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伊斯蘭研究 陳駿揚: 論耶穌的神性──回應《古蘭經》
陳駿揚: 論耶穌的神性──回應《古蘭經》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二, 17 十二月 2013 09:59

論耶穌的神性──回應《古蘭經》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陳駿揚

. 引言

在教會歷史發展的過程中,歷代的神學家經過無數的爭論,才確立了耶穌基督同時擁有人性和神性這一合乎《聖經》、神學和邏輯的基督論。可是向穆斯林解釋耶穌擁有神人二性的基督論,比起這套理論自身的發展過程更為複雜,因為穆斯林早已於自己的經書中,提煉出一套對耶穌十分整全的詮釋方法,結論是否定耶穌是神的兒子和其神性。[1]但穆斯林並非對耶穌全然否定,他們接受和承認耶穌在世上為安拉工作這歷史事實,並且認為他擁有清潔的良心和健全的信念,是安拉差派的眾使者中最偉大的一位;再者,伊斯蘭教的基本信條中清楚指出,他們必須接受耶穌和不能向他作出任何誣衊和不尊敬的表達。[2]

本文將藉探討《古蘭經》中對耶穌的描述,分析穆斯林對耶穌是神兒子和擁有神性等重要教義的挑戰,從而再從神學和《古蘭經》經文分析等角度回應此挑戰。

. 比較穆斯林與基督徒對耶穌(爾撒)的觀點

《古蘭經》中記載了不少有關耶穌(爾撒)的描述,當中部份描述也與《聖經》有相似之處。例如:耶穌是由童貞女所生(十九20);他是一位先知(二136);他是眾人中與神最親近的一位(三45);他曾醫治病患和讓已死者復活(三49);他現在活於天堂中(三55);他將會在末日再來(四三61……等。雖然《古蘭經》中出現了這些內容與《聖經》記載相近的描述,但當中卻有不少與《聖經》不協調的地方,這些偏差亦導致穆斯林只能對耶穌的理解,停留在他是安拉所差的使者和先知之一,這無疑否定了耶穌是神的兒子,以及他本身就是神的身份。

本文第一部份將從耶穌的出生、身份和在世的結局三個角度,探討《古蘭經》對耶穌的描述,從而分析穆斯林與基督徒對耶穌理解之分歧。

. 耶穌的出生

《古蘭經》中出現了某些有關耶穌出生的經文,它們與《聖經》之描述相近,雖然某些細節並不相同,但是在主要的重點上卻吻合。首先有:耶穌是童貞女瑪利亞所生的,他的出生是由上帝命定的。

天神說:「麥爾彥啊!真主的確把從他發出的一句話向你報喜。他的名字是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爾撒,在今世和後世都是有面子的,是真主所親近的。他在搖籃裡在壯年時都要對人說話,他將來是一個善人。」她說:「我的主啊!任何人都沒有和我接觸過,我怎麼會有兒子呢?」天神說:「真主要如此創造他所意欲的人。當他判決一件事的時候,他只對那件事說聲『有』,它就有了。」(3:45-47馬堅譯本)

根據以上經文,天神(即天使)向當時還是處女的瑪利亞(麥爾彥)顯現,宣告上帝命定耶穌要藉她而出,這與《聖經》的觀點一致。至於耶穌如何在瑪利亞腹中受孕,則在以下的經文交代。

那保持貞操的女子,我把我的精神吹入她的體內,我曾以她和她的兒子為世人的一個蹟象。(21:91馬堅譯本)

這裡所記述的女子是指耶穌的母親瑪利亞,而「我的精神」這詞在英文譯本為「Our spirit[3],這代表是神(安拉)的靈讓瑪利亞得以感孕,故此也可看為與《聖經》中描述耶穌是由童貞女瑪利亞因聖靈感孕而生的記載一致(參太1:18-23)。可是,卻有不少穆斯林認為耶穌的出生,是因天使加百列(吉卜利勒)奉真主之命,造訪了瑪利亞,並讓她懷孕。穆斯林如此理解,代表他們雖認為耶穌的身份特殊,但是卻非如《聖經》般認為他是神的兒子,他只是神藉天使所創造的受造物而已。

