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工作神學 梁樂智:從基督的身分看工作神學
梁樂智:從基督的身分看工作神學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28 九月 2010 09:27

從基督的身分看工作神學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梁樂智

一.引言

都市人的工作越來越繁忙,教會內越來越常聽到弟兄姊妹訴說工作的勞苦以及感到工作缺乏意義。無論是在職的或是待業的都覺得前路迷惘。這迫使教會開始重新正視工作神學的問題。近年來,越來越多有關工作神學的討論,又有許多有關這個題目的文章出現。這些討論,有不少是訴諸宗教改革時代的神學家對工作的看法。然而,要一班每天為工作過不停的信眾去認識和思考宗教改革家的神學實在不易。一般信徒對宗教改革家認識不深,對那些看似高深的神學理論更感到難以消化,甚至是不感興趣。教會通常只能鼓勵那些忙碌的信徒去讀經靈修,但要他們花時間來認識和思考神學能如何更新自己置身處地的工作卻不易。於是那些「平信徒化」的工作神學反而成了聖職人員和神學家的專利。

雖然如此,但依筆者所見,他們卻比較願意恒常讀經和思想如何效法基督,希望在職場中活出基督的樣式。本文嘗試從基督的不同的屬性和角色,去整合有關工作神學的討論。聖經資料方面,本文以路加的經卷作為基礎,故此會較大量地引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經文。然而因聖經中各書卷中的信息互有關係,故此必須以其他經文來補充,經文引用並不會局限於路加著作。

在以下五章中,本文會先從基督的神人二性看工作聖俗二分的問題,然後從基督的祭司和君王身分去看關係復和及生命管理的兩個課題,進而再補充一些與工作有關的先知教訓;最後就會從聖子與聖靈同工的角色來討論職場中的更新。

 

二.從基督的神人二性看工作的聖俗

教會內每逢談及日常工作,弟兄姊妹通常都會訴苦,高談工作的勞苦,同事的不是,甚至是工作中的黑暗事件。這一切往往叫人覺得,教會內外的世界有著很大的距離。人總會覺得,能被主呼召離開本來的工作,全職作傳道,是最高尚的工作,也是最願意為神獻上自己的表現。不過,信徒亦同時遵敬那些一邊靠「世俗工作」賺錢過活,一邊努力傳道的人。這些傳道人被人遵敬,並不是因為他們的「世俗工作」做得出色和忠心,而是因為他們在不靠教會團體的支助下,熱心傳道,把「聖工」(傳福音)放在首位,而把「世俗工作」放在次要。在教會聚會中,每逢談及信仰與工作,基督徒通常都會不自覺地希望效法這些傳道人,因而高舉「聖工」,強調要在職場中傳福音,作見證。

傳福音的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是主耶穌給使徒的一個大使命(太28:19-20;徒1:8)。然而這是否代表其他的所謂「世俗工作」就並非神所給的使命,也沒有任何神聖意義?工作本身和作工的人是否可以有聖、俗的分別?這些問題其實早已被人思考過。馬丁路德提出「信徒皆為祭司」的原則,認為一般信徒和聖職人員的地位相同,不應被分為兩個階層。1 既然如此,聖職人員與一般信徒的工作應有相同的地位。上帝呼召人作不同行業的工作,包括農夫、牧者、僕人或士兵。2 「馬丁路德強調神的呼召不限於靈魂得救,也包括我們的行業或工作,因此一切正當的行業都被聖化。」3 這樣的見解,為工作神學開展了歷史上新的一頁,賦予那些所謂「世俗工作」一個崇高的價值。改革宗的加爾文也有類似的觀點,但不同的是,馬丁路德強調對被召的工作不應作出改變,但加爾文則認為工作會隨著社會的需要而變更。4,5 總括來說,宗教改革為所有工作──包括教會事工和信徒日常職務──下了一個連繫於上帝召命的定義,用以打破過往工作聖俗二分的隔牆。

但如本文引言所說,現今信徒未必懂得思考那些似乎與我們距離很遠的改教家神學理論。其實透過思想耶穌基督的工作和身分,也可以幫助基督徒打破工作聖俗二分的障礙。聖子耶穌降世為人,當然是要成為贖罪祭,贖世人的罪。信徒也應在職場上找機會向人傳講這個贖罪的福音。然而,這贖罪祭並非一個死在馬槽的嬰孩,或是一個死在希律刀下的幼童,而是一位先在地上過了三十多年與普羅大眾相差無幾的生活,才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路加特別地把神聖的耶穌描繪成一位走在人羣中的人子,著重描述他的人性感情和社交生活。6 明顯地,祂的人性和世俗生活並非毫無意義。有學者對耶穌的生平作出了以下的描述:

