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社會倫理 經濟倫理 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四之〔(四)、(五)、(六)、(七)〕)
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四之〔(四)、(五)、(六)、(七)〕)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日, 12 十二月 2010 14:21

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四之〔(四)、(五)、(六)、(七)〕)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許道芳

 

(四)欺壓貧困,遭受懲罰

在神和人的立約框架下,順服或犯罪將導致不同的結果。在西乃之約,神明示其子民:順者昌,逆者亡(申28章)。1 大衛作王時,神與他立約。若他的後裔遵守律法,神應許賜福給他們,永不從大衛的家奪去以色列的寶座(撒下7; 89, 132篇)。大衛之約延續了亞伯拉罕的祝福。2 然而,以色列民沒有順從盟約的律法,故神懲罰祂的子民,讓他們被擄而去。3 申命記式歷史書,就蘊含因果報應的神學,指列王犯罪,就是被擄之因。這也成了先知書常見的指控。4

 

以色列和猶太的滅亡,繫於神的子民毀了西乃之約。其一,以色列民背叛了和神之間親密的盟約,轉去敬拜和信靠偶像、外邦的神,沒有「敬畏耶和華你的神,遵行他的道,愛他,盡心盡性事奉他,遵守他的誡命律例」(申10:12-135 其二,在經濟上,他們欺詐和惡待貧窮人,沒有按神所吩咐的恩待窮人。6 透過先知的宣告,反映神看顧貧窮人,並審判欺虐窮人的子民。

 

主前八世紀初,分裂王國之時,神差派先知阿摩司,道破北國以色列國家富強、經濟豐裕背後,窮人備受欺壓的真相。7 阿摩司責備以色列人,不該為私利欺壓窮人和有需要的人(摩2:6-8),並警誡這些行為會招致上帝的懲罰(摩4:1-2, 8:1-14)。8 他控訴那些有勢力的富人,不惜殘人以肥己:9 「你們踐踏貧民,向他們勒索麥子......」「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摩5:11-12)。10 以色列欺虐窮人的惡行,遭到放逐異邦的審判(摩七11, 17)。11 果然,亞述征服了北國,擄走數以千計的以色列民。12

 

此外,神又差派先知以賽亞警誡南國猶大,欺虐窮人,也遭受傾毀:「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到降罰的日子,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賽十1-313 他更直截譴責民中的長老和首領:「喫盡葡萄園果子的就是你們;向貧窮人所奪的都在你們家中。」(賽3:14b14 彌迦也指責猶大國中有人生「貪圖」之念,佔據田地、奪取房屋(彌2:2)。他警告耶路撒冷將「必變為亂堆」(彌3:12, 6:9-16)。15 到了主前七世紀的猶大王國,先知耶利米又再譴責富人以欺壓困乏人為手段,囤積財富(耶5:26-29)。猶大人毀約,不遵行神的吩咐,繼續欺壓窮困無助的人,終亡於巴比倫(耶34:12-22)。16

 

主前六世紀的被擄時期,先知以西結追述歷史,指責以色列民毀約,不遵守神的命令、干犯安息日(結廿13, 16, 20-21; 廿二8, 26; 廿三38),誠如「欺壓鄰舍奪取財物」(結廿二12)。他們的惡行,終至遭受神被擄的審判(結廿23-24; 廿四1-14),17 「分散在列國,四散在列邦。」(結廿二15上帝顧念弱勢人士、捍衛窮人的權益。為經濟利益而剝削窮人、壓迫窮人和違反公義的,終遭受上帝的審判,得到慘痛的報應。18

 

到了新約,神也警告人,不要重富輕貧,忽視貧困人士,沒有行公義、好憐憫。很多時候,富人剝削窮人而致富,或不願與貧窮人分享自己所有的。雅各警告富足的人應號咷,因為他們欺壓工人:「瞎,你們這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咷,因為將有苦難臨到你們身上。」(雅五1)他們「在這末世,只知積儹錢財。工人給你們收割莊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你們在世上享美,好宴樂,當宰殺的日子竟嬌養你們的心。」(雅3-6)神不是針對富人,只是限惡不公義的事。19

 

神是公義,祂關心每個子民是否得著公平的待遇,祂懲罰毀約的行為。20 始祖犯罪後,人類社會出現了欺壓的事件。有權有勢有財的,往往以欺壓的手段致富。21 有時候,貧窮源於社會制度和社會架構的不公平。22 公義的神總是站在被欺壓的人那一邊,為他們主持公道,甚至拯救他們。今天,香港的貧窮問題,也是結構性的問題。社會制度和社會架構,總是偏向有社會地位的人,貧窮人家往往被忽視,甚至是犧牲。身為神的子民,可以如何伸張公義?這是當今信徒無法閃避的問題。

 

(五)基督降世,顧念窮人

神守約到底,人卻屢次毀約,還是由神主動挽回、屢次立約,甚至付上愛子的性命。彌賽亞的首次來臨,乃救贖歷史的轉捩點和高潮。祂的降生和死亡,展開了新約。23

 

