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社會倫理 法律倫理 張文傑: 從基督教倫理看二次創作的爭議
張文傑: 從基督教倫理看二次創作的爭議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四, 19 十二月 2013 11:14

從基督教倫理看二次創作的爭議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張文傑

1. 引言

200612月,香港政府發表諮詢文件,向公眾徵詢如何在數碼環境中加強保護版權。政府考慮收集的意見後,於20084月提出一套初步建議,再次諮詢公眾,然後於2011615日向立法會提交《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1] 條例草案的目的是將現行的版權法例規管範圍延伸至互聯網,打擊網上侵權活動,訂明刑事罰則以及可供豁免的例外情況。[2] 同年617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成立法案委員會審議條例草案。[3]

雖然條例草案已於2011年年中提出,而且立法會已經通過首讀,但是廣大市民到條例草案快將二讀通過時才激烈反對,呼籲推倒重來。究其原因,是不少市民擔憂條例草案一旦通過後,政府可能會繞過版權持有人對二次創作者提出檢控,扼殺創作和言論自由。[4]

基督徒同樣關注條例草案所衍生的二次創作問題,其中不乏要求保障二次創作權的聲音,但多集中討論條例草案通過後對言論自由及對教會產生的影響,未見從基督教倫理學探討二次創作的爭議。[5] 更遺憾的是,基督教界反對者眾,但未見基督教組織或以基督徒名義的個別人士在條例草案的諮詢期內向立法會提交意見。[6]

本文從基督教倫理學角度探討基督徒對二次創作的爭議可以持定怎樣的立場,並且建議基督徒作出相應的倫理決定。

值得留意的是,基督教倫理學的依據(sources)有四,按重要性可分為聖經、教會傳統、思維(理性)及切身感受(經驗)。[7] 本文嘗試涵蓋上述四個依據,分析二次創作的倫理問題。

2. 定義

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是一種由人類的智力活動所產生的無形資產。[8] 知識產權的擁有人有該資產不被侵害的權利。根據香港知識產權署的定義,知識產權涵蓋日常生活各個層面:

知識產權泛指一組無形的獨立財產權利,包括商標權、專利權、版權、外觀設計權、植物品種保護權及集成電路的布圖設計權。知識產權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十分重要:衣物牌子、藥物發明、報章上的文章、電視節目、流行歌曲、電影及時裝設計等等,均與知識產權息息相關。[9]

二次創作牽涉侵害知識產權的問題。在香港,「二次創作」尚無正式定義。本文參考美國聯邦著作權法與刑法(§101, Title 17, United States Code)的定義,將「二次創作」界定為建基於一項或多項已有的創作物,但同時保留該創作物的整體特質而進行的創作活動:

二次創作物(derivative work)指基於一項或多項已有作品的創作,例如翻譯、編曲、改編劇、改編小說、改編電影、錄音、藝術品的再創作、刪除、濃縮或其他形式的重製、轉化或借用。經過編者調整、注解、延伸或作出其他修改的作品,從整體而言仍能表現出原作者的作品就是二次創作物。[10]

目前華人教會常有的做法,例如重新編排詩歌歌詞及音樂、自行翻譯外語詩歌、改編現有的電視或平面廣告作宣傳教會活動之用等,都屬於二次創作。而目前香港社會對「二次創作」的爭議,其實與條例草案修訂第92條《反對作品受貶損處理的權利》有關。「貶損處埋」的定義如下:

(2) 就本條而言-

(a) “處理"(treatment) 作品指對作品進行任何增加、刪除、修改或改編,但不包括

(i) 翻譯文學作品或戲劇作品;或

(ii) 將音樂作品編曲或改作而只涉及轉調或轉音域;及

(b) 如作品經處理後受歪曲或殘缺不全,或在其他方面對作者或導演的榮譽或聲譽具損害性,則該項處理屬貶損處理 [11]

根據條例草案,公開或提供受貶損處理的作品,包括影片、聲音記錄的複製品,不論局部或全部,都構成刑事罪行。[12] 而現場聲藝表演的表演者或所表演已錄製於聲音記錄內的表演者,則具有使其表現中不受貶損處理的權利。[13]

3. 基督徒的倫理反思

3.1. 知識產權是財產嗎?

