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電影《禮儀師の奏鳴曲》閱後報告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孫小霞

 

 

 

1. 引言

禮儀師の奏鳴曲》的英文劇名是Departures,這個英文字沒有死亡或完結的意思,是離開、出發的意思。表示要離開現在的地方往別處去,要去到另一個目的地。戲中出現一則「旅程歸途助理」的招聘廣告,很自然地理解為與旅遊有關的工作,誰不知是別先人的禮儀,在葬禮上負責清潔遺體和整理儀容等的入棺儀式,用莊重的禮儀為離開世界的人平靜送行。一名失業的大提琴手大悟誤以為是旅行社助理,就誤打誤撞進入了這行。

這是一陌生和令人感非常恐懼的工作,但主角為了生計只得接受新工作,當跟隨著老闆經歷一場又一場的儀式,他漸漸了解妝扮死者的重要意義。大悟體驗到工作能為在生的親友帶來極大的安慰,並為死人最後一程獲得最大的尊嚴,是行外人不能體會。他的妻子及親友當然並不理解,極力反對他的工作,視為是不正,是污穢的工作,令人感到羞恥和沒有出色的事情,他在眾人不屑的眼光下堅持繼續工作。當他的父親過世時,他親自為父親進行送別禮儀,從死亡中和解了父子之間的情仇,尋回失落已久的親情。

《禮儀師の奏鳴曲》這套電影帶出對死亡的思考,表達出現代人在生活中如何看死亡。死亡給予人陌生感和充滿恐懼,其矛盾的地方就是死亡卻與每個人都有緊密的關係,死亡可以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隨時臨到身邊。人一出生便進入了時間空間,新的生命雖然帶來喜樂,卻可悲觀地開始進入了死亡的倒數,這課題是沒有人可以逃避,如此與人息息相關的,我們當如何面對它?死亡對活著的人有什麼啟迪?本文嘗試淺談之。

2. 人對死亡的恐懼和陌生

2.1 死亡的恐懼

西方哲學家海德格 (Heidegger) 說:「人生是邁向死亡的歷程」。[1] 存在主義

鼻祖祈克果認為,自亞當與夏娃被神逐出伊甸園之後,人就產生「畏懼」或「焦慮」;他認為人是孤獨地出生,也要孤獨地死亡,死亡是人生的終點與方向[2] 死,是一個不得不接受的事實,理智上來看,沒有一個成年人會否定或質疑這一點,都知道將來一定要面臨死亡;但情感上來說,死亡仍然令人難以承受,因為割捨不下他所認知的世界。死亡並不是只有從生命的舞台消失而已,人類在面臨死亡之前都會有恐懼。[3] 心理學家指到死亡的恐懼有四方面:[4]

()對未知的恐懼: 死亡是個什麼樣的東西,死亡的滋味如何,死後人到那裡去等;這些未知都會帶來威脅和恐懼,同時也害怕提及死亡。

()對失落的恐懼: 生命裡所有的、值得珍惜的人、事、物,在死亡時都會全部消失,所以人們會感到害怕。小孩面對死亡時,有時候反而比大人容易,這與我們的想像相反。因為小孩子沒有那麼多可以失落。因此,人擁有越多,丟掉的也越多,造成的恐懼也越大。

()對分離的恐懼: 如果是非常想要「抓住」什麼的人、非常「黏」的人、捨不得的人,其分離的恐懼將會更大。

()對死亡時形貌及過程的恐懼: 有些病人對死亡時形貌的瞭解來自於電影或電視媒體,他害怕在死亡的過程中會相當掙扎而且很痛苦,使自己陷入恐懼之中

2.2 死亡的陌生感

因著對死亡的恐懼,人對死產生忌諱,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可能是呼籲人積極探求人生存的意義,才能了解死亡之意,但也可能是迴避對死亡的發問。中國民間,一般都迴避死亡問題,並創造了眾多表示死亡的代用語,如駕崩、謝世、不祿、仙逝等。如果在老人面前論死亡,會被認為是犯。[5] 對現代人而言,先進的醫學帶來人壽命的延長,也自然地增加對死亡的抗拒,甚或視之為難以接受的現實。有一位猶太人社會學家愛里亞斯(Norbert Elias)批評現化人對死亡隔絕的態度。

