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生死學 黃肇熹: 不知死,焉知生
黃肇熹: 不知死,焉知生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Administrator   
週三, 10 四月 2013 20:08

不知死,焉知生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肇熹

  1. 引言

1.1 中西方哲學觀的簡述

死是任何時代的人都確認會發生在自已身上的事,但也與此同時無人能確知何時會發生這必然性的死亡,所以很多時人說知道死但其實是不相信就會死,當難處臨到時就突然聯想到死,就在這種張力下,中西方的哲學家擺上了無窮的精力,嘗試給人一些較合理的解釋。

西方的死亡哲學從知識層面上有較系統性的發展,而且很多時都以一門學科出現,大致上是兩種方向,一是談論人死前要看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另一些就從假設推想人死後的去處作為對人的安慰和鼓勵[1]

中國人多避諱不談死,從上層的文化思想(儒家、道家、佛家)焦點看,是著重當下生命的實踐和道德行為,而下層的民間信仰和習俗則看重死後生命的安頓,生前知識行為和道德對他們來說完全沒有功利價值 [2]

1.2 死亡的恐懼和恐慌

無論如何死的必然性或多或少總會給人一種恐懼或恐慌感,很可能是情緒感覺和理性思想之間所出現的張力,知道但非完全相信,因而做成某程度的困擾所致,[3]死亡的真實性無人能否定,但又有一種縹緲的感覺,好像很遙遠但也隨時會出現,它的殘酷冷漠令人不敢正視,但偏偏要我們看見,就算聖經中也直言將死與毒鈎相連,舊約以至新約也有很多對死亡或陰間負面的描述,舊約提到死有574次,新約也有377次,民間社會不同時代也有很多令人不安的死的情境,人內心都會對死亡有不同程度的「怕」或「慌」,或許人最大的憂慮和恐懼就是死亡,[4]本文會嘗試從聖經中作一點對死亡的收集,雖然都是負面的影響,但當中正面的反省是什麼?作為基督教的信仰,我們是否只看重永生而忽略了今生一定要面對的死亡,如果今生以至來生會有一定程度的連續性,[5]那死亡就是一環重要而不可忽略的議程。

人的一生都是生在有尊嚴的意識下,Sigmund Freund早已提出,人出生五歲前的兒童期非常重要,其心理尊嚴等感覺會影響一生,Eric Erickson再從心理社會觀發展,論到整個人的一生:青年要有他們的尊嚴、成年有他們的尊嚴、老年有他們的尊嚴、男有男的尊嚴、女有女的尊嚴,人的一生就是不能離開尊嚴的感覺,[6]這是存在主義內個人性的尊嚴,不容忽略。但當人真要面對死亡(無論是何年歲或如何死),基督教給人的答案是否就是盼望和永生,在那最後的時刻是否就要人只靠仰望主和勇氣就足夠,人最後的尊嚴還會被自己或別人看重嗎?我們的牧養關顧有看重哀傷的家人和朋友,但我們有真正去了解關顧走入死亡中的人嗎?就如哲學家所提醒的,死亡的實在,不只是影響面對死亡的個體,周圍看著死亡的人也同時被影響著,除了哀傷感,更有很複雜的情緒波動,我們當中沒有人曾經歷死亡的過程,也不知死亡何時臨到,面對死亡會否就是面對毒鈎般的可怕?人對死亡的感受,都是來自看見身邊親友的死亡,孔子名言「未知生,焉知死」眾所周知,反過來看「未知死,焉知生」,[7]更可能是建立全面而透徹的人生觀所不能缺少的,我們不明白死者所面對的,就無可能關懷臨終者的需求,自已將來也不知道如何面對或勸道人面對死的毒鈎和死的過程,所以這門學問是基督徒不容經視的,我們要學習和發掘的真很多。

「死亡」是一個很大的課題,本文會從聖經角度看當中一點神學的思考,也是借助庫布勒‧羅斯在《論死亡與臨終》內的臨終者五個精神狀態[8],看死所給人的負面情緒和影響。也會集中看個人性的死亡,其他如安樂死、自殺、墮胎、死刑、大災難和政治經濟的死亡暫不處理。其他從法律、哲學、醫學、倫理、教育、心理、社會學等角度的談論都有待他人發展。

 

