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基督論 潘國麟: 《基督解密》閱讀報告
潘國麟: 《基督解密》閱讀報告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2:54

《基督解密》閱讀報告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潘國麟

書目:劉天賜:《基督解密》(香港:次文化堂出版社),2009

引言

作者稱這是記述基督教另類知識的書籍,他對「宗教的言論自由」較為關切,曾親歷某些基督徒為了「護教」而惡意破壞中國文物的證據,因而認為基督徒迷信,認定他一向對基督教的看法,認為沒有一個宗教是「普世」性的,宗教之間該互相尊重。他引述兩位崇尚「人本主義」的當代哲學家「羅素」與「陳應鼓」的言論,來支持他對基督教的看法。羅素認為(基督教) 的上帝觀念全部來自古東方的專制主義;他認為人可以憑自己的力量創造美好世界,不必憑對宗教的信心。[1]陳應鼓反對一切挫折人性與滅損自尊自信的思想或信仰(基督教) ,認為神是因人的需要而存在...... 因而神的一切作為,必須合於人性。[2]相信作者是以他們的立場來著作此書,並聲稱對宗教尊重,除了從教會傳道中認識基督教外,亦應從其他方面認識它和信什麼。他認為基督徒也是迷信,筆者認為他是有此前設,並且對基督教的信仰有曲解和偏差。全書共引出七十五項雜亂且重覆的題目,八十一本中文及廿七本英文參考書目,但大多數都是一面倒批判基督教為目的。其批判最多的範圍,大致可歸納為以下三個重點:一、耶穌的存在是虛構的、沒有歷史根據的;二、聖經及四福音書是矛盾、虛構、抄襲的;三、基督教是排他性的、是苛刻的、是壓迫異端的。

本書只著重引述很多非基督教學者、且屬二三手資料來支持他對基督教的偏見,並沒有平衡地也引用基督教學者的資料,來讓讀者作比較和分析,他自己似乎也沒有將問題歸納、作出理性思考,才作出評論;甚至當引用了幾位神學家的言論時也選擇性就其須要和目的,完全沒有理會他們在過程中最後達到對基督教神學的貢獻,因而曲解他們的意義,文章的見解好像只是有感而發之言。作者稱將本書當為通識介紹給讀者,實在欠缺公允。

作為接受神學訓練的初學者,筆者嘗試就以上歸納出的三個重點作出回應,同時亦應從一個基督徒,就作者的經歷和感受所發出的問題與評論作出反省,為何他會導致如此的曲解。

耶穌的存在是虛構的

作者在多個標題上重覆挑戰耶穌的存在,例如:在〈耶穌。移植。移植耶穌〉中,作者認為:「今天很多歷史及考古證據,皆不能肯定耶穌曾經存在於世上。」就算衪存在,作者只視衪與皆史有明證的孔子、佛祖、老子等的一個人。在〈歷史。真相。證據〉中,他認為「童貞女受孕而生」只是「神話傳說」。[3]在歷史上,從猶太教、正史及野史在四福音書之前,難以找到耶穌之名,只是聖經自圓其說。[4]他引述方舟子教授的研究,認為基督徒聲稱有記載耶穌的其他史料如羅馬史學家「塔西特」(Tacitus) 的《編年史》,雖然有提到:「基督徒的名稱來源於基督,他被行政長官彼拉受處死。」,但是作者以其出版年期與福音書廣傳時期相近、尼祿嫁禍基督徒記載純屬虛構、記載沒有直接耶穌的名字、彼拉多職銜上的稱呼錯誤等,認為「塔西特」根據福音書寫成,或者是後來的基督徒篡改。[5]他又提到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在其歷史著作沒有提到耶穌,但又矛盾地說他在《猶太古事紀》[6] 曾提到「耶穌」,證實為基督徒虛構的。[7]

筆者回應:

作者身為一位文化界學者與名人,並聲稱他對宗教尊重,同樣相信他也對歷史學家及其文獻也應尊重,筆者認為他「不會、或不應」以「塔西特」的《編年史》的出版年期和單憑二三手資料,或以英文譯名上的差異的問題,來「斷定」其記載是虛構、抄襲、被篡改,這是主觀和並不公允的。期望他只是「猜想」、「估計」、或被二三手主觀的資料誤導而產生前設,盼作者能理性和客觀地分析,來整合其論點。