文獻記載祂從事有關石材與木作的行業,並與祂肉身的父親約瑟一同經營家族事業,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營造業。我們從新約得知祂的營造商生涯比牧師生涯長得多,他花了十八年時間在拿撒勒為祂的父親工作,而祂的傳道工作卻只作了約三年半。耶穌許多的教導與比喻都直接來自祂的職場,祂了解祂牧養的人,祂了解買賣是甚麼,祂了解他們面對的是怎樣的誘惑與壓力,祂也了解他們的內心與習慣,這是因為祂在交易上與這些人接觸已久。7

有探討工作神學的人認為,耶穌在《路加福音》二章49節對母親的回應中「我父的事」並不單指在聖殿中工作或四出傳道,也包括他成長過程中那十多年的木匠工作,而這段木匠生涯正是「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2:52) 的歲月。8 雖然另外有學者對二章49節的經文有別的看法,但卻不能否認耶穌往後的木匠事業對於建立上帝國度有正面意義。9 這樣看來,耶穌降生的使命不只要成為贖罪祭,也要成為一個完全的人,與其他常人一起經歷日常工作生活,成為我們可以效法的對象。更重要的是,耶穌從降生開始,已經擁有完全的神性,以及完全的人性。換句話說,他並非只在作那被稱為「聖工」的傳道工作時才擁有完全的神性。他同樣帶著他完全的神性來作那完全人性的「世俗工作」。路加的描述告訴我們,人子耶穌在十二歲準備學習當木匠之前,已經清楚自己神性的身分。基督的神人二性給我們重大意義。首先,既然神親自作那普羅大眾所作的工,那工作本身就沒有聖俗的分別。只要我們與神保持良好關係,聽從神對我們的心意和召命,一切工作都可以擁有神性意義。第二,基督徒工作者本身也沒有聖俗之分。不少基督徒覺得自己在奉主名傳道或參與社會關懷之時特別神聖,但當回到辦公室的電腦桌前時就是一個凡夫俗子而已。其實,當我們信主歸入基督之時已經得著一個神聖的「基督徒」身分。這個身分不會因為我們正在傳道或正在替顧主整理文件而增強或減弱,就正如耶穌的神性不會因他在傳道或在作木工而改變。當信徒思想基督的神人二性時便能發現,縱使這並不是一個人能夠絕對分享的屬性(這是筆者需要澄清和強調的),但若緊記自己屬天的身分,在屬地的職場中努力工作,活出主對自己的心意,在某程度上也活出了基督的神人二性。

新約時代的人在成為基督徒以後,在努力傳福音之餘,也繼續在以往維生的職業上奮鬥。路加在《使徒行傳》中時常以職業來介紹人物。這些例子中,最著名的當然是製造帳棚的亞居拉百基拉保羅(徒18:3)。陳天賜在《布衣神僕》一書中指出,因路加對這事業的記載,後來發展出「織帳棚事奉」一詞,不單可以用作指以「世俗工作」為掩飾或維生但以傳道為實的宣教工作,更可以用作指盡心為「世俗工作」努力的信徒。10 他更指出:「工作(或說『編織帳棚』)不再是人墮落後的咒詛,反之,神呼召的織帳棚者是為了工作、生活而奮鬥,自養過活已是榮耀神的徽章。」11 這裏清楚地說明工作是來自神的呼召,正與宗教改革時期的先賢所提出的吻合。史蒂文斯 (Paul Stevens) 亦指出:「靠織帳棚為生的保羅談及的並不是雙職事奉(即是說有兩份職業,一份是世俗的,例如織帳棚;另一份是神聖的,例如建立教會)。保羅是單職的,他將自己整個生命的服事,都結合成對耶穌包含一切的呼召的熱情回應。對他來說,根本沒有神聖和世俗的分別。」12 除了製造帳棚的亞居拉、百基拉和保羅以外,《使徒行傳》還有不少以職業來介紹人物的例子。例如有當太監和管銀庫的一個埃提阿伯人(徒8:27)、住在約帕的硝皮匠西門(徒9:43)、百夫長哥尼流(徒10:1)和賣紫色布疋的呂底亞(徒16:14)等。這樣的人物介紹顯示出,職業就如宗族一樣能代表個人身分。作為基督徒,應該認清神的呼召不單局限於當牧師或傳道,也包括活出神給予我們在職場中的身分,盡心為社會造事,顯出基督的神人二性。

 