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假設人類的智力活動可以轉化成一種無形資產,而這種無形資產與有形資產一樣可以被私有化和作買賣。不過,知識產權是近代才出現的概念。聖經的著寫時代根本沒有知識產權的想法,「不可偷盜」的誡命(出二十15),以及「不可貪戀……」的誡命(出二十17)只限於物質財產。古典文學作者也從不關注冒名著作、抄襲、版權等侵權問題,所以不存在道德爭議。[14] 我們無法直接從聖經得出人類享有知識產權的說法,但我們仍然可以從人類智力活動的性質入手,以聖經為工具分析知識產權的正當性(legitimacy)。

牽涉知識版權的智力活動,可以是格物窮理或經由學習而獲得知識(knowledge),[15] 可以是運用創作力而得出創作物,[16] 也可以是積累知識和經驗而取得智慧。[17] 智力(intellect)是指人可以藉理性去理解事物的精神能力。[18] 根據聖經,人類對於事物的理解能力(understanding)是上帝賜予眾人的禮物(王上四29;伯三十八36;箴二6;但一17,二2130,九22),[19] 所得出的知識也是上帝賜予的(出三十一1-5,三十五30-三十六1;王上三10-12;代下一10-12;林前十二8)。[20] 至於創作的能力,聖經直截了當地歸功於「上帝的靈」,表明創作力也是上帝的恩賜(參出二十八3,三十一3-5,三十五31-33)。[21] 最後,聖經中的智慧(חָכְמָה σοφία)不獨與知識和經驗有關,更要求對上帝要有正確的認識,存敬畏的心過正直的道德生活。[22] 這樣看來,我們有足夠的經文支持智力的源頭是上帝,智力活動及其衍生物(知識、創作物、智慧)都是上帝給予人的禮物。既然「耶和華賜人智慧,知識和聰明都由祂口而出。」(箴二6),人若不存謙卑和感謝的心領受,卻將上帝的禮物當作出於自己,視為絕對不能被侵犯的財產的話,那人不是無知就是驕傲。而將上帝給予人類的禮物化約為私人擁有的資產,則是將無價的禮物降格成有價產業,是愚昧的表現。[23]

3.2. 我的創作屬於我嗎?

二次創作牽涉「創造」的問題。「創造」就是「從現有的事物帶出創新的事物」。[24] 不過根據創造論,上帝的創造與人類的創造有別。「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一1)表明上帝並非用現存的材料去創造,而是「從無創造」(creatio ex nihilo),反觀人類則由塵土造成(創二7),人類作為受造物,只能用現有的事物去創造。[25] 所以嚴格來說,人類所有的創造都是二次創作,因為根據定義,二次創作「從整體而言仍能表現出原作者的作品」,而人類創造出來的事物同樣不能擺脫原材料的特質──上帝的受造物。即使所創造的東西是非物質的,例如文化、音樂、語言等,它們必須以物質作為載體,並且不能擺脫上帝所創造的物理規律。

不但如此,創造論表明世界是上帝的財產,上帝是一切受造物的主宰,受造界屬於上帝,我們只是受託管理。[26] 「不可偷盜」表明人對資源有合法的私有權,否則偷竊的問題就不存在。[27] 只是公眾的得益比資源私有化更加重要:「所有人都有權使用大地資源,這在道德上優先於任何人獨享佔有的權利。」、[28] 資源眾人共享乃是表明,在合法的個人財產權之上還有更高的權利,那就是所有人都有權取得、使用地球的資源。[29] 因此嚴格來說,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被人類獨佔。

歷史上第一件關於版權的案例,同時是教會歷史上第一件關於版權的案例,也沒有違背這一點。愛爾蘭修道士科倫巴(Columba521-597)違背老師芬尼安(Finnian495-589)的意願抄寫一份剛從羅馬得到的《詩篇》,然後將抄本據為己有。芬尼安知悉後上告國王,國王判決:「小牛屬於母牛,抄本屬於原稿。」(Le gach boin a boinin, le gach beabhar a leabhrum)表明抄本的版權仍屬於原稿。[30] 然而這項判決沒有說明原稿屬於芬尼安或任何人。事實上,假如我們遵循「抄本屬於原稿」的思路,我們必須考慮原稿之上還有另一份原稿,而最終的原稿必須訴諸《詩篇》的原作者,即上帝本身(參提後三16)。

