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生死學 張堅愛: 從中國文化對「死亡」的探討比較基督教與佛教的死亡觀
張堅愛: 從中國文化對「死亡」的探討比較基督教與佛教的死亡觀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1:20

從中國文化對「死亡」的探討比較基督教與佛教的死亡觀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張堅愛

一、 引言

每人都要經歷死亡,死亡是一條怎樣的路?死後的世界又是如何?佛教的死亡觀觀念對中國文化影響廣泛。本文將從臨終的病理、心理及神學角度,比較基督教與佛教的死亡觀及其影響,結合學者對臨終病者及家屬的研究,了解死亡的眞相及意義。

二、 死亡的定義

維基百科的死亡定義: [1]人的心跳呼吸永久性停止是死亡的標誌,分為「瀕臨死亡期」、「臨床死亡期」和「生物學死亡期」醫學角度是以腦幹死亡作為腦死亡的標準,即「臨床死亡期」。一旦出現腦死亡現象,就意味著一個人的實質性與功能性死亡,即所謂「無救」。

死亡」在部分宗教及民間信仰是指一個人的靈魂離開肉體的現象。基督教對肉體死亡形容為靈魂脫離肉體(創卅五18) [2]

三、 瑞士精神病學與死亡學專家庫伯勒-羅斯的臨終病者臨床研究 [3]

《死亡是生命成長的最後階段》[4] 是著名精神醫學與死亡學專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 的著作,書中藉成長把生死的關係連繫在一起,指出死亡是一生需要不斷處理、突破和經驗的生活範疇,在心理上對自己肉體生命的死亡作好準備,面對生命中的心理轉變。[5] 她另一本《最後一程》的臨終五階段論 [6] 雖被今天學者推翻,然而確曾影響很多生死學者對臨終病者的研究。她的研究中發現臨終病者會經歷以下五階段的心路歷程:

(一) 第一階段:否認與隔離(denial) [7]

臨終病者在理智上知道自己的噩耗,情緒上無法真正理解與消化。聽到噩耗後,第一個反應是惶恐震驚,逐漸恢復鎮定下來後,「否認」成為病者暫時的自衛。

(二) 第二階段:憤怒(anger) [8]

病者總要面對噩耗的事實,生氣、暴怒、嫉妒和怨恨的情緒陸續出現,無論看見甚麼都感到不順眼。

(三) 第三階段:討價還價(bargaining) [9]

病者知道憤怒不能幫助他解決面對死亡的逼近,大多嘗試與上帝討價還價,成為病者暫時逃避痛苦情緒的門檻。

(四) 第四階段:沮喪(depression)

討價還價試過了,病情仍未見改善,甚至下滑,病者變得很退縮,陷入痛苦的深淵,「活下去還有意義嗎」,感覺每件事都是如此空洞、毫無意義。

(五) 第五階段:接受(acceptance) [10]

一切已盡力都無濟於事,惟有接受。若有足夠時間及有人幫助病者過度以上四階段,他會到達不再沮喪或憤怒的接受階段。然而接受並不等同快樂,可以說他是幾乎沒有感覺。

四、 余德慧對華人臨終四階段的臨床研究 [11]

余德慧[12]是近年研究生死學的華人學者,《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一書是他融合近年在臨終照顧實務[13]與研究所累積的學術理論。他觀察到人健康活著時會尋求依靠,但臨終需要靈性上尋求締結和依靠。主要在台灣花蓮一所醫院癌末病房進行臨終照顧的探索研究,對象是臨終病者的家屬。[14] 採用超個人心理學(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15],將臨終者進入死亡過程視為一種存在狀態的內演化(involutional) 過程,從世間性的自我意識(ego consciousness)狀態轉化到另一種超個體狀態。[16] 採用以自我非轉化模型為基礎的理論進路,認為「知病」是以自我意識為存在的狀態,「知死」是以超個體意識為存在狀態,兩者之間被假定為截然的斷裂(附錄圖一) [17] 余氏認為自我意識與超個體意識是極為不同的意識狀態,兩者的差異不僅在意識內容,而在於處理模式上。自我意識將現實以鏡相反思(mirror reflection)[18] 建構,而超個體意識的處理模式被假定為本體反身機制,是沒有能力產生鏡相反思,因病者體力衰弱,無法負荷鏡相反思所需的精力。余氏透過與病者親密的相處,[19] 觀察病者在死亡前可能經歷了一些言語無法描繪的存有情況[20] 臨終病人會經驗四階段1)社會期、2)病沉期、3)背立/轉向期、4)深度IT [21]每兩階段中間有不同的三個轉換階段,分別是轉落期、邊界經驗和IP擬象轉換(參附錄圖二)

(一) 第一階段:社會期是病人最後處理事務階段

臨終前兩階段是「知病」存在模式,病者仍能保有原先的自我,但到了社會期的尾聲,病程已進入無法再做積極治療,進入受限處境 (limited situation)。病者身體衰弱進入轉落期,放棄和社會互動,以病為生活的重心,世界被侷限在病床周圍。

病者可能問自己要怎樣準備死亡?余氏認為多數的臨終病人在此階段較易接受宗教,病者彷佛看到一條面臨死亡的路。此時可能經歷了庫伯勒-羅斯臨終心理五階段。 [22]

() 第二階段:病沉期(Patientness)

病者身體持續走下坡,甚至不能呼吸、昏厥或出血等短暫瀕臨死亡的情況,這種迫近死亡的身體經驗,稱之為「邊界經驗」。大多病者會有激烈情緒反應,甚至陷入無法控制的恐慌,如同躍入「死覺存在模式」(Mode of Dying Awareness) 的橋引。不想抓取什麼東西,不再尋找治療祕方,進入「放下」(letting go) ,開始順服自己身體情況,讓自己安居在疾病的世界中。病人可能昏睡、翻來覆去、或沉默不語。渴望「默默的陪伴」,照顧者的任何話語對病者都可能是負擔。邊界經驗發生後,病者便背立世界,轉向「死覺」的存在模式進入彌留狀態

(三) 第三階段:背立/轉向期

病者關掉跟外在世界的經驗,發展一種內轉(turning inward)機制,所仰賴的不再由外而來,而是由內在深處湧出。[23] 病者所使用的語言已經無法和世界連繫得很好,大多已無法被外人所了解。由於病者不對世界作太多反應,照顧者與病者彷彿置身於不同的世界,可能使照顧者感到和病者形同陌路。病者無法再認得原來的世界,進入「擬象轉換階段」,[24] 在那裡有個不具空間意義的影像世界出現,精神醫學上被稱為「意識混亂」(delirium) [25]

(四) 第四階段:深度期內在轉向IT(Deep Inward Turning)[26]

病者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影像) ,並與此擬象互動( Imagery playing) ,擬象[27]轉換解除了病者的知死能力,進入不知死的狀態,沉積在個人生命閱歷的經驗,以影像般的方式浮出。病者不自主地產生生命回顧的現象。到了深度IT(inward turning)階段,病者完全轉入內在的世界,無法和外界互動,對世界關起溝通的大門,只剩下身體基本功能的表現和需要,像是要喝水、想下床上廁所等,大凡超出這範圍的話語,病者多不太能夠應答。余氏指出這階段的研究已無法獲得相關的資料,只能是一個假設性的推定