. 耶穌的身份

對於基督教而言,耶穌是神;從三一位格的角度來看,祂是聖子,是神的兒子。然而,穆斯林只視耶穌為真主所差派的偉大使者和先知,對於耶穌是神的兒子等說法,穆斯林絕對否定。

i. 耶穌「只是」真主所差派的先知、使者和僕人

普遍穆斯林認為耶穌是真主差派的四大先知之一,他是真主的使者,也是真主的僕人。在《古蘭經》中有不少有關耶穌身份的記載。

那嬰兒說:「我確是真主的僕人,他要把經典賞賜我,要使我做先知,要使我無論在那裏都是有福的,並且囑咐我,只要活著就要謹守拜功,完納天課,(他使我)孝敬我的母親,他沒有使我做霸道的、薄命的人。(19:30-32馬堅譯本)

首先,在嬰孩時期的耶穌已經清楚交代自己的身份,他宣告自己為神的僕人與先知,並且謹守不同的誡命。除此之外,亦有經文記載他是神的使者:

麥爾彥之子麥西哈,只是一個使者,在他之前,有許多使者確已逝去了。(5: 75馬堅譯本)

根據以上的描述,清楚指出耶穌是神的使者。可是,「只是」這詞,卻讓這經文除了交代耶穌使者的身份外,同時亦限制了讀者對耶穌身份作額外的聯想或延伸,這暗指耶穌不外乎是眾使者之一而已,就如眾多已逝去的歷代使者般。類似的暗示也在其他經文中出現:

他只是一個僕人,我賜他恩典,並以他為以色列後裔的示範。(43:59馬堅譯本)

此經文同樣以「只是」強調耶穌是一個僕人的身份,而這身份之目的,只是要成為以色列後裔的榜樣而已。這樣看來,《古蘭經》雖然指出耶穌的身份特殊,他的榜樣值得被效法,但是他也不外乎是上帝所差派的眾使者、先知和僕人之一,如基督教般把耶穌看為神的兒子和擁有神性並不恰當。

ii. 耶穌是「彌賽亞」、「神的話」和「神的靈」

除了上述的身份外,《古蘭經》曾以一些較特別的名詞描述耶穌,它們均是基督教對耶穌特殊身份理解的重要基礎,包括「彌賽亞(麥西哈 - Christ)」、「神(安拉)的道(His Word)」和「神的靈(Spirit proceeding from Him)」。[4] 以下經文同時出現上述的名詞:

「信奉天經的人啊!你們對於自己的宗教不要過份,對於真主不要說無理的話。麥西哈爾撒 - 麥爾彥之子,只是真主的使者,只是他授予麥爾彥的一句話,只是從他發出的精神;故你們當確信真主和他的眾使者,你們不要說三位。你們當停止謬說,這對於你們是有益的。真主是獨一的主宰,讚頌真主,超絕萬物 ,他絕無子嗣,天地萬物只是他的。真主足為見證。」(4:171馬堅譯本)

從論證的角度,上述經文顯然希望指出耶穌只是一位使者,他並不是神,亦不是基督教所認為三位一體的其中一位神,因為安拉才是獨一的主宰。故此耶穌絕非安拉的兒子,他亦不能與神同等和比擬。故此,這段經文正好用作推翻基督教信仰的重要根基 ──耶穌並非神的兒子,亦並沒有擁有神性。可是,這段經文在反對耶穌的神性的同時,卻給予耶穌三個特別的稱謂,雖然這些稱謂並不是此經文獨有,但因為它們同時出現在此經文中,故此筆者以此作為討論的起點。

a. 「彌賽亞(麥西哈)英文譯作Christ

《古蘭經》雖然出現了不少以「彌賽亞(麥西哈 - Christ)」來形容耶穌的經文,[5] 但對穆斯林而言,「彌賽亞」這稱謂並沒有任何意義,他們只視它為對耶穌的名。可是對基督徒而言,「彌賽亞」這稱謂,背後卻指向耶穌是救世主的身份,在舊約《聖經》(討拉特)和新約《聖經》(引支勒)中,「彌賽亞(Christ)」這稱號多次指向拯救全人類的救主和上帝的受膏者,這是並非單單是一個名詞或名字,而是對耶穌神性的肯定。[6]

