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工作神學 梁琬瑩:從終末論的新創造看工作的意義
梁琬瑩:從終末論的新創造看工作的意義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一, 11 十月 2010 09:57

從終末論的新創造看工作的意義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梁琬瑩

 

甲、引言:

在現代人的心裡面,他們對工作簡直是又愛又恨。有的時候恨不得可以不用工作,放長假休息;因為工作時間太長、在工作裡得不到認同、沒有滿足感、自覺是廉價勞工 …。但又不得不工作,因為可以賺錢來養家活口、或是出外吃喝玩樂,甚至視工作為消磨時間之用。它可算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東西;有的時候總是討厭,沒有的時候又期待它的出現。另外,現代人又把工作的價值跟賺錢多寡劃上等號,認為做有賺錢的事才算是工作;甚至是把人的價值意義與金錢拉上關係。然而,現今21世紀的信徒同樣受著這套世俗觀和價值觀所影響。

由於忽視工作的屬靈意義,很容易將工作生活與信仰生活分割,形成屬世與屬靈的二元對立。但聖經所教導的是要信徒在世俗的社會中過一個分別為聖的生活;要避免受世俗敗壞的思想影響,相反要靠聖靈面對情慾、權力的誘惑,時刻思念永恆的事情。1 我們可以從創造論引伸工作使命的向度 – 上帝本是工作的上帝;同時亦要從救贖論履行工作使命 – 信徒已被稱義、罪得赦免,靠著聖靈更新成聖。然而,聖經亦提及信徒將來永恆或長遠的價值和盼望。若今天的精力只放在今生,到底工作是甚麼呢?另外,那些盼望又對我們今生的工作又有甚麼意義?其價值意義對將來在新天新地又是怎樣呢?

 

  1. 內容:

  1. 工作

若要明白甚麼是工作,我們必須先了解其字義。然後再試從三方面:聖經、歷史神學家、當代神學家的角度來簡單闡述工作的定義。當我們清楚神的心意,明白神當初設計工作目的,才能明白工作真正的意義。

    1. 工作的字義

在聖經裡面講到跟工作有關的字並不多,在希伯來文裡面大概有三個字 (עָשָׂהמַעֲשֶׂהמְלָאכָה),而希臘文中只有兩個 (κοπιάω ἔργον),這當然是指字根。

在希伯來文 עָשָׂה有製作、生產、建造的意思,是使用某些創造力把一些東西變成另外一些東西,或是賦予一個東西價值,或是採取了某些行動,完成了某樣事工。מַעֲשֶׂה有成就的意思,是指所做之事產生的最後結果,這字可以再轉成第三個字,就是 מְלָאכָה英文聖經裡面所指的職業 job,指的是一份差事,就是好像法老問約瑟的弟兄說:你們是以何為業 – 的為業。另外,在不同的經文,「工作」也帶出不同的字義,如:申廿六6-7 – 苦工、勞碌;創卅一1 – 得了;創十七3 – 為業;出廿11 – 造;出廿八6 – 做;代上五10 – 爭戰;詩一零二25 – 所造的。2

而在新約希臘文裡有關工作的字可分兩類:κοπιάω路五5 – 整夜勞力、ἔργον – 約四34 – 作成祂的工、約九4 我們必須做,做那差我來者的工、弗四11-12 盡、弗四28 – 勞力 (ἐργάζομαι ἔργον演變出來)3

在聖經裡一方面承認在工作的本質裡,有一部份是我們不愛做但又非做不可的責任、逼迫,甚至是做得很辛苦的苦工。但聖經裡對工作也有另一方面的字是非常具正面意義的,這些字帶給你喜樂的、有意義的、創造性的、有成就感的。雖然,這些字似乎有著不同的分類意義;但會發現整本聖經裡面,有些字將工作形容得非常負面的,如:辛苦、痛苦、不甘願、像奴隸般受迫等;另外,有些字眼又將工作形容為只要你能把工作做好,它就會是喜樂、有意義、有創造、有成就感;工作在人的生活中似乎擁有兩種不同的表現:一方面工作是充滿目的、是有價值的、是有意義的、是可以帶來滿足、帶來喜樂的,但另一方面工作又是會帶來痛苦與麻煩。4

