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三一論 神學生: 迎向伊斯蘭教「一神觀」挑戰‧基督教三一神觀之解讀
神學生: 迎向伊斯蘭教「一神觀」挑戰‧基督教三一神觀之解讀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11:15

迎向伊斯蘭教「一神觀」挑戰‧基督教三一神觀之解讀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神學生

一、引言

麥格夫在《基督教神學淺析》中有一個假設性的問題,若有人問「以色列的上帝是誰?」,假設當中沒有其他的神,上帝就是上帝;[1] 令筆者思想到,若有人問「上帝是誰?」,假設世上沒有別的神,上帝就是神,只是在這多神的世界,不同的宗教都稱他們所信奉的為「神」,特別是在伊斯蘭教的世界裡,他們真主「安拉」(Allah) 的名字,阿拉伯語中「神」的意思,加上伊斯蘭教與基督教教義上也有相同的地方;不少非宗教人士,甚至穆斯林都誤以為他們與基督徒所崇拜的,是同一位神,[2] 《古蘭經》中提到「信奉天經的人」(「天經」解作《聖經》 ),「信奉天經的人」即猶太人和基督徒,這裡指他們所信的與穆斯林所信的神是同一位,當達成協議,只崇拜安拉。(古蘭經》29:463:46) [3] 因此,筆者認為在於基督教唯一真神信仰,必需要從云云的宗教信仰中識別出來。詹遜提到「父、子和聖靈」是基督教神的專有名稱,能識別上帝獨特的身份。[4] 三位一體」教義是伊斯蘭教最為激烈否定的,麥格夫提到「三位一體」教義是最終的基礎,[5] 這教義剛好成了基督教所信唯一的真神,從他們所信的「安拉」識別出來的關鍵。筆者集中列出基督教及伊斯蘭教對三一神觀的不同看法、伊斯蘭教對之所否定的立場及誤解,嘗試在神學觀點上解讀,希望藉此堅固基督徒的神觀,有助教會肯定信經的獨特性,免得與別的宗派神觀混為一談。同時,這教義在穆宣上,是一個必然要清晰、隨時作好準備向穆民解釋的裝備!

二、伊斯蘭教對基督教「三一神觀」的誤解及解讀

()   三位一體是三神信仰!?

甲、 三神信仰的迷思

穆罕默德以為基督教的「三一神觀」即「三位一體」教義,為多神主義信仰,以為基督徒是敬拜神、耶穌及馬利亞。[6] 在十七世紀時,當時阿拉伯的基督徒不明白「三位一體」是指父、子及聖靈,以為是「父、母親 (神的母親馬利亞) 及子」,於是引起穆斯林本著《古蘭經》的教導,強烈反對三位一體教義,認為這是多神主義、是三神論。[7]

《古蘭經》教導信徒「你們不要說:『三位(一體)』」(古蘭經4:171) [8],解釋為 「不要說有三位神」[9] ,穆斯林從小已被教導,基督教所信的三位一體是指三位神祇;《古蘭經》又記載到「妄言真主就是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的人,確已不信道了... 妄言真主確是三位中的一位的人,確已不信道了。」(古蘭經5:72-73) [10] 從以上兩節錄的首句,表明穆斯林是知道基督教相信耶穌是神、是三位一體的神,只是他們不信,並曲解了當中的真義,只有一味的提及「麥西哈」(耶穌) 是「麥爾彥」(馬利亞) 的兒子,抹煞了和否認了耶穌是神兒子、祂就是神的真理,另外,他們強調否定「三位中的一位」是神,直接否定了三位一體教義,並強行將「三一神觀」獨一神觀,曲解為「三神觀」。

