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基督論 楊子聰:耶穌真貌?-淺析當代『歷史耶穌』探索在應用上引發之危機
楊子聰:耶穌真貌?-淺析當代『歷史耶穌』探索在應用上引發之危機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五, 29 七月 2016 10:10

耶穌真貌?-淺析當代『歷史耶穌』探索在應用上引發之危機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楊子聰

前言

本論文主要針對「歷史耶穌」(Historical Jesus)在「基督論」的神學探究所引發的危機。表面上「耶穌」是基督教重要核心,理論上「基督論」應由基督教的專人(神學家)來作解釋和探索,但由於「耶穌」同時也是文明世界的重要組成部份,故此基督教以外亦對探索「耶穌真貌」非常熱衷,本文試圖舉出近年教內教外一些應用「歷史耶穌」作為依據,而發展出來的學說。並以基督教立場列出當中明顯出現的危機和錯謬,最後試圖提出一些可行的解決方案。

簡介當代歷史耶穌的源流和發展

首次提到「歷史耶穌的尋索(the quest of historical Jesus)的,是1906年出版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的成名作《歷史耶穌的探索》。而不少學者認為激發歷史耶穌尋索是由聖經現代歷史批判之父斯賓諾莎(Baruch Spinoza, 1632– 1677) [1]開始,他質疑聖經的可靠性,導致學者們認為僅從正典新約四福音,獲得關於耶穌在真實歷史的憑據是不足和不正確的,不足以反映耶穌作為一位第一世紀生活過的人。按照新約學者約翰魯曼(John H.P. Reumann)所說,尋索「歷史耶穌」(Historial Jesus)共分為三個階段[2]

第一階段:舊尋索期 (The Old Quest of Historical Jesus)

時間:17701906

按照史懷哲於其著作《探索歷史的耶穌》所述,賴馬魯斯 (H.S.Reimarus, 1694-1768)是近數佰年來首位進行歷史耶穌研究的學者,這位德國哲學家是位溫和的理神論者(Deism[3]。他生前曾著書[4]批判聖經和信仰,但恐怕當時教會的非議,故此沒有出版,但他的友人萊辛(G.E.Lessing)在他死後,於1774-1778年間於《歷史與文學》以〈一位不知名作者的殘篇〉(Fragments From an Unnamed Auther)陸續發表,在文稿中提出,「神蹟是不可能的;因此聖經的那些部份對現代讀者來說並不可信···如果耶穌和的門徒是根據神蹟而宣稱有權威,他們便應視為騙子」[5],他的目標是運用聖經鑑別學來對抗基督教和猶太教,而萊辛在其著作中表示耶穌只是一位偉大的教育家[6]。大衛·史特勞斯 (D.F Strauss, 1808-1874) 是首位提出「歷史上耶穌」和「信仰中的基督」的對比[7],於他在1835年發表的《耶穌生平》書名中[8],史特勞斯透過這本書批評賴馬魯斯脫離現實,仍被自設的思想框架限制,這書的面世使史特勞斯在德國一夜成名。[9]Albert Schweitzer(史懷哲,1875- 1965)擁有神學音樂哲學醫學四個博士學位,曾是位非洲宣教士。他詳細考察自1770年代至1901年間,前人在尋索「歷史耶穌」的研究成果,並在其著作《歷史耶穌的探索》(The Quest of Historical Jesus)中作出評論。在書中他表示「我們與耶穌的關係是終極神秘的,人不能用歷史觀察或透過推論思想將耶穌過去的人格轉化為現今的活人。」[10] ,他指出眾多學者都受到各自的關切影響,成果反而顯示了學者對「真我」(true self)的反映。[11]史懷哲只接受耶穌是人的部份[12],他認為耶穌探索再研究下去也沒有可能得到實際成果。[13]

無尋索期(No Quest)

因史懷哲的判斷推翻了「舊尋索」的研究成果,導致出現數十年的「無尋索」階段。這時期德國較有影響的的神學家如;亞特毫斯(Paul Althau, 1888-1966)、巴特(Karl Barth, 1886-1968)、田立克(Paul Tillich, 1886-1865)及布特曼(Rudolf Bultmann, 1884-1976)等均認為,歷史耶穌研究在基督論探討中並無意義。[14]

第二尋索階段:新探索 (The New Quest of Historical Jesus)

時間:1953年至廿世紀末。

布特曼的學生蓋士曼 (Ernst Käsemann, 1906-1998),在1953年一次畢業生聚會中,提出「如果在歷史上沒有這位耶穌的存在,那麼,基督有沒有可能出現?」[15]這個疑問, 質疑老師的判斷,因此重啟歷史耶穌尋索。但眾多新約學者在其專業領域,未能就一些經文跟歷史找到有說服力的接合點,故此,德國學者戴歌德 (Gerd Theißen, 1943- )嘗試引入社會學元素參與探索工作。[16]

