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社會倫理 經濟倫理 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五、六)
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五、六)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日, 12 十二月 2010 14:23

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五、六)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許道芳

 

五、舉目瞻教會──從扶貧立場看香港教會未來的扶貧方向

今天的教會,就是上帝的子民,教會理應肩負貧窮人的責任。1 神把律法賜給以色列,使祂的子民活出祂的公義。今天,教會是上帝新的子民(加3:6-9, 6:16; 彼前2:9-10),2 履行神國度媒介的使命,向世人見証三一神本身的榮美。教會應發揮應有的職事:(1) 救贖性,成為窮人接觸福音的管子;(2) 先知性,公義地責備不義制度;(3) 祭司性,促進不同階層人士和好共融,一起敬拜神;(4) 君王性,作僕人般服侍弱勢社群;(4) 與普世性,與其他群體服侍窮人事工,建立合一的見証。3 這種道德義務、神聖職事,如何轉化為具體的策略和行動?4 在教義上,基督教是一個同情窮人的信仰。5 同情的程度又如何定位?在聖經基本的原則下,教會應在什麼程度上,承擔關顧貧窮家庭的責任?6

 

現今香港貧窮家庭的悲涼處境,已成為刻不容緩的問題,7 需要教會的援助。誠如新舊兩約所教導,人人也要努力作工,否則自食其果:「手懶的,要受貧窮;手勤的,卻要富足」(箴10:4),「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吃飯」(帖後3:10)。8 然而,如上文所述,縱觀香港的政治取向、經濟發展和社會形勢,香港的貧窮家庭大多無力自強自富。香港這大都會的經濟飛躍背後,造成嚴重的社會不均、貧富懸殊。貧苦大眾付出的勞力,與其所得薪津往往不成正比,甚至連工作的機會也成疑問。既然香港的貧窮家庭缺乏自力更生的內在能力,香港教會就可成為重要的外因,幫助這些貧窮家庭突破困境。

 

然而,教會應側重傳福音,社會關懷還是社會行動?傳福音是邀請未信者,擁抱天國的福音、接受耶穌為主,並加入信徒的群體,成為神的子民。社會關懷乃透過救濟、慈惠工作,進行扶貧,關心弱勢社群。社會行動,則是藉著發展和改變結構,帶來人肉身、社會、經濟和政治等的改善。9 三者孰先孰後、孰輕孰重。這正是香港教會該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爭議點。

 

誠然,傳福音始終是教會的首要使命。誠如洛桑信約所肯定的:「在教會捨己的使命中,傳福音是首要的。」(第六段)第一,傳福音有其優先性。若社會關懷是傳福音的結果和目標,傳福音就自然先於社會關懷。10 第二,福音事工關乎人的永恒生命,唯有基督徒才能向人傳講救恩。11 福音使人從社會和個人的罪中悔改過來,並在新群體中,活出公義和平的新生命。12 根據主耶穌頒佈的大使命,教會首要的任務,就是宣揚福音,帶領罪人悔改、進入基督、成為新造的人,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太28:18-20),卻非社會行動或政治事務。說到底,貧窮家庭真正需要(real need)的,仍然是福音。社會服務、社會行動,固然是好,但教會對貧窮家庭首要的職責,還是分享福音、拯救靈魂。13

 

其實,傳福音和社會關懷,是互補而非相斥。其一,社會關懷是傳福音的結果。傳福音是使人重生的途徑,服事他人就是新生命的表現。14 如雅各所言:「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雅2:18b)善行不能救人,卻是救恩的明證(雅2:14-16)。15 其二,社會關懷可以成為傳福音的橋樑。既能消除非信徒的偏見和猜忌,開啟深鎖的心門,贏得聆聽福音的機會;16 也能透過耳聞目睹,讓佈道者更深感受失喪靈魂的需要。17 其三,社會關懷與傳福音是夥伴的關係,兩者重疊。誠如耶穌也是把宣講和服事結合的。祂一邊替人醫病,一邊傳道。傳福音之時,也應同時關懷別人的需要。18 因此,社會關懷和傳福音唇齒相依,相輔相承。重視傳福音之餘,卻不應漠視貧窮和壓迫對人類尊嚴的貶抑。19

