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救贖論 譚穎琛: 改革宗與約翰衛斯理成聖觀之對話及淺談其對現今教會的啓示
譚穎琛: 改革宗與約翰衛斯理成聖觀之對話及淺談其對現今教會的啓示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四, 28 七月 2016 16:57

譚穎琛: 改革宗與約翰衛斯理成聖觀之對話及淺談其對現今教會的啓示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譚穎琛

一、引言

現今教會教導信徒要追求聖潔,但又指出完全聖潔是一生不可能達到的,只是目標而已。信徒往往灰心,再者教會也甚少教導信徒在決志之後在追求聖潔上當做的事,極其量只為信徒辦些初信栽培班。另一方面,在聖經上也有很多經文指信徒要「完全」的命令,似乎表示出信徒在今生能夠達致完全。本文旨在比較改革宗與約翰衛斯理的成聖觀,闡釋兩者就成聖或完全的定義、成聖的目標、過程之分別。本文亦會比較兩者在成聖過程中,神和人的角色的看法,以及成聖的動力。本文亦會比較兩者之聖經基礎,將兩者對話,並分析彼此之優劣。本文末段亦嘗試探討改革宗與約翰衛斯理的成聖觀互補的可能性,並反思兩者的成聖觀對現今教會的啓示。

二、改革宗的成聖觀

(一)成聖的目標

不同的改革宗神學家對成聖的目標有不同的重點。Hoekema認為成聖的目標可分開終極目標和較近的目標。成聖的終極目標是榮耀神。[1] 他引用以弗所書一章,保羅指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 (4),並預定人成為祂的兒子,目的是「使他榮耀的恩典得著稱讚(6);而在腓立比書中,保羅禱告信徒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增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並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的果子」,目的是要「叫榮耀稱讚歸與 神」 (腓一11)。上帝一切救恩的作為,包括人的成聖,都是指向為頌讚上帝的榮耀。而較近的目標則是神的子民的完全。[2] 而這完全是指上帝的子民會變得越來越像基督的形象。

Ferguson則以「與主聯合」 (union with Christ)為成聖的目標。[3] 他指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生追求與主聯合。「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裡面、你們在我裡面、我也在你們裡面。」 (約 十四20) 並且耶穌在臨離世的時候以枝子與葡萄樹比喻信徒與主的關係 (約十五1-4)。保羅在面對教牧上的問題時,亦經常提醒信徒他們與主聯合的身分,並且以此成為勸勉的基礎 (如:羅六1-14;加二20-21;弗二1-6;西二6-17)[4] 加爾文亦提及「如果我們要尋求救恩,耶穌告訴我們,救恩就在他裡面要純潔,就得在他的成胎這件事上去找各種幸福都集中在他裡面;我們應當不求其他來源,只從他的寶庫中去支取,直到滿足為止。」[5] 他指救恩、恩賜、成聖等,都是在基督裡找尋。當我們與基督聯合,我們參與在祂的死、埋葬、復活並升天中,將來和祂同坐在天上。我們將會有新的生命,更像基督,換言之與基督聯合就是成聖的目標了。

Hoekema亦為成聖下了定義,指成聖是一個聖靈的恩典的運作,包括人負責任的參與,在當中神拯救我們由被污染的罪人,成為稱義的罪人。同時,我們都會被更新,變得像基督的形象,並使我們成活出上帝所喜悅的生命。[6] 而加爾文亦就「完全」加以定義,指完全是全人的心和意去對上帝的獻出,只有一個目標,沒有任何偽善、保留的。[7] 基督徒一生是要追求達至完全的基督的人性 (perfect manhood of Christ)[8] 這種狀態便是改革宗強調的成聖的目標。雖然各改革宗神學家就成聖的目標的重點都不同,但基督徒成聖的目標基本上都是努力根據聖經的教導,過討神喜悅的生活。[9]

