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社會倫理 經濟倫理 孫小霞: 從創造和救贖論透視現今的經濟倫理
孫小霞: 從創造和救贖論透視現今的經濟倫理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四, 19 十二月 2013 11:23

從創造和救贖論透視現今的經濟倫理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孫小霞

1. 引言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佛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在1941年的國會內發表了四大自由的演說,其中一項是「世界各地人民免於貧窮困苦的自由」[1] 這個宣言與上帝起初為人類所預備的世界是全完脗合的。綜觀現今世界奉行經濟市場,提倡這種經濟模式的理念者,都會認為這可以造福全人類,落後的國家可以因此告別貧窮,他們可以分享到繁榮富庶的成果,這理念亦如同上帝關切貧窮者的心意相近。市場經濟發展成為世界各國的焦點,當我們看到市場確實有高效的收益,生活都得到改善和進步,部分人們包括著基督徒都免受匱乏的困苦,自然地一同隨著經濟主流順向而流。究竟現今的經濟活動是否真的如以上的口號,眾人都免於貧窮困苦的自由、得享富裕?當我們將視野轉到經濟成果的另一邊廂,貧窮問題卻一直未能遏止,[2] 當某些地方得到富裕時,其貧窮懸殊的情況卻不斷擴張。現今的經濟模式是否真的活出上帝對整個人類的經濟倫理?讓我們一同從上帝的創造和以色列人的法規透視這個世代的經濟活動,並從神學角度評估大多數人所擁戴的經濟信念。

2. 上帝創造論透視市場經濟

上帝創造了世界和人類,並將治理大地的任務交付人類(創一26-28)[3] 人類在這大地是受造物的一員,而另一方面又高於其他受造之物,人在上帝面前擔負了衪所交付的使命,創一26-28當中有幾個關鍵的動詞:人類要遍滿全地、治理這地,[4]人類在整個萬物界中的角色是託管者,因此統管治理的方式不獨是憑己意,乃應按照上帝的仁慈和公平來管理衪的受造物,應當服侍和關懷這遍大地。換言之,不是單從個人利益、或功利主義來管理萬物,統管的模式應當是以上帝的心意、從道德的好壞判斷來顧全各方的利益、平衡生態倫理。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提出了四個原則作為我們經濟活動的綱領。[5]

2.1 共享自然資源

大地既是賜給所有人,自然資源就應該讓所有人共同分享,可以開採和運用地上資源,上帝的創造本意是讓人享受當中的美好和賞賜,特別在土地的範疇上,從以色列人的財產法規表明,地不能永賣(利二十五23),只有「使用權」,因土地是上帝所賜的禮物,要分配給整個家族。由此可見,天然資源乃是眾人共享,法制上雖然有合法性的的土地買賣,但原則上不是擁有永久的地權,是使用權的轉移,既然上帝賜給整個人類可享用大地,在合法性的原則上有更高的考慮要素,就是眾人都有權利獲取及運用地球的資源。[6]

私有產權的絕對化可說是自由主義社會構想的一部分,自由主義者如洛克等人認定人在自然的狀態是獨立而存的個體,社會的形成非必然,而是人為一己之利益決意進入共同契約而成的。[7] 私有產權乃基於人有自然的權利,就是人對其自身有絕對的主權。在原始的狀態中,洛克認為自然的資源本來不屬任何人,任何人也不能據為己有,人只能擁有自己。然而,當人用他屬於自己的努力開墾而有所得時,他將所得據為己有便成了理所當然和所謂的公平,因為他所擁有的是自己加諸自然身上的努力。[8] 人在天然自資源上因用自己的努力所獲得的成果,同時可獲得擁有天然資源的權利。將天然資源的使用權和個人擁有權掛鉤,能否與上帝所言共享概念吻合有商確之處。