在教會歷史上,傳揚福音和社會關懷,也一向關係密切。馬丁路得曾說:「縱使你從各種角度傳講福音,卻沒有具體處理當代的問題,你根本就不是在傳福音。」20 慈運理也曾把瑞典多間的修道院,變作孤兒院。21 十八紀初葉,北美的「大甦醒」、德國的敬虔運動,還有英國衛斯理兄弟倡導的福音復興運動,都大大地刺激起當代樂善好施和宣道的精神。英國福音差會,也服務當時的大眾;誠如威伯福士廢除了奴隸買賣和奴隸制度,沙甫茲布利改善了工廠的情況。22 到了十九世紀至廿世紀初,所謂「社會福音」從自由主義神學醞釀而生,誤以為可藉改革社會,在地上建立天國。這使福音派質疑社會行動。23

 

香港教會傾向以社會關懷,演繹教會對貧窮家庭的責任,甚少以批判的態度審視政權,24 忽略社會結構才是貧窮的根源。25 誠然,當人們饑餓或有急切需要時,要即時施與援手,免得他們陷於饑餓,或因饑餓而生病,甚至死亡。26 長遠而言,社會救援行動並非治本之道,反而助長倚賴援助的心理,使人失去自發性,自尊心受損。27 社會服務也只能回應社會問題所造成的後果,卻不能預防和減少社會問題。28 香港的窮人數目,約佔全港總人口10%,單靠社會服務,治標不治本。基於社會不公平的經濟結構,香港的貧窮家庭不能受惠於經濟的發展。社會服務必須有相應的社會行動,方可針對貧窮問題的根源,對症下藥。29 誠如神也從律法、結構入手,設立安息年和禧年,旨在維持公正,30幫助貧窮家庭從事生產,讓他們自力更生。31 近十年來,香港教會在回應貧窮家庭的議題上,已向前踏進。誠如「關貧行動」,高調回應政府脫貧的政策;「成長嚮導」,望能配合政府推出的「兒童發展基金」,具體地培育貧窮家庭背景的少年,長遠地協助少年脫貧。若要適切地回應當下的貧窮家庭,香港教會還要再向前邁進。

 

有些教會領袖主張「充權」策略,透過政治、經濟和社會方面的充權,幫助貧窮家庭徹底地擺脫貧窮的現況。誠如開設「合作社」,透過過集體行動保障自身利益。一來,可作經濟單位,提供機會給低收入住戶,使他們能參與正式或非正式的經濟活動,建立經濟活動的能力。二來,可作社會單位,使貧窮戶藉參與合作社活動,挑旺他們參與社區的信心和興趣,並發展互助的活動。32 這既可避免財富不均,拉近貧富懸殊的差距,也給窮人自力更生的能力、本錢和機會,還可擴闊貧窮家庭的人際網絡。又如訂立最低工資。近年,香港貧富懸殊日趨嚴重。在物價上漲的大都會,貧窮家庭無法以太低的工資過活。有些基督教領袖,主張立法管制最低工資。以人的罪性,大多僱主不會主動加人工。若不立法規範,勞工只會愈來愈被剝削。33 然而,人是上帝創造的,均有使命透過工作管理大地。所有人都有機會,享有管理的成果,僱主和僱員只是飾演不同的角色。誠如安息年、禧年、拾落穗等原則,僱主應自我節制,不要賺得「太盡」,給員工發放合宜的工資,讓競爭力低的窮人,活得更有尊嚴。34 最低工資的訂立水平,應少多於綜援金,令部分領取綜援人士,積極尋找工作,自力更新。35

 

