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生態神學 洪志娟: 從以色列民與應許地之關係反思教會在生態危機中的角色
洪志娟: 從以色列民與應許地之關係反思教會在生態危機中的角色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四, 19 十二月 2013 10:21

從以色列民與應許地之關係反思教會在生態危機中的角色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洪志娟

1. 引言

氣候變化、能源短缺、環境污染、生態失衡、物種滅絕、貧富懸殊等種種生態危機,都是現今世代正要面對、並嚴重影響世界存亡的關鍵問題。教會作為蒙神救贖、在地上為祂作見證的群體,應如何正確地理解、並真實地活出神在創世時賦予人管家的職份?有學者提出「聖經是神的子民與神的土地的故事」 (The Bible is the story of God’s people with God’s land)[1]本文會沿這方向,從以色列民出埃及、準備進入迦南地的記述中,尋找以色列民與應許地的關係,反思今日神的子民─教會,在神的土地─生態危機之下的地球,所應該承擔的角色。

 

2. 應許地對以色列民的意義

亞伯拉罕聽從神的呼召,離開本族父家,踏上未知之旅,追尋神的應許﹝創十二1-3﹞。從亞伯拉罕到以撒、以撒到雅各,以色列民都是一個遊牧的民族﹝創四十七3﹞。雖然自約瑟的時代開始,以色列民可以較為安定地棲息於埃及地,但他們卻只是以為奴的身份寄居,並沒有土地的擁有權﹝出一8-11﹞。直到離開埃及、進入神應許之迦南地,他們才首次真正地擁有「土地」。Brueggemann 在其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書中認為:「土地」就算不是聖經中唯一的核心信息,也應是其一的核心信息 (Land is a central, if not the central theme of biblical faith) ;「土地」是以色列民與上主同在的「地方 (place) 充滿了與神同行的回憶、充滿了神的應許、也充滿了他們對神的承諾 盛載著以色列民的歷史、信仰及身份。[2]有形容神、以色列民、土地,三者形成了一個三角關係:以色列是神的子民,神是地的主人,神將地賜給以色列民。[3]由此可見,神、以色列民及土地三者的關係非常密切,亦互相牽引;以色列民與神的關係直接影響著他們能否繼續及應該如何在應許地上生活。

 

2.1. 立約的記號

雖然以色列的列祖過的是遊牧的生活,但在他們因時際遇的遷徙過程中,神不斷向他們重申與亞拉罕所立之約﹝創十二1-3;廿六22-24;廿八13-15﹞:要賜福與以色列民成為大國,使他們得以承受土地為基業。因此,應許地就是神與他子民立約的條款。然而,從列祖的遊牧步履、寄居埃及地為奴、出埃及於曠野漂流、得迦南地為業、亡國被擄到巴比倫、回歸故土重建聖殿及城牆……以色列的歷史就是不斷地於得地與失地、生命與死亡之間徘徊,追尋的應許是豐盛的卻有其不明確的一面,是需要以信心行走的旅程。[4]因此,對神的子民來說,應許地雖是約的條款,但卻要用信心、並遵行神的誡命來獲取。如申命記三十15-20所言,若以色列民遵行神的道,就能在得為業的地上長久,不然就換取滅亡。應許地就是神與祂的子民立約的記號。

 

2.2. 神聖的禮物

應許地既有已建造的城邑,又有現成的居住及耕作設施,加上土地肥沃及天然資源豐富﹝申六10-11;八7-9﹞,對以色列民來說是一份夢寐以求、白白的禮物 不費己力建造開懇的現成安居之所。Brueggemann稱之為全然的恩典 (sola gratia),保證的滿足 (guaranteed satiation),這地並非以色列民以其能力及謀略取得,而是因神信守祂的承諾而賜下,因以色列民因聽從而獲得。[5]故此,應許地對是神給以色列的一份從上主而得的神聖禮物。

 

