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神學與科學 黃偉傑:年輕地球與年老地球論的比較
黃偉傑:年輕地球與年老地球論的比較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三, 11 一月 2012 20:41

年輕地球與年老地球論的比較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偉傑

 

 

1. 引言:

今天,許多無神論學者,他們簇擁自然科學:如天文學、人類學、生物

學、地質學等等;不少這類的專家,雖然對聖經這部由六十六卷,不同形式和文學體裁,以長達數千年歷史為背景組成的基督教經典,有相當了解,但他們未能以虛心及單純的態度進行研習、求證;又或因過度高舉知識,以至無法接受聖經無謬誤的事實,一些唯物主義者,認為任何存在,總離不開物質、能力、時間和空間,情願相信世界乃進化而成;卻不能相信上帝從無到有的創造(ex nihilo)。甚至將上帝的創造,與古代世界有關創世的記錄,如:巴比倫描述天地初開,洪荒世界的神話故事《埃努瑪‧埃利什》比擬;[1]整本聖經的起始:『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世記一1)在他們眼中,與傳說中巴比倫的神:馬德(Marduk)將女神戴雅文(Tiamat)切成兩份,一份用來製造天,另一份製成地;又或印度神話記載,平面三角形的地,是由三隻大象托著,而大象又給一隻在水銀海中游泳的大烏龜托著無異,只不過是神話附會而已![2]

那些方法上的無神論者(methodological atheism)與自然主義者(naturalism),只局限於自然定律及機遇,將聖經的記載引為笑談,[3]把從無到有的創造比擬成

神話,這當然不難理解。但基督徒學者就創造問題,為何亦存在南轅北轍的看法?從二十世紀初,新派與基要派,就大範圍的進化論與創造論進行爭論,轉戰至近數十年,福音派之間對地球年齡有不同的看法,各執一詞。[4]雖然古德恩認為:地球究竟有多古老,相對於教義、又或者其他神學命題,顯得毫不重要,[5]但這問題不但造成福音派陣營的困擾,同時亦令不信的人,對基督教信仰卻步。作為二十一世紀的信徒,不能說沒有謹慎地瞭解的必要。年輕地球創造論者認為,地球只有不足兩萬年的年齡;而年老地球創造論者則認定:年齡高達四十五億年的地球,比起一百五十億高齡的宇宙,還算年青得多。大家談論既然是同一個地球,代表兩方面的,又同樣是相信聖經的基督徒,為甚麼竟存在這麼大的鴻溝?

根據年輕地球論支持者尼爾遜(Paul Nelson)雷諾斯(John Mark Reynolds)的說法:儘管年輕或年老地球論的學者,大都對科學抱持開放態度,並從科學證據中,得以證實上帝直接參與動、植物生命、以及整個宇宙的創造。但兩者在於創造『日』長短的解釋,存在莫大的分歧;除此之外,創三14-19的詛咒性質和範圍,亞當犯罪前,是否已出現動物死亡的情況;挪亞時期,洪水對地球和宇宙的影響及歷史細節,都是必須關切的課題;因為,反對年輕地球創造論的人,通常都會從洪水的問題展開爭辯。[6]

1. 兩派對『日』(yom)的不同詮釋:

聖經有關創造時間的敘述,看似相當清楚: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X日,上帝用了六個:二十四小時的『日』,創造了世界。

主後1581-1656年,烏社爾大主教(James Ussher)曾透過聖經中有關家譜的資料進行計算,推斷出創造的日子應為主前4004年。[7]但細心察看每位記載家譜的聖經作者,都只記下自己認為重要的人物,經常出現一下子省略十多代的情況。此外,馬太福音一20記載:神的使者稱約瑟大衛的兒子,大衛其實是約瑟遠古時的祖先,這類敘述的模式,令跳代的情況變得更為嚴重。加上洪水前,人們異常高壽,一個名字的遺漏,足以令地球的歲數相差數百年了。[8]

年輕地球創造論者同意,聖經在家譜記載上,的確存在所謂跳代的問題,但卻質疑,情況是否如年老地球創造論者說得如此嚴重? 例如:出六20暗蘭摩西缺少了的三百年,不應被視為三萬年般嚴重;太一8約蘭烏西亞出現五十年的誤差,也不應當成五千年。至於,發生在羅亞時代大洪水的故事,想必是一代一代,以口頭述說傳留下來,以至成為巴比倫史詩式神話故事的題材,若這種傳播方式能持之有效地經歷數十萬年,實在有點斐異所思![9]

