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生死學 王啓恩:從終末論看「死亡」的意義
王啓恩:從終末論看「死亡」的意義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一, 24 十月 2011 16:37

從終末論看「死亡」的意義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王啓恩

 

0 0 1 1138 6488 Home 54 15 7611 14.0 96 800x60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I. 引言

「死亡」素來都是很多學者的研究課題,包括基督徒與非基音督徒,以及各種宗教,皆因每個人難逃死亡是鐵一般的事實。來九27對此很清楚的說明:「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然而,一般人對死亡持恐怖、不安及逃避的看法及態度。基督徒雖然一般對死亡較為樂觀及正面,但只知有來世、永生及主再來等,卻對死亡的終極意義認識不深,以致可能影響今生的生活模式。

本文以神學及釋經角度出發,結合學者的研究,從終末論看死亡的眞實及深層意義,希望從中領略出神所喜悅的生活模式。用終末論去探討死亡是因為死亡是終末論的一個層面,這幾乎是所有神學家、信徒、及所有人所公認的。[1] 從研究所得,「死亡」雖然是人類的仇敵,但耶穌基督已經戰勝了它,加上終末論所說的第一次死亡及第二次死亡、與及死亡所引申的永生盼望,所以我們可以用正面及積極的層面去看它,就是「死亡」並不是一了百了式的全然消滅 (Annihilation),而是復活的基礎、通向永生及審判之路、是生命的一部份,以致我們可以不懼怕它,反要以積極的態度參與它及讓生命活得更有意義。

另外,本文雖然不是專注於難題的解答,但也會嘗試對一些較為具爭議的難題作出立場的回應,如「為何信徒還要經歷死亡?」、「死亡後的居間狀態」等。最後,本文會以這課題對今天教會及信徒的應用作出回應。

II. 「死亡」的定義

縱觀不同學者的意見,正如傅偉勳所說,並沒有共識或定論。[2] Wikipedia 的定義為:維持一個活在的生命的生物功能的終止。[3] 而一般學者定義死亡為「肉體的死或終止」,[4] Hans Schwarz 的定義接近Wikipedia和比較全面及廣泛:「不能逆轉的生命功能的喪失,包括沒有脈搏和心跳、沒有呼吸、眼睛沒有反射作用、血液缺氧等等。」[5] 近代醫學界更加將腦死亡和植物人狀態也包括在內,帶來很多回響。[6]

就宗教的角度而言,基督教對死亡就有較多的教義, 當中所關心的除了肉身的死亡外,更重要的是屬靈上的死亡,因為正如Erickson所說:「死亡並不是存在的結束。」[7] 在云云的屬靈死亡的定義中,筆者認為以下兩個較為可取:1) 屬靈的死亡是人離開了神,永恆的死亡就是這種分離狀態的終結。」;[8] 2) 失去確認救恩或避免被咒詛的行動能力,即死亡帶來他在身前所作的最後和不能改變的順從或叛逆神的決定。[9]

III. 終末論與死亡的關係

首先,讓我們從終末論看「死亡」的概念和當中所引申的難題。

A. 終末論的概要

Ray S. Anderson說聖經裡並未有清晰定義的死亡神學,[10] 但筆者認為研究終末論者不難察覺當中有不乏與「死亡」有關的課題,以下是其中最重要的:

- 因着耶穌基督的受死及復活,救恩已經來到,死亡已經被戰勝,所有凡相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約三16、羅三23;羅五18;林前十五2255-57)。這個眞理很重要,因為若基督沒有復活,整個救恩就不能夠成立,試問一個死人如何能夠拯救別人呢?更遑論因着基督而發展的終末論。

- 基督會以可見的身軀突然的再來,[11] 這是正統神學家意見最為一致的終未論教義之一 (太廿四27-44;太廿六64;約十四3;徒一11;帖前四16;約壹三2;啓一7)[12]

- 基督第二次再來的主要結果是死人復活,聖經對此有清楚的應許。[13] 舊約經文對復活的描寫並不明顯,因早期希伯來文化對死亡採自然的態度,當中沒有來世和死後的生命,人人死後都去到陰間 (詩八九:47-48;賽三八18) [14] 而這種情況直至但以理書出現才較為清晰 (但十二2) [15] 當然,新約對復活的教導是清楚得多 (太廿二29-32;可十二24-27;路二十34-38;約五25-29;徒廿三6;啓二十4-6)

- 第二次再來也帶來終極大審判,信與不信者都要按每人在世上所做的事情受審判。(太十六27;徒十七:30-31;來九27;啓二十11-15)

