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伊斯蘭研究 鄧懿君 - 伊斯蘭女性的衣著
鄧懿君 - 伊斯蘭女性的衣著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Administrator   
週五, 18 十月 2013 10:45

伊斯蘭女性的衣著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鄧懿君

 

 

1)引言

大部份的穆斯林女性,都會穿著有穆斯林特色的衣服,其中有些是全黑的,好像沒有太多的款式變化,也有色彩艷麗並有不同款式的;有的頭巾只包著頭部,有的卻連臉也遮起來,甚至在眼部也有罩紗。但主流的伊斯蘭女性衣著,均是由一件外袍及頭罩組成,覆蓋全身,只露出臉部和手部。[1]

因著她們的衣著,伊斯蘭社會常被殖民地政府及現代西方的政治文化看為異類及次級的群體,[2] 給人被動、從屬及受限制的感覺。但事實上,今天她們戴頭巾的意義和昔日已有分別,也會在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表現。伊斯蘭,不單是一種信仰,更是一種生活模式。故此,要了解穆斯林女性衣著的背後含義,不能單從信仰層面去解答,因經文、神學、社會、政治及歷史等因素,均影響著她們的衣著表現。

本文首先會從可蘭經、聖訓及伊斯蘭教教法看伊斯蘭女性的衣著要求,接著會去探討女性戴頭巾的社會及文化的意義,並以三個伊斯蘭國家為例,去探討在不同地方對女性衣著看法的差異。最後,筆者會以聖經去回應伊斯蘭女性衣著的課題。

 

2)從可蘭經、聖訓及伊斯蘭教教法看伊斯蘭女性的衣著要求

. 1)可蘭經

在六千多節的可蘭經文中,約只有六節提及女性在公眾地方該如何穿著,其中只有二節是直接描述服裝的形式,[3] 可見當代學者對女性衣著的注重,遠超過可蘭經看此課題的重要性。

 

. . 1)可蘭經二十四章30-31節

              你對信士們說,叫他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這對於他們是更純潔的。真主確是徹知他們的行為的。
你對信女們說,叫她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瞠,莫露出首飾,除非對她們的丈夫,或她們的父親,或她們的丈夫的父親,或她們的兒子,或她們的丈夫的兒子,或她們的兄弟,或她們的弟兄的兒子,或她們的姐妹的兒子,或她們的女僕,或她們的奴婢,或無性慾的男僕,或不懂婦女之事的兒童;叫她們不要用力踏足,使人得知她們所隱藏的首飾。信士們啊!你們應全體向真主悔罪,以便你們成功。」[4]
 
經文中的「面紗」,原文是 ̔ Khimar’ ,意思是頭罩 ̔ headcover’ ,一般用來指作頭巾,在字義上,只表明是遮蓋頭部,並沒有表示要連臉部也遮蓋,[5] 卻有表明是要把胸膛也遮蓋。這段經文主要的教導,是男女相處要留意的地方,就是無論男女,相處時都要小心,避免瞥見對方而引起情慾,並要保守大家的貞潔。對於女士,除了要她們遮蓋胸膛,也不要露出她們的首飾。首飾的原文是 ̔zinah’,意思是妝飾,尤其是化妝和首飾[6] 所以,這段經文並非如很多的伊斯蘭神學家的看法,要求女性穿著某種傳統的頭罩或面紗,經文的精意在於限制女士(某類男士除外)不應露出她們的妝飾和性魅力,以免她們只成為引起性慾的物體,失去了應有的尊嚴和價值[7] 對於什麼妝飾可外露也有不同意見,保守派認為是一點也不可,也有教長認為這段經文要求女性只可露出臉和手,故在臉和手的化妝和首飾是可外露的[8]
 
