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康體神學 關淑貞:從安息日反思現代人的亞健康狀態
關淑貞:從安息日反思現代人的亞健康狀態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一, 06 九月 2010 10:35

從安息日反思現代人的亞健康狀態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關淑貞

引言

二十世紀中期,西方醫學界提出了健康與疾病之間存在著「第三狀態」,又被稱為「亞健康狀態」。這種狀態多沒有明確的病徵,一般以失眠、乏力、體力下降、情緒不穩等表現為主訴。亞健康狀態與過度疲勞有密切關係,現代人工作繁忙,缺乏休息,以致身心靈都疲憊不堪。筆者試從聖經話語中探討安息日的意義,並反思安息日與現代人的關係,提出安息日的操練有助改善亞健康狀態的觀點。

亞健康的成因與表現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前蘇聯學者N.Berhman首先提出健康與疾病之間存在著「第三狀態」的概念,其後被稱為「亞健康狀態」。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導,全世界有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人處於亞健康狀態,經濟較發達地區中的亞健康者所佔比例高於其他地區,而中年人群的比例高於其他人群。1

亞健康狀態的產生可歸納為三個主要因素。2 一是惡劣的生活環境。現代化建設迅速發展,一方面為人類社會帶來極大方便,但另一方面卻不斷地惡化人類的生活環境。水源及空氣的污染,有害物質的排放等因素,大大破壞了自然生態環境,以致人與生活環境的系統平衡失調,對人類的健康構成威脅。第二個引起亞健康狀態的因素是越來越緊張的社會壓力。社會壓力本來是人類進步發展的內在動力,但當這種壓力超出了人的承受能力時,壓力就會成為破壞力,影響人的健康。第三個導致亞健康狀態的因素是傾斜的生活方式。現今社會經濟發達,以致收入相對增多,讓人可以盡情地享受現代文明的成果。可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同時蠶食著人的健康。這包括不健康的飲食生活方式,如抽煙、酗酒、暴飲暴食,或節食減肥導致營養不良等;不健康的休息方式,如日夜顛倒的娛樂消遣、熬夜、睡眠不足等;不健康的運動方式,缺乏有規律的運動;不健康的情感生活方式,例如夫妻間情感淡漠、移情別戀、對性的態度開放隨便、對小孩過份溺愛等;不健康的心理活動,如過份自我中心、嫉妒、自私等;以及不健康的社交方式,人際關係建基於功利主義及物質主義的基礎上。以上各種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均可導致亞健康狀態的產生。

亞健康狀態一般沒有明確的病徵,其表現主要可分為三個方面:3 (一)軀體症狀,包括身倦乏力,少氣懶言、頭暈、兩目乾澀、胸悶心悸、食慾不振等;(二)心理症狀,包括精神不振、情緒低落、抑鬱、急躁易怒、焦慮緊張、睡眠不佳、記憶力減退、興趣及精力下降等;(三)社會表現,包括不能承擔相應的社會角色、工作及學習困難、人際關係緊張、家庭關係不和諧、及難以進行正常的社會交往等。

針對亞健康狀態的產生因素,學者提倡從科技發展研究、醫學、心理學及人類社會學等各方面探討亞健康狀態的防治方案。由於亞健康狀態與過度疲勞有密切關係,筆者嘗試從聖經的話語中探討安息日的意義,並反思安息日與現代人的關係,提出安息日的操練有助改善亞健康狀態的觀點。本文的重點不在於討論安息日與主日的分別,4 有關內容可參考其他書目。本文將從舊約及新約福音書兩個方面探討安息日的意義,然後討論安息日對現代人身心靈健康的重要性。

從舊約探討安息日的意義

「安息」這字在舊約聖經出現至少一百六十次,其基本意思是「停止」、「止息」或「終止」。5 舊約聖經也記載了很多關於安息日的規條,對猶太人來說,安息日的規條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因為干犯安息日的代價是死亡(出31:14-15)。為何耶和華那麼重視安息日呢?那就要回到創世記當中,理解安息日與創世的關係。

安息設立於創世之時──創世記2: 1-3

「天地萬物都造齊了。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因為在這日上帝歇了祂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

(創2: 1-3

 

