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四之(一)、(二)、(三)) 列印
作者是 Publisher   
週日, 12 十二月 2010 14:08

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四之(一)、(二)、(三))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許道芳

 

 

四、低頭思聖言──從聖經及神學看立約之神對貧窮人的顧念

縱觀新舊兩約聖經的記載,神是立約之神,也是守約慈愛的神。自創世伊始,神先後與人立下亞當之約、挪亞之約、摩西之約、大衛之約;舊約先知預言新約,1 後來更透過基督展開和實現新約。從創世以降,這位立約、守約之神,不斷眷顧、憐恤和救贖貧窮人,關注受造之人、立約之民是否受到奴役或欺壓。2

 

(一)創造美善,形像尊貴

受造世界,乃神賜給世人的奇妙禮物。3 尚未立約,神先以五日創造天地萬物,為其子民預備美好的伊甸園之「家」。這肯定了這個物質世界基本上是美善的。4 到了第六日,神按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一26-27)。神宣告祂的創造「是好的」。六日創造後,「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一31)。5 人有神的形象,故均有特權和責任管理一切的資源、美好的家園(創一28)。6 神賜福男女,讓他們生養眾多和治理全地(創一28)。神賜福的對象是「他們」,即男人和女人,是一個家庭,而非獨自一人。7 園中二人成為一個群體。群體關係親密(創二23),彼此信任(創二25),沒有隔膜。8 人和創造主之間,也親密無間。原先創造的秩序,就是如此的和諧美善。9

 

創世之初,聖經以亞當之名(Mö∂dDa),代表全人類。在希伯來文裡,Mö∂dDa 有時指特定的人,就如創世記第二章專指第一個男人「亞當」。有時 Mö∂dDa 則統稱「人類」(mankind)。10 正如創世記一2627,兩節中的「人」,原文都是用了 Mö∂dDa(單數):神先說要「按著我們的樣式造Mö∂dDa」,然後「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Mö∂dDa,乃是照著他們的形象造男造女」;11 到了節28,神就把管理一切的權柄賜給了「他們」(複數),「他們」就是呼應前兩節所指的「人(Mö∂dDa)」。12 換言之,始祖亞當就是人類的代表

 

亞當按神的形象受造,神的形象存於普世的人類。13 神以自己的「形象」和「樣式」先造男後造女(創1:26-27; 創五1)。14 既然始祖亞當是普世人類的代表,他賦有神的形象,正代表世人均賦有神的形象,故神的形象是普世性的。15 形像的普世性,則意味著:「之所以為人」,乃承存了神的形象,本有人的尊嚴和價值。16 人類都是按著神的形象受造,我們都是社會或團體的創造物。17 每個受造生命,或貧或富都有神的「形象」和「樣式」,18 賦有作為人的價值,應當活出人的尊嚴。

 

神與亞當這位人類的代表立約,陳明禍與福。在伊甸園裡,神以美好的創造,充足供應亞當和夏娃的需要(創一3-25, 29, 31; 8-14)。19 伊甸園裡的出產豐富,足夠所有人自由享用:「看哪,我(神)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創一2920 原有的創造世界,是豐足的家園,根本沒有貧窮的落差。 神與亞當立約,若是守約則可繼續享受神的賜福和供應:「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喫」(創二16)。同時,神也向人陳明毀約抗命的後果:「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喫,因為你喫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6-1721

 

總言之,受造之人本是立約之民,得享神創造的美好世界。亞當按神的形像和樣式受造,且與神建立立約的關係。他是普世人類的代表,故人皆賦有神的形象和樣式。在亞當之約的前設下,世人原屬神的立約子民,享有創造的美好、立約的福氣。神賦與人管理大地的權柄和能力,人皆承擔管家的職份。然而,「土地屬神」,土地是神造的,創造主有終極的擁有權。人可行使附屬於他的權力,使用土地的資源,也要為全人的好處負責。22 我們應當看窮人為上帝形象的承有者,幫助他們活出人性的尊嚴,23 承擔管理資源的權與責