. . 2) 可蘭經三十三章59節
先知啊!你應當對你的妻子、你的女兒和信士們的婦女說:她們應當用外衣蒙著自己的身體。這樣做最容易使人認識她們,而不受侵犯。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9]
對於此經文的背景,傳統的解經者都同意當時在麥地那的女性在街外有機會被性侵犯,故可蘭經教導女士們的衣著要與奴隸有分別[10] 經文中的「外衣」,原文是‘jilbab’,可解作外袍。保守的伊斯蘭教學者會以此經文為根據,認為所有女性,無論在什麼時候和環境,離開住所時都要用外袍覆蓋全身及臉部,以顯示她們的貞潔,保護她們免受侵犯[11] 但他們的解釋是莫視了當時與現今女性外出時安全的差異,故在西方大部份的伊斯蘭學者,均認為以外袍覆蓋頭部及身體已足夠,不用把臉也遮起來[12]
 
. . 3)可蘭經三十三章53節
通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進先知的家,除非邀請你們去吃飯的時候;你們不要進去等飯熟,當請你們去的時候才進去;既吃之後就當告退,不要留戀閑話,因為那會使先知感到為難,他不好意思辭退你們。真主是不恥於揭示真理的。你們向先知的妻子們索取任何物品的時候,應當在帷幕外索取,那對於你們的心和她們的心是更清白的。你們不宜使真主的使者為難,在他之後,永不宜娶他的妻子,因為在真主看來,那是一件大罪。[13]
            帷幕」的原文是 ̔ hijab’,意思是幕子,其動詞  ̔ hajaba’的意思是隱藏[14] 所以這裡代表了男士是不能直接與先知的太太接觸但時至今日,在很多穆斯林的眼中,此字是代表將穆斯林女性的頭部和身體覆蓋起來,至於是否將臉也遮起來則沒有共識[15] 另一引起爭議的地方,是這段經文指在幕子後面的人是先知的妻子,這是否能將對象延伸至所有女性呢?支持者認為,先知的太太是女性的典範,故一般女性應學習她們的生活模式,但反對者卻認為先知才是穆斯林(不論男女)所效法的對象,故可蘭經對先知太太的要求不代表其他女性都要跟隨[16] 有趣的是, ̔ hijab’一字已被廣泛應用為穆斯林女性所戴的頭巾或包著頭連外袍的衣著[17]
 
. 2)聖訓
            當可蘭經在一些課題上沒有清楚明言時,穆斯林便會以聖訓來解釋,因為他們認為先知是最明白可蘭經的人但事實上,聖訓中論及有關衣著的教訓,大部份都是論述男士,只有小部份是論述女士,以下是最常引用的聖訓,去支持女性在公眾場所只可展露臉和手
「由阿以莎講述:阿布.伯克爾的女兒阿斯瑪,穿著著很薄的衣服去見阿拉的先知,先知轉臉說:噢!阿斯瑪,當女性開始有月經時,這樣的穿著是不合適的,她應該只顯示這些部份。』先知當時指著她的瞼和雙手。」[18](筆者翻譯)
            在解釋聖訓時,需要知道它是按伊斯蘭歷法第一二世紀的文化社會宗教的背景寫成,以它的內容在現今的社會來下結論是要很小心的但另一方面,很多伊斯蘭教法都是根據聖訓的教訓而來[19]
 
. 3)伊斯蘭教法
            在遜尼派中的四大伊斯蘭教法學的派別中,只有哈乃斐派認為遮蓋臉部並非必要,餘下的三大派別均認為女士的臉部是應該蒙上的[20] 四大教派在地域上的影響力分佈,也影響著不同地方對女性問題的看法哈乃斐派對中亞洲和南亞洲的影響力最大,在女性問題上是最現代化的,例如他們允許女兒在沒有兄弟的情況下擁有父親的遺產[21] 反之,瓦哈比派在教義上極度保守,信徒主要在沙地阿拉伯一帶,當地的女性除了頭罩和外袍外,更有面紗遮蓋眼睛以下的面部。故此,因著不同伊斯蘭教法的發展,加上在各地區不同的本土習俗,都影響著不同地方女性衣著上的表達。
. 4)小結
            單看可蘭經和聖訓,大部份的學者都認為伊斯蘭女性是應遮蓋頭部及身體,但自由派學者卻認為沒此根據,因當時處境的教導是不適用於今天的社會。[22] 至於是否應面紗,似乎完全不能單靠經書去解說,傳統及學者的解釋都影響著可得出的結論。
 
