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工作神學 潘家儀: 《安息日在現今倫理的實踐》
潘家儀: 《安息日在現今倫理的實踐》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一, 08 四月 2013 09:16

《安息日在現今倫理的實踐》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潘家儀

1. 1. 引言

十誡的第四誡「當守安息日。」只是神與以色列人所定的律法,故現今信徒而言已不適用了?究竟現代信徒還需要守安息嗎?參與主日崇拜等不等同守安息日呢?這可能是一些基督徒的疑問,今天信徒為何要實踐安息日的倫理,本文試從聖經與神學,來探討安息日對現今信徒的意義。

2. 從創造論看安息日的意義

2.1. 安息日是創造的的高峰

創世記的一章1節至二章3節,以地為神創造的背景。神將人安置在地上的伊甸園裏,人在伊甸園裏享受與神同在的安息。若視安息為創造的條例(creation ordinance),創造者為人類的好處提供七日的週期(2:1-3)。在現今非神治的國家裏,必然有一些延續性,或只是以色列人天國及末世論的終極目的。以十九世紀的路德神學為例,認為社會內的家庭、國家、經濟及公民(政治及軍事)等都包括在創造,因在最初,人便被賦予生理和心理的生活秩序。從這角度理解,無論功能、基本價值及目標原則都同樣貫穿人類的歷史中。所以,創造的條例是神創造的計劃裏無可避免的部分。持反對意見的Helmut Thielicke認為要區分在人類墮落前與墮落後的創造情形,世界並未因此接近神,反而是疏遠神。所以,嚴格來說這不是創造的觀念。Gerhard von Rad提出在創世記第二章只提到神的休息,並沒有提及安息日的條例,以色列人是在西乃山才學習的,但有些學者則認為在創世記第二章的創造條例是普世應用的。[i]

那麼創世記二章13節應怎樣解釋呢?第一節開始的「天地」,把本段連繫到第一章一節的「天地」,神用六日創造天地萬物,祂看這些創造都是好的(創一41012182125),在第六日的創造中神看著一切所造的甚好(創一31)。第二章一及二節都以כָּלָה’(完成,complete)開首,指到神工作的完成,第三節的בָּרָא指創造,可見強調神創造之工的全部完成。希伯來文שָׁבַת一字有休息、停止、歇息之意思。和合本譯為「安息」,神是否累了,需要休息呢,當然不是,神是不會疲乏的(賽四十28),因此在這裡用「停止」或「歇工」比安息更適合。神停止是因為創造之工已完成,一切都變得甚好,一切都變得圓滿,所以便停工安息。所以神停止工作的核心意義不是「休息」,而是「圓滿」。[ii] 在六日創造的描述中,可見是有結構的舖排,六日創造可分為兩個階段,首三日是清理,把混亂轉規律,井井有條,後三日是加增的行動,這六日構成三組結構,[iii] 與未創造前的三個混亂狀態,包括黑暗、淵面和空虛混沌相對。本來混亂的狀況,經神的創造,便變得井井有條,界限分明,各從其類的秩序世界。故「從混亂變成秩序」是創造的核心主題,第七日就是創造的圓滿、完全、和諧、秩序的高峰象徵,安息就是為了記念這「從混亂到秩序」的創造過程(出廿8-11)[iv]

2.2. 安息日帶來生命的完整

第三節指出神賜福給第七日,若與第一章的賜福相同,意思應是「滋養繁多」(創一22)、「生養眾多」(創一28)。上帝賜福這日,[v] 要人通過此日生命更完滿,帶來生命的完整性。上帝透過祂在起初的創造當中的安息性臨在而祝福一切祂的創造之物;前六日都是指向第七日,並且一切的受造都是為這個創造的慶典而被造,並且在慶典中受祝福。上帝除了「賜福給第七日」,且把它「定為聖日」。從有時間開始,第七天就被定為神聖,這是神創造作為的顛峰,一個融入創世過程的聖日。

