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聖靈論 梁靄苓: 舊約中的聖靈
梁靄苓: 舊約中的聖靈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Administrato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0:46

舊約中的聖靈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梁靄苓

1. 引言

今天教會對聖靈的教導和討論, 偏重於生活應用以及查考新約經文, 缺乏全面的神學研究。 信徒普遍對聖靈在舊約中的描述印象模糊, 以為缺乏記載, 又錯覺舊約的聖靈不比新約的聖靈般大能可畏。 聖靈在舊約中的性質和工作為何? 新舊約的聖靈是否等同? 這都是本文要探討的。

2.舊約中聖靈的概念

「聖靈」這複合詞在舊約僅出現三次(51:13; 63:10-11) 普遍用來指聖靈的希伯來原文是「ruah」, 乃一常用的非專有名詞, 在舊約共出現378次, 是一擬音字, 意指强烈地從鼻孔呼氣, 意味一股不尋常的力量。 它在舊約的意涵大致可分三類: 一、氣或強風(10:1314:21; 1:4); 二、活物的生命氣息及人的強烈心理情感(9:18; 7:1541:8; 6:9; 5:14); 三、神的靈,神自己的行動和力量(41:38; 28:3 35:3)

我們若要從舊約理解聖靈, 首先要分辨經文是否指神的靈。 除了按上文下理解讀, 我們還可參考原文用詞與神的稱謂結合的提示來識別, 如神的靈(ruah elohimruah eloahruah el」創1:2; 27:3 34:4); 主的靈(ruah adonay 4:4); 耶和華的靈(ruah YHWH 11:29) 等, 一般解作聖靈。 不過, 提示只屬建議性, 不能一概而論, 譬如何13:15的「ruah YHWH」, 便指神颳起的風而非聖靈。 其次, 我們應理解聖靈為能力。 除了字彙本身帶強風之意, 舊約還以水( 32:15 44:3-4)、烈火(4:4) 神的手(1:3 3:14-24 8:111:1) 來比擬聖靈, 說明祂具滋養復生、勢不可當和控制之能。 最後, 舊約視神和聖靈之關係為大能者與其能力, 聖靈可代表神的臨在(139:7) 聖靈的位格概念雖未正式發展, 已有經文形容聖靈具人格神的屬性--會擔憂(63:10)、使人得安息(63:14)、沒有人能指教祂 (40:13) 、會忍耐(2:7) 、教導子民(9:20) [1]

3. 聖靈的創造和維護

聖靈在聖經首次出現, 就是參與宇宙創造。 1:1-2:4記載神以話語創造萬物, 但在所有話語之先, 「神的靈運行在水面」(1:2) 有學者認為「神的靈」原文「elohim ruah」應解作風, elohim」是表達「至高、巨大」的形容詞, 因為「神的靈」與大自然創造的內容和背景格格不入; 反之, 「風」則是大自然的一部份, 既吻合它在古近東創造神話的重要角色, 又呼應聖經描述風使洪水消退(8:1) 或使水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1:9) [2] 盡顯其維持宇宙秩序的作用。 不過, 多數學者堅持「神的靈」為解釋, 也是古譯本之觀點。 神的創造全由話語完成, 不靠其他媒介, 也不必與近東其他文化相符。 elohim ruah」在創1:1-2:4及摩西五經的其他經文中都肯定地解作「神的靈」, 而「運行」這動詞並不適用於風, 它意指展翅盤旋而飛, 好比鷹盤旋照顧雛鷹(32:11) 表達一種主動、有意識的行為。 這與地在受造尚未成形、無生命之際, 聖靈盤旋其上, 預備發展和孕育之概念相合。 別處經文也支持聖靈參與創造( 104:30; 26:13) 卻無記載風有此作為。 [3] 更有學者提出我們不必看「神的靈」與「風」為非此即彼, 因經文字彙本身有雙重意義, 可指向聖靈透過風來創造[4] 大體而言, 把創1:2 elohim ruah」譯作「神的靈」最可取, 換言之, 經文肯定了聖靈參與創造。