(二)成聖的歷程

甲、成聖的基礎

改革宗強調成聖的基礎是稱義。Marshall指成聖是我們的心和生命符合了律法,是上帝的恩典,借助各種方法 (means),以及稱義。[10] Ferguson亦指出改革宗成聖的基礎不是植根於人性和他們聖潔或成聖的成就,而是在於神在基督身上成就的工作,並人與基督的聯合。[11] 若成聖是靠著稱義,那成聖就不是靠我們的行為、良好的動機,而是在於基督裡單憑信心 (in seeking Christ by faith alone) [12] 加爾文將信徒從上帝而領受的恩典定義為「雙重恩典」(duplex gratia),就是稱義和成聖的恩典。信徒可得著兩方面的利益 (twofold benefit),從稱義角度,我們得與與公義的上帝復和;我們在天上所有的是一位仁慈的父,而不是一位法官;從成聖角度,人既藉著他的聖靈成聖,即可一心追求生命的純潔和完善。[13] 如此,我們接受那不能分割的雙重好處,就是律法上和轉化上的角度,包括悔改、稱義與成聖。[14] 然而,人得以成聖是因為人被稱義,但人被稱義,不是因為人已經成聖。[15] 稱義是成聖的基礎,沒有稱義,也沒有成聖可言,但人若被稱義,成聖也隨之而來,如得著稱義的恩典一樣。

重生就是成聖的開始。使二十32保羅稱呼信徒為 「一切成聖的人」[16];「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林前六11) 亦指稱義的信徒為成聖的。信徒在這個成聖的起始中,對罪的管轄權勢及對罪的眷戀作了一個明確的斷絕。[17] 這便是成聖的基礎和開始。

乙、成聖的方法

i. 信心

既然成聖是基於稱義,那成聖就與稱義一樣,是靠著信心,唯獨信心 (by faith alone),而不是我們的善行。Murray 指出「我們必須體會我們完全倚賴聖靈我們不會忘記我們的行為會使成聖的過程得到完滿,但我們不可倚靠自己的力量我們是靠恩典被拯救。」[18]就如稱義一樣,成聖不是靠我們行為上的順服,而是靠基督藉著聖靈的工作,人們以信心來仰望。[19]因此,改革宗強調信心是成聖的方法。信徒運用信心得以抓緊與基督的聯合,就是成聖的核心。[20] 如經上所記:「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弗三17);「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 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加二20)。信徒以信心相信基督住在我們的生命中,作為成聖的把握。此外,信徒以信心接受在基督裡罪已再沒有在我們身上任何的權勢。[21]如經上所記:「我說、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加五16);聖靈的果子 (加五22-23);「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八13) 另外,信心是行動的力量,能產生善行。[22] 如經上所記:「不住的記念你們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帖前一3);「惟獨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纔有功效」 (加五6);「但命令的總歸就是愛.這愛是從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生出來的」(提前一5) 這些經文都指出行為、仁愛之所以發生,是基於信心。改革宗強調,信心是成聖的方法,信徒先有信心,接著是行動和愛,繼而有成聖的可能。

ii. 真理

除了信心之外,改革宗強調真理也是成聖的方法。上帝的話語是使人內在清潔和成聖的工具。[23]如經上所記:「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約十七17);「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6-17) 上帝的話能判決什麼是有罪,阻止犯罪,以及教導信徒。[24] 而最重要的項是第三項:教導信徒。真理能使人知道什麼是上帝所喜悅的,以達致成聖。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不是說信徒稱義是因為滿足了律法的要求,也不應變成律法主義。加爾文指「律法是最好的工具,他們可以天天學習,由此認識上帝的旨意,而這正是他們所渴慕的這正如作僕人的一樣,早已作好準備,一心想給主人留下好的印象,他所需要的就是細細查考主人的性情,以及行事為人的方式,目的在於調整自己,予以適應。」[25] 透過律法,信徒得以更明白上帝的心意,以達至活出上帝喜悅的生命以榮耀上帝,就是成聖的目標。