即使以人為本的法規也承認知識應該共享。通常被視為第一次就保護書本著作權而立法的條文,是1710年由英女王安妮頒布執行的《安妮法令》(Statute of Anne)。[31] 立法的目的是一方面鼓勵學習,另一方面授予作者在書本的印刷之後,享受一定時間的權利。根據法令,對於已出版的書籍,作者享有印製權21年;未出版的書籍,作者則享有印製權14年,而14年後作者仍在世的話,印製權延長14年。此項法令確認作者為版權的受益人,可享法律保護的公民權利,但這權利受年期限制,並非永恆。[32] 執行此項法令,可以讓印製品在作者的許可下印製,保障知識的素質。這項法令同時表明知識不能被人永久獨佔,否則窒礙知識的傳播,意味著知識最終應由公眾共享。今天的知識產權法同樣承認這點。

3.3. 二次創作何罪之有?

聖經內部也有二次創作的例子。Kynes將戲仿(parody[33] 作品對原作品的作用分為嘲笑、抵抗、尊重和重申四類,並分別提出聖經經文作為例子。例如《約珥書》三章10節:「要將犁頭打成刀劍,將鐮刀打成戈矛。」以重申的方式戲仿了《以賽亞書》二章4節:「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34] 至於新約聖經,來源評鑑法推論符類福音可能有互相參照的地方。[35] 可見新舊約聖經都有二次創作的例子,不過這不代表聖經默許二次創作。前文提及,聖經的著寫時代沒有知識產權的概念,知識和創作物是被默許公用的。由於現時的處境不同,聖經內部的二次創作不存在今天的道德爭議。

雖然根據創造論,沒有一個人可以把創作品視為絕對不能被侵害的資產,但是擅自取用別人的創作品再加以二次創作肯定不合乎基督教倫理價值觀。「不可偷盜」(出二十15)表明人對資源有合法的私有權,人不應未經別人的同意搶奪上帝交付別人管理的事物,這一點有新舊約的經文支持(出二十二1-16;利六2-5,十九11-1;太十九18;羅二21,十三9;林前六10;弗四28;多二10;彼前四15)。資源的私有權帶來義務,人應該尊重別人的私有權,否則危害社會的秩序和傷害別人。[36] 未經別人同意而取用別人的創作物與偷盜無異,是明顯的罪。

即使獲得產權擁有人的同意,二次創作也可以違反基督教倫理。創造的上帝在伊甸園裡將動物帶到亞當面前,吩咐亞當為野獸創作名字,亞當便照著行(創二19-20),這表明人有創造的能力,並且得到上帝的認可去運用此「權利」或「權柄」。[37] 不過,蛇和夏娃都扭曲了神的命令,前者將上帝的准許變成禁令,將上帝嚴峻的命令變成無關重要的家常閒話,[38] 後者則刪減、添加、更改上帝的吩咐,[39] 以致始祖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創三1-6),表明誤用創造力可以是壞的。其他濫用創造力的例子在聖經屢見不鮮,最常見的是人雕刻偶像改替上帝(申二十七15;王下十九18;賽四十19-20,四十四10-13;哈二18;徒十九23-26)。[40]

值得留意的是,根據定義,二次創作「從整體而言仍能表現出原作者的作品」。這意味著二次創作者雖然對原作者的作品附加自己的創意,但我們不能否認它仍有相當程度呈現原創者的原意。二次創作者若捏造壞話污損原創者的榮譽或聲譽(即貶損處理),則違反「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的誡命(出二十16),因為這項誡命同時禁止人用不誠實的態度對待任何人。[41] 倘若二次創作者的作品傷害原創者的感情的話,不論是否出於惡意,都違背「為別人而活」的原則,並非按著愛人的道理行(羅十四15),[42] 這同樣是不值得鼓勵的。

綜合上述討論,筆者認為唯一能夠接受的「二次創作」是:在獲得版權持有人的同意下,考慮原創者和版權擁有人的感情,藉尊重和愛心所進行的第二次創作。

4. 基督徒的倫理實踐

4.1. 尊重及保護知識產權

雖然智力、知識、創作力與智慧皆源於上帝,不應視之為絕對不能被侵犯的資產,但人類運用智力、勞力去獲取的資源,以及所形成的財富,都是上帝給予勞碌的人所享受的成果(傳二24)。因此對基督徒來說,上帝賜予一人的恩典不能成為眾人自由瓜分的理由。我們仍然要尊重資產的擁有權,不能毫無顧忌地佔用。假如別人依賴創造力謀生甚至維生,如畫家、作家、作曲家等,我們更應存憐憫的心,不應搶奪別人維生之物(參出二十二26-27)。