在古時候,衛生條件不佳,沒有社會治安可言,戰亂隨時發生,可以說,死亡是常有的事。然而隨著人類控制公共衛生的能力提升、醫療技術進步,國家權力介入人民的生活而使得治安變好外,戰爭也相對變少了,人類的壽命比以前更長,死亡也漸漸退出我們日常生活的視野。死亡好像不再是人類必然要面對的事。

因此,我們幾乎忘了或刻意忘了自己或自己所愛的人總有一天會死去,我們也不知該如何向小孩解釋死亡。這只是構成死亡陌生感的一個面向。那孤寂呢?…死亡在現代成了一個非常個人、且得由私人面對的事情。 當死亡遠離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不熟悉它,不知如何面對它時,當個人躲進自己的皮囊,生命的意義只剩下自己時,面對死亡,就像是人生走了五六十年身體衰退後,才漸漸承認自己也將會死去的事實,那麼,死亡將是一個非常孤寂的事。[6]

死亡一個備受壓抑的題目,這不單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迷信,而是全世界「文明化」(愛里亞斯的關鍵概念)的結果。「死」這個字,現代社會根本早就把死排除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之外了。[7] 人將死亡保持一段的距離,能越遠越好,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對死亡的認識得越少,接觸得越少,陌生感就越強烈,也只會帶來更大的懼怕和抗拒。

3. 死亡「正面觀」

3.1 爭取生存自由

哲學家黑格爾(Hegel)對死亡有獨特見解:「人之為人,正正在於他/她能離開自然存在的狀態,當人要進入另一個的狀態,恰恰在於人有意識地接受死亡:『舉凡局限於一種自然生命之內者,並不能憑一己之力量超出一種直接存在的樣態;然而,它會被另一種力量驅使而脫離這一直接存在的樣態,而這一被迫脫離的存在樣態,就是它的死亡。』[8] 人於接受死亡之同時,力求克服和超越生物層面的死亡,以獲取其自由和尊嚴,這樣的爭取,使他人承認自己也是人而並非僅是一物件或一動物」。[9] 黑格爾的「主人奴隸辯證法」,[10] 指出人本來拚死爭取生存自由,但意識到人死之後,自由也無法實現,故此透過先保住了生命,亦即在接受以死亡為代價的同時,將死亡推遲,以便在現世實現自由,而不是把實現自由的欲求,寄望於來世或天國的來臨。[11]

黑格爾的貢獻在於把人的死亡扣緊人之獨特存在方式 人是可以享有自由的存在 來思考,指出了人的死亡與人的特性緊密相關。[12] 這見解帶出死亡對生存的意義,因死亡的接近,驅使人當全心地活在當下,視每一天為生命的最後一天,不拖延每件想做的事。[13] 黑格爾的觀點無庸至疑地將人對死亡從負面的角度,反過來帶出人積極地存活,以對抗死亡現實給予人無法衝出的困阨。死亡現實的陌生感可稍為脫去,然而黑格爾沒有對死亡現象作探討,死亡的仍然是給予人恐懼之感,這種恐懼可從喪禮儀式流露點滴。

3.2 死後美境

不同文化和宗教有不同的喪禮儀式,必有追思死者生前以及身後去向的祈願,死者離開現世之後所將要去到的境域,例如道教以「度死」直接解決生者由觸及死亡而衍生各種不安和不可知的問題,藉著齋儀,追求一個「無寃結」的社會,儀式由生者為亡魂做功德法事,目的是希望在陰間的先人得到安慰,解除罪過刑罰,再得往生,升天成仙。[14]人的亡魂繼續存在,是許多民族普遍及相同的想法,冀盼人死後仍能存活,死亡後會進入另一個空間,但是否能進到想往的地方卻沒有十足的把握,最終能到天堂抑或地府?將往極樂世界還是魂歸無處?抑或是佛教所言的輪迴轉世?在什麼情況下才可進到無憂無慮的天堂美境,又在什麼境況下跌落地府陰間,這種謎一般死亡恐懼,可從基督教的末世觀得到解答。