() 臨終的宗教意義

余氏認為多數臨終病者只要有機會接近宗教,[28] 基本上都會接受,但並非宗教體悟。病者接受宗教只是讓自己彷彿看到面臨死亡走下去的一條路,自己的死亡能夠受到福祐。[29] 余氏認為任何病者臨終前經歷轉化,主要是因為臨終的身心靈三者必然現象,透過修持產生轉化。[30] 宗教經驗的原初領域是從外向性文化拉回來的,[31] 當身體開始惡化,衰敗的警訊使外向性活動不再有意義,便開始轉向內心,在過程中,人先經歷社會撤退,[32] 然而彼此仍保留成年個性的自我習性,對宗教的感應還是以自我意識所熟悉的「對象化」(objectification) 來捕捉。當身體毀敗到某種程度(KPSS50%以下) [33]「對象化」慢慢消失,宗教作為福祐也失去感應。[34] 時間對臨終病者變得很不安,「這日子當如何過下去」?被勸「放下」或念佛、祈禱,是否能深入經驗是因人而異,[35] 他留意到極端的線性時間[36]的病者所接受的宗教偏向外向性,包括臨時信主受洗、使用宗教器物或儀禮、被勸聽念佛機等。病者意識到自己已經沉痾難起,預料死亡就在眼前,只能被動、沮喪。至於迴旋時間[37]的病者而是以當下為中心的「行雲」,就是禮佛、做事、修行都採用無求隨機方式,不刻意捕捉某個當下,對死亡採取隨時會死的態度。余氏發現多數病者其實交會在線性時間與迴旋時間之間,依舊想辦法讓自己活下去[38]

余氏死亡觀的探討有其參考的價值,然而他所用的超個人心理學是與佛教有一個非常密切關係,它在一開始就參考了許多佛法,且與佛教的死亡觀看法相似,認為死亡是一種「解脫」。

五、 佛教的死亡觀 [39]

佛教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佛教的生死觀深深影響信眾的人生態度。

()  死亡觀的基礎 (基本教義 )[40]

1 四聖諦[41]的第一諦是苦諦[42],然後集諦[43]滅諦[44]、及道諦[45],苦諦是佛教核心的人生價值觀,認為人生是痛苦的。[46]

2 緣起論佛教認為世界並非由神所創造[47] [48]世間一切事物時刻處於變化因緣和合而成,[49] 在一定條件生成和毀滅的,[50] 每一種事物都會有條件地轉化為其他事物,無止無盡。[51] 世界本質是空,萬物有生有滅,宇宙總有毀滅的一天。人死後神識仍然存在精神不滅,並且隨著業力在六道 [52] 中不斷的轉世輪迴,修行的最終目標是涅槃。[53]

3 五蘊論[54]是色、受、想、行、識的和合。[55] 世間一切事物都由五蘊和合而成,五蘊之外不存在獨立的「我」,人之所以痛苦是把五蘊當成實在的「我」。

4 無常與無我,世界上一切事物都經歷從誕生到滅亡的過程,不會永恆存在。「無我」是存在一個不滅的精神主體。[56]

5影響生死觀信念的倫理思想 [57]

(1) 主張眾生平等。

(2) 克己是為擺脫輪迴,終極目的是追求涅槃。[58]

(3) 滅絕一切欲望是徹底擺脫輪迴之苦,達到涅盤的極樂世界。眾生都處於輪迴狀態,因此時刻懷有慈悲利他之不殺生、不自私等。

()  三世論生死觀 [59]

釋慧開法師 [60]認為「輪迴」不只屬於印度教與佛教的觀點,[61] 他引用現代心理與精神治療所運用的催眠術,証明跨前世今生之說。[62] 輪迴是宇宙與眾生整體的生態系統與流程,[63] 生命歷程每分每秒都處於「輪迴系統」中,要洞悉生死輪迴或生命流轉不需等到死亡來臨之際,而是把握當下一念。

()  死亡意義

1釋懷開法師指出死亡有三個孿生兄弟,就是「衰老腐朽」、「惡疾絕症」和「災難橫禍」,是導致肉體告別生命舞台的主因。死亡的「原因」比「結果」還可怕,若肉體只會老朽退化、罹患疾疫、[64] 遭遇災難,卻不會死亡,可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死亡的意義是讓生命得以休息後再出發。[65]

2生命是同時蘊含二重層次與向度,就是「不生不滅」[66] 和「緣起緣滅」。[67] 眾生有二種生死,就是「分段生死」與「變異生死」。[68] 死亡就肉體層次而言是隔絕今世與來生的關卡,就心靈層次而言是銜接今世與來生的樞紐。從當世的角度是一期生命的終結,從來世的角度是過渡到下一期生命的開始。[69]

3死亡的尊嚴—善終

善終[70]是理想的死亡境界,死亡的尊嚴圓滿了生命的尊嚴。

(1) 臨終瑞相、中陰身 [71]

淨空法師指出臨終病貌若是自­在安詳、神智清楚,是決定死後不墮惡道,這時若念佛可決定往生。[72]

(2) 人死後會做鬼[73]

鬼道­屬於貪心重、嫉妒心重的人,世間人貪圖五欲六塵,就是學佛的人都有貪的,因此人死後會做鬼的。然而臨終最後一念是決定往生哪一道。 [74]

(3) 彌留時狀況及老人痴呆症

彌留時若是惛昧無知,不認識家親眷屬,記憶力完全消失,這是業障很重。是現代人所說的老人癡呆症,這種人可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死後定被業力牽引,不會在好道,決定到墮惡道。[75]

(4) 極樂世界

人類內心最大障礙是妄想、執著、分別[76]極樂世界是培訓成佛的學校,成佛後到十方世界教化眾生。

六、 基督教死亡觀

聖經第一次死亡出現在人類開始不順服上帝,女人見那棵樹是美好的(創三6) 而違背了上帝的吩咐,[77] 不順從的代價是「死亡」(參羅六23) 創世記五章家譜記載著亞當死了(創五5) 罪最顯明的後果之一是死(創二17、羅六23來九27) 。聖經中提及三種死亡:肉體的死亡、屬靈的死亡和永恆的死亡。

1 肉體的死亡(Physical Death)

傳道書十二7及雅各書二26分別稱死亡是身體與魂(或靈) 的分離。[78]

2 屬靈的死亡(Spiritual Death)

屬靈的死亡是指整個人與神分離,不是指他們立即經歷肉體的死,是指他們身上有潛在的死亡,意味著靈性死亡,亦即人與神分離(創二17)[79]
3 永恆的死亡(Eternal Death)

保羅以永生對照死亡(23 ) [80],將死亡歸因於亞當的原罪(羅五1)。從結果的角度是永遠的死亡。永死就是屬靈死亡的延伸與終結,與神分離。[81]

(一)舊約死亡觀

舊約的死亡是中性事件,生命終結便是死亡,[82] 舊約甚少對死後有永生的思想,反而較著重今生的生活。[83] 生與死的關鍵在於人與神是否有正常的關係。[84] 以色列人相信所有人死後都落到陰間 [85] (創卅七35[86]、民十六29-30[87]、詩九17[88])。死亡不單是與在世的人分隔,同時與神的相交隔絕(詩八十八511、六5) [89]

(二) 新約死亡觀 [90]

新約基本是延續舊約死亡觀,人離開上帝就陷入死亡的狀態,若不悔改歸向神,死亡會延伸至永遠。耶穌來就是為要打破死亡的權勢(弗二13-16) 。莫爾特曼指出,「新約」不再提死亡是生命自然終結及壽高年邁,反而死亡是罪惡的結果,基督於十架上的死加深了生命與死亡在質上面的區別。[91]

新約作者看死亡不是中性事件,是人類犯罪所致。死亡代表人與神的關係隔絕,基督為人類釘在十字架上使人可與神的關係復和。耶穌的死是一種強烈的代贖意義(羅三31-24) ,成為與神重建關係的基礎(林後四8-12)。保羅將生與死同等並列(羅八38-39、腓一20-25),死亡並不是可怕的事,離世代表與主同在。舊我的死亡是新約重要主題(羅六6-7、弗二11-18、加二20) 。人若與上帝建立正常關係,遵行祂的誡命,這人在屬靈上便是一個有生命的人。