2.2 工作權利和義務

上帝吩咐人類「遍滿地面,治理這地」,在地上的受造物中,上帝給予人類優於萬物的身份,可以管理整遍大地。由此起,管理成為人類在地上活著的其中的任務,不同的工種亦隨之而生。「工作」並非是人類犯罪墮落後的一種懲罰,而是上帝從起初便將最美好的創造物交於人類所賦予的能力、智慧來管治,如上帝的形象:有著計劃、按步就班、執行完成後有評估,然後得享安息。[9]「工作」在倫理上是人類必須履行的本分,若刻意逃避或投閒置散的懶惰,不勤勞工作付出己任,不合理地依賴別人過活,新約使徒保羅指出是一種罪行(帖後三1-13)

2009年全球受到金融海嘯衝擊,香港的經濟亦被這巨浪造成破損,有公司倒閉之外,亦有裁員潮,原本需要兩個人完成的工作,變成一人來完成。原本的合約工時為每週4245小時,卻需額外加班1114小時。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聯同社工系,在2010調查港人工時情況,有4成受訪者表示工作時間偏長,平均每日工作10小時或以上,近1成受訪者每日工作更逾14小時。[10] 企業家和雇主在鼓吹經濟「增長」的風氣下,工人的工作量不斷的增加,工時不斷的延長,工作使人成為千斤重擔,將人囚在吃不消的工作下,對工作產生消極和無奈,正如創三17-18人在犯罪墮落後要艱辛勞苦才得糊口,「工作」在罪惡世界中不能有效地反映創造時上帝對人的本意。

2.3 經濟成長回報

上帝的創造下,人類不斷繁殖後代,生養眾多也是衪的心意。人口增加在物質的需要上也遞增了。上帝為人類預備了豐富的資源讓人類享用,而人類被造擁有智慧、技能和適應力,運用這些潛能可生產出比所需要的還要多的物質產品。世界各地因著氣候、土壤和生態環境有不同特質,出產的物品會有其獨特性,產品會多於本身所需,相對其他地方便會缺乏這產品。這樣,貨物交換和貿易發展在人類增多後是必然後果。然而,萬物一直靠上帝而立(來一3),產品收成都有上帝的護理,因此在創造吩咐的脈絡之下,所有經濟活動,每個層面都在上帝的關注和監督底下。舊約以色列人的七七節是對上帝的感恩,表明一切農作品的收成全賴上帝的看顧和保守(出三十四22,申十六916)。我們所分享、交換、貿易的資源,最初都屬乎上帝,因此人力所帶來的一切加增,也同樣屬乎上帝(申八17-18)[11]

在創造論的視野下,觀看現今漸趨經濟全球化的自由貿易世界,當中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容讓不平等機會,造成不公平的結果。貧窮國家在全球貿易的體系下所得的回報可謂相當微薄。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論及經濟全球化的情況:[12]

由西方國家制定的貿易規則,一方面極力逼使貧窮國家消除貿易障礙,一方面又維持自己本國的進口壁壘,讓開發中的國家無法輸出農產品以換取極需要的外匯。…工業先進國一面拒絕對開發中的國家商品開放市場,諸如對由紡織品到糖類等多樣產品設定進口配額,一方卻堅持對方該為它們的商品敞開大門。此外,工業先進國持續補貼本國農業,使開發中的國家的農產品難以競爭,但卻要求對方取消對工業品的補貼。

強國在經濟優勢下與資金弱勢的貧國作交易買賣,貿易條款不公,弱國猶如一塊「無限商機」的肥豬肉,很容易任由強國企業財團瓜分弱國的利益,令貧國難以富強起來。[13] 先進國家的跨國企業以龐大的資金進入窮國市場,本地公司逃不了倒閉或被收購的命運,市場被壟斷力量支配著。就如一些基本的民生物品或服務(如糧食、食水、醫療、能源、甚至穀麥基因排序)也受跨國大公司所壟斷,本地市民的生計甚受影響。[14] 如此不公和欺凌的貿易交易,實在漠視了上帝為關懷整體人類獲得供應和經濟互利的心意。