2.3. 安息日是歡慶時間,而非空間

這裏是聖經首次出現קָּדַשׁ’ (聖潔)這個字(創二3)赫舍爾認為此字比其他任何字都能表達出上帝的奧祕和尊榮。聖潔這個字被用在時間上,上帝賦予這個時間為聖潔。安息日的意義在於歡慶時間,而非空間。我們一週有六天生活在空間之物的宰制下;但到了安息日,我們被召去分享那時間中的永恆事物,被呼召從創造的結果轉而關注創世的奧祕,從受造的世界轉而關注對世界的創造行動。[vi] 然而,神賜福(בָּרַךְ)第七日,並定此日為神聖(קָּדַשׁ),有些譯經者爭論「賜福」與「聖潔」這兩字是同義的,「賜福」被理解為有「聖潔」的意思,所以神賜福第七日,即是解釋「使神聖化」(sanctifying),即是分別(separation)與揀選(election)。神分別第七日,可被理解為末世的(eschatological),預早發出的記號指向將來的安息。所以,在創世記二章3節不是對安息日的賜福(因安息日的賜福是在出廿11西乃山上才開始),而是指向神子民永恆的安息,這樣看來便與新約所講的安息有密切的關係了。[vii] 另一個爭論點是在創世記二章沒有提及安息日,只是說第七日,除非安息日與第七日等同,但沒有資料顯示這樣。而在創世記沒有講及宗教及節日的安排,所以沒有直接指第七日是要繼續保持,在出埃及記的廿章11節與三十一章17節都只是告訴我們人要怎樣做,不是指神的活動。[viii]

2.4. 安息日記念神的創造

聖經傳統視創世記二章13節為出埃及記廿章811節之第四誡的開始,而延續至申命記五章1215節。首先出埃及記的廿章11節,不是簡單的重複創世記所講的,而是加了解釋,神由祂創造的工作中停止(שָׁבַת֙)(),出埃及記則用了休息 (נוּחַ) 這個字。雖然11節下是出自創二章3節,但留意是字眼的轉變,由「第七日」轉為「安息日」。這樣便把兩日連繫起來,但不要簡單把兩日等同,在11節下的安息日是以色列人要守的誡命。但可以知道的是,同樣神賜福及把它分別為聖。即是神不單賜福第七日,也賜福安息日。[ix] 這誡命著重「當記念」זָכַר’(出廿8),按這誡命最後一句(出廿11)所記載,這日子之所以值得被記念,是關係到起初上帝的創世之工。六日創造後,第七日便停下來,慶祝和享受,神又賜福予這日,使之成為神聖的一日。所以,跟著每六日之後的一日便被定為「安息日」,七日便為一個週期,週而復始地讓人經歷可歇息的時間。以色列人透過信心的敬拜,進入這個創造的週期。所以,創造的週期是連繫著宗教文化秩序的特別時間。[x] 猶太拉比認為人依照神創造的週期而活,一方面使人藉著這日謹記自己是屬神的受造物,總要以神為主,安息日的賜福,關鍵在於人能否乎合這誡命,記念安息日是神分別為聖的日子。[xi]

所以,神創造的工作不是簡單應用於以色列人的安息日。神創造工作的完成於休息,是以色列人的典範。此外,在創造的工作是強調休息,這不是說工作完有定時的休息,讓工作更有效率這麼簡單,而是指向生命,休息是工作的完滿及目的。這不表示休息是被動的,שָׁבַת֙這包括了在伊甸園亞當與上帝的和諧的關係(參摩9:13-15)[xii]

小結:無論如何,神定第七日為安息日,目的不單是記念創造的高峰,而且向人宣告在神裏面有安息,並邀請祂所創造的人進入祂的安息裏,與祂相交,神透過創世當中與祂同在的安息而祝福一切創造之物。透過守安息日的習俗或在生活習慣中建立安息日的態度,為我們混亂的生活帶來秩序,並過一個以神為中心的生活。

3. 救贖論看安息日的意義

3.1. 安息與救贖歷史

既然神創世的目的是讓人進入與祂同在的安息而祝福萬物,人犯罪之後,就失落了這份祝福,不單被趕出伊甸園這安息之地,也與神分離,這是最大的刑罰(3-5)。但神在人犯罪後,為人預備救贖,顯然讓人有機會重得安息。救贖的目的,就是讓人重得生命,重新享受與神同在的安息及祝福。[xiii] 挪亞一家在洪水中被救贖,於方舟內享受安息(6-9)。在巴別搭事件中,神保留了閃的後人,讓救贖的計劃繼續,以成全祂賜人安息的心意(11)。之後神揀選了亞伯拉罕,透過祂的家族,以達成救贖的計劃(12-50)。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約瑟都是因信心而得生命,被神祝福,得享安息(11)