在知識層面、哲理上上去解讀「三位一體」教義,正如麥格夫 ( Alister E. Mc Grath)所言,三位一體的教義是聖經啟示上帝作為的模式,同時,聖經見證了一位要以三一論的方式來理解的上帝。[11] 「三位一體」的真正意思,並非伊斯蘭教訛傳的「父、母親 (神的母親馬利亞) 及子」,而是「父、子及聖靈」,「三位一體」是基督教獨有的用語,父子聖靈是上帝的專有名稱,「三位一體」是努力說明基督教的上帝是誰。[12] 上帝在人世間實行救恩的整個過程,都是同一位、唯一的一位上帝的作為,不同的位格在功能上有不同的區別,愛任紐的說法是:父上帝,乃屬獨一的上帝、宇宙的創造者;耶穌 ,乃上帝的兒子、基督、時候滿足成為人、住在人間、敗壞死亡、帶來生命、重建神人間的團契;聖靈:時候滿足,澆灌在人性上,在上帝眼前,更新全地的人。[13] Torrance將「三位一體」教義進而演繹於福音佈道上,「由父通過子在聖靈當中」,而在歌頌上帝上,則演繹為「在聖靈裡通過子達到父那裡」。[14] 另外,莫爾特曼更巧妙地以「互滲相寓」的合一性形式,[15] 解釋了三一上帝的合一性,打消了伊斯蘭教所批判三位一體為「三神論」的謬論。

基督教習慣於知識層面、哲理上向穆斯林解說「三位一體」教義,為要證明這並不是「三神觀」信仰,David  W. Shenk 運用奧古斯丁對三一論乃表達「神的愛」的解釋,帶出三位一體的意思是「彼此相愛和尊重」,[16] 便打動了他的穆斯林朋友。「三位一體」是在神自己中的交流、團契、愛的關係和獨一;對於世人,「三位一體」指神是愛、在愛的服事及在邀請中與人相遇,上帝就是這樣在人生命中及耶穌彌賽亞的工作上,顯現祂自己及祂的愛,通過聖靈,人授權學像耶穌的愛去愛人。[17] 具體的演繹,就是父上帝計劃救贖,子通過十架及復活實行救贖,聖靈將救贖應用在信徒的生命裡。[18] 莫爾特曼的形容十分貼近,且令筆者在「三位一體」的體現有愛的暖和感。他提出恩典、愛和團契的互相作用產生了三一的上帝經驗,基督以沒有前提的恩典接納我們,上帝以無條件的愛來愛我們,聖靈將我們帶進一切活物的團契中,三位格獨自行動,而在創造永恆新生命的一致運動中共同發揮作用,[19] 清楚說明了「三位一體」乃屬「三位格」和「一本體」,是「獨一」的主的意思,女撒的格貴利解作「在一個人的總稱裡面存在著多樣性」,強調神本體的「具體性」及「不可分割性」。[20] 對於這個,穆斯林又一次無可置疑了!綜合以上對「三位一體」的演繹,正是拉芮 (Karl Rahner) 所言「經世的三位一體就是內蘊的三位一體;內蘊的三位一體就是經世的三位一體」,[21] 「經世三一」就是在救恩歷史裡啟示出來的三個位格;而「內蘊三一」就是在救恩歷史以外上帝的三一本相。[22] 總的來說,說明了「三位一體」是神自己及在救恩的歷史中的密切關係。

乙、 數學公式質問三一

除了《古蘭經》的直接教導,穆斯林愛用數學公式「1+1+1=3」,[23] 來質疑及挑戰「三位一體」的意義,他們認為當中的「三」就是公式中得來的「3」,這又怎會是「一」,即一體、一位神是不能成立的,直指基督教是將一神的真理變成三位神。

基督教便指他們是在公式上錯誤運用,應該是乘法而不是加法,即是「1x1x1=1」,[24] 最終結果都屬「一」神信仰。雙方所用的比喻差之毫釐,其意義卻大有分別,筆者認為這裡用乘法來表達三位一體是不錯的,同時也可表達為13次方,三位格的總都是「一個自己」、是「一」,不會或多或少,整體「本質」之「一」不變,「一」與「三」的關係,神是三位一體就是三「位格」及一「本體」,不是三個本體、不是三倍、更不是三位神祇。