一切的爭論源於聖經沒有對『日』之長短作出詳細解釋,近代釋經學者提出四種較具代表性的論點:

1.1 重建理論:由蘇格蘭學者湯馬士(Thomas Chalmers1780-1847)首先提出;及

後,美國司可福(C. I. Scofield ) 將這理論,加入其聖經註釋本中。[10]這論點指出:上帝在幾十億年前已將地球創造完成,因發生某種災難,將起初的創造變得空虛混沌(創一2),上帝在數千年前重建這地球,並將各物種佈滿其中(創一3-30)。這顯示長期發展的地球年齡和化石紀錄,應屬第一次創造遺留下的痕跡。[11]

按此理論,由於地球受到破壞,故第2節應為:『地變成空虛混沌』,但這節原本是描述一個未適宜居住的環境,並沒有混亂的意思,故這理論似乎有違文法歷史的釋經原則。[12]

2.2一日 『一段時期』:十九世紀歐洲某些學者提出:希伯來文的(yom)『日』,雖然經常指一個二十四小時的區隔,但也可用來代表一段時期。當代英國釋經學者Derek Kidner同意這個說法,認為有助協調聖經啟示與科學對地球年齡的差異。但要借此論調消除聖經與科學之間的距離,必須先解決:創造的『日』不單有數目,更強調有『晚上』有『早晨』是為一日;以普通一日作為解釋,似乎更為合適。此外,太陽和眾星,受造於植物之後,若『一日』乃『一段時期』,植物根本不可能在長期缺乏陽光照射下生長。

2.3 直解理論:大多數學者,特別是宗教改革者都抱持這個論點。直解理論強調『日』並非喻意文字,『一日』就等於『二十四小時』,上帝以祂的能力,在六日內創造了整個世界。然而,這理論使人擔憂,會否因過分側重討論神的能力,對當代科學缺乏客觀對待。

2.4 架構理論:近代法國天主教學者M.J. Langrange荷蘭N.H. Ridderbos 美國M.G. Kline均認為:將創世記第一章當作文學作品解釋更為洽當,因為作者目的乃是要帶出信仰主題,如:宇宙與神、與人類的關係;安息日的神學意義等,

而非為宇宙來源提供時間表。整段描述以三天為一組:第一天與第四天、第二天與第五天、第三天與第六天,存在創造的平行描述。而第一天至第三天的工作是『分別』;第四至六日是『裝飾』。這理論有助解決六日創造的一些次序問題。[13]

年輕地球論者選取直解理論,按字面解釋,似乎贏盡優勢,特別是有『晚上』、有『早晨』;但希伯來文的erebboqer,是否應該直指一天的晚上與早晨,實在值得商榷:正如我們談及一位老人一生的黃昏時間,相信無人會追問是指『那一天的黃昏』?因為大家都會明白,指的是老人的晚年時段。[14]創一5雖說: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但彼得卻說: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加上,年老地球創造論者質疑,上帝在第六天的工作,比前五天為多,包括:創造牲畜、昆蟲、野獸等各樣活物、及人。

我們當然可以說,在上帝而言,這只不過是一剎那成就的事;但上帝將野地的走獸、各樣的飛鳥帶到亞當面前,叫他給牠們命名,假設只有一萬五千種走獸或飛鳥,以每兩秒時間,便能為其中一樣種類命名,亦需耗費超越十小時,這似乎有歪常理;若硬說上帝也賜予超乎常人的能力,一剎那間完成其命名的任務,不但違反人類有限的本質,更封殺了所有的討論空間。[15]

3. 人類的出生與死亡:

3.1 亞當的出生:聖經從未提及亞當的受造日期,故我們無法直接知道人類的年代有多久遠。但不論年青或年老地球論者,都同意克魯馬儂人(Cro-Magnon man)約於主前一萬年,在洞穴繪畫時,人類己存在於地球上。至於比繪畫更早期的,如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 man)是人類還是一種類似人的生物,則意見分歧。[16] 既然聖經中的家譜記載,未能幫助我們找出亞當距離現今有多遠;或者從職業和使用的工作器具,可以推敲出亞當在世的時間。創二15:『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有英文譯本將『修理看守』譯作till,即使他『耕種』。創世記一共三次提及亞當伊甸園操農務工作,[17]直至創四22:鐵器才首次出現,土八該隱被稱為銅匠、鐵匠的祖師;由此可以推斷,亞當是一位以石器為工具的農夫。