  1. 從聖經中反省人對死亡的恐懼和恐慌情緒感

以下借用庫布勒‧羅斯在《論死亡與臨終》內的臨終者五個精神狀態現象作反省,是當年他訪問200多臨終病人所得出的結論,今日已加入更多的理論,但現象還大致出現的,不過本文是要從聖經中作反省,所以不會有太詳細和更多的理論,不過的確不是每個人都會依次序有這五種階段,本文只是著重這些情緒狀態作為討論的一個平台,而不是著重其間的連續性與否,情緒階段更可能同時發生或逆轉次序,[9]也會在面對意料之外的事時生發出來,所以聖經中的例子也許與庫布勒的情緒形容有點出入,也許最終也沒有要死,但重點是如詩人說「我心在我裡面甚是疼痛,死的驚惶臨到我身。恐懼戰兢歸到我身,驚恐漫過了我。」[10],驚恐、慌亂、悲痛可能同時出現,使人五臟俱裂,失魂落魄,情緒癱瘓,值得我們正視,最終只有求神幫助。[11]今日更正教都會在理性上建立信仰的文化,會否在靈命上可能忽略了甚至否定了人情緒的層面?[12]

2.1否認、拒絕與孤獨 denial and isolation

當人(也包括家人)面對苦難或絕症,都會有出現以下的否認:我不一定死、只是可能會死、也不會是立刻死[13],逃避困難是人的本能反應,不過逃避就不能真摯地面對死亡,[14]錯過了其中寶貴的反省意義。耶穌的死是歷史死亡中最偉大的一次,也希望父神能免祂這經歷。[15],我們看到很真實的耶穌基督人性中的憂愁、困惑和孤獨感,不容我們否認或略過,當然我們可以說耶穌有完全的對神順服,而祂的神性更可幫祂勝過一切,不過我們要小心不要看基督那刻的人性是虛假,耶穌最後三次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著實代表了祂內心最大的屬靈爭戰,[16]人面對死亡也同樣會有這種掙扎,很自然的我們都會去祈求拯救,如果我們不去正面承認這種感覺,只叫人用多點勇氣和依靠主走就可以了,其實可以說是對人性的一種殘酷,為什麼人在死亡前不可以有流淚、拒絕和傷痛?使徒彼得拒絕耶穌面對受害[17],不願耶穌離世離開。希西家王在病得快死時,也有痛哭。[18] 士師基甸也有怕,神直接給他安慰[19]。耶穌面對死亡,雖有不願之心但沒有逃避死亡,將主權交給父神[20]。人生最後的一課是學習能否在否認與懇求中仍真實地說,我願將主權交給父的旨意中[21]。我們通常會將神的旨意與恩典、賜福、健康、甚至財富連上,這些都是事實,但《新/舊約》中神的旨意更與窮困、犧牲、痛苦、受辱、分離和死亡連上,這是最後一課必定要學和面對到的。

 

 

 

 

2.2 憤怒不平anger、埋怨

耶穌在十架上喊叫神不要離開祂[22],雖然是短暫的埋怨,也看到耶穌是正面對極大的痛苦,是心靈情緒痛苦的極點[23]。客西馬尼的釋意是「壓出油來」,耶穌本無罪,不用受苦,但被世人的罪壓成碎片,情緒上的煎熬痛苦已至極點,[24]我們面對死也同樣會有不平的感受,從任何角度看都不應該是我,但偏偏就出現自己身上或身邊。耶穌同樣有在十架上叫門徒看顧母親[25],耶穌是擔心死的痛苦會留在母親的心中,擔心母親會埋怨。義人約伯面對親人和自身肉體崩潰的苦難,覺得不平和無意義。[26]先知約拿一路逃避神的差遺,最後向神發脾氣和埋言,情願死也不去面對其中的痛苦[27]。馬大責備和埋怨耶穌不早點救拉撒路,面對身邊人的死亡同樣是極痛苦和不願意見到[28]。摩西在神面對也想逃避面對苦情[29]。先知以利亞也有覺得不平的沮喪,覺得神不公平[30]。大衛也責怪神,問神為何在他有難時離開[31]。詩人也為自己的不平而辯白,為何忠心的事奉主仍要面對恐怖的死亡[32]。屬靈的偉人在面對肉體、精神或靈魂上的痛苦,都同樣會出現某種程度的情緒困擾,由其是當看到我們中的惡人享長壽、孩童無故夭折,悲傷的情緒總會浮現不平的感覺、對死亡有憤怒,不過聖經中這些情緒從未被神經看,[33]今日如果這些情緒出現了,一方面要承認我和身邊的人有這種內心的困擾,另方面要設法找幫助而不是只將之埋藏心中。我們要承認面對死會使人震驚和麻木,[34]是要處理的,不過我們不再問為何發生,反而要問:事情發生了,我們要如何回應,如何處理。[35]

