來看福音派信仰看地球年齡之問題,同樣地是關於神學與科學上的整合。


4 「古老地球」論

「古老地球」論(Old Earth theory)認為地球有約45億年歷史,而宇宙有約150億年歷史。我們先探討「古老地球」論的一些支持說法:

(1) 「日」即「年代」論(Day-age theory),支持此論之人仕認為創世記第一章之一「日」,是一個比今天的24小時更長的時間,有可能是以億萬年去計算的。從地質學上來說,這個與科學發現協調一致的神學理論,可以輕易的解釋了由放射線年代測定法(radiometric dating)評估地球上之古老地層、外來隕石及月球上岩石之歷史,大部份結果都是以億萬年去計算地質年齡。[16]另外,地質學仍然認為液體岩漿,動輒要百萬年才能成為岩石,而且變質岩也要以百萬年計才能形成及帶到地面,從此推算出我們今天見到的不同岩石,是無可能於短短一二萬年之間形成的。再加上大陸漂移理論及今天我們可見的珊瑚礁,也是以百萬年計才能形成的話,那「日」即「年代」論看來是一個有其可取的地方,起碼它的理論是表明聖經及神學並沒有與可經驗證的科學產生矛盾。有關太陽於第四天才被造的問題,Grudem (2011)提出我們可以嘗試去理解創1:16的動詞,為一個完成時態。即是經文可以如此解讀:「於是神已經造了兩個大光體,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已經造了星辰。」,我們就可以解決了科學界一般認為,宇宙及眾星是最早形成的,比地球及其他生物是以早於億萬年計已經出現;而同一個理解,也解釋了太陽於第四天才被造,要比第三天被造之植物遲了千萬年才出現之科學上不能解釋的困擾(沒有太陽,植物如何生長,而地上又如何不結冰呢?)[17]就如以上提到,此理論縱然看來較能整合科學及神學上於地球年齡的分歧,但是仍然為部份福音派神學家所反對的,我們會在下面部份嘗試探討。

另外,我們要留意的是,有關第四天才造太陽及星球,有的學者將「造」字解成「顯露出」,以致可以在科學上也解釋得到。[18]雖然是也是以解經上的方向去嘗試支持「日」即「年代」論,但我們不同意這個將整個字的意思改變,接近曲解經文的作法。反而,我們可以考慮Skillen(2011)對創世記第一章所提出之見解,也是有關「日」即「年代」論的解經。首先,創世記第一章的一個重複句:「有晚上,有早晨」實在是沒有談到時間,或24小時的問題,這一句只是希伯來文的一種文學修飾法,是有一個「包括了所有的」意思。類似的例子是:創1:1,「起初,神創造天地。」; 5:17,「不要以為我來是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而是要成全。」等,經文中間的「天地」及「律法和先知」這兩個詞,都是被理解為「包括了所有的」。其次,有關第四天才創造光體的問題,疑問就可以解決了:何以首三天的創造在未有光體之前,會出現「有晚上,有早晨」呢?[19]

但是,「日」即「年代」論是有一個較大的問題不能解決,就是出20:8-11有關守安息日的誡命。反對「日」即「年代」論者認為,這段經文相當清楚的道出兩個重點,第一是神用六日創造天地,第七日安息;第二是「日」就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日,即24小時,因為這裡談到工作與安息的時間,沒有可能將「日」關聯到「年代」。若這段經文的「日」是作為同一個理解,那我們只有支持「日」是一天24小時。

接下來,我們討論另一個支持「古老地球」論的論點,但是它引起比較多的福音派內的反對聲音。

(2) 文學架構論(Literature framework theory)是另一個支持古老地球論的論點。它的立場是:創世記第一章並沒有說明地球的年齡,而有關六日的創造天地的經文,只是一個表述神創造的文學架構,與是否以六日去創造天地無關,而六日的創造次序也是不重要的。所謂之「架構」就是首三日與後三日之創造是互相呼應。Grudem(2011)認為此理論在解釋聖經上有站不住腳的地方,最主要是神的創造是有序的,由簡單(光、暗、水、天空、旱地)到複雜(魚、鳥、動物、人),而且是有加上第七天之休息日,看來神的創造是一個漸進及有序的故事,是有明確的時間順序。[20]