上帝並不是因為連續六天創造而覺得疲倦,需要休息,正如詩篇121: 4指出,「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覺。」在上帝眼中,一切都變得圓滿,世界從無到有、從一片混亂變得井井有條,祂安息是因為祂認為一切都甚好。守安息日的其中一個意義就是為記念這個創造得以圓滿以及從混亂到秩序的過程。6 上帝的創造是宇宙性的,祂的創造不單是為以色列人,也為世上所有的人,創世過程中的第七日是最先為普世訂立的停止日,好讓受造物也在休息中分享創造主的工作,享受完滿。7

莫特曼認為頭六天的創造與第七日的安息存在著不能分割的關係,創造的「完成」必須包括「安息」在其中,整個創造的工作可說是為了安息日的緣故而設立。基於這個觀念,只有工作而缺乏休息的人生並不算是完滿。8 莫特曼又指出,如果頭六天的創造代表了上帝在「空間」世界裡所彰顯的主權、計劃、命定、掌管和征服的話,第七日的安息則代表了上帝在「時間」裡放下祂掌控的主權,9賦予受造物自由成長的空間。10 「安息」與「自由」的關係不單表現於受造物能體驗自己特性的自由,還有是創造主既參與工作而又不受工作控制的自由。11 上帝按著祂的形象造人,人亦應學效上帝在安息日休息,在創造的過程中,學習放手,成為上帝創造的伙伴。12

雖然「安息日」這名詞在創世記二章並未出現,13但安息日的日期是根據創世的行動而設立的,跟其他在每年某個月份中舉辦的節慶不一樣,安息日是每週循環不息的記念日和休息日。14

出埃及記的安息日誡命──出埃及記20: 8-11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作,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20: 8-11

安息日的誡命是十誡中最長的一條,其重要性也突顯於其他誡命之上。這條誡命人人必須遵守,倘若為慶祝安息日而要別人付代價,這便不合宜了。15 這規定包括了僕婢、牲畜和寄居的客旅,好讓一切受造之物都能享受休息。空間與地域的佔據因人而異,但時間對每個人都是一樣。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是對時間的祝福。16 任何人願意放下工作,擁抱神所賜下的安息,都可領受這祝福。六日工作的辛勞,在第七日得以恢復,故每週都應把安息日分別為聖,回顧及慶祝一週工作的完滿。17

耶和華吩咐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為永遠的約,作為祂和以色列人之間的證據,這是有關守安息日最嚴厲的命令,18因為不守此命令的代價是死亡(出31: 13-17)。為何連休息這基本的生活節奏都需要嚴厲的命令呢?這好比小孩子一般都愛看電視節目,要不是父母命令上床睡覺,小孩都情願把所有節目收看盡。父母的命令是出於愛,因為父母知道小孩子要有足夠睡眠,同樣,上帝也了解我們容易失落於急速的生活節奏中,故命令我們要安息。19 小孩子遵從父母的命令是對父母尊重,我們同樣也要遵守主的誡命以回應祂的愛。其實早在出16: 16-30中,耶和華在收取嗎哪的事件裡知道以色列人的服從性有多少。20 以色列人中有違背上帝的命令,有的在平日預留兩天的食物,有的則在安息日出去收取嗎哪。這都是人想透過物質而獲得安全感的表現。可見上帝吩咐我們守安息日,是要操練我們擺脫這種操控物質而獲取安全感的心態,反而要回歸信靠上帝的恩典。21

申命記的安息日誡命──申命記5: 12-15

申命記中記載的安息日誡命,跟出埃及記所記載的大同小異。其中最明顯的分別,在於申5: 15:「你也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耶和華你上帝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將你從那裡領出來,因此,耶和華你的上帝吩咐你守安息日。」出埃及記中的安息日誡命,是以創造為基礎,但申命記中的安息日誡命,以記念出埃及的傳統為守安息日的理由,是以救贖為基礎。22 出埃及和安息日是不可分割的。出埃及是外在自由的象徵,安息日的則是內在自由的象徵,兩者相輔相承。23 故耶和華一方面吩咐以色列人要守安息日為聖日,另一方面又強調僕婢可以一樣安息(申5: 14)。耶和華希望以色列人顧念受壓的人,好讓所有人,無論貴賤,都能享受外在及內在的自由。如果為了自己得到安息而勞役其他人,這便是違背了上帝的本意了。作為上帝的子民,我們有責任去實踐安息日的理想,關注社會中受欺壓的一群,好讓他們的生命也得到安舒。24

