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生死學 吳常健: 神有否創造一個不死的人?
吳常健: 神有否創造一個不死的人?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1:08

神有否創造一個不死的人?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吳常健

一、引言

究竟神有沒創造一個不死的人?一個複雜又不容易回答的議題。對此議題,學者沒有達成一致的看法。一個相當普遍的看法,認為人在未犯罪前,是不會死的。換言之,這種觀點認為人原本應該是永活的。[1] 有學者用以諾為例證(創五21-24)。究竟創世記的作者凸顯以諾不必經過死亡要帶出什麼信息?[2]

罪從一人進入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羅五12),人會死因為犯罪帶來的結果,死涉及人那部分?人的本質是什麼?可否視死為神對人一個刑罰?[3] 若神造人原初的心意是要人不死,這種觀點會帶來如何嚴重後果?當我們坦然面對死亡又如何影響今天的我們呢?本文要指出探討這課題是重要的,正如奧托指出一個離群索居的人的『自然』不死性的學說,這與上帝所啟示的內容彼此矛盾。[4]

本文將探討範圍集中於神創造的人是否死與不死關係課題上,並檢視聖經和近年的學者對這種觀點與神學關係的討論,同時也嘗試從基督教神學角度理解人死與不死的關係。

二、人的死與不死

聖經清晰指出生命和身體的不朽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5] 聖經也指出人因耶穌基督的福音才得以除掉死亡,福音把生命和不朽彰顯出來(提後一10)。究竟從舊約及新約如何看人的死與不死呢?

·1舊約的角度

根據創世記三章(特別是創二17),人的死亡看似直接與他的墮落扯上關係,人之所以會死,是墮落犯罪後的結果。因此不少解經家以此推論人在犯罪墮落前應該是不死的。[6] 但這觀點是否合理呢?似乎這觀點將人的身體(physical body)等同於生命(life)的死亡?[7] 舊約認為死亡應是人生的自然終止。古代以色列人均以命長壽足、兒孫滿堂,最後能在子孫環繞下壽終正寢為至福。[8] 換言之早逝是當時的以色列民為人生大忌。[9] 舊約有不少不甘早逝的例子,如當約伯發現自己可能會早逝時,他要為其品行辯白(伯十九2526)。

究竟死亡對人是否是一個咒詛或刑罰?死被視為是上帝對人的咒詛或刑罰是不難理解,因為舊約聖經指出死人將要到的地下(sheol創四十二38;箴十五24;結二十六20),一個被遺忘之地(詩八十八12),一個不記念神,也不頌揚神(詩六5,三十9,一一五17),也不為神所顧念(詩八十八511;賽三十八18)。既是死者與神永遠隔離,置身於神在歷史中的活動之外。[10] 但即使死亡確實對人造成威逼,它將人與自己、與他所屬群體、與上帝隔離。[11] 這又說明什麼呢?難道死就理所當然被視為是一個咒詛或刑罰?

因此Alexander進一步提問到底人會死是因他不順服上帝帶來的結果?抑或死其實純粹只是人必然又自然會發生的事呢?[12] 當我們再次回到伊甸園的事件(創二4-24),基本上以往學者對人的死之觀點,可歸納主要兩方面:一、人對上帝傲慢態度的結果;二、一個創造性神話,既人生命的自然終止死亡是必然的[13]

第一種觀點基於上帝對亞當夏娃犯罪前的警告(創二17;三3-4)。至於第二種觀點背後的假設:人是個整體,身體的死必定殃及靈魂。[14] 到底身體和靈魂關係為何?Bartholomew認為死亡只能威脅到身體,而不是靈魂。[15] Traver指出上帝是創造人身體和靈魂兩為一的創造者。上帝可以藉物質的世界向人來表達屬靈的事物,反之亦然[16] 從神學角度,生命的終止可理解為肉體的死亡或靈性的死亡,人與神的關係被破壞(羅五121718;林前十五22)。[17] 筆者認為身體與靈魂的本質是截然不同,但卻彼此互動。人的死分為身體和靈性的死亡(詳細討論見於本文第三部分:從伊甸園看人的死與不死)。

