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社會倫理 經濟倫理 楊華:當清教徒遇上香港女傭——巴克斯特主僕觀的現代應用
楊華:當清教徒遇上香港女傭——巴克斯特主僕觀的現代應用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一, 19 五月 2014 15:01

當清教徒遇上香港女傭——巴克斯特主僕觀的現代應用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楊華

引言

2010年新年伊始,一個重磅新聞在香港各大媒體滾動播放:23歲的印尼籍女傭Erwiana 被僱主打的鼻青臉腫渾身傷痕累累,但遭到僱主的威脅,說一旦說出去,就買通殺手殺其全家。所以一直隱忍直到返家在機場被友人發現被送醫院才被發現。

其實,這只是發生在諸多案件中的一例,据亚洲外佣协调会介绍,每月接到二、三十通求助电话,其中,每月有二、三起甚至被禁足在家。这样的事发生在号称法治优良的香港,作恶主体甚至包括了大学教授。[1] 香港虐佣案引发国际关注。美国《时代》周刊以《印尼佣是香港的现代奴隶》为题报道称,香港外佣接二连三遭受虐待是因为保障制度不健全,此前有调查显示,30万名外佣中,约18%曾遭雇主身体虐待。[2] 《時代》周刊甚至稱香港印佣是现代奴隶(modern-day slavery)。这样的评价,是否危言耸听?

因香港高達三十萬的外籍僱工的存在,以及不時出現的虐傭報道讓我們不得不對僱傭關係進行一個倫理思考。究竟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呢?尤其是在被譽為在全球最自由公正的社會——香港之中?有很多人認為這是因為香港政府的有漏洞的政策所導致的,[3] 當然我們不排除政策上的改善會有助於此種情況的再次發生,不過也需要我們從個體的角度去考慮僱主與傭工之間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關係,又該以怎樣的態度對待彼此呢?

之所以做出這樣的疑問是因為在現在的香港社會有大量的傭工的存在,在夫妻雙方都有工作的中產階層中這更是一種普遍現象,在教會中亦然。當然“虐傭”本身就是一個受道德法律所譴責的現象,從消極的回應是我們不應該如此做,那從積極的層面來回應,就是作為傭工與僱主之間的相互選擇、彼此義務與責任分別是什麼呢?這一問題的答案對於我們當今的社會尤其是教會的弟兄姊妹有很實際的意義。

本文試圖以清教徒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的主僕觀來建構包括香港在內的僱傭關係。筆者會首先檢視外籍傭工在港的現況,之後對比17世紀英國國內的僱傭情況與現在香港社會的僱傭情況的異同,之後以當時的清教徒的代表巴克斯特的倫理指導為基礎,提出處理現今社會僱傭關係的建議。

外籍傭工在港現況

外籍佣工是指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家庭佣工,政府自七十年代起准許外籍家庭傭工(外傭)來港工作,以解決本地全職留宿家庭傭工供應不足的問題。根據香港入境處2012年年報,截至十二月三十一日,外籍家庭傭工人數有312 395名,占香港人口达4.35%,当中绝大部份是女性。當局准許外籍家庭傭工以受僱兩年的合約形式來港工作,以減輕本港許多家庭的家務負擔。當中來自菲律賓及印尼的人數分別約佔50%48%[4]

根據香港政府的政策,外傭享有最低工資的保障,規定最低工資,僱主須向外傭支付不低於簽訂合約時規定最低工資的薪金。這項規定一方面可保障外傭免受剝削,另一方面亦可保障本地工人免與低薪海外工人競爭。政府在考慮了香港的整體經濟和就業情況後,決定自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起,把外傭的規定最低工資調高90元,即由每月3,920元調整至4,010元。新的工資水平適用於所有在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或以後簽署的僱傭合約。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香港政府特別的留宿政策。根據香港入境處的規定,2004年及之後的外籍僱傭必須留宿在僱主家裡,而僱主需要為家傭提供必要的隱私地方居住以及免費的膳食(或者不得低於每月940元的膳食補助)。所以一般的家傭都是住宿在僱主的家裡,與僱主的家庭一同生活的。一般的中產階層家庭,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都會願意僱傭家傭,或者照顧家中幼兒,料理家務,燒菜做飯等,或者照顧家裡生活不便的高齡長者,對於家傭而言其工作範圍廣且工作時間長,但是相對強度不大。