2.3. 神聖的主權

一方面,應許地是神白白賜給以色列人的神聖禮物,但另一方面,神又宣告地的擁有權是屬祂的 以色列人只是作客旅和寄居﹝利廿五23﹞;這跟應許地是賜給以色列民的禮物似乎有點矛盾。然而,有學者分析指出,此處所言是強調神先前的擁有權,而以色列是以兒子的身份承受了土地;正因如此,神的子民在所承受的土地上生活,其社會經濟的層面正是人神關係的表彰。[6]所以,以色列民在應許地上生活,於享用這份神聖禮物的權利的同時,也要承擔著受託管理這神聖主權的義務;以色列民要在社會經濟的層面上,活現神「兒子」身份的應有表徵。

 

3. 以色列民在應許地上生活的責任

應許地對以色列民既是與神立約的記號、又是從神而得的神聖禮物、亦是神聖主權的表徵,相對而言,以色列民在應許地上生活,也有責任持守與神所立的約、好好享用神的禮物、並以神的法則在地上生活以體現地的神聖主權。

 

3.1. 禁戒偶像

要持守與神所立的約,以色列民定要保持與神一種親密及排外之上主與主民的關係:以耶和華神為獨一的主,盡心、盡性、盡力愛祂﹝申六1-5﹞;不可雕刻偶像,因為神是忌邪的神﹝申四23-24﹞。進入迦南地,以色列民面對的是充斥著偶像假神的迦南民族。相對於看不見、摸不到的上主,偶像假神能給與人可「抓住」的「安全感」;以色列民在曠野中製造金牛犢就正是落在這試探之例子。因此,摩西於將入迦南地時,要與以色列人重新立誓不敬拜別神﹝申廿九2-29﹞,並於講論的未段也重申專一敬拜神與敬拜偶像是生與死、福與禍的抉擇﹝申三十15-18﹞。

偶像除了夾義地指到假神外,從廣義上,如申命記八12-18所言,以色列民以為在應許地上的繁榮生活是靠自己的力量獲取,而忘記神,就屬偶像崇拜。[7]又或者,人在地上肆意濫用資源,漠視神給與人的規範,也屬偶像崇拜。[8]

由此可見,專一敬拜神、不隨從別神,以祂為主、為信靠的對象,是以色列民在應許地上生活的必要條件。

 

3.2. 安息

應許地既是神給以色列民的神聖禮物,祂固然期望以色列民好好珍惜及享用。Myres提出安息隨著善工而來就是最原始的秩序,安息並非為了多作工而休息,而是為了永恆地享受這世界,故所以是「蒙神賜福的」﹝創二3﹞。[9]「安息」是以色列民能好好享用應許地這份神聖禮物的竅門。

安息日這個詞原自希伯來動詞shabbat,基本的意思是「停止或克制」。[10]守為安息日是十誡中的第四誡的命令,出埃及記及申命記均有記載﹝出二十8;申五12﹞。雖然兩處經文均說明六日工作,第七日則不論自己、家人、僕婢、牲畜及寄居的,都要停止作工,守此日為聖;然而,兩處的記載,重點略有不同。出埃及記的記載,重點在於記念神創造的工程;但申命記則重於記念以色列於埃及地作奴僕,經歷神的拯救。兩處的記載互相補足,表明安息日的意義是在於其與創造及救贖的關係;安息日並不是週而復始的循環,而是創造秩序與動態的救贖作為的相遇。[11]

從創造方面,猶太學者赫舍爾指出古代拉比認為第七日仍有創世之工,就是在安息日創迼了 menuha﹝安歇、安息﹞,沒有menuha,世界就不完全。[12]因此,守安息日是以色列民享受在創造秩序中賦予的一種無缺乏、安穩、平和的狀態。相近地,Moltmann 也認同第七日的重要,這日乃神的賜福及受造物的聖化,因神歇了創造的工程,選擇地向人並為人顯現,容讓人享受與祂的同在這種神聖的平安不獨包圍靈魂,還有身體;不獨個人,還有家人及其他人;不獨人類,還有動物;不獨生物,還加上如創造故事所言的天地一切受造之物因此安息日的平安也是與大自然和平的開始。[13]因此,守安息日是以色列民享受神創造的和平美好,並體驗神同在的過程。