2.4 平分經濟成果

上帝創造世界將天然資源分佈,使人有共享的權利。同樣地,在交易買賣中所得的最終成品,也必須受全體人類的需要所約制。一個人擁有某項物質資源並投資生產,並不表示同樣有權獨享其帶來的所有收益,可以排他及私有化地享受成果。資源在私人管理下得到利益,也不應以犧牲其他人的權利為代價,來積存或使用受造界的物品。因為上帝將地上的管治權託管給人類,管理後的成果亦必須要對他人負責任,可稱為社會責任。換言之,整體人類的好處必須考慮在內,這是一種交互的責任,以阻斷「我的就是我的」和「我有權佔有、使用我所取得之物」的觀念。[15]

資本主義社會最常出現的是貧富懸殊的問題,貧者越貧,富者越富,財富分配不均。企業家投放資源開設工廠,大量人口參與勞動生產過程,商家老闆雖然製造了不少就業機會,但是工人所得的待遇與公司的利潤收益並不相稱,在工資、福利、工時上都剥削了工人權益。[16]

以香港經濟體系為例,連續十七年獲最自由經濟這殊榮,[17] 根據政府統計處顯示2011本地國民生產總值1,893,861百萬元,[18] 反映出香港是相當富庶的城市,那麼香港是否公平分配富庶成果呢?根據聯合國發展計劃(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所公布的(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9),香卻是全球貧富懸殊數一數二的地方。38個「極高人類發展水平」(即「人類發展指數」最高)的國家/地區之中,香港的貧富差距在世界最富裕的經濟體系中排名第一:堅尼系數為43.4,其次是新加坡:堅尼系數為42.5,排名第三的則是美國。[19] 香港的貧富兩極化不僅差於歐美等發展國家,更比中國、印度和亞洲地區一些發展中國家都要差。[20] 2011年上半年度的貧窮率為17.8%,有120萬人生活於低收入或貧窮家庭。[21] 許多人在努力工作、默默耕耘,卻未能享受到經濟發達後的好處和成果,他們是在職貧窮的一群,每天在掙扎求存的邊緣中。在現今的經濟體系,大多數國家容讓財富積存在某一小撮人身上,而大部份人不能在最終成果裡分一杯羹,獲得足夠糊口的份兒,與上帝設計公平分要成果相距極之遙遠。

3. 從以色列人在救贖下的經濟觀批判現今的經濟理念

「創造論原則」如何在這犯罪墮落後的世界活現?萊特指出以色列與上帝契約的關係影響以色列人的經濟體系。這約是與創造主、亦是與救贖主的關係。廣義來說,以色列人的經濟體系必須以愛和相互支持來建構,並非追逐自身利益。他們的根本召命,要從經濟活動中反映出對造物主和救贖主的信賴,展現出一個平衡的經濟體系的典範。[22] 我們可使用這種體系來量度現今的經濟情況,而討論經濟倫理範圍時,並不是從經濟原理這專門學科入手,如余達心博士的觀點,我們可思考經濟背後的信念及其實效如何影響人的道德價值。

市場經濟依賴兩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私有財產」與「自由」。兩者有著互相連鎖的關係,亦表達著一種生活理想,一種價值,一種結合人觀與社會觀的意識型態。私有財產與個人自由是互相連鎖的,因為私有財產的制度是建基於個人擁有權的概念,亦即賦與擁有者絕對專有的權利去使用、調配屬於他的財產。私有產權的絕對化在個人主義的社會顯為自然。[23] Walter L. Owensby指出:「古時羅馬法律把私有財產絕對化,但凱撒以前的千載,部落群體共同擁有的要遠超過他們個人認定屬於自己的…就是農業的社會,絕對的個人擁有權是極少實現的。封建制度在羅馬衰亡後出現,在一千年內,沒有人私自地絕對地擁有土地。無論是僕奴、地主或王侯,每人都只是有使用權,在上層准許下及承擔責任下使用。」[24] 群體共同擁有的概念已經消失在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下,個人主義在二十世紀後期極度受推崇,引致上文提及的絕對私有權、剥削弱勢社群、交易不公和貧窮懸殊的問題。