在萬物創造中, 聖靈與人的創造尤其密切。 雖然所有活物包括人和動物皆有靈或氣息(6:17 7:15 22)[5] 聖經卻單單記載神把靈--「生氣」吹進人的鼻孔裏, 使由土而造、無生命的人類變成活着的存有(2:7)[6] 正如約伯說: 「神的靈造我, 全能者的氣使我得生」(33:4) 2:7中, 「生氣」的原文「neshamah」, 可譯作氣息, 與「ruah」同義(27:3 33:4; 57:16; 2:7) 兩字可互換或連用, 但「neshamah」沒有「強烈」的意思[7]; 而神造人的「造」原文「yisar」有册立和造就之意, 用於立王或授職(1:4-10; 44:24-25; 2:6-7) 2:7呼應着人被造是為了既定的使命, 指向神按祂的形象和樣式造人, 並授予治理大地之任(1:26-28); 而神向人吹氣, 凸顯人在受造物中的獨特性, 能與神親密契合, 表達聖靈不但給人生命氣息, 還成就人與神相像的獨特身份和質素去完成使命, 指向聖靈賜人智慧與道德的認知(27:3-4 32:8)[8]

聖靈不但參與創造, 還維持萬物生命。 神若把祂的靈和氣收回, 萬物便死亡, 本是麈土的人必歸回麈土(34:14-15; 104:29-30) 論到人, 6:3更謂: 「人既屬乎血氣, 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裏面, 然而他的日子還可活到一百二十年。 」, 指出人靠賴聖靈內住而存活, 且有期限。 經文的背景是人不斷犯罪(3:1-6:5) 而「屬乎血氣」可直譯為「人有限而會犯錯的肉體」, 表達了聖靈的徹離與罪有關[9]

總括而言, 聖靈在宇宙萬物創造和維護生命的工作是遍在性的。

4.聖靈與以色列

聖靈在以色列民的歷史中, 多關乎選召領袖及賜他們能力來維持神治社會秩序, 其工作是特殊性而非遍在性的。

4.1政治領袖的能力

列祖時期 法老指約瑟有神的靈, 因他能解夢, 又提議抗災的巧妙治國之道(41:25-38) 這顯出聖靈賜下明白神心意、預知未來的超自然能力, 及管理事務的聰明智慧(41:39-40) 「智慧」在舊約中經常表示一種能達成目標的實用思巧和技能; 「聰明」則指睿智和洞察力, 能辨善惡對錯。 兩者需經知識學習、處事為人長期孕育而得。 這反映聖靈不斷在約瑟身上進行開發和塑造[10] 正配合神常與他同在的聖經描述(39:2-3 21 23) 此處的聖靈內住與生命氣息不同, 是指異能及過人的才幹[11]

在曠野期間, 聖靈給人才幹去完成神指派的工作。聖靈臨到人,成了揀選的標記和明證。 神啟示了會幕建造的計劃後(25-31) 便選召比撒列, 「神的靈充滿他 使他有智慧、聰明、知識」、各種藝術創作力和精巧手工(31:2-5; 35:30-3 35) 「充滿」的原文含灌滿全人、持續不斷之意[12] 聖靈使比撒列在技能上, 有超卓、全面的工匠美術技藝和創作思維; 在人際上, 則有領導、教導及與人同工的恩賜(31:6; 35:34; 36:1) 使之成為才德完備的工程領袖 另外, 選立七十長老協助摩西管理百姓, 把降予摩西的靈分賜給他們, 長老便受感說話(11:14-17 25-27) 摩西引領以色列民, 維持百姓的民生和宗教生活秩序。 神所分賜的, 是行政管治的之能, 可包括審判和律法教導(參出18:18-26; 9:20) 過程中, 有兩位被錄的長老原被召到會幕受靈卻缺席, 結果聖靈使他們在營裏說預言。 事件表示聖靈的工作不受時間、地點、體制的侷限[13] 其能力乃源源不絕, 受靈者的恩賜不會被攤薄[14] 另外, 我們須注意這裏的受感說話屬特殊一次性(11:25) 是聖靈臨在蒙揀選的外顯表徵, 與先知常受感說話有別[15]