(三)不同神學家的死亡觀

趙克輝醫生[92]指出人死後有些細胞仍繼續無意識地工作,人若失去了意識的部份,身體便與靈魂各自為政,靈魂既與身體分開,也無法發揮功用。人死亡的時候與環境、社會、外界都隔絕了自我意識、自決能力都已停止。郭鴻標博士[93]指出雖然人有靈魂身體兩部分,但人仍是整體的,[94] 不能把人單單看作有靈魂而不看身體。基督教的死亡觀是與人的「位格」(person)有關的,人的位格是有神的形象。人被造時是會死還是不朽?人只是物質(Materialism)一堆化學原料加在一起?還是二元觀(Dualism) 的身體與靈魂是二分拆解?不同神學學者的立場有:

1 加爾文派認為肉體的死與咒詛同時進入世界(創三19) ,人的肉身與靈魂分開,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神。[95]

2 伯拉糾(Pelagian) 認為人被造本來就會死。身體的死是伴隨人類自然現象,以耶穌為例,耶穌不但自己沒有犯罪(來四15) ,更沒有被亞當敗壞的性情所污染,但祂仍是死了。

3柏可夫(Louis Berkhof) 認為聖經沒有將肉體、靈性和永恆的死區分,乃是從綜合觀點,認為死就是與神分離。[96]

4東正教認為人被創造時是可以永恆不朽的(羅馬書126-27),死亡的起源是亞當違反了上帝的吩咐,那一刻已經與「真正的生命」割離,這就是「屬靈的死亡」,「屬靈的死亡」引致「身體的死亡」。東正教十分重視耶穌基督戰勝了罪惡與死亡,活在基督裏及經歷與主聯合所帶來生命的改變能扭轉「屬靈的死亡」。[97]

5羅馬天主教拉芮神父Karl Rahner從自然性(Nature)及位格(Person)看人的本質,認為始祖被造時是會死的。死亡是身體與靈魂分離,也是人的人格的圓滿。雖然死亡由罪而來,死亡是終結,但死亡卻是分離與圓滿辯證關係。人格的圓滿是在教會群體中體現,透過洗禮歸入基督的死、聖餐及臨終傅油表達,透過與上帝及信徒相交而更發現自己。拉芮不認同人只是被動地經歷人生,而是要主動的在基督裏開拓自己的人生。他並非從「因信稱義」的角度建構人觀,而是從人的開放性和超越性探討人格的完成。[98]

6更正教雲格爾Eberhard Jüngel指出人是被動地經歷人生,被動地經歷死亡。他雖認同拉芮重視上帝的恩典,但批評他沒有提及死亡其實是咒詛。雲格爾重視人的主體性和未來性,只是他是從「因信稱義」的角度出發。雖然著重死亡的陰暗面,但卻同時指出希望。死亡要從耶穌的死而復活看生與死。上帝是生命的主,掌管死亡。死亡不只是個人的事,也是人共同的際遇。死亡消除了人與人之間的分別,使人稱義的主,會一致看待面對死亡的人,無論貧富貴賤,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一樣。[99]

7 安德森(Ray S. Anderson) 認為始祖被造時都是會死的,引用撒下十四14[100]指出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不論人有沒有犯罪,人也會死。人的犯罪導致屬靈的死,不是自然的死。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與蒂利希、拉芮、巴特同樣認為生命是好的,死是自然的,長壽而死是滿足生命的表現(伯五26、詩篇一零四29)[101] 安德森認為罪惡是陰間力量的伸延(詩一零七10),死亡不單是一個地方,也是一股侵襲生命的力量。舊約聖經是從懲罰角度看死亡,並非從咒詛角度,他強調耶穌代贖的人性,促使人與上帝復和。[102]

8  Millard Erickson認為以「有條件的不朽」(conditional immortality) 解釋亞當在墮落前的狀況,亞當並不是天生就能永遠活著,但他又不必非死不可。只要條件符合,他就可以永遠活著。上帝把亞當夏娃逐出伊甸園及生命樹時,「有條件的不死」可能就是神的意思: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就永遠活著.(創三22) 。從開始死亡就潛藏在創造之中,但永生亦潛藏在其中。[103] 這也是我的神學立場。

(四) 居間狀態(intermediate state)

二十世紀前正統派編了一套教義,以身體與靈魂二元論為基礎,主張靈魂不滅身體復活,死亡時身體靈魂分開,但人的一部份是不會死亡。[104] 然而人死後居間狀態如何?[105]

1 魂睡說(soul sleep)

主張一元實體的魂睡說,認為身體與靈魂是同一個實體,當肉體停止運作時,靈魂也停止存活。在死亡與復活的間隔裡,靈魂是處於昏迷完全無意識的狀態,[106] 死者的靈魂是處在無夢的睡眠中,基督徒的死是睡眠。經文理據有:

約十一11[107];徒七60[108];徒十三36[109];帖前四13[110]

2反對魂睡說

反對魂睡說指出死亡與復活之間人是有位格、有意識的存在著。[111] 經文理據有:路十六19-31[112];路廿三4[113]約十一11[114];帖前四13-14[115]

3 瞬間的復活/即刻再穿上(instant reclothing)

認為信徒死後馬上獲得所應許的復活身體。戴維思(W.D. Davies) 認為在保羅的神學裡沒有居間狀態,當保羅書寫哥林多後書時,已不相信有一個居間狀態。[116]

4日本學者久保有政將Reimodo A. Mude博士[117]

博士收集了150多位瀕死親身經歷,[118] 綜合了九項相同經歷証明人死後仍有意識地存在。[119]

5 Millard J. Erickson的居間狀態

人死後靈魂離開身體獨立存在,「身體—靈魂」在某種情況下是可以分解的,尤其在死亡時,除此以外絕對是合一的。[120] 新約把地獄(Gehenna) 和陰間(Hades) 區分,[121] 保羅把離開身體等同與主同在(林後五1-10;腓一19-26) 信徒死亡時會立即到蒙福之地,不信者則遭受刑罰。

結論

綜合以上不同觀點,我認同Millard Erickson的主張及反對魂睡說,正如鮑維均博士所說,主耶穌在拉撤路與財主的比喻中,雖然重點不是居間狀態,但祂不可能在這事上會誤導我們。曾有一位姊妹與我分享了她遇到交通意外後,死去活來的瀕死經歷,當時她的靈魂離開身體,看到及聽到之後一切所發生的事。因此我認同人離世後居間狀態的肯定,信徒到樂園與主同。

七、 比較基督教與佛教生死觀

 

基督教生死觀

佛教生死觀

世界由神所創造,祂是始,也是終。永恆屬祂 (啟一8),萬有本於祂(羅十一36)

佛陀說:「現在的你,是過去的你所造;未來的你,是現在的你所造。」[122] 因緣和合,[123] 世界並非由神所創造,神不是萬能,一切不會永恆存在。

罪進入世界,死亡臨到。耶穌從死裡復活,使信靠祂的出死亡入永生。

死亡有三個孿生兄弟,就是「衰老腐朽」、「惡疾絕症」和「災難橫禍」,死亡是讓生命得以休息後再出發。

 

神間接透過祂所設立的模式來懲罰罪人,罪—罰的序列是可以藉著悔改和認罪加以打斷。[124]

強調因果觀念,業律會延伸至下一世。[125] 佛教常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126]「業」是主宰宇宙的因果律。

每人都是神創造的獨立個體

佛教不相信有一個獨立和不變的實體。[127]

道成肉身(約一14)

肉身成道 [128]

死亡不可怕,只是暫別,代表與主同在(羅八38-39)

不生不滅和緣起緣滅。[129]

舊我的死亡是新約重要主題。人若學習遵行上帝的誡命,是一個有生命的人(羅六11)

克己終極目的是擺脫輪迴,追求涅槃成佛。

感激耶穌犧牲大愛,以愛還愛,在行為上討祂的喜悅,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腓三13-14)。在社群中作光作鹽,與神兒女身份相稱。

想徹底擺脫輪迴之苦,達到涅盤的極樂世界,便得滅絕一切欲望。

因信稱義得永生

應無所住生其心[130]