從救贖方面,守安息日是以色列民確認神以大能帶領他們進入應許地的歷史,是以色列民對自身的民族歷史、並與神與應許地之關係的一種記念方式。[14]除了回顧歷史的向度,守安息日也有其前瞻性:神過往的賜福成為盼望的根基並對將來的確信。[15]因此,守安息日維繫著以色列民對神的信靠與跟從 使他們在應許地上得以長久的條件。

此外,安息日除了本身是聖日外,它也是猶太節期的計算單位,如利末記二十三章提及的逾越節、五旬節、吹角節、贖罪日、住棚節等。因此,安息日是以色列民公共生活的核心節奏,讓土地在人的耕作之下仍有定時有休息,這能中斷人操控自然及不斷擴張生產力的意圖。[16]

除了於安息日及節期中安歇之外,以色列民還要守安息年及禧年。以色列民要耕作六年並收藏出產,到第七年要停止耕作,讓土地也得安歇﹝利二十五4-7﹞。再者,更要於七個七年後之一年,即第五十年,定為禧年,各人要吃土地自生的土產﹝利二十五8-17﹞。安息年及禧年的命令,使土地得歇息及更新的機會。土地的安息提醒人認知土地是一份禮物;也並不是單單為滿足人類而設,而是有其自身的權利及存在價值。[17]此外,安息年及禧年更促使以色列民進一步學習信心的功課,認定大地屬主。神賜福,土地就效力,第六年就可得三倍的收成,有足夠的陳糧渡過安息年及其後的等待耕作收成的日子﹝利二十五20-22﹞,彷如以色列民在曠野漂流吃嗎哪的經歷之延伸﹝出十六14-30﹞。守安息需要信心的躍進,堅定地相信這世界在沒有人的勞力下仍能好好地運作,並且神也是樂意及能夠將足用的賜給人生命所需。[18]

 

3.3. 顧念鄰舍

安息除了讓人於靈性上得操練,讓土地得更新,它更影響以色列民在應許地上的生活,在社會經濟的層面上活出神的法則。

首先,是債務的豁免。申命記十五章論到每逢七年的未年﹝即安息年﹞要施行豁免,所有在過去六年內借給同胞﹝不包括外邦人﹞的債務,到安息年皆應一律豁免﹝十五1-11﹞。經文更強調人不可因豁免年將至而藉口不借貸,漠視同胞的缺乏﹝十五9﹞。從正面上,這是帶應許的命令,人若遵行,不獨本身得蒙神賜福﹝十五10﹞;更使全個社群得益處,解決社會貧窮問題﹝十五4-5﹞。與安息的意義同出一徹,豁免債務讓以色列民認知人﹝欠債者﹞跟土地一樣,是不能被他人﹝債主﹞以債務所支配及操縱;欠債者跟債主同在與神立約的應許地上生活,就該同享尊嚴、同受尊重及同得自由。[19]有學者指出,豁免債務於古代近東社會並不陌生,然而申命記律例的與別不同之處,就是提供了一個復原節奏,使豁免債務如潮水漲退般有節拍地進行。[20]對整體社會經濟而言,安息年的債務豁免提供了一個復原的週期,貧窮人可因債務得豁免而有重新開始的機會,亦大大減低了貧富懸殊的差距。

嚴重的債務,往往導致被賣為奴。故此,比豁免債務多走一步,就是還奴僕自由。律法保障了被賣作僕婢的希伯來人,在服事希伯來的主人達六年後就有得自由的權利﹝出二十一1-11;申十五12-18﹞。這行動同樣也是為了重建立約群體的關係,讓社會可回歸正確的模樣。[21]對整體社會經濟而言,此舉避免了人世代為奴,大大減低了跨代貧窮的機會。

再者,就是土地要在禧年時歸回原來的擁有者﹝利二十五25-28﹞。同樣,這也是體現地的主權屬於神的行動。在社會經濟方面,使貧窮的家庭不至永遠喪失土地權,能有重新建立的機會。