三.從基督的祭司身分看工作與復和

基督的「祭司」、「君王」和「先知」三重職事都與工作神學有著重要關係。當神創造人的時候,把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創2:15)。有學者指出「修理看守」可被譯作「耕種」,亦可被譯作「敬拜服從」,顯示出亞當在伊甸園中擔當祭司的角色。13 根據這樣的解釋,我們作為亞當的後裔也當藉工作來活出祭司的身分,以工作為敬拜。14 然而,當亞當犯罪後,神對亞當說:「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纔能從地裡得喫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喫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纔得糊口」(3:17-19) 。 從此,工作產生了改變,工作者那顆敬拜的心逐漸被力求糊口的心所取代。每天在繁忙都市中打拼又同時面對沉重經濟壓力和失業危機的現代人,實在難以明白工作原來的屬靈意義。罪除破壞了人和神的關係外,也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職場中的人際衝突往往令工作者感到非常乏力。要重拾伊甸園中的祭司角色,必須依靠大祭司耶穌的復和工作。福音書顯示耶穌是死在十字架上的贖罪祭,為要除去我們的罪。路加更強調他是「全地的救主」;15 這「救主」角色正是要人得着與神復和的救恩,與《希伯來書》所說的大祭司吻合。藉着這位救主的復和工作,我們才有盼望重拾職場祭司的身分。以下本章嘗試從「與神復和」、「與人復和」和「與配偶復和」這三個層面探討工作神學。

(一)與神復和

路加所描述的「救主」耶穌之首要任務,當然是使人與神和好。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救主」這個中文翻譯含有「拯救者」和「主」兩個意思。對耶穌是「救主」的描述,較為人熟悉的應該是《路加福音》二章11節中天使對牧羊人的宣告。《和合本》聖經把譯為「救主」,但依照《現代中文譯本》和《呂振中譯本》,此字單指「拯救者」。然而,同一節經文中,天使又稱耶穌為「主基督」()。從而可知,「拯救者」和「主」這兩個身分有著重要關係。上文提及,工作的目的因著人犯罪而被扭曲,現代人只把工作看為得糊口的途徑。但當我們信靠耶穌,這位拯救者能夠發揮祭司的功能,使我們與神復和。其中的意義有兩個。首先,我們能與神重建父子關係,像亞當一樣被稱為上帝的兒子(路3:38)。第二,我們能與神重建主僕關係。亞當墮落前是神的僕人,為完成神的使命而工作,但墮落後卻成了地的僕人,為維生而工作。16 當我們認基督為救主,接受基督的救恩,我們便重新承認神在那佔據我們大部份時間的工作生活上是「主」,我們是祂的「僕人」。這意味着,我們不應再為個人的名望而奮鬥,也不應再為自己對金錢的欲望而工作,因為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稱神為主就不能再事奉錢財(路16:13)。為名利工作會帶來痛苦,只有藉祭司耶穌的復和功能,明白自己的身分是神的兒女和僕人,才會獲得釋放。

(二)與人復和

工作變得勞苦,除了因為亞當犯罪以致地受咒詛以外(創3:17-19),也是該隱殺死亞伯的結果(創4:8-12),因此人與人之間也需要復和。17 人際關係的破裂使工作變得沉重。我們時常發現,不論自己多麼盡心地工作,一旦遇到人際問題,一切的努力都可變成白廢。《傳道書》告訴讀者,當人互相斯壓,為工作而互相嫉妒,就只會換來一場虛空(傳4:1-4)。然後傳道者又說:「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起他來、這人就有禍了」(傳4:9-10)。這裏提到「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明顯地帶出人際關係對工作的重要性。

基督的復和功能就正是藉着使人與神和好,而帶來人與人之間的復和。有人發現舊約中的祭祀能夠預表耶穌基督;而當中的贖愆祭是預表基督能復和人際關係的過失:18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若有人犯罪,干犯耶和華,在鄰舍交付他的物上,或是在交易上行了詭詐,或是搶奪人的財物,或是欺壓鄰舍,或是在撿了遺失的物上行了詭詐,說謊起誓,在這一切的事上犯了甚麼罪。他既犯了罪,有了過犯,就要歸還他所搶奪的,或是因欺壓所得的,或是人交付他的,或是人遺失他所撿的物,或是他因甚麼物起了假誓,就要如數歸還,另外加上五分之一,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要交還本主。也要照你所估定的價,把贖愆祭牲,就是羊群中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牽到耶和華面前,給祭司為贖愆祭。祭司要在耶和華面前為他贖罪,他無論行了甚麼事,使他有了罪,都必蒙赦免。」(利6:1-7)