    1. 工作的定義

      1. 從聖經的角度看工作的定義

從創世記第一至二章,天地是由上帝所創造的;而祂創造六日,在第七日休息;我們可以推出上帝是一個工作的神;5 而在約五17「耶穌對他們說:『我父做事宜到如今,我也做事』」,耶穌被家鄉的人稱為木匠 (可六3),在此又可以推出耶穌也是做工的主。6 然而,在上帝的創造裡,人享有一崇高地位,造人的原意為與祂一同掌權的同工 – 不是要人被轄管,而是去管治;又為祂的祭司 – 耶和華安置人在伊甸園,使他敬拜、順服 (創二15希伯來文的「修理看守」一詞,乃與事奉、敬拜乃同一字眼) ,以及榮耀祂 (創二1 – 3)7 另外,祂期望人的態度是活出信靠順服的生活,以及存謙卑的心與祂同行。8

從創造角度看工作,人本身的工作是管治大地,強調工作在始祖犯罪墮落前已經出現,神吩咐亞當管理看守伊甸園(2:15)。因此,從 "創造命令" 的角度來看,工作是神的祝福。自始祖犯罪後,地長出荊棘和蒺藜 (地受咒詛) … 人必付出汗流滿面才得餬口 (創三17 – 19);即是人活在地上要付出勞力耕種維生。若人的耕種代表工作,那麼工作本身並非神的咒詛或懲罰;而地受咒詛的結果,使人的工作遇上各樣的艱難。9

從箴言看,上帝的工作是我們工作的榜樣、無論男與女也在工作;工作即「為了獲得物質而付出勞力」,物質可包括衣、食、住、行等。所以,箴言所說的工作是專指那些可獲得回報的工作。書中與工作有關的字眼包括:工作、勞動、苦幹、勤勉、職責、工業、聚斂、閒懶人等。10

而在傳三9-11「這樣看來、作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我見 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永生原文作永遠〕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道者認為工作有其規律和秩序,在上帝的計劃中被賦予意義;只有敬畏上帝、按其秩序工作,才會將無意義的工作變成祝福;另外,傳道者更提醒人的心裡有一種永恆的意識。11 在人看來工作視乎是沒有終極的意義,但上帝卻看為美好,並與永恆拉上關係。

再者,保羅明確地指出,即使是強迫性的勞動,也是神呼召的一部分,應該接受,不要企圖改變 (林前七20-24)12

      1. 從歷史神學的角度看工作的定義

        1. 路德的工作觀

他是對應於當時天主教的權柄觀而作出的回應,更發展出「信徒皆祭司」和「因信稱義」的觀念,後者是憑恩典、藉信心、蒙赦罪而被召進神的國。對於工作,路德應為工作是取決於其價值,而不是其種類;13 路德卻強調在工作中,人對自我身份的確認的必須和重要的 – 就是信徒全然接受罪得赦免,並且確認已蒙神拯救,亦因著信就有成聖行善的動力。14 而他看信心與工作的關係,聖職人員與聖徒的工作是平等的,沒有聖俗之分,並且都是憑信工作;在神的護理引導下,無論甚麼位置都能結出好果子。15 因此,只要是能夠榮耀上帝、服務社會的正當工作都是尊貴的,沒有高低之分。16

1.2.2.2 加爾文的工作觀 17

他清楚指明上帝創造人類的目的,本是要勞動及工作。他又認為我們的工作或是所擁有的專業,是服事上帝的方式,也是上帝對我們的「呼召」;我們透過這些「呼召」,將基督門徒的身份加以展現。而人生存在世上最重要的價值和意義是在於敬拜和榮耀上帝的名;而不是我們每天的工作。若工作與敬拜上帝分離時,工作便失去其原本的目的;一旦工作變成目的的本身時,就變成偶像崇拜。

1.2.3 當代神學家的工作觀

1.2.3.1 從莫特曼看工作

他認為正確的工作意義是喜悅,自由,和活潑快樂,這是工作的基本部分;而他又認為 work begins with play work as a rightPlay 是自由的活動,對應於上帝的;而 human rights 直接反射上帝的形像。18