除了對同族裔的貧窮人的保障外,律法中還提出了對弱勢社群的顧念,例如:憐愛寄居的﹝申10:19﹞、供養在以色列人當中無分無業的利未人﹝申十四27-29﹞、留些土產供孤兒及寡婦取用﹝申二十四19-22﹞。還要實踐公平公義,要以公平善待貧窮人、雇工、寄居的、孤兒及寡婦﹝申二十四10-18﹞。以色列民在應許地上生活的責任,就是要讓這些沒有土地、沒有權勢、沒有尊嚴的人,在這地上被顧念;讓這些看為沒有權利的人,得到尊重及照顧。[22]而這一切關顧行動的基礎,就是要以色列民記念他們曾在埃及地作奴僕。

總括來說,神期望以色列民於應許地上,要成為一個屬神的民族:在社會、經濟、政治、宗教上以一種另類的方式生活,給與在群體中掙扎及被邊緣化的人一個超越的向度,使他們能勝過欺壓的結構及意識形態,建立一個新的社會秩序,讓每個人都得到所需用的。[23]有別於埃及和迦南民族,以積蓄財富及集中權力為本的社會經濟體系,導致貧窮及邊緣化;以色列民要為有需要的人,活出一個每人都足夠 (enough for all)  並拒絕過度積存 (excess accumulation) 的經濟體系, 避免他們在埃及地為奴的生活苦況重現於應許地上。[24]

 

4. 教會在生態危機中的角色

教會乃蒙神從罪和死的轄制中拯救出來的群體,是新的「以色列民」。而我們今日所生活的大地,正陷於生態危機之中。究竟神期望以色列民在應許地履行的責任,對教會處身陷於生態危機的大地上生活有何啟迪?教會在這個處境中要承擔甚麼角色?

 

4.1. 成為自由的群體:脫離消費主義的轄制

地是神與祂子民立約的記號,子民在地上生活,就要專一地以神為獨一的主。教會雖不至落入夾義的偶像崇拜問題,但廣義的偶像崇拜卻值得我們深思。如前文所提,若人以為生活是單靠自己的力量及籌謀,又或是肆意濫用資源,都是以自己潛越了神的地位,屬偶像崇拜。

現代社會以商業活動主導,以刺激消費來促進社會經濟增長。我們生活的環境,充滿了林林總總的商品,媒體充斥著各類的商品廣告,不斷地誘導人消費。為了增加銷售額,商家會不斷加快潮流週期,以推出新款的商品。人在這環境生活,就會不知不覺間買了過於自己需要的商品,不盡追逐新款來取代原來還性能良好的產品,跌入購買、囤積、棄置的循環。這些過度的消費,濫用了大量的資源。

除此之外,現代人﹝尤其是中產階級﹞會崇尚消費和品味生活的形態,藉此突顯消費者的成就感和自主性。[25]而這些所為品味消費,往住包括大量進口產品,涉及更多的資源﹝高生態足印﹞。對人而言,亦跌入拼命工作、拼命賺錢、拼命消閒及消費的循環,意圖以自己力量積存財富及建立社會地位,過自己認為理想的生活方式。

要脫離上述過多及不必要的消費,教會群體要透過查考聖經及講壇教育,幫助信徒重尋「安息經濟」 (Sabbath Economics) 的意義:每人都足夠、拒絕過度積存;也要透過討論及反省,思想現今世界的資源運用及分配情況,並認清消費主義帶來的種種問題。在崇拜的公禱中,也要為消費主義帶來的浪費認罪,並為信徒生命守望。亦可結集群體力量,彼此支持,實踐簡樸生活;也可提供平台,推動物資轉贈及循環使用。教會要成為自由的群體,脫離消費主義的轄制,為世界其他角落的人及以後的世代的原故,珍惜及善用神所賜給地上的資源。

 