他們所面對的問題和挑戰:

我們對比外傭的總人數(312 395),以每月二三十例的求助對比(亚洲外佣协调会),實際上發生的已不到萬分之一。若單純如此對比,我們并不可能會發現外傭所面對困難的窘迫性,但是並非每一個個案都會嚴重到求助那種地步,並且筆者相信在埡口隱忍下的家傭可能也不在少數。拋開具體的個案不論,我們既然想要了解僱主與僱傭所應該有的倫理關係,我們需要知道,在目前的情形中,家傭所面對的問題都有哪些。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20096-7月針對參加天主教崇拜的外傭做的一份調查,該調查涉及1437名外傭,較為客觀,筆者將其總結為以下幾點:

1 超時工作。因為根據港府規定,傭工是需要全宿在僱主家里的,這往往導致傭工需要隨時候命,其工作時間往往超出八小時。在該份調查中,每日工作八小時的只佔到整體的1.7%,這也就是說有98.3%的工作時間超過八小時,而更有近五成(47%)受訪者需要工作15-20小時。

2 克扣薪水。雖然政府有規定法定最低月薪(2008年為3580港幣),但卻有26.3%是不足法定最低月薪的,16.4%的受訪者不獲僱主提供免費膳食,

3 壓迫的居住環境。香港本身人多地狹,而外傭的居住條件更為不濟,雖然僱傭外傭的很多都是中產階層,但是給傭工提供的住宿條件依然普遍狹小。而外傭限於中介合約往往不會提出要求。

4 假日仍需工作。雖然這一現象并不普遍,但是卻也有部分傭工無法享受週日的假期,也有許多傭工的假期被僱主調到其他時間,無法與自己的朋友在週日小聚。

5 與家庭分割。雖然這與僱主並無多大關係,但是確實所有外傭都需要面對的問題。

除此之外,女傭中也存在被僱主責罵,責打,虐待甚至被性侵犯的現象。這些都是女傭所要面對的問題。

十七世紀時的英國僱傭狀況以及與當代社會僱傭狀況的異同

我們若將巴克斯特對當時英國基督徒之間的僱傭關係的倫理指導應用到現代的香港社會,需要考慮當時巴克斯特所處時代的僱傭關係和現在是否有很大的相似性,如此我們才可以客觀準確的做出評估然後將其應用在現代的僱傭關係中。所以我們會首先看當時的社會制度,對比當時代的奴隸制與在英國本國的僱傭制的區別,之後會分辨從巴克斯特的著作中找出作者所提到的指導是針對僱傭制下的僱傭關係還是奴隸制下的奴僕與主人的關係,最後會探討巴克斯特對當時盛行英國海外殖民地的奴隸制態度。

1 十七世紀的英國的奴隸制與僱傭狀況

事實上在英國本土,因為受基督教思想的影響,在很早的時候已經廢除了奴隸制。1102年在倫敦的一項教會法令就已經禁止了奴隸制度及奴隸貿易,1179年,第三次拉特兰會議(Third Lateran Council)通過一項教會法令,禁止任何基督徒受養奴隸,這項法令是針對所有教會的。[5] 在英國農奴是不同於奴隸的,他們是有些許的自由,但即便如此最后一名农奴也在17世纪初消失。

