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工作神學 吳嘉輝:《從巴特救贖觀看職場召命》
吳嘉輝:《從巴特救贖觀看職場召命》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四, 28 七月 2016 16:35

吳嘉輝:《從巴特救贖觀看職場召命》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吳嘉輝

1.引言

在香港教會,「職場召命」已經過一番日子的討論。主流的職場召命觀當然是在職場之中見證信仰的真實,在職場世界與上主同工,完成祂的旨意。具體地說,就是領人歸主、做好公義正直的見證、活出好品格等等。然而,筆者認為我們縱有職場召命的討論甚至是具體的行動點,但當談及職場召命時,我們的起點是甚麼?我們背後的神學理念是甚麼?筆者認為基督的救贖與呼召,成為我們作為討論職場召命的起點。因此,筆者盼借助巴特的救贖觀教義,尢其他的救贖觀不停留在稱義與成聖之中,更進一步地討論呼召(vocation)的問題。筆者盼以巴特救贖觀之呼召觀,幫助我們建構職埸召命之神學原則及其行動原則。

2.巴特《教會教義學》之復和論的框架

有關復和論的教義,寫於巴特的《教會教義學(卷四)》中,共分三冊。有關卷四的架構詳列如下:

KD IV/1

KD IV/2

KD IV/3

基督論

§59神子的順服

§65人子的高升

§69中保的榮耀

罪論

§60人的驕傲與墮落

§65人的懶惰與苦難

§70人的謊言與敗壞

救贖論

§61稱義

§66成聖

§71召命

聖靈論

§62教會的召喚

§63基督徒的信心

§67教會的建立

§68基督徒的愛心

§72教會的差遺

§73基督徒的盼望

有關復和論之內容甚豐,筆者主要從巴特復和論中的救贖論(稱義、成聖、召命)作討論。而有關稱義、成聖與召命三方面,筆者主要集中討論有關召命部份,從巴特對於基督徒的救贖召命的概念,探討這些神學如何應用在職場之中。[1] 在討論之先,我們先了解巴特的救贖論。

3.復和論之救贖觀

巴特的神學是以基督為中心的,不斷強調基督之位格及作為。在整體復和論的討論之中,耶穌基督之名指的是一個啟示事件,也就是上帝與人同在的和解事件;它是指一個歷史,是上帝與人之間的恩典契約關係的歷史。耶穌基督意味作其位格、作為和上帝之道三者之統一。[2] 在討論稱義、成聖與呼召等之救贖論之前,巴特先討論基督作為祭司(the lord as servant)、君王(the servant as lord)和先知(the god-man)的三重職事及其位格。透過耶穌基督每一位格及其職事的工作,相對應地處理人的不同罪性,例如驕傲、懶惰與謊言與敗壞。當討論有關人的罪性之後,就轉到討論有關基督有關救贖的和解行動。對巴特而言,救贖是永恆的約的實踐,神主動使人與祂復和。

3.1救贖觀之稱義

§61,有關稱義之教義,巴特分成四部份來處理,包括:罪的問題、神的審判、人的被饒恕(pardon of man)和因信稱義。[3] 有關罪的問題,在此引伸的問題是:有罪的人如何在神面前被稱為義?[4] 要讓這事成立等同上帝的慈愛要推翻上帝的公義;上帝的公義要推翻其慈愛。[5] 有關神的審判,巴特提出「更高的義」來處理這個矛盾。何謂更高的義?他認為神的審判是「推翻人的錯誤」,「從而建立神的義」,這建立不是恢復或重建,而是讓人看見當人作罪人時所不了解的「義」。[6]這更高的義,巴特稱為公義的恩典(the right of grace),是在宣認耶穌基督之中,宣認耶穌基督是稱義的中心。我們宣認基督作為真人,祂為我們所作之事。祂取代我們罪人的位置,受了死的宣判及受苦,因此祂在審判中高舉了神的義,再者耶穌把人從罪中挽回過來,使人歸向神。[7]