3.1       擁有與分享

洛克的私有產權觀非常簡單,他承認大自然的一切全屬上帝賜予所有人享用的。在大自然中,產業是不存在的。然而,當人運用自己的創造力改造自然所賦與的,以勞力從自然中栽植,獲取出產,則這些出產不歸勞動者還歸誰呢?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幅圖畫,我們也可以看出不少問題來。大自然是上帝賦與所有人享用的,然而當我辛勞地開發某處自然資源時,其他人便被摒諸這資源以外。是誰給予這獨有的權利?是根據甚麼認為,人加工在自然資源之上,這人便可以將加工了的資源據為己有?又有人開墾一片樹林,使之成為耕地,這人的開墾固然是勞力,但這人的勞力為甚麼足以使他成為獨佔這耕地的擁有者,而這種佔有是絕對排他的。

我們要想一想,沒有自然資源的賜予,無論我們如何努力,也會一無所出。既然自然資源是恩賜,那麼某人努力所得的,亦即非全部由某人的努力而得,而是連同了恩賜的成份。傳道書論到「在他一切勞碌中享福.我看這也是出於神的手(24),「是神的恩賜。(13)所以,問題不在於人有沒有權利享用自己勞力所得的,而是人有沒有獨佔的權利?獨佔的權利是不是要有極限?。[25]

在經濟倫理的反思下,當我們說「擁有它」的時候,而真正的擁有者是誰?上帝是創造主,衪才是一切的主人,是上帝將萬物託付給人類,我們只是受託人。萊特從以色列經濟體系回到創造價值,當以色列人進入了迦南地,土地是十二支派分配的:各支派、各宗族、各父家都應按其人數和實際需求得到足夠的土地。這樣的分配是公平而普及,而非集中在君王或少數富戶手。當中的原則是平等相同足夠使用 足以在經濟上生存下去。[26] 正如Robert Gnuse對舊約的以色列法律和財產權制度的看法:「有關借貸、取利、奴隸、土地、工資、公平正義等問題的律規和道德吩咐顯示,以色列的首要關切是人的需要,而非擁有權。…持有名下的資產,仍須對他人的需要做出讓步。以色列的法律偏重愛人,過於人所有擁有的資產。」[27]

申命記十五章14-18吩咐以色列在經濟上對沒有土地的族群加以寬容,例如寡婦、孤兒、寄居者、利未人這些無產階級。當中的神學和經濟理由,是因為土地所得的美物是從上帝而出,要慷慨及關注缺乏的人,使其得以生存。有地土的以色列人得飽足,亦需要關注沒有土地的人可以因土地得飽足,「吃得飽足」這句片語就是一條原則,「你吃飽了,就要稱頌耶和華你的 神,因為他把那美地賜了給你。(申八10)。以色列人有規例每三年一次的十一條例,沒有土地者可在當中獲益,「都可以來,吃得飽足(申十四29)。不論是地主或沒有土地者,「吃得飽足」都同樣適用。[28] 資本家在他們獲利的同時,有責任去回應社會的需要,不應以利潤為唯一的目的,必須顧及眾人「吃得飽足」的原則。亦是創造論自然資源共享的經濟倫理。

3.2 工作與安息

市場經濟的實效講求有效和增長,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觀點:市場能有效地調節供求以達致平衡。另一位學者邊沁(Jeremy Bentham)則甚質疑這信念,他認為利益的共識是不可以自然地出現的,而是需要法律的干預才能達至。[29] 人犯罪後在墮落的世界下工作,導致工作與勞苦連上關係,現今的經濟講求效益和更多的利潤,市場經濟增長其中的方法是以最小的資源生產最多最好的產品,[30] 工人是雇主們的資源之一,盡量運用他們的能力就可以減低成本和獲得有效的生產力。然而,雇員是否有效地生產,在乎他們身心的健康是否在優質狀態下,有優質的資源才是有效生產的必須條件。上帝對於在工作受欺壓者的苦情是會關注的,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時,上帝垂聽他們的哀求(出三7-11)。申二十四14困苦窮乏的雇工、無論是你的弟兄、或是在你城裡寄居的、你不可欺負他。」,在經濟道德上雇主需要關注雇員的工作情況(申二十四10-15)