2.3 討價還價bargain、交易,求神延長

人在死亡前好像是死的奴隸,我們都會向這死的主人求,有時會似大衛般求,以自己性命代替兒子[36],親人的離世比自身的死亡更加痛,所以求討價還價之心更強,不惜會用自己性命作交換。希西加王病重,神說他將要死時,他向神求記念,求神因他已往的忠心而憐憫他[37]。今日有些人將自己面臨的死或親人的死與某項罪惡真接連上關係,因而在神面前許願,求醫治和延長壽命,我們承認疾病和死亡和人的悖逆有關,但不代表病和死就是某些罪的立時審判的結果,認罪回歸到神處是好事,但聖經也多處提到它不一定與某些罪連結一起,[38]希西加王的病、耶穌醫治的瞎子、保羅的病、特羅非摩等,[39]都不與罪有關,而是其他因素。在理性上我們基督徒都會認同保羅的說話,「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40]但感性上人會有軟弱的時候,我們屬靈上還未到完全成熟的地部,今日求是代表人在失望中的情緒反應,尋找愛的安全感,如果我們不去承認它,人的盼望就會從之而失去。

 

2.4消沉、憂鬱depression、自我喪失。

人的情緒是軟弱的,醫院正好標誌著人脆弱的一面,[41]以為有轉機的地方,反使我們更加感受到憂愁的攻擊,所以今日較新建的醫院,都會設計成好似假日酒店,幫助病人去減少要面對的恐懼感。人有時在受不著壓力下會有突變,當神將未來的異象顯給忠心先知但以理看,先知在不明白和驚駭中病到了。[42]約伯在渾身痛苦中感到喪失自我,情願死也不願面對死[43],約伯是有情緒的不安,他恐懼和不安[44],約伯覺得面對死前的恐懼和苦難實在太大,不如一死了之,[45] 約伯劇烈的沮喪,往往被我們忽略了。[46]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時,有著無限的沮喪,為面前的苦況而流淚[47]。神學家C.S.Lewis精於解讀棘手的苦難論題,表現深厚的知識和經驗,而且思想精邃,[48]信念堅定,但當妻子喬伊在1960年因癌病逝世時,他在迷失消沉中也說:「對我提說信仰的真實性,我會樂意聽。對我提說信仰帶來的責任,我會順服地聽。但千萬別跟我談信仰給人帶來的安慰,我會懷疑你根本不懂。」「我不會硬把痛說成不痛,痛苦的確是傷害人的」[49]。在面對短壽或夭折,或許會責怪神,「他使我的力量中道衰弱,使我的年日短少。[50]」,人甚至會覺得被咒詛和沮喪,意志會消沉,對自己的生存性也起了懷疑,如約伯般希望從未出生,就可免去死[51]。有時聖經也會引起人對死的不安、憂鬱、甚至是恐懼,《舊約》和希伯來人傳統的確有很多將死和陰間形容為極端痛苦、荒涼、恐嚇人之地,[52]是人不想到的地方[53],加上今日一些民間的傳說,如虎豹別墅的浮雕,這都會使人很自然地產生某些對死負面的反應,我們一方面要正視死的摧毀力,但也不要忘記神有無限的恩典、憐憫和安慰隨著我們,死亡不會是孤獨的。

2.5 接受現實acceptance。

要直接面對死亡、談論死亡等都是無比困難的,中外古今的人都會很自然的去逃避,面對配偶或親人的臨終以至死亡,自己的死亡臨近而要離開身邊的親人等,情緒上一定會去逃避,死亡在我們的生活中是忌諱不談,大家都知會死,但其實大家都不相信死就會這樣臨到,不過人最後也不得不承認和接受死亡的現實,[54]不公平或無理的苦難或死亡,本質上是無法解釋的,我們會對死亡發出憤怒,視為仇敵,[55]但一方面我們要知道和承認疾病和死亡,都與人的罪有關,死是神對我們的罪所作的安排,另方面也不用將所有的死與罪立即和審判連上,對死我們知的實是很少,這不一定是神用令人恐懼的超自然力量作的審判,神更多會用自然過程掌權世界,[56]我們要接受神的安排。摩西雖對自己的死亡有感慨,但接受神的安排,數算神的恩典,接受人有生命的限制。[57]不用留戀世上的一切,因都不能帶走。[58]無論是物質、是榮耀都帶不走[59]。約伯情緒會有困惑及質疑神,而傳道書的作者則抱懷疑,但都最後順服神,接受現實。[60]大衛也能安然接受神的安排,走最後的一程路。[61]這是難學的最後順服,大部分基督徒都會在這刻經歷情緒和屬靈的幽谷[62],明天可能就是死和完結,但今天今刻仍可接受生命和神的恩典。 施洗約翰被殘酷地斬頭而死,司提反被石頭擊死,保羅多次大難,最後也殉道,人在世時可能永遠不知道受苦的目的,也「仍未得著所應許的」,[63]今日肉體和情緒所要付出的一切,在屬靈上是賺了的(如約伯的苦難或保羅的一根刺),[64]這是難學的最後順服,接受死亡有時真的比死亡本身更來得難接受,但要接受無人能超越那已命定的死的界限,當中只有神知道每個人甚麼時候要死。[65]