以安息作為耶和華與以色列民立約的證據,不單是每週的慶典,而且延伸至每第七個年頭要守的安息年。這一年不耕種也不修理葡萄園。地要得安息,這年的土產都要歸僕婢、雇工人、寄居的外人及所有牲畜走獸作食物(利25: 1-7)。安息年的延伸是禧年,七個安息年後,第五十年的禧年是贖回年。這年是宣告自由的聖年,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一切買賣可以取消,債務可以豁免。這一年也是不種不收,然而耶和華應許在第六年賜福給以色列民,叫地生三年的土產(利25: 8-55)。

安息日、安息年或禧年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受惠的不單是以色列民,而是普及至外人和貧乏者,甚至動物及土地都被顧及。可見守安息的聖約,不是一個外在的宗教慶典或獻祭儀式,上帝渴望祂的民有一顆內在敬畏祂的心、一顆憐憫別人的心。25 耶和華常透過先知責備以色列人,是因為他們有敬虔的外表,但內裡卻是貪婪、拜偶像、欺壓窮人。耶和華說:「我喜愛良善,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上帝,勝於燔祭。」(何6: 6)又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6: 8

總的來說,舊約所立的安息日誡命以上帝的創造和救贖為基礎,而且涉及兩個向度:26 一是縱向,讓人記念與這位創造主、救贖主的關係;二是橫向,讓人因經歷了上帝的恩典而懂得與其他人及受造物一起分享所擁有。安息所強調的,不單是肉身得到休息,而且是心靈在上帝的創造和救贖中得到滿足和安舒。

從新約福音書探討安息日的意義

「安息日」一詞在新約一共出現了六十八次,其中五十六次是出現在福音書中,而且大部分是涉及對安息日的本質和意義的討論,當中不乏耶穌與猶太人領袖爭論個案。27

安息日的可與不可

耶穌在安息日的言論和行為,多次挑起法利賽人的攻擊,因為耶穌的一舉一動正正是衝擊著當時猶太領袖對安息日的看法。法利賽人所重視的是「安息日不可做的事情」,例如「不可搯麥穗吃」、「不可醫病」、「不可拿褥子走」及「不可和泥」。28 這些「不可」都是為了維護安息日而訂立的規條,為免百姓觸犯安息日的律例。耶和華那簡單直接的誡命「守安息日為聖日……無論何工都不可作」竟演變出各式各樣的規條,可說是畫蛇添足。

相反,耶穌所關注的是安息日可以做的事情,祂認為所有對人有益的事情都是安息日可以做的事情。29 安息日的休息並不是完全不活動。耶穌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約5: 17)祂在安息日說這話,是表示在安息日行善是合宜的事,又把祂所作的連繫到父神的工作。要知道上帝在創造後的休息,並不是祂甚麼都不管,而是祂仍憑著那無所不在的權能進行著托管萬有的護理工作。30 耶穌在安息日醫病、趕鬼實在是進行對人的護理工作,對祂而言,知善而不行就等如行惡。31 耶穌沒有花時間跟法利賽人爭論那些人所立的規條,祂反而是直截了當地指出問題的核心,就是當時的猶太人已經忘記了安息日的本質和意義,耶穌問他們說:「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那樣是可以的呢?」(可3: 4)耶穌的答案是:「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可以的。」 (1212) 耶穌是從人的需要作為基礎,去理解安息日的意義,有病的需要醫治,瞎眼的需要看見,被鬼附的需要釋放,祂深知道當時的老百姓,很多不是沒有能力負擔醫葯費,便是要千里迢迢跑到某處求醫治。耶穌的到訪往往為有需要的人帶來曙光。32 法利賽人看安息日的條例比人的需要為大,而耶穌的舉動,是為了更正法利賽人的錯誤觀念,表明人的需要比安息日的條例更為要緊。33 最諷刺的是法利賽人認為不可以在安息日行善,但他們竟在安息日向耶穌動殺機(可36),難道這又是安息日許可的嗎?34

人為安息日還是安息日為人

耶穌理解安息日的真正意義是由於祂認定安息日設立的目的。35 耶穌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可2:27)這句話的中心指出安息日設立的目的是為了人的福利,表明安息日是神為了幫助人而不是纏累人設立的。36 法利賽人所強調的安息日觀是冷酷無情的律法主義,它對人的需要視而不見,甚至將善惡顛倒。在這律法主義下,安息日成了人的枷鎖,將人束縛起來,使人感到徨恐不安。37 這確實是有違安息日的本意,安息日本是神為人的需要設立的,讓人在安息日中得著自由和釋放,並體會上帝的憐憫和慈愛,38安息日不是要捆綁人,而是要人的心靈和身體得益處。