- 新天新地的來臨,是信徒將永遠與神一起的地方,其中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已經過去。(啓廿一-5)

B. 終末論所說的「死亡」概念和當中的難題

上文的終末論概要相信很多信徒都耳熟能詳,但這只是研究死亡的開始。下文將會以這些教義為基礎,用以建立死亡的深層意義。首先,讓我們從這些教義進入「死亡」的概念範圍。

第一樣我們知道的是肉身死亡與主再來之間存在一個空隙,死了的人才復活,當中的居間狀態發生甚麽事情呢?基本上有兩派的立場:1) 「魂睡說」,即死亡與復活的間隔裡,靈魂是處於昏迷的狀態。這派人仕有十六世紀的重洗派、侯克曼、Ray S. Anderson等,[16] 其支持經文在徒七60、徒十三36、帖前四13-15都用「睡」來形容死亡;2) 死後信徒的靈魂會立即去到神面前,是有意識的充滿喜樂,而不信的人立即遭受刑罰。 這派人仕有艾利克森、韋恩格魯登、Louis A. Brighton等,[17] 林後五8、腓一23、及路廿三43是其支持經文。馮蔭坤認為新約從未用「靈魂」作為「睡」的主體而支持艾利克森等人的見解。[18] 後者的論點雖然較為合理,但筆者認同Michael Schmaus所說,這說法令復活的重要性大降。[19] 既然兩者都有缺點,本文還是採用Hans Schwarz的立場:「新約很不情願去定義死亡與復活之間所發生的事。」[20] 如此,我們看到聖經關注點不是死亡與復活之間的狀態,而是活復和永恆的生命。Hans Schwarz 更說:「在死亡裡,我們跨過時間的界線及接觸神永恆的同在」,[21] 道出死亡背後的意義。

第二,在個人的層面,人人都會經歷第一次死亡 ,即肉身的死亡,發生在當靈魂離開身體時,[22] 但有些人卻要經歷第二次的永遠死亡,學者一般對此教義的見解相同,主要論點如下:1) 基督的再來揭起序幕,如上文所說,這時候所有已死的人必然復活且要接受大審判;2) 審判將會有兩個結果,分別信與不信者:信徒將永遠與神在新天新地裏永遠同在,享受生命完備的喜樂;[23] 非信徒會被判無法改變的永恆的刑罰而被扔在火湖裹,[24] 這就是第二次死亡 (啓二十11-15)。從屬靈的角度,第二次死亡牽涉復活的身體與被神離棄的靈魂的連結,而進入永不完結的死亡狀態中。[25] 有一點直得注意,就是「第二次的死」的判決取決於我們第一次死時有否接受基督,而這種狀況在居間中是不會改變的,即是沒有第二次機會。所以,我們今生的決定很影响到我們來世往那去。馬丁路德說的死亡的三種層次,就是這個道理:1) 肉身死亡是眾人皆一樣; 2) 屬靈或永遠的死亡,是為拒絕接受神的恩典的人而設;3) 在福音亮光裡的死亡,已戰勝了屬靈和永恆的死亡,這類的死亡從接受神的思典時開始。[26]

第三,這是有盼望的死亡,而這盼望是建基於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與復活一事上。[27] 盼望的內容無疑是主再來、身體復活及與自身的靈魂連結,最後得着與神在一起的永生,而「死亡」令這一切盼望得以實現,因為它是通往永恆盼望的必經之路,這與太十六25所說的生命及死亡有異曲同功之妙。John Webster 對盼望的了解非常詳細,其精要處有:1) 以罪人身份盼望從自我毁滅(死亡)中被救贖;2) 一個時常盼望的信徒知道自己的未來;3) 因着盼望是存有的遵從,也因着它藉着耶穌基督的復活而積極轉向未來,盼望不致於羞恥 (羅五5)[28] 另外,莫特蔓的《盼望神學》就更為新穎及具體,強調人生命主要的動力,不是來自過去,而是在於未來,即上帝對未來的應許及「榮耀國度」的來臨,這時宇宙將脫離腐朽 (罪、死亡、退衰) 的綑綁。莫氏將死亡放在創造與普世未來之間,形成聖經中的直線式時間觀,強調聖經見證神對歴史的應許及忠於祂的應許。[29] 從以上討論所得,我們可以看到「死亡」實在是生命的一部份。

IV. 從終未論看「死亡」的終極意義

有了上文對「死亡」的基本認識,及它與終未論的關係之後,我們的視野擴大了,不再停留在信徒死後復活,然後進入永生的基本教義裡面。現在,我們可以再進一步,向「死亡」的終極意義進發。