到底死亡指什麼?關係?抑或一件人生理的自然現象?Burns正確指出人之所以會死正是上帝創造人精心設計的一部分。[18] Munday從人體構造角度指出人體有神經系統physical sensitivity)和免疫系統保護著人能夠繼續生存在一個佈滿細菌和病菌的大環境裡。他指出人體佈滿著一個複雜又敏感的神經系統。Munday提醒這整個神經系統幫助和維持人生存的能力是有其限制和有效期的[19] Anderson留意到以色列民沒有積極尋找死亡的解釋。反之以色列民非常重視生命,認為生命是人與上帝彼此之間關係的最佳表達。[20] 簡言之,筆者認同人會死是上帝創造人精心設計的一部分

·2新約的角度

究竟新約如何看死亡和人的不朽?新約看死亡不僅是身體生命的終止,也包括靈性方面的死亡。Harris指出身體的死亡象徵生理上完全無法操作(羅六23;來九27;撒下十四14)。而靈性方面的死亡則表示人與上帝關係破裂,並與神敵對(太八22;約五24-25;羅六23;雅五20;猶12)。[21] 新約用三個希臘文來指向身體不朽的概念:一、朽壞athanasiadeathlessness,林前十五53-54);二、朽壞aphtharsiaincorruptibility,羅二7);三、朽壞aphthartosincorruptible,羅一23)。這些字彙從沒與靈魂扯上關係,相反都是保羅用來形容目前人身體對比將來的狀況[22] 既是人的身體是會朽壞的。

若人有第一次死?是否也意味著將有第二次死?第二次死的『死因』,是否就是因為上帝的審批呢?Chafer指出人本質上是由物質和非物質構成,當神造人而將神的氣吹進人的鼻孔裡時,就給了人永恆性 [23] 在馬太福音二十五46,耶穌用相同的形容詞aionios,來區別「永生」和「永死」兩種不同的命運。[24] 但本文必須聲明人的是相對性的永恆,不是如上帝的永恆性。聖經斷言只有神在本質上是不死的(提前六16;比較申三十二40;羅一23;提前一17)。至於人身體的不朽,保羅指出是附帶條件,即只有在基督裡才能得著。[25]

若人有第二次的死,是否也意味著人也有第二次的生命?聖經應許上帝把不死的生命賜給義人,是指當人經過第一次死之後。Rowell指出基督徒也會經歷死亡,但基督徒之死和非基督徒之死的區別在於信徒因著信得知永不朽的身體。[26] 這又正如保羅說信徒並不是「死」,而只是「睡著了」(林前十五6182051;帖前四13-15)。他也指出神把不死的生命賜給義人(羅二6-7;林前十五23-56)。值得留意Rowell指出非信徒則永遠的滅亡(annihilation)。[27] 聖經是否支持消滅論 Annihilation)呢?既是靈魂不復存在[28] 奧特指出人的靈魂在本性上是不死的。[29] 我們也主張靈魂不滅性靈魂是永存的

換句話說,人的死可分為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死。筆者認為自罪惡進入世界之後,人與神的生命已隔絕(羅五121718;林前十五22),死亡也隨之進到人間,所有人都必定經過第一次的死亡(羅六23;來九27)。至於第二次的死即表示人與上帝永遠隔絕(啟二11;二十6, 14-15;二十一8)。[30] Woychuk更指出基督徒已從死亡的權勢下被救出(雅五20;約壹三14)。第二次的死對篤信基督的人是毫無權力的(啟二11,二十6),他們將與神生活在一起。[31]

因此本文認為罪帶來身體的死亡而靈魂是永存的,差別只在於永存與神同在,或永存地與神隔絕。某個意義而言,兩者都是『永生』,只是聖經了用 『永生』來指人永遠與神同在,而用 『滅亡』 指永遠與神隔絕罷了。

綜合以上從舊約新約角度探討對原初上帝造人的死與不死的課題加上以往和目前學者的討論成果,雖然本文仍然未能全面涵蓋討論此課題,但暫時認為人在犯罪墮落之前,身體原本就是要死。筆者認為上帝根本沒有造一個在生理上不會死的人,人無論在墮落之前或之後,人都要死的,人原先就不是不朽的活物。

三、從伊甸園看人的死與不死

·1 人吃的日子必死?

創世記二4至三24解釋人類的罪與死的起源氣吹入而成就了有靈的活人(二7)。這段經文也講到神如何設立伊甸園,並委任亞當種植和管理(二8-15),並吩咐他可隨意摘取園中任何樹上的果子為食,但警告他只有一棵樹上的果子絕不可食。神在這最後一事上切切叮囑說:「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二1617但這警告套在以諾的命運又如何解釋?究竟創世記的作者凸顯以諾不必經過死亡要帶出什麼信息(創五21-24)?