3)伊斯蘭女性戴頭巾、穿外袍的原因
            除了基於可蘭經的教導,原來伊斯蘭女性有著不同的原因而穿戴頭巾甚至面紗,特別在沒有實行伊斯蘭教法的穆斯林國家和在西方社會居住的穆斯林中。筆者歸納了以下幾種的因素:
 
. 1)身份的象徵
            在非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女性,最多以戴頭巾為身份的象徵,就如錫克教徒也有他們的頭巾特別在西方社會,如此的衣著表明她們是與伊斯蘭的文化連繫著,顯示她們是不同於西方社會的道德文化[23] 也有穆斯林認為外表的衣著提醒自己作為穆斯林應有的舉止行為,因別人一眼就看出她們是穆斯林的身份[24]
 
. 2)虔誠及道德的記號
                          穿著頭巾外袍的穆斯林女性常會給人虔誠的感覺,事實上,她們也認為這能賺取功德,不這樣作代表對阿拉失去信心並會受罰。[25] 此外,這衣著的打扮也代表著道德上的貞潔,當女性把頭部及身體覆蓋後,女性的美艷便不會展露,男性的性慾也不會受其刺激[26]
 
              . 3)保護及安全理由
                          戴上頭巾穿上外袍,代表告訴男士們該女士是不能與他們發生性行為的,[27] 這使女士們感覺更安全,免除男士走近她們,甚或以色情的眼光看她們
 
              . 4)增加在社會上的自由度
                          保守伊斯蘭的教導認為女性是不應與男性在一起,她們應留在家中而不應外出工作,[28] 但隨著時代的改變,外出工作的女性相對多了,她們認為以伊斯蘭服飾外出使她們感覺有更大的自由度在男性的空間中出現,並得著尊重。[29] 也有例子是當女兒戴上頭巾後,她的父親便容讓她去上學。[30]
 
              . 5)其他
                          在一些地方,外表差不多一式一樣的頭巾和外袍,代表女士們不用花太多的錢在衣著上,[31] 但另一方面,雖然如此打扮起初的原因是將女性的美艷隱藏起來,但部份女士卻認為這樣的衣著會令她們更漂亮,[32] 事實上,有些地區的頭巾外袍和面紗是有很多不同的顏色和款式,並會跟著潮流而變化
                          
              4)在不同地方伊斯蘭女性的衣著
                          不同的穆斯林國家,對穆斯林女性衣著的要求有很大的差異,其中政府法例的影響性尤其大,因某些實行伊斯蘭教法的國家,如沙地阿拉伯、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女性必須依指示妥當地穿著伊斯蘭服飾,對於什麼身體地方可外露有嚴格的規定。形成這些政治決定背後有不同的原因,包括政府領導人及宗教領袖對伊斯蘭教義的詮釋、社會對女性衣著打扮的傳統和文化的觀念等,也有些伊斯蘭國家,因原教主義的興起,政府以謙遜的女士為象徵,對女士(包括她們的衣著)加以控制;另一方面,一些認同原教主義的女士也以傳統穆斯林的裝扮來代表她們的身份和立場[33] 由於篇幅所限,筆者會以三個伊斯蘭國家為例,去探討在不同地方女性衣著的差異,來了解宗教政治社會文化等因素,如何影響著不同地方的衣著
 