人的被饒恕(pardon of man)因著上帝的審判而帶來,透過上帝的話語(word)來審判,這是有關稱義教義的第三部份。饒恕帶來了三種盼望,一是對過去、璋在、將來的罪的完全赦免,二是進行新生命的應許,三是得著自由,這是表明我們被稱為義及享兒子的權利。[8] 我們得蒙赦免(pardon of man)是透過信而被稱為義。何謂信?巴特認為信不是工作,不管是認識或行為;信是一種「絕對順服的謙卑」。[9] 我們自認在救恩事上不能靠自己行為、工作而得救,因此順服基督為我們成就的一切,這就是信。因此,巴特認為唯獨信心即唯獨基督。[10]

3.2救贖觀之成聖

§66,巴特論述有關成聖的教義,有關成聖的基礎是信主的新人在耶穌裹被升高,人子為我們在升高與成聖上合成一體。同時,他亦重調稱義與成聖是一體兩面的,是上帝一個神性行動的兩個時刻(moment),兩者是相連但又不能混淆。他認為稱義在先,成聖在後,但兩者沒是時間上的關係(temporal order)。[11]巴特更引用潘霍華的話,指出若沒有順從成聖的生活,稱義只不過是廉價的恩典。他不斷強調稱義與成聖兩者同時發生及必然發生的重要性。有關成聖的教義,巴特分成六部份,分別是再創造(regeneration)、重生(renewal)、轉變(conversion)、懺悔和神的工作及人的工作。

我們透過參與在基督的工作上成為成徒(成聖)。[12] 透過聖靈的重新引導,沉睡的人被喚醒、從罪中被釋放、被升高成為忠心的人,順服在耶穌基督之下。進一步,耶穌基督呼召我們作祂的門徒。這個呼召不是跟隨一個意識形態,[13] 而是跟隨基督。這呼召是在信之中自我否定,包括自己的財物、名聲、勢力、家庭和宗教。[14] 由此,轉變(conversion)就在發生了。甚麼是轉變?巴特說這是與人和與神關係上的改變,還有行動上的改變。這改變是持續發生的,不只是單一時刻。[15]

巴特認為成聖就是工作。被喚醒的工作與轉化的聖徒包含了上帝使用工作,以及工作榮耀上帝。[16] 巴特的前設是單獨透過工作、行為是不能成聖。首先是上帝在工作,以致我們的工作成為可能。因此,我們的工作,成為上帝工作的部份。我們被稱為上帝的同工(co-workers)。由此,上帝先工作亦為我們工作,以致我們能在上帝賦予的自由和按著上帝誡命在工作。這樣的工作,被稱為聖徒的工作,亦被稱為愛的工作,能以榮耀上帝。在上帝的授權之下,基督徒的工作、事奉作為信心的工作,回轉和愛,這是帶著榮耀亦是為了榮耀上帝。[17]

在成聖的部份,巴特討論很多稱義與成聖之間關係,但成聖不等於稱義。[18] 巴特認為稱義就是上帝為了人類;而成聖就是人類為了上帝(god is for humanity and humanity is for god)。[19] 巴特以關係形容上帝與人的關係,兩者有互動。稱義與成聖是上帝的行動,透過聖靈,人在基督裹以信心順從。而呼召(vocation)的角色是喚起我們的信,同時筆者認為巴特在成聖的討論部份已經有很多呼召作門徒的討論。

3.3救贖觀之召命

召命在神學的角度是呼應稱義與成聖的。[20] §71,巴特談及呼召時共分為六部份,分別是人在生命的光、呼召、召命的目的基督徒作爲見證、逼迫下的基督徒、得着自由的基督徒。巴特指出人蒙召的人是在生命之光之下接受神性呼召,進入與基督相連的團契和服事人群的生命。不是人人都蒙召,但由於基督徒不知道誰是受蒙召,所以巴特認為基督徒不是判斷誰被蒙召,而是這更成為我們積極事奉、見證基督之原因,是向基督負責任的表現。[21]