二次創作「從整體而言仍能表現出原作者的作品」,故此二次創作品不能否認它引用或借用別人的創作成果。基督徒進行二次創作時,應先獲得版權持有人的同意,否則觸犯「不可偷盜」的誡命,形同剽竊。

4.2. 資源共享與凡物公用

雖然聖經沒有肯定智力可以作為無形資產,但是根據創造論,所有創造物的根源都是上帝,人類智力的根源也是上帝的賞賜,那麼智力和因智力而生的成果都屬於上帝。可惜的是,由於人的墮落,一些資源被少數人積存,又有一些資源遭浪費、濫用。為了獨享資源,人們甚至以彼此征服和攫取為手段。[43] 人的貪婪使一些知識、創作品被少數人壟斷,窒礙人類的發展,例如藥物研究,考古學的發現等。耶穌基督帶來救恩後,教會恢復分享財物的倫理理想。[44] 同理,我們可以秉承這種天國的價值觀,主動向別人分享我們的創作成果。這一點有終末論的意義,因為「新約教會在財物分享的種種實踐,是末世彰顯的記號,顯示出神更新變化的能力,已經突破、進入到舊的世紀中。[45] 我們的責任是去實行上帝的旨意;只要作順服的門徒,我們就能將今日的世界變得更像聖經說的那榮耀的未來新天新地。[46]

4.3. 善用創造力去榮耀神

智力是上帝給人的賞賜。人運用智力時,亦須恪守道德和宗教規範,這樣才是智慧人的表現。「人的主要目的就是榮耀上帝,永遠以祂為樂。[47] 創造論表明唯獨上帝配得敬拜、讚美和順服,其他一切受造物應當歸服上帝。[48] 照樣,人的智力也應當用來榮耀祂。聖經不乏藉上帝賜予的創造力去服事上帝的例子,例如建立會幕和聖殿(出三十六8;代上二十二15-16;代下二5-713-14),以及作歌跳舞讚美上帝(王上六31-32,二十五1-7;詩九十二1-3,九十八5,一四四9,一四九3)。[49] 今天的基督徒也可善用創造力建立教會和敬拜上帝。

5. 結論

基督徒應尊重和維護知識產權。教會常有的做法,例如重新編排詩歌歌詞及音樂、自行翻譯英文詩歌、改編現有的電視或平面廣告作宣傳教會活動之用、投射詩歌歌詞供聚會之用等,如屬於侵權行為,不能以創作或言論自由為擋箭牌,也不能以積非成是的理由開脫,反應盡量避免,或聯絡出版社取得同意,或積極向政府爭取豁免。這不是為了免於刑責,卻為了表示尊重。

至於二次創作,基督徒應先取得版權擁有人的同意,以尊重的心進行。無論何種創作,基督徒都應存感謝的心運用智力,榮耀上帝,因為「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一17)「貶損處理」容易變成利用創造力去毀謗、侮辱別人的行為。無論這些行為是否二次創作,都是基督教倫理學中不容許的。

商業機構在「知識產權」討論上推波助瀾,背後不是為了保障文化藝術創作人,卻要確保專利權,務求壟斷市場,謀取更大利潤。[50] 基督徒應該避免這種扭曲的價值觀,反而一方面保障以智力謀生的創作者,另一方面主動公開分享自己的創作成果。具體來說,筆者建議牧者可主動公開分享講章,基督徒詩人可公開分享詩歌。如經版權持有人的同意,基督徒可將牧者的講道重點二次創作為詩歌便利於教導和傳播,或者改編詩歌的旋律或歌詞以符合處境需要等。

參考書目

Angeles, Peter. Dictionary of Philosophy.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1981.

Bently, Lionel. Uma Suthersanen and Paul Torremans edited. Global Copyright: Three Hundred Years Since the Statue of Anne, frm 1709 to Cyberspace. UK: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10.