iii. 與主聯合

改革宗也強調成聖的方法是與主聯合。信徒得以成聖,是透過更完整的、更豐富的與基督的聯合。[26] 經上記:「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一30),指出基督不只是帶我們進入成聖;祂本身就是我們的成聖者。所以,若不與基督聯合,信徒不可能成聖。加爾文亦有類似的提出:「當注意的一點乃是我們和基督分離多久;基督那為拯救人類所受的一切苦難,就多久對我們無效。」[27] 信徒不能自己成聖,與基督聯合才是信徒成聖的源頭。[28]

丙、成聖的完成

在改革宗的立場,成聖是一個過程,在基督徒一生中持續地進行著。[29] Wallace引述加爾文的觀點,指出基督徒的生命並不是個「固定」的狀態。[30] 雖然稱義可以是一下子即成就的,我們在神面前可算為公義;然而,成聖是一個過程,在我們生命中會越趨完整,而且只有在死亡後,我們的生命才得完全。[31] 儘管有多大信心的聖徒如約伯、雅各,在加爾文的角度,他們都是信心軟弱的例子,顯出基督一生不能達至完全。[32] 這是由於罪仍殘存在重生的信徒的生命裡。加爾文認為神讓人之所以在世不能達至完全,是要讓人學懂在上帝面前要謙卑和體會我們有需要向上帝呼求。當某人越來越達至完全,他便越來越發現自己的軟弱,並且要學習在恩典中過活。[33] 雖然基督徒今生無法達至成聖的目標,但信徒必須努力的追求,過聖潔的生活。[34] 如經上所記:「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腓三12)

(三)成聖中的神人角色

成聖的過程中,信徒得以更新,變得更像基督。改革宗認為這個更新可從兩方面來分析。首先,這是上帝主動在人生命的工作。誠如「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上帝預定得救的人,並且有計劃讓信徒得益處。而且「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裡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三18),當我們反映上帝的榮耀時,我們同時都被轉化成為相同的形象,會變得更像基督。[35] 然而,信徒在成聖中的更新,也應視作人主動地參與在其中的過程。雖然成聖首要的是上帝的工作,但不代表人就完全被動。信徒需要主動地應用救恩在他們生活的各個場景中。[36] 在神的恩典下,信徒運用信心回應上帝的呼召;竭力追求生命的聖潔,靠著聖靈去治死惡行。而且不少經文都有命令的語氣,吩咐信徒要過完全的生活,如:主吩咐門徒彼此洗腳 (約十三14-15);保羅吩咐信徒要效法他和神 (弗五1)、吩咐信徒要「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 神、得以成聖」(林後七1)。可見,改革宗一方面強調神的工作,另一方面指出人在成聖中的責任和主動性。但改革宗反對神人合作,引用經文「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 神在你們心裡運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二13),指出人內心的主動,其實都是主的工作。Murray提出:「那種關係就是因為神工作,所以我們工作。」[37]

三、約翰衛斯理的成聖觀

(一)成聖的目標

約翰衛斯理成聖的目標是「全然成聖」(entire sanctification)。衛斯理將之定為「基督徒的完全」(Christian Perfection),那是指基督徒可以被更新成為基督的形象,即是說盡心、盡意、盡性去愛神。[38] 完全的愛能讓信徒與基督藉著聖靈有一個誠實、不裝假的關係。這種關係能讓人在恩典中成長,並且內在地醫治一切負面和受傷的情緒。[39] 衛斯理將「成聖」和「全然成聖」分開,指「成聖」是重生的一刻,而「全然成聖」則是在愛中完全的經驗 (perfect in love)。衛斯理相信,達至在愛中完全的經驗在今生能實現的。[40] 這是基於聖經的原則以及信徒的經驗。如經上所記:「願賜平安的 神、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又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帖前五23),保羅似乎期望帖撒羅尼迦人經歷全然成聖的恩典的狀態,為著更好預備基督的再來。又如弗五26-27,基督要將信徒成為聖潔,「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使教會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