在世決志歸主,死後往樂園與主同在。不信主的往陰間。

臨終最後一念[131]決定人的往生,成為佛、菩薩、阿羅漢或六道凡夫。

信的人死後在樂園,不信的要往陰間受痛苦,等候主再來。

未投胎前的狀態稱中陰身,死後四十九天內必定投生,只有大善大惡者會於死後即時轉生。[132]當某人重新出生時,他跟剛才去世的人既非相同,也非不同。通達業的法則和達到証悟的人,可以選擇生生世世回到人間幫助別人。

主再來時,信徒被提,在新天新地沒有眼淚、憂愁、恐懼(啟廿一3-4) ,非信徒卻要接受大審判受刑罰(啟二十11-15)

三世因果的信念,眾生在六道中生死流轉。[133] 在輪回過程中,相續的存在,像堆成一落的骰子。每一個骰子都是分開的,卻支撐著它上面的骰子,在功能上是相連接的。在骰子之間並沒有實體,只有因緣作用。[134]

 

八、 結語

死亡讓我們體會到人生的限制,促使我們思考人生的問題。人如何看死亡也影響他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星雲大師曾與陳耀南博士對話結論中說:「基督徒的思考是直線的,總要找個源頭,科學家也是如此。佛教則是圓的,所以不講第一因」。[135] 星雲大師看穿了佛教與基督教思想方法上的懸殊。我認同思考方法影響信念的取向,而「信靠創造主」與「信靠自己」是信仰懸殊關鍵所在。佛陀不相信永恆不變的神,他的論說都環繞著靠人自己的努力。他是一位十分聰明精通各方知識的王子,決定要解決百姓生老病死的困苦,開始尋根之旅。正如舊約學者Clark所說,「人類想僭越進上帝的領域,墮落是代表人在神的世界中為自己立法的自我肯定。」佛陀尋找人生痛苦過程中,領悟並建立了影響佛教死亡觀的四聖諦、輪迴等教義,認定解決人生的苦需要靠人自己的努力,讓自己進入「空」的境界。人類是永恆不滅地存在於六道輪迴中,沒有永恆的神,卻有永恆不滅的人類。基督教信奉的是一位實實在在永恆不變又十分愛世人的神,人接受耶穌白白的救恩才免因罪滅亡(約三16) 。整本聖經告訴我們神十分愛世人,為人類預備了美麗的伊甸園,人類需要對上帝絕對的信靠順服,可惜人類想僭越進上帝的領域而墮落。自罪進入世界,完美的創造已被破壞,「苦」與「死」臨到了世界。上帝卻藉著耶穌的死使人類得以重生,破除了死亡的勢力,死亡對於基督徒不但不可怕,更是開心地享受是與主同在的時刻。佛陀的思想是沒有創造主,認定法輪常轉,無始無終,人真是樂於永無了期嗎?[136] 佛陀作出了「不生不滅、緣起緣滅及三世論」生死觀的假設,人需要努力「放下執著」與「四大皆空」。佛陀選擇了不講第一因,他的死亡觀沒有創造主的位置。

附錄圖一:「知病」與「知死」的兩斷階論

參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12

附錄圖二:臨終四階段示意圖

參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17

中文參考書目

大航法師:《死亡之面對與承擔──從佛法談臨終者之心理建設》〈臨終關懷.生死大事,專題系列演講專輯〉(新竹: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1998)

久保有政著,蔡澄振譯:《透視死後的世界》(台北:中國主日學協會,1997)

阮成國:《生死兩相安》(香港:匯美書社,2009)

李耀全:《心靈關懷》(香港:匯美,2011)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江大惠等著:《活在死亡前》(香港:突破,1997)

林綺雲、張菀珍等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陶德.伯爾普、琳恩.文森合著,程珮然譯:《真的有天堂》(新北市:保羅文化,2011)

陳耀南:《從自力到祂力》(香港:天地圖書,2006)

馮蔭坤:《帖撒羅尼迦前書》(香港:天道書樓,2004)

琳達貝雲頓等著,徐碧芳譯:《心纏身後—生命終結時的基要問題》(香港:桌越使團,1998)

梁美儀、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5)

梁國棟:《生離死別與牧養關懷》(香港:基督徒學會,2003)

梁燕城:《苦罪懸謎:從中西哲學探索「惡的問題」》(香港:天道,1983)

喬治.賴爾著,蔡昌雄譯:《臨終諮商的藝術》(台北:心靈工坊,2006)

植入艾力著,黃家燦譯:《上帝,還我孩子》(香港:文藝,2008)

廖炳堂主編:《醫治神學的反思—身心醫治及教會實踐》(香港:建道神學院,2011)

演慈法師:《人間佛法》(香港:知出版有限公司,2008)

羅林斯著,橄欖翻譯小組譯:《死:怎麼回事》(台北:橄欖,2006)

英文參考書目

Anderson, Ray S.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Anselm Grun著,鄭玉英譯《生命終點的盼望》—生命與死亡的個藝術(台北:南與北文化,2010)

David ClarkPeter Emmett合著。蘇妍姿譯:《怎麼辦?家人正面臨死亡》(台北:宇宙光,2001)

Don PiperCecil Murphey著。史迪文工作小組譯:《去過天堂90分鐘 》(台北:究竟出版社,2007)

Elizabeth Brayan著,廖月娟譯:《死亡教我的歌:一個癌症家族的故事》(台北:立緒,2009)

Elisabeth 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Irvin D. Yalom著。廖婉如譯:《凝視太陽:面對死亡恐懼》(台北:心靈工坊,2009)

Jeanne Safer著,謝靜雯譯:《死亡的益處》(台北:大塊文化,2010)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臺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Millard J. 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Nrobert Elias著。鄭義愷譯:《臨終者的孤寂》(台北:群學,2008)

Robin Sharma著。鄭煥昇、蜜蠍兒譯:《死時誰為你哭泣》(台北:李茲文化,2010)

Stan Goldberg著。張美惠譯:《我願意陪伴你:點亮生命的九堂課》(台北:張老師,2011)

期刊

大航法師:《死亡之面對與承擔──從佛法談臨終者之心理建設》〈臨終關懷.生死大事,專題系列演講專輯〉(新竹: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19986 )

古斌:〈生死再思:亡者的抹消,和諸靈的重現〉《慈聲雙月刊》(20109)

徐汶菁:〈略談莊子與基督徒的生死觀〉《神學論集》 (154 2007)

郭鴻標:〈死裏淘生〉《慈聲雙月刊 (20101)

鄧紹光:〈面對死亡,我們只有孤獨〉《慈聲雙月刊》(20105)

鐘美芳:〈台灣道教喪葬文化儀式與悲傷治療之探討〉《台灣心理諮商季刊》(2009 年,1 2 )

Bartholomew J. Collopy, SJ, “Theology and the Darkness of Death” , Theological Studies 39(1978)1, 22-54.

Eldon Woodcock. “Images of Hell in the Tours of Hell: Are They True?”, Criswell Theological Review 3(2005)1, 11-42.

Graham Keith.  “Patristic Views on Hell—Part I”, Evangelical Quarterly 71(1999)3, 217-232.

Graham Keith. “Patristic Views on Hell—Part II”, Evangelical Quarterly 71(1999)4, 291-310.

Loraine Boettner. The Intermediate State, in Baker’s Dictionary of Theology,ed. Everett F. Harrison. Grand Rapids: Baker, 1960.Nicolaos P. Vassiliades, “The Mystery of Death”, Greek Orthodox Theological Review 29(1984)3, 269-282.

Ray S. Anderson.  “Toward a Theology of Human Death”, Theology, Death &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37-63.

Tarald Rasmussen. “Hell Disarmed? The Function of Hell in Reformation Spirituality”, Numen: International Review for the History of Religion 56(2009)2/3, 366-384.

William C. Weinrich.  “God did not create Death: Athanasius on the Atonement”, Concordia Theological Quarterly 72(2008)4, 291-304.