誰是安息日的主

上帝雖然以誡命的形式來設立安息日,但誡命並不是安息日的中心。安息日的中心是上帝本身,以及它被設立的目的。39 在利末記19: 3,上帝要求以色列人「守我的安息日」,這裡是上帝首先表明安息日是屬於祂而不是屬於人,縱使安息日是為人而設立。40 安息日既是上帝設立,就應按上帝的心意來遵守。當耶穌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8;可2:28;路6: 5)時,祂是在宣告自己對安息日擁有絕對的主權,祂要將人的焦點從安息日的規條轉移到設立安息日的主身上。41 法利賽人那種自以為義和自我意志崇拜,完全阻礙了神的目的。當人自作聰明,曲解了神的律法,以自己為制訂律法者,而忘記頒賜律法的那位,就是羞辱神的聖潔和智慧。我們在神的律法上添加甚麼,就等於以為自己比神更好和更有智慧。42 耶穌既然是安息日的主,祂就有詮釋安息日這律例的主權,祂在安息日的一切言論和舉動都是詮釋安息日真正意義的根據。跟舊約所表達有關安息日的意義相呼應,耶穌的安息日觀也一樣歸納為兩個向度:一個向度是人,另一個向度是神。43 對於人,耶穌突破律法主義的捆綁,以具體的行動來表達祂對人的憐憫和關愛。對於神,祂宣告安息日的主權所屬,教人重新認定安息日的主是誰,並按祂設立安息日的目的來守這聖日。

彌賽亞的安息日

以賽亞書第六十一章所宣告的是彌賽亞來臨的佳訊,當中所描述的「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醫好傷心的人」、「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跟四福音書所記載的耶穌事蹟不謀而合。貫穿福音書的是窮人得聞福音、瞎子可以看見、聾子可以聽見、瘸子可以走路、被鬼附的得釋放、有罪的得赦免及死人復活等故事。無論是安息日與否,耶穌所覆行的是彌賽亞的任務,44為要表明基督的身份,45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4:19)。正如祂宣告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路4:21)耶穌基督要破除一切捆綁和限制,以安息日的意義來描繪,就是自由與公義的實現。46 主耶穌藉著上帝的大能,在主日從死裡復活,完成了救贖的工作。安息日不只是記念創造的完成和救贖的成就,它指向的更是未來榮耀的國度和盼望的應許。安息日的慶典是為了能夠先享和預嘗因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永恆安息而感恩。47

新約福音書所表達的安息日意義是建基於耶穌基督的言行上,祂所行的為要實踐舊約所立的安息日誡命之真義。主耶穌重申安息日的主權及安息日設立的目的,把人帶回正確的向度。新約的安息日也關乎於救贖,但跟舊約出埃及的救贖不同,新約的救贖是指耶穌從死裡復活所成就的永恆救贖。耶穌基督成就了彌賽亞的預言,把舊約的安息與新約的安息連貫起來,讓安息日的意義延伸至人永恆的安息。

安息日對現代人身心靈健康的重要性

現代人疲於奔命,喪失了工作與休息之間所應存有的規律。我們的社會文化誘惑人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賺取更多但正如赫舍爾指出,我們因換取更多空間或佔據空間的物質而喪失寶貴的時間48 現代人出現的亞健康狀態,正是我們的身心靈健康發出了警號。我們需要的不是擁有更多的物質,而是一個身心靈安康的整全生命。安息日並不是消遣與輕浮的時刻,而是修補我們破碎生活的契機。49 安息日是以上帝為中心,只有這樣我們的生命才變得有秩序。50 創世記首先提到上帝立了「停下來」的榜樣,我們也要學習停止工作,把安息日分別為聖,將其餘六天的工作擱置,從而忠於上帝的形象。51我們懂得安息日的真正意義,我們才能與創造主相遇。在與主的相遇中,我們為自己被造而讚美感恩。

身體的休息固然重要,但同樣重要的是靈性的休息。當我們停止信任世界給我們的保障,不再受制於工作而失去自由,我們才能將心思和精神集中在天上的事,讓我們藉著信心在上帝的恩典裡休息上帝經已為我們完成了救贖的工作,而且繼續透過我們作工,在安息日休息是把空間時間留給永恆,預嘗永生的喜樂。52 唐慕華認為,守安息日其中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學習到讓神照顧我們。53 當我們意識到工作的果效不是靠自己永無休止的付出,而是靠上帝親自的承托,人才能安然退下來。信徒在每週的安息日靜止下來,是承認上帝的主權,並確信工作的果效是源於上帝的恩典,而不是靠自己永無止息地工作。54 守安息日時停止工作,是信心的操練。55