值得注意的是,衛斯理所說的「全然成聖」,並不是「絕對成聖」 (absolute sanctification) 或「天使般的成聖」 (angelic sanctification)。它不是一種固定的、理性主義的狀態,而是信徒的一種特質,是不能客觀地量度的。它代表著一種對愛的追求,而不是對愛的量度。[41] 亦即是說是一種主觀的經驗,而不是一種客觀的行為量度。Dieter指衛斯理的成聖觀「在質方面,是信徒在愛的一刻中的完全。至於量方面,神的愛的吸引是如此深不可測,以致成聖者常以一個朝聖者而非一個定居者的姿態生活。他在追求個人屬靈的成長與愛的見證 (與神及人的關係) 路上沒有一刻的停頓。」[42] 所以,衛斯理對成聖的目標,基本上是一個不斷向上的目標。信徒在某階段達至該階段的聖潔度,便可稱為達至該階段的「全然成聖」,然而聖潔的程度會隨著信徒的成長而加增。換言之,在衛斯理的角度,信徒在不斷的「全然成聖」的經驗中被更新,生命漸漸變得更有基督的樣式。在恩典中,上帝讓人重尋在始祖墮落時失落了的聖潔。

(二)成聖的歷程

甲、成聖的基礎

衛斯理認為成聖的基礎是重生和稱義。成聖是在信主得救之時已開始,但確實地經驗「成聖」,卻是另一次的經歷。[43] 他認為稱義並不只是上帝單方面為人帶來身分的轉換,也會對人的生命帶來實質的改變。當人被稱義的時候,經歷重生,立時就會有上帝的平安和喜樂,成聖隨之發生。[44] 這種改變可以說是一種「變為」或「成為」(impartation, to impart)的改變。[45]「因信稱義」是「第一步恩福」;「全然成聖」是「第二步恩福」(“second blessing”)。他得出這樣的成聖觀,其中一個原因是基於1738 5他在倫敦亞德門街(Aldersgate)的經歷。在一個聚會裡,衛斯理聽到馬丁路德的《羅馬人書註釋》的序言而經歷更新,突然感到心裏湧起因信稱義的平安和喜樂 (I felt my heart strangely warmed)。他認為那不是得救的經歷,醒悟到原來成聖是在因信稱義之後。因人的信心和神的工作,他其實已經蒙恩得救了,於是帶來心靈的釋放和激勵──這種經歷,一般是在相信的時候就已經有的,但他因先前被誤導了而要到這個時候才經歷到。[46] 而第二次祝福則指聖靈充滿愛裡得著全然的成聖。[47]

衛斯理認同稱義是唯獨信心的,但他強調當人被給予信心,聖潔就在人的靈魂中開始,就在那一刻,上帝的愛就環繞人的心。這樣,神的愛是成聖的源頭。[48]

乙、成聖的方法

要作完全人,衛斯理認為人要經歷「第二次祝福」,神與人在愛中相遇。人被愛神愛人的心思所充滿,就除去了人一切的邪情私慾,不再追求那些不討神喜歡的事物。[49] 信徒不喜愛也不會故意犯罪,以至生出討上帝喜悅、愛神愛人的好行為。然而,經歷「全然成聖」的,信徒,不保證永遠留在那種「全然成聖」的狀態中,他們還是可以再次犯罪跌倒。若是又再犯罪跌倒,就起來再去追求成聖。受東方教會的影響,衛斯理視罪為一種靈魂的疾病,恩典是治病的良方。[50] 得著救恩後,人的生活行為必然有所不同,生命逐漸地轉向痊癒。所以衛斯理所提出的完全,稱為perfecting perfection,而不是perfected perfection[51] 而信徒可以有多次「全然成聖」的體驗,每經歷一次,他的聖潔度都會有所提升,變得更像基督。