舊約中與工作有關的律法,可分類為:條件、工酬和休息。[31]

一) 條件:「希伯來」奴婢在六年後有重獲自由的機會,他們服事和離開主人的方式都列明(出二十一1-6)。主人若傷害了奴僕婢女的身體,律法有嚴明的限制(出二十一20-2126-27)

二) 工酬:受雇工人的工資應快速且完全付清(利十九13;申二十四14-15)。舊約先知譴責對勞動者的欺壓和剥削,特別在薪酬給予的事上(賽五十八3;耶二十二13)

三) 休息;安息日的休息是自創造以來的原則和特權,是雇主、雇工、甚至牲畜都要遵守。除了每週固定完全的休息,所有的奴婢和受雇或居住在主人家中的勞工,都可享受重大節日和宗教場合上所有的好處(申十六1114)

在經濟生產活動上有休歇的規例: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利二十五4),禧年時的地土亦不耕作和收割。在休歇的年頭裡,上帝必在第六年供應足夠三年的糧食(20-22)。在工作的概念中,上帝希望人和土地都有休息的機會,不是待精力耗盡或地瘦衰殘才迫於無奈地停止。上帝為人為大地設立安息,設定人的規律生活,「上帝的安息」是上帝住在人間,而「人的安息」是回歸上帝並且讓上帝臨在。[32] 這一種生產活動的休歇,是以信心經驗和仰望上帝豐足供應的具體表現,人不能因靠己力生產而誇口,人需在謙卑和安息中享受上帝的恩慈和無微不致的照顧。

上帝子民得救贖的脈絡,為引進標準工時、法定假日和休息、立法保障工作者的環境和條件、保護個人權益和身體尊嚴免受侵害、訂定及時給付合理的工資有直接的典範作用。[33] 2011年香港為低收入人士定下最低時薪,但在工時問題和有薪假期上,仍需要繼續努力為工人求爭取合理的權利。唯有以人為本的工作規例,才能使人在墮落世界中,勞苦得以存活,在工作上發揮上帝賦予的創造、改良和進步能力,成為動力將事物創新、維護及完成,讓人類享受工作中的樂趣。[34]

3.3 個人自由與社群關係

現今的經濟的其中一個支柱是個人自由,經濟背後的契約是以個體為重心,「原子自我」(atomistic ego)表示自我完全自足(self-subsistent)而毋須倚賴外在的事物以維持其存在。可以說,只須為一己利益及權利的保障而努力。社會的成立也是要保障個體的存在。於是乎,自主、自利是天經地義的,追求個人的自我成全乃為最高的價值。資本主義社會除了強調個人佔有財富的權利,對社會群體的責任及承擔顯得漠不關心。Owensby引述了俄亥俄州Youngstown的故事,有一間Sheet and Tube公司,六十多年來穩健運作及發展,直接聘用的工人五千,間接的有一萬左右,是整個社區的重要支柱。為賺取更多利潤,與國際財團合併,目的不在發展其工業投資,而是以最短的時間把公司的乳液擠乾,來賺取最高回報。結果公司倒閉,整個社區陷入貧困絕望中。[35]

這種人觀及社會觀顯然與基督教信仰殊不相容。聖經將人放置於生命相互成全、彼此承托的關係中,人絕不是獨立而存的個體。如上文提及約的關係是建基於創造和救贖主,以致人和人,人和大地的契約關係。讓我們再從以色列民的法制來管理經濟活動。[36]