1.2.3.2 Miroslav Volf看工作

任何人的行動,包括用智力或勞動性的,這並不受環境或條件所限制,並且期望得回報這就是工作。工作是誠實、有目的、指定的社會活動和方法,其主要目標是創造產品或社會事務,能滿足工作需要的個人或他們的生物合作或活動這是必要的,以便行事的個人,以滿足他們的需求除了活動本身的需要。19 而聖化教義為神學反射的背景提供了在工作的問題;也談論了基督的新的生活影響基督徒每日應該有的工作;聖經的證人見證着人工作的最後意思不僅應該或不應該工作,而是投在光中的終極意義的工作。20

他在新創造的概念上建立工作神學的框架,這理論建構在莫特曼的盼望神學。而基督教信仰有終末的意義,基督徒的生活是新創造的生活,並由上帝的靈確定整一生;基督徒的工作必須在聖靈啟示下進入新的創造。21

    1. 小結

總括而言,「工作」一詞在新舊約皆可指向人及神的工作,神的工作是充滿力量的,而人的工作帶有操勞、痛苦的意味;但在新約裡主耶穌的工作絶對不會是咒詛,並帶有永恆的價值。而工作亦有三大的意義:恢復與神的關係、恢復與人的關係、恢復與地的關係。人只有在敬畏上帝的大前題下,按神的秩序工作才會將無意義的工作變成祝福。22 同時,工作神學又與創造、敬拜、終末有不可劃分的關係。

 

2 工作與上帝工作的關係

世界是上帝工作的處境,創造、救贖及更新宇宙是上帝在世界中三大工作;在這裡我們主要集中從上帝的創造與終末工作的目的和意義了解人工作的目的和意義。23

2.1 創造 (Old creation)

上帝藉「基督」創造萬有 – 上帝是人肉眼看不見的,歷史上的耶穌是上帝的愛子,是上帝的「像」,是在一切被造物以先被「生」出來的 (西一15)24 另外,創造有三個不同的觀念:有權威創造論 (Fiat Creationism)、漸進創造論 (Progressive Creationism) 和歷史創造論 (Historical Creationism)25 由於這不是專文的重點,故不在此在討論和分析。

2.2. 救贖

上帝藉「基督」救贖世人 –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犠牲,使人的罪得赦免,成就了和平 (西一20)26 同時,救贖包括立約,如:挪亞、亞伯拉罕、西乃、大衛之約;又從以賽亞書四十至五十五章 - 提到的新事是指神將會透過一位受苦的僕人為祂的子民所作的救贖工作。27

2.3 新創造 (New creation)

聖經所教導的創造不僅於肯定起初神創造了宇宙,更叫人留意末後 / 末後的日子,那指現在世界的終末。28 而新創造也包括:新國度、新伊甸、新天地,這裡我們主要看新天地創造的部份。而上帝工作的目的是與人和好,上帝藉「基督」使萬物與祂和好 (西一20)29

有學者指出墮落後的世界是一個被罪所污染的世界;它不再是美無暇;它需要復原至原先的狀況。舊約聖經望在將來的日子神將這經過罪的洗禮的界復原過來,個復原的世界就是我們所指的新天新地。30 在以賽亞書裡,先知期盼一個屬靈的復興、一個新國度、一個新耶路撒冷和一個新聖殿,等待看一個新天地。31 另外,彌賽亞的死不僅帶來人心的改變,也帶來新耶路撒冷和新天地的出現;神滿溢的祝福只能用新天地的創迼來形容。32 而新與舊天地的分別就是不再有 - 來自撒但的引誘、罪惡、邪惡、咒詛、死亡、傷害痛苦憂愁和眼淚、新天地與舊天地的關係 33

新天地是一個完全的天地,罪惡及它所帶來種種負面的影響不會存在。在這完美的天地,神人在其中重建神原先創造所期望的那種親密的關係。人在神面前發出不住的敬拜,而神亦得到祂應得的尊崇 (賽六十六22-23)34