也有意見認為,創世記第一章有關創造週的經文,應該從藝術的層面去欣賞。除了以上提到之兩組有關聯的創造外,有學者提出創世記一章包含「七」的觀念。例如:七個神表明「要有就有」的公式句子;七個神表明「看所有甚好」的公式句子等。另外,創造週的重點及目的不是創造的先後次序,而是創造及安息日的聯繫,而安息日乃是為紀念神而設的。[21]創世記的學者看來並非全心告訴我們創世之時間表,簡單而言:聖經並沒有確實的談到創造宇宙萬物所用的時間及地球的年齡。[22]古老地球論是得到部分福音派神學及科學家,如Grudem, Newman Young等人支持的理論,而「日」即「年代」論又是較受推荐去解釋地球是有45億年歷史的一個理論。


5 「年輕地球」論

我們也有需要去看看「年輕地球」論之支持者,用什麼論點去支持他們的理論。換另外一個說法,有什麼關鍵的理由令到部份的福音派教會去支持「年輕地球」論呢?其中最主要的,是地球的年齡與進化論的密切關係,他們認為一個年輕的地球,可以支持聖經提到的六日創造,也同時可以打倒需要有古老地球為基礎及假設之進化論。「年輕地球」論支持地球只有短短的數千年(或數萬年)的歷史,就可以令到進化論中所需要的生物演變時間(動輒要以百萬年計)徹底打敗。[23]另外,此論之支持者認為科學的根本及其哲學是無神的,套用此邏輯去引伸,基本上神學應該是有壓倒性的真實,科學(及其他一切知識)都應該與神學配合起來,而不是挑戰及勝過神學。所以我們應該照字面去解讀聖經,例如神用六日去創造宇宙萬物,所以地球當然是只有數千年,最多是二萬年左右之歷史了。[24] Young (1988) 提出二十世紀之現代地質學出現後,有關地球的年齡是不斷的被推到更久遠的日子,太約是人從2000萬年到4億年左右。直到1896年放射線年代測定法的出現,再經無數的實驗及數據分析,科學界現一般都認為地球有45-47億年的歷史。[25]以這個漫長的時間,去配合生物上由單細胞進化到智慧人的理論,進化論還是可以說得過去。但是不能因為我們要反對進化論,就反對古老地球論。

其次,此論之支持者又認為放射線年代測定法是一個充滿假設及漏洞的方法去證明地球的年齡,故此此方法得出來的結果是不被接受的。例如我們沒有一個獨立的時間校準基點,我們也不知道元素中原來同位素的比率及衰變率是否永恆不變等。[26]Young(1988)及其他福音派神學家(Grudem Erickson)都認為,「年輕地球」論者所提出之質疑,都基本上誤解了放射線年代測定法之理論:如放射性物質於大自然之存在等,他們提出來的質疑,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理論支持。[27]

以下的兩個論點,是一般的「年輕地球」論的支持者所持有的,我們也簡單探討一下:

(1) 大洪水地質論 (Flood Geology),他們認為挪亞時代的洪水,由於普世及巨大的洪水能量,令到地貌及岩石礦物等受到突然及額外的壓力,可能令到在自然情況下需要億萬年才可以完成的地質發展,在洪水時代的一年時間就完成了。但是至今日,看來此論點,仍受到不少福音派地質學家之質疑,主要是缺乏正面證據去支持今天的地層及地貌,是可以單由洪水於一年的時間形象,而不是需要億萬年計之地殼運動去造成。

(2) 成熟創造論 (Mature Creationism),他們認為神創造了一個古老及成熟的宇宙萬物,其中一個例子是成人的亞當及夏娃。依此推斷,宇宙、天、地、海、生物及化石等等也是於神創造的六天已經形成。所以,神依然是在一萬到二萬年前創造宇宙萬物,但卻使一切都看來是有億萬年以上之歷史。大多反對這個論點的原因是:它使神看起來像個騙子,而且看來神是造了一切的生物與死物,但仍是看為好的。[28]而個人認為他們傾向中間落墨:既然質疑不到放射線年代測定法的真實,那便創造出一個神學理論去解釋聖經,企圖將科學與神學結合起來,總之大前題是:一個年輕的地球。但看來,這個論點在神學界上反對的聲音比同意的更多。[29]

另外,有學者也提出「年輕地球」論是由於創3:14-19,有關人類墜落後,神的咒詛令到大自然的運作受到影響。[30]但個人認為這又是另一個不能驗證的理論,我們承認神的愛、人的罪、基督的拯救等;但我們又如何驗證「罪」改變了大自然呢?是如何,什麼深度及寬度的改變?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太多假設的理論。


6 創造論對我們的意義

6.1 教我們謙卑

我們看過科學及神學界是如何看創造論,雖然在「地球年齡」上兩個論點的支持者還是有可以學習的地方;雖然福音派教會還是沒有一致的答案,但從「地球年齡」這個課題,我們可以學習一個功課:那位創造聖經的神,也是創造科學的神,兩者應該是沒有衝突的。問題是:有限及被造的人,在對著無限的神及祂所創造的天地時,看來是只可以盡量認識科學與神學兩者是如何配合,而不應自以為可以發展出一套整全的創造論。[31]