丙、 對獨一神的誤解

古蘭經》記載「安拉不恕饒為他添附夥伴」古蘭經》4:116[25] 反對及否定任何與安拉聯合的人或物;再而,《古蘭經》形容阿拉是獨一、萬物都要依賴他、沒有生產、沒有被生產、任何東西都不可做他的匹敵 (古蘭經112:1-4) [26];另外「誰以物配主」將他聯合其他人或物相提並論的,必受阿拉懲罰 (古蘭經5:72)[27] 這裡強調了安拉的獨一及不依賴任何人或物,只有萬物卻都要依賴他。但是,當中所形容的阿拉,又不像《古蘭經》另一些章節所說的如此「單獨」,也需要與人有聯繫的關係,即《古蘭經》所說的「配他」、聯合,也需要一些中間者去將他的信息、《古蘭經》的教訓傳達。[28] 而其實,穆斯林似乎誤解了「獨一神」的真正意思,安拉卻是獨專、單獨行事及專橫,《古蘭經》18:49 記載安拉是毫不遺漏的記下世人所犯下的罪,[29] 以作為人死後展開,進行安拉「公平」的審判,安拉按他的喜好定罪人的賞罰,人只有不停的為賺取更多的功德而活,安拉從來沒有應許過他們什麼。另外,《古蘭經》記載沒有人能為罪人說情 (古蘭經2: 254; 19: 86 - 87)[30]

至於聖經記載:「世人都犯了罪」(羅三23),世上每一個人都有罪,連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也有犯罪、有過失,只是耶穌是不曾有罪的 (林前五21、來四14-15)[31]《古蘭經》也形容耶穌是「純潔」的《古蘭經》19:19,即無罪的,所以,在三一位格中的「耶穌」,有為罪人赦罪的權柄、慈愛及能力,《聖經》亦記載耶穌對一犯罪婦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八11),凡向主悔罪的人,因信上帝,在末世審判的日子,祂必不會再定信者的罪,這就是獨一神的慈愛、是上帝的應許。三位一體的語言是上帝在歷史中的三一表達,這表達是按著人類的接受能力而作出。[32] 筆者認為上帝願意用盡辦法,將自己是誰、屬性向世人表明出來,好讓世人更認祂和祂的作為,可知上帝有掌管世間一切主權的同時,祂並不是一個專橫的暴君,祂的親切、大施慈愛就在此向世人,無論是基督徒、是穆斯林都顯明了。

另外,有關基督教上帝「獨一神」的觀念,從《聖經》舊約中可以體現出來,十誡的第一誡:「除了我以外,不可有別的神」出廿2-3、第二誡:「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出廿4-5,不能敬拜人手所造之物,唯有上帝是神,清楚表明基督教是棄絕多神主義的;而新約中有:「然而我們只有一位神,就是父,萬物都本於他。」(林前八4)

()   馬利亞是神!?

甲、《古蘭經》錯引耶穌的說話

《古蘭經》記載耶穌提議自己和馬利亞成為另外兩位神,或神以外的神祇。(古蘭經4:171) [33] 但是,《聖經》中並沒有記載耶穌有這類的對話,也不曾提到馬利亞有想成為神的一類想法。

乙、  異端及多神教之影響

《聖經》沒有提及馬利亞是終身貞潔、或是殉道者,被受崇拜的情況,只是當時異端中有崇拜女神的習俗,且《聖經》中提到使徒保羅是反對崇拜偶像及女神的 (使十24-26)[34] 而羅馬天主教庭,亦視馬利亞只是受之造物,不是神聖的,更沒有聖母崇拜的教導,而是單單的敬拜主。[35] 可見信主的人是不會承認馬利亞是神,也不會崇拜她,更不會成為三位一體中的其中一位格。而當時崇拜女神,甚至視馬利為神,確實是異端的行徑,穆斯林卻以此,假定了基督教跟異端一樣,或許他們根本他們分不清基督教,與異端及民間宗教在教義上的分別。莫爾特曼的解說很精彩,形容馬利亞只是象徵得救的人及萬有的嶄新創造,她在三位一體中找到的是生命的空間。[36] 所以,馬利亞並不是神,上帝藉她以童貞女的身份,誕下主耶穌基督,她忠心履行上帝給她的使命,她豈不是神所揀選、所使用的一員,以童貞女的身份,成就生下基督之使命嗎?!

(上帝會生孩子!?