3.2. 安息日紀念神的護理

神救贖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的時候賜下食物給以色列人。安息שָׁבַת這字在出埃及記十六章2230節,此段出現了六次(16:23x225262830),第30節與創二章13節平衡。在23節是聖經首次提到「安息日」' שַׁבָּת֧וֹן שַׁבַּת־קֹ֛דֶשׁ ',其中שַׁבָּת֧וֹן與一般用來指安息日的שָׁבַת略有不同。,並以שַׁבַּת־קֹ֛דֶשׁ來解釋,安息日與聖潔一同使用,這短語直譯為「安息中的安息」(31:1535:2、利23:3),這是最高級的表示法,以表示這安息日是一個特別的慶典,要求嚴格的遵守。[xiv] 甚麼勞碌的工都不可作(23:25),每年七月第一日吹角節及七月初十日的贖罪日,都是「安息的日子」(16:3123:2432)。每逢安息年,地也要享受「完全安息」(25:4)。每年住棚節,第一日和第八日都要「完全安息」(23:39),「是向耶和華守的聖安息日(16:23),說明這是一個特別的安息日,以色列民在這日初次享受到,不作工竟也得着上帝的食物供應。[xv] 以色列人每天收取嗎哪,在第六日要收取兩份的嗎哪,以預備安息日,重要在於以色列人的服從,有信心倚靠神的供應及護理。按歷史的發展,這是在正式頒安息日的誡命前幾個月。以色列人便學習在安息日不需要做日常的事務,因上帝為他們提供休息(16:30),這可以說是上帝預備以色列人,遵守安息日的誡命。[xvi]

3.3. 安息記念神的救贖

在申命記五章1215節中,摩西向神新一代的子民解釋律法,重提在出埃時所頒布的第四誡(16:12),而在14節後符加了無論人及生畜都不可作工,並說明原因。這不只是述及人的安息這麼簡單,也包括動物的安息。申命記五章1215節是解釋出埃及記廿章811節,正如前所述在出埃及記的記載是進一步解釋創世記二章。比較申命記及出埃及記這兩段經文,在出埃及記開始是叫以色列人「記念」() ‘זָכ֛וֹר֩,而在申命記開始是叫以色列人「遵照」(現代) ‘שָׁמ֣֛וֹר,「遵照」是申命記五章至六章的主題,在這段經文的12節與15節也重複出現,這表示不是新的律法要記得,而是強調要遵從守安息日的誡命,在15節的「記念」進一步解釋守安息日的原因,以色列人六日工作,喻為埃及為奴之時,而第七日不工作,象徵以色列人蒙神救贖得自由。這讓以色列人明白為什麼要守安息日,因這是記念神救贖他們離開埃及為奴之地,進到神所賜福立約的子民裏去(參申5:1-6)[xvii]

所以,出埃及記(20:8-11)強調記念上帝的七日創造過程,申命記(5:12-15)則強調神拯救了民出埃及的過程。神創造的目的正如祂救贖以色列的目的,以色列人要活出神的形象;當以色列人得著應許之地(代表安息),在創世記二章第七日的祝福才完滿。

3.4. 安息日是立約的記號

據出埃及記三十一章1217節,安息日作為神與子民世代的記號,要神的子民知道,是耶和華使他們分別為聖(參出19:10-15)。神與亞伯拉罕立約,賜他土地、後裔和祝福(參創12:1-315:1-21)的三個應許,都包含在內。土地是第四誡可見的目的,其他兩個應許都可在創世記二章13節中找到,安息日是立約關係的總結,神將以色列人分別為聖,神將第七日與以色列人都分別為聖。這使我們知道守安息日關係到公義與休息。[xviii] 而神對不守安息日的刑罰也是重的,不守安息日,要被治死。

