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基督論 李鳳萍、陳榆、張文傑、彭素芬、楊樂怡、鄧偉鴻: 從聖經、歷史神學、當代神學回應伊斯蘭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李鳳萍、陳榆、張文傑、彭素芬、楊樂怡、鄧偉鴻: 從聖經、歷史神學、當代神學回應伊斯蘭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2:59

從聖經、歷史神學、當代神學回應伊斯蘭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李鳳萍、陳榆、張文傑、彭素芬、楊樂怡、鄧偉鴻

伊斯蘭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伊斯蘭教怎樣看耶穌

l 因為伊斯蘭教徒四處搬遷,使耶穌的事蹟由西班牙傳至中國。

l 在伊斯蘭教的記載中,基督徒的形象不太好,認為他們與背信棄義的人一起。

l 而在希賈滋,基督徒更被認為主要是小商、酒販、屠夫和奴隸,十分負面。

l 耶穌這個形象在伊斯蘭教起源的時間和地點都廣泛地傳開。

l 當時,耶穌這個形象或事蹟乃透過人口傳多。

God inspired Jesus to send out missionaries to the kings of the earth. He sent out his disciples. Those sent to nearby regions agreed to go, but those sent after were loath to go, saying, “I do not speak the tongue of those to whom you have sent me.” Jesus said, “O God, I ordered my disciples to do what You ordered me and they have disobeyed me.” God revealed to him, saying, “I shall spare you this trouble.” So God caused each disciples to speak the tongue of those to whom he was sent.

Jesus said to this companions,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passed by a sleeping man whose clothes had been blown away by the wind?” They said, “We would cover up him up.” Jesus said, “No, you would instead uncover the rest of him.” Thus he drew an example of people who hear evil spoken of someone, and add to the evil and mention more.

Jesus came upon his disciples and found them laughing. He said, “ He who fears [God] does not laugh.” They said, “Spirit of God, we were only jesting.” Jesus replied, “A person of sound mind does not jest.”

古蘭經的耶穌

Jesus is mentioned in 15 chapters and 93 verses in Qur’an,[1] which covers 4 aspects:[2]

1. the story of his birth and his childhood;

2. miracle;

3. dialogue, including his dialogue with Allah and with the Jews

4. the aknowledgement of his humanity, servanthood and prophethood and prohibit of his divinity.

古蘭經除以「耶穌」稱呼他,也用「馬利亞的兒子」來稱呼耶穌,達23次(新約只有一次),其也稱呼包括:神的僕人、先知、信使、道、靈、記號、例子、見證人、憐憫、卓越、引人親近神、正直,以及受祝福的。耶穌曾實行神蹟,包括一出生就曉得說話、他用泥土創造雀鳥,醫好瞎眼和痲瘋病人、使人從死裡復活,用天上的筵席餵飽跟隨者。此外,古蘭經11次用「彌賽亞」或「受膏者」來形容耶穌。[3] 然而,古蘭經從沒有以「救主」或「救贖者」等字眼形容耶穌。[4]

古蘭經以外,其他有關爾撒的來源

Besides Qur’an, Muslim collected more than 300 sayings of Jesus in the past century, these resources are:[5]

1. works of ethics and popular devotion

2. works of Adab (belles-lettres)

3. works of sufism or muslim mysticism

4. Anthologies of wisdom

5. histories of prophets and saints.

不同的伊斯蘭教派對爾撒的看法

什葉派的爾撒

什葉派認為伊瑪目(imam)(宗教領袖)只能由穆罕默德默德的家屬後代擔任,他是真主和人類之間的中介人(mediator),曉得古蘭經的奧義,不會犯錯。什葉派不承認遜尼派的六大聖訓集(聖訓:穆罕默德的言行記錄),但有自己的四大聖訓集。

歷史學家Rashid Ismail Khalidi1948-)指出什葉派對耶穌的理解與遜尼派大致相同。[6]