再者,作者認為約瑟夫的歷史著作沒有提到耶穌,但又矛盾地說他在《猶太古史》曾提到「耶穌」,因而證實為基督徒虛構的含糊見解。筆者引述一個非基督教的公開網站維基百科上有關《猶太古史》的記載:「約瑟夫在《猶太古史》中,記載了關於施洗約翰希律安提帕收監和處死的事件。除此之外,約瑟夫也曾提及耶穌和耶穌的兄弟雅各,這些都證實了《新約聖經》四福音書的記載。在這本書裡他還提到基督徒的概念,約瑟夫斯説:『基督徒從[耶穌]得名,這個派別的人直至今日[約公元93年]還未銷聲匿跡。』[8] 儘管約瑟夫斯本人並不是基督徒,但是他對聖經做了深入的研究,將聖經的〔正典和〔外典做了詳細的分析,並指出,外典聖經從來沒有被猶太人包括在受感示的聖經之內另外他撰寫的《猶太古史》記載了從聖經舊約最開始到公元一世紀整個的猶太歷史,這些記載表明約瑟夫斯本人認為聖經的記載是真實的。」[9] 筆者也翻查一本由希臘原文翻譯成英文的《猶太古史》(Jewish Antiquities) 資料 ,內文記述了耶穌的名字和比拉多判衪釘十架,三天後向門徒顯現……。」[10]

曾有說法指《猶太古史》中有關耶穌的記載,是後世的基督徒所加的,[11]但隨着考古學家發掘出耶路撒冷土下的遺跡,發現與《猶太古史》及《聖經》的描述相吻合,以及基督徒把這段被指為「有問題的」內容利用「計算語言學」的算法與全書的其他內容的比較,因而否定了這種說法[12]。但作者卻有前設地選擇是後加的看法,認為沒有彼拉多處決耶穌的案件。[13]

聖經及四福音書是矛盾、虛構、抄襲的

作者同時亦批判聖經及四福音書記載耶穌的真實性,認為只是根據一世紀中期以後教義發展和變化的需要,對過去傳說中起義領袖神他的結果,是「保羅派」和「彼得派」在教義方面正鬥而相溶合之產物。並認為馬太和路加是抄襲馬可福音,甚至四福音書上耶穌的神蹟和上十字架都是抄襲古代異教神的神話。所以凡有相同之處,是為抄襲;又凡有不同之處,就是互相矛盾。例如,他引經文《馬太1524》:「他只受遣至以色列迷失者之處,外邦人的路不可去」;認為《馬太2818》是被人改成「去普天下傳教,而且要奉父/子/聖靈之名去傳道」。雖然不知道作者從什麼地方引述這經文,相信熟識聖經的人都知道,所引的《馬太1524》是錯誤和斷章取義的,他所引上半句是耶穌與一個外邦的迦南婦人所說的話,目的是試煉她的信心;下半句其實是屬於《馬太105》,與上句沒有關連,衪吩附門徒第一次開始傳道的實習,所以先從本族人開始。如果我們以作者認為不同的《路加2447》視為互補的資料時,耶穌臨升天前吩咐門徒傳道的大使命:「……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這正正是解釋了耶穌要門徒傳道的次序。盼望作者不要單從這些粗略和表面的資料再加研究和思想。他更認為唯一記載耶穌事跡的四福音書的作者都不是與耶穌生活過或見過,所以認為四福音書是不可信。若果依從作者這觀點,所有承傳下來的歷史文獻都不可信,連同作者引述的反證資料也不可信。況且,從聖經學家不斷考證,現今的神學家大多數同意:「馬可」是《馬可1451》所說當耶穌被捉時跟隨著衪的少年人,所以不可說「馬可」沒有跟隨過耶穌;《馬太福音》亦相信是耶穌的門徒「馬太」寫的;而《約翰福音》的作者是耶穌的門徒「約翰」,並且是在世最長至一世紀末,所述的耶穌重要生平內容亦與三福音書相同,見證著耶穌的存在。

筆者不想將本書提出續一問題予以論證,從以上的例子,只歸納以下的原則作出回應:一、四福音書不是為歷史而寫的,而是「人」從看到耶穌的生平來見證衪的存在,和衪在地上所言所行的來見證衪是神。而四福音書的作者是對不同的讀者作見證,所以從整個真實耶穌的生平中取材的重點也有不同和相同之處,其不同之處更可互補來看到接近耶穌生平的全貌。二、我們相信聖經正典成立的初期,是初期教會學者對抄本經過不斷嚴謹和理性的審查,才得以確立流傳於世。我們不能否認在教會中期曾被政治影響,但是歷世的聖經學者,至今仍不斷努力反覆研究和引證,將聖經回復到真理上。這樣,若說聖經是不可信,憑著尊重歷代聖經的史學家和神學家所作不懈的努力,我們可說聖經是現今不可信世代裡最可信的!三、神學教義的詮釋是要忠於於聖經的真理,從這原則下,我們會接納教義的詮釋是互相尊重和補足的。按本書所說的問題,作者似乎將聖經的真理誤解,或將真理與教義的主次位置混亂,因而導致對基督教的誤解。