不過18世纪开始,黑奴开始输入伦敦和爱丁堡作英国人的仆役,但当时的黑奴并不是贸易而得,他们的法律地位一直都是含糊不清。哥倫比亞大學教授Christopher L. Brown提到一個案例,在1772年,一个名James Somerset的黑奴逃跑了,然后被他的主人Charles Steuart捉回,再把他送去牙买加种甘蔗。由于Somerset在伦敦时已经受洗,他的神父便以“人身保护令”向法院提出诉讼。当时的英格兰及威尔士高等法院王座法庭院长William Murray, Lord Mansfield1772622日宣判:“无论有那么不便,但总要有个决定,我不能说这件案在英格兰法律之下是准许或认可;所以黑人是应该被释放。”这便即宣布了奴隶制不存在于英格兰法律之下,那么拥有奴隶即等同非法行为。这一判决令到英格兰境内的一万至一万四千名奴隶得到解放,亦表明了其他管辖区实行的奴隶制不等于在英格兰也同样实行。在“Somerset案”后,苏格兰的黑奴Joseph Knight也好像Somerset一样逃跑了。这件案在1776Wedderburn审讯,结果与前案一样:奴隶制不存在于苏格兰法律之下。苏格兰最后的本土奴隶于 1799年在煤矿主底下获得自由。[6]

所以對於巴克斯特所在的17世紀來講,奴隸並且農奴在英國本土已經是一個非法的行為更何況在教會內。雖然如此,我們也需要知道,在當時的英帝國本土內,由於出身及財富問題依然存在很嚴重的階層化現象,尤其是在工業革命前還較多保留封建化的王國中。

另外,我們從巴克斯特的著作中也可以看到,他所提到的僕人(servant)與奴隸(slave)並非一個概念:

在巴克斯特所著的《A Christian Dictionary》卷一的第二部分,作者特別用一章的篇幅探討了如何挑選合適的僕人與僱主。針對僕人選擇合宜的僱主,巴克斯特提出了八條建議,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當時的僕人對僱主的選擇並非如奴隸一般毫無自己的意願表達的可能,被買來買去,而是可以自由的選擇的。[7] 14章里,作者有提到僱主需要給予僕人他們健康的食物以及適宜的住宿環境,更重要的是要提供給他們應得的薪酬。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當時代的英國僱傭關係同之後的奴隸主與奴隸關係是不一樣的。

另外,我們需要了解的是巴克斯特本人對奴隸及奴隸制的態度,在《A Christian Dictionary》中,他提到沒有任何人有任何理由讓別人做奴隸的,但是因為犯罪的原因,可以判處剝奪他的自由,沒收他的一切財產等方式懲罰。在第十四章中,巴克斯特特別提到那些類似于海盜去其他大陸擄掠黑人及其他人種,然後將他們販賣為奴隸的人可以看為人類的公敵(common enemies of mankind)。[8] 雖然巴克斯特反對將人變成個人的奴隸,但是面對那些殖民地中盛行的奴隸制,他卻並未提出明確的反對,或者要求解放奴隸。[9]

2 當時英國僱傭狀況的處境與現在的異同

上文中我們了解當時代的英國其並未受到海外奴隸制的影響,當然這裡的影響主要指的是海外殖民地種植園中那種奴隸制度的引進。英國本土的商品諸如煙草、糖、咖啡等貿易與殖民地的奴隸制有相當大的關係,不過這卻並不是本文所關注的焦點。我們上文的結論是當代的英國的僱傭制是與海外的殖民地的奴隸制完全不同的,那麼我們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英國的僱傭狀況的處境尤其是巴克斯特筆下的僱傭關係與現代香港社會的僱傭情況有何異同呢?進一步的問題便是以巴克斯特對當時代英國僱傭雙方的倫理指導應用到現代香港的外傭與僱主身上是否合適呢?

巴克斯特筆下的僱傭關係的特點:

1 僱工是家庭的一部分

巴克斯特在《A Christian Directory》中的第二部份討論討論基督徒的家庭管理(Christian Economics),其中第二章緊接第一章婚姻中的選擇提到了關於僱工與僱主的選擇。[10] 作者提到僕人是家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個是在信仰方面,因為一個僕人與一個家庭能否保持聖潔的生活有很大的關係;另外一個方面就是社會層面,僕人也相當程度決定家庭是幸福還是痛苦。因為家庭一方面需要維持在信仰上的聖潔以幫助成員能更好的榮耀上帝,塑造他們的靈命,同時也是需要感受彼此的愛,讓家人有幸福的感覺,而這兩點都與僕人有關,所以巴克斯特認為,從家庭的目的和功用這角度講,僕人是家庭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 僕人與主人雙方皆有自主選擇權