甲、否定耶穌是神的兒子

當提及「三位一體」時,通常同時提到「耶穌是神的兒子」的基督教信念;當穆斯林否定「三位一體」的同時,通常同時否定了「耶穌是神的兒子」的真理。

當時阿拉伯人的歷史背景,也會影響穆斯林誤解基督教「神的兒子」的真正含意。當年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傳教時,遇上阿拉伯傳統崇拜的神、異教徒的神,有男、有女、會結婚生子的,當七世紀時,有阿拉伯人信主,他們因信耶穌是神的兒子,令穆罕默德以為基督教的神,同樣會結婚、生子,與阿拉伯人傳統多神信仰一般。[37] 所以當提及基督教用語中「神的兒子」時,穆斯林便立即聯想到這必與異教無異,於是便實行反對。他們反對的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這是指神在肉體上生產下一代的意思,[38] 在他們的神觀上,是對神的褻瀆,因為他們所信獨一的安拉,是沒有後的,《古蘭經》19:91-93提及安拉不會有兒子、養子、世人只會是安拉的僕人。[39]

伊斯蘭教護教者Deedat 聲稱,神是不會生產兒女的,生產是動物的行為,是屬低等動物的性行為,這不可能是神的屬性。對於伊斯蘭教,生產亦是指創造,他們認為「神是不會創造出另一個神的」。[40] 很多穆斯林以為基督徒封了馬利亞為女神,耶穌是她兒子,上帝就是她的丈夫,[41] 這是令穆斯林對基督教信仰其中反感原因。《古蘭經》4:171 提到阿拉「無需予嗣」,[42] 解釋為「沒有經時間及肉體過程生養成的兒子」,[43] 於是再一次讓他們誤以為基督教提及「神的兒子」的意思,就是神經時間及肉體過程誕生出孩子來。

甲、 「神的兒子」的真義

於猶太教徒當中,源遠流長的是「一神觀」信仰、是高度聖潔的信仰,所以在新約中,他們毫不猶豫地提及「神的兒子」,就是彌賽亞;[44] 而基督教的「三位一體」教義,更強調神只有一位,否定將「神的兒子」解釋為上帝肉體上生產出來的後代。從《聖經》約十四8-10看出,[45] 彌賽亞耶穌是神的兒子,祂稱上帝為祂的父,這是一個愛的「關係」,當中父子的形容是形象地、比喻上的的意識,不是肉體上生產的意識,這關係中的愛是神聖的自我啟示,將不可見的上帝展現出來,叫人明白不可理解的上帝。 [46] 莫爾特曼解讀上帝的兒子聯繫上帝與被釘十架的基督,上帝的兒子的地位,是耶穌的神化,也是上帝的人化。[47] 所以,「三位一體」中,耶穌基督的受苦、受死,成就了世上罪人罪得赦免、獲得新生命及盼望;否定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的,就是破壞了這個聯繫,就如將人帶進絕望當中。

乙、 基督徒是天父的兒女

伊斯蘭教不能接受「神的兒子」,因為他們他們不能接受神聖、獨一的神會在肉體上作生產,他們卻不明白「神的兒子」耶穌,與上帝的父子關係,不是肉體生產出來的關係,而是一種愛的關係的表示,正如世人,當信了耶穌,也就成了上帝的兒女,基督徒並不是上帝肉體生出來的兒女的意思,而是與上帝「我們在天上的父」(太六9) ,有了父親與子女愛的關係,因為「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 在屬基督的團契中,所有基督徒都是同一位上帝的兒女,同受一位聖靈感動,並一同稱上帝為「阿爸父」,基督就是基督徒的主及釋放者,透過祂便能進入天父的愛的關係中,[48] 因著耶穌基督的救贖,基督徒有如此尊貴的名份,以致信徒間有如此親密的關係,好應感恩,也願穆斯林朋友早日明白這份「神的兒子」這信息的愛,一天同心一起呼叫「阿爸父」榮耀的救主。

()   耶穌只是神的特別使者!?