A. 「死亡」不是一了百了

為何信徒,得到救恩之後,還需要經歷肉體死亡是很多學者研究的問題,雖然意見和處理的重點不一,但當中不乏很有見地的論點,現節錄如下:1) 死亡是活在一個墮落世界的最終結果,在這世界中,最後被消滅的,就是死亡 (林前十五24-2654-55)。罪的果效仍末從這個世界全部消除,死亡仍然臨到我們。「最後的仇敵」仍未毀滅,神決定讓我們經歷死亡,然後才讓我們領受基督為我們賺得的救恩的好處;[30] 2) 把死亡看作為人類所設定處境之一,即死亡有如生一般。信徒雖不會經歷第二次的死,但必須經歷肉身的死亡,因為它已成為生命的一部份;[31] 讓信徒承受肉體死亡,神將他們暴露於世界的衝突裡,促進他們對神奇妙的愛和憐憫的明暸。[32]

從信徒要經歷死亡的事實當中,筆者有以下的領略:1) 肉身死亡之後,並不是一了百了,而一定有些事情發生去分別信與不信,否則就沒有公義可言了,因為神是公義和信實的 (約壹一9)2) 非信徒的第二次的死也不是如一些學者所說的一了百了,即是全然消滅 (Annihilation),而是有意識的在地獄裏受火湖的刑罰。Chris Marshall,贊成全然消滅,說:「聖經佔大多數的詞彙支持全然滅絕是不信者的命運。」例子有:帖後一9 「永遠沉淪」、林前三17和腓一28「毁壞」、彼後三7「沉淪」等。[33] 有些聲音則說有意識的懲罰與神的愛不相符、有限的罪與無限的刑罰不成比例及有欠公允、在永恆裏有邪惡的存在會玷污神的完美宇宙。[34] 筆者認為有意識的形罰較為可信,原因是:1) 若信徒進入天國是有意識的存有及永恆,為何永刑是無意識的全然滅絕及一了百了?;2) 毀滅、沉淪在字意上不一定代表全然毁滅,也可指毁滅性後果;[35] 3) Wayne Grudem Millard Erickson 都贊成聖經有好幾處經文明言惡人的刑罰是無窮無盡及有很細緻的描述,如「不滅的火」(可九43-48;「永火」(太廿五41);「受痛苦」(路十六2428;啓十四11、二十10)[36]

B.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

既然肉身死亡並不是一了百了或Ray S. Anderson所說的個人位格的完結,[37] 而是有着隨之而來的主再來、復活、大審判、及永恆的新天新地(對信徒而言)或永遠的刑罰(對非信徒而言),我們可以看死亡其實是生命的一部份,是有其深層意義在其中。莫特曼將個人生命的歷程以直線式時間去表達,形成出生 - 死亡個人末世的過程。[38] 有些學者也有類似的看法:安德森說不論人有沒有犯罪,人也會死,因此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39] 如果我們不將死亡看成生命結束這一點而是看它為一個過程,我們一定會明白死亡是生命的必定良友、肉身死亡並不是離開以致進入無有。[40] 就這層面而言,死亡其實可以是正面的,因它引發之後的必經現像(參上文第III)。正如奧古斯丁所說:它是一個很大的釋放力量,及馬丁路德金所說:眞正的自由需要自身的願意死亡。[41]

就上文的探討及發現,死亡從終末論來看可以有其更深層的終極意義。對此,有些學者曾發表己見,以下是一些較為深刻的節錄及筆者的領受:

- 死亡的中心神學是神的權能和應許去通過死人復活將永生賜給人。[42]

- 死亡停止有可能的犯罪、我們的短處及與神的疏離。[43]

- 死亡是恩典,因為它說給我們聽我們不再被迫在地球永遠地生活。[44]

- 死亡是通往末世之門,也是復活的基礎。

- 死亡是通往終極審判及永生之路。

- 神與我們在今世的關係會通過及在死亡裡得以維持及完成,所以,死亡是復活的反面。[45]

- 死亡的一刻決定了自身的選擇,信耶穌得永生,而不信者永遠沉淪,沒有第二次機會。

C. 「死亡」並不可怕

死亡承言令人不安及恐懼,所以予人可怕的感覺。經過一番研究之後,我們確知死亡只是身體狀況的生命終止,卻不是存在的結束。生死亡並不是存在與不存在的問題,而是兩個不同狀態的存在,死亡只是往不同存在的過渡時期。[46] 感謝神,藉聖經的終末論告訴因着神的恩典已蒙救贖的信徒 ,第一次死亡並不可怕,反過來死亡是一個很有能力的武器。