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乃神認同貧窮人的歷史明証。24 這位宇宙的大主宰,不僅在歷史中,主動釋放貧窮人,更以奧妙的方式,與貧窮和困乏的人表示認同。25 神道成肉身,再次「下來」,進入人類的歷史。26 耶穌進入人世間,自甘貧窮(腓 2:6-8;林後 8:9)。27 祂誕生在馬槽裡(路2:7),28 降生在微不足道的加利利省、窮木匠的家庭(路2:24; 12:6-8),29 他父母以兩隻雛鴿獻祭,只獻貧窮者的祭物(路2:22-24)。30 在道成肉身的歷史啟示中,看見這位立約之神,仍然關顧、認同貧窮人。31

 

耶穌的言行,顯明祂顧念窮人。祂也常與窮人為伍,並重視貧苦困乏人的需要(路4:18-19, 14:12-14)。32 祂醫治患病的、瞎眼的和餵飽饑餓的。33 耶穌曾挑戰年青的官長道:「你還缺少一件,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路18:22)跟隨主腳蹤的信徒,要懂得享受和分享上帝所賜的福分。耶穌更警誡道:「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但富足的人有禍了。」(路6:20, 24)富足者受責難,並非源於富有,而是他們定睛在財富上,又不肯與人分享。貧窮者最後蒙福,也非源於貧困,而是他們信靠上帝,呼求上帝的憐憫。34 從「無知的財主」(路12:16-21)、「財主與拉撒路」(路16:19-31)和「精明管家」(路16:1-13)的比喻中,耶穌教訓人不可貪財,要善用錢財來賙濟窮人。35 祂也曾嚴厲警誡跟隨者,若不給餓了的人吃、不給赤身露體的人衣服穿,也不探望監裡的人,將要往永刑裡去(太25:31-46)。36

 

耶穌基督的福音使命也包括了貧窮人。37 耶穌尚未誕生,馬利亞的尊主頌,已預告耶穌顧念貧窮人:「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叫饑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一52-5338 祂開始傳道之初,選讀先知以賽亞書,首先宣告「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4:18-1939 耶穌解釋祂的使命,就是要傳福音給貧窮人,叫被擄的得釋放,受壓制的得自由。耶穌在世上的工作,也與祂的話符合。40 在耶穌的傳道生涯裡,福音的受惠者包括富有的、貧窮的、男女、猶太人和外邦人等。41

 

(六)基督代贖,締造新生

基督更捨身十架,為無力守約的人,展現新的約。始祖犯罪以降,人無力勝過罪惡。無論神如何立約,以色列民還是叛逆毀約。透過基督的代贖,人得以靠著基督的寶血,罪得赦免,與神復和,成為新造的人。

 

耶穌最終的心願,還是拯救人脫離靈裡的貧窮。42 誠如昔日神拯救以色列民逃離埃及後,祂就宣告:「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出3:12)。43 除了篇首所言的絕對貧窮人、相對貧窮人和基本貧窮人,耶穌還道出了在物質和心靈上均是貧窮的人。44 誠然,耶穌的拯救,不能把心靈和肉體分開。45 路加福音以「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指向在物質上無可依靠,只能仰望上帝的人。上帝必定會透過祂的子民,去重建這些人的新生。46 馬太福音也提到「虛心的人有福了」(太5:3)。「虛心的人」,希臘文是

oi˚ ptwcoi« twˆ◊ pneu/mati,直譯就是「靈裡貧窮」,誠如呂振中譯作「靈裡貧乏的人」。原意指自知靈性貧乏,在神面前無可恃賴,故謙卑倚靠神的人,便為有福。47 除了社會及政治因素構成的肉身貧窮外,耶穌進一步指出貧窮的終極因素,乃是靈性上的問題。48 誠如耶穌升天而去前, 耶穌最大的心願,還是要叫門徒傳福音,使萬民作祂的門徒「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

 

這天國的福音,也臨及每一個接受主的貧窮人。在十字架面前,人人地位平等:「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加3:27-28)。在基督裡,沒有任何形式的欺壓與濫權。49

 

基督的代贖,拯救窮人脫離自卑的自我認知,與受罪欺壓的處境。50 救贖使人從絕望、自卑,甚至失去尋求改變的意志中,釋放出來。51 救主親身破除罪、窮、苦這惡性循環的宿命,阻遏和終止破壞性的力量,無止境地擴散與深化。52 窮人渴望早日脫貧,也期望自力更生。他們需要從神而來盼望,幫助他們堅持下去。53 在基督裡與教會內,窮人經驗接納與復和(弗2:10),54 感到受尊重、被關懷和被支持,使他們能活出真我。救贖建立有尊嚴的關係55 新生命的轉變,恢復窮人的尊嚴,不再看自己為受害者。56 若窮人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心靈的貧窮和有罪(太5:3,就必蒙上帝恩眷,57 締造新的人生意義,從而改變做人的態度和目標。這激發窮人改善生活的動力,從而改善經濟生活,58 處境也因而有所改善。59

 