b. 「神(安拉)的道(His Word)」

雖然《古蘭經》以「神的道」形容耶穌,但普遍穆斯林並不會從基督徒所闡釋的角度理解這片語,他們只視這片語的意思是與真主「溝通」或被授權為安拉宣講道理而已。[7]根據《古蘭經》學者馬堅的觀點,《古蘭經》四171中指耶穌是「神的道」的經文屬《古蘭經》中「隱微的節文」類型,按其字母的特性便能被推斷。因「隱微的節文」之特性既深奧且微妙,故此解釋「隱微的節文」時,必須以「明確的節文」為原則,否則便離經叛道、妖言惑眾。[8] 在《古蘭經》中指明耶穌只屬人之「明確的節文」的前題下,[9] 加上以下詮釋的基礎,於是,耶穌是「神的道」並不能被進一步詮釋為耶穌擁有超越人的身份,更不能如約翰福音般,把其理解為「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c. 「神的靈(Spirit proceeding from Him)」

《古蘭經》有不少經文提及有關神的靈(Spirit,中文譯為「精神」),包括神把祂的靈(精神)吹入瑪利亞的身體內(參21:9166:12)、神以祂的靈扶助耶穌(參2:87, 2535:110),但4:171的記載比較特別,因經文直接指耶穌就是神所發出的精神,即耶穌就是神的靈。在《古蘭經》中,並沒有其他使者或先知被直接形容為是神所發出的精神。[10] 這樣的描述不禁叫人疑問,《古蘭經》為何形容耶穌是帶有神屬性的靈?為何只有他才配有這樣特別的稱號?

上述三個特別的稱號,某程度上極具作為深入探討《古蘭經》對耶穌神性肯定的價值,可是普遍穆斯林卻全然否定可以藉此作為探討耶穌身份的基礎。因此耶穌對於他們而言,只是一位神所差派的偉大先知、使者和僕人而已。

. 耶穌在世的結局

這部份將探討《古蘭經》中對耶穌釘十架、受死和復活升天等有關的記載。

又因為他們說:「我們確已殺死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爾撒,真主的使者。」他們沒有殺死他,也沒有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但他們不明白這件事的真相。為爾撒而爭論的人,對於他的被殺害,確是在迷惑之中。他們對於這件事,毫無認識,不過根據猜想罷了。他們沒能確實地殺死他。真主已把他擢升到自己那裡。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4156-158馬堅譯本)

經文中的「他們」是指猶太人,當中指出猶太人認為他們已殺死耶穌,但《古蘭經》作者卻認為他們沒有殺死他,也沒有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而是神把耶穌擢升到自己那裡。從表面來看,這樣的描述可得出下列三個推論:第一、耶穌並沒有死;第二、不是猶太人殺死他的;第三、是神,而非猶太人操控耶穌的生死。對於普遍穆斯林而言,耶穌並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是別人,耶穌被上帝提走了,「他們沒有殺死他,也沒有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這節經文便是耶穌沒有死在十架的最佳證據。以上的闡譯,是一般穆斯林對這經文的解讀。可是,若拼合以下經文作分析的話,或可得出另一結論。

我(耶穌)在出生日,死亡日,復活日,都享受平安。(19:33馬堅譯本)

當時,安拉(上帝)對爾撒說:我將成全你,教你升至我的面前,並使你離開不信的人們;並使那追隨你的人超越不信的人們,直到復生曰;然後使你們歸我,以便對你們所爭議的加以判斷。(3:55馬堅譯本)

