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基督論 黃偉傑: 閱讀報告-《基督解密》
黃偉傑: 閱讀報告-《基督解密》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2:34

閱讀報告-《基督解密》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偉傑

1. 引言

劉天賜看見一批遭到新教基督徒『施暴』的甲骨文書籍,他說:除使自己明

白『不可含怒到日落』外,(前言)亦讓他更加肯定:基督教乃一極權宗教;這批教徒野蠻的行徑,促使作者決心對這個非理性、不准任何人懷疑、不接受言論自由的宗教進行批判。(32)

作者雖質疑歷史上是否真有耶穌此人,卻肯定『祂』的教訓(立言);人格(立德);及其門徒所創立的教會(立功)對人類的貢獻,(72)同時對基督教的倫理觀亦表示推崇。(85)但為了揭示基督教只不過是希伯來民族的宗教,欠缺普世信仰元素,(51)加上要抒洩自己對這一神教,極端排他性的不滿(全書不下十次譴責基督教的排他性),雖則《基督解密》不過只有317頁,作者也一口氣提供:兩篇網上文章,連同該文章引用的28本書目;兩個有關上帝兒子(救世主)名單的網站;13本有助進一步研究的書目;與及110本參考書目以資參考。

2. 內容

《基督解密》內容展示了劉天賜的上帝觀與及宗教價值觀:宗教(上帝)不過是

為了滿足人類道德需要而設立的依據。他認同康德(Immanuel Kant)祁克果對上帝的解釋,指出上帝只能在宗教啟示中顯現,人不可憑藉哲學論證或理性思辨與祂相遇。 (6)此外,作者認為各民族,具備不同文化背景,有他們自己的宗教,

好像中國傳統思想認為:只要具備良知,便能感應得到上天啟示有益於人類、有利於世道的物事,基督教不外也是導人向善,有助建立個人道德的宗教文化而已!(15)他強烈批評徐松石,企圖將中國人的祭天行為,拉攏成為等同希伯來人向耶和華獻燔祭,乃是苟且,有欠嚴謹的推論;(35-36)認為這無助將希伯來民族的宗教,粉飾為『普世真神』!(51)以上都是作者個人的認知,與及對基督教的主觀感受。

 

劉氏中國傳統、文化、與及哲學思想的認識,確有其獨到之處;基督徒對三一真神的專一跟從,拒絕偶像崇拜,作者站在一個不信者的立場,將基督教視作專制,欠缺客觀的『極權宗教』(Authoritarian Religion) 也屬無可厚非;然而作者以三分二篇幅,用一堆零散的資料,毫無系統,欠缺進路地誣蔑基督教吸收各種神秘宗教,與及希臘哲學思想;筆者借用他對徐松石的批評,本書亦『有欠嚴謹推論』之嫌!正如於普林斯頓大學神學院取得博士學位,任職貝塞爾大學神學的教授格雷戈里‧A‧博爾德(Gregory A. Boyd)所言:猶太人強調自己是從俗世分別出來的民族,一切律法、教義都是從神啟迪而來,斷不願意採納異教徒的思想與模式;[1]此外,《基督解密》作者引述聖經某些記錄出現錯誤,例如引用路加福音十六章:有關財主拉撒路來談論復活,明顯是與約翰記載:馬大馬利亞弟弟拉撒路復活事件混淆。至於,他指稱(64CE)羅馬政府並無對基督教進行迫害,

『保羅大模大樣在羅馬寫他的書信,這是連《新約全書》也這麼說的。』(75)

 

只要對保羅書信,或新約全書有些微認識的信徒或非信徒,都會被劉氏弄得模不著頭腦,或許他誤以為:保羅因貪圖監獄環境清靜,懇求羅馬政府讓自己『大模大樣地』在監獄完成寫作,也不得而知。

本書後半部提出的疑問多見重覆,如:馬利亞『貞潔受孕』乃流行神話,(73)與處女懷孕‧異教投胎;(115)彼拉多的稱呼被簒改,(75)與彼拉多‧確有其人‧確無其事等。(202-203)至於有關耶穌的聖物,如:真十字架、聖冠、聖槍、聖海棉等,均有大量展轉流傳的消息,(295-311)甚至被渲染或虛構成動人故事,正如作者所言,不但無法考證,膺品的數量,更多至不能想像,(141)故沒有討論的價值。

3. 對《基督解密》的回應:

《基督解密》一書,夾雜著鋪天蓋地而又不斷重覆的零碎問題,筆者認為根

本無法,亦無需要逐一回應,但有些問題,確實存在探討及澄清的必要。礙於篇幅所限,筆者選擇了:是否真有耶穌其人這個問題作為回應。假若耶穌只是一個虛構人物,他便不是真正的彌賽亞、不是真基督!那麼,一個完全建基於耶穌的基督教信仰便徹底破產!耶穌是否真的在世上存在過?(183)是一個必須探討的問題!