第二方面是人的蒙召是一件事實,這不單帶來思想上的轉變。它更是人接受光照、新創造和喚醒。[22] 整個事情發生在外在和內在的,是即時又是持續的,但這些都是要基督作為先知的工作之內。[23] 然而,蒙召的目標是甚麼?簡單而言,答案是成為基督徒,是屬於主又宣認基督是主。我們是透過與基督聯合來達至蒙召的目標。這聯合本於兩件事:祂藉死與我們先聯合,以致我們可以與祂聯合而得生。[24] 他認為與基督聯合的目的是為基督作見證。基督徒在世上使人知道現世與末世的張力,以致使人知道現位會過去的,全人應順服耶穌基督。巴特說蒙召不單是為了救贖,而是為了服侍,任務是在人群之中作見證,透過服侍世界來服侍神。[25] 因此,與基督聯合成為蒙召之目的。與基督聯合不單是基督徒在基督內享受其好處,更是在基督的工作上與祂聯合,委身於基督的事工(ministry)、使命和工作。在此,因基督作為先知的職事,當我們參與在祂事工時,我們同樣承擔先知職事,見證上帝的話。

第五部份是事奉的生命是受苦的生命,這種受苦是從作見證而來的。巴特在第五部份提出三方面痛苦的來源。第一方面是世界和其處境會為見證者帶來壓力;第二是見證者本身,第三是基督。然而,縱然是受苦,但卻有好處。它使我們知道我們站在神那邊,叫我們有份於基督的爭戰,能分享基督的勝利,更重要的是,透過我們付的代價及苦難,別人有機會接受這福音。[26]

在最後一部份,巴特從個人層面討論如何成為一個基督徒。這關於一個被召的人已被改變及變得與他人不同。蒙召的人放棄以自我為中心,而服侍上帝及服侍鄰舍為唯一關注。巴特認為這種自由是基督徒必須經歷的,他認為這種自由是過渡,使人能從孤獨的自我走向與基督相交,從海中任意飄墮成為連於基督磐石上,由要求變成接受,由受律法的控制到饒恕之道,由焦慮變為禱告。[27] 但巴特同時強調這種自由是不斷發生的事情,不在今生完成,與事工是分不開的及引起呼召作門徒及作見證的服侍。[28]

3.4小結:巴特的救贖論

耶穌基督作為神子(the true god)、人子(the true man)及中保(god-man),以其三重職事:祭司、君王、先知與我們復和,完成救贖。神降格為人,道成肉身與十字架之事是上帝與人和解的恩典行動,因此被上帝稱義。耶穌基督作為人的提升,提升至上帝之子,使人的本質同樣提升至「上帝的伙伴」,因此人努力於成聖的道路。耶穌基督作為中保,是真實的見證,是生命之光,呼召我們亦作祂的見證。[29] 耶穌基督的位格與作為是不能分割。總而言之,耶穌基督作為祭司、君王和先知,對我們的三重救贖行動就是稱義、成聖和呼召。耶穌基督拯救我們(稱義與成聖)及對我們發出呼召,呼召我們成為門徒及在世界之中成為見證上帝。

4.召命與職業

召命(vocation)其字根是拉丁文字詞,vacatio,意思與呼召(call)相同。在英語字詞中,召命(vocation)與呼召(call)作為相義詞使用。在新約聖經中,呼召絕大多數指人們悔改,轉向上帝,接受耶穌基督帶來的拯救。[30] 基督徒的召命或聖召(vocation),亦指在基督內的新生命。這詞首要不是指職業或工作,不過為了對抗中世紀天主教會把修道院提升到「神聖使命」的層次,改教家便用了職業(Beruf)和聖召(vocatio)的概念,來闡明平凡的工作,也可以用來榮耀神。[31] 在中世紀社會,修道會為了追求基督徒完善之美德,這種完善美德之追求是靜態,而非動態,從而增加了閑暇(leisure)。相反,工作(動態之勞動)則較被輕視。某程度上,路德的呼召及工作觀之建立在對這種修道文化之反動上。[32] 馬丁路德與加爾文認為「職業」或這個詞,含有呼召(calling)的意思。[33] 所以,召命與工作原是不同,但經過宗教改革之後,工作(work)之地位被提升至召命(vocation)之地位。對於基督徒而言,職業或職場(vocation)是實踐上帝給我們召命(calling)的地方。