我們也要留心,神從無而創造出宇宙的教義,是提醒我們神才是那一位自有及永有的一位,沒有任何物質是與祂並存,其他一切都是受造之物,包括靈界及人類。所以我們只要敬拜神,不應該在神以外再敬拜些什麼。[32]

我們也要學會分辦進化與創造的支持論,Morris and Parker (1985) 就提醒我們要分開處理何時創造及創造的事實,後者是已經有明確的答案;而且也不要簡化了/ 公式化了創造,進化及地球年齡的關係如下:

l 古老的地球:支持進化論;

l 年輕的地球:支持創造論

事實上,我們永遠不能證明地球的年齡,我們只可以估計。所以我們應該真誠地教授及公報一切有地球年齡的證據予大眾,無論是古老或者是年輕的地球理論,予所有學者及學生,讓他們去自行判斷誰是誰非。[33]

NelsonReynolds於一書中提到,由聖經去認識科學及宇宙的五大要點,其中的幾個點是值得我們去深思的。天地(包括人類)都是有創造主的智慧及思維去造出來的,依此推算,我們也是有智慧去認識這個世界;但是,我們也要留意我們不可能是全知的,我們的知識並不完全;而我們的神是全知、全能、也是完全自由的去運用祂的能力;我們有聖經,而我們也相信它真確無誤。[34]在閱讀及思考此段文字後,個人認為每個人都要謙卑下來。唯有神是全知的,倘若我們都承認我們都是只能夠認識天地奧秘一部份的人,我們或許都可以從進一步的去認識不同的基督教創造論,去進一步認識天地及它背後的神。

6.2 教我們從讀聖經去認識創造主

Wilson (2011) 提醒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處理科學與神學的問題。聖經有它的文化特殊性,是一本寫於現代科學出現前的書。有學者提出究竟是寫於前面的聖經及其神學,去解釋近代才出現的科學及其中的創造議題;還是我們要反思科學有否為聖經所定下的議題而作出回應?另外,我們要考慮聖經中有關創造的經文,是用何種文體(如科學文獻、歷史記錄、禮儀用文、詩歌體、傳說、神話、比喻等)寫成的,我們要以不同方式去閱讀經文及處理它引伸出來的科學與神學衝突。[35]

例如,我們如何看創世記的第一及第二章,有關六「日」的解釋,是六個「時代」還是六個「階段」呢?Milne (1997)提議我們可以用以下的取向去閱讀聖經:聖經是用「大眾化」的語言為主,不會用學術性的專用語,為要向世人傳遞救恩的信息;聖經是用「現象化」的語言為主,即主要是用一切可觀察、可描述的為主,例如「日出」、「日落」、「星宿」等等字眼,但不會用艱深的字眼,例如「星雲」、「銀河」等等;有關於宇宙的哲學及理論,聖經是用「非理論性」的語言為主,即是她不會討論萬物,也沒有建立任何理論;及聖經是用「文化性」的語言為主,我們要特別考慮舊約時代及近東地區的當時文化背景,以及聖經用詞如何配合此文化背景。[36]

7,620 words#


7 書目

Blocher, Henri著。潘伯滔及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至三章深度解釋》。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0

Bonting, Sjoerd Lieuwe. Creation and double chaos: science and theology in discussion, Minneapolis: Augsburg Fortress, 1989.

Brunner, Emil.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creation and redemption: Dogmatics vol. II, Philadelphia: The Westminster Press, 1979.

Campbell, J.A., The Educational Debate Over Darwinism.”, Journal of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15(2003): 43-60.

Chittick, Donald E.著。曾文斌譯。《針鋒相對:創造進化論戰的根源》。香港:天道書樓,1993

Collins, C. John. How Old Is the Earth? Anthropomorphic Days in Genesis 1:1-2:3.”, Presbyterion 20/2 (1994): 109-130.

Corner, Mark. Evolution and the Christian view of Creation.”, Modern Churchman ns 25 no 4 (1983): 10-22.

Dalrymple, G. B. The Age of the Earth,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Erickson, Millard. Christian Theology.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98. Page 391-435.

Fesko, J.V. The days of creation and subscription in the OPC.”, WTJ 63,2(2001): 235-249.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台北: 更新傳道會,2011

Gunton, Colin E.著。趙崇明及鄧紹光譯。《如此我信: 基督教教義導引》。香港:基道書樓,2009

Holder, R. D. Creation and the Sciences in the Theology of Wolfhart Pannenberg.”, Communio Viatorum XLIX(2007): 210-253.