至今,仍有不是學者在爭議新天地是全新還是更新。前者以彼後三10-12「天地已被罪汚染和破壞到一個再不能修補的地步」作論證,唯一需要就像挪亞時代的洪水,一個徹底的消滅和再造;這與保羅 (羅馬書八19-22) 舊天地心存得救贖和釋放的看法大相逕庭。後者則以彼後三10「火的作用不是消滅,而是潔淨」作支持。35

新天地不是一個全新的天地,它與舊的仍有一定的連貫。新天地的「新」不應從時間的角度來理解,從素質方面來看更為可取。它是一個從舊天地改良過來的版本。神不會完全毁滅原先的天地,然後再從無有中創造另一個創造。單單從無有中再造一新天地的做法,沒有正面地修正亞當和夏娃犯罪墮落後所帶來負面的影響。真正需要的,反而是神將原先的創造改良更新,使它成一個榮耀的新天地,就是神從舊天地復原過來的新天地。36

若現在與將來的新創造乃保持關係,我們便要活出今天的價值和意義;這即是一方面要活出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同時間又要將眼目專注在那將來的盼望上。黃儀章在《從創造到新創造》一書中,舉出三個不同的聖經人物 / 書卷作解釋。如:但以理 – (1) 活出盼望 - 不被玷染:有智慧去分辨那些是我們信仰允許及不允許的東西、認真地面對那有損我們基督徒的見證和信仰的東西、為了活出信仰,不惜付出重價、憑信心把生命交託給那滿有恩典和主權的神;37 (2) 活出盼望 - 決不下拜:向神至死忠心、滿心信靠神拯救的大能、順服神那不能測透的旨意;38 (3) 活出盼望 - 永不放棄;39 (4) 活出盼望 - 勿失盼望:等候、等候,再等候、去、不要失去盼望。40 又如約伯 – 活出信服;以及傳道書 - 活出承擔和活在今天。41

 

3 終末論 (新創造的觀念) 與工作神學

既然上帝的工作是由創造至新創造,那當我們談及終末時,不得不思想新天新地的盼望來臨。然而,這是一個從新的創造,抑或是更新的宇宙。筆者在此淺談兩者對我們現今的工作有甚麼關連及影響。

3.1 莫爾特曼 (Jurgen Moltmann) 對傳統終末論的評論

長久以來,人們將終末解為有朝一日時間結束時突然臨到世界、歷史和人類的事件;它們包括基督在普世榮耀中的再臨、世界的審判、國度的圓滿終結、死人全面復活和萬有的嶄新創造;這些終末事件是突然降臨,並且終結了萬物在其中生活、行動的歷史;當人將這些事件推延到「世界末日」時,便使它們喪失了對於人們在歷史中所度的一切時日的標示性、鼓勵性和批判性的意義。42 莫特曼要指出的是以上的終末論是一個與現在不相連 (discontinuous) 的將來,使終末論僅成為系統神學的附錄般的教義。

而終末論事實上是指有關盼望的教義,包括被盼望者,也包括被盼望者所引發的盼望;終末論並不是信仰的附件部份,是盼望,向前眺望和向前的運動,是當下的覺醒與轉化,是從被釘十架的基督的復活中得到生命力的。43

終末論所描述的將來與當下沒有連續性,信徒很容易將屬靈與現世的事情二分法。若地上一切都要消去,人在地上的勞碌也對將來而言是沒有太大的價值。信徒都會容易把屬靈與現世的物質對立,而忽視了這個世界正是「天父的世界」, 44 失去了對現存世界作出貢獻的動力。

3.2 莫特曼的終末論

基督教終末的盼望有四個不同的遠景:(1) 對上帝榮耀的盼望、(2) 對上帝為世界所作的嶄新的創造的盼望、(3) 對上帝針對人類的歷史和大地的盼望、(4) 對上帝為個人復活及得永生的盼望;這四種次序是從作用開始 – 先影響到個人的信仰,然後得出在世的生命,最後從中產生了身體得贖的盼望和全世界改變成上帝的期盼。45 而他的終末論分為來臨、個人、歷史、宇宙和上帝的終末論。我們的工作不只為找人生的方向,而是緊緊與上帝的更新宇宙的應許結連;在工作中實踐上帝國的旨意,盼望上帝的國來臨。