              . 1)伊朗
                          伊朗的全名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以伊斯蘭教為最高的道德標準,國家最高領袖的權力比民選總統為高,擁有最高的政治和宗教權威伊朗的第一任最高領袖何梅尼是什葉派伊斯蘭教的宗教學者,以實施伊斯蘭教化的政策來反對「西化」。國家為了控制女性的行為表現,強制女性戴頭巾並聲稱以穆罕默德女兒法蒂瑪的衣著和生活模式為理想女士應有的表現[34] 何梅尼上任後不久,便向國民聲稱快樂並非是屬於伊斯蘭的,不但反對娛樂,女性的頭巾與外袍均採用黑色為主。被認為是正確的女性服飾,是全身的黑色外袍,加上寬大的黑色頭巾,頭髮不應外露,並穿上黑色的襪子,也不能化妝或塗上指甲油[35] 在法例上,9歲以上的女孩便要開始穿伊斯蘭的衣著[36] 不符合伊斯蘭的模式是有機會在街上被捕,懲罰包括監禁甚至被鞭打,後期也可以罰款代替。[37]
                          何梅尼在1989年病逝後,阿里.哈米尼成為了現任的伊朗最高領袖,他也是什葉派領袖在他領導下,警察繼續多次嚴厲打擊沒有適當遵行伊斯蘭衣著要求的婦女。[38] 打擊行動多會從夏季開始,[39] 因炎熱的天氣使較多女士將頭髮外露。雖然前任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曾宣稱政府不應強迫女士穿頭巾,卻引來保守派的強烈抨批,包括他一些原有的支持者。[40]

在強制性戴頭巾的情況下,婦女戴上頭巾是不能代表她自己的伊斯蘭信念,只代表國家的伊斯蘭思想和道德價值觀。[41] 大概因著自小受教導的影響,國家也透過傳媒和網頁來宣傳,大部份的伊朗人(不論男女),均認為戴頭巾是一種應有的禮貌,並能保護女性不受陌生男士的攪擾。[42]

. 2)埃及

在埃及約有九成人是遜尼派的穆斯林,紐約時報在2007年稱約有九成埃及女士穿戴頭巾。[43] 原來,在五十年代的埃及,差不多沒有女士戴頭巾,但在七十年代開始,便越來越多女性戴上頭巾。其中一個原因,是前埃及總統沙達特鼓吹伊斯蘭主義,又改變埃及的憲法使其更接近可蘭經,以圖中和阿拉伯民族主義倡導者納賽爾的影響力。[44] 但另一方面,政府卻不鼓勵女性穿著如沙地阿拉伯般只露出眼睛的衣著,認為這是屬於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反抗政府的表現。[45] 而女性穿戴頭巾背後也有著前文所提的不同原因,如增加女性的社會空間,使她們在公眾場所的存在合法化,[46] 或是抗衡西方主義來肯定自己的身份等。[47] 但也有人批評年輕的一代以頭巾為時尚,以此為國民流行的衣著多於是宗教的表現。[48]

. 3)印尼

印尼是全世界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地方,除了某部份的省份,女性是可選擇是否穿戴頭巾。早在80年代初,很少的女性會戴上頭巾,因她們會被看為是伊斯蘭原教主義者。及至90年代,由一些著名的伊斯蘭領袖及學者主導的穆斯林運動興起,使穆斯林在印尼擔上重要的社會和政治角色。[49] 90年代中期,蘇哈托總統的女兒魯克馬納開始以寬闊但不會把所有頭髮遮蓋的頭巾作為官方裝束,蘇哈托家族也以此來製造他們實踐伊斯蘭教的正面形象,以贏取民眾的歡心。[50] 後來,頭巾也包括在一些學校的校服中。