4.2. 成為更新的群體:重整生活作息循環,展現正確的價值觀

除了在消極上脫離消費主義的轄制外,教會更要在積極層面學習重拾守安息日的操練,使教會能從安息中得更新,成為有生命力的群體。

在經濟掛帥的社會,大小企業每年都不斷增高營業指標、降低營運成本,人承受的工作壓力有增無減。再加上科技及通訊的發達 電腦、互聯網、流動通訊、智能手機等,大大加快了工作的節奏,亦使人跌入7 x 24不斷工作的網羅。都市人的身體及心靈,鮮有得到真正的休息。重尋安息,正是信徒生命所急需的。唐曼華的《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提出在以下四方面實踐安息日的操練:

停止:要停止工作,停止藉工作追求的生產及成就,停此因忙碌及壓力而生的焦慮、擔心和緊張,停止試圖扮演神以操控自己的將來,停止佔有更多的物質,停止受主流文化的價值觀所支配。

休息:以不同形式去經驗靈性、身體、情感、智力的休息,享受與主的同在;放下衝突、敵對,進入社會休息 (social rest)

擁抱:正面地擁抱自己的身份及基督徒價值觀;擁抱施予,取代需索;重尋生命中的呼召,經驗在主裡面的平安,與神子民一同服事世界。

享受:享受在敬拜中體驗永恒;以音樂、美、食物、愛來慶祝。

唐曼華作了這樣的總結:安息日的停止令我們更為自己在很多方面沒有信靠神,試圖創造自己的未來而悔改;安息的休息增強我們對神完全恩典的信心;安息日的擁抱邀請我們接受我們信仰的真理,將這些真理實際應用在我們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上;安息日的享受提升我們對末世的盼望 我們現在經驗神的愛帶來喜樂,也預嘗將來的喜樂。[26]

六日工作,一日安息,原是神在創造秩序中建立的生活節奏。人要遵行,是一項信心與主權的抉擇 憑己力爭取,自己掌握未來;還是信靠神的供應,仰望神的帶領。若信徒能實踐安息日的操練,教會整個群體就能產生積極的變化,主日成為每週更新的開始,因更深經歷神的同在而使心意更貼近神的心意,人生的價值觀得以較正。因此,教會在主日的活動安排,應以能否幫助信徒進入安息作為審視的條件,避免以頻繁的事務、會議、活動等,佔據人親近神、享安息的時間。

 

4.3. 成為使命的群體:建設合神心意的社會經濟秩序

有了從安息而來的更新生命為基礎,教會更應發揮群體的力量,在民生、社會經濟的層面,展示神期望人於地上生活的樣式。活在現今的社會體制之下,雖然信徒群體不能﹝也不應﹞抽離社會,模仿神吩咐以色列民於應許地上生活的樣式過活,但這模式背後的精神,並涉及的倫理卻是教會需要實踐的。這些包括:要讓大自然同享安息的循環、協助貧窮人脫貧、防止財富過分集中、關顧弱勢社群。

首先,教會可以透過教導聖經及討論,讓信徒在生態神學上有更深的思考,使信徒明白得贖群體應比別人更積極支持環境保育及可持續發展。

有了神學的理論基礎,教會可以具體的行動支持環境保育,例如:以環保生態旅行、植樹行動等取代教會一般的旅行及同樂日。另外,教會可以推動低炭的生活方式,讓信徒可從衣、食、住、行的細節中作出貢獻:不浪費食物、食水、能源,支持回收再造等。

此外,教會可鼓勵信徒改變消費模式,如選購本地或鄰近地區﹝低生態足印﹞及公平貿易的產品、光顧小店舖等,以行動支持對有利環境保育、反剝削、反壟斷的經濟活動。再進一步,教會更可具體地透過社會服務推動扶窮、社會企業等工作;亦應服事弱勢社群、為他們增取福利。

上述都是一些在現行的社會體制下可做的事情,然而,一些結構性的問題則並非這些行動所能改變的。唯有讓基督教倫理影響社會核心價值,從而推動政策、經濟秩序的重整,才能帶來扭轉性的改變。因此,教會要好好發展公共神學,才可與社會有對話的機會,並能有較徹底及深遠的影響,建設合神心意的社會經濟秩序。