3.2.1 莫特曼的來臨終末論 46

莫爾特曼認為終末並非時間上的未來,或者無時間性的永恆;而是上帝的未來與來臨,終末應該從將臨的角度理解。「將臨」本身是描述一件將要發生的事,要注意的是這對未來的描述,並非從現在延伸出去;相反,是從未來闖進現在。莫特曼把握「未來」是從過去、現在引伸未來,和「將臨」是從將來進入現在兩者的分別,建構他獨特的終末論。這種終末論強調上帝自己的應許,上帝必定親自完成;因此,整個思考模式要完全的改變,這稱為「典範轉移」。這基於上帝更新宇宙的應許,耶穌的「再臨」是上帝國度來臨的前奏,就即是上帝主權的實現,也是主禱文中,祈求世人尊上帝的名為聖的意思。

3.2.2 莫特曼的宇宙終末論 47

因人生存於大地之上,人和大地成為生命的共同體;新天新地的創造比個人和歷史的終末論更具整合性。莫特曼以安息和合金納作探討創造的第一步,終末論的基調是更新與回歸,不是恢愎舊觀,而是有的更新;安息是上帝在時間中的臨在,而舍金納是上帝在空間中的臨在。這又貫穿了上帝永恆中時間 / 臨在中空間的終結,即上帝有聖潔與榮耀這兩種特性。他以猶太教神秘主義的觀點,提出上帝自我交疊的說法:主帝在他的無所不在中,為其創造那出一個空間;在終未圓滿終結時,上帝原先在創造時與時空將被取消,永恆與時間、無限與空間不再對立,而是互滲。他更稱新天新地為上帝在宇宙中的舍金納。另外,他又提出「世界的毁滅」、「世界的轉化」和「世界的神化」強調各個不同的角度,但轉化卻符合基督十架和復活的基督論意義架構。

3.2.3 莫特曼的盼望神學

3.2.3.1 盼望的詮釋

盼望神學基本概念有應許與盟約、盼望與將來,以及期盼的將來的比喻。首先「應許」是一種言說行動,是一種透過許諾者本身所保證的承諾。而上帝的應許導致上帝與被揀選的人立約 (如:亞伯拉罕、西乃的約);上帝的應許本身包含了上帝的自我義務和亞伯拉罕的命令,使應許變了盟約。48 而上帝所有盟約應許中的這種普遍性和終末性取向,已標示自己的永恆性。49 如從終末有的嶄新創造回到起初的創造,那天地和一切受造便是在將來的榮耀國度的實際應許。50 另外,聖經的內容是上帝國的應許史,是萬有嶄新創造的應許之目標。51

3.2.3.2 盼望神學

整個盼望是建基在上帝的應許之上,基督的 (終末) 到臨也被標示為基督的啟示。若將啟示以應許的角度去理解,啟示可視為應許,而耶穌的啟示就是基督的應許的揭露。那麼,啟示就應理解為發生在應許和實現中的事件。而我們必須期待基督的啟示可以實現基督事件所應許的事。因基督所有應許都得到證實,並且生效,只是尚未實現;因此,我們仍期待終末的實現。52

莫特曼認為終末既非時間性的將來,也不是非時間性的永恆;終未是上帝的來臨和到達,絶不能跟上帝觀分割,因這由上帝的本性所決定的。另外,「新」並非純粹終末的概念,而且同時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也就是說終末的「新」可以敞開歷史,使其邁向終末的。終末的新並沒有廢棄舊的創造物,只是把創造物從罪與不公義中釋放出來,免墮於虛無,讓創造物活在全新的可能之中,這就是新創造的意思。正如復活基督乃改變了形狀的被釘的基督,這就更顯明上帝的來臨並非要廢棄這個世界,乃是要完成最後創造。53

莫特曼指出上帝的自我啟示是以「應許」的方式出現,一個關乎他者 – 世界 – 的將來的應許;上帝的自我啟示是間接的,關乎世界的將來;而上帝的應許是自我啟示的必要條件。54