首先,根據《古蘭經》19:33的描述,耶穌必會經歷「死亡」和「復活」。接著,《古蘭經》3:55指出上帝成全了耶穌,並將耶穌提到神那裡去,這說法與新約《聖經》耶穌的門徒和見證人聲稱「耶穌是藉由猶太大祭司的手,並交由羅馬人將他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從死裡復活、升天,且坐在全能上帝的右邊」等說法十分相似。[11] 故此,《古蘭經》4:156-158應被詮釋為:耶穌確實被猶太人所殺和被釘死,但由於上帝使他從死裡復活,死亡不能勝過他,不能囚禁他。所以《古蘭經》形容「他們沒有殺死他,也沒有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是因為「他們沒能確實地殺死他」,肉身的死亡並不能囚禁耶穌,因雖經歷肉身的死亡,但耶穌必然復活,而上帝亦「把他擢升到自己那裡」。這樣的解釋更能貫穿《古蘭經》4:156-16819:333:55三段經文。故此,普遍穆斯林對耶穌終局的取向,並不是對《古蘭經》4:156-158唯一和正確的詮釋。

. 小結

總括而言,按照《古蘭經》的描述,穆斯林對耶穌的人性、生平和世上的榜樣並不存半點質疑,但對於所有在《聖經》中描述耶穌神性之相關理論,卻一致斷然否認,並認為耶穌只是一位使者,神不是三位 ,祂只是獨一的主,而且祂並沒有兒子。儘管有經文形容耶穌就是「彌賽亞」、「神的道」和「神的靈」,穆斯林卻不會如基督信仰般,理解這些稱謂背後的意義,並只視他為偉大的先知和道德的榜樣。

. 進一步分析穆斯林對耶穌擁有神性之挑戰

正如上部份的分析,《古蘭經》對耶穌的記載(再加上穆斯林的詮釋)正否定耶穌擁有神性。但對於基督信仰而言,耶穌的神性是不可或缺的核心,如果此部份不被確立,整個基督信仰便站立不住。然而,為何耶穌的神性有如此大的影響力?首先,耶穌基督若不是神,祂的死便不能拯救所有罪人;本不該受死、無限的神,為了受罪捆綁和有限的人獻上生命,這樣才能成就救贖;其次,若耶穌沒有神性,祂便不配世人向祂獻上敬拜,祂如父神般,是至高者;再者,耶穌就是神真實的彰顯,人只需要仰望基督,便能認識神的愛、神的聖潔、神的能力等。[12] 故此,人需要效法耶穌的榜樣的同時,必須要清楚理解祂是確實的神,如父同尊同榮,否則整個基督信仰系統將會崩潰。

要回應《古蘭經》對耶穌神性的挑戰,首先需要處理如何在強調獨一真神這觀念下,同時提出耶穌基督是神而又卻不會違反一神觀;接著再探討在面對《古蘭經》中對耶穌神性的種種挑戰時,基督教應如何從穆斯林的角度把它逐一拆解。

一、聖父是神,聖子也是神?

在伊斯蘭教義中,神的唯一性和完整性(Oneness and Unity)被稱為TAWHLD,整個伊斯蘭的信仰傳統都依賴此教義原則。在穆斯林的眼中,TAWHLD並不只是神學概念,它更是所有受造物被統一和維繫的源頭,[13] 因此,任何與TAWHLD有衝突的論述,絕不能被穆斯林接受。TAWHLD的權威進一部引伸出神的屬性。首先,任何被造物都不能與祂比擬、祂是絕對的神聖超越者、祂是結構單一和唯一的、祂屬靈而非屬物質。基於以上屬性,神並不可以被想像為「父」或「子」等形象,以擬人法來理解祂,亦甚不洽當。[14] 這樣看來,耶穌基督是神兒子的觀念,絕不能在TAWHLD這神觀下有任何發展的餘地,因為除了安拉之外,穆斯林絕不接受還有其他個體可以被稱為是神,以「父與子」等人倫關係演繹出來的神觀,更是對安拉神性超越的一種褻瀆。同時,穆斯林因為基於古蘭經中也有經文反對「神會收養兒子」的觀念,故此堅決認為耶穌不是神的兒子(19:34-35) [15]

在此,我們首先要處理《聖經》所指出的「子(son)」的觀念到底包含甚麼意義。首先,《聖經》中從沒有提及父神迎娶瑪利亞為妻,並與她在肉體上結合後生下神的兒子耶穌。在正統的基督信仰中,父神和神子耶穌的關係,從來不是一種肉身關係。故此,「子(son)」這觀念不能單按照字面被解釋,因它並非指與「父」擁有屬血緣的關係,而是指一種獨有、親密、永恆和屬靈的緊密關係。穆斯林對耶穌是「神的兒子」的否定,源自他們並不能接受神於人的肉身中顯現。[16] 從神學的角度而言,基督徒相信以下對基督身份的認信:

我們相信一主耶穌基督,神的兒子,從父神受生,只是『受生』……真神從真神受生,受生而不是『受造』,與父神本體相同。透過祂,天上的萬物和地上的萬物因而得以存在……[17]

這認信節錄自《尼西亞信經》。根據以上描述,耶穌雖然是神兒子的身份,但他並非受造物,因為真神並不可能是「受造的」。[18] 同時,天上和地下的萬物也要因祂才能存在,這樣便清楚指出,耶穌是神兒子的身份與瑪利亞的受孕無關,因為瑪利亞也是受造物,她只是神所使用的貴重器皿而已。這與以下《古蘭經》經文中對耶穌被「創造」是基於真主「說聲『有』,它就有了」的概念絕不相同。

天神說:「真主要如此創造他所意欲的人。當他判決一件事的時候,他只對那件事說聲『有』,它就有了。」(3:47馬堅譯本)

故此,把耶穌在瑪利亞腹中受孕的時間作為耶穌的源頭並不恰當,因為這只是耶穌道成肉身於世的開始而已。耶穌對世界和人類所作的工在萬物被創造之前便已經存在。至於耶穌是神兒子的身份可以怎樣被理解?歷代的神學家以「受生(begotten)」形容耶穌與父神的關係,祂們同尊同榮,兩者都是神,而非創造者和受造者的關係。在教會歷史中,亞流主義等派系喜歡混淆「受生(begotten)」和「被造(created)」等字眼,從而把聖父與聖子有等次之別的概念滲入教會,他們認為「道」需「受限制於」或「倚靠」其他神聖個體才能存在。[19] 但對於正統派而言,「受生」這概念並不同於「被造」,因此《尼西亞信經》才以「出於真神而為真神」這命題來防範亞流派的影響。

以上分析雖然處理了父與子均是真神的概念,但如何論證父與子同時是神的情況下,不會與神是獨一真神的概念相違?當然三位一體觀正是這矛盾的結論,但是三位一體觀是怎樣合理地被論證出來的?筆者將藉女撒的貴格利的「三一觀」作推論。

在貴氏的年代(約公元後五世紀),不少信徒對父、子、靈的關係和運作並不理解,導致他們對「三位一體」概念充滿疑惑,這亦是穆斯林不明白基督教堅稱耶穌是神和真主是神的同時,亦能堅稱所認信的是「一神論」的原因,因他們認為父、子、靈擁有三個神聖「位格」的道理,變相是「三神論」。在這疑難下,女撒藉《論「不是三個上帝」》為「三位一體觀」辯解。

在此這論文中,貴氏指出,如看父、子、靈是三個神,或否定子與靈帶有神性的概念是不合理的,但難題是如何證明父、子、靈擁有屬「一」的神性,同時亦能否認祂們是「三」位神。女撒在文中提出,假如只肯定父、子、靈擁有一個共同的本性(ousia),這不能避免三神論,因為一個共同的本性可以由非單一的個體擁有,例如彼得、雅各、約翰共同存有人的本性,但他們卻是不同、獨立的個體。[20] 再者,神本性的定義是「難以形容」及「難以以名規範」的,雖然我們根據《聖經》流傳下來,或以人間習俗撰寫出來的名字描述我們對神本性的概念,但這也不能真正表明神的本性,因為上帝的本質是「不能言喻」和「無限」的。[21] 我們對於上帝的認識,無論在《聖經》的記載或個人經歷的層面上,往往是在上帝的行事上,因為人類的智慧對祂本性的理解,只能基於神的作為,而談論祂的範疇,只能局限在祂每一項行事中。[22]