以色列人對借貸和累積的限制是減低貧富懸殊的差距。以色列各宗族、各父家有屬他們的土地,但承認其後人會有人發達,會有人貧窮的事實。這個經濟體系嘗試以管制性和恢復性的經濟手段,設下限制和保護機制,因為舊約十分明白人有傾向「自私」的自然經濟。[37] 舊約經濟有著累積的限制,其核心是用來預防或限制透過不公或欺壓而增加私有財產。舊約嚴禁挪移所定下的家庭地業的地界(申十九14),挪移地界是不公義的行為(何五10;伯二十四2-3;箴二十三10)。其次,以色列人彼此借貸不可收取利息(出二十二25;利二十五36-37;申二十三19-20)。這裡提到的利息和商業上的投資不同。申命記允許向外邦人收取「利息」,可能就是基於商業貿易的概念。舊約的律法卻言明,以色列人彼此的借貸是出於需要,例如農業生活中的必需品如玉米的種子,都是禁止取利,無關乎經濟的成長,以防有人因他人的缺乏而謀取不道德的利益,藉以增加個人的財富。[38] 這法規同時可讓貧窮者有喘息的空間,不會在負擔過重的情況下生存和發展其經濟能力,亦可減低貧富懸殊的差距。

3.4       經濟增長與平衡

市場經濟增長讓利潤加增的一個方法是不斷刺激市場的需求,讓人不斷消費。市場經濟所處理的不是人的需要(needs),他們所提供的是人的欲求(wants)。人的需要是比較容易滿足,但人的欲求既是相對,也可以是無盡的。[39] 消費主義被經濟所帶動,經濟貿易頻繁來帶利潤增長。渴求增長佔據了人的心思,成為不斷追求的方向。舊約經濟的主要精神,以十誡中最後一誡「不可貪戀」為奠基:向每位個體宣講、並明確提到鄰人的經濟資產,亦指出人內心傾向貪婪以求經濟增長的基本根源。

物產豐收和資財增加故然有上帝的賜福,但唯有「敬畏上帝」才能有知足的智慧,以警醒貪婪的試探(箴三9-10,十22)。申命記亦提到當人富足、豐盛有餘,就容易心高氣傲而忘記上帝(申八12-14),在11節強調「吃得飽足」時,警告人們不要把上帝遺忘。[40] 經濟的增長不單靠己力而得,若上帝不護理大地和保守產物,一切都是徒勞無功,還有「得貨財的力量是他給你的」(17-18),因此當豐足時要稱頌上帝,而非有餘而高傲。

土地不能永賣,在禧年時要歸還原主或其後人(利二十五章),在以色列中,富裕者不可能藉由購買永久的地權而達到投機或大量積聚私人房地產,成為超級大地主和永久霸佔地土用權。禧年也有防止「佔便宜」的保護功能,有抑制靠別人付出代價的不道德「成長」 - 彼此不可虧負(利二十五1417)。這律例在經濟上規限買賣的年期和利潤收益不過於集中在某一撮人身上。當禧年越接近,土地的價錢便會遞減(14-17),變相貶值來減低土地被財力強大者所操控,使貧窮者有得回賺錢(土地)的能力。就經濟上來說,是阻擋某些人的經濟成長,與現今的經濟必須增長的觀念是背道而馳,反而是強調經濟效益是有制約性,考慮到各方面的利益須要得到保障和平衡,不是一面倒的讓某些人獲益。

此外,以色列人的律法以公平公義來管理他們的社會生活。不論市場的規模屬大屬小,貨品和服務進行經濟交換都要以精準的秤和升斗作買賣,不得在當中欺詐(利十究35-36),商業交易要誠實公平為原則。[41]

萊特視舊約的經濟倫理概念為新創造以展視終末異象。這個經濟模範是上帝子民與上帝和鄰人建立新而美好的關係,在救贖恩典的框架下共享天然資源,在經貿發展的同時要彼此關顧,不可虧負鄰舍,要規範不公的經濟活動,使貧窮者有發展的機會。[42] 因此,基督教傳統所肯定的社會是一立約且有情的群體(covenantal community)。在這群體中,人不再只為一己的私利而努力,而為愛的最有效的表達而努力。而每一個人事業的發展都是一種呼召,是為超越一己之目標而作的回應。這樣,個人自由不是絕對的,社群的福祉同樣重要。[43]