互聯網參考資料

死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http://zh.wikipedia.org/zh-hk/%E6%AD%BB (2011114日下載)

〈西藏生死書 第六章 演化、業與輪回〉〈http://blog.yahoo.com/_JF6FNDQU3O6QGHFJW5UBFS22RE/articles/19713 (20081014日上載)

淨空法師談 - 人死後為何會做鬼〉〈http://www.youtube.com/watch?v=wQH98UdeATE&feature=related(201213日下載)

陳家敏:《從中國傳統文化對死亡的看法》

http://blog.yahoo.com/_ZZKCXZATFXQBGVPXMQY2VS73VA/articles/48491(20093月上載)

〈道教生死觀〉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405111316911

〈淨空法師-到極樂世界,不是去享福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lHEmiOCEgY&feature=related Jun 18, 2010上載〉。

〈淨空法師談 - 彌留時候的狀況及老人痴呆症〉〈http://www.youtube.com/watch?v=lqiTVsbnOj4&feature=related(2009310日上載〉。

 



[1] 死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http://zh.wikipedia.org/zh-hk/%E6%AD%BB (2011114日下載)

[2] 創卅五18拉結將近於死、靈魂要走的時候、就給他兒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

[3] Kubler-Ross是瑞士精神病學家,年近四十開始研究「死亡與瀕死」的議題。於一九五七年取得蘇黎世大學醫學博士學位,曾獲頒二十個名譽學位。宗教與精神健康學會會員及多間精神治療機構成員。她對死亡和臨終的見解,自成一家,開創「Elisabeth Kubler-Ross模式」。一九六五年開始訪談臨終病人,一九六九年出版On Death And Dying,此書是作者親訪醫生、護士和病人的真實紀錄。書中指出瀕死病人面對死亡時,會經歷否認與隔離、憤怒、討價還價、沮喪和接受五個階段。但作者在序言中提到「這本書不能算是瀕死者心理的完整研究,這只是一項紀錄。」這書只是歸納了數位病人的心路歷程,並非用嚴謹的科學研究方法。Elisabeth 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頁xxii

[4] E. Kubler-Ross, Growth: The Final Stage of Growth.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1975.p145.

[5] 她說:「一般人誤以死亡為一種威脅,其實死亡並不是威脅,而是一種挑戰。」梁美儀、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5) ,頁339-340

[6]「五階段論」是著於四十年前,理論已被推翻。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頁XXiii

[7] 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頁38

[8] 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頁47-49

[9] 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頁79

[10] Kubler-Ross著,王伍惠亞譯:《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頁113-114

[11] 余德慧是台灣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他早年從事臨床心理學,擔任心理學教授二十餘年,研究詮釋現象心理學、宗教與臨終照顧。近年他在花蓮慈濟醫院病房擔任義工,接觸臨終病人,親身體驗生死,本書是他融合近年在臨終照顧實務與研究所累積的學術理論。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12] 余德慧,台灣屏東人,一九五一年生,台灣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曾任台灣大學心理研究所副教授、張老師文化公司總顧問、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教授,也是心靈工坊文化公司諮詢顧問召集人。他擔任心理學教授二十餘年,之後因覺人的世界跟文化、經濟、生活等息息相關,在加州柏克萊大學開始埋首於心理、醫療人類學,同時也浸淫在詮釋現象心理學、宗教與臨終照顧等研究領域。一九九七年他開始在花蓮慈濟醫院的心蓮病房擔任義工,開始接觸臨終病人,親身體證生死,並在慈濟大學重新開設「生死學」課程,以海德格、齊克果的思想為經緯,二○○六年八月自東華大學退休,轉任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 本書即為他融合近年來在臨終照顧實務與研究所累積的學術理論。心靈工坊:〈http://www.psygarden.com.tw/writer/writer.php?func=author&authorid=164de59-f1c9ef6545-430c39be61c0387dbb73fd41ea39cd9(2011118日下載)

[13] 以陪伴十二位臨終病人的臨床研究。

[14] 任何接受研究的陪病者都由病房行政單位認可。在獲得陪病者同意後,與陪病者一同陪病、購物、吃飯或聊天,對必要的訪談予以錄音。協助陪病者將自己的感覺想法作現場描述。正式訪談則在病者離世、辦完喪事的一週以後的一個月內進行回溯訪談。提問生病歷程、陪病歷程、與病人的歷史關係、整個陪病過程(特別注意不同臨終階段的陪—病互動的差異)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83

[15] 超個人心理學的興起是在70年代的初期,這是馬斯洛和他的朋友們在他晚年所創立。超個人心理學意指超越了個人領域的心理學, 或者可以說它的探討超越了個人的意識。 它的定義是:跨越自我層面的心靈研究。超個人心理學」被稱為是心理學研究領域中繼行為主義學派 behaviorism)、心理分析學派(psychoanalysis)以及人文心理 學派(humanistic)之後的第四學派。超個人心理學與佛教有一個非常自然的密切關係,它在一開始的發展中,就參考了許多佛法。

[16]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60

[17]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11-112

[18] 鏡相反思涉及客化外在現實,並將之組織而形成有秩序性的組織或形式。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11

[19] 在陪伴過程以錄音或現場記錄的方式,記錄臨終病者的情況或對話,其中一位主要病人生連續陪伴六個月才離世。研究人員有時記錄其中一個階段,有時記錄一個大階段(兩個月後) 。全部有記錄病者共十二人。所獲資料有對話資料、現場記錄、現場描述等逐漸獲得幾個可觀察的階段。而在病者進入「主動臨終」(active dying) ,則無可觀察的資料,是採用兩個推定的方法:1) 透過主動臨終前的情況及所發生的情形,推定其性質為前一階段的邏輯相關聯性。2) 透過一個關鍵的背立/轉向,使他們得以推論IT的性質與背立/轉向之前的性質是相反的。因此只要確立背立/轉向的現象發生,那麼IT的性質就可以反差推出。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11

[20] 甚至自我人格解組。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59

[21]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18

[22] 余德慧認為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將臨終心理過程當作連續相繼的模式,認為病者只是一段一段的脫落(從社會性的不能接受死亡到接受、從否認到肯認、從陷落的焦慮轉為憂鬱等階段的發展) ,但沒指出臨終過程是從「在世」(Being-in-the-world) 的心智轉落到「存有的臨在」(existential presence) 的兩個截然相異的身心靈整體。尤其當臨終過程進到第二斷階,照顧者面臨病者失去和世界溝通的意向時,往往不知所措。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頁183-184

[23] 內轉機制:例如原本存在病者大腦裡最熟悉之人的影像會自動浮現,或曾受的傷害會不自主的表現出來。一生最深刻的經驗或最親密的經驗,可能會透過內心的轉向或內心的工作,而放大它的效果。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194-195

[24] 擬象轉換階段:病人看到我們看不到的東西,並待之如真實的擬象互動,彷彿進入魔幻現實的世界一般。當病人愈來愈進入擬象真實,病人世界的邏輯系統,也由原本的心智自我推理的邏輯系統轉變成「視覺邏輯系統」,也就是人理解事物的邏輯是用視覺、心象。用直覺視覺心象的方式理解事情。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195-196

[25]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236

[26] 病者在主動臨終時,他的意識為「完全內轉」(inward turning,簡稱IT) ,不再理會外在刺激,思維型態已不再是心智自我的情況。

[27] 在主動臨終之前,病人出現影像視覺的思維方式(imagery playing,簡稱IP) ,不再是概念思維

[28] 余氏認為宗教最基本形式的社會是現象學的社會,這社會是集體的精神體,他以慈濟功德會為例,她們那種良善的轉向與宗教的社會群體精神是十分密契。

[29]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19

[30]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29

[31] 外向性文化參與世界的建造,其中的「製造意識」或「自我作為」是必要的基礎。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38

[32] 當身體過好的時候,個體幽暗意識被壓抑,把自我放在社會場的公共空間裡。但身體退化連帶著社會場的退出,社會人與個體人合而為一,而出現一種比較不特化的性格。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38