對非信徒來說,死亡是一項咒詛,一種罪刑,一個敵人,完全看不到它的積極面而恐懼退縮,殊為可悲及可惜[47] 更甚的是,他們還要面對第二次死亡的永刑,眞是非常恐怖。對信徒而言,Winston A. Van Horne說得好:「信徒不須要害怕死亡,因為死亡只是將靈魂與死亡的肉身分開。死亡將他們從罪的誘惑中釋放出來,也毁滅他們已腐敗的驅體。為的是為他們預備不會朽壞的新身體,這是神對他們信心及忠誠的獎賞。」[48]

聖經也有相關的經文去支持以上的立論:1) 永恆的死亡對信徒們沒有權勢 (啓二十614-15、廿一8;羅六23)2) 耶穌的死亡及復活已經永久地戰勝了死亡及其毒勾 (林前十五53-57、提後一9-10)3) 永生現在正環繞主耶穌的限從者 (約十:28-30)[49]

V. 「死亡」對現世生命的意義

在等候主再來及盼望永恆的生命當中,筆者認為「死亡」對現世的生命最少有兩個重要的意義。

第一,以積極的態度參與死亡。莫特曼的直線時間觀念道出人們今世生活可作為來世生活的基礎,在今生建立與未來生命的一體性及相連性,神對人永恆生命的應許,推動着人的生命不斷向前行、被整合和提升。[50] 這關係到我們要以積極的態度參與「死亡性」,在世的日子願意參與生命中的各樣挑戰和苦難, 和致力與神建立應有的關係, 以致臨終一刻, 我們可以說與上帝的關係已經準備妥善, 可以與祂在永恆裏完全連結。對此,John Chryssavgis 有很好的提議,就是學習去死和失去,因這是如何去生活及如何去愛的訓練。[51]

第二,要讓生命活得更有意義和盼望。聖經裡對此有很多教導,如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 (羅十二1)。筆者卻對太十六28的教導最為深刻,因為這強烈地包羅了耶穌關於門徒訓練的講道。J. Edward Dallas 將這經文引申為:「對回應耶穌的教導而捨棄自己的生命及背上自己的十字架的人,神應允他們在未嘗眞正死味以前,必看見主的再來。」J. Edward Dallas 強調這死味是指屬靈的死亡。[52]

VI. 總結

「死亡」的課題好像很悲哀及常常觸發人的傷感情緒,因為人人必有肉身的一死,是不能改變的事實。經上文研究所得,「死亡」並不是一般人想像中那麽沒價值,反之,從終末論的角度去看,它具有極深層的終極意義,現歸納如下:1) 肉身死亡(第一次死亡)並不是存有的完結,隨之而來的會有主再來,復活、大審判及永恆的新天新地(對信徒而言)2) 非信徒會面對第二次的死,即火湖的永刑;3) 信徒的「死亡」的性質是充滿盼望的;4)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要首先經歷第一次的死亡,才有復活、永生的來臨;5) 我們要以正面的態度看死亡,如停上有可能的犯罪及與神的疏離;6) 神掌管生命及死亡;7) 死亡並不可怕。

今天的信徒眞是要珍惜生命的每一刻,要以積極的態度參與死亡,務求讓生命活得更合神心意。著名佈道家Billy Graham給我們很好的指引:「信徒要恆常地以期望基督再來的心境去過每一天的生活,就像每一天是大審判前的最後一天。」[53] 香港人習慣活在忙碌的生活當中,當我們說來世是對神的永恆的敬拜及崇拜時,我們要問問自己是否正在享受忙碌的生活,又我們投入多少時間於每天的靈修。

至於在教會的應用方面,死亡帶出大使命(太廿八19-20)的迫切性,也讓教會重温教會生存的目的是甚麼。教導會友如何正確地看死亡,以致會友能夠反省應有的生活模式也是刻不容緩。最後John Chryssavgis的提醒值得三思:「我們在世上的努力並不是只有我們單獨的行動,不要限制我們能達成甚麽,但掌管生命的源頭和結束者神秘和靜默地在我們裡面工作,通過我們也在我們之上讓所有創造都幸福快樂,包括渺小的人類。」[54]


參考書目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韋恩格魯登著,黄婉儀、麥陳惠惠譯。《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末世》。香港: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2

徐汶菁。〈略談莊子與基督徒的生死觀〉。《神學論集》 154 (2007)

郭鴻標。〈死裏淘生〉。《慈聲》114 (20101)

梁美儀、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5)

馮蔭坤。《帖撒羅尼迦前書》,天道聖經註釋 。香港:天道書樓,2004

傅偉勳著。《死亡的尊嚴與生命的尊嚴》,第五版 。台北:正中書局,2002

Anderson, Ray S.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Brighton, Louis A. “Three Modes of Eternal Life,” Concordia Journal 27 (2001) 4.