4. 總結

古人管仲道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這段有關經濟發展與精神文明建設的論述,在二十一世紀的科技發達及經濟急速發展的形勢之下應再次受到關注。大部分生活在現存經濟發達的社會裡的人民,都未能獲得平均的資源分配和共享經濟成果。資源只集中在富戶強國,顯出人們的自私和貪婪。缺乏衣食的窮人未能分嘗豐厚的經濟收益,凸顯人心冷漠和麻木不仁。管仲這話成為文明社會的一個感歎。上帝創造世界、規劃大地,是有讓人人平等地享用互利的心意,並重視人的價值和人的福祉,亦指向保障群體中的每一個人。基督教的財富觀著重知足感恩,因財富是上帝給人的祝福,這福祉並不單只是給人們私人享用的,而是要成為神施恩的工具,並強調經濟公義,關愛別人的需要,鼓勵與別人分享;[44] 在上帝的救贖下,冀盼在勞碌工作中享受當得的分,得到合理的回報和與神相遇的安息。基督教的經濟倫理正反映出世界經濟失衡和人類個人主義的「擁有」和「自由」、貪婪和對人缺乏憐愛,剥奪其他人分享經濟成果,不能讓他人以價廉物美地得享上帝恩腸的禮物的權利,上帝讓人共享萬物的心意變得支離破碎。世人當從神的救贖觀裡,重尋經濟道德倫理,並在基督的救贖下,成為感恩關愛別人的人。當上帝吩咐「要愛人如己」這大誡命,對活在經濟掛帥社會裡的信徒,應當認真地反思如何實踐這代表著神對人類愛顧的生活原則,不被洪流淹沒。


參考資料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20(19961),頁109-124

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2011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香港:德慧文化,2011

雷蒙貝克著。盧筱芸譯。《工作靈修學 微笑工作十堂課》。台北:校園書房,2008

羅秉祥。〈經濟全球化:爭論與反思〉。張國棟編 。《經濟商業生活與基督教倫理》。香港:FES出版社,2006年。

賽德(RON SIDER)著。張大虹、胡業民譯。〈全球貧窮問題,與我何干?〉信望愛全球資訊網,越過急嵐山澗專欄》,2011.08.21:下載自〈http://www.fhl.net/main/cefomg/cefomg75.html〉。

Barker, E., ed. Social Contract .Oxford: OUP, 1978.

Cadoux, C. J. The Early Church and the World. Edinburgh: T&T Clark, 1955.

Mead, Walter Russell. Erwin, Scott. Goldstein, Eitan. 美國外交史上的重大事件(1900 - 2001) - 美國與世界息息相〉《美國國務院電子期刊20064月:下載自〈http://usinfo.org/E-JOURNAL/EJ_ForEvents/mead.htm〉。

Gnuse, Robert Karl. You Shall Not Steal: Community and Property in the Biblical Tradition. Maryknoll, N.Y. : Orbis Books, 1985.

Owensby, Walter L. Economics for Prophets: A Primer on Concepts, Realities and. Values in our Economic System.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8.

Stiglitz, Joseph E.著。李明譯。《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台北:大塊文化2002

2009世界發展報告〉,《世界銀行》,2012314日:下載自〈http://go.worldbank.org/LOTTGBE910〉。

〈主要經濟及社會統計指標〉,《香港統計處》,2012222日:下載自〈http://www.censtatd.gov.hk/hong_kong_statistics/statistical_tables/index_tc.jsp?tableID=030〉。

〈香港連續第十七年獲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政府新聞網》2011112下載自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1/12/P201101120146.htm〉。

「香港全職人士工作與家庭平衡」調查〉《Department of Social Work -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2011325日:下載自〈http://web.swk.cuhk.edu.hk/?id=2435

〈貧窮〉,《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11324日:下載自〈http://sdi.hkcss.org.hk〉。