作者認為,除傳教用的四福音書外,並沒有任何記載耶穌生平的史料,

(74)而四福音書的作者,沒有一人與耶穌一同生活,甚至見過面。(77)

 

這個問題,只要翻查耶穌十二門徒的名字,與及福音書的內容,便可以輕易取得答案,筆者認為:實不值得大費周章、浪筆費墨。

《基督解密》指拿撒勒(Nazarenes)不過是猶太教中的一個教派名稱,巴勒斯坦根本沒有這片土地。(78)南佛羅里達大學的詹姆斯‧斯特蘭奇博士指出:拿撒勒原來是個只有約六十畝大小的地方,一世紀時,人口不超過五百人。主後70年,耶路撒冷陷落,聖殿被毀,被遣散的祭司有些北上至加利利,考古學家發現一張亞蘭文的名單,當中記錄其中一位被遣往拿撒勒。加上一些古墓挖掘的證據顯示,拿撒勒羅馬統治時期,當地居民大多為猶太人[2]

劉天賜與一些作家同樣喜歡將基督的存在當作神話看待,指一直存在『歷史上的耶穌』與『宗教上的耶穌』之分。似乎是妄顧:世人不但尊耶穌為上帝的敬拜;輕看耶穌在世上建立超過二千年而歷久不衰的教會;也沒有客觀對待耶穌改變整個人類歷史的事實。假若作者能以客觀的態度,按歷史的證據作深入研究,他將會收回:只有『聖經』內容談論耶穌其人的草率評論。(72)

除聖經之外,不少教父以生命直接引證耶穌的存在:坡旅甲Polycarp西元六九至一五六年間,是使徒約翰的學生,士每拿的監督,被羅馬政府用火燒死;

任紐Irenaeus西元一三O至二OO年,是坡旅甲的學生,曾任里昂教會監督,最後為主殉道;猶司丁Justin西元一百年至一六七年,著名哲學家,曾因上奏為基

督教辯護的論文,最後在羅馬殉道;俄利根Origin西元一八五至二五四年,著作豐富,最後同樣為主殉道,死在巴勒斯坦[3]這些都是生於第一至第三世紀的人物,距離耶穌受死的時期不遠,他們同樣不惜以生命見證耶穌的存在,比起我們二千年後的人去差測、推論當然更為可靠。

假若對這些『迷信』得連性命都不顧的證人有所懷疑,我們不妨看看那些來自非基督徒學者的說法:生於西元五十二至五十四年的塔西圖(Cornelius Tacitus)羅馬史學家,西元八十至八十四年任英國省長;一一二年任亞洲省省長,羅馬大將阿古可拉(Julius Agricola;西元37-93)的女婿。編年史十五卷‧44(Annals XV. 44)記載:『當時基督徒人數愈來愈多,令人生厭,加上尼羅王為要淡化自己焚燒羅馬城的謠言,尼羅王將焚城之罪強加於基督徒身上,並對他們施以嚴刑。基督教的創始人基督,在羅馬皇帝提庇留(Tiberius;西元十四至三十七年間)在位期間,被統管猶大地的羅馬巡撫本丟彼拉多(Pontius Pliate)處死,這種迷信曾一度被壓制下來,但後來又死灰復燃,不但在猶大地,且一直漫延至羅馬城。』約瑟夫(Flavius Josephus)生於西元三十七年,猶太史學家,十九歲已成為反對基督教主流的法利賽人,他在寫於二世紀的著作《猶太古史》十八卷三十三章(Antiq. Xviii. 33)談及:『這時猶大地出現一位名叫耶穌的智者,他能行神蹟與奇事,又是許多喜歡追真理之人的導師。跟隨他的除了猶太人以外,也有不少是希臘人。這

人就是基督,但羅馬巡撫在我們民間領袖的慫恿下,判釘他十字架。從起初就愛他的那群人一直沒有離棄他,因為他在死後第三天又復活了。眾先知曾預言他的復活以及許許多多有關他的神蹟奇事。基督徒就是從基督得名的,直到今天仍未完全絕跡。』

猶太他勒目(The Jewish Talmads)中之『智者之書』(Baraila)也有這樣的記載:『逾越節的前夕,他們把拿撒勒的耶穌掛在木頭上。在此之前四十天,傳令官就佈令傳出拿撒勒耶穌將被亂石撃死的消息,因他廣施巫術,以欺騙手腕引誘以色列人誤入歧途。凡知任何有關此人之事的學者均可前來為他辯護,但是他們當時找不到任何人能為他爭辯,於是在逾越節的前夕就把他釘在十字架了。』大英百科全書曾以兩萬字來描寫耶穌,篇幅遠較亞里士多德亞歷山大大帝釋迦牟尼拿破崙等為多。[4]

4. 結論:

《基督解密》不能稱得上是一本學術著作,當中不但沒有提供準確的書目與註腳,亦並非以嚴謹理性思辨和辯證進路為啟始點;但就一部坊間消閒叢書而言,確實投入了很多新穎、有趣的資料,既能滿足無神論者的好奇,又能切合與作者一樣對基督教存敵意讀者的需要。但作者既要暢論:宗教、信仰、聖經、神蹟,卻只願意站在形而上學自然主義的高台發言,先將一切科學、理性(作者所高舉)不能解釋的超自然因素排除(排他行為),實在有欠客觀。在這預設環境下,斷不能造成對話,就個人而言,只可將《基督解密》定性為一本批評作品。

 



[1] L. 史特博著,李伯明譯:《重審耶穌》(香港:海天書樓,2007),頁104

[2] L. 史特博著:《重審耶穌》,頁88-89

 

[3] 麥道衛著:《鐵證待判》(台北:中國學園傳道會,1987),頁110

 

[4] 麥道衛:《鐵證待判》,頁111-116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