屬於什葉派伊斯瑪儀派的精誠弟兄會(the Brethren of Purity)的神秘主義百科全書──Rasā’ilEpistles)將耶穌描述為苦行憎和「靈魂的醫生」(physician of souls)。他奉派拯救摩西宗教律法主義者的靈魂。他沒有嚴厲地責備他們,但以醫生的身份接近他們,用許多比喻解明道理。Rasā’il記載了耶穌被釘十字架、嘗醋、被槍所刺、從十字架被取下來、屍身被裹和被放入墳墓,但只是他的肉身(nāsūt)。三天後,耶穌向門徒顯現。猶太人知道耶穌沒有死去後,打開墳墓察看,發現耶穌的肉身(nāsūt)仍在那裡。[7]

精誠弟兄會傾向接受新柏拉圖主義,這可以解釋為何他們似乎接受耶穌曾被釘於十字架,不過他們仍然不接受耶穌有神性。

蘇菲派的爾撒

蘇菲派是伊斯蘭教的神秘主義,追求超越意識,與真主聯合,被真主淨化和改變。總括來說,蘇菲派認為耶穌是苦行憎和有智慧的教師。是其他修行者的榜樣。

九世記的蘇菲作者MuhāsibīKitab al-wasāyāBook of commandments)對耶穌的描述,與阿拉伯文新約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例如山上寶訓裡不要以惡報惡,祝福仇敵,不要為明天憂慮等。其他蘇菲派別的著作都有類似的記載。[8]

西班牙的蘇菲派哲學家伊本.阿拉比(Ibn al-‘Arabī1165-1240)承認爾撒是真主的靈和真主的僕人。這靈可以使死人復活,也可以用泥造鳥。[9]

Jalāl al-dīn Rūmī1207-1273)對爾撒的看法如下:

1. 爾撒是常常喜笑的先知,因為他因真主的恩慈而喜樂。「爾撒常常喜笑,葉哈雅常常流淚。」這一點與其他傳統不同。其他傳統說爾撒常常憂愁,並且禁止別人喜笑。

2. 爾撒教導別人控制怒氣,好脫離真主的憤怒。

3. 爾撒有醫治的愛心,是屬靈的醫生,說話可以給人生命,因為他認識真主的聖名。

4. 人人都可以像爾撒一樣[10]

中世紀穆斯林與基督徒的相遇

東方

l 哲學及文學翻譯交流

l 後來al-Mutawakkil規定基督徒衣著

l 下令毁壞教會,如地方足夠,可建清真寺

l 魔鬼圖片貼在基督徒門上以辨別

l 亦剝削基督徒教育及崇拜自由

l 歸信穆斯林的基督徒 : 學者Bulliet研究->gradual, opinion leader [11]


西方

l 十字軍東征:基督徒反激運動回應在西班牙有數十名基督徒被處決

l 欲取回聖地

l 109971540,000穆斯林被殺,取回耶路撒冷

l 趕走東方教會祭司,認為只可以被西方及拉丁教會領導

l 1244聖地再次陷落 [12]

歷史上基督徒的回應(一):大馬士革的約翰

現存的文獻顯示,東方教會最後一位教父大馬士革的約翰(John of Damascus,約676749)是最早閱讀和評論《古蘭經》的神學家,[13] 他評論伊斯蘭教為異端,[14] 是穆罕默德從一位亞流派修士接觸新聖經後創立的宗教。[15] 他指出穆斯林也承認耶穌基督是上帝的道(Word)和靈(Spirit),[16] 並嘗試以哲學詮釋兩者的意義,維護耶穌基督的神性。他說:

你們說基督是上帝的道和靈,為甚麼你們還控告我們是多神教徒(associator)?道和靈從太初就在上帝裡面,不能被分開。因此,如果「上帝的道」在上帝裡面,那麼祂就是上帝。但如果祂正如你們所說的在上帝外面,則上帝既沒有道也沒有靈。所以,為了避免成為「多神教徒」,你們將上帝分割了。[17]


歷史上基督徒的回應(二):巴格達的提摩太一世

巴格達的提摩太(Timothy of Baghdad727823)於780年成為東方亞述教會的主教長(catholicos),他曾與阿拉伯帝國的君王哈里發馬赫迪(775785在位)於781年展開一連兩日的宗教對話。他的基督論屬於涅斯多留派。

提摩太指出基督的在時間以先就從父神而生,就如光從太陽而生,而人性則從馬利亞而來:

我回答王說:「王啊,基督是話語的神(Word-God),祂為了拯救世界而以肉身出現。

我們勝利的君王問我:「你不說基督是神的兒子?」

我回答王說:「王啊,基督是神的兒子,我相信和敬拜祂。我從福音書、妥拉和先知書曉得基督的神的兒子,但祂不是藉肉體結合而生的兒子,但是可敬、奧妙,超出我們的思想和言語,神聖的兒子。

我們的王問:「此話何解?」

我回答王說:「我們的王啊,祂是兒子,是被生的,是我們學習和相信的。但我們不敢研究祂如何在時間出現之前被生,我們沒有能力用理性明白,因為上帝是不能被言說和解釋的,但我們可以用不完美的譬喻,例如光是從太陽而生,而基督(話語)是從上帝而生的,在萬有以先。」

我們的王問我:「你不說祂是由處女馬利亞所生嗎?」

我對王說:「我們這樣說,並且這樣相信,基督是從父而生,也是馬利亞的兒子。祂是話語的神,所以在時間之先由父所生。祂是人,由處女馬利所生。從父來看,祂是從永恆生的,從母親來看,祂在時間之中出生,沒有父親,沒有肉身的結合,也沒有破壞母親的童貞。」[18]

提摩太以涅斯多留的觀點詮釋基督的二性如何存在一個個體之內:

「王啊,基督不是兩個個體,也不是兩個兒子。兒子和基督是一。祂有兩個特性,一個屬於話語,另一個來自馬利亞,是披上話語(clothed itself with the Word-God)的人。」

王說:「因此,他們是兩個,一個是被造而另一個是非被造的。」

我對他說:「王啊,我們不否認神有二性,也不否認他們之間的關係,但我們承認他們由一個基督和一個兒子組成。」

王說:「假如祂是一,祂不可能是二;假如祂是二,祂不可能是一。」

我回答他說:「人是一,但事實上也是二。物質和個性的聯合是一,靈魂和肉體的分別是二,前者是不可見和屬靈的,後者是可見和會朽壞的……」[19]


歷史上穆斯林的回應(一):‘Alī ibn Rabbān al-Tabarī

‘Alī ibn Rabbān al-Tabarī9世紀)是改信伊斯蘭教的涅斯多留派信徒,他的著作Radd ‘alal-NasaraRefutation of the Christians)(~855)質疑爾撒的神性。他認為爾撒與一般先知無異,例如:

1. 爾撒與阿丹(阿當)都是無父無母的;

2. 爾撒與易勒阿斯(以利亞)都使死人復活;

3. 爾撒與易勒阿斯及易德立斯(以諾)都未曾經歷死亡。[20]

al-Tabari承認爾撒的人性是永恆的,因為他像易勒阿斯及易德立斯一樣未曾經歷死亡。而父/子關係只是喻意的,正如人有時也被稱為「主」或「神」。

歷史上穆斯林的回應(二):Bahr al-Jahiz

Bahr al-Jahizd. 869)的著作Risāla fī-l-radd al-Nasārā抗議基督徒將爾撒與上帝擬人化。[21]

歷史上穆斯林的回應(三):‘Abd al-Jabbār

‘Abd al-Jabbārd. 1025)認為:

1. 有其他人代替爾撒上十字架;

2. 基督徒篡改爾撒的話,稱爾撒為神;

3. 基督徒不跟從爾撒的榜樣,廢棄猶太律法。[22]

歷史上穆斯林的回應(四):Ibn Hazm

西班牙的Ibn Hazmd. 1064)在他的著作Kitāb al-fasl fī-l-milal wa-l-ahwā’wa-l-nihal Book of religious communitites and sects)揭示聖經中自相矛盾的記述,指控聖經是偽的。例如,耶穌說祂不會廢去律法(太五17),但基督徒的習慣(守主日、節日,不行割禮和允許吃豬肉)都不能從福音書裡找到根據。


當代穆斯林與基督徒的相遇

巴拿巴福音的挑戰(二十世紀)

1907年,意大利文的《巴拿巴福音》(Gospel of Barnabas)手稿被翻譯成英語,阿拉伯語和其他語言的版本也面世。這卷書在伊斯蘭教圈子裡廣為流傳,但西方學者忽視它,認為它的原稿在中世紀後期或以後成書。