甲、 穆斯林以聖經證明耶穌不是神

「麥西哈爾撒」是指「耶穌基督」的阿拉伯語,是穆罕默德混淆了耶穌基督原本的希伯來文名字,[49] 再堆砌出來的,可見穆罕默德以及穆斯林根本不曉得耶穌的名字,更不曉得祂是誰、祂的真正身份、祂道成肉身來到界的救贖計劃。穆斯林否定耶穌是神,《古蘭經》指出他們認為耶穌,只是一個使者 《古蘭經》5:75[50] 真主的奴僕《古蘭經》4:172[51]

穆斯林更認為耶穌沒有死在十字架上,也沒有榮耀的復活,[52] John G. Flett提到,上帝是與受造物分別出來的,祂是完全、完美的,祂實行「經世」的計劃,將自己成為人,與世界有聯繫,為的是世上的人。[53] 穆斯林就是這樣否定了,這位以三一的愛、實行救贖計劃的愛,來愛世人的主。

另外,穆斯林引用《聖經》中「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約一1)來否定「耶穌是神」,他們在沒有原文的支持下,自行為經文作出翻譯,將「道就是神」翻譯為「這道是神的」,而「神的」就不是神了,所以他們便以此斷定耶穌並不是神。但是,原文的意思並不是這樣,原文整句子是θεὸς ἦν λόγος按原文希臘文文法, θεὸς λόγος 二字都是主格 (Nominative case),是這節的主角,所以「這道是神」才是正確的解釋,伊斯蘭教學者竟指聖經原文有錯,認為θεὸς應該修正為屬格字 (Genitive case),即翻譯為「這道是神的」。[54] 穆斯林公言扭曲了《聖經》原本的意思,以作為憑據證明耶穌不是神。《聖經》中說明耶穌是神的一段:「多馬說:我的主!我的神!」(約廿28) ,穆斯林也有其獨有的解釋,他們將多馬承認耶穌是神「我的神」,翻譯為「我的神!」(My God! ) 將重點放於驚歎語氣之上,這抹煞了形容耶穌的神聖形象,純粹以平常人表達見到驚訝事情時作出的反應。[55] 只是,穆斯林並沒有想到,聖經曾教導【十誡】之一:「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出廿7,基督徒又怎能隨便用上帝尊貴的名字及稱呼,來作隨意的感歎、表達人的情感呢?一個跟隨耶穌已久的門徒,又怎會說出這些褻瀆神的說話呢?

乙、 耶穌屬神位格的證明

耶穌是神,《聖經》中提及「耶穌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腓立比書二6),「形象」原文可解作「真正的本質」,即有神真正的本質,加上祂是「與神同等」,便可證明耶穌就是神。[56] 《聖經》中記載多馬稱耶穌是神:「我的主,我的神」(約廿28)耶穌雖然沒有直說自己的神性,但祂宣稱自己有赦罪的權柄 (可二8-10)、審判世界 (太廿五31)、統管世界的權柄 (太廿四30),這都是神的工作,說明了耶穌是神的身份。《聖經》中還有其他經文證明耶穌是神:「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約八58)、「我與父原為一。」(約十30),因為耶穌是神、祂才會是始、是終、與天父原為一。

三、 基督徒迎向時代挑戰的反省及回應

(護教三一論

艾利克森說的是,基督徒持守三位一體,是因為上帝向人啟示這就是祂自己,[57] 而不是在其邏輯上能說服信徒,相信作者也明白這教義是甚難給辯明的,在於基督徒是個奧秘,於穆斯林就更甚。無論如何,筆者盼望以基督的愛和憐憫,能將三位一體教義,清晰的向尋找真理中的穆斯林解說,無讓他們否定這重要的教義,那麼他們就會喪失他們得到的永恆生命的機會。

(見證「三位一體」之彼此相愛

「三位一體」的教義,是基督徒與穆斯林間的一個很大的分歧、爭拗的導火線及致命的要害,化解方法一是避而不談,二是放馬過來,拗個如火如荼,看誰勝誰負,但卻換來有損情誼,甚至世世代代的不相讓。「愛裡沒有懼怕」( ),不是因為愛,便可以放膽的直指穆斯林朋友的錯解真理,也不是避而不談,而是以愛來解釋雙方的要害真理。對於穆斯林來說,「三位一體」是一絆腳石,就讓筆者與基督徒共勉,將他們眼中的絆腳石化為「彼此相愛與尊重」,盼望一天他們能一起擁抱這真理!