漸漸地,越來起多城市中的中產女性戴上頭巾,以顯示她們是虔誠的穆斯林。[51] 商人更把握商機,在雜誌和電視節目中出現戴頭巾的時尚女性,[52] 可見戴頭巾背後不單代表著婦女的宗教立場,也有其政治意義,及至因社會經濟的原因而形成新的衣著潮流。[53] 此外,在某些電視場境中,戴頭巾與宗教活動是連上關係的,女士們在祈禱、參與禮拜和婚禮時才穿上頭巾,[54] 或許,對一些認為穆斯林不是必要戴上頭巾的女性,會選擇在某些場合才戴上頭巾,以表示她們對禮儀和其他人的尊重。[55] 這模式也是我們在某些香港的印庸中觀察到的。

5)從聖經的回應

在聖經中也有一些經文教導女性的衣著,但均以原則為大前題,而非細節的要求。其中-段在提前二9:「又願女人廉恥、自守、以正派衣裳為妝飾,不以編髮、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妝飾。」這節經文是包含在保羅教導男女信徒於教會聚會時應有的表現。「正派衣裳」即有體面或合宜的衣著;「廉恥」即自我尊重而不致感到羞恥;「自守」則是自我克制,不走兩極化的意思。[56] 在這段經文中,保羅是在說婦女不單在外表上要穿得端正,內在也應有廉恥和自守的品德。保羅接著說婦女「不以編髮、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妝飾」,因為當代的婦女會藉奢華的打份去突出自已,[57] 「貴價」一字在可十四3-5中用來形容澆在耶穌頭上的香膏,價錢相當於一年的工資,[58] 可見是非常的昂貴。故保羅希望婦女注重的,是內在的品德,而非外在衣著的打扮,所穿著的應與基督徒應有的表現相稱。

另一段相似的經文在彼前三3-4: 你們不要以外面的辮頭髮、戴金飾、穿美衣為妝飾,只要以裡面存著長久溫柔、安靜的心為妝飾。這在 神面前是極寶貴的。」這兩節經文是在彼得有關妻子和丈夫的教導中。與提前相似,這裡將外在的妝飾(辮頭髮、戴金飾、穿美衣)和內在的妝飾(長久溫柔、安靜的心)作出對比,來表達婦女應追求的是內在的素質面非外表的妝扮。在文意上,彼得並非要禁止多作外表的妝飾,只是要藉此引出更重要的內在品德。[59]

大部份的穆斯林都看女信徒蒙頭是應有及合乎可蘭經教導的衣著,聖經在林前十一5也有提過女人禱告及講道時應蒙上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但蒙頭卻不是今天一般基督徒婦女的做法。在第一世紀的羅馬社會,婦女外出蒙著頭部是一種應有的表現,這象徵該女士是該受尊重的,男士不能隨便接近她。[60] 婦女不蒙著頭代表她是可與別人發生性關係,在這處境下,婦女帶領敬拜時,不蒙著頭又怎能接受呢?[61] 所以,這段經文與當時社會文化的做法息息相關,今天我們是沒有需要按字面的意思來跟隨。[62]

由此可見,基督教的解經學家,會按當時的處境分析經文的應用性。但在穆斯林中,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因著對所啟示話語的尊重,幾乎禁止解釋或批判性地討論可蘭經,追隨者只有順服。[63] 故雖然有現代伊斯蘭學者認為戴頭巾、穿外袍是按當時的文化來教導,背後真正的意思是要有端莊的衣飾和合宜的男女相處模式,但今天穆斯林的主流教導仍是注重外表的表達,即使穿戴頭巾和外袍的背後可代表不同的看法和意義。

既然有卻份穆斯林認為戴頭巾是她們身份的象徵,我們作為基督徒也應勇敢地表明自己的身份,為主作盬作光。不需有特別的衣著,卻要話出基督的生命;著重內在的修養和基督徒應有的品德,而非被世界的價值觀影響我們。