因著神是一個存有,也就是一質,並不是三位神,故此這三個位格(hypostases)在所行的事上必須一致。[23] 這樣的理念,把從神看為一個「實體」的觀念轉化為看神為「活動/作為」,而祂的每一個作為,都是三個位格一起同工。故此我們不能稱神這三種位格為三位神,亦因神在其行事中啟示了自己,我們對神的父、子、靈的稱謂,只是來自神的行事,而神真正的神聖本質,我們還不能得悉。貴氏以父、子、靈的三個位格總是一同行動的基礎,解釋了雖有三個不同的位格,卻不是三位神,這個結論把「三一論」疑似「三神論」的概念推翻。貴氏以上的推論,正正反駁了穆斯林認為「耶穌是神」和「神是獨一真神」這兩命題的矛盾。

故此,耶穌與父神同等、祂們彼此是神、以及祂們沒有高低等次之分,絕對可看為是合理的結論。

二、如何從神學的角度回應穆斯林對耶穌神性的挑戰?

上述的神學推論,可成為防範穆斯林對基督教挑戰的基礎,但卻不是從穆斯林信仰的角度回應他們的疑問。要站在穆斯林的角度探討耶穌的神性,必須對《古蘭經》作深入分析,而中世紀基督教於穆斯林群體生活的護教家,就有不少神學遺產可作為參考。

i. On the Triune Nature of God

On the Triune Nature of God是基督教於阿拉伯地區最早期的護教文獻,它是主後八至九世紀的作品,作者不詳,內容針對如何回應伊斯蘭信仰對基督教核心教義的衝擊。[24] 作者在此文獻中,清楚指出其寫作目的乃為了證明「神」與「祂的道(His Word)」和「祂的靈(His Spirit)」是不能分開的,因神在律法書、先知書、詩歌智慧書和福音書中,均展現祂的能力與亮光,並證明「神」、「神的道」和「神的靈」是屬於「一神」和「一主」。[25] 在論證的過程中,作者直接引用《古蘭經》經文作為論述基礎。首先,他提到《古蘭經》4:171明顯論及「彌賽亞」、「神的道」和「神的靈」等概念,基於這段經文,他指出這其實是三一神觀的見證。在發展這理念的過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基礎是:《古蘭經》不時以眾數的第一身說話形容獨一的至高神,[26] 例如:「我確已把人創造在苦難裡(90:4)」[27] ;「我就以傾注的雨水開了許多天門(54:11)」;[28] 這些經文中的「我」是眾數的表達,在英文譯本則把它們翻譯為「We」,這代表以眾數的代名詞指向真神和神的獨一性並不存著衝突,否則《古蘭經》自身便存有矛盾。但為何《古蘭經》以眾數的代名詞形容安拉的同時,卻又在不少經文中強調耶穌「只是」使者和先知等觀念?這實在值得進一步深思。

ii. 大馬色人約翰

第二個中世紀的參考對象是大馬色人約翰(AD 675-749)的論證,他是活躍於八世紀的護教家,曾於一次基督徒與穆斯林信仰辯論的答辯大會中反駁《古蘭經》對耶穌是「神的兒子」並且擁有「神性」的否定是錯誤的。在這次辯論中,他開宗名義指出,基督是神兒子的身份,是先知和古蘭等經卷(Scriptures)所傳遞出來的信息,若然這是錯誤的宣告,則是基於眾先知和經卷教導的錯誤;而基督徒對耶穌神性的理解,並非出於他們對眾先知和經卷內容的錯誤詮釋,或是基督徒故意假冒眾先知寫作,再對其作分析的結論。他認為只要當穆斯林願意承認耶穌是「神的道」和「神的靈」,他們便無法控告基督徒對耶穌神性的理解。[29] 約翰作此陳述,是為了鞏固耶穌擁有「神性」和屬「神兒子」的身份之基礎並非是一種憑空的想像,而是基於穆斯林所尊重的眾先知和經卷的教導。在《古蘭經》中(特別是4:171這經節)形容耶穌是「神的道」和「神的靈」,這是基督徒對耶穌身份有正確理解的明證,因為「道」以及「靈」必然是自然存在的,如果「神的道」屬乎神,這樣耶穌必然是神,因為按照《古蘭經》所指,耶穌是「神的道」;但若然耶穌不屬乎神,神則沒有「道」與「靈」,這亦並不合理。[30] 故此,《古蘭經》成為了耶穌是神的證據,否則它便自相矛盾了。