3.3 Volf 的角度理解工作與新創造的關係

Volf 從莫特曼的終末論作結構工作的意義,在討論工作與新創造的課題,他從兩個基本的終末論出發:Annihilatio Mundi – 舊的世界會毁滅,舊與新的創造是不相連 (discontinuity),人的工作與終末變得沒有意義; Transformatio Mundi – 舊的世界轉化至新的世界,舊與新創造是相連 (continuity),人的工作在新的創造裡產生永恆的價值;而兩者都能在聖經舉出支持的看法。55 他認為舊與新創造的相連性很影響現在的工作,因為現在的工作是建立將來榮耀的世界;現在的工作是幫助我們塑造復活的個性。56

其工作觀除了建構在路德和加爾文之上,更強調聖靈論與工作神學的關係,將恩典 / 才幹用於工作上,這也適切在未信者的身上;這是配合上帝,亦是顯示我們對上帝的忠誠和服從。57 工作是作為世界的終末轉化與上帝的合作、在聖靈裡工作。58 他主要是從將來的新天新地看現今的工作的價值和意義。

3.4 Langer 的角度反觀 Volf

Langer 推翻 Volf 的看法,他認為過份誇張討論工作神學在舊與新創造的間斷性 (discontinuity),這會蒙蔽傳統工作的向導。他不相信 – 肯定終末論在發展工作神學需要從新的創迼作基礎;同樣,他相信這傾向會犠牲了原本創造的需要和特點;他又不相信終末論的意義對我們的工作需要的前提是終末論的意義是首要。59 他提出了現在的世界與將來的世界同樣是有相連和不相連的,復活的身體和現在的身體是不相連的。60 他認為工作的價值和意義不一定要推向終末的眼光才探討,61 而可以從今天工作的價值和意義看將來。

4 神學的反思

4.1 工作的目的和態度

宗教改革開始,我們重新發現「信徒皆祭司」,每位有信仰和盼望的人都是蒙召者,工作並沒有高低之分。工作的價值和意義不是針對在規定的條件下忠實地、滿懷愛心地盡職守而已,而是學習與「來臨中的上帝國」同工;將工作改變到回應上帝的呼召;更以上帝呼召的盼望為終末的目標。然而,上帝創造了世界,所以這是天父的世界,我們要承認祂的主權,人類與世界的主權是屬於祂的。

上帝在我們活在地上有特別的目的,就是讓我們不但要相信和信服祂,更要將生命與工作都交託在祂的手上,好讓我們能夠脫離工作中的一切咒詛,回到上帝原本要給我們的祝福中;雖然,活在地上有許多的難處,特別是在工作中也有很多的難處、碰到很多的麻煩,但我們仍要持守一個盼望,就是知道我們所做的工作能夠存到永遠。62

另外,從創造至新的創造,我們工作性質可以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變,但敬拜和榮耀三一上帝的工作價值和意義才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核心。而上帝的創造、救贖、更新宇宙三大的工作,亦提醒我們要按上帝的工作方向明白祂的旨意,用祂給予的恩賜和才幹配合祂的工作。因為我們手中所做的都有短暫的價值,或許可以幫助別人生活過得更好,也可以讓我們自己活活得更好,也可以讓我們自己生活得更好,甚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但這些具有短暫價值的事物如果跟上帝沒有關係的話,那就無法使其進一步具有永恆的價值。所以上帝不斷地幫助基督徒明白,在這個只有短暫的世界裡,我們做的這些原本只有短暫價值的事物,若能夠跟上帝永遠的旨意相連,和上帝的心意相符合的話,那我所做的這些事情就能夠短暫進入到永恆。63

4.2 現今的工作與將來在新天新地的意義

無論是 Volf - 從將來的新天新地看現今的工作的價值和意義,或是Langer - 從今天工作的價值和意義看將來的新天新地;他們也沒有否定將來新創造 / 新天新地 / 新宇宙的盼望,這份永恆的價值。

今天我們所作的,也是在歷史的進程中,這又是邁向永恆生命的進程。而現今世界與將來新的世界相連與否,這亦很影響我們如何看今天的工作的價值?這兩個說法,各有學者的支持,而在聖經中也各有經文的論點。