3.2 基督教末世觀

聖經論到人死亡是由人的罪而來,並不是神對人的原旨,這意味著人被造有永恆活著的可能,卻因犯罪,失去了這地位。因此對人來說死亡並不是當然之事,它便帶來陌生而有敵意了(林前十五26)[15] 基督教定義死亡分別提到身體和靈魂的死亡,在肉身的死亡,太十28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路十二4-5;約十三37-38均指到失去生命,傳十二7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 神。」和雅二26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稱死亡為身體與魂的分離。按照聖經所言,生和死並不是存在與不存在的問題,而是兩個不同狀態的存在。[16] 死亡只是往不同存在狀態的過渡時期,[17] 與民間對死亡的人會進到另一境地有相似的觀念。

除了肉身的死亡以外,聖經提到屬靈的和永恆的死亡。肉身的死亡是靈魂離開了身體,屬靈的死亡是人離開了神;永恆的死亡就是這種分離狀況的終結 個人在他的犯罪的狀況中永遠沈淪。[18] 但是一個在生時的人,若相信耶穌基督是他/她的救贖主,能為人除去一切罪孽,屬靈狀況與神復和,靈裡得到重生(約三3),他/她就只會經歷一次肉身的死亡,靈魂等待復活會在睡眠的狀態中(徒七60),在居間狀態。[19]

聖經在啟示錄論到「第二次的死亡」,指的是永遠的死亡(啟廿一8)[20] 這個死亡是無窮懲罰的時期,是神對人作出終極的審判(來九27)[21] 是與神永遠隔絕的時期,一個不信基督的人,是一個靈裡死亡的人,肉身死亡的同時,也是他沈淪狀態的結局。[22] 非基督徒屬靈的狀況已經死亡,也因此把死亡視為實在的仇敵,完全看不到它的積極面,自然地恐懼退縮。但死亡對基督徒而言會採取一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就是看死亡是被征服的仇敵(林前十五52-58)[23] 信徒人生的主權已經交給神,而死亡是終結神使他/她在地上活著的旨意,是得享與神永遠同在的開始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一20。死亡不再被用作定罪和毀壞的工具,反而是釋放信徒脫離可怕的景況。信徒知道死亡的效應不是終結的,因著耶穌基督的復活勝過死亡,信徒會跟隨基督復活勝過死亡(林前十五52-57),進到人們死後冀盼的天堂美地(啟廿14)

4. 總結

不論是信徒或非信徒,每個人都會面對死亡,從古至今,死亡都是那麼的接近卻是感到陌生,是那麼的威脅卻是不能征服,不少的哲人賢士費殺思量去參透過中真諦,解開死亡對人生的意義,以能克服它所帶來的恐懼;當面對死亡的現實,人藉著不同的喪殯禮儀,冀盼死者能進入另一個美境生活,冀盼再與死者相見,使活著的人在絕望當中得到盼望和安慰。這些不同的哲理和儀式都是對死亡抱著嚴肅的態度來解構死亡的意義。然而,要解說死亡的因由及結局,基督教對死亡的詮釋最為透徹,死亡對非信徒是一生的仇敵,不僅是肉身死亡,連靈魂也要因罪落在永遠的刑罰,來十31落在永生 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 」;唯有當人還活著的時候,藉著耶穌基督回復與神和好的關係,死亡的咒詛得以除去,人才可以平安的心面對死亡。人活在地上時信靠順服於神的旨意,死後得以進入新旅程,實現人的想望,去到不再有愁煩痛苦的地方,就是與神全然的永遠同在,享受永遠的福樂與安息。聖經啟示了人死後有兩個不同的結局,在乎人是否接受這個不能單憑人的智慧所能啟發的真理,不論生或死有上帝作為他/她的主(羅十四7-9)[24]


參考資料

Berkhof, Louis.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Eerdmans, 1953.