[33] 在觀察臨終病者的身體衰敗情況,Singh(1998) 指出,當身體失能指標(Karnofsky Performance Status Scale,簡稱KPSS) 30%左右,身體與心智成為一體。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25

[34]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19

[35] 余氏等發現所謂的「因人而異」可能與活著的時間感有關。余氏把身體仍健康,依舊以世界為活著的基礎時的時間感受,稱為「線性時間」,即以「過去—現在—將來」的順序為軸線,過去是已過去的記憶,未來是往前的期待,現在是眼前的活動。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40

[36] 即以「過去—現在—將來」的順序為軸線,過去是已過去的記憶,未來是往前的期待,現在是眼前的活動。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41

[37] 「迴旋時間」是以當下為中心軸,過去是以「曾在」返歸當下,將來以死亡的到來貼緊當下而構成「在場」(presencng)

[38] 余德慧:《臨終心理與陪伴研究》(台北:心靈工坊,2006) 341-342

[39] 佛教誕生於元前六世紀的古印度,創始人是迦比羅衛國的太子悉達多.喬達摩。因一次出遊見到人類的生、老、病、死的狀態,感到生命的無常和人世間的痛苦,遂而出宮修行,立誓拯救眾生脫離苦海。六年後,他覺悟而自稱為「佛」,意譯為覺悟的人,所建立的宗教因而被稱為「佛教」,又因他是釋迦族人,所以人們尊稱他為釋迦牟尼,釋迦族的聖者之意。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6

[40] 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32-39

[41] 諦是古印度梵文的音譯,四聖諦就是聖人所知之絕對正確的四條真理之意。超個人心理學家塔爾特說:「佛陀所說的四聖諦的心理學觀點可以把它放在最後做為我們深思的一個對象。那就是,輪迴與無明的生命充滿不可避免的痛苦或無法滿足的事物。其實大部份這些痛苦是不必要的,它們是因為我們忽略了我們超個人特性,從我們的貪慾、我們的懼怕與厭惡當中所產生。如果人們有堅定的意志,就能去除這些喧囂不休的無明與輪迴,同樣的如果人們能夠往自己的真實本性看去,並且以慈悲、尊敬、愛與忍辱與其他人相配合,那麼我們就能大大的減少這些不必要的痛苦,進而朝向一個更有覺性的生命。」石連柱:《網路專訪超個人心理學泰斗查理士.塔爾特博士》(金色蓮花:佛學月刊,民國8610),頁32-42

[42] 苦諦是指現實世界中充滿了痛苦。

[43] 集諦是指造成痛苦的原因是渴愛,有了渴愛就會有種種欲望,但現實是欲望不可能全部得到滿足,因此痛苦就會產生。

[44] 滅諦是指認識到要消除渴愛所帶來痛苦和煩惱。消滅了渴愛所帶來的痛苦之後,人就會擺脫輪迴生死,達到一種稱為涅槃的境界。在這種境界之中,人會得到永恆的幸福。

[45] 道諦是指滅諦的具體化,也就是消滅痛苦的具體方法。這些具體方法共有八種,即所謂「八正道」。包括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46] 所謂苦,是指一切逼迫身心的煩惱。只有明白人生是苦,才能進一步追尋受苦的原因以及如何才能解脫苦的方法。人生總結有八苦,就是生、老、病、死、怨憎、愛別離、求不得、及五陰盛苦。

[47] 根據佛教的解釋,最終極的創造元是意識。意識有不同的層面。我們稱為最內部的微細意識總是在那兒。那個意識的連系作用幾乎是永恆不變的,就像宇宙粒子。在物質的領域里,那是宇宙粒子,在意識的領域里,那是「明光」(Clear Light )……「明光」,以其特殊的能量,能夠和意識連接。業是主宰宇宙的因果律。〈西藏生死書 第六章 演化、業與輪回〉〈http://blog.yahoo.com/_JF6FNDQU3O6QGHFJW5UBFS22RE/articles/19713(201213日下載)

[48] 佛教雖然是無神論,但實際又存在著許多的護法神,其中最常見的四大天王,就是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及北方多聞天王,在每一個寺院均有其塑像。四大天王來自六道之一,是天道中的第一重天。這裡的神不是創造者,而只是一個被創造者。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75

[49]「緣」指事物存在的原因或條件,「緣起」是依條件而產生之意。但這種原因或條件不是指事物存在的根本因,而是指世上所有事物都處在一種相互依存的關係之中,世界就是在這種關係中依一定的條件而生滅變化的。

[50] 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34-35

[51] 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38-39

[52] 六道是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和地獄道。前三道稱為三樂趣,後三道稱為三惡趣。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76

[53] 又稱解脫。涅槃一詞的本義是熄滅,擺脫輪迴、熄滅所有的痛苦和煩惱之後所達到的一種境界。要使人最終擺脫痛苦和煩惱就必須熄滅人的欲望或貪欲。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80

[54] 蘊是梵文的音譯,積聚或和合之意。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36

[55] 色蘊是指一切有形態、有實體的物質量聚合,包括地、水、火、風等四大物質因素;受蘊是指感官接觸外物所生之感受或情感等;想蘊是透過接受外界事物而產生的感覺進行分析而得到的知覺和表象;行蘊是透過對外界事物的認識而產生的行動意識;識蘊是指人的意識作用

[56] 無常與無我與佛教一方面認為世界是有輪迴與涅槃,但生死輪迴卻是需要一個其他信念產生矛盾,不滅的精神本體作輪迴的主體。這問題曾引起之後許多佛教論師的關注,後來各派別都承認「無我」存在一個不滅的精神主體。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38

[57] 田燈燃編著:《圖解佛教》(台北:華威國際,2009) ,頁88-92

[58] 成佛是目的,修行是途徑。透過自己的努力擺脫痛苦,獲得圓滿幸福,即我命由我不由天。

[59] 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頁182-198

[60] 釋慧開是美國費城天普大學宗教研究所哲學博士。曾任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現任南華大學副校長、南華大學生死學系教授、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理事、台灣生命教育學會常務理事。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頁182-198

[61] 古西臘數學家的Pythagora是輪迴的提倡與擁護者,Plato也承襲此思想。就是基督教也有輪迴的思想。甚至認為基督教在《舊約》與《新約》也有輪迴的記載,並且早期教會神父也接受輪迴的概念,不少聖徒相信有前世與來生。就是基督教也有記載,但這有關輪迴的文獻早已被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大帝所刪除,後被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Second Council of Constantinople) 判為異端而禁絕。一位最具有影響力的教會神父,名叫歐里根(Origen ),相信「靈魂在人出生之前就已存在」,在第三世紀時他這麼寫道:「每個靈魂來到這個世界,因其前世的勝利而加強,也因其前世的失敗而削弱。」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頁183

[62] 釋懷開引用Brian Weiss的《前世今生(Many Lives, Many Masters)》一書引證輪迴之說。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頁183

[63] 佛陀將宇宙與眾生視為一個整體。

[64] 淨空法師則指出世間有三種人是不生病的,就是有福報的人、有定功的人和有智慧的人。「慧」不是世間智慧,佛家講的是明心見性、大徹大悟。這三種人能夠把生病的因素止住。那些明­心見性的人更不得了,能把所有疾病的因素,像現在化學一樣,把它化解變成智慧,變成功德,所以他們是不生病的。You tube :淨空法師談-世間有三種人不生病〈http://www.youtube.com/watch?v=xgBg9jS56pw&feature=related(20111225日下去載)

[65] 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頁190

[66] 雖然生命是不生不滅,但卻因眾生的「我執」與「法執」及無明煩惱之雜染而流轉世間,經歷不同時空因緣條件,不斷提升而成佛成祖,也可一時不慎而墮落惡道。

[67] 「不生」是有情生命並非被造物主所創造;「不滅」是眾生的「佛性」無法被任何力量滅除。因此生命是無始無終、無窮無盡的。

[68] 「分段生死」指身處生死大海的凡夫在六道中的輾轉輪迴,生死交替;「變異生死」指超越生死的聖者,修證階位的轉換與悟境的層次。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頁188