4.1改教家之工作觀[34]

4.1.1路德召命與工作觀

中世紀教會認為直接服事神的聖職,才是基於上帝呼召的神聖使命。亞奎那認為世俗活動是肉體的事情,儘管它體現了上帝的旨意,但世俗活動本身,如吃飯、喝水一樣,在道德上是中性的可見世俗工作是沒有價值可言。[35] 教會又把聖職稱為屬靈階級,沒有聖職的信徒稱為平信徒。前者有屬靈權柄,後者在教會沒有地位。[36] 然而,路德認為教會沒有屬靈及屬世階級之分,信徒亦沒有「屬靈階級」之分。聖職人員與平信徒,只有職務上不同,除此沒有不同。路德說:「上帝應許的惟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們以苦修的禁慾主義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個人在現世的裡所處地位的責任和義務。這是他的天職(calling)」。[37] 路德打破了當時日常工作與聖職工作聖俗之分。人在世上忠心工作,把一切工作視為上帝召命就像屬靈操練寓於日常工作中。[38]

4.1.2 加爾文的工作觀

加爾文認為工作是每一個人的職責,從創世為神所定的。從救贖論來看,憑著神的恩典,我們從受罪之咒詛而工作,更新成能榮耀上帝之職事。在其五點工作神學的要點,他認為認為工作是:一,神的護理(Providence)、二人心中的召命存留(Remaining in one’s Calling)、三服務他人(Service of Others)、四工作的屬靈意義(The Spiritual Significance of Ordinary Work)、五所有工作之價值皆相等(The Equal Value of All Kinds of Work)[39] 有人認為加爾文之工作觀是其整體核心神學思想之應用部份。故我們可從考慮基督的三重職事及上帝絕對主權來建立其工作觀。從上帝絕對主權,加爾文相信神在人的工作上有其護理,而工作上的成功及事業上的興盛是被神揀選的一個明證。[40] 加爾文認為信徒需要承繼基督的三重職事,即祭司、君王、先知,在三方面向上帝作出回應。

4.2 小結:改教家對召命與工作的關係

宗教改教家(路德和加爾文)認為工作無聖俗之分。他們肯定信仰對工作觀之轉變。信主後,基督徒則可看待其工作為上帝賦予之召命,忠心為主。因著信仰,工作就是服事,工作視為事奉上帝之表達。即使信徒在工作上面對所帶來的痛苦,信徒仍視神所賜的使命為神聖、神所定的崗位為榮及可悅的。

5. 工作神學與職場召命

5.1 從救贖論的進路看職場神學

郭鴻標牧師認為必須從救贖論的角度演繹罪人被稱義、罪得赦免後,靠著聖靈更新成聖,成為一個以神為中心的履行使命者。我們需要從創造論引伸工作使命的向度,同時需要從救贖論展示罪人被拯救而成為履行使命者。若果單從創造論看工作,無可避免地將救贖歸入創造裏面,導致救贖論失卻其應有的重要性。[41]

他認為高舉創造論而淡化救贖論亦會令職場神學失卻平衡,未能將福音對人屬靈生命的更新的重要性表達出來。[42] 從救贖與生命重整角度工作,需要將稱義、成聖、復和等觀念作整體、系統化反思。神呼召我們不單要從行動上回應祂,同樣也要在生命方向上回應祂。因此,我們這群重生得救、被神救贖的基督徒,不單參與上帝復和的行動,更重要的是與神、人、大地有內在生命的復和。[43] 他認為職場神學之建立應在創造端與救贖論之間保持平衡,不可忽略人被救贖後成為帶有使命感的人的角度。[44] 筆者對此認同,並認為從救贖論建構職場神學能補充我們被拯救之後,受著耶穌作為生命之光的光照,呼召我們成為門徒和見證基督,努力過成聖生活,或者在職場中過成聖生活及見證基督。所以,筆者在此嘗試透過巴特的救贖論為職場神學提供其神學基礎。