 

(二)創造失序,尊嚴受損

始祖擅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創3:6),就是宣告人不聽從神的命令,毀了神和人的立約關係。24 始祖犯罪後,罪進入了世界25 誠如使徒保羅所言:「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5:13一朝毀約,美好的天地黯然失色,人性全然敗壞,餘下殘存的善。

 

罪使人與神隔絕,創造失序。罪的世界,就是不公義的世界。罪惡使人與神隔絕,影響了人對創造財富的了解和判斷。滿足需要和渴望,很容易變成垂涎和貪婪。同時,財富分配不平等,沒有一套制度可以達到完全的均平,而又不限制人選擇的自由。26造成個人的自私、結構上的不公正,及政濟上的壓迫。27 人的自私與貪婪使物質的分配失調,28 管家變成操控者、剝削者。人類墮落後,有罪的人和社會,難免出現窮人。舊約早已暗示:「原來那地上的窮人永不斷絕;所以我吩咐你說:『總要向你地上困苦窮乏的弟兄鬆開手。』」(申15:11)到了新約,耶穌也明言:「 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太26:11)。29 隨著罪惡的步伐,人性的扭曲,貧窮也走進了世界。

 

墮落後,人並沒全然失去神的「形像」和「樣式」,人的價值和尊嚴卻受損了。在舊約時代,神仍然禁止「流人血」(謀殺);在新約時代,神也指責「用舌頭咒詛」人的,因為人是按著神的形像被造的(創九6;雅三9)。30 然而,神的形像卻被受扭曲、破壞(傳七29)。31 尊嚴成為有條件的(conditional)、外在化(extrinsic)。人以外在的條件去獲取及衡量別人的尊嚴,包括財富、地位、成就、物質、消費力等。這都是貧窮人家所缺欠的,他們就自然尊嚴受損。

 

簡言之,罪破壞了創造的秩序和神的形像,人變得自私、貪婪,造成資源分配不均、剝削、貧富懸殊,窮人未能活出人應有的尊嚴。

 

(三)救助受壓,立法扶貧

墮落後,神以洪水清洗人的罪惡,並和挪亞立下彩虹之約(創九12-17)。巴別塔變亂口音後,神又立下亞伯拉罕之約( 創十二1-3, 十五1-21, 十七1-14, 廿二15-18),應許使他成為多國之父,以色列成了神的子民(創十二1-3; 十五1-21)。32 在救贖歷史上,神親自拯救、恩待以色民,也要求這些得贖、蒙恩的子民,恩待窮苦人。神更以立約條款(律法),規範其子民遵法而行。

 

1. 得贖子民,恩待窮人

神拯救以色列民逃離埃及,同時也釋放貧苦和受壓逼的子民。33 神「看見(yIty¢Ia∂r)」、「聽見(yI;tVo‹AmDv)」以色列民,在埃及「所受的困苦、勞碌、欺壓」(出三7-8; 申廿六5-8);34 也為了持守與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所立的約(出六5-7),祂就「下來(drEa」(出三8),35 親臨苦難之中。36 神要「救(wâølyI…xAhVl)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三8),將以色列民從埃及破壞性的力量「奪」(wâølyI…xAhVl)過來,從受限制、受剝奪的埃及地,引到豐富、寬闊、自由的迦南美地。37 藉著呼召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神拯救祂的子民脫離困苦和受奴役的光景,38 結束他們經濟上的壓迫,把他們從奴隸中釋放出來,為他們帶來了自由。39 這位守約慈愛的神,也是一位眷顧受壓逼、遭受勞役者的神。40 祂顧念飽受政治壓迫和經濟剝削的以色列人,帶領他們逃離埃及。41

 