按照以上中世紀學者的推斷,《古蘭經》自身便證明了耶穌是神,而4:171是最有力的耶穌擁有神性的明證。

. 總結

基於《古蘭經》對耶穌的描述,穆斯林認為耶穌是神所差派的偉大先知、使者和僕人,可是當中亦有不少經文對耶穌擁有神性和耶穌是神的兒子這兩個基督教的核心教義加以否定,而這否定背後其實在疑問「耶穌為怎可能是神的兒子」和「子與父同樣是神的觀念怎能屬『一神觀』」。事實上,這些問題在基督教的神學歷史發展過程已被眾神學家恰當地處理,本文亦參考了尼西亞信經和女撒的貴格利的「三一觀」藉此作分析及推論。至於從穆斯林的角度探討耶穌神性方面,從中世紀護教家對古蘭經的分析從而推論耶穌擁有神性之可能性,則是筆者認為較為有效的進路。事實上,以基督論作為與穆斯林對話的入手點絕不容易,面對現今穆斯林對古蘭經詮釋的方法,以及他們對安拉絕對超越的理念,這導致基督徒難以向他們的神觀作任何的討論或挑戰,例如只是把「子」有關的觀念與神作任何連繫對他們而言已是萬分的褻瀆。故此需要更多基督徒向穆斯林把聖經及古蘭經上每一個有關耶穌的細節和神學理念逐一分析和澄清,才能有機會讓穆斯林明白耶穌是真神和世人的救主。

參考書目:

1. Emir Fethi. Caner. More Than a Prophet - An Insider’s Response to Muslim Beliefs about Jesus & Christianity. Grand Rapids: Kregel, 2003.

2. Hammudah Abdalati. Islam in Focus. Trans Al-Falah Foundation. Cairo: Al-Falah Foundation, 2003.

3. J.N.D.Kelly. Early Christian Creeds. New York: Continuum, 1972.

4. Joseph Cumming. “Is Jesus Christ the Son of God?” Asian Journal of Pentecostal Studies. 15:2, (2012). 133-142

5. Longhurst, Christopher Evan. “TAWḤĪD and HOMOOÚSIOS: Narrowing the Gaps between Muslim and Christian understanding of God's Divine Oneness” Journal of Ecumenical Studies. Vol 48 Issue 2 (Spring 2013) Vol. 48. 255-258.

6. Margaret Gibson Edit, an Arabic version of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and the Seven Catholic Epistles. London: C. J. Clay and sons, 1899.

7. Mark Beaumont. Christology in Dialogue with Muslim: A Critical Analysis of Christian Presentation of Christ for Muslim from Ninth and Twentieth Centuries. Cumbria: Paternoster, 2005.

8.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華神,2002

9. Norman L. Geisler.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2002.

10. Saint John Damascene. Saint John of Damascus Writings. Trans Frederic H. Chase, JR. New York: Fathers of the Church Inc, 1958.

11. Sidney H. Griffith. the Church in the Shadow of the Mosque: Christians and Muslims in the World of Islam. New Jersey: Princeton, 2008.

12. William G. Rusch. the Trinitarian Controversy.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0.

13. 不詳。〈他與聖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2011514日。下載自:〈http://www.answering-islam.org/chinese/topic2/tc-2-g.html

14. 不詳。〈第四章:帕子四耶穌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2011515日。下載自:〈http://www.answering-islam.org/chinese/topic21-7b/tc-21-7b-4.html

15. 奧爾森、霍爾著。蔡錦圖譯。《基督教三一論淺析》。香港:基道出版社,2006,頁41

16. 奧爾森著。吳瑞誠等釋。《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2002,頁179

17. 肖天福編。《古蘭經漢譯注釋匯集》。香港:天馬出版社,2007

 



[1] Mark Beaumont, Christology in Dialogue with Muslim – A Critical Analysis of Christian Presentation of Christ for Muslim from Ninth and Twentieth Centuries (Cumbria: Paternoster, 2005), xv.