6. 巴特救贖觀職場神學建構

巴特認為我們從罪中得釋放,被稱為義,過著重生的生活,分享及承擔耶穌基督的價值觀。從救贖角度,被更新之後,工作是成聖的一種方式。救贖使人的屬靈生命得以重建,以永恆角度看自己的身份和角色。我們透過在世界服侍他人而是服侍上帝。上帝的救贖並非將人抽離現實世界,反而藉著工作可操練人成聖的生命。所以,筆者認為職場理應是我們實踐成為門徒的召命。不過,我們要小心避免把召命和事奉縮減到私人化或職場的層面。每個蒙召信人的人都有一個共同使命,就是認真過分別為聖的生活。我們更需要在生活中實踐順服上帝的呼召。我們不單在職場上見證基督,更在我們人生各樣的場景中見證上帝。[45] 職場只是我們見證基督、成為門徒的一個處境。神對我們的召命並不止於工作,而是我們的全人,成為一個神所要的新人。

巴特救贖觀之特點不只停留在稱義與成聖的討論之上,更進一步討論呼召。巴特的呼召建基於啟示。[46] 這個啟示就是耶穌基督本身,巴特認為全人類已在上帝裡蒙揀選、與神和好,重蹈了耶穌基督蒙揀選、從被定罪變成蒙憐憫的歷史。呼召這個概念是呼召人投身信仰(call to faith)及成為門徒(discipleship),而不是指向一種生活態度、職業或者意識形態。[47] 或者,巴特的呼召觀是信徒成為見證。對巴特而言,呼召不單是與上帝關係復和,而是更進一步,被聖靈差遣。所以,對巴特而言,見證基督就像聖經中的先知及使徒一般,生活在世界如同他們從聖經、從上帝所領受的一樣。人是帶著神的召命生活,要在生活中活出基督的樣式。[48] 呼召作為一件事件,透過上帝啟示,發生在上帝遇上個別的人時,引致個別的人在自己的歷史中遇上上帝及宣稱神的話。[49]

6.1 原則:成為門徒

神的救贖目的是呼召我們成為門徒,透過服侍世界而服侍上帝。具體地,我們可如何學效基督呢?如巴特所言,我們蒙召與基督聯合,分擔基督的職事與工作。所以,筆者認為信徒在職場上亦具備牧養的角色(pastoral role),將福音真理宣揚。筆者認為我們可藉耶穌基督的三重職事,成為我們的效法方向。信徒履行祭司的職責,承擔與人和好甚至使宣揚上帝與人和好的好信息;先知的職事,信徒在工作上緊守聖經的原則,學習先知般見證真理、緊守崗位,面對職場中不公義的事需要發聲及表明立場;學習君王般職事,管理自己的事務、作好別人上司或下屬的職責。[50] 總而言之,筆者認為從救贖論出發的召命觀不單是在行動上(doing)的回應,更是本有(being)上的回應。因著我們是被生命之光所喚醒的罪人,所以在生活之中回應祂。我們回應召命的起點是上帝主動呼召我們。

6.2 原則:見證基督的話語

見證基督的話語可分為二方面。一是,信徒向同事們宣講福音,拯救失喪的靈魂。二是,在職場之中以活出上帝話語來見證基督話語的真實。第一方面,如上言,我們在基督的工作上與祂聯合,委身於基督的事工(ministry)、使命和工作。如同基督在世宣講上帝的話,教導真理,信徒同樣在職場教導真理、宣講福音。信徒如基督般承擔先知職事,在不義和離棄神的地方宣講上帝的道。