到了士師時期, 被提及聖靈降在身上的士師有俄陀聶、基甸、耶弗他、參孫(3:10; 6:34; 11:29; 13:25; 14:619; 15:14) 士師的主要任務是從外敵手上拯救以色列民, 所以聖靈賦予的能力與戰爭有關, 似乎與道德脫軌, 士師仍道德敗壞[16] 聖靈臨在具有揀選和鼓動的意義。 祂一降臨, 立時令士師戰意高昂號召開戰, 以致被民眾擁為領帥。 聖經形容俄陀聶就「出去爭戰」(3:10) 基甸吹角招兵(6:34) 耶弗他發願要敗敵 (11:30) 參孫更獨闖敵方廝殺 (14:19) 聖靈激發的不是一時之氣, 乃是強烈的心志改變。 聖靈「降在」基甸身上(6:34) 原文解聖靈把基甸穿上, 意指聖靈在他內裏掌管[17]; 另外, 聖靈「感動」參孫(13:25) 甚至帶負面促使意味, 有如失眠或夢魘的纏擾[18] 這卻不代表士師喪失自由意志或自制力, 只是他們被催促按聖靈而行[19] 就武力方面 聖靈賜下異能抗敵。 參孫撕碎獅子, 用驢腮骨殺千人, 推倒房柱(14:6; 15:15; 16:28-30) 聖靈多次感動參孫, 暗示聖靈只為抗敵短暫停留在士師身上, 尤其三處「大大感動」(14:6; 14:19; 15:14) 有「衝進」之意, 反映聖靈按需要及時給予爆發性的神力[20] 也意味聖靈因士師的敗壞而多次抽離[21]

踏入王國時期, 神揀選首位君王以展開政治領袖的世襲體制。 就此, 聖靈又發揮揀選和鼓動作用。 掃羅被膏為王, 聖靈「衝進」[22]他, 使他說預言、 心意更新, 又激動他攻打亞們(撒上10:6-7; 10:9; 11:6) 掃羅說預言, 只屬一時性, 旨在標示他被選為領袖, 與七十長老的情況類似。 聖靈給他在軍事方面的恩賜似乎是長久的, 他作王期間屢屢護國敗敵, 是位勇士(撒上14:47-48 [23]) 聖靈更新他的心意, 不單在於抗敵的志向, 也在於對神的順服。 舊約中的新心新人概念, 跟人靠聖靈離罪以遵從神的律法訓誨有關(36:26-28; 51:10-13) 得着「新心」成了「新人」的掃羅, 雖有聖靈幫助服從神, 仍有自由意志作出選擇, 就如聖靈催促而非操控士師。 這成為他不聽神的吩咐結果被棄的背景(撒上15:26) 後來神改立大衛, 聖靈便離開掃羅, 從此「衝進」大衛並持續與他同在(撒上16:13-14 [24]); 反之, 聖靈不再臨到掃羅[25] 卻有從耶和華那裏來的惡魔常攪擾他(撒上16:14-23; 18:10; 19:9) 縱然惡魔從神而來,它並不等同聖靈 [26] (詳細見註解) 聖靈的遷移標誌着神揀選的轉變, 也反映聖靈的撤離與人執意叛逆犯罪相連。 直至掃羅要追殺大衛, 聖靈破例最後一次再降於掃羅, 使他說預言、一晝一夜露體躺臥。 聖靈介入是要阻上掃羅的惡行, 保護神所揀選的領袖(撒上19:18-24)

4.2先知的能力

先知的工作是代神傳話。 在王國、被擄及歸回時期, 由於君王接班人不再由神揀選, 先知勸訓以色列王和百姓尤為重要。 聖靈賜下宣講啟示的能力, 就是判別事非之能、權威、口才、力量和勇氣去指出人的過犯[27] 正如彌迦說: 「我藉耶和華的靈, 滿有力量、公平、才能, 可以向雅各說他的過犯, 向以色列指出他的罪惡。 (3:8) 聖靈亦提供傳話的內容。 大衛說: 「耶和華的靈藉着我說, 他的話在我口中」, 接着便說了稱頌神的話, 當中提及大衛家與神的約(撒下23:2) 聖靈感動先知亞瑪撒、亞撒利雅、撒迦利亞(代上12:18; 代下15:1 24:20) 又降在以西結身上(11:5) 使他們說出神的勸勉和審判的警告。 聖靈所賜的話都是為了以色列民的福祉。[28]