神拯救以色列民後,以立約條款規範他們恩待窮人。42 神召喚以色列全民信任和順服祂,以西乃之約延續祂和以色列的立約關係(創十七7; 出二24, 4-5; 申四31, 12, 廿九12-13)。43 祂將兩塊法版(十誡)賜給他們之前,先表明自己的身份、重提他們的得贖經驗:「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出20:2, 5:6)神也屢次申明祂和以色列民的立約關係(申7:6, 10:12-13)。44 神怎樣恩待在埃及為奴的以色列選民,也吩咐他們怎樣恩待貧苦者(出22:21; 15:13-14)。45 透過立約的條款、律法的頒佈,神使他們得以按著公理,和平共處。46

 

2. 安息年

神以律法,規定每七年使土地、奴隸和欠債者得釋放。這樣的關懷,表明神為窮人和不幸者伸張公理。47

 

其一,神吩咐每七年為安息年,這一年「地要守聖安息」(利25:5b),土地要休耕,48 子民不可撒種或收割(出23:10-11; 25:2-7)。49 一邊廂,每第七年不耕種任何農作物,有助保存土壤的肥沃,維護生態。另一邊廂,這也是上帝對窮人的特別關懷:「六年你要耕種田地,收藏土產,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不耕不種,使你民中的窮人有喫的;他們所剩下的,野獸可以喫。你的葡萄園和橄欖園也要照樣辦理。」(出23:10-11 50 在第七年,田裡自長的農作物,要作田主僕人、窮人、寄居的和牲畜的食物(利25:6-7),51 路得就是一個佳例。

 

其二,希伯來的奴隸,也在安息年得自由(申15:12-18)。有時候,貧窮迫使人自賣為奴(利25:39-40)。然而,神以安息年,使這不平等的情況,不可永遠地持續下去。在第六年末,神規定主人必須釋放希伯來的奴隸,並與他們分享共同努力的成果:「你任他自由的時候,不可使他空手而去,要從你羊群、禾場、酒醡之中多多地給他;耶和華你的神怎樣賜福與你,你也要照樣給他。」(申15:13-14; 21:2-6)這使獲釋的奴隸有謀生的本錢。52

 

其三,神以安息年,規定債主豁免窮人的借貸,否則就是罪(申15:9-10)。53 透過豁免債務,避免貧者愈貧,富者愈富。54

 

3. 禧年

神吩咐每五十年為禧年,所有的土地都要歸回原主,而且不必付上補償金。55在一個農業社會裡,土地就是資本。在以色列,土地是生財致富的基本工具。56 當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時,神在各支派和各家族之間,按人口多寡分配土地,可謂相當平均(民26:52-56)。57 隨著歲月的流洗,有些人身體殘障了,或負擔養家生計的人死亡了,或缺乏謀生的能力,以致變得比別人更貧窮。這必導致貧富不均日益嚴重,故神頒下律法,設立禧年,每五十年,所有土地必須歸回原主: 「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利25:10b58 禧年讓貧窮家庭收回原有的土地繼承權,59 使最初進駐迦南地的經濟均平,可不斷地持續下去。60

 

禧年的原則,暗示神才是土地的最終擁有者。創世之初,神賜人管家的職份,也賦與人管理大地的權柄和能力。人要工作,這是治理的職責,也從中分享經濟的成果。61 禧年的前設,呼應創世的原意,意味著「土地屬神」,故土地不能永久出售:「地不可永賣,因為地是我的;你們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立約子民只是管家,受託管理土地和一般資源,旅居在神美好的大地上,耕種和享用其上的土產。62 土地資源是全人類所共享的,神有權要求產權人(管家)幫助窮人。63 若必須出售土地,出讓的也只是租賃權。64 神是絕對的物主、土地終極的擁有者 :「天下萬物都是我(神)的。」(伯41:1165 祂有資格堅持原主持有土地的權利。66

 

神以禧年,確保地業原主能維持生計,避免貧富懸殊。神命令每五十年,要歸還所有土地,從而維持均平的生產財富的方法。67 禧年的設立,為陷於惡性循環的同胞伸出援手,保障貧窮家庭有重新出發的機會:68