《巴拿巴福音》的內容摘要:

1. 從未被收錄於基督宗教的正典、次經;

2. 全書共222

3. 作者是爾撒的十二門徒之一巴拿巴

4. 對耶穌基督的描述與伊斯蘭教中的爾撒接近

甲、耶穌是彌賽亞的先峰

乙、穆罕默德是先存的(穆罕默德是真主用真光所造,是真光的餘光照射的結果,稱為「穆罕默德之光」。「穆罕默德之光」在現世取了肉身的形式,成為地上的先知)

丙、耶穌自己宣稱穆罕默德是人們等候的彌賽亞和使者。穆罕默德在耶穌之前受造,也是將要來的那位。(參巴拿巴福音24章、96章)

丁、真主營救了爾撒,將他提到天堂。真主沒有上十字架,但使耶胡達(猶大)的外表變成耶穌,由耶胡達代替耶穌上十字架。

當代基督教的回應

1. exclusivism排外論: 信基督,得救恩(福音派 Ernst Troeltsh, Karl Barth)

2. inclusivism包容論:其他宗教羣體可能得救,但一定要透過耶穌基督(天主教, Karl Rahner提出穩名的基督徒anonymous Christians)

3. pluralism多元神論:透過非基督教信仰宗教,可以得救(liberal Protestant Christians, John Hick) [23]

當代穆斯林的回應

1. 與基督徒對穆斯林的態度相雷同

2. Ismail al Faruqi->排外論者?包容論者?

->完全接的耶穌的信息,但不同意耶穌的門徒曲解信息

->表面是包容論者,事實上是不同意基督教的排外論者

3. Muhammad al-Talbi->包容論者

->如非穆斯林生活誠實有誠信,亦可得得救 [24]

耶穌 V.S. 爾撒 (聖經與古蘭經對耶穌基督的描述:表列)

《聖經》及基督教信仰

《古蘭經》

l 三位格、一本質的神

l 不要說三位(安拉是絕對的一)(4171

l 真主將問:「麥爾彥之子爾撒啊!你曾對眾人說過這句話嗎?『你們當捨真主而以我和我母親為主宰』…」(5116

l 基督是神的兒子

l 為童貞女馬利亞所生

l 真主不會收養兒子(1935

l 真主絕無子嗣(4171

l 爾撒是麥爾彥之子(4171)(超過一半提及爾撒的經文都冠以這稱號;此外,在麥西哈之前也是)。

l 道成肉身、基督是神

l 基督是先知

l 爾撒只是真主的一位使者(575

l 爾撒是先知(1930

l 爾撒只是真主的僕人(4349

l 基督被釘十字架、死亡、從死裡復活

l 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記號

l 他們沒有殺死他,也沒有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真主已把他擢升到自己那裡(4157-158

l 在補充耶穌時代的事蹟時,帶著伊斯蘭教的「謹守拜功、完納天課」的勸勉(1931)。

伊斯蘭教對基督教的挑戰

1. 對三位一體上帝看法的誤解

n 古蘭經112章强調安拉的獨一性:「奉大仁大慈真主之名,你說:他,安拉,是獨一的,安拉是受倚賴的,他不產生,也非被產生,無一是他的對等。」

n 認為基督教是敬拜多神的宗教,不能理解為何聖父、聖子、聖靈合起來仍然是一位神。

n 其實因為神是無限大,所以三個「無限大」加起來都仍是一個「無限大」。[25]

2. 對耶穌神性的否定

n 「神─人」通不過理性邏輯。

n 古蘭經多次記載耶穌不過是受造者,是安拉的僕人,被揀選的先知,甚至有耶穌否定自己是神子的說法。

n 引用聖經來否定耶穌的神性,例如四福音裡耶穌自稱為「人子」的經文,是說明耶穌自己也沒有把自己當作「神子」;而講到耶穌是「神子」的經文,則認為只是「為上帝所愛者」的意思。[26]