從以上的經文可見,贖愆祭所針對的罪,不少是與日常工作有關。例如,當人為名利而不誠實地處理公司交給他管理的賬目、貨物或客戶資料,或是當商人在交易活動上以不良手法獲利,就是「在鄰舍交付他的物上,或是在交易上行了詭詐」;當顧主向員工作出不公的政策或施行不必要的壓力,或當同事間為利益而不擇手段地互相踐踏,就等同在「欺壓鄰舍」。贖愆祭除了要求人在這些罪行上與神復和外,亦要求人與人復和,賠償所虧負他人的。贖愆祭對現代基督徒工作觀的意義,是信徒因著大祭司耶穌的復和而感受到神赦罪的愛,因而有力量去主動地與同事、客戶、商業伙伴,甚至是競爭對手和好,同時亦敬醒自己不去主動破壞人際關係。《路加福音》中撒該的故事正是個好例子(路19:1-10)。從經文可知,撒該是個曾經訛詐別人的財主,這可能是與他作稅吏長的工作有關,或許他曾利用職權來訛詐過人。但當他遇上耶穌,感受到主的愛,便承諾把所有的一半分給窮人,又對曾被他訛詐的人償還四倍。

藉著基督的祭司職份,我們能有效地與人復和。只有當我們依靠基督與人復和,才能減輕工作的勞苦,看到工作的屬靈意義。

(三)與配偶復和

在有關工作神學的討論中,很少人會提及人與配偶的關係需要復和。原因可能是因為神沒有咒詛人與配偶間的關係,地不對人效力也不見得涉及人得罪配偶。然而,人與配偶的關係的確因著人犯罪而有所改變。神造女人,是要為亞當造一個配偶來幫助他(創2:18)。有學者指出「配偶」一詞有平等的意思。19 由此可見,配偶是神所賜的一位有平等地位的幫助者,與人一起完成神所交付的工作。可是,亞當犯罪後,卻在神面前把責任推給配偶(創3:12)。從此,神對女人說:「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創3:16)。不同學者對三章16節這經文有不同解釋,但「綜合來說,本節指出犯罪前丈夫和妻子那種和諧平等的關係,已為罪惡破壞」。20 在今天忙碌的社會中,不少人沉醉於工作,放棄與配偶相聚的時間,以為為家庭而努力工作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人與配偶的關係疏離,配偶失去了原本幫助者的位置。當人以為把時間全情貫注在工作上就能找到當中意義時,人卻因為與配偶的關係失衡,失去了配偶的支持而感到勞苦乏力。藉基督的愛來建立基督教家庭,以基督的愛來愛配偶,互相支持鼓勵,無論在工作和經濟上遇到任何困難都一起面對,工作的苦境才會變成祝福。工作亦不單指家庭以外的職業,也包括與家庭有關的大小事務。一對夫婦一起面對工作的挑戰,不但使能工作更有果效,還可以藉工作使夫妻更瞭解對方。

《使徒行傳》中的亞居拉和百基拉正是夫妻同心工作的例子。他們的造帳棚事業,吸引了使徒保羅投奔他們,與他們一起作工(徒18:2-3);他們的傳道工作,使有學問的亞波羅更明白上帝的真理(徒18:26)。這顯出夫妻間互相支持對工作的重要性。雖然,許多夫婦都不是在同一個行業裏工作,但二人仍然可以發揮幫助者的各色,給予對方心靈上的關懷,令對方有力地面對工作。問題只取決於二人是否透過基督救贖的愛,恢復幫助者的關係。

 

四.從基督的君王身分看工作與管理

上一章曾提及,《路加福音》二章11節中天使對牧羊人的宣告耶穌基督是「拯救者」與「主」。從「救主」這個中文翻譯可見,兩者間有重要關係。「拯救者」就是上一章所講的祭司職份,而「主」則代表耶穌的君王身分。君王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其實,神早在創世的時候,已經把管理大地萬物的工作交給亞當(創1:28)。所以有人認為,神藉工作使命來給予亞當君王的身分。21「工作不但是敬拜,也是管理。透過工作,我們可以明白亞當的雙重角色:祭司與管家。我們既是亞當的後裔,神也希望我們能透過工作來活出這兩個角色。」22 由此來看,大君王耶穌是我們的主,而我們就從神領受管理的職責去作工。這就如舊約時代的君王,從主那裏領受了管理的職事去治理國家。

按照這個次序,我們必須先瞭解主基督對信徒的君王職事,然後再思想自己如何從耶穌那裏學習管理的工作。本章將從主對人的看顧談起,再討論信徒對自己、家庭和職場的管理。

(一)主基督對人的看顧

耶穌基督是我們的君王,我們的主。這個對耶穌的稱呼對我們的工作有莫大意義。前文曾經提及,信徒必須把工作上的主,從「錢財」、「名望」或「權力」等欲望,轉移到基督耶穌那裏,才能獲得釋放。那兒是從祭司復和的角度來討論這個問題;然而這個道理聽來簡單,但若我們未能深入領會君王管理的意義,便會發現作神的僕人實在不易。當人知道自己有養家的責任,要供車供樓,肩負龐大的經濟壓力時,便恐錢財不夠,於是很容易再次淪為金錢的奴隸。當人遇到人際衝突時會容易喪志,甚至恐怕被人誣害而遭解顧。於是便渴求擁有更大權力,以致能在衝突中得勝。這些問題是因為人在工作上失去安全感,也是因為人未完全明白稱呼耶穌為主的意義。