3.5. 安息使受造物得自由

「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進去見法老,對他說:『耶和華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敬拜)我。』」(8:1)。神將以色列人從為奴之家的埃及地領出來(20:2),之後提到神所賜他們的地(20:12),可見地包括在安息的條例裏面(25:2)[xix] 利未記廿五章神吩咐摩西,地在第七年要守安息年(參出23:10-11),第五十年是禧年,強調以色列人被神分別為聖,若遵守誡命的,神會眷顧及賜福(25:1-7),違約的會受詛咒,地也荒涼,享受安息(26:34-3543)。違犯的不只是守安息日的誡命,是全部的誡命,當以色列人不信神,地便會享安息,不再出產。[xx] 以色列人是神的僕人,地是以色列人的僕人,以色列人要從日常工作中休息和恢復,地也要從工作中休息和恢復。可以說是,縱向是指向與神立約的關係,橫向是指約的履行。[xxi] 禧年(שְׁנַ֣ת הַיּוֹבֵ֑ל)是一個特別的安息年,這年強調立約的神是救贖者(Redeemer)、釋放者(Liberator)及拯救者(Savior),神恢復祂的子民和祂子民所生活的土地。土地有額外的休息,為奴的也得釋放。所以禧年是強調安息是立約的記號,以致人要特別敬拜這位救贖的神(46:1-3,詩92)D. J. McCarthy指這些定規的安息日祭儀,是把約的關係與教義傳遞下去的媒介。[xxii]

小結:神將安息納入誡命當中,可見其重要性。安息是記念神的救贖,讓人與萬物得自由,釋放敬拜神。人與上帝、人與人、人與萬物所保持一種既尊重彼此的差異性,又維繫著一種愛與和諧的關係。安息日固然重要,但真正重要的不是安息日本身,而是安息日要指向的真意,就是像創世之初,在愛與和諧的關係中享受安息。

4. 從終末論看安息日的意義

4.1. 進入與神同在的安息

希伯來書三章7節至四章11節延續出埃及記廿章的解釋,自從第七日,「神的安息」時常出現,不能進入神的安息是因為不信的緣故。Craig J. Slane認為希伯來書預示一個未世性的「安息日的安息」(σαββατισμὸς)為神的子民存留(4:1-11)σαββατισμὸς這字並沒有在新約其他地方出現,它可能是作者的自創,顯示將來臨之安息的優越性。雖然它是個更美的安息,但它仍以神在第七日安息並停止工作為典範。[xxiii] 這裏作者將第七日的休息與安息日的休息連繫起來,希伯來書的作者描述這是勸告(13:22),從末世的角度看基督徒群體,這些勸告是要基督徒要有堅信和盼望,憑著信心已然進入安息(4:3),但仍要努力進入安息(4:11)。安息的中心是相信的人分享天國的呼召(3:1),基督已經升天,信徒當持守真道(4:14)。這個勸告是引述詩篇95711節,因以色列人的叛逆未能進入應許之地,正如前文所述地代表安息,他們被拒絕進入神的安息。這與新約的安息有什麼關係呢?「我的安息」這短句在詩篇9511節在希伯來書這段經文中出現八次(3:11184:13(2)51011),這字在七十士譯本出現十一次,都是指到安息(35:2,馬二15:1,民10:35,王上8:56)或是安息的地方(12:9,詩131:14,代上6:31,代下6:41,賽66:1Judith9:8)。希伯來書的作者更加發展安息的神學,天國的安息地(heavenly resting place)等待神的子民進入,正如迦南這應許安息之地。von Rad指出新約安息的應許是末世的期望,達成先知的救贖,進到安息,與起初神同在時一樣,這樣創世的目的與救贖的目的聯合起來。[xxiv] 而主耶穌完成救贖之工後,祂就「坐下」(8:110:12),正如在創二章13節,創造工作完成了,神滿足地停下來(2:1-3)[xxv] 大祭司耶穌基督將信的人帶進至聖所(10:19),重享與神同在的安息。