3. 上帝並沒有兒子

n 說安拉像人或動物一樣生子,就是說安拉有物質性,像低等動物一樣有性功能,這褻瀆了安拉的榮耀。生子是肉體行為,是人的動物性需要,至高的安拉獨立於任何需要。

n 「獨生子」希臘原文為monogenes,有「獨一」、「唯一」的意思,並非指出生,即這並不是說基督是神肉身生的長子,或是因祂創造而共生的感官,或是神的第一創造。這卻是指獨特性,即耶穌在永恆裡與父神有著獨特的屬靈關係,也惟有基督是這樣,此外再沒有誰與神同享永恆的親密父子關係。[27]

4. 被釘十架者不是耶穌

n 根據伊斯蘭教一些聖訓集的遺傳說法,耶穌並沒有真的死在十字架上,因耶穌在被釘前己被天使取去,十子架上的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猶太人/古利奈人西門/猶大而已。

n 亞瑪迪阿Ahmadiyyah認為耶穌實在被釘在十字架上,但沒有死,不過受傷昏倒,門徒們夜間從墳墓中救醒他,傷癒後去到喀什米爾(Kashmir)傳教,活到120歲,死及葬在那裡。[28]

向穆斯林傳福音的進路(一):人神之間

傳福音的進路:真主與人的疏離 vs 上帝與人的聯合(Christ for us – Luther;耶穌基督作為啟示的道──巴特;受苦的上帝──莫特曼)

真主與人的距離

穆斯林不稱神為父,視為降服神的奴僕,永遠不能與真主有個人的相交和團契。伊斯蘭相信真主高高在上,是全然的另類,是遙不可及,完全不可知,不能被認識,祂與人有距離,不會向人顥現。祂是難以測度,不可思議。祂不在意人的品格,人只要服從就好。[29]

路德:十架神學

出於人的天性,人是十分期待榮耀的上帝。但人在墮落後,必須透過十字架才能認識上帝,[30] 而人所厭棄的十字架,上帝的榮耀卻在那裡,在人性最吸引之處,上帝的榮耀反而遠離。與十字架最真接相關的就是苦難,上帝是隱藏的上帝,祂常隱藏在苦難的背後,就是上帝不僅用親身的苦難,而且是死亡、地獄,和罪惡來懲罰良心、拒絕施恩,好像祂定意判罪,永遠發怒一般。但在這種時候相信上帝的慈愛和悅納,其實這正是十字架所傳遞的信息。在上帝的審判中,呈現了上帝為人犧牲的大愛。[31]

巴特:和解論

和解首先是耶穌基督的作為,耶穌基督就是上帝自我啓示的上帝之道。[32]

和解行動是對被有罪的人所破壞了的契約、所拒絕了的上恩典、被抵抗的上帝的應許的恢復和實現。因為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難和復活己經克服了虛無,克服了人的罪的根據。[33] 上帝已經在自我揀選自己中獻祭了自己或他的獨生愛子,因而通過自己的愛而使世界與自己和解,人的罪得到克服,人因而得救贖,救贖就是上在耶穌基督中和解行動成全了的結果。[34]

莫特曼的基督論:受苦的基督

莫特曼認為十字架的卑微突顯了「下而上」的人性和「上而下」的啓示之的衝突,只有透過十字架的否定,人性的負面才得以被否定,表達了上帝的愛,同時通過十字架的非人性化,非人性化的人才被回復人性化。[35] 另外,耶穌基督的歷史是上帝對以色列民族彌賽亞應許的延伸。他強調耶穌作為猶太人,承繼了上帝對整個猶太民族的應許。他在屬靈基督論指出基督乃上帝聖靈歷史的彌賽亞人,在本體受聖靈主導,並在使命上承受彌賽亞式的差遣。他亦強調耶穌基督的社會位格,借助解放神學將耶穌詮釋為貧窮人及無助人的同伴,提出耶穌不是一個「私有」的人,而是一個「共有」的人。[36]

莫特曼提出基督的受苦與整個群體和創造乃息息相關,祂的受苦代表整個創造受苦,包括弱者、無助者、病者等。基督的受苦有兩方面意義:首先是指基督為世人代罪的事實。另外就是基督作為猶太人的彌賽亞、人類的弟兄、上帝的兒子即宇宙的首先者,在人和神性上同樣受苦。因此,基督的救贖具宇宙性意義,而基督的位格也涵蓋以色列的受苦者、人類的受苦者並被造萬物的受苦者。[37]