教會是蒙救贖的群體,香港教會不應單以個人的層面,回應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救贖。36 社會適切和足夠的支援,能鼓勵處於逆境中的貧窮家庭,有力對抗環境所帶來的身心痛楚和絕望。37 救贖就是贖回本來屬於上帝的世界。這涉及如何使我們的政治文化、經濟文化和社會文化,變得更人性,更能促進人際的發展。誠如香港的社會文化,認為經濟活動乃不斷積聚財富,以滿足個人的私慾。人就是配合經濟發展的工具,徒具經濟價值。救贖就是批判此種壓抑人性的經濟文化,並重新肯定上帝才是世界的主,從而產生盼望。38 我們看社會朝向「立約的有情群體」(covenantal community),其中生活的個體不應只為私利而活,學習透過施與受的睦鄰關係,建立和諧共融、彼此關懷的社會。39

 

香港的堂會未深化社關的思維,社關神學需要普及。40 誠然,香港的基督教會一直都關注貧窮戶的問題,且漸漸擺脫了昔日反對社關的思維枷鎖。41 然而,關懷社會的神學思想,似乎尚未深化、尚未沉澱下來,沒有在佈道、栽培、訓練等事工中表現出來。一般信徒未能將扶貧的觀念,融入他們的信仰之中。42 正如20009月成立的「關貧行動」,期望於半年內籌得一千萬港元的基督徒關懷貧窮基金,但翌年只籌得港幣2,654,039.05元。43 全港約有二十萬信徒,44 即平均每信徒大約只捐了十元。然而,香港的基督徒普遍來自中產階層,45 理應有能力對窮人作出更大的承擔。由此可見,還要多加教導信徒社會關懷的神學理念。46

 

再者,香港教會還需一套基督教的經濟倫理。47 香港福音派信徒的倫理觀,還未能適切地回應貧窮的問題。香港人普通相信多勞多得,或自由放任(laissez-faire)的市場經濟。信奉自由市場經濟觀者,往往忽視了自由市場中的不公平問題。香港教會當務之急,就是建立社會倫理觀和商業倫理觀,讓信徒懂得將社會關懷融入信仰之中。48

 

總言之,堂會也可在扶貧的策略中,扮演積極的角色。向外方面,教會可與區內居民同行,凝聚區內關懷貧窮者的力量。教會又可聯絡區內的貧窮戶,關顧他們的需要,並讓他們互相認識、守望相助。教會甚至協助他們成立互相組織,合力為自己的需要發言。這既可為貧窮人充權,也可避免他們的社會地位邊緣化。49 向內方面:一、教導會眾認識扶貧事工的信仰基礎。二、提供機會,讓會眾更容易參與扶貧的工作,如扶貧年會,成立扶貧基金等。50 教會以傳福音居首,不可能每位信徒皆參與福利或扶貧的工作,卻可設立福音性和服務性的小組,集合有負擔、有恩賜的信徒,把他們的精力投放在社區工作上,誠如街頭露宿者、老人等關懷行動。51 在新約時代,執事的援助,也成為教會特有的使命(徒6:1-652 三,鼓勵會眾過簡單的生活,以致有更多金錢用於普世宣教和慈惠工作。53 作為救恩的群體,初期教會常分享財富。誠如經濟較好的地方教會,捐助貧困地方的肢體(羅15:26; 2:10)。在教會教史上,簡樸甚至貧窮生活,也是屬靈標記。沙漠修士、瓦勒度派、聖法蘭斯等,都是自願過貧窮生活的。54

 

六、結語── 燃亮家家燈火

在救贖歷史關鍵的時刻,立約之神往往顧念窮人。出埃及、以色列和猶大的傾毀、耶穌道成肉身,上帝均彰顯大能的作為,啟示祂的屬性和旨意。與此同時,神也介入釋放貧窮和受欺壓的人,啟示祂自己對貧窮人的關懷。55 身為神的子民,基督徒也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彌6:8)。神的子民身體力行見證整全的福音,正反映了神國的記號(加3:28)— 扶助貧困、維護公義、消除歧視。56