Cole認為上帝藉著以諾這一個偉大的人物之生平凸顯犯罪後的是必定死。[32] 原因?鄺炳釗詳細列出以諾三方面的特點:「以諾」最大的特點就是「與上帝同行」(創五22[33] 二、若將這種記載方式對比其他人物的格式相同,明顯是加插了以諾「與上帝同行」這句話。這句話的重點乃是以諾和上帝緊密的關係,以諾和上帝的關係是恆常、堅持的、緊密的。三、「上帝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創五24)。

換句話說,以諾並不像普通人死去。鄺炳釗繼續指出這節經文有幾方面需要留意,包括:[34] 一、「取去」(創五24)和「以後必接我到榮耀裏」(詩七十三24)的「接」原文是同一個字,以諾被上帝接回天家,永遠和上帝在一起,永恆地相交。上帝接以諾到祂自己那裏去。「取去」和第四章十一節的「接受」原文是同一個字;「地開了口」接走了亞伯的血,這裡上帝同樣打開天門,把以諾接了上去。二、「他就不在世了」指以諾忽然失,不知去了那裏(創卅七30,四十二13;耶卅一15;結廿八19)。「他就不在世了」直譯「他就不是了」(and he is not),極大可能指以諾「不是死去」。值得留意,這句話也可作「他並不是這樣」,乃指「他並不是像其他人一般死去」。

從以上經文簡略分析以諾的特別一生,在人類的歷史中,只有以諾和以利亞被上帝接走不必經過死亡Cole和鄺炳釗都指出以諾特殊的一生讓讀者效法他與神同行。[35] 但以諾特殊的一生仍然未能闡明原初上帝造亞當夏娃時是屬於不死的人。所以筆者認為將創世記二17和三22作個對比:耶和華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就永遠活著。當我們將這兩節經文作個對比來看上帝原初造人會死與否時,似乎上帝賜給人的身體極大可能介於永存或永死之間,關鍵在乎與人對上帝的回應。[36] 正如M.J.Harris指出上帝創造的人是為(for immortality)不朽,卻不是帶(with immortality)不朽。[37]

所以本文要指出當初上帝造亞當夏娃時是準備要考驗他們的,那時他們都處在中間狀態。既是亞當夏娃處在一個既非不死亦非會死的狀況。但事實告訴人類:亞當夏娃選擇了罪,結果就引進肉身的死。筆者認為若退一步假設去思想亞當和夏娃都沒有犯罪,按上帝的吩咐:生養眾多,遍滿地面(創一28),他們又以不朽的身體繼續生存下來,又將變成一個怎樣的局面呢?

·2上帝不要人永遠活著?

上帝是否不要人永遠活著?當上帝警告人吃分別善惡樹上果子的日子就必定死(創二17)。另一邊廂 ,當人犯罪後,上帝最關心似乎是人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就永遠活著。於是耶和華便把人趕出伊甸園,又在東邊安設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三22-24

生命樹與人有何關係?人似乎需要依賴生命樹的果子才能不朽呢?Munday指出上帝將人趕出伊甸園的理由之一,就是不要犯罪後的人有機會再吃園中生命樹上的果子,恐怕他永遠活著(創三22)。[38] 但也有學者如Tennant不認同生命樹的功能性,他們認為生命樹只是個比喻,它象徵着上帝給人的應許之一。[39] 筆者認為亞當能維持不朽的身體全依靠吃伊甸園中的生命樹上的果子。

值得留意是原本出現在伊甸園的生命樹(創二17),到了最後再次出現在啟示錄二7,基督應許那些凡遵行祂吩咐又得勝的教會,祂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們。然後生命樹又再次出現在流著生命水的河的兩邊(啟二十二2),[40] 基督頒布那些洗潔自己衣服的有福了,他們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啟二十二14)。約翰更進一步警告,若任何人刪去或加添啟示錄上他所記載的任何一點,將必遭到上帝從這書上所記載的生命樹和聖城中,刪去他的分(啟二十二19)!