缺點:穆斯林認為真主關心人的話,損害了他的超越性

穆斯林不稱神為父,視為降服神的奴僕。[38]他們認為若神是關心人,耶穌是有神性而願意為人受苦的話,當他為人的罪受苦和被釘於十字架上時,他的神性會拋棄他,使耶穌變回一個普通人,因為受苦會損害神(真主)的超越性。


向穆斯林傳福音的進路(二):進天堂的確據

行為得救 vs 因信稱義

基督作工促成好行為,人作工不但無法促成行為,甚至無法促成好行為,因為人的好行為只能是被基督的恩典促成,這恩典使我們能夠做出上帝喜悅的行為。[39]

n 穆斯林靠自己的努力奉行五功,但沒有得救上天堂的把握。

穆斯林相信爾撒是復活時的預兆,但人能否上天堂則由真主負責。沒有答應真主的人和凡在祈禱真主的同時祈禱別的神靈者,在真主那裡受到清算;不義者和他們的伴侶以及他們捨真主而崇拜的要受審問。信徒會接功過簿,善功分量較重者是成功的,可用右手接功過簿留在樂園:善功分量較輕的會從背後接過功過簿,將入於烈火之中。[40]但善功分量孰輕孰重則由真主決定。

n 基督徒的救恩是外加的,是憑信藉恩典稱義。這牽涉基督的工作。

人只要心裡相信耶穌道成肉身,為人的罪被釘在十字架然後復活,口裡承認耶穌基督為主的人,就必得救。這個福音要傳遍天下,末後耶路撒冷必再來,神將審判的事交給耶穌,他坐在寶座上審判萬民一切的事。不接受福音,不得救的人會被審判,得救的基督徒會按所行的得賞賜。[41]

n 其實這關心穆斯林想上天堂但很沮喪的心態。

基督徒

穆斯林

ü 福音要傳遍天下,末後耶穌必再來

ü 爾撒是復活時的預兆

ü 神將審判的事交給耶穌

ü 人能否上天堂由真主負責

ü 不得救的人會被審判,得救的基督徒會按所行的得賞賜

ü 功過簿

討論問題

宣教士發現,如果我們的聖經譯本不將耶穌翻譯為「神的兒子」的話,穆斯林會更容易接受福音。你的看法如何?


參考書目

Goddard, Hugh.  A History of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Edinburgh: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00.

Hoansen, Collin. “The Son and the Crescent,” Christianity Today, Feb 2011, 18-23.

Hussain, Amir. “A Muslim Perspective on Interfaith Dialogue with Christians,” Review and Expositor,105 ,Winter, 2008, 53-66.

Khalidi, Tarif ed. The Muslim Jesus: Sayings and Stories in Islamic Literature. Cambridge: Harvard Unviersity Press, 2001.

Leirik, Oddbjørn.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2nd ed. London: Continuum, 2010.

林鴻信。《覺醒中的自由:路德神學精要》。臺北:禮記出版社,1997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香港:安撒靈,2002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增訂版。香港:天道,1982

郭鴻標。《莫特曼的三一神學》。香港:建道,2007

唐崇榮。《三一神論》。三版。台灣:中福出版有限公司,2004

http://answering-islam.org/chinese/topic19/tc-19-82q.html

 

 



[1] Amir Hussain, “A Muslim Perspective on Interfaith Dialogue with Christians,” Review and Expositor 105 (Winter, 2008), 62.

[2] Tarif Khalidi, ed. The Muslim Jesus: Sayings and Stories in Islamic Literature (Cambridge, Harvard Unviersity Press, 2001), 14.

[3] Hussain, “A Muslim Perspective on Interfaith Dialogue with Christians,” 6

[4] “He is never given the title of savior. It should be noted at once that other lofty titles are given to Christ in the qur’anic text. While the most common title is ‘Son of Mary’, it is also common for Jesus (Isa) to be called Messenger, Messiah, Word of God, and Son of God. Even more significantly, the Qur’an grants Jesus the highest honor by giving him the title of Prophet; indeed, one of the qur’anic visions has Jesus standing in a line of the great prophets (Moses, Abraham, etc.), standing second from the front (second only to Muhammad, as one might assume).” Matt Moser, “Cataclysmic Fall or a Fumbling Slip? A Chriatian Engagement with Islamic Hamartiology,” Dialog: A Journal of Theology 48, (Sep 2009), 232.