考古學家在新石器時代前五十萬年的古物中,未能發現任何耕種用具,也沒有人類定居的痕跡;在未有金屬之前,需要借助一種比鐵更堅硬的矽土石,將石塊打磨成『核』器和『鋒』器等器具。最早製作這兩種器具的是:生活在第一至第二冰河時期的是亞比威利亞人(Abbevillian),約在五十萬年前;接著是阿祖利亞人(Acheulean),他們由第二冰河時期,約三十五萬年前至第三冰河時期為止;之後,還有生活於第三和第四冰河時期之間的武他利亞人(Mousterian),他們是由主前十五萬年至五萬年的人類;至於巴利奧拿滴人(Upper-Palaeolithic),則活動

於舊石器時代最後一段時期,約為主前三萬年開始。這時,現代人類(Homo sapiens)也首次出現,比『核』器和『鋒』器更鋒利的石製器具,在這時期得以發展。人們甚至懂得拿骨骼製造矛槍和魚叉,但一切仍是獵者所需。[18]

直至約主前一萬二千年,新石器時代來臨,亞當成為人類農耕之祖。在他以前的人,總不能越過舊石器時代的文化,因為他們沒有獲得上帝授予耕種、修理田地的神聖指示。年老地球論學者堅稱:亞當之前的人類,他們頭部尺寸和牙齒拱形,都完全符合人的標準;不但直立而行,足步的橫弓和縱弓,與及足部三個由骨和韌帶支撑的弧弓,使他們與東倒西歪,無法完全平衡的猿猴存在很大的分別。[19]

3.2 罪引入死亡:以器具等旁證,加上聖經的提示,逐步推斷出亞當的年代,極具說服力;相比其他的課題,獲得年青與年老地球創造論支持者較大的共識。但死亡是否在亞當犯罪之前,率先進入世界這個問題,仍存在激烈的爭論。

年輕地球創造論者指始祖犯罪,帶來創三14-19的咒詛,人類和所有生物的死亡,都由亞當造成;痛苦與死亡,是罪所引發的懲罰,上帝不會將它們設計成創造的一部份,並且『看為是好』。[20]年老地球創造論者同樣認同:羅馬書五章的教導,『死亡』是因為罪才進入世界,但他們覺得保羅所指的明顯是『人類的死亡』,動物的死亡早於亞當犯罪前已有發生。[21]正如始祖若曾以蔬果為食物,植物界的死亡早於他們墮落受詛咒,乃不爭之事實。[22]

皮爾斯將創世記第一章所造的人,視為靠捕魚、捉鳥、獵取野獸為生的舊石器時代人類;與第二章以務農、畜牧生活的始祖分別開來,[23]這不單可進一步解釋人類存在的久遠、引證古老化石的由來,更可為年老地球論護航。但這些被人類學家堅稱:非由動物進化而成的『人類』,其死亡卻早在亞當被造之前發生,這就與紐曼說:保羅在羅馬書所指的只是『人類的死亡』不符。個人認為,唯一可以解決這問題的方法是:將始祖犯罪所引入世界的死亡,收窄為『有靈的活人。』

4.宇宙的年齡:

假若說,年輕與年老地球創造論者,對創造『日』有不同的詮釋觀點;對人類年代看法,尚存有限度的共識;但就宇宙與地球年齡的爭議,就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彼此認定自己擁有不可推翻的證據。

近年天文學發展迅速,透過嶄新的科學方法及衛星圖片,年老地球論天文學家聲稱,有助更有效、更準確量度出宇宙的年齡及範圍。

透過數學運算,得知銀河系中,星體與星體間的距離,由於外太空處於絕對真空狀態,星體的核心乃由氫氣與氦氣組成,萬有引力定律可以準確預測其動力;借助氣流、熱力、原子、與給地心吸力等物理學原理,便可以準確將各星體、銀河系、宇宙的年期計算出來。[24]

4.1 宇宙的膨漲:星體的結集稱為數星體(quasars),距離我們越遠的,其移動速度越快,我們可以從它的距離與及膨漲速度,計算出它的年代久遠,即以距離除以速度,當中還牽涉溫度、幅射與及個別移動的穩定性。[25]