稱耶穌為主,就是全然的交托和順服,相信神會以君王的身分管理我們的生命。我們可以從《路加福音》十二章思想這個問題。該段經文中,耶穌先叫人從麻雀那裏學習神看顧人的功課(路12:6-7),藉此他指出:「人帶你們到會堂,並官府,和有權柄的人面前,不要思慮怎麼分訴,說甚麼話;因為正在那時候,聖靈要指教你們當說的話」(路12:11-12)。大多數人讀到這段經文時,都會立刻想到信徒因傳道而受迫害時應以何心態去面對。但它最根本的意思,是指出看顧人的神會在我們被人控訴的時候幫助我們,因為人事並非我們的主,那擁有權柄的神才是我們的君王(路12:4-5)。接著,耶穌又叫門徒從烏雅和百合花那裏學類似的功課(路12:24-28),然後又說:「你們不要求喫甚麼,喝甚麼,也不要挂心。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必須用這些東西,你們的父是知道的。你們只要求他的國,這些東西就必加給你們了」(路12:29-31)。「求他的國」當然是指以天父的事為念,但更重要的,是對神確立君王的身分。只要我們相信神是君王,是看顧我們生命的主,我們便無須為錢財和生活而擔憂,因為這些東西都會加給我們。相反,若我們不明白君王對人的管理,便會像那位財主一樣,終日只懂思想要如何管理財富,而不知道神對他的生命有別的安排(路12:16-21)。

路加把這些類似的比喻放在一起,是叫人知道,不應為複雜的人事問題,被人陷害的危險,或糊口的需要而憂慮,因為神是看顧我們的君王。只有當人明白這一點,才能重拾當初在伊甸園中作管家的祝福。

(二)人對自己與家庭的管理

我們要效法基督,做好君王管理的工作。但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要做好神所交付的管理工作,就先要從管理自己和管理家庭開始。充滿愛的父神看重作工的兒女多於兒女的工作,23 而建立家庭又是神給人的工作之一(創1:28, 2:24),故此管理好自己和家庭必定比管理事物更有意義。管理自己,就是要保持與神親密的關係,操練自己的靈性。只有擁有良好的屬靈品格,才可以在職場中管理複雜的人事關係;工作有成就時不驕傲,面對逆境時不氣餒。靈性不好的人,輕省的工作也會覺得勞苦;但靈性好的人,看來勞苦的工作也會變得輕鬆。除此以外,作息需要有時。不少現代人不停地工作,不顧自己的健康,不理與家人和朋友的關係,逐漸連神也忘記了。結果不但不能有效地管理工作,反而被工作所管轄。因此,工作與安息成為工作神學的一個重要課題。

有關安息日的問題,福音書中有很多討論。最為人熟識的,當然是耶穌多次在安息日治病的事。記載最多的應是《路加福音》,共記有三次(路6:6-11, 13:10-17, 14:1-6);再加上《約翰福音》中兩次不見於符類福音的獨有記載(約5:1-9, 9:1-14),耶穌至少有五次在安息日治病的經歷。史蒂文斯 (Paul Stevens) 認為,「因著耶穌如此多神蹟是在安息日行的,我們很難逃避一個結論:祂故意選擇在星期六替人治病!祂想人明白,安息日不是不工作,而是經歷神的喜樂──停止自己的工,進入並參與神的工。」24 在此史蒂文斯道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就是安息並非指停止一切工作,而是轉換工作之目的。關心基督徒工作觀的楊世禮醫生亦有相同的觀點。他指出安息日是個慶典,故此安息並不是休息,而是要做慶祝的工作。25 他認為安息日有三大意義:第一是記念創造主,思想人生意義,與神建立關係;第二是與家人作樂,關心家庭和其他人,建立人際關係;第三是欣賞和享受神的創造,建立人和大地的關係。26 楊醫生所說的正與史蒂文斯的思想吻合,因為史蒂文斯多次強調,安息日的意義在於發展「神、人類和萬物的三重和諧」。27 由此可見,安息是人管理自己和家庭的重要一環。藉著安息,工作者能從平日的工作中暫時停下來,重整自己的靈性,聆聽神的聽音,重新認定神是人生真正的主。藉著安息,工作者使其家庭變得更加健康,與配偶──他的幫助者──建立更親密的關係,互相瞭解。藉著安息,工作者能與那原本受咒詛的大地建立和諧的關係,藉欣賞創造來深化自己的心靈空間,藉享受萬物來使身心鬆弛。