Boyd, James R.. The 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 Philadelphia, Presbyterian Board of Publication, 1859.

Http://uscode.house.gov/(下載日期:201266日)。

Kynes, Will. “Beat Your Parodies into Swords, and Your Parodied Books into Spears: A New Paradigm for Parody in the Hebrew Bible.”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19 (2011), 276-310.

Lincoln, Andrew T.. Ephesians. World Biblical Commentary 42.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2002.

Manser, Martin H.. Dictionary of Bible Themes: The Accessible and Comprehensive Tool for Topical Studies. London: Martin Manser, 1999.

Morris, Leon.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Grand Rapids: W.B. Eerdmans, 1988.

Soanes, Catherine and Angus Stevenso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1th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Stuart, Douglas K.. Exodu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2.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7.

Syn, Roger. “Copyright God: Enforcement of Copyright in the Bible and Religious Works.” Regent University Law Review 14:1 (2001), 1-34.

Wood, D. R. and I. Howard Marshall. New Bible Dictionary. 3d ed.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1996.

〈立法會秘書處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擬備的文件(背景資料簡介)〉。立法會文件編號:CB(1)2623/10-11(01)(中文版)。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版權條例》(第528章)《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立法會文件編號:CITB 07/09/17(中文版)。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版權草案須增條文保障二次創作〉。《時代論壇》第1290期,2012520日,頁2

〈政府當局就公眾對《實務守則》的意見及當局的回應所提供的文件〉。立法會文件編號:CB(1)750/11-12(01)(中文版)。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政府當局對於各團體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所提出意見作出的回應〉。立法會文件編號:CB(1)3061/10-11(09)(中文版)。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關注言論自由,要求保障二次創作〉。《時代論壇》第1285期,2012415日,頁2

卡森、穆爾著。尹妙珍、紀榮神譯。《21世紀新約導論》。香港:天道,2009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北:華神,2002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香港:天道,2006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知識產權署。《香港的知識產權》。香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9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活出群體、十架與新造的倫理意境》。台北:校園,2011

郭鴻標。〈基督徒對知識產權的維護與見證〉。《宣道牧函》第56期,20085月,頁1-4

陳秉權。〈《2011版權(修訂)條例》如何令教會陷於刑事檢控(節錄)〉。《時代論壇》第1289期,2012513日,頁13

麥世賢、甄敏宜、黎嘉晉。〈侵犯版權非殺人罪行──從法律角度看版權修訂條例〉。《時代論壇》第1290期,2012520日,頁1

麥世賢、甄敏宜、黎嘉晉。〈假如教會失去二次創作〉。《時代論壇》第1290期,2012520日,頁1

麥世賢。〈基督徒創作人發聲明:籲信徒關注《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時代論壇》第1288期,201256日,頁2

萊特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建構神學、社會與經濟的倫理三角》。台北:校園,2011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

歐陽家和。〈修訂版權條例趕盡二次創作?〉。《燭光網絡》第82期,20121月,頁24-25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2002

羅秉祥。《羅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出版社,1992

 



[1] 〈立法會秘書處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擬備的文件(背景資料簡介)〉,立法會文件編號:CB(1)2623/10-11(01)(中文版),頁1-2,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2]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版權條例》(第528章)《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立法會文件編號:CITB 07/09/17(中文版),頁1-2,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3] 〈立法會秘書處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擬備的文件(背景資料簡介)〉,頁3

[4] 歐陽家和:〈修訂版權條例趕盡二次創作?〉,《燭光網絡》第82期(20121月),頁24

[5] 歐陽家和:〈修訂版權條例趕盡二次創作?〉,頁24-25;〈關注言論自由,要求保障二次創作〉,《時代論壇》第1285期,2012415日,頁2;麥世賢:〈基督徒創作人發聲明:籲信徒關注《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時代論壇》第1288期,201256日,頁2;陳秉權:〈《2011版權(修訂)條例》如何令教會陷於刑事檢控(節錄)〉,《時代論壇》第1289期,2012513日,頁13;麥世賢、甄敏宜、黎嘉晉:〈假如教會失去二次創作〉,《時代論壇》第1290期,2012520日,頁1;麥世賢、甄敏宜、黎嘉晉:〈侵犯版權非殺人罪行──從法律角度看版權修訂條例〉,《時代論壇》第1290期,2012520日,頁1;〈版權草案須增條文保障二次創作〉,《時代論壇》第1290期,2012520日,頁2