4.2. 宇宙終末論(cosmic eschatology)中的安息

莫特曼認為在終末的角度,起初的創造是「未圓滿的」,只是一個剛開始的創造。安息彷彿是隱藏在起初創造中的將來應許之圓滿終結,它指向將來創造的榮耀。起初的創造只是上帝創造歷史之起點,這上帝的歷史惟有到終末萬物在天新地的嶄新創造才逹到目標,而基督救贖工作帶來的就是整個世界的嶄新創造,終末才是創造的完成。[xxvi] 當神的救恩計劃完成,新天新地要降臨,安息也伴隨新天新地的降臨而臨到因信得以住在其中的人(21-22)。「神的帳幕在人間,……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21:3)。人得著與神同在的安息(21:4),在神裏更新一切。被救贖的人進到神末世安息的應許當中,再次享受伊甸園裏與神同在的安息。啟示錄這兩章經文不但描述末世的情景,它更與創世記一章至二章的圖畫相呼應。[xxvii]

小結:現今信徒的終末性盼望,就是創造將來的榮耀。這末世的安息,藉基督進到神預備的安息地,永恆的安息,最終帶來神榮耀的工作。

5. 從典範論看安息日的意義

5.1. 耶穌基督的典範

福音書記載耶穌與法利賽人有關安息日的爭論有六次之多,[xxviii] 如果我們把耶穌當年責備猶太人苛守安息日的態度,解讀為耶穌鼓勵人擺脫誡命的話,那絕對是一場誤解。[xxix] 因為耶穌從來沒有廢除律法,只有成全律法。而第四誡正藉由祂親身的持守與示範,引導人真正進入安息日的真諦裡。在馬可福音二章27節「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並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是深富意義的,因安息日是為了使人得以因親近上帝之故而彰顯其上帝形像與生合意義。然而,若誤以為這句話表明人比安息日重要,便以為上帝的誡命以人的價值為中心去衝量,上帝的誡命可以視乎人的情況而守。這便誤解了耶穌基督的意思,這個話的深層意義表明安息日的核心意義在於人可於安息中得到脫離世界之綑綁的自由與解放,而上帝設立安息日的用意正在於人可因守安息日學會親近上帝、信靠上帝、尊崇上帝因而記念窮人,讓週遭的人與事物休息。守安息日的誡命是對墮落的人而發,安息日是為了使人親近上帝,學像上帝,活出上帝的完整形像而設立。猶太律法主義者的錯誤正在於把守安息日視為綑綁人的律法,以致於有需要幫助者視若無睹,耶穌基督指出他們完全誤解了安息日的意義。[xxx] 從這些爭論可看見,基督的安息包含著現今實況的轉變為更高層次的現實,即重視生命過於僵硬的宗教制度。不要僵化的守安息日,而是要明白安息日的真正意義。耶穌的跟隨者要建立一個重視生命的群體,效法祂醫治和服事他人,傳揚這個安息的信息,讓其他人也進入這個安息。這樣做是值得的,因現今的安息是指向將來的審判。[xxxi]

5.2. 典範的轉移:從安息日轉變為主日

在使徒行傳中,有關於安息日的記載(徒1:1213:1427424415:2116:1317:218:420:7)。顯示早期教會繼續遵守安息日,外邦人及猶太人都不例外;但在廿章路加特別提到「七日的第一日」,這可能已經發展星期日的崇拜,並守主餐(20:7,林前11:20)Roger T. Beckwith認為這表示安息日轉變為主日(20:7,林前16:2)[xxxii] 在啟示錄一章10節,可見仍然保持著基督復活之日,即七日的第一日為主日。[xxxiii] 至少在以弗所地區,信徒似乎對於在星期天晚上聚會及守主餐已經習以為常。Bacchiochi提出初期教會以星期日為主日,直到羅馬時期才得以被確立,而基督徒藉此為創造與復活的記號。[xxxiv]

