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生死學 孫小霞:探討遺傳性疾病與原罪的關係
孫小霞:探討遺傳性疾病與原罪的關係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三, 11 一月 2012 20:45

探討遺傳性疾病與原罪的關係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孫小霞

 

0 0 1 1187 6768 Home 56 15 7940 14.0 96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1 引言

自從二十世紀末,先進的基因分子技術迅速地發展,增加了人們對DNA和基因的知識,我們可以從病理學瞭解到疾病的起因和發病途徑,大多數疾病的構成變得越來越清晰,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是以遺傳為基礎。啟蒙運動開始,人們一直在理性主義的倡導下,將病理和靈性之間劃了一條分界線,無神論者或人本哲學家完全否認疾病與罪的關係,一切訴諸於純醫學的解釋。[1] 諷刺地,在科學的實証提示下,人類的遺傳基因就是將疾病不斷傳流到下一代的源頭,這個生物科技的發現,不得不使人連繫到人類的先祖是基因傳流的起始者,亦使人聯想這些誘發疾病的基因是否與人類始祖亞當的原罪有關。遺傳性疾病是否始於原罪,創世記三章始祖違背神旨意的歷史事件,讓我們知道始祖犯罪要承受死亡的惡果,罪惡同時進入了世界,顯示到死亡與罪惡是緊扣的,疾病隨之而生。羅馬書五12指出「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原罪的出現使罪不斷蔓延,亦潛藏在每個人身上的人性根源,[2] 疾病的產生不能說與原罪亳無關係。本文嘗試從遺傳性疾病的病理學的角度,瞭解疾病的成因和治療法,再引述不同觀點的原罪觀來探討遺傳性疾病與原罪之關係。

 

2 基因的發現與解構

1953年科學家Watson and Crick 發表了第一篇DNA(脫氧核糖核酸)的論文,[3] 解開了DNA雙服螺旋結構的面紗,人類開始進入「基因體」(Genome)時代。DNA的發現成為科學家們探究生命的鑰匙,了解生命是怎樣構成,逐漸明白DNA與基因是遺傳的本質。「人類基因組計劃」(Human Genome Project)1900-2003年間已圖譜出人類基因的所有密碼,有三億個鹼基對(base pairs)嚴格地沿螺旋形的骨幹排列,[4] 將基因數據輸入與分析後,可以協助了解藥物與蛋白質的作用,細胞膜的養分吸收與毒素排斥,並進一步明白某些疾病的成因與研製藥物。

在細胞核中,DNA與蛋白質緊密結合構成染色體。正常情況下,每個人體細胞有46條染色體(23),是均等地來自父親和母親的遺傳。每個染色體包含成千上萬段的基因(約超過 25,000個),基因指示細胞製造蛋白質,換言之,是決定細胞的結構,功能和修復。[5] 基因的基本結構乃是由ATCG4DNA以特殊精確的排序而成,好像英文有26個字母,而以特定的排序形成不同的單字,當有字母排錯時,就無法維持其原意。[6] 即使基因裡有是輕微的變化,都會使蛋白質在細胞的結構和功能產生異常的結果。例如紅血球的血紅素結構,基本上有2個α—globins2βglobins對稱結合所構成。人類的α—globins是由在第16對染色體的一段前後共有12,847 鹼基對(base pairs)DNA所控制組成;βglobins則是由第11對染色體的一段共有73,308鹼基對DNA所控制組成。而βglobins的這段DNA之第62,206位置的DNA正常是為“T”,但有任何原因變異成為“A”時,會使原本正常「雙凸盤狀」的紅血球,竟然變成「鐮刀狀」的紅血球!此結構會令其攜帶氧氣的能力極差,而導致貧血的現象,稱為sickle cell anemia[7]

2.1 遺傳基因引致的疾病

現今的生物技術發展,人們很容易透過基因的定序來瞭解該基因那一個位置的DNA產生了變異,便會發生何種疾病。一個永久性的基因變化被稱為突變(Mutation)。目前,約有 4000特定疾病被發現由單基因缺陷引起的。這些單基因缺陷疾病的遺傳傳送有3種方式:[8]

一)在大多數情況下,有缺陷的基因是隱性的,和1個正常的基因,就不會出現疾病症狀。若同時由父母遺傳2隱性的缺陷基因,疾病便顯現出來。囊性纖維化(Cystic Fibrosis)是最常見的例子,每年在西方世界有2000嬰兒受到影響。

