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神學與科學 李英聰:從無神論科學家道金斯對宗教的批判淺談科學與宗教的關係
李英聰:從無神論科學家道金斯對宗教的批判淺談科學與宗教的關係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五, 13 一月 2012 10:10

從無神論科學家道金斯對宗教的批判
淺談科學與宗教的關係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李英聰
0 0 1 1752 9992 Home 83 23 11721 14.0 96 800x60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一、引言

進入神學院之前,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推介筆者一本暢銷書,名叫《上帝的迷思》﹝The God Delusion,是一位英國有名的生物學家─理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近年的著作。此書已翻譯成不同的語言,相信可能已經賣出超過一百萬冊。筆者的朋友看畢此書後有一個結論,就是生命的起源﹝Origin of Life﹞並非由上帝所創造,甚至質疑上帝的存在,理由是科學是唯一的真理,而宗教是反科學的迷信。[1] 筆者雖然並非唸科學出身,對生物、物理等科學的範疇認識亦很有限,但無神論學者們以其影響力,嘗試推翻上帝的創造與存在,這是對我們相信有一位創造萬物的真神極為嚴重的批判。毫無疑問,近一百年來科學的發展的成就實在是幾何級數的提昇,人類對自然及生命的了解,已經比以前有著不可同日而語的極大進步。科學家對生命的了解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微觀的研究,這了解當然離不開生命起源的問題。本文嘗試歸納《上帝的迷思》主要的批判來說明道金斯謬誤的地方,並且延伸思考在科學與宗教之間關係的理解。

二、道金斯生平及思想簡介

道金斯1941326非洲肯雅的一個城市出生。他的父親是英屬尼亞薩蘭的農業公務員,二戰時期效命於英王非洲步槍團(King's African Rifles)駐紮在肯雅。1949,道金斯隨父母舉家遷回英國。道金斯的父母對自然科學有濃厚興趣,由此深深影響了年幼的道金斯。青年時期的道金斯發現進化論﹝Evolution﹞用來解釋生命的複雜性更為合理,因此正式成為無神論者。[2]

道金斯的學業成績優異他在1959入讀牛津大學並於1962獲得動物學學士學位 此後數年,道金斯繼續在牛津進修並作研究生1966年分別獲得了牛津大學文學碩士哲學博士以及科學博士學位。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後,道金斯成為了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的助理教授,1970返回牛津大學任職講師,並成為牛津大學新學院的資深研究員。年後,道金斯出版了他的成名作品《自私的基因》,並又後續出版多部科普書籍。[3] 1990年,道金斯獲得牛津大學正式教授名譽,1995年成為牛津史上第一位「查爾斯西蒙尼科普教授」Charles Simonyi Professor直至2008年卸任。道金斯曾擔任皇家學會法拉第獎、英國學院電視獎等獎項的評委,並出任英國科學協會主席。2004年,牛津貝利奧爾學院設定了「道金斯獎」用以表彰對用珍稀物種的生態和行為研究有重大貢獻的人士。[4]

三、《上帝的迷思》對宗教的主要批判及回應

道金斯相信科學已經解釋了一切,我們身處這個宇宙完全可以用科學解釋。[5] 雖然道金斯在科學領域上獲得很多殊榮及貢獻良多,但《上帝的迷思》對於宗教的批判多半是訴諸於情緒多於冷靜理性公平對待不同意見的學者,這方面不禁令人失望。[6] 筆者抽出以下比較重要的四點批判,分析他的論據及謬誤的地方:

﹝一﹞信仰是非理性的

道金斯一開始便說明,《上帝的迷思》目的就是要改變讀者的信仰,讀畢時預期的效果便成為無神論者,除非你是病入膏肓的信徒對論證是免疫的。[7] 此書強調信仰是在缺乏證據,甚至在不顧確鑿證據的情況下而抱盲目信心,它邪惡、令思想停頓,正正是因為它不要求理據,也不容許論證[8] 因此,上帝是由有幻覺的瘋子杜撰出來的一樣東西。[9] 道斯金的論述也是建基於他所「相信」的世界觀上,客觀地說其實也是另一種信仰,即是唯物主義哲學,所有的存在就是物質、能力、空間、和時間,除此無他。[10] 道斯金的世界觀的基礎明顯是十分脆弱,而且也非常主觀,除他相信的「科學、自然及進化」以外,別無其他真理。他的論述不禁令人覺得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對宗教的批判也欠客觀和理性的。