3. 從《舊約》詩人面對死亡苦難時作人生路向反省。

「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他的慈悲麼?」。[66] 詩人明白,人在終極痛苦面前,人一就是變得苦痛不平,一就是被嚇至六神無主,舊約150篇詩歌中,有接近1/3篇是哀歌[67],哀歌正是承認和表現出人這些的限制和軟弱,[68]當人感到痛哭流淚時,[69]詩人提醒人神是凌駕苦難之上的,實際上苦痛感仍然是存在,但信仰能帶領人從黑暗中讚美神,超越苦難和看重苦痛背後的意義。今日教會、崇拜、信仰都常不能承戴近代人情緒上負面的經歷,人孤獨地忍受著,可能有人認為屬靈的不用求,也有人認為求的就不屬靈,兩者都使人與神的關系更疏離,以色列人的對話式哀歌正好糾正這樣的情況。[70]

哀歌給人最大的教導可能是要人雖在無望的苦況中仍然保持向神的連繫,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無論落到什麼境遇,我們仍是神的兒女,神永遠看顧我們:哀歌開始可能是憶述神過往的恩典,然後就是懇訴、埋怨、投訴現在的苦況,再深入點就是人的哀求神施行拯救、醫治,這其實不算是軟弱,是反映人對神的信賴,在宣洩內心的情緒時,藉著禱告更親近神,無論我們的動因是什麼,總比逃避神來得好,最後詩人發現情緒的苦況雖然未改變,但神奇妙的帶領使詩人在苦況中仍能讚美神,向神的讚美和感恩有種奇妙的力量,幫助人面對逆境的情緒,由迷失、沮喪變成方向的重尋,人就可以在盼望中奮鬥掙扎下去。[71]

從一個較闊的角度看,聖經其他的書卷,多為神向人說的話,唯獨詩篇是人向神說話的經文,[72]這正鼓勵著我們將內心的情緒向神傾訴,藉著靠向神得幫助,而不是將恐懼和恐慌感埋藏起來。

4. 從《新約》啟示錄看終末死亡的意義。

今日信徒很容易將基督十架上承受了的劇烈痛苦,來安慰在死亡前掙扎痛苦的人,我們會忽略了基督的苦難與人絕症面對的苦難是不同層次的,[73]不能相提並論,基督有永恆的救贖,但不代表人就不用面對或可免去面對死的可怖苦難。耶穌基督藉啟示錄作者很清楚的將人在末世會面對的苦難和死言明,叫人知道面對死是難的,是痛苦的,人會出現以上或更多的情緒反應,但永恆中的盼望就是這一切的最終出路,一切死亡、悲哀、哭號、疼痛都不再會有。[74]

從啟示錄的整體結構也可以看到這種信息,[75]七印、七號、七碗可以說是主體的經文,但約翰在所有這些苦難和審判間加入了不能缺少的天上安慰;開第一印的審判前有天上的敬拜(4:1-5:14),開第七印前有天上蒙救贖者(7:1-17),開第七印後立刻有天上的禱告(8:2-5),開第七號前有神兩位忠心的見證人(10:1-14),靈界魔鬼和龍的出現隨著就有羔羊和十四萬四千信徒(12-15章),而基督的再來更有最後打敗撒但,新天新地的開始(19-22章)。約翰要人知道也要準備面對死和苦難,但更重要的是當中天上安慰的信息,否則人很難只在無盼望的苦難和死亡前有勇氣走下去,今日人同樣有各種要面對的困難甚至是面對死,約翰這些加入的信息是真實而寶貴的,神最後是將死的毀壞除掉,「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褔了。」[76],「神也必擦去他們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77]」。

James Hamilyon 論到世界最後都會有轉變和毀滅,這是啟示錄明言的,死亡的恐懼會臨到所有人和活物,但這不是神對世界最終的審判結果,最終是新天新地中神的榮美,人也能在當中分享神的榮耀。[78]約翰的啟示錄和保羅的書信都有將死亡去明言,要人去面對,而最終勝過死亡的會因為是主耶穌基督的復活,今日有恐懼但永恆的平安是在主裡。[79]