然而,基督徒對未信者不僅有福音的使命,也負社會的責任。使徒時代,教會救濟了捱饑抵餓的人,並有援助寡婦等弱勢者的制度(徒6:1-6; 林前16:1-4; 林後8:1-14, 9:1-15; 提前5:9-16)。基督教也關注教外人士的貧窮問題,新約書信就多番勉勵基督徒要行善(加6:9-10; 2:4; 提前6:17-18; 13:16);並肯定關懷弱勢社群的屬靈意義(加2:10; 1:27),使徒雅各就以「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來界定「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雅1:27)。60 新約聖經也批判徒具空言而沒有實際行動的愛(可12:40; 2:14-17)。61

 

基督徒肩負傳福音的首要的使命,也承擔社會的責任。兩者如何調適?這是今天教會回應貧窮家庭問題的爭議所在。

 

(七)宇宙更新,消弭貧窮

基督的救贖,擊破了罪的轄制。62 罪惡使人與公義的神隔絕,人的自私,造成結構的不公正和經濟的壓迫,蔓生了貧窮的問題。然而,藉著基督十架的救贖,已破壞了罪的權勢。63 「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新造的人」kainh\ kti÷siß就是「更新的創造」(re-creation)。64 這個蒙救贖的新團體,在個人、社會和經濟的關係,均呈視出一種嶄新的面貎。現今,神子民生活的品質,即為將來臨之完美和公正的表徵。65 然而,神的子民置身的,仍然是墮落的世代。在這罪惡的世界,難免把世界帶往一個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光景。66 基督賜下堅忍與盼望,神的子民等待終末萬物的更新(羅 8:22-25)。67

 

基督第二次的再來,完全實現了神的國。68 主再來時,這個世界完全成為主的國度,完全展現天國的完美和公正。69 神的子民將全然恢復神的形像(林前十五49)。今世未能解決貧窮的問題,惟有在新天新地才能真正消貧(啟21:3-5)。70 路十六章1931節,財主生前天天過著奢侈的生活,沒有賙濟身患重病的乞丐拉撒路。離世後,財主在陰間受苦,拉撒路卻在亞伯拉罕懷裡(天堂),得安慰。71 在宇宙更新之時,就是終極的消貧、安慰、平反。

 

雖然今世未能完全實現神的國度,卻可使受罪破壞的萬物,回復與反映上帝的榮美。72 即使今世未能完全解決貧窮的問題,朝向上主創造次序的重建,仍是我們奮鬥的目標,也是神所喜悅的。73 活在今天信徒,本應幫助香港的貧窮家庭,使他們活出上帝原賦的尊嚴,且有機會承擔管理的職事。即使沒能在現世消貧,也要繼續扶貧。

 

1 狄拉德(Raymond B. Dillard)、朗文(Tremper Longman III)合著,劉良淑譯:《21世紀舊約導論》(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台北:校園,1999),頁252

2 誠如昔日神應許亞伯拉罕這族長:「叫你的名為大」(創十二2c)。神也應許大衛這以色列王:「我必使你得大名」(撒下七9; 參創十二2)。詳參華德凱瑟著,廖元威等譯:《舊約神學探討》(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87),頁數201-03

3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3

4 狄拉德、朗文:《21世紀舊約導論》,頁252

5 史蒂文斯:〈上帝與全球化〉,頁14。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6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7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4

8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7

9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57

10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54

11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4-55

12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5

13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5

14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1

15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5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7

16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5-56

17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9-56.

18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貧窮的問題:聖經的信息〉,頁7

19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1

20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3

21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9

22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8-79

23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55.

24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25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61

26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26,註2。作者觀點源自 The New Interpreter’s Bible (Vol. 1), 1994, 712.

27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28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文學,神學及生命》(香港:卓越,1995),頁189-90

2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61, 65

30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89-90

31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32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46

33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34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91-92

35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92

36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9

37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89-90

38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1

3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8-59

40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41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89-90

42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6

43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6

44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

45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89-90

46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

47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1-12

48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

49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50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51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3龔立人認為耶穌基督所帶來的救贖,乃回應人的實存狀況,救贖的內容就不能抽離人類所經驗的實存處境。他認為救贖就是要打破惡性循環的宿命,即阻遏和終止破壞性的力量無止境地擴散與深化。救贖針對個人和個人所屬的社會,兩者互相影響。誠如終止自卑這個人內在的破壞力,或終止欺壓性行動這社會錯誤的意識或制度。救贖涉及渴求釋放、盼望新生,及活著當下的動力。這正是貧窮人對救贖的渴望。他們渴望早日脫貧,也期望自力更生。在努力的時刻,他們需要盼望來幫助他們堅持下去。簡言之,龔氏認為貧窮者渴望救贖,而救贖需要回應當下人的處境。詳參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0-111

52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0楊克勤:《路加的智慧》,頁191

53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1

54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55 龔立人:〈救贖與貧窮〉,頁119

56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57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

58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59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頁1

60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46

61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7-88

62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63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

64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65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

66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

67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68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55.

6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

70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71 楊克勤:《路加的智慧:文學,神學及生命》,頁188

72 胡志偉:〈社關的聖經及神學基礎〉。

73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