另外,道金斯從互聯網精選了十六世紀德國改教家馬丁路德的幾句語錄,證明他擔心理性不利於信仰。[11] 可是,道金斯並沒有仔細研究和理解馬丁路德背後的神學理念:馬丁路德其實是指出,人的理性不可能完全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主旨:上帝賜人一份禮物,就是奇妙的救恩,沒有要求人先為祂做甚麼,賺取這份恩典。若由得人去忖測,總覺得要做點事來討上帝歡心,才能得到這份救恩。[12] 道金斯身為一位有名的學者,在書中這樣粗疏的引用,實在令人嘩然。

﹝二﹞抨擊創造論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

「智慧設計論」是由一班來自生物學、天文學和哲學等的學者所提倡的。他們相信生命的終極根源不是盲目機遇,而是智慧設計。整個智慧設計運動的主要目的,就是證立「智慧設計論」在哲學上和科學上都是可接納的。[13] 其中培里﹝William Paley﹞把生命和鐘錶類比最為有名。他指出正如鐘錶需要用鐘錶匠解釋他的設計,生命也需要一宇宙設計師去解釋。[14] 然而,道金斯表明沒有證據顯示上帝的存在,並反駁達爾文進化是至今為止唯一能夠解釋物種起源的科學理論。他認為創造論與智能設計論並不是科學,因為它們缺乏證據,說上帝創造了萬物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因為我們無法解釋上帝的存在。[15] 不幸的是,這只是一個粗略的說法,經不起嚴格的審查,因為進化或自然科學也不能解釋生命的起源,道金斯為何不用相同的邏輯推翻進化呢?[16]

道金斯的指控,加州大學柏克萊法律學教授Phillip Johnson提出,單從科學證據來說,並沒有好的論證可證實進化論,所以進化論的基礎是哲學:自然主義世界觀。之所以很多人堅信進化論,不是因為有證據,而是因為先接受了自然主義的世界觀,不得不摒棄創造和設計的思想,使進化論好像變為「真理」一樣。[17] 另外,分子生物學家Michael Behe提出「不可還原的複雜性」的概念,他指出達爾文﹝Charles Darwin﹞提出進化論前,生物在他眼中是一個黑盒,他不可能知道生物在分子層面的精密組織。但今天黑盒已經打開,科學家已掌握多種生命功能的化學機制。例如血液凝結的機制,這些機制是有不可還原的複雜性,是不可能從緩慢進化而成的。[18] 事實上,宇宙創造的問題和許多其他的科學問題是不同的,因為宇宙創造不是可以在實驗室裡重複實驗,也沒有人曾經觀察過宇宙創造,因此科學家對創造的理解,不過是推斷和臆測。[19]

﹝三﹞宗教對世界的災禍

道金斯指出相信上帝的存在不僅僅是錯誤的,也會導致社會之間的隔閡、壓迫、歧視和誤解,同時宗教也是戰爭恐怖襲擊性歧視等一系列問題的元兇之一。[20] 道金斯認為信仰會使人遠離理性與科學。他在書中指出基督教舊約》中的上帝是一個妒嫉心強、非正義、歧視同性戀、喜好殺人等等使人憎恨的惡霸。道金斯在書中將有神論者的觀點逐個駁倒,並解釋美國國父們其實十分厭惡基督教[21]