第三尋索期 (The Third Quest of Historical Jesus)

時間:1980年代末至今。

這個階段的歷史耶穌尋索算是遍地開花,從神學界跑到學術界其它領域,從德國轉移到英美等英文語系的國際領域。其中以桑德斯(E.P. Sanders, 1937- ),鄧雅各(James Dunn1939- ) ,萊特 (N.T.Wright1948-)這三位英國聖經學者為重心人物,他們除了對歷史耶穌感興趣外,還是 「保羅新觀」(New Perspective on Paul)的鼓吹者,桑德斯將他的『恩約守法主義』(covenantal nomism)[17]觀念帶進歷史耶穌尋索,認為耶穌時期的猶太教,並未如聖經及教會傳統所相信的那麼「憑律法稱義」,故此耶穌的信息應該重新詮釋。鄧雅各是位權威的聖經學者,他指空墳和升天前顯現的耶穌,是經過第一代門徒詮釋過的資料,而不可視為「復活」的証據。萊特是位暢銷作家,因著他淺白和卓越的說故事的技術,讓歷史耶穌的觀點能普及至一般信徒層面。[18]而美國新約學者Robert W. Funk1985年,成立的耶穌研討會(Jesus Seminar) [19]他們否認聖經中的超自然論述,定期招聚聖經學者進行投票,以四種顏色的小波代表四個級別的可信度,決定記載於聖經中的耶穌事蹟的真確性,結果認為不足兩成聖經中耶穌的言論,真的出自耶穌的口。

對基督教神學界的探索「歷史耶穌」作出扼要評析

陳若愚在他的著作《基督、聖靈與救贖:基督教要義導覽》有以下這段話:

「福音派新約學者馬歇爾( I. Howard Marshall )為這歷史中耶穌的『追尋』作了一個頗中肯的評論:福音書不是『耶穌生平』; 而當中許多事件的歷史性,至今仍無法證明;『福音書基本上是聖靈對歷史中的耶穌之神學意義的一些詮釋。然而,我們可以確定,福音書所記載的歷史傳統,都有可靠的歷史基礎,並非虛言;因此,聖經學者有責任找出並評估這些作品的歷史根源。對馬歇爾來說,歷史中耶穌的追尋,是一個至今仍在不斷進行、也是應該進行的工作。馬歇爾這番話,反映了當代福音派新約學者們的一般看法。

這段話解釋了為何近年在神學界,投身尋索歷史耶穌的都是新約學者,他們一方面認為聖經是神學著作,但又要假定當中的記載可以滿足當今歷史學的嚴格批判,他們在這沒有必然能融合的前設下,進行學術探討,難免會有所傾側,故此參與尋索的學者必然要帶著批判心態來檢視每一段經文,按這種概念理解,「耶穌研討會」也算是合理的大膽嘗試,是必然要走過的階段,他們單純以「從下而上」的向度來重塑耶穌的生平,只可能將耶穌定格為曾經在地上活過的一個人,即只可找到「耶穌曾經是誰(Who Jesus was)」,可能因此緣故「耶穌研討會」學者馬可士·伯格(Marcus J. Borg)特別強調要分開復活前與復活後的耶穌[20],意思就是復活前的耶穌是可以較人性來看待,可以透過認真的學術研究來重塑,他們認為歷史耶穌是「末世論的先知、加利利籍的聖人、神秘的魔術師、創新的拉比、精神治療醫師、猶太的聖者、政治革命,厄色尼同謀,巡迴驅魔人,歷史的神話、神學家、農民工匠、律法的法利賽人、憤世嫉俗的人和哲學家等」。他們「還原」耶穌的人性,強調他出身的「猶太」根源,伯格

「但耶穌的反對者並不代表就是猶太人或以色列。『猶太人』沒有拒絕耶穌。反而,少數參與導致耶穌被釘的猶太人,卻是那些權力源自羅馬的有權有勢的菁英。他們並非代表猶太人,而是有份參與迫害猶太人的一群。把耶穌與猶太教分開,其後多個世紀以來對猶太人有深遠的負面影響。這分開在歷史上有誤,而任何有關耶穌的忠實形象必須追溯其猶太特質。」[21]

這論調可見於眾多參與尋索的學者,他們甚至認為耶穌是徹徹底底的一個猶太人,無意建立一個新的宗教[22],按這樣說基督教是走錯了路,他們否定耶穌和聖經有反猶太教傾向,反而極力要還原基督教與猶太教的分離時刻,鄧雅各論到當中的意義時說:

既然耶穌是一個猶太人,既然基督教從第二聖殿猶太教中發展出來,既然猶太教的經典仍然是基督教《聖經》的一部份,那麼它們向我們講述的基督教──不僅是它的初始,而且是它的持久的特性。要聚焦我們的問題,最好是使用本章開頭的術語。公元一世紀末,兩大世界宗教誕生了──拉比猶太教和基督教。它們來自於同一個源頭。它們為甚麼分道揚鑣,並且變得如此不同?它是如何發生的?有甚麼單一原因或事件使得這種決裂不可避免嗎?或者這種裂痕是長時間的、緩慢的過程,如果兩方都有良好的意願,這決裂本來有可能彌合嗎?」[23]

難怪這些學者極度遷就猶太教的處境,甚至要重新包裝猶太教的面貌,將導致耶穌的死歸咎於政治的原因,而迴避了宗教的元素,就這方面,筆者已察覺香港近年回應社會問題較偏激的學者,都是一些「歷史耶穌」和「保羅新觀」的推動者,按筆者推測,可能他們或多或少受到上述伯格和鄧雅各的觀點影響,將社會出現的問題歸咎於單一原因,就是少數的政治與宗教的當權者導致。

筆者認為「歷史批判」這種學術方式,根本就不能直接套用到神學研究方面,從一開始就出現這個無可彌補的誤差的話,就算從事研究者有多想避免改動福音的內容,到最終都因為要符合科學的批判精神而下手改動,更甚者是從事研究的人,本身就帶著自己的前設進場,所以更無可避免地走出另一套跟正統信仰不相容的結論出來,但正統信仰一直致力並不是找尋「耶穌曾經是誰」,而是「耶穌是誰 Who Jesus is)」,是一個超越時空和實存世界的存有(Being)。再者,無論學者多努力,花多少精神、時間和資源,在歷史上保存下來的資料本身就不多,當中更包括許多是受諾斯替思想影響,或存心攻擊基督教的人留下的文本,這些資料對還原耶穌真貌參考性很低,但縱然這樣仍有大部份學者會採納。加上這麼重要的神學探討,竟然只是由新約學者獨力承擔,缺乏神學界其它領域學者進場,現時發表系統性成果,直接改動福音內容的話,筆者認為時機仍未成熟,仍欠缺足夠的神學學術洗禮,說服力不足。

神學界以外對「歷史耶穌」的應用

在這部份筆者將會列舉近年在基督教神學界以外,在公共空間,尤以網絡作為傳播媒界,透過文字或多媒體,以「歷史耶穌」作命題的應用實例並引發的危機,當中以針對的受眾群體,分成四個方向作簡短探討;

基督教福音傳道單位

基督教福音傳道單位,為了証實「耶穌是否真的存在」,他們會嘗試利用歷史和考古的証據,筆者在網絡上,發現其中一位英國的教牧,他提供的「啟發課程(Alpha Course)」 演示檔案[24],就包含了這種元素,這個題為「誰是耶穌?Who is Jesus?)」的課堂,查實是國際性宣教課程「啟發課程」[25]的第二課,在這演示幻燈片中,表達出信念的決定是建基於小心的驗證,並宣稱帶領聽眾驗證證據,然後就開始提供不同的經外文獻,指出聖經這些年間改動不多,是可靠的。雖然筆者得到的這個版本,可能跟啟發課程開發者甘力克牧師(Nicky Gumbel)所提供的有出入,但筆者也發現甘牧師所使用的方式[26],都是以歷史驗證作為切入點,而他明確地提出這些驗証方式是「經文鑑別學」(textual criticism),筆者對啟發課程了解不多,但就著以歷史驗證作為起始點,鼓勵慕道者以批判心態來驗檢歷史耶穌的証據,從而找出「誰是耶穌」這一點上,筆者認為會引發不必要的危機,正如前述,我們掌握的資料不多,根本不足以重塑耶穌真貌,若一旦批評的心運用在這方面,加上批判方法用得不恰當,就會導致對信仰產生疑惑,得不償失。其中一個值得一提的例子,就是美國新約學者巴特·葉爾曼(Bart D. Ehrman, 1955- ),他原是一名福音派信徒[27],持守純正思想,相信聖經無誤,但在修讀神學時期,被老師一次的啟發,提醒他福音書的記載可能有錯[28],從此他對聖經的文本開始產生懷疑,後來更努力鑽研「經文鑑別學」,成為這方面的一位專才,近年他將研究成果陸續透過書藉發表,著作甚為暢銷影響力不少[29],在書中葉爾曼分享他如何重建耶穌的生平時,提出一些認為能符合「歷史學家」期望的要點[30]

如何使用我們的資料:姆指定律,1)越早越好;2)神學價值/歷史的缺失;3)留意謬誤。明確的評價標準及其原理:1)獨立證明的評價標準;2)異點的評價標準;3)脈絡的可信度。

在這樣「審慎」的學術框架下,他得出的結論:

總之,我們知道基督徒當時修改並且杜撰關於耶穌的故事,而我們的書面資料同時保存了歷史訊息及出於神學動機的敘述。在此情況下,我們最能相信其具有歷史精確性的傳說,是那些獨立(或不相關)但是在一些資料中得到證實者,那些看起來並不是為了滿足早期基督教社群需求面創造出來者,以及那些放在第一世紀巴勒斯坦脈絡中看起來有道理者。[31]

按上述的結論,可知他對聖經文本的批判確是非常嚴苛,甚至要挑選那些沒有支持基督教神學含意的材料來參考,最終結果倒向相反方向,使耶穌變成一個被處死的宗教激進份子,他的跟從者因著要圓滿對自己領䄂的期望,不斷修改聖經的文本,在20145月這位新約學者接受訪問時,公開表明他已放棄基督教信仰,成為一位不可知論者(agnostic)[32]

伊斯蘭教的護教學者

近年伊斯蘭教因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或亞爾蓋達(al Qaeda)等伊斯蘭極端組織導致形象受損,為了挽回社會人士對他們的觀感,有些較先進的伊斯蘭教學者開始進行形象工程,其中有一位印度伊斯蘭教學者扎基爾·奈克(Zakir Naik, 1965- )在迪拜創辦了Peace TV 24小時播放宗教節目,他的個人臉書網頁[33]有逾仟萬的讚好,非常受歡迎,由於他辯才了得,所以在他的「求教扎基爾博士」(Ask Dr Zaki)節目中駁倒很多基督徒,他曾在題為「耶穌基督(先知)從未自稱為神」的片段[34]中,以太19:16-17,約16:12-14作為論據,使提問的Creation.com機構同工Dr.Mathew無言以對。在另一段題為「耶穌真的釘死了麼?」的片段[35]中,他運用太12:38說耶穌在陰間,就有如約拿在魚腹,約拿沒有死所以耶穌也同樣沒有死,還說所有教會對耶穌的理解都錯了,真正的穆斯林是愛耶穌,接受他為先知。

另外成長於美國的伊朗裔作家雷薩阿斯蘭(Reza Aslan, 1972- )2013年出版他的暢銷著作《革命分子耶穌: 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這本連續三週佔據紐約時報暢銷榜冠軍的話題作,說耶穌不在伯利恆出生,他的形象並不如福音書記載般;故此作者根據其他史料,重建當時的場境,重塑耶穌成為奮銳黨徒(Zealot),一個熱心爭取獨立的狂熱革命份子,甚至形同阿爾蓋達般的激進 。由於書本題材非常破格,故此在美國引起注意,後來被霍士電視記者發現他原來是名穆斯林,質疑他為何作為伊斯蘭教信徒要出書評論耶穌,雷薩表示他是歷史學學者,所以發表學術研究是合理的[36],此事件反使雷薩聲名更盛,更受歡迎。現時雷薩會到美國各大專上學院,甚至神學院作演說,宣傳他對歷史耶穌的研究成果。[37]

彌賽亞猶太教群體及其支持者

根據2014USA Today一則報導[38],參與希伯來尋根運動的人數,在十五年間全球增長至20-30萬人,他們有些是猶太人接受耶穌為彌賽亞,但仍保持遵行猶太教習俗,稱自己為彌賽亞猶太教徒[39],另外有非猶太裔基督徒,加入成為彌賽亞基督徒,這個日漸增長的新群體,稱耶穌為「耶書亞」(Yeshua),他們不慶祝聖誕節,以神喜歡人分別為聖,雖無律法明禁,但仍鼓勵人不吃豬肉甚至吃素;守潔淨之禮(Kosher),相信安息日是永約,故此也要執行,認為新約聖經原著由希伯來文寫成,要以希伯來語言和文化來詮釋才能明白真義,相信基督教是反猶主義元凶,傾向捨棄西方歷史神學,帶有濃厚復原主義味道。

在這群體中,部份會以研經、考古等學術機構名義,發表他們的觀點,他們利用西方尋索歷史耶穌的材料,加上猶太教經典來重塑耶穌形象,這些機構只有興趣還原耶穌為第一世紀以色列地的猶太人,將耶穌以猶太拉比定形;「從福音書的記載看來,耶穌明顯是位典型的第一世紀智者,就是猶太人的老師」[40],祂遵守口傳妥拉[41],佩帶經文匣[42],背誦猶太式禱文[43],甚至有說「祂昔日是猶太人,今天亦然」[44]之說。他們著作豐富,設計課程教授他們的「耶路撒冷觀點」式的解經,由於只注重第一世紀事物,滿足於耶穌作為猶太教經學老師,故此耶穌的神性部份極力迴避,不會踫觸。[45]