丙、成聖的完成

衛斯理相信成聖不是遙不可及,而是今生可以達致的。[52] 他認為惟有相信完全人乃今生可以成功達至的,否則聖經中有關完全人的經文就沒有意義了。他相信,神既然命令人要完全,如:「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太五48);「親愛的弟兄阿、我們既有這等應許、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 神、得以成聖。」(林後七1);「凡住在他裡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見他、也未曾認識他。」(約壹三6);上帝必會賜下能力,使信徒能遵守這些命令。他所指的成聖,不是一開始歸正時的與罪的斷絕,而是指在後續的經驗中開始體會到生命脫離自覺之罪的自由。

(三)成聖中的神人角色

衛斯理強調信心是稱義的必要條件。[53] 稱義和成聖是上帝的應許和保證,人只要以信心回應,便能得著稱義和成聖。他說「無人得以成聖,直至他相信;任何人一相信便成聖了。」[54] 衛斯理並非高舉人的信心,而是高舉上帝的主權,因為信心都是恩賜,是上帝白白的恩典。他將成聖放在人與上帝的關係中,而不是在法律的關係或道德的標準上。[55] 這樣,重生到全然成聖都是聖靈的工作,是神主動的介入,讓人得救和成聖。

然而,衛斯理的成聖觀受其負責任的救恩 (responsible grace) 之神學影響,一方面承認成聖是上帝主動的工作,同時也強調人有責任回應恩典。衛斯理提出「預期的恩典」(Provenience of Grace) 與「稱義的恩典」(Justifying Grace) 的觀念。[56] 他指上帝的赦免總是在人的行動之前,既確定了神的主權,也肯定了人對恩典必然有所行動。他強調成聖的轉變並非一蹴可及的,需要在聖靈的引導下,人不斷的努力。衛斯理以「房屋」比喻「救恩」,說「信心」是「前廊」,「稱義」是「門檻」,「成聖」是「廳堂」。信徒今生旅程,目標是要進入「成聖的廳堂」。上帝已預備救恩和成聖之路,只在人是否願意回應,走上成聖之路。人必須通過「恩典的途徑」(Means of Grace),包括崇拜、領聖餐、禱告、群體 (團契) 生活等,使生命達致完全。

四、兩者對話與反駁

改革宗與衛斯理的成聖觀經常引起激烈的神學討論,主要爭議點在於對「完全」或「聖潔」的理解之不同,以及討論有關全然成聖今生能否達致的問題。

(一)對改革宗的挑戰

就改革宗的成聖觀,雖然大部份基督徒都像改革宗一樣,認為今生不能達致全然成聖,反對衛斯理有關全然成聖的立論。然而,若以改革宗的角度看待作成聖,即視之為信徒一生要追求的目標,會令信徒有感灰心,似乎上帝要求人們努力追求一個永不能達到的目標,上帝會否成為一位不合理,甚至殘忍的神?當然,筆者認為上帝有絕對的主權,祂給予人追求不到目標或有其心意,如:讓人學習謙卑。然而,從釋經的角度,改革宗就今生不能達致全然成聖的聖經支持亦不全然令人信服。McQuilkin指改革宗神學家忽略了聖經多處提及信徒要過「完全成聖」不犯罪的生活 (例如:帖前五23;約壹三69;太五48)[57] 郭文池提出一個聖經例子,保羅教導提摩太在教會作監督時「必須無可指責」(提前三2),若指的是無可達到的目標;那在同一節中,「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又是否一個「目標」而已?若不然,那改革宗必須提供一個更好的理由,解釋其定義什麼經節是「目標」,什麼是「已有的生命質素」的原則。[58]