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從道德角度批評宗教是經常發生,我們面對這些指控,應該謙卑反省,以史為鑑,但這不能證明宗教本質上是邪惡或錯謬。首先,道金斯不能把所有宗教混為一談,例如回教極端主義,事實上也是主流基督教所譴責,與基督教無關。接著打個比方,許多的罪惡都來自性慾,如強姦、仇殺等,難道要禁止性慾,或說性慾是邪惡嗎?又例如近年在戰爭中用的大殺傷力武器等,都與現代科學扯上了關係,難道就說科學本身是邪惡嗎?問題的核心在於人的「誤用」。道金斯雖為科學家,但他對宗教的攻擊卻不科學化,世界上有數以十億計的宗教信徒,要找一些他們邪惡的例子是輕而易舉,並沒有代表性的樣本,難道我們要羅列大量的基督徒的高貴事蹟來反駁嗎?總而言之,說宗教是萬惡之源,實在是懶惰和偏頗的說法。道金斯身為著名的學者,沒有對複雜的事物作出恰當的區分,也沒有深入思考宗教在歷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實在令學術界蒙羞[22]

﹝四﹞上帝是人想像出來的發明

為什麼在人類社會中會有宗教的出現?道金斯提出了一套自然主義的解釋,僅僅定義宗教為「認知上的信仰上帝」[23] 這說法其實是套用了傳統無神論者辯稱上帝不存在的論據。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Ludwig Feuerbach﹞在1841年提出,上帝基本上是人的發明,為了得到形而上和心靈的慰藉而被想像出來,因此上帝並不存在,而只是人願望的投射而已。[24] 道金斯認為,人類一些自然傾向走錯了方向,結果產生出宗教的心靈。因此,宗教是「因意外而產生的副產品」或「某種有用的東西變異了」。[25]

要回應以上對宗教的質疑,筆者有以下的說法:首先,渴望得到某樣東西,不等於這東西不存在;第二,信仰有著不同複雜的層面,並非只有「認知上」的層面,要中肯地描述宗教,必須顧及它在知識、信念、經驗、禮儀、社會關係、動機和行為等不同層面的結果;第三,道金斯相信,宇宙是「沒有設計、沒有目的、沒有惡、沒有善,只有盲目不仁的不在乎」。[26] 因此他排除了任何暗示某些結果是「符合目的」、某些則屬「意外」的理論架構,那麼他怎能說宗教是因「意外」而產生呢?第四,道金斯這個「意外副產品」理論非常缺乏論證,這只是他的臆測與假設代替了論證,對於一個科學家來說是十分不堪。

 

總括而言,在《上帝的迷思》裡,科學分折出奇地少,較多的反而是大量偽科學的猜測,再配上從更闊的文化角度作出的宗教批判,與之前的無神論著作並無新意。道金斯身為科學家及教授,他在此書並沒有採取「有幾分證據,便說幾分話」的科學嚴謹態度來處理問題。[27] 事實上,道金斯「辛辣」的言論源自於他對宗教完全否定的信念﹝也是另一種信仰﹞,正如他在英國報章上曾說:「神學家達成了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影響、什麼也達不到、甚至也沒什麼意義,什麼讓你認為神學真的是一項術科呢?」[28] 可惜,神學發展自中世紀修道院以來,一直至今日有名的學府仍在研究,在傳統的神論教導的論證中,其地位並沒有因道金斯的攻擊而受損。[29]

 


四、聖經與科學之間的關係

在歷史不同的時期裡,基督徒的看法都曾經和他們當代科學所接受的發展有所不同,在大部分情況下,神學都引領不同的科學家,如牛頓﹝Issac Newton﹞、伽利略﹝Galileo Galilei﹞、開普勒﹝Johannes Kepler﹞、巴斯卡﹝Blaise Pascal﹞等人,[30] 他們發現神所創造之宇宙的新事實,而這些發現也改變了其後歷史的所有科學觀念。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時期,科學帶來的新事實和人對聖經教導之了解有衝突,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對聖經的誤解。例如在十六世紀之前,教會信徒以為太陽繞著地球轉,因傳一5節是說「日頭出來,日頭落下」。但天文學家伽利略推翻這種看法,並重新教導地球和其他行星乃是圍繞著太陽旋轉。[31] 另一個例子是科學家重新評估人對地球年齡的看法,可以長達四十五憶年,並不是從聖經家譜推算出來的四千零四年,而現今的福音派學者也接受從聖經家譜所推斷的是不正確。[32] 然而,筆者相信,當所有的事實都得以被正確地理解時,神學與自然科學之間就沒有矛盾了。可是現實中,人不是上帝,「所有的事實都得以被正確地理解」是沒有可能達得到,但並不代表基督徒可以迴避問題。筆者認為,信徒在回應神學與科學中有以下五點經常會碰到,使我們值得留意:

1. 雖然我們所了解的自然界知識和聖經知識都不完全,但我們用信心去相信聖經與自然這兩方面永遠不會彼此矛盾,因為聖經裡所說的是從神而來,祂知道所有的事實,並且祂是創造萬有的神。[33] 因此,我們可以用此觀點開始研究任何有關創造和現代科學的項目,以及正確地了解聖經,並帶著坦誠的心,深信當我們能夠正確地了解事實,結論一定會符合聖經無誤的話語,絕不會發現它與自然界的事實互相矛盾。[34]

2. 有一些「世俗的」科學家,他們認為宇宙起源理論跟創造無關,完全摒除上帝之外,像「大爆炸」﹝Big Bang﹞或物質永遠存在的唯物論,這都不符合聖經的教導。

3. 自達爾文於1859年首次提出「進化論」以來,有很多無神論自然科學家﹝如道金斯﹞利用它來攻擊基督教及創造論的說法。同時,有很多基督徒一直在挑戰這理論。進化論中提出由無生命物質晉升到第一個有生命的物質,進而繁殖和產生,並因隨機突變﹝Random Mutation﹞,使得生物能藉著「適者生存」的事實而得以進化到更高等次的生命形式,以及更能適合環境而得以生存下來。事實上,現今科學對進化論的批判也很嚴重:首先,經過百多年來各種不同的動、植物的繁殖試驗後,所能產生的變異數量是極其有限的,原因是每一種生物所擁有的基因範疇是有限的,其功能是保存一個群體之基因的適應性而,非改變其特性;第二,雖然進化論提倡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看似有其理據,那些「有優勢」的動物得以生存,但細心分析下其實幾乎任何的特徵都可以被說成是優勢的,或被說成是劣勢的;第三,要產生像眼睛等上百種複雜的器官,所需要的龐大和複雜的突變,不可能是靠累積千代細小的突變而產生,因為器官內各個小部分的突變是沒有用處,除非整個器官在發揮功能;[35] 第四,化石記錄是達爾文在1859年時最大的問題,因為在化石中找不到任何「過渡型」﹝Transitional Types﹞的化石,對達爾文構成很大的困擾;第五,現代的進化論科學家提倡「突然出現」,因有化石是這一類突然之間的出現,而且是「完全成型的」。可是,這樣突變並沒有提出任何解釋,只是說因為它發生了;最後,進化論最困難之處,是解釋生命在最初的時候是怎樣開始的。要靠化學物質的隨機混合,從地球上的無機物質自發地產生最簡單、能夠獨立存活的生物體,是不會發生。[36]

4. 再者,進化論對現代思想有極大的影響,原因是如果人不是神所造的話:﹝i﹞人只是浩瀚宇宙中隨機發生的結果,那麼人類的生命便會毫無意義!我們只不過是物質、時間,加上機率的產物,而且會死亡,人這樣想下去便會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ii﹞人在道德上就不需要向至高的審判者負責,繼而世界上便沒有絕對的道德標準,或是某些道德標準只成了主觀的偏好而已;﹝iii﹞那麼人便要奉行「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規則來生活,試想像這世界會變得很恐怖,無神論者如馬克思、尼采和希特勒都是用這套理論來支持他們發動戰爭,目的是要提升民族的優越性。[37] 因此,筆者認為極力主張和推行進化論會導致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加的混亂和模糊。