4.2 星光的照亮:天文學家指星體會因它的顏色與光亮度,透露其年齡的秘密。之前說過,星體核心由氫氣與氦氣組成,其身處的環境乃屬真空狀態,通過燃燒物理過程,與及核溶解的測試,再從數以百萬不同的星系,對比其年期的遠近,誤差不超過5個百分點,得出結果:最古老的星體約於一百五十億年前形成。[26]

年輕地球創造論學者指:上帝創造亞當夏娃時,他們已具備成人的外形,連樹木都己有了年輪,他們亦無需等待果子成熟,便可以之充飢。說不定天體被造成的一刻,光就立刻伸展距離,從天體照到地面,無需從銀河系出發,經過數以百萬年才到達地球。[27]但這古老創造論卻被紐曼反駁,紐曼指出:天狼星(Sirius)約為十二光年之外;仙女星系(Andromeda galaxy)則約在兩百萬光年已離開自己的星系;最遠的類星體,更距離我們超過一百億光年以上,假若成熟創造論(Mature Creationism)真的成立,我們相信的,豈不是製造無數假象:說謊的神。況且,以放射性衰變方法計算落在地球的火星和月球石塊,其年齡同樣超過數十億年。[28]至於,年輕地球創造論者指責年老地球創造論的天文學家,只以單一方法:光譜的紅向移動計算星空距離,以至量度結果準確度成疑;年老地球論者卻反駁,他們經已引用一切有效及可行的方法進行檢測。[29]最後,年輕地球論者認為,星光可能透過科學界未能得悉的捷徑抵達地球;而三位一體真神獨行其事,天文學者未有參與創造,一切皆為推論,不能作準。有關這些假設性的論調,皆不在我們討論之列。[30]

5. 洪水、其他災難與地球的關係:

5.1 數十億年的累積:福音派基督徒地質學家楊戴維(Davis A. Young)在其《基督教和地球年齡》(Christianity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一書總結:綜合從古希臘到二十世紀的神學家與科學家的觀點,特別是十九至二十世紀基督徒地質學家,透過放射線年代測試研究顯示,地球擁有四十五至四十七憶歷史的結論,實在不容置疑。除放射線年代測定,氏指出:液體岩漿冷卻需要很長的時間,以南加州的岩漿冷卻為例,就得用上一百萬年;非洲南美洲附近含有化石的岩石,顯然在很久以前是連成一起的,後來經過大陸陸塊漂移,才呈現目前分開的狀況,若按照目前每年兩公分漂移速率計算,其分離不可能在兩萬年之內形成;現今發現的珊瑚礁,也是經過成千上萬年的逐漸沉積,才得以形成。[31]

之前的討論,年輕地球論者一直處於被動位置,尼爾遜雷諾斯均承認:目前的科學理論對他們很不利,他們的工作只是盡力解釋,並點出科學數據亦有其不足之處。[32]挪亞時期發生的洪水,是年輕地球創造論者最重要的防線,他們不單藉此戰線,回應年老地球創造論生物、與地質學家的論述,更建立了反擊的據點。

5.2 一剎那間的形成:年輕地球創造論者相信,地球在挪亞洪水時期,遭到嚴重的破壞,地層以至地球的生態,一剎那間出現巨大的變化。

1980年和1983年,地質學家相繼證實:聖海倫火山的爆發,短時間內,在地球的表面形成地層;[33]正如佈滿石灰岩、泥版岩、沙岩,連綿數千平方公里,既粗且厚的垂直地層,看似必需經過五千萬年以上,才能沉澱而成的大峽谷,其實不過是經歷了挪亞時期的大洪水,一剎那間被沖刷而成。[34]

二十世紀初,地質學家認定各大洲本來是連接一起,非洲南美洲的海岸線有著相似的地質層次,與及相同的動植物化石;但他們認為各大洲的分離,需經過億萬年才能逐步形成,這種由於大陸漂移的『版塊結構學說』,與聖經記載部分不符。最初,陸地確實連在一處,但在法勒的世代,人們建造巴別塔,為要傳揚自己的名,上帝下去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分散在全地上,就分割了整個大地,那是在大洪水之後;法勒希伯來文的意思就是『忽然分開』或『被大水分割的意思』。[35]在聖經的記載中,地球曾經歷過多次全球性的災難。[36]