 

5. 結語

土地是神與祂子民立約的記號,神的子民有享用這份神聖禮物的權利,亦有悍衞神聖主權的義務。教會 蒙神救贖的子民,理應成為見證的群體,活出神、人、地的正確關係。不論在環境保育,以至社會經濟層面,教會都要實踐安息的意義,讓每人都得到所需的,人與地都得更新。雖然道路並不容易,但如Kinsler 所言:從出埃及、到曠野漂流、再攻佔迦南,上主的子民面對種種難以置信的事情,所以,他們屬靈的後代今日也不得不繼續他們的盼望之旅,向應許地前進。[27]願進入終極安息的盼望,成為我們盡力建立當下的動力!

 

 


參考書目

Brueggemann, Walter.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7.

Wright, Christopher J.H. God’s People in God’s Land. Grand Rapid. Michigan: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0.

Kinsler, Ross. The Biblical Jubilee And The Struggle For Life: An Invitation To Personal, Ecclesial, And Social Transformation. Maryknoll, N.Y. : Orbis Books, 1999.

Myers, Ched. The Biblical Vision of Sabbath Economics. Washington, D.C.: Tell the Word, Church of the Saviour, 2001.

赫舍爾 (Heschel, Abraham Joshua) 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書房,2009

唐曼華 (Dawn, Marva J.) 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

趙崇明著。《安息行旅》。香港:基道出版社,2009

Sherman, Robert. “Reclaimed Sabbath Rest.” Interpretation 59 no 1 (Jan 2005): 38-50.

McLeod, Edward A.. “Deuteronomy 15:1-11.” Interpretation 65 no 2 (Ap 2011): 180-182.

Friesen, Duane K. & Guhr, Bradley D.. “Metanoia and Healing: Toward A Great Plains Land Ethic.” Journal of Religious Ethics 37 no 4 (D 2009): 723-753.

 

 



[1] Walter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7), 13.

[2]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3, 5-6.

[3] Christopher J.H. Wright, God’s People in God’s Land. (Grand Rapid: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0), 104.

[4]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14.

[5]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47-49.

[6] Wright, God’s People in God’s Land, 23.

[7]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62.

[8] Ched Myers, The Biblical Vision of Sabbath Economics (Washington, D.C.: Tell the Word, Church of the Saviour, 2001), 16-17.

[9] Myers, The Biblical Vision of Sabbath Economics, 10-11引用希伯來聖經學者 Lowery所指出創二2 之「安息」為動詞、「工作」為名詞。

[10] 唐曼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 1

[11] Robert Sherman, “Reclaimed Sabbath Rest,” Interpretation 59 no 1 (Jan 2005): 40-41.

[12] 赫舍爾, 《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書房,2009, 36

[13] Sherman, “Reclaimed Sabbath Rest”, 47:引用並分析Jürgen Moltmann

[14]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64.

[15] Sherman, “Reclaimed Sabbath Rest”, 41.

[16] Myers, The Biblical Vision of Sabbath Economics, 13.

[17]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63-64.

[18] Myers, The Biblical Vision of Sabbath Economics, 13引述 Lowery.

[19]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64.

[20] Edward A. McLeod, “Deuteronomy 15:1-11”, 181.

[21] 同上

[22] Brueggemann, The Land: Place As Gift, Promise, And Challenge In Biblical Faith, 65-66.

[23] Ross Kinsler, The Biblical Jubilee And The Struggle For Life: An Invitation To Personal, Ecclesial, And Social Transformation (Maryknoll, N.Y. : Orbis Books, 1999), 35.

[24] Kinsler, The Biblical Jubilee And The Struggle For Life, 39.

[25] 趙崇明,《安息行旅》﹝香港:基道出版社,2009﹞,16 & 29.

[26] 唐曼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頁213

[27] Kinsler, The Biblical Jubilee And The Struggle For Life, 43.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