[6] 〈政府當局對於各團體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所提出意見作出的回應〉,立法會文件編號:CB(1)3061/10-11(09)(中文版),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政府於20118月發出《實務守則》,以配合條例草案而訂定的「安全港制度」,基督教組織或以基督徒名義的個別人士同樣沒有在《實務守則》的諮詢期內向立法會提交意見。參:〈政府當局就公眾對《實務守則》的意見及當局的回應所提供的文件〉,立法會文件編號:CB(1)750/11-12(01)(中文版),立法會圖書館(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library/index.html)(下載日期:201266日)。

[7] 有關這四個依據的詳細說明,可參羅秉祥:《羅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出版社,1992),頁230-251

[8] Catherine Soanes and Angus Stevens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1th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9]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知識產權署:《香港的知識產權》(香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9),頁2

[10] http://uscode.house.gov/(下載日期:201266日)

[11]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版權條例》(第528章)《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附件B,頁22

[12]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版權條例》(第528章)《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附件B,頁23

[13]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版權條例》(第528章)《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附件B,頁45

[14] Andrew T. Lincoln, Ephesians, World Biblical Commentary 42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2002), lxxi.

[15] Soanes and Stevenson, “knowledge,” i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6] Soanes and Stevenson, “creation,” i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7] Soanes and Stevenson, “wisdom,” i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8] Soanes and Stevenson, “intellect,” i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9] Martin H. Manser, “understanding,” in Dictionary of Bible Themes: The Accessible and Comprehensive Tool for Topical Studies (London: Martin Manser, 1999).

[20] Manser, “knowledge, God as source of human,” in Dictionary of Bible Themes.

[21] Douglas K. Stuart, Exodu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2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7), 651.

[22] D. R. Wood and I. Howard Marshall, “wisdom,” in New Bible Dictionary, 3d ed.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1996).

[23] 郭鴻標:〈基督徒對知識產權的維護與見證〉,《宣道牧函》第56期(20085月),頁2

[24] Peter Angeles, Dictionary of Philosophy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1981), 51.

[25] Wood and Marshall, “creation,” in New Bible Dictionary.

[26]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頁345;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香港:天道,2006),頁202

[27] Stuart, Exodus, 465.

[28] 萊特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建構神學、社會與經濟的倫理三角》(台北:校園,2011),頁189

[29]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89

[30] Roger Syn, “Copyright God: Enforcement of Copyright in the Bible and Religious Works,” Regent University Law Review 14:1 (2001), 4.

[31] Lionel Bently, Uma Suthersanen and Paul Torremans ed., Global Copyright: Three Hundred Years Since the Statue of Anne, frm 1709 to Cyberspace (UK: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10), 7.

[32] Bently, Suthersanen and Torremans ed., Global Copyright, 28-29.

[33] 戲仿(parody)的意思是:「有意地用誇張手法模仿某作者、藝術家或文體,達到令人發笑的效果。」參:Soanes and Angus, “parody,” in Concis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34] 詳見:Will Kynes, “Beat Your Parodies into Swords, and Your Parodied Books into Spears: A New Paradigm for Parody in the Hebrew Bible,”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19 (2011), 276-310

[35] 詳見:卡森、穆爾著,尹妙珍、紀榮神譯:《21世紀新約導論》(香港:天道,2009),頁63-80

[36] Stuart, Exodus, 465.

[37]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2002),頁240-1

[38]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280-1

[39]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283-4

[40] Manser, “creativity,” in Dictionary of Bible Themes.

[41] Stuart, Exodus, 466.

[42] Leon Morris,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Grand Rapids: W.B. Eerdmans, 1988), 487.

[43]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92

[44]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活出群體、十架與新造的倫理意境》(台北:校園,2011),頁618-9

[45] 海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頁619

[46] 艾金遜:《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頁211

[47] James R. Boyd, The 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 (Philadelphia, Presbyterian Board of Publication, 1859), 19.

[48]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北:華神,2002),頁570

[49] Manser, “wisdom, nature of human,” in Dictionary of Bible Themes.

[50] 郭鴻標:〈基督徒對知識產權的維護與見證〉,頁4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