6)總結

雖然主流的伊斯蘭學者均認為按可蘭經的教導,穆斯林女性是應當戴上頭巾、只露出臉和手,但原來當穆斯林女性穿上頭巾和外袍後,並不單單是一個宗教的記號,背後是藏著社會、政治、傳統和文化的信息。當我們今天看見穆斯林女性以伊斯蘭衣著出現時,不要以為她們一定是受壓制和被迫去做的。反之,她們很多都覺得如此的衣著使她們更自由和更受尊重,縱然背後反映了她們活在一個隨時可有異性威脅的空間。當然,在伊斯蘭教法執行的地方,女性會因怕穿得不恰當而處於驚惶的狀態,但她們卻多仍認同這是應有的衣著。

漸漸地,伊斯蘭衣著已成為一些伊斯蘭國家的標記。隨著穆斯林數目的增加,戴頭巾的女士會越來越多,但她們卻不能因戴頭巾而得平安和盼望。願意我們以基督的愛去愛這一群衣著與我們不同的女士,以至她們能得著神女兒尊貴的身份,得著真正的自由。

參考書目:

Ahmed, Leila. Women and gender in Islam: historical roots of a modern debat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2.

Ask, Karin and Tjomsland, Marit, e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contemporary dimensions of discourse on gender relations. Oxford; New York: Berg, 1998.

Blackburn, Susan, and others, ed. Indonesian islam in a new era: how women negotiate their muslim identities. Clayton : Monash Asia Institute Pr, 2008.

Bodman, Herbert L. and Tohidi Nayereh., ed. Women in Muslim societies: diversity within unity. London: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8.

Engineer, Asghar Ali. The Rights of Women in Islam. London: C. Hurst & Co., 1992.

Fee, Gordon D.. 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NICNT.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1987.

Goodwin, Jan. Price of honor: Muslim life the veil of silence on the Islamic world. New York: Plume, 2003.

Mounce, William D.. Pastoral Epistles, WBC. Nashville : T. Nelson, 2000.

Roald, Anne Sofie. Women in Islam: the Western Experience. London; New York: Routledge, 2001.

Sonbol, Amira El-Azhary, ed. Beyond the exotic: women’s histories in Islamic societies. Syracuse, N.Y.: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2005.

Theodore, Gabriel and Rabiha, Hannan, ed. Islam and the veil: theoretical and regional contexts. London; New York: Continuum, 2011.

Thiselton, Anthony C.. 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NIGTC.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2000.

Tucker, Judith E., ed. Arab Women: old boundaries, new frontiers.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3.

張永信。《教牧書信》。香港:天道,2005

張永信。《彼得前書》。香港:天道,1997

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個人出版,2003

 



[1] Judith E. Tucker, ed., Arab Women: old boundaries, new frontiers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3), 17.

[2] Karin Ask and Marit Tjomslan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contemporary dimensions of discourse on gender relations (Oxford: New York: Berg, 1998), 48.

[3] Gabriel Theodore and Hannan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theoretical and regional contexts (London; New York: Continuum, 2011), 66.

[4] 可蘭經二十四章30-31節

[5] Anne Sofie Roald, Women in Islam: the Western Experience (London; New York: Routledge, 2001), 275.

[6] Theodore and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66.

[7] Asghar Ali Engineer, The Rights of Women in Islam (London: C. Hurst & Co., 1992), 86.

[8] Theodore and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66.

[9] 可蘭經三十三章59節

[10] Theodore and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68.

[11] Engineer, The Rights of Women in Islam, 89-90.

[12] Roald, Women in Islam, 66.

[13] 可蘭經三十三章53節

[14] Theodore and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16.

[15] As above, 83.

[16] As above, 85.

[17] Roald, Women in Islam, 263.

[18] 艾布.達吾德聖訓第二十七卷第4092條,阿以莎是穆罕默德的妻子,阿布.伯克爾是她的父親阿斯瑪是她的妹妹。

[19] Engineer, The Rights of Women in Islam, 89-90.

[20] Roald, Women in Islam, 292.

[21] Herbert L. Bodman and Nayereh Tohidi, ed. Women in Muslim societies: diversity within unity (London: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8), 10.