十九世紀的未世觀很看重信徒未日基督再來時的被提,很明顯大家都知道未日的跡象是愈來愈近,因此死的現實性就加強了,但人都不願經歷死亡和苦難,大家都希望能被主提去而免於受苦,不過未日的重點是基督的再來,啟示錄22章中有25多處經文論及未世的基督,[80]所以我們一方面要承認死亡和苦難,另方面要將盼望的目光集中於基督的身上。[81]

  1. 總結和反醒:

我們對死亡的恐懼常常會有一些誤解,以為基督徒不會有憂慮和恐懼、或者憂慮和恐懼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自動消失、或就將這些指向撒但的攻擊。[82]有時會將死亡恐懼與怯懦混為一談,其實是兩回截然不同的事,[83]就如小孩子跌倒傷了,很自然會流淚和尋找父母的安慰,這是情緒的自然流露,[84]人對死亡的恐懼情緒是我們生命中自衛的本能,若果我們將之打壓收藏,是違反了人性,沒有尊重人的「死」,更且人活在恐懼下時,那種無助和沮喪感覺,比直接面對恐懼來得更痛苦,[85]所以我們要公開接受這種人性。基督教的神學需要幫助人在死亡前提供意義的解釋,讓人明白到基督信仰有承戴人生命的智慧。[86]保羅表明這一點:「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87],要明白人這時的難處才可幫人走下去,是有血有肉的,不只是哲學性、理論性、甚至是神學性的,我們不是在文字上顯露,而是在生活、在人面對死前要處理的人性,其實信徒們如能真實地面向死亡,神賜人生的意志和信心,足以使死亡的恐懼和威脅完全失效,即使在極端痛苦中,仍能有喜樂,這不只是心理的狀態,是屬靈的恩典。[88]

畏懼有兩種含義:一種是以上提到的恐懼、焦慮和恐慌,但也可指是對神的敬畏和尊敬,從此而產生信任和信靠,[89]兩種完全不同方向不同意義的畏懼。只談人的畏懼是有真實性但會令人嵌入悲觀失望中,沒有盼望下的苦難再無意義,只談對神的敬畏有很崇高的信仰含義但令人有虛空感,兩者需要有結合才是神的心意,[90]聖經從眾多的經文中完全沒有將死亡的畏懼感隱瞞,因為這是事實,雖然人都不願意聽到,但聖經也同時用了五百多處經文談到在神裡「不要害怕」,經文可以安排一年中每天都有神的安慰說話,不過如果我們只叫人讀一大段經文或者我們只背誦一大段經文,以為就等同安慰和再無畏懼,這不是體貼人的舉動,[91]這是虛假的盼望,我們要將神的話語解明,讓之成為人生命的一部分,從而產生屬天的能力,讓盼望有真實的基礎,使人從對神的敬畏變成盼望的力量,人可以從苦難死亡而進到神的榮耀,是為一種有盼望的旅程。[92]

楊小松老師有很好的教導和分享:[93]保羅知道也認同帖撒羅尼迦人的苦難和傷痛,但神的旨意是要在基督裡的信徒雖然有畏懼、苦難、傷痛(all circumstance) ,但可有常常的喜樂,藉著禱告學會凡事謝恩,因為主耶穌將自己的平安賜給我們,[94]世上有的只是暫時性的擁有,主賜的是永恆、無盡的屬天平安,人走出最後對死亡的恐懼,是要主的這種平安。

人在死亡前的確看似是一無所有、一無是處,一切都歸於無有,也不見得有何意義,就如數字的‘0’,但奇妙的是神就是數字的‘1’字,在全無意義的‘0’前加

上‘1’,就變成100、1000…..無限,[95]在我們無數人的恐懼和無能前有神,神要我們經過死蔭的幽谷、流盡不少的眼淚和忍受極端的痛苦,但最後只要我們緊隨神,神必將最後的榮耀賜給我們這些經過幽谷的人。

今日基督教正在帶領人走向這方向,用正向心理學去重建心靈,[96]由以往只處理人的負面情緒開始,今日是加上五方面去幫助人重建心靈:數算和感恩的心;寬恕人也寬恕自己的心;正面活在當下的心;充滿人生意義的快樂心;帶著盼望和樂觀的心。人面對死可能不知前面還有多少日子,但在神的面前,就是最後一小時也是珍貴的,神可以保守人走到最後的一刻,能夠表達哀傷是可以超越傷痛,[97]我們願意一路重建我們的心靈直至回到主的懷抱嗎?