其實,初期教會,守主日與守安息日的界線並不明顯,首位區隔這之間差別的是公元一世紀末的教父伊格那丟(Ignatius)。他在《致馬革尼西人書》(Epistle to the Magnesians)裡強烈反對基督徒實踐猶太式的安息日倫理。[xxxv] 可見教會並沒有以主日取代安息日的作法。直到第三世紀,普世教會還沒有聖日觀念,雖然知道主日是重要的,仍未把它視為神聖的誡命,因為聖經中沒有提到主日是聖日。所以,信徒對主日分別為聖的觀念仍不清晰。[xxxvi] 公元四世紀君士坦丁大帝開始大力提升基督教的影響力,社會便有需要制定一個大家都會遵守的聖日來紀念耶穌基督的復活。而基督既是在七日的頭一日復活,理所當然星期天就成為主日。主日被確立後,就變成為一個必須要遵守的「安息日」。[xxxvii] 若復活是指向將來的安息,安息日便較適合在第一日,因基督是在星期日復活。

小結:基督徒雖然將主日作為安息日,但所轉變的不是律法,須要轉化的是安息日的真意。耶穌基督已作了模範,神著重的是生命本身,而非規條。

6. 安息日在現今的倫理實踐

神在舊約時代訂立安息日,為要以色列人記念祂的創造和拯救,把七日的最後一日定為聖日,甚麼工都不作,為叫人降卑自己,停下來思想神的作為,存感恩的心敬拜神。Marva J. Dawn認為守安息日不是教條式的責任。相反,根據自然規律而生活帶給我們自由;每七天便將一天分別為聖給我們喜悅。守安息日的經驗,讓自己內裡發現神聖時間的意義。

6.1. 重尋時間的神聖經驗

Marva J. Dawn提出四個向度的倫理實踐:停止、休息、擁抱與享受。停止工作、焦慮、擔心與緊張;讓身心靈與社會都經歷休息;擁抱時間而非空間,學習施予而不是需索;享受永恆與音樂、享受美善與仁愛。安息日的停止令我們更為自己在很多方面沒有信靠神,試圖創造自己的未來而悔改;安息日的休息增強我們對神完全恩典的信心;安息日的擁抱邀請我們接受信仰的真理,將真理應用到生活和價值觀上;安息日的享受提升我們對未來的盼望,既經驗神的愛帶來喜樂,也預嘗將來會有的喜樂。[xxxviii]

6.2. 時間與空間的優先序

靈性生活的更高目標,不在於積存大量資訊,而在於面對神聖時刻。在宗教的經驗中,我們領受的並不是物,而是一種屬靈的臨在。真正能在靈魂裡留下痕跡的,並非行動所經過的場所,而是某個帶來洞察的時刻。這洞察的時刻是個機會,能帶領我們超越物理時間的限制,讓我們感受到時間中這種永恆的榮美。[xxxix] 我們擁抱基督徒群體的價值觀,選擇守安息日時,我們擁抱的是時間,而不是空間,施予而不是需索。回應神的恩典時,我們充滿喜悅地擁抱自己生命中的呼召;我們從神的關係帶來徹底醫治中,可以擁抱神完全的平安。到最後這些安息日帶來的恩典,讓我們可自由地擁抱世界。[xl]

6.3. 安息與工作的主次關係

亞里士多德認為我們之所以需要放鬆,是因為我們無法不停地工作。因此,放鬆不是目的,放鬆乃是為了工作,為了獲得氣力投入新的活動。但這不是聖經的精神,赫舍爾認為安息日作為安息之日,不是為了恢復體力去工作。安息日是為生命設立的日子。「安息日是上帝最後創造的,卻最早出現在上帝的心意中」,安息日乃是「創造天地的目的」。安息日不是為工作日而設,相反工作日是為安息日而設。[xli] 然而,現代人的社會倫理,以工作或成就決定其他一切事物的價值。唐慕華正好相反,他認為工作的價值是由安息日的休息來決定的。這令我們重視人的本身,而不是他的成就,我們肯定自己存有本身的價值,而不用逼使自己工作來肯定自己時,便能發現生命中一份全新的平靜。[xlii]