四、結語

伊斯蘭教和基督教所信的主是大相徑庭的,就是伊斯蘭教對真主的稱謂「安拉」,有人認為是阿拉伯語「神」的意思,所以一些基督徒都會以「安拉」來提及自己的神,好讓阿拉伯世界的伊斯蘭教徒及穆斯林歸主者,明白我們所說的上帝是「神」,但是,有人在語言學上、伊斯蘭教的神學上提出,“ilah” 是「一個神」(a god) 的意思,而安拉是 “al-ilah” 的縮寫,意思是「指定某一位神」(the god)[58] 試問身為耶穌的跟隨者,又怎感不為主好好的守護著真理,與別的宗教識別出來呢? 筆者不時與穆斯林一起談「道」,有時不是知識上的多與少、不是敵眾我寡、也不是眼前往往站立著氣勢磅礡的穆斯林男士的問題,過程中總是他們在各方面都佔了上風,從前甚感孤身作戰的筆者,現在已學懂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只要一面跟他們對答,一面心中只是想著「主已經得勝了!」總要懷著對恩主的信,以憐憫的心,以愛說該說的話。「三一神觀」自古以來都是難於解說的,跟信主的人也覺困難,何況跟穆斯林對談?唯有在主的裡面、靠著主自己解說,過於在神的知識層面上、憑哲理、人意的解說。求那愛僕人到底的三一神,加添跟隨耶穌的人滿有屬主的智慧和愛穆民的心,求憐憫那未知三一真神偉大的愛的未得之民。阿門。

參考書目

王永信。《伊斯蘭教與今日世界》。香港:大使命中心,2004

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香港:安撒靈,2002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北台:中華福音神學院,2006

帕謝著。謝麗娟譯。《烈焰城堡:回教世界初探》。台北:校園,1998

根頓著。可彩燕譯。《劍橋基督教教義手冊》。香港:天道,2006

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香港:道風,2004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2004

郭鴻標。《莫特曼三一神學》。香港:建道神學院,2007

麥格夫著。蔡錦圖譯。《基督教神學淺析》。香港:基道,2005

Colyer, Rev. Dr. Elmer M., T. F. Torrance on the Trinity: An Invitation for Dialogue. IA: University of Dubuque Theological Seminary, 2000.

Flett G., John. The Witness of God: The Trinity, Missio Dei, Karl Barth, and the Nature of Christian Community. MI: Eerdmans, 2010.

Geisler, Norman L. & Saleeb, Abdul.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MI: Baker Books, 2002. 

Parrinder, Geoffrey. Jesus in the Qur’an. Oxoford: Oneworld, 1996.

Parshall, Phil. The Cross and the Crescent: Understanding the Muslim Mind and Heart. Illinois: Tyndale House, 1989.

Parshall, Phil. The Fortress and the Fire: Jesus Christ and the Challenge of Islam. Bombay : Gospel Literature Service, 1975.

Sanders, Fred, “Entangled in the Trinity: Economic and Immanent Trinity in Recent Theology” in A Journal of Theology Vol. 40 (2001) Nov. 3. 176.

Shenk, David W. Journeys of the Muslim Nation and the Christian Church: Exploring the Mission of Two Communities. Pennsylvania: Herald Press, 2003.

 



[1] 麥格夫,蔡錦圖譯:《基督教神學淺析》。(香港:基道出版社,2005),頁105

[2]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香港:安撒靈,2002),頁6

[3] 「你也不要和有經的人(信奉天經的人〈馬堅譯本〉) 爭論,除非是以較好的態度,除了他們當中那些作惡的人在外。你說:『我們信仰已經降給我們的 (啟示) 和降給你們的那些。我們的主和你們的主是同一位主,我們都已歸順了他。』」(古蘭經29:46〈王靜齋譯本〉);「你說:『有經的人哪! (來信奉天經的人啊!〈馬堅譯本〉),在我們之間達成共同的協議吧! 我們只崇拜安拉, 不為他添附任何夥伴,也不在安拉之外,以其他的 (人或物) 當作主。』如果那時他們掉頭跑了,你就說:『請你們見證我們是穆斯林。』」 古蘭經3:46〈王靜齋譯本〉

[4] 麥格夫:《基督教神學淺析》,頁109

[5] 麥格夫:《基督教神學淺析》,頁96

[6] Phil. Parshall, The Fortress and the Fire: Jesus Christ and the Challenge of Islam. (Bombay : Gospel Literature Service, 1975). 12.