二)如果疾病是與顯性基因有關的,一個顯性缺陷基因加上一個正常基因便可令其下一代產生疾病。顯然地,孩子會受到有疾病的父母所影響,但是只有一半的孩子受到影響父母。這些疾病是罕見的,但病情很嚴重,甚至會致命,亨廷頓舞蹈病(Huntington's Chorea)是一個例子。

三)於男性只有1 X染色體的複製(從他的母親),他將遺傳與 X染色體有關的遺傳性疾病。例如血友病(Haemophilia)和杜氏肌肉障礙症 (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

在中國的東南地區(包括香港)地中海貧血病(Thalassaemia)最常見的單缺陷性基因疾病,影響到8.5%嬰兒。是基因突變影響到紅細胞的血紅蛋白,主要來自父母雙方的隱性缺陷基因。[9]

疾病會因染色體數量的變化而導致,最常見的例子是,唐氏綜合症(蒙古症)。在95%以上的患者中,第21染色體有3,因此他們的染色體數為 47。這些兒童的父母染色體模式是正常的,染色體的變化可能發生在母親體內的卵子分裂。產婦年齡有很大的影響: 45歲以上的婦女所誕下的嬰兒中,25個中會有1 發生唐氏綜合症。[10]

2.2 多因素性遺傳病

隨著分子技術的顯著的進步,我們現在認識到單基因缺陷和染色體異常,但這些遺傳性疾病只是冰山的提示。迄今為止,有更多的數字顯示,大多數的基因中遺傳了微小變化能導致疾病,每個變化是不足以產生疾病,但可能與其他基因變異和環境因素互動(如飲食,化學品,輻射,病毒,吸煙等)而產生疾病。換句話說,是有遺傳的風險,而不是疾病本身是遺傳所至。多因素性遺傳病包括常見的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癌症,免疫疾病,精神疾病等。[11]

以上兩種不同形式的基因變化導致的疾病(單基因缺陷遺傳和多因素性遺傳),可以用「阿爾茨海默氏病」來總結,[12] 因著現代社會人口迅速老化,阿爾茨海默氏病成為最重要應對的疾病之一。這種疾病最影響長者,一直被視為是退化性疾病,但目前已確知與遺傳因素有關。

約佔5%的情況下,早期阿爾茨海默氏病發病的患者年齡在30-60,往往是家族性。其基本原因是染色體21141遺傳了單基因突變。在這些突變中,異常的蛋白質形成。這些異常蛋白質反過來導致大腦蛋白的分解,稱為澱粉樣前體蛋白(Amyloid Precursor Protein),產生有害澱粉樣蛋白斑的沉積和圍繞腦細胞(神經元Neurones)。大量的神經元死亡和消失,導致逐漸喪失記憶和認知能力的臨床症狀。[13]

基因突變發生在早期發性阿爾茨海默氏病,研究人員使用了最新且強而有力的方法,稱為「全基因組關聯研究」(GWAS),發現在早期患者中有多個細微的基因變異。最確定的變化是發現在染色體19與「載脂蛋白EAPOE)的基因相關。[14] 為什麼此基因變異只有5%的病者發展成阿爾茨海默氏病?遺傳 APOE基因變異並不意味著一定會發展阿爾茨海默氏病,它只是增加了這病的風險。其他致病因素,例如環境影響和生活方式都在進行研究當中,這些因素有可能將遺傳風險演變成疾病的作用。[15]

2.3 基因治療

如今,使用高度複雜的分子技術,可以糾正某些基因異常細胞系統。如果部分基因有缺陷,不足的部分可以在實驗室中生產,然後通過特定的病毒攜帶者插入DNA。它甚至有可能削減異常基因,以正常基因取代異常部位,然後將糾正基因重新集合一起。整個基因治療領域正處於起步階段,但預計在大約 50年時間,在很大程度上取代當今醫學和外科手術的做法。[16]

3 遺傳性疾病與原罪的關係

病理學幫助我們瞭解到遺傳性疾病是如何從基因開始產生變化而發展成疾病,不同病理途徑引發我們思想和尋問變異基因的出現與人的罪有關係嗎?

一)遺傳性疾病很明顯是與父母或先祖的基因有一直關係,先祖的父母基因從何時開始出現不正常基因,將疾病延至下一代?