再者,改革宗強調以客觀的準則量度成聖,這會易於淪為律法主義。[59] 始終上帝的本質是愛,也願意與人在愛中相遇。如此的教導會讓信徒漸漸失去對信仰的熱誠,忽略內心世界。而且,改革宗的成聖觀傾向悲觀主義,因強調人今生不能實現全然成聖。

(二)對衛斯理的挑戰

不過,衛斯理全然成聖的教義卻同時有不少漏洞。有關聖經多處提及信徒要過「完全成聖」不犯罪的生活,衛斯理派的信徒大概認為指若人根本今生做不到完全,那應重新考慮完全的定義。然而,這無疑是以人的角度出發,似乎降低了完全的標準。[60] 可能這些經文是神要一切信徒所渴望達至的極高的道德標準,反而顯明上帝的榮耀,以及人需要神的恩典和赦免。[61]

再者,有關「凡住在他裡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見他、也未曾認識他。」(約壹三6),並不表示有人能達到完全,因為此處所用希臘文現在式動詞是指連續性或習慣性的動作,應譯為凡住在他裡面的、就不[繼續]犯罪.凡[繼續]犯罪的、是未曾看見他、也未曾認識他。」(約壹三6) [62] 所以,衛斯理的論點不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聖經中似乎沒有任何經節教導人說有可能在今生完全脫離罪。[63] 反而,我們看到耶穌教導門徒禱告要「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太六11);雅各說:「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雅三2);「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約壹一8) [64]

再者,衛斯理「第二次祝福」的教義,似乎將稱義和成聖分割。[65] 但聖經卻將稱義、救贖和成聖視為不可分割的,尤其見之於「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 神、 神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一30) 因此,基督徒不必尋求一次性的「第二次祝福」的經驗,而是生命中不斷的更新和成長。可見,衛斯理的「全然成聖」缺乏聖經支持,而且神學不符現實,因現實中信徒並不完全。同時,其成聖觀亦過份注重主觀感性的經驗。[66]

五、兩者互補之可能性及對現今教會的啓示

縱觀改革宗與衛斯理的成聖觀,其實兩者在稱義和唯獨信心上都達到一致的觀點。而兩者都各有長處,改革宗的優勢是以律法主調,對聖潔有客觀的標準。而且對罪的現實有較深的了解。衛斯理的成聖觀則強調人與神有愛的互動,在愛的關係中,信徒更有愛神愛人的動力,願意作基督的見證。事實上,若將兩者互補並在現今華人教會中加以闡釋,相信定能對教會作出貢獻。

首先,有關衛斯理的「第二次祝福」,其實是聖經所說「復興」經歷。[67] 衛斯理個人亦不否認信徒一生中可有多次的「第二次祝福」的經驗。若將字眼改成「復興」,相信將大大減少傳統改革宗反對的聲音。[68] 另外,衛斯理的「全然成聖」的教導,那種對進行式的完全 (Perfecting Perfection),確實能使人繼續追求聖潔。相反,改革宗容易落入道德主義中,將得救稱義和成聖分割。這亦見之於現今教會中,信徒往住受改革宗的影響,過份強調決志,得著稱義的憑據。但決志之後,信徒便不太追求聖潔。現今教會可再次重申衛斯理成聖的教導,以約翰衛斯理的成聖觀補充改革宗的弱點讓信徒明白,決志之後,信徒仍需要成長,不應以地位上的成聖代替了成聖的生活。

有關宗教經驗,筆者認為教會或則重頭腦上的認知的灌輸,缺乏了心靈和經驗上的培育,以致基督信仰對信徒的日常生活中起不大作用。現階段,筆者建議教會可仿效衛斯理的教導,在教會設「聖潔小組」,豐富他們的屬靈經驗,讓信徒有深入的團契,分享成聖過程中的掙扎,彼此守望,達致完全。另外,雖說改革宗傳統強調講壇的宣講、主日學的教導等聖經知識的培訓,但其實加爾文有關「與主聯合」的教義強調屬靈經驗,可補充現今教會的不足。由於本文徧幅所限,不能深入探討其教義,但這或許是現今教會的出路,值得日後更多的研究。