[7] Phil. Parshall, The Cross and the Crescent: Understanding the Muslim Mind and Heart. (Illinois: Tyndale House, 1989).164.

[8] 「有經的人啊! (信奉天經的人啊!〈馬堅譯本〉) 你們不要在你們的宗教上誇張過當。除了真理之外,也不要談論有關安拉的任何()。馬爾嫣(馬利亞)的兒子買希哈、爾撒(彌賽亞、耶穌)(只不過)是安拉的一位使者。那是由於他對馬爾嫣所說的一句話和采自他()的靈感。所以,你們應當信仰安拉和他的使者們。你們不要說:三位(一體)”。停止(說這話),會對你們更好。安拉只是獨一的安拉。他超絕萬物,他無需予嗣,諸天與大地的一切都屬於他。安拉作為一位監護者是足夠的了。」古蘭經4:171〈王靜齋譯本〉

[9]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Oxoford: Oneworld, 1996). 136.

[10] 「妄言真主就是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的人,確已不信道了。麥西哈曾說:「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崇拜真主——我的主,和你們的主。誰以物配主,真主必禁止誰入樂園,他的歸宿是火獄。不義的人,絕沒有任何援助者。妄言真主確是三位中的一位的人,確已不信道了。除獨一的主宰外,絕無應受崇拜的。如果他們不停止妄言,那末,他們中不信道的人,必遭痛苦的刑罰。」古蘭經5:72-73 (馬堅譯本)

[11] 麥格夫:《基督教神學淺析》,頁95

[12] 麥格夫:《基督教神學淺析》,頁108

[13] 麥格夫:《基督教神學淺析》,頁103

[14] Rev. Dr. Elmer M. Colyer, T. F. Torrance on the Trinity: An Invitation for Dialogue. (IA: University of Dubuque Theological Seminary, 2000)

[15] 莫爾特曼,曾念粵譯:《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香港:道風,2004),頁349

[16] David W. Shenk, Journeys of the Muslim Nation and the Christian Church: Exploring the Mission of Two Communities. (Pennsylvania: Herald Press, 2003). 162.

[17] David W. Shenk, Journeys of the Muslim Nation and the Christian Church: Exploring the Mission of Two Communities. 163.

[18] Norman L. Geisler & Saleeb, Abdul,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MI: Baker Books, 2002).272.

[19] 莫爾特曼:《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354

[20] 艾利克森,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北台:中華福音神學院,2006)。頁362

[21] Fred Sanders, “Entangled in the Trinity: Economic and Immanent Trinity in Recent Theology” in A Journal of Theology Vol. 40 (2001) Nov. 3. 176.

[22] 根頓著,可彩燕譯:《劍橋基督教教義手冊》。(香港:天道,2006),頁156

[23]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2004),頁142

[24]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142

[25] 「安拉不恕饒為他添附夥伴(的罪)。除此之外,他恕饒一切他所意欲的(的罪)。為安拉添附夥伴的人確已深入迷途。」古蘭經4:116 (王靜齋譯本)

[26] 「你說:他是真主,是獨一的主;真主是萬物所仰賴的;他沒有生產,也沒有被生產;沒有任何物可以做他的匹敵。」古蘭經112:1-4 (馬堅譯本)

[27] 妄言真主就是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的人,確已不信道了。麥西哈曾說:「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崇拜真主——我的主,和你們的主。誰以物配主,真主必禁止誰入樂園,他的歸宿是火獄。不義的人,絕沒有任何援助者。」古蘭經5:72 (馬堅譯本)

[28]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138-139.