有關第二方面,信徒透過在工作間的見證以榮耀上帝,讓世界看到上帝的作為。信徒因著見證上帝,即使在職場的兩難決擇亦誓死堅持信仰原則,抱著「為義受逼迫」的心態而遵行上帝的誡命。巴特已坦言說出事奉的生命是受苦的生命,這種受苦是從作見證而來的。在與世界同流合污與否,巴特的召命觀說出我們透過受苦能知道我們在基督那邊,他日分享基督的勝利。這樣盼望雖不能解決信徒在職場面對複雜的辦公室政治、爾虞我詐等事情,但卻正視信徒為主作見證之苦的實況,亦為這種苦帶點一點盼望。

6.3 小結:經歷救贖後成為帶有使命的人

經耶穌基督的救贖,我們重生成為帶有使命的信徒。筆者簡單總結這兩面的使命。第一,成為門徒是見證的職場神學。信徒在職場活出門徒的榜樣。因此,在職場面對困境,但仍然堅守信仰原則,抱著「為義受逼迫」或者是受苦的心志來遵行上帝的呼召(call to discipleships),不與世界同流合污。二,見證基督的話語是實踐大使命的神學及承擔教導、宣講的神學。在我們的職場中,以生活見證上帝話語的真實,亦與人分享、宣講上帝的話。就像大使命所吩咐的:使萬民作主門徒、亦把主的話語教訓他們遵守。

7.總結

職場神學是一門公共神學。我們在公共空間(職場)言說上帝、見證上帝,這可引伸成為在基督徒的社會見證及責任。這樣,我們不單在公共領域之中見證基督,在公共領域分享福音,亦能在自身的界別之中,更新文化使命。筆者期盼從多角度(如不同神學家的思想體系)建構整全職場神學,最終目的是幫助信徒在透過服侍世界來見證上帝。

書目

改教神學家資料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

喆。《辛苦與禮物:工作神學批判研究》。北京:人民出社社,2015

Ian Hart,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Ian Hart,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1. Martin Luther (1483-1546)

巴特神學資料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楊牧谷著。楊慶球修訂。《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香港:明風出版社,2003

Geoffrey W. 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Barth Karl. Church Dogmatics IV. The doctrine of reconciliation. Edited by G.W. Bromiley. Translated by G.W. Bromiley. London,New York.:T&T Clark international,2004.

Allen. R. Michael. Karl Barth’s church dogmatics and introduction and reader. New York.:T&T Clark international, 2012.

Webster John,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 Cambridge.:Cam bridge university, 2000.

John Webster. Barth. London, New York : Continuum, 2004.

職場神學討論

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期(20046月)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香港:德慧文化圖書,2011

梁家麟等。《工作與休閒》。香港:光恩應用神學研究社,2012

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下冊。台北:校園,1997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R. Paul Stevens, The Abolition of the Laity – Vocation, Work and Ministry in Biblical Perspective, Paternoster Press, 1999.



[1] 除了巴特如何看召命之外,筆者在下文還引用一些同樣提過「召命」等之神學家,例如路德等作討論。

[2]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頁26

[3]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187-188.

[4] 簡單地說,這裹表達的張力是公義與慈愛怎可並存?表面地,上帝需要在恩典之中推翻公義;在公義之中推翻恩典的原則才可讓有罪的人被稱為義(517ff)。詳參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188.

[5] Barth Karl. Church Dogmatics IV.2 The doctrine of reconciliation, Ed. G.W. Bromiley. Trans. G.W. Bromiley. (London,New York.:T&T Clark international,2004)p.516-518.(下稱CD4.1/4.2/4.3 巴特也覺講得這樣難以解釋,在教會教義學上,他引路德稱這為神秘的。

[6] 楊牧谷著,楊慶球修訂:《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香港:明風出版社,2003),頁286

[7]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189

[8]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189-190

[9] CD 4.1, P.614-615.

[10] CD 4.1, P.632.

[11] Michael R. Allen. Karl Barth’s church dogmatics and introduction and reader.New York.:T&T Clark international, 2012p.168-170.