死和苦難其實不在神原初的計劃中,但因始祖犯罪,兩千多年來,人都是在自食其果,我們今日正視苦難、死亡和當中的恐懼情緒,有日神定可化苦難為祝福。[98]

保羅能在腓立比書談到苦難中的喜樂,是因腓立比信徒能與他一同為基督受苦,當人知道自己的恐懼感,也知道其他人也有同樣感受時,這就不再是孤單的面對,更且基督也與我們同走這死亡的道路,能公開一同面對就會成為面對死亡的力量。[99]

生命的痛苦、苦難、死亡都會過去,雖然今日仍要面對,但盼望成為我們的目標,走向耶穌基督帶給我們最終的救恩,不再有痛苦和恐懼。[100]

詩集:生命聖詩,445「 若把主的恩典從頭數一數,必能叫你驚訝主奇妙
看顧。 ... 若數主的恩典疑惑就消除,必能叫你快樂立時讚美主。」

約翰在啟示錄最後的呼叫,是希望主早日回來,實現祂的國度[101],約翰明白人要忍受死亡的傷痛和悲哀是多麼的真切和實在,直希望這一切快點完結,主的國快點到來,我們的盼望、新天新地會早日出現。

 

 

 

 

 

 

 

 

 

 

 

 

書目:

E. 雲格爾著/林克譯。《死論》。香港:三聯書局出版,1992。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

任以撒。《系統神學》。香港:基道書樓,1993。

杜博生著/黃玉琴譯。《不可理喻的上帝?》。台北:中國主日學協會,1993。

吳文。《古代猶太知慧:哀傷輔導與心靈重建》 台北:南華大學,2000。

李焯芬。《走出困境》。經濟日報出版社,2009。

阮成國。《生死兩相安》。香港:匯美書社出版,2009。

院成國。《聖經:心靈關懷》。環球聖經公會出版,2010年5月。

呂沛淵。《基要神學》。美國:海外校園出版,2000。

陳若愚。《末世論與千禧年之九:終極的意義》。紐約:紐約神學中心,1997。

陳錦友。《當以嘴親子》。天道書樓出版,2009/5,初版。

段德智。《死亡哲學》。台灣: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9。

郭鴻標。《建道學刊:疾病、罪與身體心靈醫治的關系》。 32(2009):99- 122。

約翰‧鮑克著/商戈令譯。《死亡的意義》。台灣:正中書局出版,1993。

唐佑之。《苦難神學》。香港:卓越書樓,1995。

韋恩‧格魯登(Wayne  Grudem)。《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末世》

香港:學生褔音團契出版社,2002。

黃重光著/林俊傑譯。《生命、死亡、使命》。香港:天道書樓出版,1982。

麥格夫。《為何祢讓我這樣痛苦地活下去?》。 香港:天道書樓出版,1997。

傅偉勳。《死亡的尊嚴與生命的尊嚴》。香港:正中書局出版,1997。

傅偉勳。《學問的生命與生命的學問》。香港:正中書局出版,中華民國八十三年。

葛培理。《如何面對死亡》。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90。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1985。

楊牧谷。《從哀傷到歡呼》。更新資源出版,1999。

廖炳堂。《靈修神學:理論與實踐》。天道書樓出版,2010年5月。

龐卡著/曾淑儀譯。《苦難與盼望:聖經的遠象與人類的困境》。 香港:基道書樓出版,

1992。

鮑維均。《紛亂中的安穩.啟示錄對現代信徒的意義》vcd。漢語聖經協會。

鄺炳釗。《詩篇1-20:稱頌顧念人的神》。明道社出版,2008年11月,初版。

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天道書樓出版,1999年8月,初版。

《禮儀師奏鳴曲》vcd。立基電影發行有限公司。

C.S. Lewis著 曾珍珍譯。《 卿卿如晤》。 雃歌出版社2000年1月3版。

Aune  David E.”  ‘Understanding Jewish and Christian Apocalytic’ ,

Word & world Volum 25, Number 3, Summer 2005

Block  Daniel I.”   ‘Preaching Old Testament Apocalyptic to a New Testament Church’ ,        CTJ 41 (2006):17-52

Hamilton  James”   ‘The Glory of God in Salvation Through Judgement, the Centre of Biblical Theology’, Tyndall Bulletin 57.1 (2006)

Kushner,Rabbi Harold S.。《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New York: Avon books,1981。

Munday Jr.  John C. “  ‘Creation Mortality: from creation or the fall?’