Erickson, Millard J.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 2002

Strong, Augustus H.. Systematic Theology. Westwood, N. J.: Revell, 1907.

王夫子。《死亡文化的全方位解讀》。北京 : 中國社會,1998

梁美儔、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香港:中文大學,2005

黑格爾著。賀麟、王玖興譯。《精神現象學 - 上卷》。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梁文道。〈臨終的思索(壓抑死亡二之一)〉《香港離評》。2009118日:下載自〈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09/01/blog-post_18.html〉。下載日期2011/10/5

胡志偉。〈活在疫症〉《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3414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8439&Pid=6&Version=0&Cid=467&Charset=big5_hkscs〉。下載日期2011/10/5

胡志偉。〈災難後的「知死」與「知生」〉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5121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27387&Pid=6&Version=0&Cid=264&Charset=big5_hkscs〉。下載日期2011/10/5

柯俊銘王興耀。〈瀕臨死亡病人的心理反應〉《高醫醫訊月刊》第十七卷第八期(中華民國8711):下載自〈http://www.kmu.edu.tw/~kmcj/data/8701/3514.htm〉。下載日期2011/10/5

愛里亞斯著(Norbert Elias)。鄭義愷譯 。《臨終者的孤寂》2008年:下載自〈http://tw.myblog.yahoo.com/constellation_in_taiwan/article?mid=521&prev=522&next=520〉。下載日期2011/10/5

Haggai。〈從存在主義看死亡〉《五旬節信仰的迴》。20051130日:下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haggai/2474739〉。下載日期:2011/10/5

 



[1] 胡志偉:〈災難後的「知死」與「知生」〉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5121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27387&Pid=6&Version=0&Cid=264&Charset=big5_hkscs(下載日期2011/10/5)

[2] 胡志偉:〈活在疫症〉《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3414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8439&Pid=6&Version=0&Cid=467&Charset=big5_hkscs(下載日期2011/10/5)

[3] haggai:〈從存在主義看死亡〉《五旬節信仰的迴》,20051130日:下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haggai/2474739(下載日期:2011/10/5)

[4] 柯俊銘王興耀:〈瀕臨死亡病人的心理反應〉《高醫醫訊月刊第十七卷第八(中華民國8711):下載自http://www.kmu.edu.tw/~kmcj/data/8701/3514.htm

(下載日期2011/10/5)

[5] 王夫子:《死亡文化的全方位解讀》(北京 : 中國社會1998),頁177

[6] 愛里亞斯著(Norbert Elias),鄭義愷譯 :《臨終者的孤寂》2008年:下載自〈http://tw.myblog.yahoo.com/constellation_in_taiwan/article?mid=521&prev=522&next=520(下載日期2011/10/5)

[7] 梁文道:〈臨終的思索(壓抑死亡二之一)《香港離評》,2009118日:下載自〈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09/01/blog-post_18.html(下載日期2011/10/5)

[8] 黑格爾著,賀麟、王玖興譯:《精神現象學 - 上卷》 (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頁57

[9] 梁美儔、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香港:中文大學,2005),頁23

[10] 黑格爾:《精神現象學 - 上卷》,頁127-132

[11] 梁美儔、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頁24

[12] 梁美儔、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頁25

[13] 梁美儔、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頁403

[14] 梁美儔、張燦輝合編:《凝視死亡 死與人間的多元省思》,頁71

[15] Millard J. Erickson著, 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 2000-2002),頁486

[16] Louis Berkhof,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Eerdmans, 1953), 668.

[17] Erickson:《基督教神學》,頁485

[18] Augustus H. Strong, Systematic Theology (Westwood, N. J.: Revell, 1907), 982.

[19] Erickson:《基督教神學》,頁490-504

[20] 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21:8)

[21] 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 9:27)

[22] Erickson:《基督教神學》,頁484-85

[23] 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變成原文作穿下同〕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這必朽壞的、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 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阿、你的毒鉤在那裡. 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 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 15:52-57)

[24] 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 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為要作死人並活人的主。( 14:7-9 )

 

 
« StartPrev12345678910NextEnd »

Page 5 of 21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