二)基因突變原因仍在研究中,從上文的病發途徑,有個人生活方式或外界因素引起,與人的罪性有直接關係嗎?

三)單基因缺陷或染色體異常是沒有跡象或症狀,當嬰兒出生時是正常和健康,這是否意味著孩子不受遺傳性疾病影響?

四)身體潛藏著缺陷基因,何解只有部分人才會發病,其他人仍然健康無恙?

以下將會以不同詮釋的原罪觀來探討以上的問題。

3.1 破壞神與人關係的原罪觀

奧古斯丁對邪惡的觀念:就是敗壞和扭曲了神的創造秩序。[17] 他認為神賜人美好的自由意志,人卻選擇了以自己的愛為中心而非跟隨上帝的愛,愛的關係破壞了,罪的結構就是破壞神與人的關係。[18] 李麗娟引述Leo Scheffcyzk有關教義的著作,[19] 提到奧古斯丁解釋羅七23「犯罪的律」就是貪慾、慾望(concupiscentia),慾望即等於原罪。男女的結合也是慾望之一,所有的人都是在慾望中產生,因此人一出生即有原罪。嬰兒有原罪,並且人生來就是神的可怒之子。慾望是原罪的後果,也是原罪的象徵,原罪就是經由慾望繼續在人類中遺傳,罪藉著肉體表現出來。[20] 這慾望是腐敗的,人所選擇的次好,與神的創造秩序和旨意相違背。[21]

奧古斯丁對於原罪與疾病的關係沒有進一步解釋,慾望/貪慾是形而上的觀念,遺傳了腐敗的慾望給下一代,使罪顯在人生活行為上,作出次好或違反創造秩序的選擇,人的「本罪」由此而生,人若在其生活裡選擇不良的方式過活,例如以酗酒、抽煙、暴飲暴食的生活取向,都會增加基因變異的風險,引發遺傳基因突變。本罪因著原罪而生,原罪對遺傳性疾病的產生有著間接性的關係。

3.2 「內在的本質」的原罪觀

羅馬大公教會傳統的原罪觀看作是缺失, 是人在神面前「義的欠缺、喪失和缺陷」,而非一種積極的邪惡動力或力量,沒有充分說明人類犯罪中那種侵略性、破壞性。[22] 路德早期同意這原罪的觀點,他亦接受奧古斯丁指貪欲是原罪的觀念。[23] 路德但在改教時期,他區分了貪欲和原罪,由於義的缺乏就產生貪欲,貪欲是遺傳罪的媒介。[24] 原罪是亞當之後的人的罪根,其後代在本性上傾向惡,結出惡的果子,即人的罪行。原罪成為人「內在的本質」,是每一個人犯錯的前提。人自以為義,看不見自己在神面前的敗壞,這是由於人具原罪的本性。[25]

遺傳性疾病在單基因有缺陷或染色體異常是沒有跡象或症狀,就如羅馬大公教會的原罪觀是缺陷,未有顯出對身體的破壞性。正常和健康的嬰兒卻可能潛藏著不正常的遺傳基因,是不為人所知的,在上文的遺傳性疾病的傳送方式來看,孩子仍有機會受到遺傳性疾病影響:一) 若將來的配偶同樣是有單基因缺陷生的時候,所生的孩子就有機會得到雙基因缺陷,遺傳性疾病就顯出來; ) 孩子的成長環境受到污染,或是過著失衡的生活方式容易觸發異常染色體加速突變,增加了遺傳性疾病的發病機會。因此,人自以為健康正常,卻察覺不到身體存在著不正常的基因,身體的本質已潛藏了疾病的源頭,異常的基因成為生命的「內在本質」,與路德見解的原罪是「內在的本質」吻合。

另外,路德強調人類共同生活所產生的影響,整個世界所說的語言、成人的觀點和話語等繼續影響新出生孩子的思想,這也是原罪在人類中繼續承傳的途徑。[26] 原罪的範圍不僅是個人內在性的,人與人相互交流影響之下,原罪藉此擴散到人的生活文化層面,與改革宗的加爾文對原罪觀呼應。