[12] CD 4.2, P.513-514.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09

[13] CD 4.2, P.536-538. 其中一段文字為:“The call to discipleship binds a man to the One who calls him. He is not called by an idea of Christ, or a Christology, or a Christocentric system of thought, let alone the supposedly Christian conception of a Father-God. How could these call him to discipleship? They have neither words nor voice. They cannot bind anyone to themselves. We must be careful that we do not conceal the living Jesus behind such schemata, fearing that the One who can issue this call, who has the words and voice to do it, and above all the right and authority and power to bind, might actually do so. Again, discipleship is not the recognition and adoption of a programme, ideal or law, or the attempt to fulfill it. It is not the execution of a plan of individual or social construction imparted and commended by Jesus. ”

[14] CD 4.2, P.548-553.

[15] CD 4.2, P.563-566.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10

[16]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10

[17] CD 4.2, P.597.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10

[18] Michael R. Allen. Karl Barth’s church dogmatics and introduction and reader.New York.:T&T Clark international, 2012p. 162-163有詳細討論。耶穌基督作為個體同時是真神及真人,但兩者絕不能混淆,而稱義與成聖是耶穌基督作為真神與神人的救贖行動(一個救贖行動的兩個時刻),所以稱義與成聖不等同,又不能分割討論,而稱義與成聖是兩方面的神性恩典。

[19]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p55. 巴特在此不是教導成聖是個人行為則可完成。巴特認為稱義與成聖是一個神性行動的兩個時刻,是一件神性行動的兩面,只不過在成聖這過程中巴特沒有否定人的參與。

[20]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28

[21]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28.

[22] CD 4.3. P.508-510,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28.

[23]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28-229.

[24] CD4.3. P.541-543.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29.

[25] CD4.3. P.571576.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30.

[26] CD4.3, P.641-647.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30231

[27]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31 楊牧谷著, 楊慶球修訂:《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香港:明風出版社,2003),頁299

[28] Geoffrey W.Bromiley.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79), p231-232

[29]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261262

[30] 喆:《辛苦與禮物:工作神學批判研究》(北京:人民出社社,2015p.27-28

[31] 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下冊(台北:校園,1997)p.1211-1213

[32] 喆:《辛苦與禮物:工作神學批判研究》(北京:人民出社社,2015p.2930

[33] 兩人均有提及呼召這個概念。路德先提這概念,然而加爾文根據此而加以發揮。加爾文認為信徒的召命就是要在一生中每一個行動都要加以把握,將召命實踐在生活之中。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台北︰校園,2004),頁265

[34] 因宗教改革的影響,改教家對平信徒的「工作」意義提升至神的召命(vocation)的層次。或者,改教家賦予了神的呼介在人的工作之中,故在此重點介紹改教家之工作觀供參考,目的是了解從工作到召命的轉變,幫助我們把巴特召命觀之原則應用在工作/職場之上。

[35]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78

[36]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66

[37]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78

[38]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 80

[39]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24-128.

[40]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30-133.

[41] 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期(20046月)

[42] 他認為過往職場神學的發展大多以創造論的角度出發,即使有關救贖論的職場神學討論,也被歸算為創造論的討論之下。過去的職場神學討論少單從救贖論角度出發。

[43]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香港:德慧文化圖書,2011,35

[44]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香港:德慧文化圖書,2011),頁84-91。作者在書中多篇文章也表達相同的考慮,認為需要從救贖論與創造論出發來發展職場神學。他在說出希望同道在發展職場神學時,保持創造論與救贖論的平衡。

[45]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p55

[46] 路德與加爾文雖然認為職業無分聖俗,信徒皆祭司等念,平信徒與聖職人員只有職責上之不同。他們及改革宗的人提出特殊呼召與普遍呼召的概念。特殊呼召指向聖職人員,而普遍呼召就是指平信徒的工作。巴特對而表示反對,他認為呼召只連繫於啟示,不分普遍與特殊呼召與否。

[47] CD 4.2. P.536-538548-553有更詳細的論述。亦可參考本專文詳腳1415

[48]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p56-57.

[49]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p58.

[50] 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期(20046月)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