JETS 35/1 (March 1992) 51-68

Raikka  Juha”   ‘Self-deception and religious beliefs’ (University of Turku, Finland)

HeyJ XLVIII(2007).pp. 513-525

Kroll,Woodrow 。《25 Portraits of Jesus in Revelation》。Back to the Bible, Aug10,2009。

Kroll Woodrow , 《Philippians》。(Back to the Bible station, june 15, 2010)。

 

 



[1]段德智。《死亡哲學》(台灣: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9。)

[2] 阮成國著。《生死兩相安》(匯美書社出版,2009年5月)頁330

[3]黃重光著/林俊傑譯。《生命、死亡、使命》(香港:天道書樓出版1982。)

[4]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天道書樓出版,1999年8月,初版。)頁23。

[5]陳若愚。《末世論與千禧年之九:終極的意義》(紐約:紐約神學中心,1997),p57。

[6] 張景然,吳芝儀譯。《團體諮商的理論與實務》。(楊哲文化,1995。Ch 6:團體心理分析學派取向 ), 頁191-240。

[7]段德智。《死亡哲學》。(台灣: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9),p3。

[8]傅偉勳著:《生命的尊嚴與死亡的尊嚴》(正中書局出版,1997年五版),頁51

[9]葛培理。《如何面對死亡》。(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90),頁75。

[10] 詩 55:4-5

[11]葛培理。《如何面對死亡》。(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90),頁127-130。

[12]廖炳堂。《靈修神學:理論與實踐》。(天道書樓出版,2010年5月),p483。

[13]余德慧、石佳儀著:《生死學十四講》(台北:心靈工坊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4),頁150-151

[14]黃重光著/林俊傑譯。《生命、死亡、使命》(香港:天道書樓出版 1982),頁V。

[15]太26:39  「我父啊,倘若可行,求袮叫這杯離開我」

[16]可14:32-41

[17]太 16:21-22 「主啊!萬不可如此,這事必不臨到你身上。」

[18]列下 20:3「希西加就痛哭起來。」

[19]士 6:23 「不要懼怕,你必不至死。」

[20]太 26:42 「願袮的旨意成就。」

[21]太26:39  「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袮的旨意。」

[22] 太 20:17  「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23]路22:44  「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24]葛培理。《如何面對死亡》。(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90),頁41-43。

[25] 約19:27  「看你的母親。」

[26]吳文。《古代猶太知慧:哀傷輔導與心靈重建》。(台北:南華大學,2000),頁113。

[27] 拿4:3  「主啊,現在求袮取我的命罷,因為我死了比活著還好。」

[28]約 11:32  「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的兄弟必不死。」

[29] 民11:14-15  「我若在袮眼前蒙恩,求袮不要叫我見自己的苦情。」

[30] 王上 19:4  「求袮取我的性命吧,因為我比我的祖先好不了多少。」

[31] 詩 42:9  「我要對神我的盤石說,袮為何忘記我呢?」

[32]詩 44:18-19:「我們的心沒有退後;我們的腳也沒有偏離袮的路,但袮竟在野狗之處壓傷我們,用死陰遮蔽我們。」

[33]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頁110。

[34] 龐卡著/曾淑儀譯。《苦難與盼望:聖經的遠象與人類的困境》。 (香港:基道書樓出版,1992),頁81。

[35] Rabbi Harold S. Kushner。《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New York:Avon books,1981。 P147

[36]撒下 18:33  「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

[37]王下 20:2  「求袮記念我曾怎樣以真誠和完全的心在袮面前行事為人,我所行的都是袮看為善的事。」

[38]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頁112。

[39]王下20;約9;加4;提後4。

[40]腓 1:21,23。

[41] 麥格夫。《為何祢讓我這樣痛苦地活下去?》。 (香港:天道書樓出版,1997),頁50。

[42]但 8:26-27  「我但以理精疲力竭,病了幾天….因這異象驚駭不已。」

[43]伯 6:9  「願神把我壓碎,伸手將我剪除。」

[44] 伯 3:25-26  「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

[45] 唐佑之。《苦難神學》。(香港:卓越書樓,1995),頁31。 ;伯 7:21。

[46]杜博生著/黃玉琴譯。《不可理喻的上帝?》。(台北:中國主日學協會,1993),p18。

[47]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1985),頁32; 詩137,「我們坐在巴比倫河畔,一追想耶路撒冷便不禁棲然淚下。」