香港「歷史耶穌」元素的推動者

在本港神學學術界有不少「歷史耶穌」的擁護者,他們師承那些西方學者,故此以較自由派的開放思想做神學、教神學,但投身著書者寥寥可數,所以影響尚不嚴重。但在普及信徒層面,近年由於網絡發達,衍生了一些youtuber以嘻笑怒罵手法,論盡教會醜態,其中原居於加拿大的港人黃之傑(Howtindog)設立頻道[46],定期發放自拍短片,除了談教會百態外,也會講論神學話題,黃君主持風格獨特,幽默抵死,所以頻道甚受歡迎,有不少信徒會訂閱定期追聽,他來港辦講座也座無虛設。他的視頻中經常以「歷史耶穌」為題材,又曾經介紹「歷史耶穌」的多位重要學者[47],表現得格外崇敬,使這些原本較高深的學問流傳於一般信徒層面。另外,將「歷史耶穌」元素帶給信徒的,就是那些推崇猶太文化釋經的機構,基本上他們沿襲希伯來尋根運動的「歷史耶穌」原素,只是將英文著作翻譯成華文,此舉大大推廣了信徒接觸這類素材和神學前設的機會。這幾年間,「夏達華研道中心」出版的書都長駐暢銷書榜,擁有為數相當的讀者和聽眾群,當中也不乏教會傳道和教牧,該機構以向華人推廣猶太釋經為使命,同時亦提倡向猶太人宣教,他們經常邀請彌賽亞猶太教學者來港主領聚會,甚為成功。由於受猶太尋根運動的思想影響,他們認為基督教都是反猶主義的,馬丁路德的反猶言論,導致二戰對猶太人的大屠殺[48]。因此他們鼓吹要視猶太人為恩人,接受這些拉比基督徒帶來的新亮光;20159月該機構出版的書籍《耶穌的福音:尋索耶穌信息的核心》內容提到福音的重點是耶穌宣講的訊息,與耶穌的身分無關;「天的王國從來不是關乎耶穌,福音不是關乎耶穌本人的信息」[49],當中的內容亦淡化耶穌的神性,只強調信徒要以行動來回應,以守天的王國的規條來與福音有份,這種處理筆者認為大為不妥,信徒若只顧循規蹈矩在聖經中找守則,而沒有在基督論上下功夫,他們的信仰只會流於形式化,並不能與耶穌建立深厚和健康的人神關係,假若執行得偏激,還會有墮入異端的危險。

小結

葉爾曼表示「事實上,在描繪歷史耶穌的許多研究中,都有一個共通弱點:他們在重建耶穌的言行上,往往聽起來完全可信,但是無法理解他的死亡。例如,假如耶穌只是一位猶太拉比,教導每個人要愛神及彼此相愛,為何羅馬人要將他釘十字架?」[50]。按筆者的觀察,上述極大部份在應用「歷史耶穌」的人都存在著這弱點,當細心翻閱他們的著作,聆聽他們的教導時,就會發覺他們迴避,沒有處理耶穌的死,沒有走到十架下做考察。就算如伯格在他的小書《信仰關鍵詞》中,設有「耶穌之死」[51]這個欄目,但只輕輕提到祂的犧牲和代贖,完全沒有隻字片語說到耶穌的神人二性問題,為何神會釘身十架,祂如何經歷死亡等等。

包衡(Richard Bauckham)說「假若我們小心地和準確地掌握到第二聖殿時期,猶太教如何描述獨一神的獨特本體,與新約作者如何言說耶穌,那麼,我們定必非常清楚地看到,新約作者把耶穌包含在獨一神的獨特本體之中」[52]「新約基督論最奧妙之處,是被升為至高的基督既包含在神性本體之內,引致受苦的耶穌也必須被包含在神性本體之內;以及『受苦與升高』這個基督論格式被視為神的啟示──說得具體一點,是一個有關『神是誰』的最終啟示。」加上黃根春引述卡勒(Martin Kähler)的分析,對歷史耶穌的研究者而言,馬可福音所顯示的死亡主題非常明顯。[53]所以筆者對於他們迴避處理耶穌之死這點感到非常不解,假若新約學者放棄循包衡所提及的形式和方向,去建立基督論的思考,筆者無法想象這種神學,會對「基督論」的探討帶來任何貢獻。

可行解決方案建議

筆者針對「歷史耶穌」帶來在研究當代「基督論」時,在方法論和前設上產生的傾向性,簡短地列舉三點可行的解決方案:

1) 艾利克森就從上而來和從下而來的基督論無法整合,提出了一些「可行方法」,其中他提到「奧古斯丁主義」,他說「在這模式,信心居前但並不與理性永遠分離;信心提供理性可以生發的觀點或出發點,使人能了解除此法之外不能了解的」。[54]為探討「基督論」帶來符合正統神學的優次前設,可為日後探索「歷史耶穌」建立平衡穩固的根基;

2) 斯托得(John R.W.Stott)在《無與倫比的基督》一書就「基督論」的論述方式,他提供了一個很實用的框架,他將工作分成四部份來探討,兩部份看從新約聖經所見證的耶穌,和耶穌基督今日對我們的意義,以及用一部份來看在教會歷史中某些人怎麼呈現祂,餘下一部份看其他人如何受祂影響[55]。或許斯托得的這種方式,就是艾利克森所提出的「奧古斯丁模式」的操作實例;