[69] 死亡只是芸芸眾生死生過渡之際的表相與幻覺是眾生的無限生命在跨越時空之際所經歷的一種轉換狀態。釋慧開:〈佛教的生死觀與喪葬禮俗〉《臨終與生死關懷》(台北:華都文化,2010) ,頁186

[70] 人生有五福,即壽、富、康寧、攸好聽、和考終命。考終命就是善終。

[71] 淨空法師談臨終瑞相、中陰身:http://www.youtube.com/watch?v=OEAmbUh4BQE&feature=related(2009311日上載)

[72] 為往生死者洗身體時,發現念佛往生的人絕大多數的軀體都柔軟,這是好相。病者走得很自在,沒有恐怖,他的軀體會是柔軟。若是驚慌恐怖的軀體會是僵硬的。那些不信佛的,若有人在這個時候提醒他並幫助他帶著他念佛,一生即使曾造下很重的罪業都不怕,都能往生,就是所謂帶業往生。最怕就是在這個時候沒人幫助病者,並有人攪和他,此時若親屬又哭又鬧那­是大障礙。佛教特別重視臨終關懷,尤其是對臨終者的助念,佛教主張對臨終者的意念,做清淨的轉化──助念,則有助於啟發佛性、覺悟成佛。因此在臨終關懷上,給予助念,以導向「善」。佛教臨終助念的功能,是必然設想著如何增長臨終者的善念上,因為善念是決定其是否能安祥命終,以及來生之好壞。蓋佛教主張,主導一個人來世生命的好壞,是前世的業力,故透過適當的方法,對臨終者的意念,做清淨的轉化,則此一臨終關懷的工作,不僅有助於臨終者得以安祥捨世,甚至改變了他的未來。大航法師:《死亡之面對與承擔──從佛法談臨終者之心理建設》〈臨終關懷.生死大事,專題系列演講專輯〉(新竹: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19986 ),頁3-4

[73] 淨空法師談 - 人死後為何會做鬼〉〈http://www.youtube.com/watch?v=wQH98UdeATE&feature=related(201213日下載)

[74] 人一生所造的業很多,佛陀曾在經上說,「我們­業因無量,強者先牽,力量強的業因它先受報」。如果人在臨終時想到家親眷屬恩愛難捨,他就到鬼道去,貪心重。如果想到冤家對頭還沒­有報復,那就到地獄去,瞋恚心重。迷惑顛倒,糊裡糊塗走了,到畜生道去是最多的、最普遍的,所以這個時候是關鍵的時候。佛教主張人死後八小時不移動其身體,因會影響他投生往生善道。但若為損贈器官是大乘菩薩的發心,是應本著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受益。

〈淨空法師談 - 臨終最後一念,決定那人往生去哪一道〉〈http://www.youtube.com/watch?v=MLQ7WboMd3I&feature=related Mar 10, 2009上載〉。

[75] 《地藏經》告訴我們,此刻他完全要依靠別人­幫助。老人痴呆症的人神識惛昧,不辯善惡,乃至眼耳,更無見聞,還可能在這種狀況裡面十年、八年。他有一口氣在,還會呼吸,但人事不醒,甚至家中最疼愛的人都不認識,每天二十四­小時都處在昏迷狀態。

〈淨空法師談 - 彌留時候的狀況及老人痴呆症〉〈http://www.youtube.com/watch?v=lqiTVsbnOj4&feature=related(2009310日上載〉。

[76] 若能放下妄想、執著、分別,這就是「」了。若妄想不能放下,能放下分別、執著,就是「菩薩」。若分別也放不下,只能放下執著,那就是「阿羅漢」。三個也放不下,是「六道凡夫」。佛、菩薩、阿羅漢是佛法的三個學位,就像大學一樣,博士、碩士、學士,凡夫跟佛是一念之差。宇宙間只有一個和諧,如果不順著自然而想改造自然,和諧便破壞。災難都是因違規了自然,一切皆從意念而生,意念是我們的思想波,就像光波電磁波一樣,但光波電磁波力度小,光波一秒鐘能達到三十萬公里。但我們的思想波一個念頭起,就是整個宇宙都能達到。〈淨空法師-到極樂世界,不是去享福的!http://www.youtube.com/watch?v=tlHEmiOCEgY&feature=related(Jun 18, 2010上載)

[77] 舊約學者Clark指出人類想僭越進上帝的領域,墮落是代表人在神的世界中為自己立法的自我肯定。黃儀章:《舊約神學—從創造到新創造》(香港:天道,2003) ,頁84

[78] 傳十二7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神」。

雅二26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

[79] 創二17「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會死」。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臺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頁223-224

[80] 羅六23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 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81] 性質異於肉體之死,並且會永遠延續下去,永遠與神隔絕及接受審判(啟二十11-15)

[82] 除了以諾與以利亞,其他人都要經歷死亡,

[83] 豐足,長壽、平安、及子嗣綿延,這都是舊約的祝福內容 (伯四十二12-17) 阮成國:《生死兩相安》(香港:匯美書社,2009) ,頁37

[84] 人被造時的正常狀態是以上帝為他的主,人若不以上帝為主,其生命已是在死亡的狀態中(申三十15-16)

[85] 「陰間」一詞在舊約出現65次。

[86]「我必悲哀著下陰間到我兒子那裡」(創卅七35)

[87] 這些人死、若與世人無異、或是他們所遭的、與世人相同、就不是耶和華打發我來的。

倘若耶和華創作一件新事、使地開口、把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吞下去、叫他們活活的墜落陰間(民十六29-30)

[88] 惡人、就是忘記 神的外邦人、都必歸到陰間(詩九17)

[89]我被丟在死人中、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裡.他們是你不再記念的、與你隔絕了(詩八十八5)

豈能在墳墓裡述說你的慈愛麼.豈能在滅亡中述說你的信實麼(詩八十八11)

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詩六5)

[90] 新約的死亡觀:死亡是罪的結果、軀體與靈魂分離、人死後有永恆生命、死去的信徒與主在樂園、不信的人永遠與主分離、死人將復活並在耶穌再臨接受審判。根據啟示錄廿一4的大應許,死亡不再存在,在啟示錄的圖像世界中,「死亡和陰間」將被掉入燒著硫磺的火湖中(啟十九20;廿14) ,死亡將被改變成永恆不死的生命,不再折磨我們令我們害怕。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廿一4) 不信耶穌的人將有第二次的死(啟二十14) ,第二次的死並不是指進入無意識狀態,而是代表人與上帝永遠地分離。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香港:道風書社,2002) ,頁108-110

[91] 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香港:道風書社,2002) ,頁105

[92] 趙克暉醫生是香港浸信會醫院前院長,曾任加拿大西安省大學病理系助理教授及香港大學病理系高級講師。〈從病理學與神學看疾病與死亡〉課程,課堂授課資料,香港:建道神學院,2011113日。

[93] 郭鴻標:〈從病理學與神學看疾病與死亡〉課程,課堂授課資料(香港:建道神學院)2011113日。

[94] 舊約的靈乃代表生命,而新約的靈與魂有時不一樣,中文的翻譯有時翻作靈或魂。聖經作者主要論述的是一個有靈的活人,人是萬物之靈,是可以與神溝通的,人是生命的整體。

[95]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臺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頁220-221

[96]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臺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頁222

[97] 鴻標:〈從基督教不同神學的死亡觀〉《慈聲雙月刊》(20101)

[98] 鴻標:〈從基督教不同神學的死亡觀〉《慈聲雙月刊》(20101)

[99] 鴻標:〈從基督教不同神學的死亡觀〉《慈聲雙月刊》(20101)

[100] 撒下十四14「我們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潑在地上,不能收回。」

[101] 伯五26「你必壽高年邁纔歸墳墓,好像禾捆到時收藏。」

詩篇一百零四29「上帝賜人生命氣息,當祂收回的時候,受造物就變成虛無」。

[102] Ray S. Anderson, “Toward a Theology of Human Death”, Theology, Death &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37-63.