3.3 敗壞創造秩序的原罪觀

加爾文神學繼承了奧古斯丁的罪觀,更解釋罪與疾病屬於邪惡,並理解疾病(包括死亡)是原罪的直接結果。邪惡和疾病是原善(original goodness)腐敗的例子,病患和苦難更似乎是因罪破壞了原善的結果。邪惡和疾病共有相同的結構(敗壞和扭曲了神的創造秩序和完美),以及共同家譜。[27] 神的創造計劃是完美和有秩序的,衪對一切的創造都感到「甚好」(創一31 וְהִנֵּה־ טוֹב)[28]人的結構在神的設計創造之下是美好和秩序,始祖犯罪後才失去原本神創造的功用。

在文明科技下,「基因」被認為是形成每一種生命的基本物質。「基因」(Gene)這個字源與聖經中的「創世紀」(Genesis)是相同字源,Genesis來自希臘文geneseos,意思是「來歷」或「家譜」,[29] Gene這個字可以衍伸出另外兩個字:Generality(創作之意),另一個字為Generation (世代之意)。科學家不斷研究「基因」來探索不同種類的生命,如何從這生命基本單位發展成「各從其類」。[30] 神透過「基因」創造了人的生命,並藉著「基因」使生命延續。從病理學裡發現遺傳基因中是有缺陷,基因又有大大小小的突變,以致產生種種的疾病,與神起初完美和有秩序的創造並不相符,基因無故的缺陷和失去秩序地變異就如加爾文所論,與原罪有直接的關係,邪惡敗壞了原善,疾病與邪惡共有相同特性,差異基因的出現就是扭曲了創造的結果。

3.4 結構性的原罪觀

改革宗指到罪惡的滲透性,世界因著被罪與惡所破壞而墮落失序,遠離上帝創造世界的原意,社會上個人的罪行滲入人類生活的各個方面,累積成為集體的罪,如同癌症在一位置開始繁殖,擴散到整個器官,功能受到破壞,而腐敗的罪也這樣地傳播和衍生[31] 如路德所說原罪在人類共同生活產生影響。政權、社會制度、文化傳統都在原罪的影響下產生結構性的罪。人們因著個人或整體的利益會作出妄顧別人和自然環境的行為。例如在越戰中,美軍曾使用Agent Orange的落葉劑,以保護在叢林中作戰的美軍,這化學物含有戴歐辛,是有毒性,能影響人體健康:增加癌症可能性,孕婦接觸戴歐辛可能產下畸形兒童,以及對免疫系統的影響。時至今日,對美軍和越南人員仍造成健康損害。[32] 原罪延伸出結構性的罪,人類健康是無可避免的受到罪污的結構性環境威脅,我們所接觸到食物、水源、空氣、居住環境等等因著或多或少受到化學品、輻射等等所污染,觸發基因產生突變,遺傳性疾病能透過結構性罪惡之下而發病。

3.5 殘存的上帝形象的原罪觀

加爾文派神學論羅三13-18「全盤墮落」的解釋,罪滲透到人的靈魂的每一部分,因而整個自我均涉入罪中,這學說不是講每個人都是要多壞就有多壞,它只是在指一種潛能。[33] 兩個曾在蘇聯勞改時期的文學家指到每個社會中都存在著具有善良意願和道德良知的人。[34] 反映了同一枚錢幣的另一面,一個罪人仍然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上帝的形象。儘管罪是潛能存在於每個人身上,但是其表現方式和表現程度卻因人而異,各自表現了人性的罪與殘存的上帝形象之間的獨特關係。[35] 潛藏身體內的缺陷基因,發病率因人而異,以阿爾茨海默氏病為例,雖有部分人會發病(早發性發病率有5%,遲發性的發病率接近45)[36] 但是同樣的潛藏了缺陷基因的人有部分能幸免病患,殘存的上帝形象的原罪觀顯示神在創造時給予人健康的生命尚得到保存,基因缺陷雖存在,但是正常基因仍不斷運作和發揮有效功能,使人得享神創造人健康生命的原意。