4.2.1

相連

等候基督榮耀的顯現 (多二13) 是我們在地上的盼望 (詩七十一5)。這是歷史帶出的意義,更是基督救贖的意義。若新的世界與舊的世界不相連那上帝的工作也變得沒有連貫,人類在過去或現今所作的也變得全是沒有價值;因這世界會邁向滅亡和被毁滅,筆者相信這亦會失去上帝昔日創造的原意。

4.2.2 相連

永存既不生也不滅,是上帝的存有;地上存有的聯繫不是既有的,而是源自上帝的決定。64 新的世界是由舊的世界轉化而成,今天工作的作用和性質是預備將來、長遠、永恆的價值,是直接指向終末的真正價值和意思。那永恆的價值就是取決於那位有主權的、永恆的上帝。工作的真正目的就要是敬拜、榮耀和討神的喜悅;這些的價值才會帶進將來。

上帝創造我們、知道我們的一生;只要我們按祂的安排,將我們每個人不同的能力、天份、訓練投放於工作上,便能完全的見證和榮耀上帝。在林前十31-33提及「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甚麼,都要榮耀神而行」。另外,我們透過工作建造屬靈的品格,按聖經的原則和教導合情合理地活現基督的愛,讓未信者因我們的行為和態度看見上帝。

 

丙、結論:

人若沒有工作,無法滿足其物質的需要,也無法滿足其精神或屬靈需要,又或成全人之為人的功能。但如果人為了貪愛金錢而去工作,很快就發覺賺再多的錢都不能得到滿足,因為錢永遠賺不夠;反而會發現工作往往只會給我們許多的痛苦。

世人常以為工作的環境和內容,才決定我們是否在事奉上帝。其實,聖經也清楚的告訴我們,一個人的工作是否全時間服事、是否有永恆的價值,不在於他做甚麼工作,乃是在於他的心態。一個人做甚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為誰而做,抱甚麼心態活在神的前!這才決定所做的事有沒有意義、有沒有價值。

 

丁、參考資料及書目:

參考資料

Kleinhans, Kathryn. “The Work of a Christian: Vocation in Lutheran Perspective” Word & World Volume 25, Number 4 (Fall 2005): 394 – 402.

Langer, Richard. “Niggle’s Leaf and Holland’s Opus: Reflections on the Theological Significance of Work” ERT 33:2 (2009): 100 – 117.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基督教週報》第200520031月),頁6

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20046月),頁1–4

郭鴻標。〈靈命更新重整與職場召命〉。《職報》第120072月),頁1–4

郭鴻標。〈從上帝更新宇宙的工作看人的工作〉。《職報》第120103月),頁2

郭鴻標。〈從莫特曼終末論看職場神學的建構〉。《職報》第4200912月),頁2–3

郭鴻標。〈從莫特曼希望神學看職場神學的建構〉。《職報》第320099月),頁2–3

廖乃慧。〈召命與旅程〉。《校園》第51冊第3200956月),頁20–26

鄺德富。〈職場與召命〉。《建道通訊》第148期(20084月),頁6–7

陳尚仁。〈基督徒的職業觀〉。《新使者》第112期(20096月),頁4–7

廖怡君。〈不只是工作,是事奉 – 林永頌律師〉。《新使者》第112期(20096月),頁19–21

詹俊裕。〈基督徒的工作倫理:職場、道場、禾場〉。《新使者》第112期(20096月),頁24–26

胡宏志。〈加爾文的工作觀〉。《新使者》第112期(20096月),頁56–58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 – 從《工作通諭》說起〉。《中國神學研究》第46期(20091月),頁61–86

 

參考書目

Cosden Darrell. “A theology of work: work and the new creation” Eugene, OR; Wipf & Stock, 2006.