3) 赫塔多(Larry W.Hurtado)說「《新約》的學術研究仍然是傾向於忽略或者很少關注宗教經驗」[56]。他亦引述戴斯曼(Adolf Deissmann)強調「早期基督教首要的是一個崇拜和宗教經驗的運動」[57]。確認新約正典記載的門徒,有著許多宗教經驗,他們聲稱在靈裡遇見耶穌,這些經驗必然會影響他們對耶穌(基督論)的思考,所以筆者建議新約學者,重啟對記載中的宗教經驗之關注,以新約正典的成書組合作為探討的基礎,從曾經驗過較具體,且有意義這方面經歷的那三位使徒;彼得、約翰、保羅,開始作整合性研究,從而形塑一個立體而超越時空具線性發展的「基督論」,這個較整全的向度來作為基礎,才能避免「基督論」走向片面和偏頗。

總結

最後,筆者嘗試提出一個較顯淺易明,對「耶穌是誰」思考形式;一種概念;筆者相信耶穌真貌有如一副立體的視覺畫象[58](見下兩圖),每段與耶穌相關的歷史,都有助我們對祂的了解,每段祂介入世人生命的經歷,都幫助我們照亮這畫象,雖然獨立來看可能有點意義,但某些部份又好像形同廢物,但無論如何片段式的部份絕非真貌,完全不是那回事。「基督是誰」(Who Jesus is)並非一幅由獨立看來各自都有意義的基督拼出來的馬賽克圖,故此我們不能只集中研究那些有把握,看得出頭緒的,而是要找一個對的框架,站在一個合適的角度來看,才能有望對耶穌多點了解。

或許我們要指出尋索「歷史耶穌」作為基督論的缺點,是過度強調「歷時性」(diachronic)的向度,以片段式來處理耶穌的屬性,這樣根本無法看出耶穌永恆生命的本質,祂的「神性」,而是要強調共時性(synchronic)在基督論中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元素,就是上段所提到幫助我們看出圖象真貌的框架,這樣才是符合神學界及學術界標準的基督論探討方式。

../../REF/ferdinand-cheval-portrait-optical-illusion-forced-perspective-fb.jpg ../../../../../../Desktop/ferdinand-cheval-portrait-optical-illusion-forced-perspective-2.jpg


參考書目

Dunn, James D. G. 1986. The Evidence for Jesus. First Edition edition.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Dunn, James D. G. 1996. Christology in the Making: A New Testament Inquiry Into the Origins of the Doctrine of the Incarnation. 2 edition. Grand Rapids, Mich: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Dunn, James D. G. 2003. Jesus Remembered: Christianity in the Making, Volume 1. Grand Rapids, Mich: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Dunn, James D. G., and Scot McKnight, eds. 2006. The Historical Jesus in Recent Research. Winona Lake, Ind: Eisenbrauns.

Dunn, James D. G. 2015. Neither Jew nor Greek: A Contested Identity. Grand Rapids, Michigan: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Dunn, James D. G. 1998. The Christ and the Spirit: Christology. Grand Rapids, Mich: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Historicizing Unreliable Narration: Unreliability and Cultural Discourse in Narrative Fiction. - Free Online Library.” 2016. Accessed February 21. http://www.thefreelibrary.com/Historicizing+unreliable+narration%3A+unreliability+and+cultural...-a097074176.

“Truth with the Bark on It: The Wit and Wisdom of James Dunn.” 2016. Baptist Joint Committee for Religious Liberty. Accessed February 10. http://bjconline.org/truth-with-the-bark-on-it-the-wit-and-wisdom-of-james-dunn/.

卡維里。陳永財譯。《基督論︰全球導覽》。香港:基道出版社,2012

巴特葉爾曼著。陳淑娟譯。《耶穌-天啟的末日先知》。台北:商周文化,2002

巴特葉爾曼著。黃恩鄰譯。《製造耶穌:史上NO.1暢銷書的傳抄、更動與錯用》。新北市:大家出版,2015

宋泉盛著,莊雅棠譯。《耶穌, 被釘十字架的人民》。臺灣 : 信福,1992

馬可士.伯格著,王忻譯。《耶穌的另一面 : 歷史耶穌與當代信仰的相遇》。香港 : 基督教文藝,2011

黃根春。《聖經深度行 : 歷史耶穌的研析》。香港 : 浸信會,2013

赫塔多著 ; 曹靜譯。《耶穌到底如何成為神 : 早期耶穌禮敬的歷史問題》。香港 : 道風書社,2013

鄧雅各著,周健文譯。《耶穌新觀 : 尋索歷史耶穌的盲點》。香港 : 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2007