[5] Khalidi, ed. The Muslim Jesus, 3.

[6] Oddbjørn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2d ed. (London: Continuum, 2010), 74.

[7]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79.

[8]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85.

[9]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89-91.

[10]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92-4.

[11] Hugh Goddard, A History of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Edinburgh: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00), 66-74.

[12] Goddard, A History of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84-92.

[13] Mark Ivor Beaumont, “Early Christi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Qur’an,” Transformation: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listic Mission Studies 22 (Oct/ Dec 2005) : 195; Craig L. Hanson, “Manuel I Comnenus and the ‘God of Muhammad’: A Study in Byzantine Ecclesiastical Politics,” in Medieval Christian Perceptions of Islam, ed. John Victor Tolan (London: Routledge: 2000), 63。然而,有學者質疑約翰只曾接觸《古蘭經》第二至四章,認為他未曾閱讀全本《古蘭經》。詳細討論參John Ernest Merrill, “Of the Tractate of John of Damascus,” the Muslim World 41 (Apr 1951), 88-99

[14] 約翰沒有稱呼伊斯蘭教為「伊斯蘭教」,乃稱之「以實瑪利人的迷信」(the superstition of the Ishmaelites)。John of Damascus, “On Heresies,” in Saint John of Damascus Writings in Fathers of the Church 37, trans. Frederic H. Chase (Washington D.C.: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1958), 153.

[15] Ibn Ishaq(約767年逝世)所寫的穆罕默德傳記也有相似的記載。根據傳記,穆罕默德從一名稱為Bahira的涅斯多留派信徒認識信仰,並被Bahira「確認」為阿拉伯人的先知。詳細討論參Barbara Roggema, “A Christian Reading of the Qu’ran: the Legend of Sergius-Bahīrā and its use of Qur’an and Sīra,” in Syrian Chrisitan under Islam, the first thousand years, ed. David Thomas (Leiden; Brill, 2001), 57-73.

[16] John of Damascus, “On Heresies,” 153。約翰可能引用《古蘭經》四章一百一七一節:「信奉天經的人啊!你們對於自己的宗教不要過份,對於真主不要說無理的話,麥西哈.爾撒──麥爾彥之子,只是真主的使者,只是祂授予麥爾的一句話,只是從祂發出的精神;故你們當確信真主和祂的眾使者,你們不要說三位。你們當停止謬說,這對你們是有益的。真主是獨一的主宰,讚頌真主,超絕萬物,祂絕無子嗣,天地萬物只是祂的。真主足為見證。

[17] John of Damascus, “On Heresies,” 156.

[18] “Timothy’s Apology for Christianity,” in Christian Documents in Syriac, Arabic, and Garshūni, ed. Alphonses Mingana, vol. 2, Woodbrooke Studies (Cambridge: W. Heffer & Sons, 1928), 17-18.

[19] “Timothy’s Apology for Christianity,” 19.

[20]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112-3.

[21]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112.

[22] Leirik, Images of Jesus Christ in Islam, 114.

[23] Goddard, A History of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150.

[24] Goddard, A History of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158-159.

[25] 唐崇榮:《三一神論》,三版(台灣:中福出版有限公司,2004),頁49-50

[26]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增訂版(香港:天道,1982),頁145-6

[28]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增訂版(香港:天道,1982),頁115

[29]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香港:安撒靈,2002),頁7-8

[30] 林鴻信:《覺醒中的自由:路德神學精要》(臺北:禮記出版社,1997),頁143

[31] 林鴻信:《覺醒中的自由:路德神學精要》,頁146-48

[32]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頁256

[33]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頁257

[34] 張旭:《卡爾巴特神學研究》,頁258

[35] 林鴻信:《覺醒中的自由:路德神學精要》,頁149

[36] 郭鴻標:《莫特曼的三一神學》(香港:建道,2007),頁89-91

[37] 郭鴻標:《莫特曼的三一神學》,頁89-9192-93

[38]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頁7

[39] 林鴻信:《覺醒中的自由:路德神學精要》,頁27

[40]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頁167

[41]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頁174-75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