[2] Hammudah Abdalati, Islam in Focus, Trans Al-Falah Foundation (Cairo: Al-Falah Foundation, 2003), 299.

[3] 參英文Abdullah Yusuf Ali翻譯版本 - And (remember) her who guarded her chastity: We breathed into her of Our spirit, and We made her and her son a sign for all peoples.

[4] 以上兩名詞主要源自下列兩節《古蘭經》經文:

Surah 3:45 - Behold! the angels said: "O Mary! Allah giveth thee glad tidings of a Word from Him: his name will be Christ Jesus, the son of Mary, held in honour in this world and the Hereafter and of (the company of) those nearest to Allah.

Surah 4:171 - O People of the Book! Commit no excesses in your religion: Nor say of Allah aught but the truth. "Christ" Jesus the son of Mary was (no more than) an apostle of Allah, and "His Word", which He bestowed on Mary, and a spirit proceeding from Him: so believe in Allah and His apostles. Say not "Trinity" : desist: it will be better for you: for Allah is one Allah. Glory be to Him: (far exalted is He) above having a son. To Him belong all things in the heavens and on earth. And enough is Allah as a Disposer of affairs.

[5] 參古蘭經3:454:157,171,1725:17,72,759:30,31…

[6] 參但9:25、太22:4226:63,64…

[7] Emir Fethi. Caner, More Than a Prophet - An Insider’s Response to Muslim Beliefs about Jesus & Christianity (Grand Rapids: Kregel, 2003), 48-49.

[8] 肖天福編:《《古蘭經》漢譯注釋匯集》(香港:天馬出版社,2007),頁186-187。(馬堅注釋部份)

[9] 參《古蘭經》三59 - 在安拉看的來,爾撒確像阿丹一樣。

[10] 不詳:〈他與聖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2011514日;下載自:〈http://www.answering-islam.org/chinese/topic2/tc-2-g.html

[11] 不詳:〈第四章:帕子(四)耶穌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2011515日;下載自:〈http://www.answering-islam.org/chinese/topic21-7b/tc-21-7b-4.html

[12]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華神,2002),頁348

[13] Longhurst, Christopher Evan, “TAWḤĪD and HOMOOÚSIOS: Narrowing the Gaps between Muslim and Christian understanding of God's Divine Oneness” Journal of Ecumenical Studies, Vol 48 Issue 2 (Spring 2013) Vol. 48, 255.

[14] Longhurst, Christopher Evan, “TAWḤĪD and HOMOOÚSIOS” 255.

[15] Norman L. Geisler, Answering Islam: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2002), 44.

[16] Joseph Cumming, “Is Jesus Christ the Son of God?” Asian Journal of Pentecostal Studies, 15:2, (2012), 139. (133-142)

[17] 節錄《尼西亞信經》

[18] 奧爾森著,吳瑞誠等釋:《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2002),頁179

[19] J.N.D.Kelly, Early Christian Creeds, (New York: Continuum, 1972), 232,234.

[20] William G. Rusch, the Trinitarian Controversy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0), 149.

[21] 奧爾森、霍爾著,蔡錦圖譯:《基督教三一論淺析》(香港:基道出版社,2006),頁41

[22] 奧爾森:《基督教三一論淺析》頁42

[23]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頁224

[24] Sidney H. Griffith, The Church in the Shadow of the Mosque: Christians and Muslims in the World of Islam (New Jersey: Princeton, 2008), 53.

[25] Margaret Gibson Edited, an Arabic version of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and the seven Catholic epistles (London: C. J. Clay and sons, 1899), 3.

[26] Margaret Gibson Edited, an Arabic version of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and the seven Catholic epistles, 3.

[27] 參英文Abdullah Yusuf Ali翻譯版本 - Surah 90:4 - Verily "We" have created man into toil and struggle.

[28] 參英文Abdullah Yusuf Ali翻譯版本 - Surah 54:11 - So "We" opened the gates of heaven, with water pouring forth.

[29] Saint John Damascene, Saint John of Damascus Writings, Trans Frederic H. Chase, JR. (New York: Fathers of the Church Inc, 1958), 155.

[30] Saint John Damascene, Saint John of Damascus Writings, 155-156.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