因此這些經文都指出生命樹好比人生命的泉源(箴十11;十三14;十四27)。因此上帝是否不要人永遠活著?答案是否定的!對於能享用的人而言,無疑提供人的身體不朽,使人與上帝能永遠團契。因此筆者認為人的犯罪導致人自己在身體方面與生命樹隔絕。進而又導致生命方面與上帝的關係隔絕了。

總的而言,本文要指出上帝創造的人是為了(for immortality)不朽,卻不是帶着(with immortality)不朽。當初上帝造亞當夏娃時是準備要考驗他們的,那時是中間狀態,亞當夏娃處在一個既非不死亦非會死的狀況。再說上帝預備生命樹無疑提供人身體不朽,使人與上帝能永遠團契。

四、人的復活與永生

·1 人在基督裡的不死

當聖經應許上帝將來把不死的生命賜給義人(羅二6-7;林前十五23-56,意味著人人都必面對第一次的死。若人有第一次死?是否也意味著將有第二次死?第二次死的『死因』,是否就是因為上帝的審批呢?若人有第二次的死,是否也意味著人也有第二次的生命?Harris指出人的復活和不朽是一體兩面(林前十五4250-54)。[41] Chafer認為任何不連於基督的人都是活在死亡之中(約三16-18;約壹五12)。[42] 奧特則指出耶穌從死裡復活屬於『預演』,是終末普遍死人復活的前奏。[43] 從神學角度,保羅邏輯推論之下指出只有在死人會復活的大前提下才有意義。[44] 作出如此的宣佈:「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林前十五19

值得留意是在林前十五35,保羅關注死人在基督再來時帶著甚麼身體來呢?保羅強調本我(identity)的延續。換言之,對保羅而言,每個人雖然都會「改變」,但本質上卻保持他們原來的本我。他引用麥子來作例子:它種在泥土之後,形體改變了,但始終仍是麥子。福音書記載耶穌顯現的時候,亦強調祂雖然改變了,但本我卻依然一樣。祂那被釘的手和被刺的肋旁,足以證明祂的本我不變。[45]保羅得出的結論是,只有身體復活才能為神的公義提供一個合理的解釋。人必須經歷過第一次的死是進神的國必須的條件。

至於不屬基督的人,Chafer指出死亡的威力所及甚廣,人類一切文化和物質生活的各方面均在其陰影的籠罩之下(羅八15;來二15)。[46] Chafer繼而指出他們將面對最終與神完全隔絕的結局。[47] 筆者認為這最終與神的隔絕稱為「第二次的死」(啟二十14。凡屬於基督的人則從死亡的權勢下被救出(雅五20;約壹三14)。

因此「第二次的死」對篤信基督的人是毫無權力的(啟二11,二十6),他們將與神生活在一起。[48] 在神那裏是沒有死亡的,因為神本身就是生命之源(啟二十一4)。基督既然是死裏復活的「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西一18),凡「在基督裏」的人必將在「末期到了」的時候一起復活,完完整整地與主同在。[49]最後他們終與基督共享對死亡的勝利

·2人與上帝關係聯繫

Rowell指出人靈魂的不朽基督的大能終於將一切信祂的人救離「取死的身體」(羅七24)。[50] 耶穌基督為世人赴死,好賜給他們生命(林後四10)。神使世人與祂和好(林後五18)。Chafer指出上帝和人和好乃透過基督的十字架的死而產生。[51]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五18說:「〔神〕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神藉著祂兒子的死,使我們與祂和好(羅五1)。[52] 筆者認為當人不再與神為敵,而又藉著聖靈澆灌在我們心裏(羅五5),造成我們整個生命狀態的改變。

奧特指出上帝與人和好是透過基督所作的客觀的工作(林後五19),也一種主觀的關係:「求你們與神和好」(林後五20)。[53] 從神學角度,耶穌在財主和拉撒路的比喻(路十六19-31),以及馬太福音二十五章3146節的審判景象裏,就直接談及死後的生命。[54] 筆者認為使人得著「永生」與上帝複合是耶穌傳道工作的中心,正如耶穌基督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二十31)。

總的而言,整個上帝與人和好的信息以神的愛和基督的死為中心。保羅提醒我們說:「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從原本人因罪的結局帶來身體和靈魂的死亡,人與神終止團契。上帝賜下愛子耶穌基督,為人釘身十架上,使有機會悔改轉向上帝,信耶穌就可以與神修復破裂的關係,並擁有永遠的生命(約壹五12)。

五、結論

究竟神有沒創造一個不死的人?綜合以上探討本文得出的結論就是:上帝沒創造一個不死的人。因為死的定意可以包括身體和靈魂兩方面的死。這兩方面又意味著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死