5. 除了「進化論」的爭議外,有一些基督徒提議「神導進化論」﹝Theistic Evolution﹞,希望可以填補兩者之間的缺口。這說法是神在一些關鍵時刻介入﹝如最初的創造﹞,也會決定使用在自然科學家所發現的生物進化過程﹝即接受隨機突變﹞。可是,如上文討論,根據聖經的教導,產生新生物的驅動力乃是神的智慧設計,這樣的說法跟神的創造大工是有其目的的說法不符合。另外,聖經描繪出的是神創造的話語帶來立時的回應,正如詩篇三十三69節所說:「諸天藉耶和華的命而造,萬象藉他口中的氣而成……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因此,「神導進化論」的說法明顯跟聖經的教導不一致。[38]

 

五、科學之限制性

討論至此,筆者相信每一種學科或理論都有其限制性。可是,道金斯及共不少其他科學家相信,自然科學是萬能,今天科學家對某些問題仍未解釋,這只是時間問題,將來一定可以。事實上,科學家在發表其理論研究時都混入了不同的價值判斷和形而上陳述,雖然他們在同樣程度上是建基於觀察和實驗證據,但在同一種的研究上不同的科學家得出不同的結論,哪個才正確?哪個較符合科學?似乎沒有人能夠想出一個實驗來檢驗不同的科學家在經驗層面有何差異。由此推論,科學能解釋一切﹝包括神是否存在和宇宙的起源﹞是天真的想法。科學理論不是描述或解釋世界的所有事情,例如世界的目的不是科學理論的意圖,而是解釋我們在世界觀察到的現象。一位有名的牛津免疫學家Sir Peter Medawar指出,科學雖然是人類有史以來芸芸事業中最成功的,但卻提出兩類劃分的問題:一類是關乎物質世界的組織和結構的問題,科學可達到的成就是無可限量的;另一類是關乎「超越」的問題,較適宜留給宗教和形上學去研究。[39]

 

六、結語

有很多基督徒認為,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的真神,一個被造之物是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否定神的創造與存在,祂會按祂的時間「工作」,因此我們不必為神大費周章及太上心無神論者的指控。但從以上的討論,我們的信仰也是很科學和理性,在這資訊和科技發達的年代,這樣「即時」的回應問題未免給別人「反智」和「迷信」的感覺。事實上,無神論者已在西方主流的學術界和媒體佔了很大的位置和暴光率,我們的信仰在社會上被「有識之士」挑戰也不足為奇,筆者相信這種情況會越來越普遍。問題是一般信徒應如何理解及回應呢?筆者認為,我們要認識很多在第一線的科學家是基督徒,而在教會裡面,對科學、數學有研究的學者的數量超過唸藝術、心理學和文學。[40] 因此可以推斷,科學與基督教並無重大衝突,並且當遇到像無神論者這樣的懷疑甚至批評,我們可以將這些實況告訴身邊的朋友和親人,進一步可以推介由科學家所寫關於神和科學的書籍,例如《遊子吟:永恆在召喚》,由一位名叫里程的無神論科學家,後來成為了基督徒所寫。筆者很想藉著此文章的討論,鼓勵信徒提升對信仰與科學的一些基本認知,以致有人問我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可以知道怎樣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三15﹞。其實,當基督徒回應無神論者批評的時候,我們很多時都比較採用防守性的護教方法,因為當我們要解釋從無生命到生命出現的鴻溝時,人的智慧是非常有限制的。聖經不是一本科學教科書,可以建立一套無懈可擊的「神創論」來說服人接受。創世記所闡明的其實是一個神聖真理:關於神、人和世界的終極的關係,不一定用語言理性論證,也可以是說故事及生命見證。因為鮮有聽到人因為合理的「科學」論證才接受創造世界的主,多是從與主相遇時所產生的信心和感動來接受信仰。