這一點是僱傭關係與奴隸制的本質區別,巴克斯特筆下的僕人是自由人,他們在法律上是自由的,而奴隸則像一件工具一樣是隸屬于主人的,沒有主張自己的意願的權利。但是巴克斯特筆下的僕人卻是有充分的自主選擇權,他完全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家庭和地方服侍。[11]

3 僱主雙方相互選擇的重要考慮條件——榮耀上帝

在巴克斯特的思想中,無論是僱主選擇僕人還是僕人選擇僱主他們都要考慮的問題是榮耀上帝,并能夠對家庭的聖潔,個人屬靈生命的成長有溢出。在指導當中巴克斯特對雙方的建議都會考慮的問題是是否有益與自己的家庭以及個人生命的聖潔、成熟。不過略有不同的是,對於僱主而言,其第一項指導是選擇一個既有能力,亦有技巧同時也願意順服的僕人,再此基礎上才考慮所選擇的僕人是否敬畏上帝;而對僕人的指導其主要且是首要的考慮是所選要服侍的家庭,是否能夠為自己屬靈生命的成長提供幫助而不是攔阻。

4 僱工主要是英國本國的人

根據巴克斯特的描述,將對僱主的責任一篇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針對那些在本國內的僱主,另外一部分則是對那些在海外殖民地擁有奴隸的奴隸主。[12] 但是針對僕人的指引部分則是擁有選擇權的本國人士。

以上是巴克斯特書中所描述的僱傭關係狀況的一些基本特點,對比現在香港社會我們發現其中有許多相似的部分:

1 自由選擇的雙邊關係

香港社會的家庭傭工一般是透過中介的方式來香港務工,當然也有部分并不是透過中介,但是不管雙方確定僱傭關係的方式是怎樣的,他們在選擇上都是自由的,並且在地位上都是平等的。只不過自由選擇與地位平等的背後的理念不同,現代社會以法律觀念確定僱主與傭工的地位平等,而巴克斯特則從神學角度確定雙方同為上帝的受造者的平等觀念。

2 從經濟角度的合同關係

現代的家庭傭工在與僱主行程僱傭關係前一半都會有書面或者口頭的協定,此項協定成為一種合約關係。[13] 雖然我們沒有確切的資料證明巴克斯特時期的僱傭雙方會有書面的合約,但是從巴克斯特的敘述指引中可以確定雙方實質上是一種合約關係。因為僱主為僕人提供生活之必需品,完成勞動的必須品以及必要的薪酬,[14] 僕人為主人提供其所要求的勞動,這本身就是一種經濟上的合約關係。不過與現代的僱傭合約不同的是,巴克斯特更強調了雙方在經濟訴求之外的信仰訴求,其中信仰訴求更是被巴克斯特看重為最重要的考慮因素。

不過雙方也有些顯著的不同:

1 香港社會以外籍傭工為主

不同于巴克斯特時期的英國,其傭人主要是本國的國民,現代的香港社會的家庭傭工主要以外籍傭工為主,其中絕大部分是女性。

2 現代僱傭制有政府或其他第三方監管機構存在

香港社會的僱傭雙方需簽訂書面用工合約,該合約受法律保護,僱傭雙方若有爭執可由政府機構或其他第三方機構進行民事仲裁或刑事判決;但在巴克斯特的指引中卻無中立的第三方做仲裁或監督的工作,不過類似的概念卻是有的,就是巴克斯特強調雙方都需要對上帝負責。雖然巴克斯特的指引中並未引入第三方進行監督或仲裁,但是僱傭雙方作為基督徒,其對上帝負責的態度使得他們在主觀層面上將上帝擺放在了仲裁與公證的角色上。

3 現代社會的傭工享有更多自由

雖然僱傭雙方都是平等自由的身份,但是相較于巴克斯特時期的英國現代的香港的家庭傭工是享有更多的自由的,因為現代傭工會有自己的假期,除了週日外還有其他法定節假日一般傭工都會放假的,相對于此巴克斯特筆下的僕人卻沒有向現代傭工如此自由,但不意味這他們沒有假期,比如主日即為僕人與主人一起休息敬拜神的時刻。