鄧雅各著,楊慧譯。《分道揚鑣──基督教與猶太教的分離及其對基督教特性的意義》。香港 :道風書社,2014

雷薩.阿斯蘭(Reza Aslan)著,黃煜文譯。《革命分子耶穌 : 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 = Zealot : the life and times of Jesus of Nazareth》。新北市 : 衛城,2014

斯托得著。李望遠譯。《無與倫比的基督》。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4

包衡著。李樹德譯。《被釘的神》。香港:基道出版社,2002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 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華神,2002

畢維恩著,滕蔚蓓、歐克馬編,林梓鳳、莊曉斌譯:《耶穌難解之言:猶太背景新亮光》。香港:夏達華研道中心,2013

特爾頓著,呂少香譯:《耶穌的福音:尋索耶穌信息的核心》。香港:夏達華研道中心,2015

 



[1]斯賓諾莎曾這樣形容他的方法「這是摧毀或至少能抹黑基督教和猶太教之傳統形而上學的一種武器。」句為“as a weapon to destroy or at least discredit the traditional metaphysics of Christianity and Judaism. ”

[2]將尋索歷史耶穌分成三個階段的看法並非整體學術界公認的方式,這種分析只是近數拾年從事尋索歷史耶穌的基督教新約學者提出,較普遍被接受的論點。

[3] 參:李麗娟:《神學的亞基米德點》2015 未出版手稿。頁1

[4] 《為神的理性敬拜者而寫的護教或保護的著作》(Apologie oder Schutzschrift für die vernünftigen Verehrer Gottes ),資料來源:《神學的亞基米德點》 未出版手稿

[5] 引自:卡維里。陳永財譯。《基督論全球導覽》。香港:基道出版社,2012。頁122

[6] 參:卡維里。陳永財譯。《基督論全球導覽》。香港:基道出版社,2012。頁122-123

[7] 鄧雅各著,周健文譯。《耶穌新觀 : 尋索歷史耶穌的盲點》。香港 : 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20075

[8] 英文書名:The Christ of faith and the Jesus of history: A critique of Schleiermacher's Life of Jesus

[9] 參:李麗娟:《神學的亞基米德點》2015 未出版手稿。頁2

[10] 史懷哲《歷史耶穌的探索》頁486;參網頁資料: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74.htm#N08

[11] 參:黃根春。《聖經深度行 : 歷史耶穌的研析》。香港 : 浸信會,201361

[12] 參:李麗娟:《神學的亞基米德點》2015 未出版手稿。頁5

[13] 參:黃根春。《聖經深度行 : 歷史耶穌的研析》。66

[14] 參:李麗娟:《神學的亞基米德點》2015 未出版手稿。頁8

[15] 參:黃根春。《聖經深度行 : 歷史耶穌的研析》。83

[16] 參:黃根春。《聖經深度行 : 歷史耶穌的研析》。92

[17] 參:鄧雅各著,楊慧譯。《分道揚鑣──基督教與猶太教的分離及其對基督教特性的意義》。香港 :道風書社)2014 231

[18] 參:Farnell, F. D. (2012). Three Searches for the “Historical Jesus” but no Biblical Christ: The Rise of the Searches (Part 1). 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 23(1)

[19] 參:斯托得著。李望遠譯。《無與倫比的基督》。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4。頁22

[20] 參:馬可士·伯格著,王忻譯。《耶穌的另一面 : 歷史耶穌與當代信仰的相遇》(香港 : 基督教文藝,2011)頁18-21

[21] 引自:馬可士·伯格著,王忻譯。《耶穌的另一面 : 歷史耶穌與當代信仰的相遇》28

[22] 參:馬可士·伯格著,王忻譯。《耶穌的另一面 : 歷史耶穌與當代信仰的相遇》27

[23] 引自:鄧雅各著,楊慧譯。《分道揚鑣──基督教與猶太教的分離及其對基督教特性的意義》。頁65

[24] http://www.mikefuller.org.uk Mike Fuller〉,下載:201631

[25] “Home.” 2016. Got Questions - Try Alpha. Accessed March 3. http://hongkong-zh.alpha.org/

[26] Alpha. 2016. Alpha Week 2 | Who Is Jesus? | Nicky Gumbel | 15 October 2014. Accessed March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lcWSp7PwJI.

[27] 參:巴特葉爾曼著。黃恩鄰譯。《製造耶穌:史上NO.1暢銷書的傳抄、更動與錯用》。新北市:大家出版,2015。頁16

[28] 巴特葉爾曼著。黃恩鄰譯。《製造耶穌:史上NO.1暢銷書的傳抄、更動與錯用》。25

[29] 為了回應葉爾曼發表的錯謬理念,有人設立一個網上平台”ehrmanproject”,邀得D.A. Carson, Darrell Bock等新約作者作出回應。

[30] 參:巴特葉爾曼著。陳淑娟譯。《耶穌-天的末日先知》台北:商周文化,2002)頁117-132

[31] 引自:巴特葉爾曼著。陳淑娟譯。《耶穌-天的末日先知》。132

[32] 參:Bart D. Ehrman. 2016. Bart Ehrman’s Personal Beliefs Interview. Accessed March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eFdhyuVyzI.