聖靈臨在先知也帶來超自然的經驗。 聖靈把以利亞提去,使以利沙能分開河水(王上18:12; 王下2:9-16) 聖靈將以西結舉起, 提他到迦勒底被擄的人中(3:12-15) 繼而在異象中提他回耶路撒冷聖殿(8:1-4; 11:1-24; 43:5) 就以利亞和以西結被提, 有學者質疑經文中的「ruah」應解作風而不是聖靈。 首先, 王下2:16指先知門徒懷疑「耶和華的靈」可能把以利亞「投」在山谷。「投」的原文含意非常負面, 指用力扔棄, 用於棄置屍首及怒氣發作之時(王下9:25-26 13:21; 37:20; 102:10; 撒下18:17; 2:3) 不應是神對先知的行為, 該是形容風把他捲落谷中。 這觀點不合文理, 因為上文王下2:11-12指以利亞被提, 乃是被神的火車火馬接走, 屬超自然現象, 不是風那麼簡單, 而「投」一詞, 是先知門徒沒有如以利沙般得到聖靈幫助能見異象, 誤以為以利亞乘旋風升天而說的 [29] 至於以西結書,「耶和華的靈」一詞原文是「耶和華的手」, 與「靈」(ruah) 一詞互換相通, 是書卷的特色。 作者刻意以手的形象來表達聖靈的大能, 即神自己的行動。 其次, 以西結乃在異象中被提到聖殿, 43:5所描繪的更是將來的聖殿, 因此,先知的身體沒有被運送。 異象中被提是神的超自然作為, 與風無關 [30] 換言之, 聖靈提走先知是可靠地成立的。

聖靈在先知身上有揀選的意義。 假先知也自稱受感說話(代下18:23; 28:1-4) 其實他們乃按己意亂說(13:3) 真假先知之別在於資格和品格。 真先知必是神的子民, 直接得著神的揀選和信息(12:6-8) 他們須具良好的品格, 好公義, 不貪財(3:5-11) 不醉酒(28:7-8) 不姦滛(23:14) 神的話在真先知心中如火燒, 縱然受苦仍敢直言, 其信息必與其他真先知的領受一致(20:9; 26:18-21) 看來, 聖靈只會賜下恩言和恩賜給聖潔忠心的以色列子民去傳話, 好與聖潔的神相稱。[31] 不過, 聖靈曾破格臨在本要咒詛以色列民的外邦異教先知[32]--巴蘭身上, 令他陷入昏睡狀態以致惡計不得呈, 他更一面見異象一面說預言祝福百姓 [33] (24) 聖靈介入保守以色列民 [34] 一如阻止掃羅加害大衛。

舊約記錄有好些人被聖靈感動, 乃在一種意識異常的出神狀態下說預言, 例子有上文提及的掃羅、七十長老和巴蘭。 王下18:29形容巴力先知「狂呼亂叫」一詞, 原文與形容七十長老「受感說話」是同一字, 顯出說預言可能呈現不能自制的癲狂狀態。 縱然如此, 這些個案都是特殊例外事件, 不能與先知經常說預言的情況相提並論。 掃羅和七十長老被揀選之初, 分別是短暫及一次性地說預言, 以標示他們蒙召為領袖。 至於巴蘭和被廢後的掃羅, 聖靈使他們在心神行徑皆怪異下說預言, 乃為礙其惡謀以保護百姓。 雖然, 有小撮經文形容先知為癲狂人(9:7; 王下9:11) 意味他們舉止異常, 但聖經沒指明這跟說預言有關, 更無顯示先知受感說預言時出神是一種常態。[35]

4.3小結

舊約描述聖靈賦多方面的特殊能力, 有隱藏在內的意志、聰明智慧、藝術創作力、管治、判別、教導、解夢、見異象之能, 也有外顯的武力、說預言或宣講之能。 當中包括自然和超自然的能力。 都是神就時代處境和事奉需要, 按己意賜下 好讓人承擔工作並互相配搭, 以維繫神治社會的秩序。 為此, 聖靈只臨在被揀選的以色列人領袖身上, 而一位領袖可得着多種恩賜。 靈內住的長短視乎當事人的品格和順服程度。 聖靈來去自如, 難以捉摸, 可隨時徹離叛逆敗壞的領袖; 也會臨危降到危害子民的人身上[36] 操縱其心神行為以保護百姓。

5. 聖靈與末世

聖靈在末世的工作是遍在性的, 與以色列有關, 也涉及全世界。

2:28-29記載舊約最重要的預言: 「以後, 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老年人要做異夢[37] 少年人要見異象[38]……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 按文理, 「以後」指以色列與神復和以致被復興的一個末後時代[39](參珥2:18-27)。「澆灌」原文表明是不斷重覆充滿 [40] 而不是短暫的停留。 聖靈將前所未有地臨到眾人, 而非限於一小撮被揀選的人, 打破年齡、性別[41]、社會地位 [42] 的隔閡和差異, 世代相傳。 說預言、見異象不再是先知的專利, 民眾可得到同樣的異能並直接從神領受啟示。 不過, 學者認為被澆灌的對象可有兩個不同解釋 [43]:

一、 指向全人類, 「凡有血氣的」在舊約多處解作全人類(6:12-13; 5:26; 65:2; 40:6; 25:31) 下文珥2:32: 「凡求告耶和華」又意味聖靈的工作超出以色列羣體。 同時, 整段經文在新約被彼得引用和解讀時也指聖靈同樣臨到外邦人(2:17-39)

二、 指以色列民。 「凡有血氣的」應在「你們的」前題下來理解。 經文的對象顯然是猶大, 與下文珥3:1-17列國審判列國的預言相對。 聖靈澆灌眾人的應許也現於賽44:339:29 只適用以色列民。

單從舊約看, 第二個解釋似乎較有說服力, 符合約珥書的文理及其他先知書的信息。 不過, 我們也應對經文或含雙重啟示意義持開放態度。

聖靈在末世的遍在, 帶來三方面的變換:

大自然的變換--32:15記載: 「等到聖靈從上澆灌我們, 曠野就變為肥田, 肥田看如樹林」。 「肥田」含花園之意, 指經過整理排列呈現美麗之地。 這說明聖靈更新大地, 從新賦予生命, 使無用之地出產豐富並井然有條, 如同在創世時期使荒廢未成形之地變得生機蓬勃、活物各從其類(參創1)[44]

社會的變換--社會每個角落充滿公義、公平, 有紮實的道德規範與行為。 其果効就是以色列民得以過着永遠、完全平安的生活--與神和好, 是一種無憂無慮、安全、安息、安寧的體驗( 32:16-18) 人人安居樂業。[45] 公義、平安的境象不單現於以色列, 神還在以色列揀選一位受膏者作媒介, 把祝福延及萬民。 這受膏者的特徵就是得着聖靈的充滿和能力, 來完成神所託付的使命, 其工作範圍覆蓋普世(11:2; 42:1; 61:1) 他有雙重的身份, 既是君王也是神的僕人[46] 就君王的職份, 「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 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11:2) 聖靈長久地臨在他, 賦予六種能力的幫助。 其中「智慧和聰明」跟早前賜與約瑟和比撒列的能力相同, 指思巧、技能、洞察的睿智去辨別善惡; 「謀略和能力」則是心思計劃、勇氣和才幹; 「知識和敬畏耶和華」指對神的知識和敬虔的心, 也是一切智慧之始(1:7; 110:10) 意味着君王的道德美善 [47] 由於聖靈完備的幫助, 這位君王能脫離一般人憑官感判斷的偏頗, 以公義正直治理審判世界, 帶着權威賞善罰惡, 令人信服(11:3-5; 28:5) 在他的統治下, 不但社會安寧, 連人類與大自然的活物也和諧共處(11:6-9)。至於就僕人的職份方面, 聖靈除了賜下勇敢堅定的心志, 也賦予教導、宣講、公義的判斷和醫治的能力, 好使他把神的律法和教導傳到普世未聞之地[48],並在外邦人中作見証[49] 又安慰、醫治和釋放心靈破碎或被壓迫的人(42:1-6; 61:1-2) 聖靈的各種恩賜似乎都集於這受膏者身上, 透過他審判、傳揚神的律法、服侍弱勢社羣的工作, 來建立普世的公義與和平。

人內在生命的變換--4:4提到主以公義和焚燒的靈除淨以色列民的罪(包括不行公義、狂傲和拜偶像等(1-3)) 聖靈執行潔淨的工作。 此外, 聖靈還改造和保養以色列民的心志。 神應許在潔淨之後, 除掉子民的石心換上新心, 將新靈放在新心裏面, 使他們遵守祂的律例典章(11:19-20 36:25-27) 律例典章指向神與以色列民所立的新約(參結34:25; 31:33 32:40) 經文的應許用語:「使他們順從我的律例, 謹守遵行我的典章。 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我要作他們的子民」(11:20; 36:27-28),仿如昔日的西乃之約(參出19:5) 石心象徵疆硬、頑梗、麻木的心思, 無法回應神的教導; 肉心則是柔軟、有生命感應, 能善貼神意。 聖靈使子民舊日剛硬叛逆的心態, 從此更新顺服, 能遵從神的吩咐, 謹守與神立的約 [50](參賽59:20-21) 同時, 聖靈又令他們有合一的心, 成為同心同道的羣體(11:19-20; 參耶32:39)[51]