最後值得一提,本文一開始提及筆者的一位朋友,最近接觸他及與他交談,他已改變了態度,認為神學與科學之間並無嚴重衝突,對筆者來說,這是一件很感恩的事。

主要書目

1. 古德恩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新澤西更新傳道會,2011

2. 艾克曼著。陳恩明譯。《評新無神論》。香港:海天書樓,2009

3. 麥格夫、麥鍾娜著。陳群英譯。《道金斯的迷思。香港:天道,2010

4. 余創豪。〈步步進逼與自棄陣地:新無神論運動與基督徒〉。《時代論壇》第1227期﹝201136日﹞,頁11

5. 余創豪。〈對比道金斯與戴維思:宇宙頭獎之謎〉。《時代論壇》第1027期﹝200756日﹞,頁15

6. 關啟文。〈宗教與科學的戰火重燃: 評道金斯的無神論〉。《校園》第492期﹝20073-4月﹞,頁8-19

7. Carson, Don A. The God Who Is There. Mich., Baker, 2010

8. Craig, William L. Five Arguments for God. (http://thegospelcoalition.org/blogs/tgc /2010/02/04/william-lane-craig-five-arguments-for-god/)

9. Dawkins, Richard. The God Delusion.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2006.

10. Kwan, Kai-man. On Richard Dawkins' Atheism and His Criticisms of the Design Argument. CGST Journal No. 49 Jul 2010, 165-202



[1] 關啟文:〈宗教與科學的戰火重燃: 評道金斯的無神論〉,《校園》第492期﹝20073-4月﹞,頁9

[2] 艾克曼著,陳恩明譯:《評新無神論》﹝香港:海天書樓,2009﹞,頁19

[3] http://www.woopidoo.com/biography/richard-dawkins/index.htm

[4] Kwan Kai-man, On Richard Dawkins' Atheism and His Criticisms of the Design Argument (CGST Journal No. 49, Jul 2010), 165.

[5] 艾克曼:《評新無神論》,頁43

[6] 余創豪:〈對比道金斯與戴維思:宇宙頭獎之謎〉《時代論壇》第1027期﹝200756日﹞,頁15

[7]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2006), 5.

[8]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308.

[9]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38.

[10] Don Carson, The God Who Is There (Mich.: Baker, 2010), 20.

[11]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190.

[12] 麥格夫、麥鍾娜著,陳群英譯:《道金斯的迷思》﹝香港:天道﹞,頁27

[13] Kwan Kai-man, On Richard Dawkins' Atheism and His Criticisms of the Design Argument, 196-7.

[14] 關啟文:〈宗教與科學的戰火重燃: 評道金斯的無神論〉,頁14

[15]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16.

[16] Kwan Kai-man, On Richard Dawkins' Atheism and His Criticisms of the Design Argument, 190-1.

[17] Don Carson, The God Who Is There, 23.

[18] 更多的進化論討論會在以下第四部分之第3點。

[19] 古德恩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新澤西更新傳道會,2011﹞,頁260

[20]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31.

[21]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238.

[22] 關啟文:〈宗教與科學的戰火重燃: 評道金斯的無神論〉,頁14-5

[23]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51-4.

[24] 麥格夫、麥鍾娜:《道金斯的迷思,頁70

[25]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188.

[26] Richard Dawkins, River of Eden: A Darwinian View of Life (London: Phoenix, 1995), 133.

[27] 麥格夫、麥鍾娜:《道金斯的迷思,頁11

[28] Kwan Kai-man, On Richard Dawkins' Atheism and His Criticisms of the Design Argument, 169-70.

[29] William Craig, Five Arguments for God, 27.

[30] 見“Angust J. Kling, Men of Science / Men of Faith, 1976, 26-31”關於他們的生平及成就,但這些並非本文要討論的範圍。

[31]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59

[32]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60

[33]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61

[34]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61

[35] 參考 Robert Kofahl and Kelly Segraves, The Creation Explanation: A Scientific Alternative to Evolution, Harold Shaw 1975 的一個有趣例子「放屁甲蟲」﹝Bombardier Beetle﹞來說明這論點。

[36]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66-73

[37]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73-4

[38]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62-6

[39] 麥格夫、麥鍾娜:《道金斯的迷思,頁44-50

[40] Don Carson, The God Who Is There, 20.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