5.3 年輕地球創造論的反詰:現今世代,並未有發現任何動物朝向成為化石的跡象,因為魚類的死亡,通常會被分解,或被食腐動物所吞噬,並不會沈入海底成為化石;一些暴露在野外的屍體,亦會成為、餓狼、禿鷹的食物。反之,突而其來的大災難臨到地球,令數以百萬的毛象和其他大型的動物,在一剎那間被冰封於南、北極,有些還處於站立和彎腰的狀態。[37]

地球的磁力會隨著時間減退,在過去一百三十年就減少了百分之十四。照目前的遞減速率,一萬年前的地球,應等同一個磁性星球,這根本不可能有生物存在。假若再推前三萬年,磁場力量令溫度在五千度或以上,足以溶解一切的物質及元素;此外,由於磁力不斷減退,將影響圍繞地球的范安倫氏幅射帶,此幅射帶決定碳14組成率的準確性,而碳14推算法,就是科學家一直用來測量有機物質存在年化的推算方法。[38]

6. 結論:

到目前為止,個人偏向接受年老地球創造論的說法。現嘗試歸納得出這個結果的原因。

假若批評年老地球論者,過度著眼於科學結果,因大量表面證據,顯示世界必須透過長時間累積而成,就妄顧聖經對創造『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為一

日的簡單記述,有欠客觀。個人認為,年輕地球論者忽略第七日的創造,欠缺了『有晚上、有早晨』的描述,也是嚴重的疏忽!創二1-3記載:上帝在第七日歇了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並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但沒有提及這日已終結。希伯來書的作者,在希四4-11說明:創造的第七日,一直從創世直至以色列國的成立;甚至早期的教會,都依然繼續。就連主耶穌在安息日,醫好那三十八年之病者,猶太人指責祂作了在安息日不應作的事。耶穌回答也是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主耶穌親自宣佈這第七日直到如今!這証明:創造的第七日與前六日分別在於,前六日己經結束,第七日依然延續;創造已經結束,護理依然延續。既然第七日可以從創世延續至今,為甚麼硬要說頭六天一定只有二十四小時的短促。

個人並不懷疑,挪亞時的大洪水,或其他上帝所施行的懲罰,可以對地球的生態,造成一剎那嚴重的影響,但卻不接受所有的科學證據,通通都因為這個原因造成。再者,假若將宇宙的形成,星光的距離,都訴諸於上帝的成熟創造,又或當碰到未有足夠知識解釋的自然現象,便立即以上帝的智慧設計,作為唯一的答案,後來卻發現這的確是自然運作而成,難怪經常被人嘲笑,我們的上帝,只是一位填補空缺的神。雖然,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確實說:因為我們現時知識的限制,有些事我們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但他在羅馬書亦表明:只要是神願意給我們知道的,祂會藉著所造之物,讓我們曉得。

科學明明是神賦予人的智慧;探索真相的動力,也是上帝創造人類時,加給我們的本質。科學日新月異,過去我們不明白的事,現在都可以進行窺探,這正是上帝藉著科學,向我們把真相一頁、頁的揭露,叫人可以從這些事實,得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上帝藉著祂所揀選的作者,將聖經寫成,並在祂預定的時間給發掘出來;揭示特殊啟示;同樣,透過祂所揀選的基督徒或非基督徒科學家,將普遍啟示告訴我們。假如天文學沒有將宇宙的偉大、和諧展露人前,人們便不懂得讚嘆上帝的設計;假若醫學不把複雜的人體構造揭示出來,不少人還以為人類是透過簡單、朽合地從其他動物進化而成。

正如在結論一開始所言,到目前為止,個人偏向接受年老地球創造論的說法。我並非全盤接受年老地球創造論者的立論,同樣,我沒有完全否定年輕地球創造論者的看法,但個人不同意將不同學科、無數學者,多年累積的成果置之不理。年輕地球創造論與年老地球創造論,並不存在對科學的不信任,彼此都嘗試以科學論證去建構自己的立場;他們同樣反對一切不合聖經的討論;也不會與那些自然、進化的科學論調妥協。堅信宇宙一切,皆由聖經所說的,全能上帝創造而成。只是當中某些觀點,存在不同的看法;又或對經文的一些詮釋,角度有異而已!只要彼此放棄成見,以客觀、互相尊重的態度合作,相信總有一天,上帝或會藉著他們,顯明自己要給人曉得的。

我一向支持年輕地球創造(或者說從來沒有懷疑過,更為合適)。從小在教會受教導、從字面解讀聖經,令我視那些將創世記六『日』的創造過程,看成不是六個二十四小時間隔的人為大逆不道。

經過這次研習,雖然無法將眾多的資料輯錄,亦明白有些討論暫時實在無法有定論。但卻令我經驗到,開放自己,對與自己原有思想不同的觀點,進行思考、批判的重要。

7. 參考書目:

D.A. Carson. The God Who Is There: Finding your place is God’s Story.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2010.