6.4. 生命的優先序

我們不單需要留意墮入被俗世文化同化的陷阱,也必須積極並刻意地選擇神國度的價值觀。為了達成神的目的,我們要有一套不同的優先序,一套不同的思維方式,去了解甚麼才是生命中重要的事。[xliii] 唐慕華強調安息日是要我們重新取焦於神身上,當我們以神為中心,即使世俗文化將我們的生命拉扯得支離破碎,神卻仍能將我們生命的碎片重新整合起來,為我們混亂無序的生活重新賦予秩序。[xliv] 守安息日不單包括從工作和憂慮中得釋放,並且悔改(停止),在以恩典為基礎的信心中更新整個自我(休息),刻意選擇和珍惜某些東西(擁抱),安息日的慶典是預嘗永恆的筵席,這末世性的歡慶與喜樂,預期將來會實現永恆的喜樂。[xlv]

6.5. 落實社群的和好扶持

在「安息」中,萬有的受造性得以完滿地體現。人在「安息」中體現真正的人性,其中最重要是人與上帝、人與人、人與萬物所保持的一種既尊重他者差異性的空間,又維繫一種愛與和諧的合一關係。[xlvi] 所以,安息日不但不是離群、否定世界的宗教活動,反而是讓我們在群體與萬物之中實踐和好與扶持的團契。讓我們更關懷別人、投入社群、擁抱世界。安息日的操練,讓我們連接及享受生命中的不同範疇,而最終得以擁抱完整。親近效法安息日的主,實踐社會關懷與人道精神。

6.6. 實踐信仰生命的操練

守安息日的敬拜是常態,不是出於執著,不是律法主義,而是出於對上帝的尊崇和敬拜。主日的尊崇,對傳統的欣賞,對秩序的認同。[xlvii] 操練敬虔,過程中與神同行,安息讓我們停止為自己作工,使內心從渴望中得釋放,在崇拜中尊崇神的偉大和榮耀,操練順服與信靠,當信心停止掙扎,順服神的帶領,安息在神的裡面,喜樂和得勝便臨到。[xlviii]

7. 結語

總括而言,倫理學是建基於神的恩典中,我們作道德抉擇並不是因為我們需要以某種方式生活;我們並非因為需要憑自己的努力模塑自己的生活方式而規訓自己的行為。我們的倫理學是自由,是以愛回應那位先愛我們的神。[xlix] 現今信徒所守安息日,重要是遵守安息日的精神,以愛回應神給我們的生命操練。


8. 參考書目

Alexander T. Desmond, Rosner Brain S. editors, Carson D. A., Goldsworthy Graeme consulting editors,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Bromiley, Geoffrey William. edited by Kittel Gerhard.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Mich. : Eerdmans. c1964-c1976.

Carson D. A.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Eugene, Or. :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1999.

Fretheim Terence E., ‘God and World in the Old Testament: A Relational Theology of Creation’, Nashville : Abingdon Press, 2005.

Hagner, Donald Alfred.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Matthew 1-13’. Dallas, Tex.: Word Books. 1993.

Kohler, Ludwig Hugo and Baumgartner Walter, ‘The Hebrew &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Volume 4’ , Leiden ; New York : E.J. Brill, 1999.

Nahmanides. ‘Ramban: The Torah with Ramban’s commentary, Vol.3, Exodus part 1’. Graff-rand student size ed. N.Y.: Mesorah, 2010.

李保羅著。《舊約聖經神學及結構分析讀本》。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

柯志明著。《愛的倫理:十誡、登山寶訓與基督信仰的倫理精神》。台北:台灣基督徒學會。2011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3

莫特曼著。曾念粵譯。《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香港:道風書社,2002

莫特曼著。隗仁蓮譯。《創造中的上帝:生態的創造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

曾思瀚著。《壞鬼釋經》。香港:基道。2011

楊慶球編。邵尹妙珍等譯。《證主聖經神學辭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1

赫舍爾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2009

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學院、基道,2007

賴建國著。《天道聖經註釋:出埃及記(卷上)》。香港:天道。2005

鄺炳釗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2002

鄺炳釗著。《明道研經叢書:創世記(卷上)》。香港:明道社(第三版)2009



[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Eugene, Or. :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1999, p.28.

[ii] 鄺炳釗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2002),頁164

[iii] 第一日創造光(創一3-5),第四日創造光體(創一14-19);第二日創造天和海(創一6-8),第五日創造天和海的生物(創一20-23);第三日創造陸地和植物(創一9-13),第六日創造陸地的生物和陸地的人類(創一24-31)

[iv] 鄺炳釗著:《明道研經叢書:創世記(卷上)(香港:明道社(第三版)2009),頁25-26。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學院、基道,2007),頁52-55

[v] 鄺炳釗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頁165-66

[vi] 赫舍爾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2009),頁17-19

[vi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29.