Chryssavgis, John. “A Review Essay in the Form of a Personal Reflection,” Anglican Theological Review 91 no 4 (Fall 2009).

Dallas, J. Edward. “Matthew 16:28: The Promise of Not Tasting Spiritual Death Before the Parousia,” Trinity Journal ns 30 no 1 (Spr 2009).

Meyers, Mary Ann. “Death in Swedenborgian and Mormon Eschatoloty,” Dialogue 14 no 1 (Spr 1981).

Schwarz, Hans. Eschatology.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2000.

Van Horne, Winston A. “St. Augustine: Deat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Journal of Religious Thought 38 no 2 Fall-Wint.

Walls, Jerry L. The Oxford handbook of Eschat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Webster, John. Confessing God: Essays in Christian Dogmatics II. New York: T&T Clark,

2007.

Website: “Death”. In .

 



[1]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頁481

[2] 傅偉勳:《死亡的專嚴與生命的尊嚴》(台北:正中書局,2002),頁13

[3] “Death” in .

[4] 傅偉勳:《死亡的專嚴與生命的尊嚴》,頁12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483

[5]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2000), 249.

[6] 傅偉勳:《死亡的專嚴與生命的尊嚴》,頁13

[7]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484

[8] 同上,頁484

[9] Mary Ann Meyers, “Death in Swedenborgian and Mormon Eschatoloty,” Dialogue 14 no 1 (Spr 1981), 58.

[10]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38.

[11] 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未世》(香港: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2),頁851

[12]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510

[13] 同上,頁522

[14] 梁美儀、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5),頁40

[15]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43.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49.

[16]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493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57-59.

[17]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503

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未世》,頁851

Louis A. Brighton, “Three Modes of Eternal Life,” Concordia Journal 27 (2001) 4, 303-304.

[18] 馮蔭坤:《帖撒羅尼迦前書》,天道聖經註釋 (香港:天道書樓,2004),頁340

[19]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99.

[20]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99.

[21]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301.

[22] Winston A. Van Horne, “St. Augustine: Deat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Journal of Religious Thought 38 no 2 Fall – Wint., 34.

[23] 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未世》,頁918

[24]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587

[25] Winston A. Van Horne, “St. Augustine: Deat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Journal of Religious Thought, 35.

[26]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60.

[27] 徐汶清:〈略談莊子與基督徒的生死觀〉,《神學論集》154 (2007 ) 625

[28] John Webster, Confessing God: Essay in Christian Dogmatics II (New York: T&T Clark, 2007), 205-219.

[29] 徐汶清:〈略談莊子與基督徒的生死觀〉,《神學論集》154 (2007 ) 625-626

[30] 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二:基督與救恩》(香港: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2),頁670-671

[31]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489

[32] Winston A. Van Horne, “St. Augustine: Deat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Journal of Religious Thought, 39.

[33] Jerry L. Walls, The Oxford Handbook of Eschatolog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465.

[34] 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未世》,頁911

[35] 同上,頁911

[36] 同上,頁909-910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589-590

[37]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49.

[38] 徐汶清:〈略談莊子與基督徒的生死觀〉,《神學論集》154 (2007 ) ,頁626

[39] 郭鴻標:〈死裏淘生〉,《慈聲》114 (20101),頁4

[40]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53261.

[41] Winston A. Van Horne, “St. Augustine: Deat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Journal of Religious Thought, 48.

[42]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45.

[43]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60.

[44]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60.

[45]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80.

[46]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頁483-484

[47] 同上,487

[48] Winston A. Van Horne, “St. Augustine: Death and Political Resistance,” Journal of Religious Thought, 42.

[49] Louis A. Brighton, “Three Modes of Eternal Life,” Concordia Journal 27 (2001) 4, 298.

[50] 徐汶清:〈略談莊子與基督徒的生死觀〉,《神學論集》154 (2007 ) ,頁626

[51] John Chryssavgis, “A Review Essay in the Form of a Personal Reflection,” Anglican Theological Review, 91 no 4 (Fall 2009), 639.

[52] J. Edward Dallas, “Matthew 16:28: The Promise of not Tasting Spiritual Death Before the Parousia,” Trinity Journal ns 30 no 1 (Spr 2009), 94.

[53] Hans Schwarz, Eschatology, 2.

[54] John Chryssavgis, “A Review Essay in the Form of a Personal Reflection,” Anglican Theological Review, 91 no 4 (Fall 2009), 639.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