Moreland, J. P. and Reynolds, John Mark. Three Views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 1999.

Newman, Robert C. and Eckelmann, Herman J. Genesis One and the Origin of the Earth.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1981.

Ros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 Colorado Springs: navpress, 1994.

Whitcomb, John C. The Early Earth.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1972.

Whitcomb, John C. The World That Perished.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1973.

古德恩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香港:更新傳道會,2011

皮爾斯著、張焯源譯。《亞當是誰》。香港:種子,1988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定本)》。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0

陳若愚著。《系統神學:基督教教義精要》上冊。香港:天道,2001

葛蘭麥可琳、羅傑奧克蘭、萊利麥可琳著。《創造論的明證:檢視地球的起源》。香港:宣道,1999

摩爾蘭、雷諾斯著,錢錕、周一心、李志航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香港: 學園傳道會,2004



[1] D.A. Carson,The God Who Is There: Finding your place is God’s Story(Grand Rapids:

Baker,2010),12-19

[2] 皮爾斯著,張焯源譯:《亞當是誰:聖經人類學》(香港:種籽,1988),頁152

[3] Moreland, J. P. & Reynolds, J. M., Three View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Grand Rapids:

Zondervan,1999),64

[4]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0)

555

[5] 古德恩著,張麟至譯:《系統神學》(香港:更新傳道會,2011),頁277

[6] Moreland, J. P. &Reynolds, J. M., Three View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44

[7]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頁573

[8]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78-279

[9] Whitcomb, John C., The Early Earth(Grand Rapids: Baker, 1972),107-109

[10] 陳若愚:《系統神學:基督教教義精要》上冊(香港:天道,2001),頁121

[11]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頁573

[12] 陳若愚:《系統神學:基督教教義精要》,頁121-122

[13] 陳若愚:《系統神學:基督教教義精要》,頁123-126

[14] Ros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 Colorado Springs: navpress, 1994),46

[15] Newman, Robert c., J, Herman & Eckelmann, Genesis One and the Origin of the Earth(Grand

Rapids,:Michigan,1977),129

[16]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78-279

[17] 皮爾斯:《亞當是誰:聖經人類學》,頁25

[18] 皮爾斯:《亞當是誰:聖經人類學》,頁38-47

[19] 皮爾斯:《亞當是誰:聖經人類學》,頁67-69

[20] Moreland, J. P. &Reynolds, J. M., Three View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47-48

[21] Moreland, J. P. &Reynolds, J. M., Three View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111

[22]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81

[23] 皮爾斯:《亞當是誰:聖經人類學》,頁57-62

[24] Ro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91-92

[25] Ro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92-93

[26] Ro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94-95

[27] 摩爾蘭、雷諾斯著,錢錕、周一心、李志航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香港:

學園,2004),頁49-50

[28] 摩爾蘭、雷諾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頁106-107

[29] Ro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96

[30] Ro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99-100

[31] 古德恩:《系統神學》,頁287

[32] 摩爾蘭、雷諾斯:《不再獨白求對話─創造與進化三面觀》,頁48-49

[33] 葛蘭麥可、羅傑奧克蘭、萊利麥可琳著,晚甦譯:《創造論的明證:檢視地球的起源》(香港:

宣道,1999),頁18

[34] Whitcomb, John C., The World That Perished(Grand Rapids: Michigan, 1979),74

[35] 葛蘭麥可、羅傑奧克蘭、萊利麥可琳:《創造論的明證:檢視地球的起源》,頁52-55

[36] 葛蘭麥可、羅傑奧克蘭、萊利麥可琳:《創造論的明證:檢視地球的起源》,頁55

[37] Whitcomb, John C., The World That Perished,76-77

[38]葛蘭麥可、羅傑奧克蘭、萊利麥可琳:《創造論的明證:檢視地球的起源》,頁19-21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