  1. 確保每個家庭都擁有自己的土地。69 窮人收回土地,70 保障他們有經濟能力,能賺取生活所需,71 維持生計,自給自足,得以自力更生。72

  2. 避免私人產業無限的積聚,73 防止土地擁有權,不斷累積在少數富農的手中,74 造成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社會現象。75

  3. 避免任何一個以色列家庭,與整個社會民族的經濟、社會,永遠脫節疏離。76

  4. 避免父母貧困或不負責任的原故,使下一代永遠失去基本的生活和謀生能力,造成「跨代貧窮」的悲劇。77

 

禧年的原則,並非表示神要求所有子民,處於一種絕平均、一成不變的平等,也並非否定創造財富的正面價值。神只是反對極端貧富懸殊的情形,盡量達致經濟的公平和互補。誠如使徒保羅所言:「現在你們富裕,就要補助他們的缺乏,到了他們富裕的時候,也可以補助你們的缺乏,這樣就均等了」(林後8:14)。78 減少或防止貧富懸殊,乃達成經濟公平的要素。79 神要每一個家庭擁有生產生計的資源。這既能鞏固家庭,也能避免土地所有權和資金,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造成權力集中和極權主義。80 在祂的子民當中,神不允許有極端富有的存在,故制定禧年的均衡機制。81

 

4. 拾落穗

還有一些律法,延伸了安息年和禧年的關懷,誠如收割留有餘地,讓窮人搭落穗。透過以色民在埃及的貧窮和受壓的記憶,還有他們得以逃離的救贖經驗,神激勵他們為貧窮的、寄居的、寡婦和孤兒留下慷慨的落穗:「你也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所以我吩咐你這樣行。」(申24:2282 神以律法,命令農戶收割時,不割盡、不摘盡,83 麥田的四個角落也「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申24:19, 20, 21)。即使意外掉落的葡萄,也不拾遺:「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19:10)。84 這使貧困者得享免費食物,以解困苦。85 拾落穗的律法,也是預防神的子民和地上的寄居者,落入每況愈下的貧窮困境。86

 

誠然,關懷貧窮人乃聖經的重點、上帝的關懷,甚至是重要的教義。87 誠如詩歌書,神啟示祂是憐憫、看顧貧窮人的創造主,並要求其民幫助窮人。在神的眼中,「窮乏人」和「貧寒人」,都是祂拯救的對象(伯五15-16)。詩人身遭險境,仍相信神「要給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詩10:18)。詩人更頌讚這位「創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的主宰,也「為受屈的伸冤」、「賜食物與飢餓的」、「釋放被囚的」、「扶起被壓下的人」(詩146)。88 箴言也道出幫助貧窮人,就是借貸給宇宙萬物的創造主(箴19:17);89 反之,不為貧窮人伸張正,欺壓貧窮人,就是侮辱上帝(箴14:31; 31:9)。90 聖經提及神關懷貧窮人的經文,其數之多,與提及復活的相若,可見此乃重要的教義。91

 

在舊約裡,神常向以色列民提及過去在埃及為奴的日子,和神拯救他們的得贖經驗,從而命令以色列人恩待貧窮人。92 今天的基督徒,也有得贖的經驗,同是與神有約的子民。我們也應關懷貧窮家庭的需要和待遇,不應漠視或欺壓他們。93

 

1 耶利米指出以色列人「硬著頸項」(耶七25-26),不再遵從神人的立約;並啟示神應許將賜下「新約」(耶三十一31-34),進入新的時代。神以立約的程式,宣告以色列民被擄歸回後,將重建祂及其子民的親屬關係(耶三十一33b)。以西結也預言,在新約之下,神將「新靈」賜給以色列民,除掉其「石心」,賜下「肉心」(結十一19, 三十六26-27)。到了新約,使徒保羅指哥林多信徒就是「基督的信」,以神的靈寫在「心版上」,而非「石版上」(林後三3)。舊約之下,神以律法行事。新約之下,神應許以聖靈在人心裡作工(結三十六25-27)。詳參 Scott J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Scott J. Hafemann, |and Paul R. House, Central Themes in Biblical Theology: Mapping Unity in Diversity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7), 49-58.