罪帶來肉體第一次的死亡所有人都必定經過第一次的死亡(羅六23;來九27)。至於第二次的死即表示人與上帝永遠隔絕(啟二11;二十6, 14-15;二十一8)。因此若是指肉體的死,眨眼來看,上帝似乎造一個會死的人,人無論在墮落之前或之後,人都要死的,人原先就不是不朽的活物。

但更深入探討將創世記二17和三22作個對比後,本文的看法是,上帝創造的人是為(for immortality)不朽,卻不是帶(with immortality)不朽。因此本文推理上帝當初造亞當夏娃時是準備要考驗他們的,那時他們處在中間狀態,既非不死亦非會死,取決於他們所選擇是否順服上帝。但亞當夏娃選擇了罪,結果就引進死肉身的死,後來雖信了耶穌,還是需要一死肉身的死,才進入復活。

若指人的永恆性,本文認為當神造人而將神的氣吹進人的鼻孔裡時,就給了人永恆性。但要重申一點,人的永恆性是相對性的永恆,不神那樣的永恆。所以我們主張靈魂不滅性。信主的人永遠與神同在,不信者則永遠不能與神同在並要接受永刑受苦。關於人的靈魂,聖經並沒有支持消滅論 Annihilation)。靈魂是永存的,差別只在於永存與神同在,或永存地與神隔絕。

簡言之,某個意義而言,身體和靈魂兩者都是『永生』,只是聖經了用 『永生』來指人永遠與神同在,而用 『滅亡』 永遠與神隔絕罷了。


六、參考書目

奧特 奧托 ·李秋零譯·《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香港:道風書社,2005

楊慶球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1.

鄺炳釗·《創世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2010

Alexander, Desmond. "The Old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Themelios Vol.11( January 1986): 41-42.

Anderson, Ray S. “Toward a Theology of Human Death,”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Burns, J. B. “The Mythology of Death in the Old Testament,” SJT 26 (1973): 327–40.

Chafer, Lewis Sperry. “Anthropology: Part 2 ,” BSac 100:399 (Jul 1943): 354-55.

Chafer, Lewis Sperry. “For Whom Did Christ Die?,” BSac 137:548 (Oct 80): 310-12.

Cole, Timothy J. “Enoch, a Man Who Walked with God,” BSac 148:591 (Jul 1991): 288-97.

Collopy, Bartholomew J. “Theology and the Darkness of Death,” Theological Studies 39:1(Mar. 1978), 22.

Desmond, Alexander T. and Brian S. Rosner,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1.

Elwell, Walter A. and Barry J. Beitzel, Baker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 House, 1988.

Ferguson, Sinclair B. and J.I. Packer, New Dictionary of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Harris, Murray J. "The New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Themelios Vol.11 (Jan 1986): 47.

Harris, Murray. "Resurrection and Immortality: Eight Theses, " Themelios: Volume 1, No. 2, Spring 1976: 54.

Hawthorne, Gerald F. Ralph P. Martin and Daniel G. Reid, Dictionary of Paul and His Letter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93.

Mantey, J. R. “Is Death the Only Punishment for Unbelievers?,” BSac 112:448 (Oct 55): 343.

Munday Jr., John C. “Creature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JETS 35:1 (March 1992): 51-52.

Rowell, J. B. “Immortality,” BSac 92:366 (Apr. 35): 154-55.

Tennant, F. R. The Sources of the Doctrine of the Fall and Original Sin. New York: Schocken, 1968.

Traver, J. H. “The Biology of Salvation,” Bibliotheca Sacra Volume 120 (Jul, 1963): 250.

Woychuk, N. A. “Will We Have Bodies in Heaven?,” BSac 108:429 (Jan 51): 98-100.

 



[1] John C. Munday Jr., “Creature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JETS 35:1 (March 1992): 51-52.

[2] Timothy J. Cole, “Enoch, a Man Who Walked with God,” BSac 148:591 (Jul 1991): 288-97.

[3] J. R. Mantey, “Is Death the Only Punishment for Unbelievers?,” BSac 112:448 (Oct 55): 343.

[4]奧特 奧托 編,李秋零譯:《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頁503

[5] N. A. Woychuk, “Will We Have Bodies in Heaven?,” BSac 108:429 (Jan 51): 98-100.

[6] John C. Munday Jr., “Creature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 51-52.

[7] J. B. Rowell, “Immortality,” BSac 92:366 (Apr. 35): 154-55.

[8] Walter A. Elwell and Barry J. Beitzel, Baker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 House, 1988), 602-03.

[9] Desmond Alexander, "The Old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Themelios Vol.11( January 1986): 41-42.