Jurgen Moltmann著,曾念粵譯。《盼望神學 : 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香港道風書社2007

Jurgen Moltmann著,曾念粵譯。《神學思想的經驗 : 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香港道風書社2004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2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OR: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香港:宣道,2004

 

1 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20046),頁2

 

2 劉志雄:《聖經中的工作觀》(香港:道聲,2008),頁13 - 15

 

3 劉志雄:《聖經中的工作觀》,頁15 – 16

 

4 劉志雄:《聖經中的工作觀》,頁16 – 17

 

5 陳尚仁:〈基督徒的職業觀〉《新使者》(20096月號),頁5

 

6 劉志雄:《聖經中的工作觀》,頁17陳尚仁:〈基督徒的職業觀〉,頁5

 

7 黃儀章:《舊約神學 – 從創造到新創造》(香港:天道,2003),頁60 – 62

 

8 黃儀章:《舊約神學 – 從創造到新創造》,頁62 – 63

 

9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基督教週報》第2005(2003126),頁6。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頁2

 

10 Bruce K. Waltke主講,李錦棠筆錄:〈從箴言看工作〉,《明道通訊第七期 (20069),下載自 〈http://www.mingdaopress.org/html/enews/issue_07_005.php〉。

 

11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6

 

12 David H. Field聖經中的工作觀〉,《證主聖經百科全書》(香港:證主,2002) [光碟版]

 

13 Holl, von Karl著,潘主聞、鄧肇明譯:《路德的倫理觀》(香港:道聲,1964),頁87

 

14 Holl, von Karl《路德的倫理觀》,頁67 – 68

 

15 Holl, von Karl《路德的倫理觀》,頁89 – 92

 

16 陳尚仁:〈基督徒的職業觀〉,頁5

 

17 胡宏志:〈加爾文的工作觀〉《新使者》(20096月號),頁56 – 58

 

18 Darrell Cosden, A Theology of Work: Work and the New Creation (), p47, 51-53, .

 

19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OR: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p10 – 11.

 

20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p71 – 74.

 

21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p79.

 

22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6

 

23 郭鴻標:〈從上帝更新宇宙的工作看人的工作〉職報》第一期 (20103),頁2

 

24 郭鴻標:〈從上帝更新宇宙的工作看人的工作〉,頁2

 

25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香港:天道,200x),頁19-20

 

26 郭鴻標:〈從上帝更新宇宙的工作看人的工作〉,頁2

 

27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16

 

28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25

 

29 郭鴻標:〈從上帝更新宇宙的工作看人的工作〉,頁2

 

30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15

 

31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15 – 416

 

32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16

 

33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17 – 420

 

34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20

 

35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21

 

36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21

 

37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29 - 431

 

38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32 – 434

 

39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34 – 435

 

40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437 – 441

 

41 黃儀章:《從創造到新創造》,頁 446466

 

42 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香港:道風,2007),頁9

 

43 莫爾特曼:《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頁10

 

44 郭鴻標:〈從上帝更新宇宙的工作看人的工作〉,頁2

 

45 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香港:道風,2002),頁19

 

46 郭鴻標:〈從莫特曼終末論看職場神學的建構〉《職報》第四期 (200912),頁2

 

47 莫爾特曼:《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頁xxix – xxxi285320323-328

 

48 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香港:道風,2004),頁97

 

49 莫爾特曼:《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109-110

 

50 莫爾特曼:《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126

 

51 莫爾特曼:《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146 - 147

 

52 莫爾特曼:《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頁232 - 233

 

53 鄧紹光:《終末、教會、實踐:莫特曼的盼望神學》(香港:基道,1999),頁18 – 19

 

54 鄧紹光:《終末、教會、實踐:莫特曼的盼望神學》,頁110 – 112

 

55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p89 - 92.

 

56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p96 - 97.

 

57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p105 - 114.

 

58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p119.

 

59 Richard Langer, ‘Niggle’s Leaf and Holland’s Opus: Reflections on the Theological Significance of Work’ ERT (2009) 33:2, p101.

 

60 Richard Langer, ‘Niggle’s Leaf and Holland’s Opus: Reflections on the Theological Significance of Work’, p104.

 

61 Richard Langer, ‘Niggle’s Leaf and Holland’s Opus: Reflections on the Theological Significance of Work’, p110.

 

62 劉志雄:《聖經中的工作觀》,頁3138

 

63 劉志雄:《聖經中的工作觀》,頁44 – 45

 

64 莫爾特曼:《來臨中的上帝:基督教的終末論》,頁338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