[48]路易士 C.S. Lewis。《痛苦的奧秘》。1940。

[49] C.S. Lewis著 曾珍珍譯。《 卿卿如晤》。 ( 雃歌出版社2000年1月3版 ) 。 p.54-57。

[50] 吳文。《古代猶太知慧:哀傷輔導與心靈重建》。(  台北:南華大學,2000),頁 15; 詩102:23。

[51]伯 3:11 「我為甚麼不一出母胎就死去」

[52] 吳文。《古代猶太知慧:哀傷輔導與心靈重建》。(  台北:南華大學,2000) ,頁19-22。

[53]賽 14:11「陰間…下面鋪的是蟲,上面蓋的是蛆。」

[54]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頁115-119。

[55] 林前15:26「最後要毀滅的仇敵就是死。」

[56]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頁108-113。

[57]詩篇 90:12 「求袮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

[58]提前 6:7 「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

[59]詩 49:16-17 ,「他死的時候,甚麼也不能帶去。他的榮耀不能隨他下去。」。

[60]龐卡著/曾淑儀譯。《苦難與盼望:聖經的遠象與人類的困境》。 (香港:基道書樓出版,1992),頁37。

[61]王上 2:1  「我現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

[62]杜博生著/黃玉琴譯。《不可理喻的上帝?》。(台北:中國主日學協會,1993),p20。

[63]杜博生著/黃玉琴譯。《不可理喻的上帝?》。(台北:中國主日學協會,1993),p39; 來11:35-39。

[64]廖炳堂。《靈修神學:理論與實踐》。(天道書樓出版,2010年5月),p481。

[65]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1985),頁p276; 伯14:5。

[66]詩 77:9。

[67] 陳錦友。《當以嘴親子》。(天道書樓出版,2009/5,初版。),頁52,哀歌共65首。

[68] 楊牧谷。《從哀傷到歡呼》。(更新資源出版,1999),頁33。

[69] 詩 6:6「每夜流淚,把牀榻漂起,把褥子濕透。」

[70] 楊牧谷。《從哀傷到歡呼》。(更新資源出版,1999),頁15。

[71]楊牧谷。《從哀傷到歡呼》。(更新資源出版,1999),頁34-44,68-93。

[72] 鄺炳釗。《詩篇1-20:稱頌顧念人的神》。(明道社出版,2008年11月,初版),頁2-3。

[73] 龐卡著/曾淑儀譯。《苦難與盼望:聖經的遠象與人類的困境》。( 香港:基道書樓出版,1992),頁70。

[74] 啟 21:3-4「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75]鮑維均。《紛亂中的安穩.啟示錄對現代信徒的意義》vcd。(漢語聖經協會)。

[76]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1985),頁p280; 啟14:13。

[77] 同上,p299。啟21:4。

[78] James Hamilton, The Glory of God in Salvation Through Judgement, ( Tyndale bulletin 57.1 , 2006), p76-80.

[79] David E.”  Aune  ‘Understanding Jewish and Christian Apocalytic’ , Word & world Volum 25, #3, Summer 2005.

 

[80] Woodrow Kroll。《25 Portraits of Jesus in Revelation》。(Back to the Bible, August 10,2009)。

[81] 呂沛淵。《基要神學》。(美國:海外校園出版,2000。) ,頁69-74。

[82] 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天道書樓出版,1999年8月,初版。),頁11。

[83] E. 雲格爾著/林克譯。《死論》。(香港:三聯書局出版,1992),頁137。

[84]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頁126-128。

[85] 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天道書樓出版,1999年8月,初版。),頁11。

[86]郭鴻標。《疾病、罪與身體心靈醫治的關系》。(建道學刊 32(2009) ) :100。

[87] 林後1:3-4。

[88] 唐佑之。《苦難神學》。(香港:卓越書樓,1995),頁314。

[89]葛培理。《如何面對死亡》。(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90),頁40。

[90] 龐卡著 /曾淑儀譯。《苦難與盼望:聖經的遠象與人類的困境》。( 香港:基道書樓出版,1992),頁25。

[91] 同上,頁86。

[92] 龐卡著/曾淑儀譯。《苦難與盼望:聖經的遠象與人類的困境》。 (香港:基道書樓出版,1992),頁10。

[93] 楊小松。《凡事謝恩》。(中華便以利會長洲堂,2010年6月6日講道,帖前:16-18。)

[94] 約 14:27「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給的。你們心理不要難過,也不要恐懼。」

[95] 黃重光著/林俊傑譯。《生命、死亡、使命》。(香港:天道書樓出版,1982),頁141。

[96] 區祥江。《從基督教正向心理學重建心靈》。(漢語聖經/環球聖經公會合辦講座,2010/6/5。)

[97]院成國。《聖經:心靈關懷》。(環球聖經公會出版,2010年5月),p1722。

[98]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1985),頁90。

[99] Woodrow Kroll, 《Philippians》。(Back to the Bible station, june 15, 2010)。

[100]韋恩‧格魯登(Wayne  Grudem)。《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末世》。 (香港:學生褔音團契出版社,2002) ,頁942。

[101] 啟 22:20「主耶穌呵!請袮來吧!」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