James W. Skillen. The Seven Days of Creation.”, Calvin Theological Journal 46(2011)1: 111-139.

Judisch, Douglas McC. L. The Length of the Days of Creation.”, Concordia Theological Quarterly Theological Observer, 52 (1988) no. 4: 265-271.

Lennox, John. C. Seven days that divide the world: the beginning according to Genesis and scienc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1.

Mclean, G.S., Oakland, Roger & McLean, Larry著。晚甦譯。《創造論的明證: 檢視地球的起源》。香港:宣道出版社,1999

Milne, Bruce著。蔡張敬玲譯。《認識基督教教義》。台北: 校園書房,1992

Moreland, J.P.Reynolds, J.M.編。錢錕等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香港:香港學園傳道會,2004

Morris, Henry M.Parker, Gary E.著。余國亮譯。《創造論:神話抑科學》。台北:校園書房出被社,1985

O’Brien, Graham J. A theology of purpose: Creation, evolution and the understanding of purpose.”, Science and Christian Belief, 19(2007): 59-74.

Olson, Roger E.著。李金好譯。《統一與多元的基督教信仰》。香港:基道書樓,2006

Pannenberg, W. Notes on the alleged conflict between religion and science.”, Zygon, 40(2005): 585–588.

Wilson, Jonathan R.著。李金好譯。《基督教教義淺析》。香港:基道書樓,2011

Young, Davis A. 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Thousand Oaks: Artisan Sales, 1988.

黃偉傑〈年輕地球與年老地球論的比較〉(香港:「全球及處境神學反省」網頁,2012111日版);下載自〈http://globalandcontextual.org/zh/special-topics/69-theology-and-science/248-2012-01-11-12-41-27〉(下載日期 2012/7/4)。

福音證主協會。《證主聖經百科全書I/ Baker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5

福音證主協會。《證主聖經神學辭典()/ 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II》。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1

禤浩榮著。《宇宙洪荒》。香港:禤浩榮/ 天道書樓,2007



[1] Olson, Roger E.著,李金好譯:《統一與多元的基督教信仰》(香港:基道書樓,2006),頁151

[2]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台北: 更新傳道會, 2011),頁248-252

[3] Erickson, M.J., Christian Theology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98), 397.

[4]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58-259

[5]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57-258

[6] Erickson, M.J., Christian Theology, 404.

[7]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60

[8] Dalrymple, G. B., The Age of the Earth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398.

[9]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62

[10]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62-263

[11]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64

[12]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60-261

[13]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74-277

[14] Blocher, Henri著,潘伯滔及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至三章深度解釋》(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0),頁53

[15] Lennox, John. C., Seven days that divide the world: the beginning according to Genesis and scienc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1), 52-53.

[16] Young, Davis A., 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Thousand Oaks: Artisan Sales), 63.

[17]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86-289

[18] Blocher, Henri著,潘伯滔及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至三章深度解釋》,57

[19] James W. Skillen, The Seven Days of Creation”: Calvin Theological Journal 46(2011)1: 119-120.

[20]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頁290-293

[21] Elwell, Walter A.著,邵尹妙珍譯:《證主聖經神學辭典-下》(香港: 福音證主協會,2001),頁887-889

[22] Blocher, Henri著,潘伯滔及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至三章深度解釋》,62

[23] Young, Davis A., 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65-66.

[24] Young, Davis A., 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71.

[25] Young, Davis A., 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61-63.

[26] Chittick, Donald E.著,曾文斌譯:《針鋒相對:創造進化論戰的根源》(香港:天道書樓,1993),頁182-183

[27] Young, Davis A., 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115-116.

[28]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294-295

[29]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294-296

[30] Moreland, J.P.Reynolds, J.M.編,錢錕等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香港:香港學園傳道會,2004),頁39

[31] Moreland, J.P.Reynolds, J.M.編,錢錕等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頁123

[32] Grudem, Wayne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250

[33] Morris, Henry M. & Parker, Gary E. 著,余國亮譯:《創造論:神話抑科學》(台北:校園書房出被社,1985),頁237-238

[34] Moreland, J.P.Reynolds, J.M.編,錢錕等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頁60-61

[35] Wilson, Jonathan R.著,李金好譯:《基督教教義淺析》(香港:基道書樓,2011),頁83

[36] Milne, Bruce著,蔡張敬玲譯:《認識基督教教義》(台北: 校園書房,1992),頁116-117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