總括來說,管理自己和管理家庭是十分神聖的工作,也是在管理萬物前必須做好的工作。而管理自己與管理家庭中不可少的步驟之一,就是要有適當的安息。

(三)人在職場中的管理

我們應運用天賦的恩賜,在職場中作好管家,以完成神從創世以來交給我們的職份。「管理」職事的範圍很廣,包括管理員工,管理文件,管理帳目,管理某項工程,管理人際關係,管理廚房,甚至管理厠所等。總之,管理可以包括職場中所有工作。不論我們在那一個行業中工作,只要盡心去作,就能完全了管理的職份。

可是,工作者很多時會發現自己需要在職場中管理一些好像毫無意義的事。例如,管理人際關係有時會令人感到無奈。當人際關係出現衝突時,工作者往往要花上很多時間和精力去處理,如前文所說,這會大大加增工作者的勞苦,但有時又好像沒有什麼意義。可惜的是,這是工作者無可避免的事。又例如一位管理舊文件的人,可能會懷疑他工作的意義。那堆文件可能已無人再會翻看,遲早會被拋到垃圾堆去。縱然我們認同工作是召命,但有時卻不勉會感到每天所管理的事沒有意義。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史蒂文斯在綿羊和山羊比喻(太25:31-46)中的發現來回應。那個比喻中,當右邊的義人聽到他們在主身上所作過的事情時,感到非常驚訝;而他們驚訝的原因,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所作過的事有任何意義,但主卻說那是作在祂身上,有無限的屬靈意義。28 史蒂文斯認為,那些人的驚訝反應是比喻的關鍵;只要懷著信心在神裏面工作,一切工作都能有永恒價值。29 他對這個比喻的解釋,似乎是針對有關「聖工」與「世俗工作」二分的問題。但根據同樣的見解,我們可以更直接地說,信徒根本不需去問他們所作的工有何意義。只要憑信心跟從君王耶穌的帶領,就算目前的工作看似沒有意義,到未日之時,主基督或許會叫人驚訝。

 

五.從基督的先知教訓看工作的教導

除祭司和君王的身分外,耶穌基督亦擔起先知的角色。在耶穌傳道的日子,他對世人作出了許多教導和警告,又以比喻來道出很多天國的道理。這些先知教導中,有不少是與工作神學有關的,而當中大部份都可見於路加的記述。這些先知式的教導不少已在前文中被引用和討論過。本章只嘗試補充一些,從而深化對工作的思考。

(一)馬大與馬利亞的事奉

《路加福音》十章3842節記載了耶穌在馬大和馬利亞兩姊妹家中所發生的一件事。這事並不見於其他三部福音書。那時,馬利亞坐在耶穌腳前聽道,而馬大則為各樣事情忙碌。當馬大要求馬利亞的幫忙時,耶穌卻對她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

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路10:41-42)。這段經文很容易被人誤會,以為主日聽道比平日工作重要,以致貶低工作的價值。中世紀以前的神學家也是如此理解這段經文。30 但仔細再看,便會發現耶穌所關心的是馬大「心裏忙亂」和「思慮煩擾」。故此「這對比是針對為世事焦慮和專心聽從耶穌」。31 換句話說,耶穌所回應的正是前文討論過,誰是君王誰是主的問題。我們需要把耶穌放在首位,聽從主的教導和吩咐,服從祂的帶領。正如楊慶球博士的理解一樣:「耶穌並非貶抑馬大的工作,而是要把工作的正當性重新展現出來,否則人會成為工作的奴僕,好像以色列人在埃及那樣,受盡捆綁,不得釋放。」32 值得注意的是,馬大在對話中稱耶穌為主;她的工作也明顯是為耶穌而做。這給我們很重要的反省。很多時候,我們會口稱基督為主,同時努力地為神幹許多看來十分有意義的工作(包括所謂的「聖工」與「世俗工作」)。但當我們忙亂之時,思慮就會悄悄地在我們心裏登上王位,使我們成為奴僕,勞苦不堪。所以我們需要安息,學習馬利亞時常來到主腳前聽道,切忌心裏忙亂。

(二)有關調濟人的教導

本文曾經運用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二章的教導來討論君王耶穌對人的看顧。其中由第22節開始有關烏雅和百合花的教導也見於馬太的記述,但路加卻比馬太多記了一個由這教訓所引出的結論。路加藉耶穌的教導告訴讀者,因著神瞭解人的所需,信徒不需要憂慮衣食,所以「你們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為自己預備永不壞的錢囊,用不盡的財寶在天上,就是賊不能近,蟲不能蛀的地方。因為你們的財寶在那裡,你們的心也在那裡」(路12:33-34)。調濟人的事再次涉及管理的問題,與本文所說有關大君王耶穌的管理互相呼應。不過前文所說的是神對我們生命的管理,對我們衣食的看顧;而這裏所說的是我們對錢財的管理,對他人的看顧。調濟人將「把職業和生活交給神」的實踐推至更高層面。我們不單是被動地接受君王的供給,也主動地把工作得來的回報向外施予。工作的回報不一定指金錢,其意思可以更廣。例如主管可以向他的隊工分享上司或客戶對他們工作的肯定和稱讚,員工可以在老闆面前分享他良好工作表現背後是得到某些同事的幫助等。向人多點施予,多點稱讚,多點祝福,能使工作變得更和諧,更愉快。