大體而言, 聖靈在末世直接或簡接的工作帶來普世和諧 不單使以色列人合一並與神復和,也使外邦人也因認識神的律法和作為與祂和好。同時,自然界的一切活物亦和平共處

6. 總結

看過了舊約中聖靈的特性,及其由創世至末世的工作, 我們會發現新約的聖靈其實也同出一徹。論到意識形態, 新約同樣形容聖靈是強烈、來去無踪的力量。 五旬節聖靈降臨, 如風如火,使會眾受感說方言(2:2) 兩約均提到聖靈棄惡擇善, 為罪人擔憂(63:10; 4:29) 論到能力的賦予,新約的聖靈賜下各種恩賜給信徒領袖建立教會(林前12:4-12; 12:27-28) 有如昔日揀選以色列領袖來實踐神治社會。 先知、教導、治理、智慧、智識的恩賜早現於舊約。 新約記載聖靈提走腓力(8:39) 、使彼得在禱告中見異象(10:9-10) 、令信徒放膽講道(4:31) 、賜預言給先知亞加布(21:11) 與舊約先知經歷聖靈同在的體驗相同。 而最重要的是:新約應驗了舊約關乎聖靈在末世的應許。 聖靈臨到以色列和外邦人(10:2-3; 10:45-46) 印証了珥2:28-29指向聖靈澆灌的普世性, 正如彼得所理解, 聖靈臨在以色列和異族中所有信徒(2:17-22; 2:38) 聖靈內住信徒, 幫助他們知罪(16:8) 、明白神的心意和真理教導(林前2:10-15; 16:13) 並實踐神的聖潔美善(5:22) 正是舊約應許聖靈在末世於信徒屬靈生命上的更新和保養。 由此可見, 新約所說從聖靈重生(3:5),與舊約的「新心」「新靈」乃一脈相承。 總括以上種種, 新約和舊約所指的聖靈乃是相同,其屬性和工作貫徹始終。神的啟示是漸進互補的,我們若新舊約並重,定對聖靈的了解更清晰整全。

(7, 134)

參考書目:

丹尼爾塔佩納等。孫淑喜譯。《聖靈論: 聖經中的聖靈、保惠師、聖靈論的發展》。香港:漢語聖經協會, 2004

 

林鴻信。《論》台北禮記出版社, 1997

唐佑之。《聖靈論》。香港:真理基金會有限公司, 2007

唐佑之。《以賽亞書釋義卷下。香港:浸會, 2002

 

莫德。劉良淑譯。《以賽亞書。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 2002

陳濟民、賴建國等著。許宏度主編。《聖靈古今論》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  1999

梁國權<舊約聖經中「神的靈」>陳若愚編。《聖靈工作的神學課題》。華人教會路向叢書。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 1996

黃儀章。《以賽亞書的神學信息》。香港:天道, 2008

詹正義。《撒母耳記上卷二。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 2001

 

赫伯特。徐成德譯。《約珥書、阿摩司書。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 2001

 

霍斯理。生命光福音事工團譯。《聖經中的聖靈》香港:基道書樓, 1989

Karkkainen, Veli Matti 。《聖靈論: 全球導覽香港:基道, 2009

Firth, David and Wegner, Paul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Griffith,  Thomas W.H. The Holy Spirit.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6.

Montague, George T. Holy Spirit: Growth of a biblical tradition.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Wright, Christopher J.H. Knowing the Holy Spirit through The Old Testament. Oxford: Monarch Books, 2006.

 



[1]Richard E. Averbeck, “Breath, Wind, Spirit and the Holy Spirit”,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28; 賴建國:< 摩西五經中「神的靈」>, 陳濟民、賴建國等, 許宏度主編:聖靈古今論》(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  1999), 20-22; 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陳若愚編:聖靈工作的神學課題》, 華人教會路向叢書 (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 1996), 15-19; 丹尼爾塔佩納等, 孫淑喜譯:聖靈論: 聖經中的聖靈、保惠師、聖靈論的發展史》(香港:漢語聖經協會, 2004), 2, 6-7

[2] Richard E. Averbeck, “Breath, Wind, Spirit and the Holy Spirit”, 32

[3]賴建國:< 摩西五經中「神的靈」, .22-24; 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20-21; 丹尼爾塔佩納等:《聖靈論: 聖經中的聖靈、保惠師、聖靈論的發展史》, 9-10.