基督教是排他性的、是苛刻的、是壓迫異端的

作者對「異端」的解釋是:「任何別人信仰的,但給自己的信仰帶來威脅與破壞的那些東西。」筆者不肯定這是否以「人本主義」的觀念來看「異端」的解釋,但認為這解釋是「以人為本」的非理性解釋,並不是初期教會在建構神學教義對異端的定義。由於在第一世紀的基督教發展初期,教內已出現「各樣的異端」影響其信仰發展,所以有必要哲理上訂立教義基礎。基督教的教義必須建構在聖經的真理上,凡偏離聖經真道的詮釋,被定為「異端」。在這教義在發展的進程中,議教者互相爭論或至斥責另一方是發展進程中常有的,也有在语境下可能存有負面含意。歷史上,某些基督教的教父和議教者,有時被定為異端,有時卻被定為正統。如作者所提的俄利根與特土良,他們都是基督教教義建構有重大貢獻的人物,不如作者所言犯了異端邪說罪,而在某些議題上,例如在基督的身份上,在大家共同認信耶穌是神的聖經真道上,在如何去表達耶穌、上帝、聖靈的位格和關係上有差異。無可否認,在中期教會受到政治及教權上人為的影響下,議教者曾在這黑暗時代被迫害,但在進程中巳被改正。

總論

作者崇尚人本主義,他將耶穌的信仰分為「歷史上的耶穌」與「宗教上的耶穌」。他只從「歷史上的耶穌」來看耶穌和尊信其教導,視衪的生平的言行教導為倫理學,他更挑戰耶穌是否存在。從他的觀點來看,筆者認為他要認識耶穌的目的是追求一位聖人,凡是基督都是負面和虛假。若是這樣,筆者認為本書的話題難以找到對話的層面,因為他並不能找到神;作者是否表現缺乏信心,或不去面對有神?作者若想真正認識耶穌的身份,單靠「從下來的基督」(歷史的理性)去認識衪是不全面的,應該也「從上來的基督」(信心論)來認識衪。如Erickson 說:「這模式叫人不是單單隨從信心或隨從歷史的理性,卻是隨從二者相繫、相互倚賴、同時並進的關係。增加對宣揚的基督的熟悉將使我們能更了解並能整合從歷史研究所得的資料。同樣地,增加對歷史的耶穌的認識會更完全地說服我們去認定:使徒所闡釋的信仰的基督是真實的。」[14] 在現今的自由主義的影響下,從宣教的向度,我們是否也要作出神學反省,如何在兩者作適當的平衡,使到教會在推傳傳福音事工上能夠與時代接軌,領人更認識基督。

另一問題,除約翰福音開始已說明耶穌是神外,馬可、馬太和路加福音的敘事體裁,是否屬於如Erickson所說的「從下來的基督論」呢?因為它們都是從人的層面看到耶穌在地上的言行,看到衪是基督。但是作者並不滿足,究竟與人本主義的的要求仍差距甚麼?這是筆者要再思和學習的。

從作者表達出對「基督教是專制、苛刻、是壓迫的」反感,筆者作為基督徒也應作出反省,雖然相信只是有少數過於偏激的基督徒誤解聖經真理,對文物破壞,我們也慎防自以為憑愛心出發,在言語與行為上傷害了「未準備好」的非基督徒。

現今普遍基督教認定異端的共同點,是對於被視為正統基督教的道理並非完全反對,但卻將之擴大解釋,視之為真理的全部。基督教的異端可能被誤認為基督徒,卻奉行或宣揚《聖經》以外的啟示。通常是在《聖經》外加上其他更具權威的事物,藉宗教人物、其中經籍或人為傳統信條等事物歪曲經文意義,只使用符合其立場的部分。以致《聖經》真理更趨模糊,作為神學生的我慎之。

 



[1]劉天賜:《基督解密》(香港: 次文化學堂,2009),前言。

[2]劉天賜:《基督解密》,前言。

[3]劉天賜:《基督解密》,頁73

[4]劉天賜:《基督解密》,頁74

[5]劉天賜:《基督解密》,頁75

[6]或稱《猶太古史》。

[7]劉天賜:《基督解密》,頁251

[8] 《猶太古史》,第18冊,64iii3)。

[9] 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1%94%E8%A5%BF%E4%BD%97

[10] Translated by William Whiston(1662-1752) , The New Complete Works of Josephus (Grand Rapid, Mich.,                                    Kregel Publications 1999), 590.

[11] 作者引述Edward Gibbon(1737-1794) 在他的著作〝 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刪去上述約瑟夫有關耶穌一段;所以認為這段是後加的。

[12] 梁燕城、唐子明:《兩約探秘(香港:宇宙光出版社,2006)17475

[13] 劉天賜:《基督解密》,頁134

[14] Millard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 社,2011),頁306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