(三)聖殿中的先知

《路加福音》記載了耶穌受難前潔淨聖殿的事(路19:45-48)。這事亦見於其他福音書,但路加的記述卻是最簡短的。在聖殿中,耶穌明顯是作了先知的角色,如舊約時代的先知般,向有權勢的人作出教訓。他指責在殿裏工作的商販用不當手法謀利,又指責管理聖殿的人容許這事發生。接著,經文又告訴我們,耶穌天天在殿裏作先知的職責,教訓眾人(路19:47)。

這裏,耶穌給信徒立了一個在職場中作先知的榜樣。本文第三章曾經指出工作者是職場中的祭司,工作是敬拜。既然如此,「工作的場所就是敬拜的聖所」。33 當我們看見在職場聖殿中有明顯不合神心意的事,就應該指出。當然,要注意的是如《傳道書》所說,「不要行義過分,也不要過於自逞智慧」(傳7:16)。傳道者並不是叫我們不去理會不公義的事,他只是強調不可過分。即是要我們用合適的方法,在適當的時候指出不義之事。作為基督徒,我們必須嘗試把職場變為聖潔的殿,使職場中的工作更得神喜悅。

 

六.從基督與聖靈的同工角色看工作的更新

我們要在工作中效法基督,作祭司,作君王,作先知,可是職場中試探太多,有時候很難單憑己力來活出基督。我們的靈性必需要被更新,才能完全地享受工作。問題是,我們如何能勝過試探,靈性又如何能被更新呢?

用心閱讀路加著作的人都會很容易發現一個特點,就是他非常注重聖靈與人同工。路加不但多次提及使徒們被聖靈充滿,也曾描述聖子耶穌被聖靈充滿,與聖靈同工。他描述耶穌被聖靈充滿,是在耶穌受試探的前後。經文說:「耶穌被聖靈充滿,從約但河回來,聖靈將他引到曠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試探」(路4:1)。當耶穌戰勝試探之後,經文又說:「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回到加利利,他的名聲就傳遍了四方」(路4:14)。這些有關聖子與聖靈同工的經文顯示,耶穌是靠著聖靈的力量來勝過試探,也是靠著聖靈的力量來開始他的傳道工作。信徒也應邀請聖靈與人同工,靠祂在職場中戰勝試探及得到引領和更新。

(一)靠聖靈勝過試探

若我們留心耶穌所受的試探,便會發現這些試探皆與職場工作扯上關係。祂所受的第一個試探,是在極度饑餓的時候,魔鬼要他把石頭變成食物。有學者認為,「這試探可能是令耶穌關注自己肉身的慾望,並迫使耶穌以權能為上帝的兒子的身分象徵。」34 需要糊口的壓力很容易使工作者迷失,當經濟困難浮現,工作者容易對神的供應失去信心,因而希望用自己的方法,在職場中建立自己的權能,以賺取更多,保障生活。耶穌所受的第二個試探,是要為萬國的權柄榮華而向魔鬼下拜。這個試探超越了糊口的需要,向人對權力和財富無窮的慾望埋手,目的是要人不再以神為主,而成為魔鬼的奴隸。在今天的職場中,有很多人(包括基督徒)都被權力和榮華蒙蔽眼睛,不以基督為君王。第三個試探是要耶穌從殿頂上跳下來,要他試探神對他的眷顧。35 對職場中的工作者而言,這也是試探他們對神供應的信心。三個試探中,耶穌都是運用聖經的話來勝過。祂既然與聖靈一起進入試探的曠野,祂必然是靠聖靈的幫助來運用這些經文。聖靈既然幫助耶穌勝過試探,祂也必能成為現今在職中的信徒戰勝試探的盼望。

(二)靠聖靈獲得引領和更新

耶穌勝過試探以後,就帶著聖靈的能力回加利利,靠聖靈的引導來開始祂的工作。《使徒行傳》的使徒們也同樣是與聖靈一起開始工作的(徒2:1-13)。當我們進入自己的職場時,也當與聖靈同工,依靠聖靈的能力作工。當我們面對工作上的決擇,例如安排職務輕重,決擇應否轉工等,工作者需要仰望聖靈的引領。36 聖靈會奇妙地指導我們,就如聖靈禁止保羅在亞西亞講道,而引領他到馬其頓,開托歐洲的工場一樣(徒16:6-25)。