2 賽德隆著,高得生譯:《財主與窮人 : 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美國:台福傳播中心,1998),頁52

3 賽特著,李季萍譯:〈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69-87。吳羅瑜編:《福音信仰與社會倫理》(香港:中神,1996),頁70

4 史蒂文斯(R. Paul Stevens)著,何明珠譯:〈上帝與全球化〉,《校園》52卷第3期(201056月),頁12

5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1.

6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增訂本)(台灣:華神,2006,頁82

7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45

8 鄺炳釗:《創世記(卷上)》(香港:明道社,2005),頁91

9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香港教會網頁》(2000921);下載自:〈http://www.hkchurch.org/GenericStyles/Content.asp?ID=7877&PaperID=0011〉。

10 羅伯.庫佛等著,任孝琦譯:《女人與事奉──四種觀點》(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9),頁198

11 Bruce A Ware,“Male and Female Complementarily and the Image of God”, 6. 下載自<www.cbmw.org>。

12 Gilbert Bilezikian, Beyond Sex Roles: What the Bible Says About a Woman’s Place in Church and Family, 2d ed., (Michigan, Grand Rapids: Baker, 1985), 22.

13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社會反省〉。

14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二》,頁78

15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社會反省〉。

16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二》,頁59, 83。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17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45

18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社會反省〉。

19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1.

20 鄺炳釗:《創世記(卷上)》,頁91

21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1.

22 洪子雲:〈從聖經看貧富懸殊〉,《宣訊》第124期 (2010 4月),頁4

23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45

24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1.

25 博特:〈基督徒的職責〉,頁257

26 史蒂文斯:〈上帝與全球化〉,頁12

27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

28 胡志偉:〈關懷貧窮行動的神學反省〉。

2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2

30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二》,頁60

31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二》,頁59, 78

32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2-45.

33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34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1-52

35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36 神不僅知道,而且動員自己臨在於苦難之中。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4

37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4-15

38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2-53

3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2

40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0

41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貧窮的問題:聖經的信息〉,《教會智囊》第2期(20015月),頁7

42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貧窮的問題〉,頁7

43 Hafemann, “The Covenant Relationship”, 45.

44 「因為你歸耶和華你神為聖潔的民;耶和華你神從地上的萬民中揀選你,特作自己的子民。」(申七6

「以色列啊,現在耶和華你神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敬畏耶和華你的神,遵行他的道,愛他,盡心盡性事奉他,遵守他的誡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為要叫你得福。」(申十12-13

45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73-74

46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3

47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1

48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1

49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7

50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1

51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7

52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1

53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1

54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2

55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

56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89

57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9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

58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8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

5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0

60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9

61 洪子雲:〈從聖經看貧富懸殊〉,頁4

62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89

63 洪子雲:〈從聖經看貧富懸殊〉,頁4

64 史蒂文斯:〈上帝與全球化〉,頁15

65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6。洪子雲:〈從聖經看貧富懸殊〉,頁4

66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6

67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75

68 嚴震生:〈全球化與分配正義【回應】〉,《校園》52卷第3期(201056月),頁21

69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

70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0

71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

72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7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0

73 洪子雲:〈從聖經看分富懸殊〉,頁4

74 史蒂文斯:〈上帝與全球化〉,頁15

75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4-75

76 史蒂文斯:〈上帝與全球化〉,頁15。作者引述威廉斯(Paul Williams)的評論。威廉斯是英國的經濟學家,也是一位企業的顧問。

77 洪子雲:〈從聖經看分富懸殊〉,頁4

78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5

79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7

80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0

81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1

82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3

83 約翰:〈基督徒的職責〉,頁245-46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7

84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3

85 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頁117

86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93-94

87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3-74

88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59-60

89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61

90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貧窮的問題〉,頁7

91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2

92 賽德隆:《財主與窮人 》,頁74

93 賽特:〈從聖經角度看貧窮與經濟公平〉,頁72

 

LAST_UPDATE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