[vii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28.

[ix] Desmond Alexander T., Brain S.Rosner editors, D. A.Carson, Graeme Goldsworthy consulting editors,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p.745-46.

[x] Terence E. Fretheim, ‘God and World in the Old Testament: A Relational Theology of Creation’, Nashville : Abingdon Press, 2005, p.62.

[xi] Nahmanides, ‘Ramban: The Torah with Ramban’s commentary, Vol.3, Exodus part 1’, Graff-rand student size ed. (N.Y.: Mesorah, 2010), p.504-05.

[xii] Desmond Alexander T., Brain S.Rosner editors, D. A.Carson, Graeme Goldsworthy consulting editors,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p.746.

[xiii] 李保羅著:《舊約聖經神學及結構分析讀本》,頁19-20

[xiv] Ludwig Hugo Kohler and Walter Baumgartner, ‘The Hebrew &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Volume 4’ , Leiden ; New York : E.J. Brill, 1999, p.1412.

[xv] 賴建國著:《天道聖經註釋:出埃及記(卷上)(香港:天道,2005),頁498-99

[xv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1999, p.24.

[xvii] Desmond Alexander T., Brain S.Rosner editors, D. A.Carson, Graeme Goldsworthy consulting editors,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p.746-47.

[xviii] Desmond Alexander T., Brain S.Rosner editors, D. A.Carson, Graeme Goldsworthy consulting editors,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p.747.

[xix]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1999, p.30-31.

[xx] Desmond Alexander T., Brain S.Rosner editors, D. A.Carson, Graeme Goldsworthy consulting editors,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p.747.

[xx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Eugene, Or. :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1999, p.31.

[xxi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31.

[xxiii] 楊慶球編,邵尹妙珍等譯:《證主聖經神學辭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01),頁405

[xxiv]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205.

[xxv] 鄺炳釗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頁164

[xxvi] 莫特曼著,曾念粵譯:《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香港:道風書社,2002),頁315-22341-42

[xxvii] 李保羅著:《舊約聖經神學及結構分析讀本》(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頁28-29

[xxviii] . 耶穌與門徒在安息日經過麥田時掐麥穗(12:1-8;可2:23-28;路6:1-6);二. 耶穌在安息日治好枯手病人(2:9-14;可3:1-6;路6:6-11);三. 耶穌在安息日治好被鬼附的婦人(13:10-17);四. 耶穌在安息日治好水臌病人(14:1-6);五. 耶穌在安息日治好畢士大池旁患病三十八年的人(5:1-18);六. 耶穌治好生來瞎眼的人(9:1-41)

[xxix] 莫特曼著,隗仁蓮譯:《創造中的上帝:生態的創造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294

[xxx] 柯志明著:《愛的倫理:十誡、登山寶訓與基督信仰的倫理精神》(台北:台灣基督徒學會,2011),頁80-81

[xxxi] 曾思瀚著:《壞鬼釋經》(香港:基道,2011),頁21-23

[xxxi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132.

[xxxiii] Geoffrey William Bromiley, edited by Gerhard Kittel,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Mich. : Eerdmans, c1964-c1976, p.29.

[xxxiv]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133.

[xxxv] IgnatiusEpistle to the Magnesians (9:1)  http://www.ccel.org/ccel/schaff/anf01.v.iii.ix.html

[xxxv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274-75.

[xxxvii] D. A.Carson Edited,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 A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Investigation’, p.285-86.

[xxxviii]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213

[xxxix] 赫舍爾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2009),頁13

[xl]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09

[xli] 赫舍爾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台北:校園,2009),頁24-25

[xlii]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03-04

[xliii]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18

[xliv]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49-150

[xlv]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59-60

[xlvi] 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2007),頁128-29

[xlvii] 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2007),頁102

[xlviii] 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2007),頁144-51

[xlix] 唐慕華著,陳永財譯:《俗世中的安息日操練》(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103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