〈樂施會香港貧窮報告:香港在職貧窮家庭狀況〉,《樂施會》2012326日:下載自http://www.oxfam.org.hk/filemgr/common/employment-and-poverty-in-hk-families-report-tc.pdf〉。

 



[1] Walter Russell MeadScott Erwin Eitan Goldstein 美國外交史上的重大事件(1900 - 2001) - 美國與世界息息相〉《美國國務院電子期刊20064月:下載自〈http://usinfo.org/E-JOURNAL/EJ_ForEvents/mead.htm〉。

[2] 賽德(Ron Sider)著,張大虹、胡業民譯:〈全球貧窮問題,與我何干?〉信望愛全球資訊網,越過急嵐山澗專欄》,2011.08.21:下載自〈http://www.fhl.net/main/cefomg/cefomg75.html〉。

[3]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27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28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Gen 1:26-28 CU5)

[4] 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2011),頁188

[5]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88-191

[6]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89

[7] E. Barker, ed. Social Contract (Oxford: OUP, 1978), 10.

[8]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20(19961),頁113

[9]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89-190

[10] 香港全職人士工作與家庭平衡」調查〉《Department of Social Work -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2011325日:下載自〈http://web.swk.cuhk.edu.hk/?id=2435

[11]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90

[12] Joseph E. Stiglitz著,李明譯,《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台北:大塊文化,2002,頁25-26

[13] 羅秉祥〈經濟全球化:爭論與反思〉,頁186

[14] 羅秉祥:〈經濟全球化:爭論與反思〉,頁187,註8 “International Fortum On Globalization, Alternatives to Economic Globalization: A Better World is Possible(San Francisco: Berrett-Koehier Publishers, 2002), Chp3

[15]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191

[16] 羅秉祥〈經濟全球化:爭論與反思〉,頁188

[17] 香港連續第十七年獲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政府新聞網》,2011112下載自〈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1/12/P201101120146.htm〉。

[18] 〈主要經濟及社會統計指標〉,《香港統計處》,2012222日:下載自〈http://www.censtatd.gov.hk/hong_kong_statistics/statistical_tables/index_tc.jsp?tableID=030〉。

[19] 〈樂施會香港貧窮報告:香港在職貧窮家庭狀況〉,《樂施會》2012326日:下載自〈http://www.oxfam.org.hk/filemgr/common/employment-and-poverty-in-hk-families-report-tc.pdf〉,「香港的貧富差距在世界最富裕的經濟體系中排名第一:堅尼系數為43.4,「最富裕的10%與最貧困的10%的比率」為17.8,其次是新加坡:其堅尼系數為42.5,「最富裕的10%與最貧困的10%的比率」為17.7,排名第三的則是美國」。

[20]2009世界發展報告〉,《世界銀行》,2012314日:下載自〈http://go.worldbank.org/LOTTGBE910〉。

[21]〈貧窮〉,《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11324日:下載自〈http://sdi.hkcss.org.hk〉。

[22]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0

[23]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13

[24] Owensby, Economics for Prophets, 24.

[25]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17-18

[26]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0-201

[27] Robert Karl Gnuse, You Shall Not Steal : Community and Property in the Biblical Tradition (Maryknoll, N.Y. : Orbis Books, 1985), 48.

[28]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1

[29]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11-12

[30]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15

[31]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2-203

[32]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議》(香港:德慧文化,2011),頁209

[33]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4

[34] 雷蒙貝克著,盧筱芸譯:《工作靈修學 微笑工作十堂課》(台北:校園書房,2008),頁69-71

[35] Walter L. Owensby, Economics for Prophets: A Primer on Concepts, Realities and. Values in our Economic System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8), 30-32.

[36]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20

[37]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8-209

[38]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9

[39]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16

[40]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05-206

[41]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11-12

[42]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頁210

[43] 余達心:〈自由與承擔﹕市場經濟之神學反省〉,頁121

[44]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議》,頁137147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