3.6 害怕概念的原罪

祁克果定義人類的原罪,〈羅馬書〉五12節所說:「罪是從一人進入世界。」祁克果稱此進入為「突然」,如同「跳躍」,罪被定義為「質」躍入人的歷史,罪藉由亞當所犯的第一個罪突然進入世界。一個人犯罪為何與整體相關,祁克果認為「每一個人都是個別的,但同時他也代表/表達人這一類(Gattung)、參與在人這一類中。…每個個人事實上都參與在別人的歷史中…亞當是第一個人,他同時是自己,也是()類…亞當所解釋的同樣也是解釋了()類。」亞當開始了人類故事,後來的人無法在人類故事之外。[37] 祁克果將「害怕」的觀念與原罪連繫,是神賦予祂的靈給人類,人的存在有自由意志抉擇,但人的存在是有限的,若單靠自己作決定時,所伴隨的是害怕。[38] 由此推論,亞當的後裔與亞當同類,都面對行使自由意志時的害怕。怎樣才可擺脫原罪所生的害怕,就是藉著基督所設立的救恩,才使人可以因信基督而從害怕中得釋放。人得以抉擇順服神完全是出於神主動的賜予,必須藉著第三者才能認識無限的神,那第三者就是出於神恩賜的「信心」,才得認識自己的罪,並且憑信心認真地面對神,人在存在上致死、絕望的病才能得醫治,原罪的問題得到解決。反之,人在害怕中因沒有全然倚靠無限、絕對的神,就因害怕在自由中失去自由,為要有自由而選擇違背神。祁克果的原罪觀是包含神恩獨作說和神人合作說,是二擇一的模式,兼容人有自由意志同時人需要絕對倚賴神的恩典之觀點。[39]

祁克果害怕論原罪觀帶出神恩解救法(藉信心接受基督的救贖才能回復神人和好的狀況)。當異常的基因發現在身體內,有機會變化發展成疾病的時候,人們除了感到害怕和憂慮之外,更希望得到治療的方法。不可思議的基因治療法為人類帶來醫治的希望,這治療可類比到祁克果的原罪觀。基因治療需要透過第三者的介入,糾正基因﹝比作基督聖潔無罪﹞使用特定的病毒﹝比作義者耶穌基督背負著世人的罪孽﹞,插入DNA,取代不正常部分的基因﹝替代不義﹞,讓內缺陷或變異的基因回復正常﹝人得稱為義﹞,將誘病的源頭除掉﹝除掉世人原罪和本罪﹞,身體回復健康﹝靈性與神復和﹞。

4 總結

生物科技的發展幫助我們解構了人類疾病的真相,缺陷或變異基因是許多疾病的原兇;另一邊廂,基因是生命的起始,人的生命是靠賴基因的傳流才不斷延續。生命的開始就與缺陷或變異的基因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人一生不能逃脫疾病和死亡,就如命運的魔咒一生依附我們。基因的發現使我們回到創世記的創造歷史,缺陷或變異基因亦使我們思想到始祖犯罪開始了人類受咒詛其中的一個証明。人被創造時與神有美好的關係、罪仍未進入世界,人的本質有神的原善。創造的世界本有秩序且完美,人有著上帝形象,自由意志的選擇能以神為中心,但是始祖犯下罪,令一切扭曲和腐敗,完美的生命不再完美,人體內的基因分子可與「內在的本質」、敗壞創造秩序的原罪觀有直接關係,或與神人關係破壞、結構性和殘存上帝形象的原罪觀有間接關係,且一代一代繼承。基因的解構不僅是科學的議題,它更啟發我們慎思原罪的神學課題,關心到人內心靈性的部份,原罪導致神人關係破裂,人的生活行為取向惡,活在神的忿怒之下(羅二5)[40] 害怕慨念原罪觀提到基督的救恩,類比到基因治療技術。醫療技術縱使先進發達,人必有死亡的一天,人靈性部份若得不致徹底的醫治,將與身體一同滅亡。遺傳性疾病在科學的範疇下帶出人類需要身心得醫治的真理。


參考資料

Bible words. 2008.

Groenhout, Ruth “Not Without Hope: A Reformed Analysis of Sickness & Sin.” Christian Bioethics 12(2006), 135-150.

Watson, J.D. and Crick, F.H.C. “Molecular structure of nucleic acid.” Nature 171(1953): 737-741.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祁克果《害怕的概念》中的原罪觀〉。李麗娟主編:《成為基督徒:祁克果神學》。新北市 : 臺灣基督教文藝,2011

拉母(Bernard Ramm)著。劉宗坤譯。〈原罪神學的核心〉。《道風漢語神學學刊》第十一期(1999年秋),頁131-147

張南驥口述。李文茹整理。〈從基因的角度看人的本質〉。《宇宙光》(20019),頁26-30

郭鴻標。〈疾病、罪與身體心靈醫治的關係〉。《建道學刊》32(2009),頁99-122

趙克暉醫生。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香港:建道神學院,2011年秋。

盧龍光主編。《基督教聖經與神學詞》。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3

蔡敬民。〈基因與創世紀〉。《哲學與文化》第35卷第6(20086),頁89-94

Tennant, Agnieszka (田納德)〈什麼叫做[更好]: 生物科技〉《校園》(46冊,期52004910月號) ,頁22-25

 