[103]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臺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頁222

[104] 當身體開始分解時,非物質的靈魂將以一個有意識、有位格的方式繼續存在。基督第二次再來時,將會有一個更新或改變過的身體復活,與靈魂再次聯合。Millard J. 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491

[105] 聖經對居間狀態的教義經文較少,其中學者提出了兩種原因:(1) 初期教會的信徒盼望耶穌從離開到再來之間為期很短,因而人死亡到復活之間的時間也會很短;(2) 不論其間多長,居間狀態都不過是暫時的,因此,並不使早期信徒像對最終狀態的天堂與起獄一樣加以關切。Loraine Boettner, The Intermediate State, in Baker’s Dictionary of Theology,ed. Everett F. Harrison. Grand Rapids: Baker, 1960. P291.

[106] 在十六世紀,許多重洗派和蘇西尼派(Socinians) 信徒接受這觀點。

[107] 約十一11耶穌提到拉撒路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

[108] 司提反的死亡被描寫為睡了。

[109] 徒十三36保羅指出「大衛在世的時候、遵行了 神的旨意、就睡了」。

[110] 帖前四13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

[111] Millard J. 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頁494

[112] 鮑維均博士指出主耶穌在財主與拉撒路的比喻中,主要不是教導居間狀態的性質,但也不可能是祂在這事上會誤導我們。這比喻提及人死後的事,似乎表示人死後在地獄中與那些在「亞伯拉罕的懷裡」(十六22) 的人交談。耶穌也強調在財主與拉撒路中間有「深淵限定」(十六26) 。這比喻並不是要詳細交代人死後的情景,但我們不能否定路加中的耶穌對「居間狀態」的肯定。鮑維均,《路加福音卷下》(香港:天道,2009) ,頁164-165

[113] 耶穌向十架上的強盜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

[114] Millard J. Erickson認為把「睡眠」單單理解為斷氣的婉轉說法,似乎更為合宜。耶穌談到拉撒路時,所用睡眠的異象以及隨後的解釋(14) 支持這樣的解釋。Millard J. 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495

[115] 睡是原文κοιμαομαι的字面意義,但睡也用作「死」的諱稱(1415;太廿七52;徒七60) 。稱為睡是古代常見的做法(創四十七30;申卅一16;王二10) ,這字本身沒有從睡中醒過來(復活) 之意。馮蔭坤博士指出新約從有沒用「靈魂」作「睡」字主詞。林後五8和腓一23的經文中,保羅預期他離世與主同在時,能完全保持知覺,而不是暫時失去知覺直到身體復活。馮蔭坤:《帖撒羅尼迦前書》(香港:天道書樓,2004) ,頁144-145

[116] 保羅的晚期的書信也沒有提及基督徒的復活,而是他們的顯現(西三4) Millard J. 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500-501

[117] Reimodo A. Mude博士是臨死體驗研究的先驅,著有《昏迷所見死後的世界》。他是Bajnia大學醫院的精神科醫師,是醫學博士,也是哲學博士。

[118] 即在醫學上被証實已死又重活過來的人。佛教經典中也有類似的瀕死經驗,但這認為是一種體外脫離臨終幻境現象,臨終者神識愈不清時,便容易產生。

[119] 其他專家有美國心臟學專家Maikuru B. SeibomuKonechikatsuto大學教授Kenesu Ringgu、華盛頓大學小兒科副教授Meru MosuAmerican Herusu雜誌主編Poru Peri博士等研究有九項共同要素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具有全部體驗,1) 自己已聽到死亡之宣告;2) 安祥滿足之感;3) 脫離肉體;4) 進入黑暗隧道;5) 看到新世界;6) 與死者相遇;7) 遇到光明生命體;8) 回顧生前;9) 站在生死交界:決定何去何從其中的已聽到死亡宣告、死亡後立刻感到肉體的痛苦消失、有安祥與滿足感、脫離肉體後有某種力量將自己吸到黑暗隧道、從隧道出來後看到另一遍地美麗金色的新世界、那裡的人有光並充滿那片大地、遇見已過世的親人朋友等共同經歷。

久保有政著,蔡澄振譯。《透視死後的世界》。台北:中國主日學協會,1997。頁66-96

[120] Millard J. 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502-503

[121] 陰間就是在死亡和復活之間接收不義之人的地方,地獄是大審判時所指定的一個永刑的地方。有一些死了的義人沒有下到陰間(太十六18-19;徒二31) 義人被接到樂園去(路十19-31;二十三43)

[122]〈西藏生死書 第六章 演化、業與輪回〉〈http://blog.yahoo.com/_JF6FNDQU3O6QGHFJW5UBFS22RE/articles/19713(20081014日上載)

[123] 天神、鬼神都是在六道中輪迴的眾生。認為佛是覺悟宇宙真理、超越生死的聖者,神則是受生死輪迴繫縛的六道眾生之一。演慈法師:《人間佛法》(香港:知出版有限公司,2008) ,頁112-113

[124]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頁219-220

[125] 每件事都有特定的後果,二者之關有著不可改變的關連,甚至連死也不能。

[126] 患上癌症等頑疾是與過去的業因有關。死亡只是芸芸眾生死生過渡之際的表相與幻覺,是眾生的無限生命在跨越時空之際所經歷的一種轉換狀態,從當世的角度是一期生命的終結,從來世的角度是過渡到下一期生命的開始。

[127] 譬如說靈魂或自我,它可以在肉體死後還存在。相信讓生命和生命之間相連系的,並不是一個實體,而是最微細層面的意識。

[128] 陳耀南:《從自力到祂力》(香港:天地圖書,2006) ,頁79

[129] 佛教不鼓勵對故人的逝去堅執不捨,認為將影響亡者的心念與投生的去向,存亡皆不利,對一切因緣際遇,應學習放下。演慈法師:《人間佛法》(香港:知出版有限公司,2008) ,頁109

[130] 陳耀南:《從自力到祂力》(香港:天地圖書,2006) ,頁79

[131] 平生所做善惡業,雖可決定來生的果報,但臨終時之善惡念,卻是有扭轉乾坤的功能。因此,對臨終者的意念,企圖導以「已生惡令斷,未生惡令不生;已生善令增長,未生善令生」,若能發揮這樣作用,則使臨終者平生為惡,亦能因臨終的一念善念,來生得好果報,再藉來生的好果報修行,懺悔消除前生所造惡業。所以,臨終助念稱佛名號以增長臨終者的善念,發菩提心以佛菩提為歸依。如給臨終者助念稱佛名號以增長善念,啟發佛性──覺悟成佛;「成佛」就臨終者之意向而言,乃是以「佛土」為皈依。臨終助念──稱佛名號,使臨終者能「心不散亂,正見心生,如入禪定,尋即命終,心不退墮地獄傍生餓鬼之苦」之臨終善境,可謂之佛性對臨終者的宗教心理輔導。http://www.hfu.edu.tw/~lbc/BC/3RD/BC0319.HTM

[132] 若亡者的直系親人能為其持素四十九天能令亡者得到投生善道的大助力。演慈法師:《人間佛法》(香港:知出版有限公司,2008) ,頁121144

[133] 人這一生所作的業和臨終最後一念決定往生到六道那一道或成佛、菩薩、阿羅漢。

[134] 西藏生死書 第六章 演化、業與輪回http://blog.yahoo.com/_JF6FNDQU3O6QGHFJW5UBFS22RE/articles/19713

[135] 陳耀南:《從自力到祂力》(香港:天地圖書,2006) ,頁75

[136]「只有創造生命的上帝,純真、至善、完美、全能、獨一、自有永有的神是永遠的元首,沒有人配為老大,真正的老大不是四大五蘊、七情六慾的任何人,而是「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四6) 陳耀南:《從自力到祂力》(香港:天地圖書,2006) ,頁77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