[33] https://www.facebook.com/zakirnaik

[34] Dr Zakir Naik. 2016. “Jesus Christ (pbuh) Never Claimed That He Is God” - Dr Zakir Naik. Accessed March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3Z-XFq8F_w.

[35] Dr Zakir Naik. 2016. Was Jesus (pbuh) Really Crucified? By Dr Zakir Naik. Accessed March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GzS9sfC8P0.

[36] 參:“‘Zealot’ Author Reza Aslan Responds to Critics.” 2013. MovingImage. Fox News. July 26. http://video.foxnews.com/v/2568059649001/zealot-author-reza-aslan-responds-to-critics/

[37] 參:“TOUR.” 2016. Reza Aslan. Accessed March 3. http://rezaaslan.com/tour/

[38] “Hebrew Roots Rising: Not Quite Christians, Not Quite Jews.” 2016. USA TODAY. Accessed March 3. 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4/03/13/ozy-hebrew-roots-movement/6373671/.

[39] 參:Loren, Rabbi. 2016. “What Is Messianic Judaism?” Congregation Shema Yisrael. Accessed March 3. http://www.shema.com/messianic-judaism/what-is-it/

[40] 引自畢維恩著,滕蔚蓓、歐克馬編,林梓鳳、莊曉斌譯:《耶穌難解之言:猶太背景新亮光》。香港:夏達華研道中心,2013。頁9

[41] 參:畢維恩著,滕蔚蓓、歐克馬編,林梓鳳、莊曉斌譯:《耶穌難解之言:猶太背景新亮光》頁45

[42] 參:畢維恩著,滕蔚蓓、歐克馬編,林梓鳳、莊曉斌譯:《耶穌難解之言:猶太背景新亮光》頁53

[43] 參:畢維恩著,滕蔚蓓、歐克馬編,林梓鳳、莊曉斌譯:《耶穌難解之言:猶太背景新亮光》頁62-71

[44] 引自:包莫理(Maurice Bowler),新約聖經:一本擁護猶太人的書 http://cwichinese.org/?page_id=32

[45] 在《基督徒之父是亞伯拉罕》作者馬文.韋爾森 (Marvin R. Wilson)在第58頁提出「耶穌是人還是上帝?」後並沒有提供答案,在小結時卻鼓勵讀者參考註腳,而註腳內容卻是「維梅士(Geza Vermes)認為: 『耶穌愛他天上的父,敬拜祂, 追隨者卻把他當作敬拜對象,當作一個神。因為這些追隨者用迫害強迫耶穌的同胞,所以耶穌的同胞誤把基督徒的種種信念和教義說成是耶穌的主張。我很肯定,耶穌這個加利利籍哈西典人如果聽見許多這些信念和教義,必定嚇得目瞪口呆,憤怒不己,極度痛心。』

[46] https://www.youtube.com/user/howtindog

[47] 他曾介紹E.P Sanders, James Dunn, Geza Vermes, Reza Aslan, Marcus Borg等學者。

[48] 參:奧斯威辛的靈 | HaDavar Yeshiva.” 2016. Accessed March 3. http://new.hadavar.org.hk/the-ghosts-of-auschwitz/.

[49] 引自:特爾頓著,呂少香譯:《耶穌的福音:尋索耶穌信息的核心》。香港:夏達華研道中心,2015

[50] 引自:巴特葉爾曼著。陳淑娟譯。《耶穌-天的末日先知》。284

[51] 馬可士伯格著。王忻譯。《信仰關鍵詞》。香港:基督教文藝。2013。第八章。

[52] 引自:包衡著。李樹德譯。《被釘的神》。香港:基道出版社,2002。頁56

[53] 參:黃根春。《聖經深度行 : 歷史耶穌的研析》。44-46

[54] 引自: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 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華神,2002)頁305

[55] 參:斯托得著。李望遠譯。《無與倫比的基督》(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4)頁19-21

[56] 引自:赫塔多著 ; 曹靜譯。《耶穌到底如何成為神 : 早期耶穌禮敬的歷史問題》(香港 : 道風書社,2013)頁218

[57]引自:赫塔多著 ; 曹靜譯。《耶穌到底如何成為神 : 早期耶穌禮敬的歷史問題》。頁215

[58] 參:“Mind-Bending Illusion Makes A Pile Of Trash Look Like A Portrait.” 2016. Bored Panda. Accessed March 4. http://www.boredpanda.com/ferdinand-cheval-portrait-optical-illusion-forced-perspective/.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