[1] 郭鴻標:〈疾病、罪與身體心靈醫治的關係〉,《建道學刊》32(2009),頁102

[2] 拉母(Bernard Ramm)著,劉宗坤譯:〈原罪神學的核心〉,《道風漢語神學學刊》第十一期(1999年秋),頁132

[3] J.D. Watson and F.H.C. Crick, “Molecular structure of nucleic acid,” Nature 171(1953): 737-741.

[4] Department of Energy &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所統籌的「人類基因組計劃」,在二OO三年完成的人類所有(約十萬)基因的密碼(3x109 鹼基對);詳情參;趙克暉醫生: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 (香港:建道神學院,2011年秋),頁1

[5]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1

[6] 蔡敬民:〈基因與創世紀〉,《哲學與文化》第35卷第6(20086),頁91

[7] 蔡敬民:〈基因與創世紀〉,頁91

[8]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1-2

[9] 同上,頁2

[10] 同上,頁2

[11]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2

[12] 阿茲海默症 (為德國醫生阿洛斯˙阿茲海默所發現. 俗稱老年痴呆症, 是一種造成記憶逐漸喪失的腦部疾病, 這種疾病導致心智功能嚴重喪失以致影響到日常生活)

[13]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2

[14] 這種基因通常以蛋白質編碼,可以幫助在血液流中運輸膽固醇和血脂。

[15]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2

[16]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3

[17] Groenhout, “Not Without Hope : A Reformed Analysis of Sickness & Sin.” Christian Bioethics 12(2006), 134.

[18] Groenhout, “Not Without Hope,” 136.

[19]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祁克果《害怕的概念》中的原罪觀〉,李麗娟主編:《成為基督徒:祁克果神學》(新北市 : 臺灣基督教文藝,2011)132,註96, Leo ScheffcyzkUrstand, Fall und Erbsünade von der Schrift bis Augustinus, Handbuch der DogmengeschichteBd. II, Fazikel3a Teil 1 (Freiburg / Base / Wien: Herder, 1982), S. 218-219.

[20] 同上,頁132

[21] Groenhout, “Not Without Hope,” 135.

[22] 拉母(Bernard Ramm)著,劉宗坤譯:〈原罪神學的核心〉,《道風漢語神學學刊》第十一期(1999年秋),頁134145

[23]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133,「路德早先同意坎特布里的安瑟倫」。

[24]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133,註98Heinrich KösterUrstand, Fall und Erbsünade von der Reformation his zur Gegenwart, Handbuch der DogmengeschichteBd. II, Fazikel3c(Freiburg / Base / Wien: Herder, 1982), S. 2-3.

[25]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133

[26] 同上,134

[27] Groenhout, “Not Without Hope,” 136

[28] Bible words, 2008, (artical interjection感嘆語הִנֵּה־ טוֹב means good, in order, qualitatively good, suitable).

[29] 盧龍光主編:《基督教聖經與神學詞》(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3),頁220

[30] 張南驥口述,李文茹整理:〈從基因的角度看人的本質〉,《宇宙光》(20019),頁26-30「各樣生物都有染色體,人有四十六條,猴子有四十二條,老鼠有四十條;不同種類的動物有不同數目的基因,甚至連基因的形狀都大的差異。」

[31] Groenhout, “Not Without Hope,” 138.

[32] Agnieszka Tennant, (田納德):〈什麼叫做[更好]: 生物科技〉《校園》(46冊,期52004910月號)23

[33] 拉母:〈原罪神學的核心〉,頁144-45

[34] 拉母:〈原罪神學的核心〉,頁145「陀斯妥耶夫斯基和索爾仁尼琴在不同時代的俄國勞改營中通過親身體驗認識到這真理」。

[35] 拉母:〈原罪神學的核心〉,頁145-47

[36] 趙克暉:Lesson 1-1 Genetics, Lecture,頁2

[37]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114-15,參註19, 20

[38]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117

[39] 李麗娟:〈存在神學的教義詮釋〉,136-40

[40] 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 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 (Rom 2:5 CU5)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