雖然有如此多的不同,但是筆者認為雙方的處境是有更多的相似性的,這種相似性使得巴克斯特對當時僕人與主人的指引可以在相當部分引介到現代的香港社會中。

筆者認為,巴克斯特筆下的僱傭關係與現代香港社會的僱傭關係在本質上都屬於一種傭工合約,合約雙方都是平等、自由的經濟人,這一點成為可以將巴克斯特的倫理指引應用到現代香港社會的最重要的條件;其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巴克斯特的指引是從神學的角度進行,而現代社會則只完全的從合約內容進行評判(例如傭工是否能完全履行合約的要求,而僱主是否能提供合約中所列的報酬以及保障),不過巴克斯特對僱傭關係的指引背後的精神卻比合約精神更為重要,因為後者只是完成一個合約要求的被動行為,只是為了滿足一種約的要求,而前者卻是主動的為對方各方面的需要而考慮,在上帝的監督與見證下更主動的關心與愛。所以,從此角度講,筆者認為巴克斯特對僱傭關係的倫理指引對引導當下的僱傭關係趨於和諧共融是很有積極意義的。

巴克斯特的主僕關係的指引原則

僕人對僱主應盡的責任:[15]

1 尊敬供應人的上帝所給予你僕人的使命呼召,不要對你的工作或工作條件抱怨,而要存感恩的心對你的僱主。

2 將自己看為是神的僕人,是服侍上帝而不僅僅是服侍人,並且首要的期望從神而來的賞賜。

3 要正直且忠實的做僕人應該做的所有工作。

4 要更多關注與你向僱主應該盡的責任和義務而不要總是關注僱主所應該給你的。

5 要正確且忠誠的做那些委任給你的事情,但是不要做那些沒有得到僱主同意的事,即便是那些以僱主的名義做的好事。

6 尊重你的僱主,以你的職位(僕人)所要求的那種尊敬與崇敬對對待他們。

7 不要不情願并抱怨你做的事情,相反要高興的去做。

8 在所有的事情上順服你的主人(但是上帝所禁止的不可如此,但是他們本身的職位所賦予他們的要遵從),不可狂妄及違背僱主的命令。

9 不要將你僱主及僱主家庭里的隱私向別人透露。

10 不要為家庭所提供給你不好的食物而懷恨在心,若感覺提供的不滿足你的需要可以離開這裡并到其他地方工作。

11 每天個人或者和其他人一起為僱主以及僱主的家庭禱告

12 為自己靈魂的好處的原因要順服僱主在崇拜中的教導與帶領。

僱主對僕人應盡的責任:[16]

1 記住在基督里你們是弟兄并同為神的僕人,所以不要蠻橫的管理他們,相反要以溫柔和愛他們的心對待他們;並且不要讓他們做違背神的律法的事,也不要讓他們做對他們的靈魂有傷害的事。

2 提供給合宜,也是適合他們的工作,不要太多以至於對他們的健康不利或有礙於他們屬靈生命的得救;但也不要太少,以致他們懷有懶惰的想法并可能造成的對寶貴時間的浪費。

3 提供給他們所有必需的食宿需要,並且按照他們服侍你應得的工價或者約定的工價給他們。

4 不要與你的僕人過於親密以致他們可能會輕看你,然而也不要過於冷漠使你沒有機會為他們屬靈的好處的原因向他們說話。

5 記住你在家庭中應該為那些僕人的靈魂負責,所以應當恆常的帶領他們一起敬拜神,尤其是在主日,還有其他的時間,要每天的為他們禱告。

6 要警惕他們是否得罪上帝,是否在你的家中表現的不敬虔。

7 讓你的僕人遠離罪惡的團體,盡量讓他們不要進入相互的試探中。

8 在聖潔、智慧,以及你所有教導他們的事情上面要以身作則,要有好的榜樣。

9 要容忍他們一些因為不熟練以及身體軟弱方面的錯誤。

10 留意他們是否對自己的同伴很好。

背後的神學原則:

1-人的基礎關係

巴克斯特在主僕關係的倫理指導中,並不只單純涉及到雙邊的關係,他是囊括了上帝在內的三者的關係:上帝-僕人,上帝-僱主,僕人-僱主這三者之間共有的關係成為了倫理指導的主體。所以我們更確切的說,巴克斯特筆下的僱傭關係是建立在雙方和神之間的關係只上的,或者說僱傭關係是神人關係的一種延伸。筆者用下圖以表示三者的關係:

上帝

僱主

僕人

寬容,愛心

尊重,順服

同為僕人,兒女

救贖主,生命的主,監督者

救贖主,生命的主,監督者

 

上帝與僕人和僱主:

從生命個體的本質上來講,僕人和僱主的本質都是神的被造物,“人”的身份乃是雙方最為本質的相同點。所以,僕人與僱主的個人與神的關係中是相同的:神是他們生命的救主,所以他們當以感恩的心去侍奉神;同時神是他們生命的主,所以他們皆宜僕人的心態去侍奉神。他們都需要對神有感恩,順服,敬畏的心,因為神是他們的救贖主也是他們生命的主。另一方面,神作為他們共同的主,也是他們共同的監督者,僕人與僱主都須要對神負責,而神就是他們的監督著。

僕人與僱主:

僕人與僱主的關係建立在他們同為神的受造物并都為神所救贖,成為神的兒女的這一身份之上的。所以,他們首先在地位上是平等的,這決定了僱主不可以將僕人當成是奴隸或者是屬於自己的財產而虐待他們,他們都是屬於上帝的。其次,他們都在神的管治之下,都需要遵行神的律法,所以雙方尤其是僱主一方不可以要求僕人做違反神的律法的事情;最後,雙方都是神的僕人,也是神的兒女,應該在主內彼此相愛,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以愛為原則。

2 不同身份乃是來自神的不同呼召

僱傭雙方雖地位平等,但是卻又有不同的身份,這不同的身份決定了雙邊的關係以及對彼此的態度有些許不同。首先要指出的這樣不同的身份不是他們天生如此,乃是因為神的呼召。他們的工作是也是回應神對他們的呼召,[17] 而他們對彼此的態度也是因為他們有這樣不同的身份,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不同的身份的基礎之上的。

僕人對僱主

僕人要順服,尊重僱主,因為僱主的身份使他們可以為僕人的生命提供來自神的教導和幫助。僕人要忠誠與自己的身份所託,要忠於僱主的所託,要甘心樂意的服侍僱主,不可違逆僱主的意願(在神的律法與道德要求之內),因為這是神對僕人這一身份的要求。

僱主對僕人

僱主要為僕人的靈魂著想,要以他們對他們靈魂負責的態度去管理他們,既要給他們足夠的吃、穿、用等身體的需要,也要給予他們關於敬畏神上靈魂的需要。僱主要正直,要以溫柔和愛心對待他們,要寬容他們,提供給他們合宜的工作,並且給他們必要的報酬。

巴克斯特的主僕觀在當代社會僱傭關係的應用

應用原則

巴克斯特在主僕關係上的倫理指引是建立在神人關係之上的,是在基督教的信仰背景下針對基督徒僱主和僕人的指導,但是對於現代的香港社會來講,在這三十多萬僱傭家庭中,未必都是基督徒的家庭。那在這種情況下巴克斯特的指引是否還有意義呢?筆者認為,雖然巴克斯特筆下的主僕關係主要是建立在神人的基礎關係以及身份呼召之上的,但是作為神人關係的延伸,主僕之間的關係是可以應用到現代非基督徒僱傭關係之上的。或者可以說,在應用巴克斯特的倫理指引時可以忽略其神學上的基礎,而直接使用其在此基礎上的應用。這樣之所以可行的原因正如上文所述,現代的僱傭關係是建立在自願平等與合約精神上的,而這兩點的基礎實際上是與基督教的信仰背景有很大關係的。如圖所示:

上帝

僱主

僕人

寬容,愛心

尊重,順服

同為僕人,兒女

救贖主,生命的主,監督者

救贖主,生命的主,監督者

 

這樣,我們在針對非基督徒應用巴克斯特的倫理指導時,只需側重與僕人與僱主的雙邊關係即可。

另外一方面,雖然雙方都沒必要引入上帝已作為其倫理指導的基礎,但是上帝的其中一個角色卻在現代社會的非基督徒僱傭關係中依然存在,那就是作為一個中立的第三方監督者——法律。

具體指引:

傭人:

傭人應該尊敬、順服自己的僱主,不應該在自己以傭人工作的時間違逆僱主合理的要求。傭人也應該以誠實,正直的心對待自己的工作,不應該在工作的時間偷懶或者故意的延遲以至於僱主的利益遭受損失。傭人應該更多為僱主的利益著想,忠誠完成自己的工作所託。

僱主:

僱主應該善待傭人,以寬容和愛心對待他們,要提供給他們工作的條件,包括必要的飲食和住宿的條件。僱主也應該更多關心傭人的需要,不但是他們生活上的需要,他們所面對的問題或者其他的困難僱主也應該盡量憑著愛心去關懷他們,不應該只將他們看成為自己工作的工具,而應該更人性化的對待他們。僱主應該按照合約的要求按時給予他們應得的薪水。

第三方監管機構:

第三方監管機構應該公平公正的處理雙邊關係,尤其要更多的關注作為弱勢群體的傭工,可以為傭工提供必要的培訓機會以幫助他們能夠有更多的技巧去完成工作的要求。在處理糾紛時,更需要以公正公平的原則依照法律的要求去處置;同時作為第三方機構應該在制度上預防出現有損雙邊利益的政策或條款,保證雙邊的合理合法訴求。

總結

17世紀巴克斯特針對英國國內的僱傭狀況,為當時基督徒的僱傭雙方提供的倫理指引為處理當今社會尖銳的僱傭關係提供了可借鑒的寶貴經驗。雖然兩者處於不同的時代背景,也有不同的信仰情況,但是兩者之間的本質條件是相同的。

巴克斯特對僱工與僱主的雙邊倫理指引是建立在上帝、僱工與僱主的三方關係之上的,在應用到現代非基督教的現實中有一定的困難。但是,現代法治社會下的雙邊關係與在上帝監督下的當代雙邊關係有很大的相似性,尤其是在第三方機構引入,這種相似性使得巴克斯特的倫理指引的現代應用成為可能。筆者認為針對現代社會的僱傭關係,巴克斯特的倫理指引不但為我們正確梳理雙邊關係提供了一個原則上的指引,同時它在實踐中也可以成為我們可供參考的典範。


參考書目:

期刊:

Bagley, Christopher, Susan Madrid, and Floyd Bolitho. "Stress Factors and Mental Health Adjustment of Filipino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Social Work 40 (10// 1997): 373-82.

Coffey, John. "Evangelicals, Slavery & the Slave Trade: From Whitefield to Wilberforce." Anvil 24, no. 2 (2007): 97-119.

Gilmore, Talle D. "The New York Domestic Workers' Bill of Rights: Justice at the Door." Intercultural Human Rights Law Review 7 (01// 2012): 147-89.

Hamm, M. Dennis. "Unprofitable Servants, Worthless Slaves?". America 179, no. 8 (09/26/ 1998): 31-31.

Hanstedt, Paul. "In Hong Kong, the Ethics of Housework."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56, no. 28 (03/26/ 2010): B24-B24.

Killingray, David. "Britain, the Slave Trade and Slavery: An African Hermeneutic, 1787." Anvil 24, no. 2 (2007): 121-36.

Kuivenhoven, Maarten. "The Worst Kind of Thievery? The Puritan Servant-Slave Social Ethic in Richard Baxter and William Gouge." Puritan Reformed Journal 5, no. 2 (07// 2013): 131-52.

Loveband, Anne. "Positioning the Product: Indonesian Migrant Women Workers in Taiwan."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Asia 34, no. 3 (01/03/ 2004): 336-48.