[4]Richard E. Averbeck, “Breath, Wind, Spirit and the Holy Spirit”, 34;  Robert L Hubbard, Jr, “The Spirit and Creation”,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78

[5] 6:17; 7:15,22的原文用詞是「ruah」或「neshamah--請參Richard E. Averbeck, “Breath, Wind, Spirit and the Holy Spirit”,  28

[6]2:7中「有靈的活人」不含「具有靈的人」之意, 全句直譯是「活着的魂」(living soul), 意指活着的存有(living being)-- 請參George T, Montague, Holy Spirit: Growth of a biblical tradition.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6

[7]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19

[8] Montague, Holy Spirit: Growth of a biblical tradition, 5-8; Christopher J.H, Wright, Knowing the Holy Spirit through The Old Testament. (Oxford: Monarch Books, 2006), 28

[9] 林鴻信:聖神論》(台北禮記出版社, 1997), p.253

 

[10]林鴻信:聖神論》, 257-8; 霍斯理, 生命光福音事工團譯: 聖經中的聖靈》(香港:基道書樓, 1989), 19

[11] 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23

[12]賴建國:< 摩西五經中「神的靈」, 33; Richard, S. Hess, “Bezalel and Oholiab:Spirit and Creativity”,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165

[13]林鴻信:聖神論》, 262

[14]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20

[15]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p.23-24

 

[16]受了聖靈的士師仍道德敗壞. 基甸自製偶像使以色列人陷入邪滛(8:27); 耶弗他違背士師拯救以色列同胞的使命, 屠殺以法連人(12:4-6); 參孫好色(14:2; 16).

[17]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33

 

[18] Eugene H. Merrill, “ The Samson Saga and Spiritual Leadership”,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288

[19]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35

[20]同上

[21] 見註16

[22]撒上10:6-7, 9; 11:6聖靈「大大感動」, 原文意指聖靈「衝進」、「猛闖」, 14:6;14:19; 15:14 「感動」的原文為同一字眼.

[23]掃羅多次擊打、驅逐摩押人、亞們人、以東人、瑣巴諸王、非利士人與亞瑪力人(撒上14:47-48).

[24]撒上16:13: 「撒母耳就用角裏的膏油, 在他諸兄中膏了他. 從這日起, 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

[25] 撒上16:13-14記載大衛被膏, 聖靈離掃羅開始, 「耶和華的靈」一語再沒有用在掃羅身上. 這之前, 「耶和華的靈」與「神的靈」在用法上無分別. 後來, 聖靈破例再次也是最後一次臨到掃羅, 為要阻止他追殺大衛, 經文以「神的靈」代表聖靈(撒上19:18-23). 聖經作者有意只將「耶和華的靈」用在神所選立的王身上--請參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25

[26] 從耶和華那裏來的惡魔, 原文是「惡」及「靈」(ruah) 偶而加上「從耶和華那裹來的」的復合詞. 惡靈從神而來在神學上是難解的, 因為耶和華在聖經中的描述是位善的神, 而且惡靈也使掃羅說预言(撒上18:10). 我們須在三個基本前題下理解. 首先, 古以色列人相信耶和華是唯一真神, 因此「耶和華的靈」與「惡靈」絕不是平等的. 其次, 神是善的, 绝不會以邪惡待子民. 最後, 天庭觀念不是舊約神學觀的主流. 學者們有認為惡靈是審判或令人悲傷的靈, 跟神的審判相關, 因掃羅犯罪受到懲罰; 也有認為惡靈是近東多神觀的諸靈之一, 它的作為被神許可, 正如伯1:6-12, 2:1及王22:19-23中的天庭概念. 無論如何, 「惡靈」應指背叛神與祂敵對的靈, 但服在神的權柄下, 只有在神許多時才能行動. 同時, 人本身也是因素之一, 靈臨到不同的人, 所生之果效也有別, 正如聖靈臨到大衛和掃羅, 兩人順服神的態度卻南轅北轍.    --請參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42-43; 詹正義: 《撒母耳記上卷二, 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 2001), .37; David Firth, Is Saul amoung the prophets ?,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299

[27] Montague, Holy Spirit: Growth of a biblical tradition, 36

[28]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26

[29] Robert B., Chisholm, Jr.,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n 2 Kings 2:16”,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312-316

[30]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66; Daniel I. Black, “ The view from the top : The Holy Spirit in the Prophets”,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182-183

 

[31]賴建國:< 摩西五經中「神的靈」>, 42-43; Wright, Knowing the Holy Spirit through The Old Testament, 65-71

[32]巴蘭雖然常強調只按耶和華的命令說話(22-24), 但他不是神的先知他求用法術, 也建七座壇獻祭聖經從未在別處記載要築七座壇來獻祭, 這似乎是表達異教多神的思想, 為諸神建壇就道德方面, 巴蘭也不乎合神的先知資格, 因他為貪財要咒詛以色列民 --請參賴建國:< 摩西五經中「神的靈」>, 42

[33] John N. Oswalt, “Is Balaam’s Donkey the Real Prophet?”,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212-218

[34]賴建國:< 摩西五經中「神的靈」, 42

[35]梁國權: <舊約聖經中「神的靈」>,  26

[36]如掃羅和巴蘭, 前者追殺神新立的王大衛, 後者想咒詛以色列民.