郭鴻標博士也非常注重聖靈在工作神學中的地位。他藉《加拉太書》第五章有關聖靈果子的經文,指出聖靈能更新我們的性格,使我們與神、與人和與自己建立和諧關係。37 的確,信徒雖然得救,但要改變工作時的性格卻不是一刻間就能成的事。他的舊習慣,舊脾氣,舊思想,依舊影響他的工作。如要工作得到更新,工作者就必須先依靠聖靈來更新自己的靈性。

 

七.總結

不少信徒覺得工作有聖俗之分,對自己每日的工作感到勞苦,缺乏屬靈意義。但其實從創世以來人的工作一直都是神聖的,只是罪把工作扭曲,使它變得勞苦。信徒可以從耶穌基督身上重尋工作的真蒂。透過基督的神人二性,祭司、君王和先知的三重職事,以及與聖靈同工的角色,我們可以明白一切工作都可以有神性意義。問題只在乎我們會否接受基督在我們生命中的復和工作,時刻認定基督是我們的主,思想耶穌對我們的教導,以及像基督一樣與聖靈同工。信徒需要認識神和祂創造的工作,享受祂的賜福,才能有愉快的工作生活。

 

 

 

參考書目

 

史蒂文斯著。陳永財譯。《七日全職信仰》。香港:天道書樓,2007

彼得.塚平著。程珮然譯。《榮耀職場-以天父的事為念》。台北:道聲出版社,2005)。

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頁獻〉。《建道學刊》第29期(20081月),頁109-140

陳天賜。《布衣神僕》。香港:更新資源,1998

陶理主編。李伯明、林牧野譯。《基督教二千年史》。香港:海天書樓,2001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香港:宣道出版社,2004

楊慶球。〈儒家與基督教看工作的道德承擔〉。《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46期(20091月),頁37-58

詹遜著。李秀芳、李巧玲譯。《新約精覽》。香港:宣道出版社,1999

滕近輝。〈預表基督的七祭〉。《基督的預表──七個七》。下截自 〈http://www.edzx.com/chajing/Topics/68Christ/68HT06.htm〉。下截日期2009/10/7

鮑維均。《天道聖經註釋-路加福音(卷上)》。香港:天道書樓,2008

鮑維均。《天道聖經註釋-路加福音(卷下)》。香港:天道書樓,2009

鄺炳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書樓,2002

Elwell, Walter A., and Yarbrough, Robert W.著。李愛明譯。《新約透析》。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0



1 陶理主編,李伯明、林牧野譯:《基督教二千年史》(香港:海天書樓,2001),頁373

2 陶理:《基督教二千年史》,頁373

3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香港:宣道出版社,2004),頁58-59

4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58-59

5 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頁獻〉《建道學刊》第29期(20081月),頁128

6 詹遜著,李秀芳、李巧玲譯:《新約精覽》(香港:宣道出版社,1999),頁140

7 彼得.塚平著,程珮然譯:《榮耀職場-以天父的事為念》(台北:道聲出版社,2005),頁29

8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130

9 彼得.塚平:《榮耀職場-以天父的事為念》,頁43

10 陳天賜:《布衣神僕》(香港:更新資源,1998),頁35-52

11 陳天賜:《布衣神僕》,頁46

12 史蒂文斯著,陳永財譯:《七日全職信仰》(香港:天道書樓,2007),頁28-29

13 鄺炳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書樓,2002),頁215-216

14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914

15 Walter A. Elwell, and Robert W. Yarbrough著,李愛明譯:《新約透析》(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0),頁102

16 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頁獻〉,頁114

17 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頁獻〉,頁113

18 滕近輝:〈預表基督的七祭〉《基督的預表──七個七》;下截自〈http://www.edzx.com/chajing/Topics/68Christ/68HT06.htm〉(下截日期2009/10/7)

19 鄺炳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頁237

20 鄺炳釗:《天道聖經註釋-創世記(卷一)》,頁317-318

21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11

22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14

23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36

24 史蒂文斯:《七日全職信仰》,頁204

25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21

26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21

27 史蒂文斯:《七日全職信仰》,頁192。(另參頁197205。)

28 史蒂文斯:《七日全職信仰》,頁9

29 史蒂文斯:《七日全職信仰》,頁9-11

30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59

31 鮑維均:《天道聖經註釋-路加福音(卷上)》(香港:天道書樓,2008),頁499

32 楊慶球:〈儒家與基督教看工作的道德承擔〉《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46期(20091月),頁49

33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16

34 鮑維均:《天道聖經註釋-路加福音(卷上)》,頁205

35 鮑維均:《天道聖經註釋-路加福音(卷上)》,頁211

36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132

37 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頁獻〉,頁122-124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