 

在貧富懸殊的困局下,香港的貧窮家庭朝不保夕;教會身為新約的立約群體,本該積極回應、施與援手。香港教會首要的,就是以身作則,本著基督的愛心,向貧窮家庭傳揚福音,讓窮人得著永恒的盼望和福樂。然而,教會不該就止停步。若能行,還要具體地服侍貧窮家庭,甚至不平則鳴,為窮人請命,向政府和商家發出窮人的吶喊,望能具體地改善貧窮家庭的處境。說到底,香港教會要成為時代的明燈,57 燃亮貧窮戶的家家燈火。

 

參考書目

書籍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增訂本)。台灣:華神,2006

狄拉德(Raymond B. Dillard)、朗文(Tremper Longman III)合著。劉良淑譯。《21世紀舊約導論》(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台北:校園,1999

約翰博特著。謝志斌編譯。〈基督徒的職責:「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謝志斌。《公共神學與全球化:斯塔克豪思的基督教倫理研究》。北京:宗教文化,2008

華德凱瑟著。廖元威等譯。《舊約神學探討》。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87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文學,神學及生命》。香港:卓越,1995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香港貧窮實況的社會分析及神學討論〉。陳慎慶編。《時代的把脈──福音與香港社會的邊緣人》,頁107-127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傳福音與社會責任之關係〉,頁121-128。吳羅瑜編。《福音信仰與社會倫理》。香港:中神,1996

賽特著(Sider, Ronald J.)。李季萍譯。〈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69-87。吳羅瑜編。《福音信仰與社會倫理》。香港:中神,1996

賽德隆著(Sider, Ronald J.)。高得生譯。《財主與窮人: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美國:台福傳播中心,1998

鄺炳釗。《創世記(卷上)》。香港:明道社,2005

羅伯.庫佛等著。任孝琦譯。《女人與事奉──四種觀點》。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9

Bilezikian, Gilbert. Beyond Sex Roles: What the Bible Says About a Woman’s Place in Church and Family, 2d ed. Michigan, Grand Rapids: Baker, 1985.

Hafemann, Scott J., and Paul R. House. Central Themes in Biblical Theology: Mapping Unity in Diversity.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7.

Kaiser, Walter C.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A Guide for Preaching And Teaching Biblical Ethics.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9.

 

專文/期刊

史蒂文斯(R. Paul Stevens)著。何明珠譯。〈上帝與全球化〉。《校園》52卷第3期(201056月),頁7-19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香港貧窮現況(資料)〉。《教會智囊》第1期(20014月),頁8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貧窮的問題:聖經的信息〉。《教會智囊》第2期(20015月),頁7-8

洪子雲。〈從聖經看貧富懸殊〉。《宣訊》第124期(20104月),頁4

胡志偉。〈教會成長嚮導與貧窮問題〉。《時代論壇》第2264期(2008113日),頁2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香港教會網頁》(2000921)。下載自:〈http://www.hkchurch.org/GenericStyles/Content.asp?ID=7877&PaperID=0011〉。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35期(20037月),頁177-204

麥世賢、蔡聖龍採訪。〈廿蚊,每天要多少張?──最低工資的點線面〉。《時代論壇》第1187期(2010530日),頁2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時代論壇》第1953期 (2002 1 27 日),頁1

嚴震生。〈全球化與分配正義【回應】〉。《校園》52卷第3期(201056月),頁20-21

蘇恒泰。〈香港眼看全球化與貧窮〉。《燭光網路》第46期(2006126日)。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newsletter/index.jsp?getsort=&getnews=n0046〉(明光社)。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31期(20017月),頁109-123

〈教會社區新一代成長嚮導計劃〉。《教會關懷貧窮網絡》。下載自:〈http://www.hkcnp.org.hk/index.php?id=6〉。

Ware, Bruce A. “Male and Female Complementarily and the Image of God”. 下載自<www.cbmw.org>。