在安息當中,我們享受人與人、與自然之間的平衡,因為在安息日,我們不再為生存進行殘酷的鬥爭,而是止息個人與社會層次的一切衝突。56 安息日讓我們意識到所有受造物在神面前都是平等,所有受造物都享有安息的權利。要得到身心健康,世人需要從創造的角度尊重和愛惜我們的自然環境及其中的受造物。上帝本來賦予自然環境有休息的機會,只是我們自己不願意安息的同時,也剝削了其他受造物安息的機會。只有在我們安息的時候,我們才能靜心欣賞主所造的世界有多麼完滿,我們的身心靈得以重新得力,與自然環境和諧共處。 在安息日的寧靜中,人不再因工作而干預環境,57而是承認上帝的創造,並且相信祂是萬物存在和實現的根源。

當社會的價值觀重視個人成功,彷彿越忙碌的人就越有存在價值的時候,我們應該透過安息而刻意擁抱人生的真正價值觀。58 上帝愛我們不是因為我們做了多少工作,而是按我們的本相愛我們。同樣,我們也不能像法利賽人那樣靠「不做甚麼」來討上帝喜悅。上帝所重視的是我們與祂建立的關係,而這關係是從太初創造,直至主耶穌成全救贖,藉著安息日的立定而不斷地維繫著。當我們在六日的勞碌過後,能夠在安息日安然來到主面前,讓自己的身體得到休息,靈性和情感都得到釋放,好叫我們更有力量和熱誠應付未來的工作,並且將敬拜的精神帶到工作中。59

所謂傾斜的生活方式,是對自身健康不關注,其次就是漠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對我們身心靈的健康都有影響。當我們守安息日的時候,可以在休息與運動之間取得平衡,又可以享用簡單而有營養的食物。我們可透過食物的分享與家人朋友共享安息日的團契友誼,而且讓貧乏的人也得到照顧。60 其實,無論在舊約或新約,安息日的觀點都離不開關顧有需要的人。上帝的本意也是讓弱勢的社群都同享安息,所以我們要尊重別人休息的權利,不能勞役別人而獲取利益。在安息當中,我們珍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且以時間而不是以功利或物質主義與人交往,守安息日讓我們為自己與別人的關係向上帝負責。61

安息日是為現代人的身心靈健康而設立的,但只有我們承認那創造和救贖整個世界的主是安息日的主,享受與祂同在的關係,建立正確的價值觀,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心靈的安息才會臨到個人及社會。

總結

現化人的亞健康狀態反映了人類的身心靈健康失去了平衡,過度勞累是我們的致命傷。透過探討舊約和新約福音書而重新檢視安息日的真正意義,有助現代人重拾休息的重要性,以及思想在安息日所強調的兩個向度,與人、與神重建關係。安息日是屬於上帝的人應該放下自己,經驗上帝同在的平安。安息日的重點不在於是哪一天,而是恆常保持工作與休息之間的規律,建立正確的工作及人生觀。上帝並不希望我們勞勞碌碌渡過此生,祂渴望我們能夠享受祂的創造,慶祝祂的救贖,並預嘗那永恆的安息。

 

 

參考書目

 

丁良才。《論安息日與主日》。香港:證道,1952

 

于春泉等著。<中醫對亞健康病因病機的認識>。《天津中醫葯》,20056月,22(3),頁198-200

 

王魯豫著。<亞健康研究進展>。《中外醫療》,2009. No.7,頁152-153

 

董玉整著。<亞健康及其產生的三個主要原因>。《中華流行病學雜誌》,20039月,24(9),頁758-759

 

唐佑之。《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香港:真理基金會,2004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

 

麥約翰著。許乾泰譯。《論安息日的設立》。費城:美華基督教會,1966

 

曹靜著。《一種生態時代的世界觀──莫爾特曼與科布生態神學比較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

 

禢浩榮著。《創造神學──從神的創造看救恩的意義及信徒生活》。香港:天道,1998

 

趙崇明、邵樟平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香港神學院,2007

 

赫舍爾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2009

 

Bass, Dorothy C. Christian formation in and for Sabbath rest. Interpretation, 2005, p.25-37.