McLaren, Leah. "The U.K.'S Slave Shame." Maclean's 126, no. 50 (12/23/ 2013): 26-26.

Morris, Marc. "Breaking the Bonds." History Today 63, no. 3 (03// 2013): 40-42.

Mowbray, Joel. "Maids, Slaves, and Prisoners." Domestic workers in Saudi Arabia 55, no. 3 (02/24/ 2003): 37-40.

Richardson, R. C. "A Maidservant's Lot." History Today 60, no. 2 (02// 2010): 25-31.

Walvin, James. "Slavery and the British." cover story 52, no. 3 (03// 2002): 48-54.

書籍:

翟浩泉著。《起步! 印傭事工 : 教會及各行業總動員》。 香港 : 迎欣出版社, 2012

施密特著。汪曉丹、趙巍譯。《基督教對文明的影響》。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 Morgan, PA : Soli Deo Gloria Publications, 2000.

Latourette,Scott Kenneth. 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volume 1:to 1500,New York:Harper &Row,1975.

Brown,Christopher Leslie ,Moral Capital: Foundations of British Abolitionism

California: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lifornia press,2006

網絡資源:

反奴隸制組織:

http://www.antislavery.org/english/slavery_today/what_is_modern_slavery.aspx

香港入境處2012年年報:

http://www.immd.gov.hk/publications/a_report_2012/tc/ch1/index.htm#c_1_6f

虐傭事件:

http://zh.wikipedia.org/wiki/2014%E5%B9%B4%E9%A6%99%E6%B8%AF%E5%8D%B0%E5%B0%BC%E5%A5%B3%E5%82%AD%E8%A2%AB%E8%99%90%E4%BA%8B%E4%BB%B6

 



[1] http://news.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_hk/2014/01/18/271176.asp20/2/2014.

[2] http://gongyi.163.com/14/0120/10/9J1CMV0S00933KC8.html20/2/2014.

[3] 例如香港媒體人柴子文即認為這是有香港的外傭人制度引起的,參見http://opinion.dwnews.com/news/2014-01-23/59383771-all.html20/2/2014.

[4] 香港入境處2012年年報http://www.immd.gov.hk/publications/a_report_2012/tc/ch1/index.htm#c_1_6f20/2/2014

[5] Latourette Scott Kenneth. 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volume 1:to 1500,New York:Harper &Row,1975. 558.

[6] Brown,Christopher Leslie ,Moral Capital: Foundations of British Abolitionism

California: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lifornia press,2006

[7]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 Morgan, PA : Soli Deo Gloria Publications, 2000.408-409.

[8]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62.

[9]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61.在對主人的第二條指引是針對在海外擁有奴隸的奴隸主做出的,通篇巴克斯特強調那些奴隸也是神所創造的人類,和那些奴隸主擁有一樣的靈魂,但是在其中他並未提出要解放奴隸的指引。

[10]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07.

 

[11]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07. 在這條指引中,巴克斯特強調僕人不應該只為了自己的肉體好無懶做的原因選擇那些單單對自己肉體有益的主人,而應該更多的考慮是否對自己的屬靈生命成長有幫助。這段指引在側面向我們顯示了僕人是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原則對自己無論肉體還是靈魂有益的僱主去服侍的。

[12]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60-461.

[13]香港入境事務處要求僱傭雙方必須簽訂書面勞務合同,http://www.gov.hk/tc/residents/employment/recruitment/foreigndomestichelper.htm25/2/2014

[14] 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60.指引23.

[15] 該指引摘錄自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58-460

[16] 該指引摘錄自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因為第二部分的指引是針對在殖民地的奴隸主做出的,所以本文只引述第一部分針對國內自由僱工的指引,460-461.

[17] 例如在對僕人的指引中的第一條,巴克斯特就提到要敬畏上帝,這位上帝是供應你的上帝,也同時是呼召你以僕人的生活的上帝:Reverence the providence of God which calleth you to a servant’life,Baxter, Richard.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ulume1 A Christian Directory458.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