 

報章

李加利。〈施政務重減少貧窮(商報論壇)〉。《商報》(20091013日),頁7

〈逆市勁升 最高每呎93元 籠屋板間房呎租貴過豪宅 〉,《香港人網》(2009831日),下載自:〈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810082-1-1.html〉。

陸文英。〈商報論壇〉。《商報》(2009122日),頁7

楊星。〈跨代貧窮損害深 及早防患於未然〉。《新報》(2009113日),頁3

聶曉輝:〈海嘯下仍加租 籠屋呎租超豪宅〉,《文匯報》(2009831日),下載自:〈http://paper.wenweipo.com/2009/08/31/HK0908310035.htm〉。

〈籠屋呎租逾90元 貴過貝沙灣豪宅〉,《頭條日報》(2009831日),下載自:〈http://news.hk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_hk/2009/08/31/87151.asp〉。

 

1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博特:〈基督徒的職責〉, 頁234

2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

3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4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35

5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7

6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35

7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09

8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236人之所以貧窮,聖經也提及種種成因。有些人貧窮,基於他們懶惰和怠慢(箴6:6-11, 19:15, 20:13, 21:25, 24:30-34)。也有些人為了上帝國度,自願地守貧。然而,聖經中最常提及貧窮的原因,卻是因災禍或被剝削而在經濟上貧乏的人。賽得隆:《財主與窮人 》,頁50

9 胡志偉:〈社關的聖經及神學基礎〉。

10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傳福音與社會責任之關係〉,吳羅瑜編:《福音信仰與社會倫理》(香港:中神,1996),頁1261974年洛會議後,福音派視社會責任,也是教會使命的一部份,卻沒清楚界定「社會責任」。有見及此,19826月,在美國大急流市(Grand Rapids),召開了一次世界性的會議,會中通過了此份報告。參吳羅瑜編:《福音信仰與社會倫理》,頁1

11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6

12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5-26

13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54

14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3

15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4

16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4

17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5

18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5

19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7

20 賽得隆:《財主與窮人 》48

21 Kaiser,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20.

22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1

23 〈「傳福音與社會責任」報告書〉,頁121-22

24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6

25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8

26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86

27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86

28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9。作者引自曹敏敬:〈教會與社會〉,《信息》第19619969月,頁1

29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9

30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2

31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86

32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9

33 麥世賢、蔡聖龍採訪:〈廿蚊,每天要多少張?──最低工資的點線面〉,《時代論壇》第1187期(2010530日),頁2。採訪對象和發言人,是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余妙雲。

34 麥世賢、蔡聖龍採訪:〈廿蚊,每天要多少張?──最低工資的點線面〉,頁2。採訪對象和發言人,是浸會大學校牧葉敬德博士。

35 麥世賢、蔡聖龍採訪:〈廿蚊,每天要多少張?──最低工資的點線面〉,頁2。採訪對象和發言人,是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余妙雲。

36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6

37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9。作者引自著作,龔立人:《人際社會的建立》(香港:基督徒學會,1999),頁41-76

38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20

39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40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6

41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6。作者引自陳劍雲:〈培靈講道與屬靈觀念的轉變〉,《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25期(19987月):58-59

42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6-97

43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3

44 1999年,香港教會有197,000名在港會友。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7。作者參香港教會更新運動:《一九九九年香港教會普查:堂會普查部分簡要報告》(香港:教新,2000)。

45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7。作者引自李均態:〈香港、教會與新中產階級──從階級分析看香港教會之中產化〉,陳慎慶編:《時代的把脈──福音與香港社會的邊緣人》(香港:基督徒學會,2000),頁25

46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7

47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7

48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97-98

49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200-01

50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202

51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83-84

52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55

53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9

54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貧窮的問題〉,頁7

55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0-51

56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57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