[10]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39-40.

[11]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39-41.

[12] Desmond Alexander, "The Old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42.

[13] Desmond Alexander, "The Old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42.

[14] Desmond Alexander, "The Old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42.

[15] Bartholomew J. Collopy, Theology and the Darkness of Death,” Theological Studies 39:1(Mar. 1978), 22.

[16] J. H. Traver, “The Biology of Salvation,” Bibliotheca Sacra Volume 120 (Jul, 1963): 250.

[17] Alexander T. Desmond and Brian S. Rosner,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1), CD-ROM.

[18] J. B. Burns, The Mythology of Death in the Old Testament,” SJT 26 (1973): 327–40.

[19]Munday具體指出這整個神經系統幫助和維持人生存的能力包括:人的耳朵有耳石( otoliths)是幫助身體在萬有引力下得以平衡。而皮膚層方面也佈滿觸摸接收器( touch receptors)幫助人免予身體受傷等。John C. Munday Jr.,” Creature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 JETS 35:1 (March, 1992): 52.

[20] Anderson進一步指出死者好比一盤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賽五十三12;伯三十16;撒下十四14),它將人一切在世活動終止(詩六5)。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37-38.

[21] Murray J Harris, "The New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Themelios Vol.11 (Jan 1986): 47.

[22] Murray J Harris, "The New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47-48.

[23] Lewis Sperry Chafer, “Anthropology: Part 2 ,” BSac 100:399 (Jul 1943): 354-55.

[24] Walter A. Elwell,

[25] Murray J Harris, "The New Testament View of Life After Death,": 47-48.

[26] J.B. Rowell, “Immortality,” BSac 92:366 (Apr 35) : 154-55.

[27] J.B. Rowell, “Immortality,” BSac 92:366 (Apr 35) : 154-55.

[28] T. Desmond Alexander and Brian S. Rosner,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1), CD-ROM.

[29]奧特:《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頁403

[30] Gerald F. Hawthorne, Ralph P. Martin and Daniel G. Reid, Dictionary of Paul and His Letter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93), 72-73.

[31] N.A.Woychuk, “Will We Have Bodies,” BSac 108:429 (Jan 1951): 98.

[32] Timothy J. Cole, “Enoch, a Man Who Walked with God,” : 288-97.

[33]「與上帝同行」的意思包括:(1)這句話在第廿四節再次出現,可知十分重要。(2)創世記的作者用同樣的話形容挪亞(創六9)。(3)創世記的作者曾用「行」(創三8)描寫上帝在伊甸園中行走。(4)「與上帝同行」重和祂同心、相交,關係親密(摩三3鄺炳釗:《創世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2010),CD-ROM

[34] 鄺炳釗:《創世記》,CD-ROM

[35] Timothy J. Cole, “Enoch, a Man Who Walked with God,” : 288-97.; 鄺炳釗:《創世記》,CD-ROM

[36] Ferguson, Sinclair B. and J.I. Packer, New Dictionary of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332.

[37] Gerald F. Hawthorne, Ralph P. Martin and Daniel G. Reid, Dictionary of Paul and His Letter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93), 72.

[38] John C. Munday Jr., “Creature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54-55.

[39] F. R. Tennant, The Sources of the Doctrine of the Fall and Original Sin (New York: Schocken, 1968), 91.  

[40] John C. Munday Jr., “Creature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54-55.

[41] Murray Harris, "Resurrection and Immortality: Eight Theses, " Themelios: Volume 1, No. 2, Spring 1976: 54.

[42] Lewis Sperry Chafer, “For Whom Did Christ Die?,” BSac 137:548 (Oct 80): 310-12.

[43]奧特:《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頁212

[44]楊慶球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1),CD-ROM.

[45]楊慶球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CD-ROM.

[46] Lewis Sperry Chafer, “For Whom Did Christ Die?,”: 311-12.

[47] Lewis Sperry Chafer, “For Whom Did Christ Die?,”: 325-26.

[48]楊慶球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CD-ROM.

[49]奧特:《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頁222

[50] J.B. Rowell, “Immortality,” BSac 92:366 (Apr 35) : 168.

[51] Lewis Sperry Chafer, “For Whom Did Christ Die?,”: 319-20.

[52]楊慶球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CD-ROM.

[53]奧特:《信仰的回答—系統神學五十題》,頁204

[54]楊慶球編:《證主聖經神學辭典》,CD-ROM.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