[29] 「功過簿將展現出來,所以你將會看到罪人們畏懼其中的記錄。他們說:『啊呀!這個功過簿怎麼啦,不論小罪大罪,都毫不遺漏,一切都加以記錄。』他們將發現自己所做的事都一一記錄在本子上。你的主不虧枉任何人。」古蘭經18:49 (馬堅譯本)

[30] 「信道的人們啊!沒有買賣,沒有友誼,不許說情的日子降臨之前,你們當分舍你們的財產。不信道的人,確是不義的。」古蘭經2:254 (馬堅譯本); 「我要把犯罪者驅逐到火獄去,以沸水解渴。但與至仁主訂約者除外,人們不得說情。」古蘭經19:86-87 (馬堅譯本)

[31] 「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前五21;「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就是 神的兒子耶穌,便當持定所承認的道。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四14-15

[32] 根頓著:《劍橋基督教教義手冊》,頁166

[33] 那時安拉說:馬爾嫣(馬利亞)之子爾撒(耶穌)!你可曾對人說過在安拉之外, 以我和我的母親當作兩個神?” 他說:讚美你! 我決不會說我無權(去說)的話。如果我說過這樣的話,那時,你一定已經知道它了。你()知道我心中的一切,而我卻不知道你()的,因為你是知道隱秘的主。」古蘭經4:171(王靜齋譯本)

[34] 有一個銀匠,名叫底米丟,是製造亞底米神銀龕的,他使這樣手藝人生意發達。他聚集他們和同行的工人,說:眾位,你們知道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這保羅不但在以弗所,也幾乎在亞細亞全地,引誘迷惑許多人,說:人手所做的,不是神。這是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和合本】使十九24-26

[35]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135

[36] 莫爾特曼著:《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350

[37] Phil. Parshall, The Cross and the Crescent: Understanding the Muslim Mind and Heart. (Illinois: Tyndale House, 1989).163.

[38]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136.

[39] 「這是因為他們妄稱人為至仁主的兒子。至仁主不會收養兒子,凡在天地間的,將來沒有一個不像奴僕一樣歸依至仁主的。」(《古蘭經》馬堅譯本19:91-93)

[40] Norman L. Geisler & Saleeb, Abdul,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MI: Baker Books, 2002).264.

[41] Norman L. Geisler & Saleeb, Abdul,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264.

[42] 「有經的人啊! (信奉天經的人啊!〈馬堅譯本〉) 你們不要在你們的宗教上誇張過當。除了真理之外,也不要談論有關安拉的任何()。馬爾嫣(馬利亞)的兒子買希哈、爾撒(彌賽亞、耶穌)(只不過)是安拉的一位使者。那是由於他對馬爾嫣所說的一句話和采自他()的靈感。所以,你們應當信仰安拉和他的使者們。你們不要說:三位(一體)”。停止(說這話),會對你們更好。安拉只是獨一的安拉。他超絕萬物,他無需予嗣,諸天與大地的一切都屬於他。安拉作為一位監護者是足夠的了。」(古蘭經4:171〈王靜齋譯本〉)

[43]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136.

[44]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136.

[45] 「腓力對他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麼?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約十四8-10

[46] Geoffrey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139-140.

[47] 莫爾特曼著:《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338-339

[48] 莫爾特曼:《神學思想的經驗:基督教神學的進路與形式》,頁353

[49] 安撒靈。《伊斯蘭, 基督教, 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26

[50] 「麥爾彥之子麥西哈,只是一個使者,在他之前,有許多使者確已逝去了。他母親是一個誠實的人。他們倆也是吃飯的。你看我怎樣為他們闡明一切跡象,然後,你看他們是如何悖謬的。」《古蘭經》5:75 (馬堅譯本)

[51] 「麥西哈絕不拒絕做真主的奴僕,蒙主眷顧的眾天神,也絕不拒絕做真主的奴僕。凡拒絕崇拜真主,而且妄自尊大的人,他要把他們全體集合到他那裏。」《古蘭經》4:172 (馬堅譯本)

[52] 王永信:《伊斯蘭教與今日世界》。(香港:大使命中心,2004)。頁24

[53] John Flett G., The Witness of God: The Trinity, Missio Dei, Karl Barth, and the Nature of Christian Community. (MI: Eerdmans, 2010). 203.

[54] Norman L. Geisler & Saleeb, Abdul,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265.

[55] Norman L. Geisler & Saleeb, Abdul,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265.

[56] 艾利克森著:《基督教神學‧卷一》,頁493

[57] 艾利克森著:《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18

[58] Phil Parshall, The Cross and the Crescent: Understanding the Muslim Mind and Heart. 25.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