六、總結

本文以教會真實場景開始,發現普遍信徒決志之後對追求聖潔之缺乏。本文旨在比較改革宗與約翰衛斯理的成聖觀,前者認為聖潔是一種狀態;後者則視之為關係。改革宗強調客觀道德條件的實現,並指信徒今生不可以達致完全;約翰衛斯理認為愛是成聖最大的動力,強調主觀經歷和感受而帶來被神觸摸的生命的改變,並指信徒今生可以達致完全。本文亦會比較兩者之優劣,並嘗試將兩者作互補,並建議教會重申衛斯理的教導,幫助信徒重尋聖潔。

參考書目

Alexander, Donald, and Ferguson, Sinclair B.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Edited by Alexander, Donald.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Dieter, Melvin Easterday.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Grand Rapids, Mich. : Academie Books, 1987.

Fesko, J. V. “Sanctification and union with Christ: a Reformed perspective.” EQ 82.3 (2010): 197-214.

Hodge, Charles.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 Wm. B. Eerdmans, 1960.

Marshall, Walter. Gospel Mystery of Sanctification. Lafayette, IN: Sovereign Grace Publishers, 2001.

Murray, John. 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 Grand Rapids, Mich.: W. B. Eerdmans, 2015.

Oden, Thomas C. John Wesley's Scriptural Christianity: A Plain Exposition of His Teaching on Christian Doctrine. Grand Rapids, Mich.: Zondervan, 1994.

Wallace, Ronald S.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Edinburgh: Scottish Academic Press, 1995.

Williams, Colin W. John Wesley's Theology Today. New York: Abingdon, 1960.

巴刻著。陳霍玉蓮譯。活在聖靈中》。香港:宣道,1991

古德恩著。 張麟至譯。《系統神學》。台北:更新傳道會,2011

石素英等著。《成聖觀的對話:基督宗教對話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新竹市:中華信義神學院,2007

李保羅著。《衛斯理神學(二):論「全然成聖」》。香港:宏博服務社,2003

郭文池著。系統神學 : 救恩論》。香港:播道會文字部,2014

一手資料:

加爾文著。紐約協和神學院教授墨尼爾譯。《基督教要義》。下載自

<http://www.godoor.com/book/library/html/theology/jdjyy/content.html>

衛斯理約翰著。許碧端譯。《衛斯理約翰日記》。香港:輔僑,1956

約翰. 衛斯理著 。陳承仲譯。基督徒的全德》。香港:宣道書局,1962


[1] Anthony A.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Grand Rapids, Mich. : Academie Books, 1987), 88.

[2]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89.

[3] Sinclair B. Ferguson, ‘The Reformed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ed. Donald Alexander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51.

[4] Ferguson, ‘The Reformed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52.

[5] 加爾文著,紐約協和神學院教授墨尼爾譯:《基督教要義》。下載自

<http://www.godoor.com/book/library/html/theology/jdjyy/content.html>2.16.19.

[6]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91.

[7] Ronald S Wallace,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Edinburgh: Scottish Academic Press, 1995), 322.

[8] Wallace,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324.

[9] 郭文池著:系統神學 : 救恩論》(香港:播道會文字部,2014),頁321

[10] Walter Marshall, Gospel Mystery of Sanctification (Lafayette, IN: Sovereign Grace Publishers, 2001), 6.

[11] Ferguson, ‘The Reformed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58-59.

[12] J. V. Fesko, “Sanctification and union with Christ: a Reformed perspective,” EQ 82.3 (2010): 197.

Fesko, 197.

[13]加爾文:《基督教要義》,3.11.1.

[14] Fesko, “Sanctification and union with Christ: a Reformed perspective,” 201.

[15] Fesko, “Sanctification and union with Christ: a Reformed perspective,” 200.