[37] 異象、異夢的差異在於領受人的狀態. 見異象的人是清醒的, 作異夢的人是睡著的. 作者要表達的重點不是各種啟示的媒介, 而是對神的認識及分享這知識之能力, 藉提及各種方式以令詩體更對稱豐富 --請參赫伯特著, 徐成德譯:《約珥書、阿摩司書, 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 (台北:校園, 2001), 76.

 

[38]同上

[39]「以後」有兩種解釋: 一、指以色列與神復和以致被復興之後. 神的物質祝福隨復和先降臨 (2:18-27), 聖靈澆灌的祝福後來降下(2:28-29). 、指以色列與神復和以致被復興的同時. 2:18-27先描述神的物質祝福, 2:28-29則是聖靈澆灌的祝福, 兩者乃相輔相承在末後復和之際同時賜下 --請參 Erika Moore, “Joel’s Promise of the Spirit”,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248

[40]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53

[41]經文的用詞「兒女」、「僕人和使女」指向性別和社會地位的隔閡和差異. 「兒」、「僕人」指男性, 「女」、「使女」指女性. 古以色列社會男尊女卑, 連僕人也按性別分等級, 由女性的僕人--「使女」負責最低賤的工作. 而且, 在以色列的社羣為奴僕的人多為外邦人, 不但地位低微且被視為外人.  --請參 Erika Moore, “Joel’s Promise of the Spirit”, 252

[42]同上

[43]同上, 250-251

[44]莫德, 劉良淑譯:《以賽亞書,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 (台北:校園, 2002), 263

[45]同上

 

[46] 以賽亞書多處提到末後有公義的君王及一位模範的僕人出現(9:6-7; 11:1-5; 42:1-4; 49:4-9; 52:13-53:12; 61:1-2), 學者普遍皆認為當中的君王和模範的僕人都指同一人, 原因包括兩者都從事建立公義的工作, 有聖靈同在, 都為列邦帶來拯救(49:5-6; 9:1-7), 作者同用植物的圖象形容他們的謙卑性格(11:1; 53:2), 僕人受苦後被高舉為君王(52:13; 53:12). 而這位君王或僕被認為是耶穌, 也在新約得到印証. 53:1-12的描述正是耶穌被釘的情景, 耶穌也引用賽61:1-2說明自己的身份和在世的職事(4:16-19)-- 請參黃儀章:《以賽亞書的神學信息》(香港:天道, 2008), 321-323

[47] Hilary Marlow, “The Spirit of Yahweh in Isaiah 11:1-9”, David Firth and Paul Wegner ed. Presence, Power and Promise : The role of the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 Nottingham: Apollos, 2011), 226-227

[48]僕人「將公理傳給外邦」, 「直到他在地上設立公理, 海鳥都等候他的訓誨」(42:1, 42:4). 「公理」原意指公義或審判, 在五經常指律法中的典章, 说明民事和刑事規則, 維持社會道德。 這裏可與「訓誨」同義, 而「訓誨」也可譯作律法啟示。 「傳」是從口中宣告與傳遞。 「設立」可解作表明和安置。 換句話說, 僕人的職事是積極宣揚神的律法和教導, 達至遠方, 使人知曉神的公義及道德標準, 將祂的旨意和信仰生活方式帶給無知或飢渴慕義的世人, 使他們得着滿足--請參唐佑之: 以賽亞書釋義-- 卷下(香港:浸會, 2002), 75-79

[49]僕人要作「外邦人的光」, 把神的救恩在世界各處被見証顯露, 像光照明。 僕人見証的工作具體且切實, 就是醫治和釋放身體與心靈的殘疾和囚禁(42:6-7), --請參莫德:《以賽亞書》, 335

 

[50] 聖靈幫助子民有顺服神的心, 是與守約有關. 31:3332:40也提及神賜子民有敬畏、守約的心, 沒有說明聖靈的角色.

[51]霍斯理: 《聖經中的聖靈》, 67-68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