[22] Bodman and Tohidi, ed., Women in Muslim societies, 109.

[23] Karin Ask and Marit Tjomsland, e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contemporary dimensions of discourse on gender relations (Oxford; New York: Berg, 1998), 64-65.

[24] Theodore and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94.

[25] Tucker, ed., Arab Women, 17.

[26] Bodman and Tohidi, ed., Women in Muslim societies, 88.

[27] Ask and Tjomsland, e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63.

[28] Tucker, ed., Arab Women, 17.

[29] Amira El-Azhary Sonbol, ed., Beyond the exotic: women’s histories in Islamic societies (Syracuse, N.Y.: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2005), 312.

 

[30] Ask and Tjomsland, e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90.

[31] Leila Ahmed, Women and gender in Islam: historical roots of a modern debat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2), 223.

[32] Theodore and Rabiha, ed., Islam and the veil, 95.

[33] Ask and Tjomsland, e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85-86.

[34] Bodman and Tohidi, ed., Women in Muslim societies, 86.

[35] Jan Goodwin, Price of honor: Muslim life the veil of silence on the Islamic world (New York: Plume, 2003), 100.

[36] As above, 102.

[37] Goodwin, Price of honor, 105.

[38] Frances Harrison, “Crackdown in Iran over dress code”, BBC news, 27April 2007; download from http://news.bbc.co.uk/2/hi/6596933.stm and “Iran: Tougher measures to enforce the islamic crackdown in Iran area dress code”, Crethi Plethi, 17 May 2011, download from http://www.crethiplethi.com.

[39] “Stricter Enforcement of Islamic Dress Code Ahead of Iran’s summer season”, Crethi Plethi, 2 May 2010, download from http://www.crethiplethi.com.

[40] “Ahmadinejad Against Enforcement of Islamic Dress Code”, Crethi Plethi, 27 June 2010, download from http://www.crethiplethi.com.

[41] Bodman and Tohidi, ed., Women in Muslim societies, 87.

[42] Ahmed, Women and gender in Islam, 165.

[43] Michael Slackman, “In Egypt, a New Battle Begins over the Veil”, The New York Times, 28 Jan 2007, download from http://www.nytimes.com/2007/01/28/weekinreview/28slackman.html?_r=0

[44] Goodwin, Price of honor, 317.

[45]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ijab by country”; available from

<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jab_by_country> (accessed 31 August 2013)

[46] Ask and Tjomsland, ed., Women and Islamization, 61.

[47] As above, 65.

[48] Michael Slackman, “In Egypt, a New Battle Begins over the Veil”, The New York Times, 28 Jan 2007, download from http: http://www.nytimes.com/2007/01/28/weekinreview/28slackman.html?_r=0

[49] Susan Blackburn and others, ed., Indonesian islam in a new era: how women negotiate their muslim identities (Clayton : Monash Asia Institute Pr, 2008), 50.

[50] As above, 52-53.

[51] As above, 54.

[52] As above, 82-83.

[53] Leslie Katherine Dwyer, “Making modern muslims [electronic resource] : embodied politics and piety in urban java, Indonesia”, Thesis (Ph.D.) Princeton University, 2001.

[54] Blackburn and others, ed., Indonesian islam in a new era, 60.

[55] As above, 93.

[56] William D. Mounce, Pastoral Epistles, WBC (Nashville : T. Nelson, 2000), 113-114.

[57] 張永信:《教牧書信》 (香港:天道,2005) ,頁148

[58] Mounce, Pastoral Epistles, WBC, 114.

[59] 張永信:《彼得前書》 (香港:天道,1997) ,頁257

[60] Anthony C. Thiselton, 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NIGTC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2000), 828.

[61] As above, 829.

[62] Gordon D. Fee, 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NICNT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1987), 512.

[63] 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個人出版,2003),頁76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