[16] 古德恩著, 張麟至譯:《系統神學》(台北:更新傳道會,2011),頁754

[17] 古德恩:《系統神學》,754

[18] John Murray, 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 (Grand Rapids, Mich.: W. B. Eerdmans, 2015), 147.

[19] Charles Hodge,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 Wm. B. Eerdmans, 1960), 3.218.

[20]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65.

[21]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65.

[22]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65.

[23] Ferguson, ‘The Reformed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68.

[24] Ferguson, ‘The Reformed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69.

[25]加爾文:《基督教要義》, 2.7.12.

[26]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64.

[27]加爾文:《基督教要義》, 3.1.1.

[28] Walter Marshall, Gospel Mystery of Sanctification (Lafayette, IN: Sovereign Grace Publishers, 2001), 50.

[29] 古德恩:《系統神學》,755

[30] Wallace,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324.

[31] Wallace,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324.

[32] Wallace,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322-323.

[33] Wallace,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 323.

[34] 郭文池系統神學 : 救恩論》,頁320

[35]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67.

[36]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71.

[37] Murray, 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 (Grand Rapids, Mich.: W. B. Eerdmans, 2015), 72.

[38] Laurence W. Wood, ‘The Wesleyan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ed. Donald Alexander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96.

[39] Wood, ‘The Wesleyan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99.

[40] Wood, ‘The Wesleyan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96.

[41] Wood, ‘The Wesleyan View’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99.

[42] Melvin E. Dieter, ‘The Wesleyan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Grand Rapids, Mich. : Academie Books, 1987), 41.

[43] 李保羅著:《衛斯理神學(二):論「全然成聖」》(香港:宏博服務社,2003),頁7-8

[44] 約翰衛斯理著,許碧端譯《衛斯理約翰日記》(香港:輔僑,1956),頁639

[45] 李保羅:《衛斯理神學(二):論「全然成聖」》,頁52

[46] 李保羅:《衛斯理神學(二):論「全然成聖」》,頁8

[47] 約翰. 衛斯理著,陳承仲譯:基督徒的全德》(香港:宣道書局,1962),頁94-102

[48] Thomas C. Oden, John Wesley's Scriptural Christianity: A Plain Exposition of His Teaching on Christian Doctrine (Grand Rapids, Mich.: Zondervan, 1994), 314.

[49] 李保羅:《衛斯理神學(二):論「全然成聖」》,頁7

[50] 石素英等著:《成聖觀的對話:基督宗教對話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新竹市:中華信義神學院,2007)206

[51] 李保羅:《衛斯理神學(二):論「全然成聖」》,頁7

[52] 約翰衛斯理:《衛斯理約翰日記》644

[53] 約翰衛斯理:《衛斯理約翰日記》,頁642

[54] 約翰衛斯理:《衛斯理約翰日記》,頁643

[55] Colin W Williams, John Wesley's Theology Today (New York: Abingdon, 1960), 175

[56] 石素英等:《成聖觀的對話:基督宗教對話學術研討會論文集》201

[57] J. Robertson McQuilkin, ‘Response to Hoekema’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ed. Donald Alexander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98.

[58] 郭文池系統神學 : 救恩論》,頁325

[59] Laurence W. Wood, ‘A Wesleyan Response’ i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Five Views of Sanctification, ed. Donald Alexander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84.

[60]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83-85.

[61] 古德恩:《系統神學》,758

[62] 古德恩:《系統神學》,758

[63]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83-85.

[64] 古德恩:《系統神學》,758

[65] Hoekema, ‘The Reformed Perspective’ in Five Views on Sanctification, 83-85.

[66] 郭文池系統神學 : 救恩論》,頁330巴刻著,陳霍玉蓮譯:活在聖靈中》(香港:宣道,1991),頁149-154

[67] 郭文池系統神學 : 救恩論》,頁331

[68] 郭文池系統神學 : 救恩論》,頁331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