 

Carson, D.A., 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82.

 

Geller, Stephen A. Manna and Sabbath – A literary-theological reading of Exodus 16. Interpretation, 2005, p.5-16.

 

Ringe, Sharon H. “Holy, as the Lord Your God Commanded you” – Sabbath in the New Testament. Interpretation, 2005, p.17-24.

 

1 王魯豫著:<亞健康研究進展>,《中外醫療》,2009. No.7,頁152

2 于春泉等著:<中醫對亞健康病因病機的認識>,《天津中醫葯》,20056月,22(3),頁198

3 董玉整著:<亞健康及其產生的三個主要原因>,《中華流行病學雜誌》,20039月,24(9),頁758-759

4 主日一般指七日的頭一日,而安息日則指七日的最後一日。

5 張祥志著:<從舊約「創造神學」看安息日的意義>,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香港神學院,2007),頁50-55

6 禢浩榮著:《創造神學──從神的創造看救恩的意義及信徒生活》(香港:天道,1998),頁2-7

7 張慧玲著:<安息日與現代信徒的屬靈操練>,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香港神學院,2007),頁137

8 趙崇明著:<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勞化>,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香港神學院,2007),頁118-119

9 同上,頁130

10 曹靜著:《一種生態時代的世界觀──莫爾特曼與科布生態神學比較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頁66

11 趙崇明著:<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勞化>,頁128

12 Stephen A.Geller, Manna and Sabbath: A literary – Theological Reading of Exodus 16, Interpretation, Jan 2005, p.14.

13 Harold H.P.Dressler, The Sabbath in the Old Testament, in Carson, D.A.(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82), 28.

14 赫舍爾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2009),頁19

15 唐佑之著,《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頁91

16 赫舍爾著,《安息日的真諦》,頁18

17 唐佑之著,《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頁93

18 Dressler, The Sabbath in the Old Testament, 25.

19 張天和著:<如何作一位「七日聖徒」── 歸回安息>,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香港神學院,2007),頁160

20 Geller, Manna and Sabbath: A literary – Theological Reading of Exodus 16, p.10.

21 趙崇明著,<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勞化>,頁126 

22 唐佑之著,《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頁91

23 曹靜著,《一種生態時代的世界觀──莫爾特曼與科布生態神學比較研究》,頁68

24 張祥志著,<從舊約「創造神學」看安息日的意義>,頁61

25 Dressler, The Sabbath in the Old Testament, p.32-33.

26 同上,頁26-27

27 邵樟平著:<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香港神學院,2007),頁64-66

28 同上,頁68-70

29 同上,頁70-71

30 麥約翰著,許乾泰譯:《論安息日的設立》(費城:美華基督教會,1966),頁10

31 Sharon H.Ringe, “Holy, as the Lord your God commanded you” – Sabbath in the New Testament, Interpretation, Jan 2005, p.19.

32 同上,頁21

33 丁良才著:《論安息日與主日》(香港:證道,1952),頁44-45

34 Ringe, “Holy, as the Lord your God commanded you” – Sabbath in the New Testament, p.19-20.

35 邵樟平著,<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頁71

36 丁良才著,《論安息日與主日》,頁46-47

37 邵樟平著,<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頁73-74

38 同上,頁73

39 同上,頁75

40 Dressler, The Sabbath in the Old Testament, p.26.

41 邵樟平著,<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頁72

42 麥約翰著,《論安息日的設立》,頁15

43 邵樟平著,<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頁75

44 唐佑之著,《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頁95

45 Ringe, “Holy, as the Lord your God commanded you” – Sabbath in the New Testament, p.20-24.

46 唐佑之著,《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頁94

47 麥約翰著,《論安息日的設立》,頁18-19

48 赫舍爾著,《安息日的真諦》,頁9

49 同上,頁29

50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45-153

51 同上,頁47

52 同上,頁66-69

53 同上,頁3

54 Dorothy C.Bass, Christian formation in and for Sabbath rest, Interpretation, Jan 2005, p.36.

55 張慧玲著,<安息日與現代信徒的屬靈操練>,頁148

56 赫舍爾著,《安息日的真諦》,頁43

57 唐佑之著,《創造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頁85

58 唐慕華著,《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頁110-117

59 同上,頁55

60 同上,頁192-197

61 同上,頁100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