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Church as Intercultural Mission Community 洪小媚、劉嘉敏、黃榮基、李兆維:回應猶太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洪小媚、劉嘉敏、黃榮基、李兆維:回應猶太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28 September 2010 14:35

回應猶太教對基督論的挑戰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洪小媚、劉嘉敏、黃榮基、李兆維

 

1. 序言

在歷史中,猶太教與基督教、伊斯蘭教及摩尼教的淵源甚深。[1] 基督教所相信的舊約正是猶太教所擁抱的Tanakh(塔納赫)。不過,對於猶太教信徒而言,基督教所高舉的耶穌,並不是他們所相信要來的一位基督(意即彌賽亞),他們對彌賽亞的觀念與基督教所理解的觀念是不同。所以,筆者嘗試從耶穌(基督教的彌賽亞)的角度,來展開猶太教與基督教的對話,希望藉此對話,能夠加深對猶太信仰的認識,與及從討論當中明白兩者之間所持的立埸和論點。首先,筆者會從猶太信仰的背境作為討論的開始,接著便會提出猶太人反對耶穌的觀點,然後從猶太信仰的角度去看耶穌及新舊約聖經,最後便會討論猶太信仰的彌賽亞觀、神觀及救贖觀與基督教有何不同。

2. 簡述猶太信仰的背境

猶太教是屬於一個文化,民族國家的宗派,他們沒有一個正式委託的信念,但接受13Rambam(Rabbi Moshe ben Maimon, one of the greatest medieval Jewish scholars. “Rambam” is an acronym. Better known to the secular world as Maimonides.)[2] 13Rambam是他們生命中最基本的信念,他們的信仰內容包括人與創造的關係,人類和以色列地的關係。至於在經卷方面,希伯來聖經律法的Tanakh,是首字母縮簡的意思,是包含舊約經典Torah,意思是指先知教導,經學和摩西五經。此外,他們對彌賽亞的意念是指有一位好像大衛王的偉人會來到拯救他們,不是指救贖者

Rambam 13個原則是:[3]

l 神存在

l 神是獨一的

l 神不是物質或精神

l 祂是永恆

l 可以直接與神禱告, 不用透過任何東西

l 先知的話是真實的

l 摩西是最大的先知, 他所宣講的都是真實

l 摩西五經和口傳教導的Talmud和一些寫作都由摩西而來

l 沒有任何其它學經或典經

l 神知道人的思想與行為

l 神會賞善罰惡

l 彌賽亞會再來

l 死亡是自然歷程, 最後會復活。

他們對新約的看法是,新約所指的天國” malekut samayim與希臘文: basileia tonouranon是同義的,猶太教事實上是一個非常嚴謹的教派,他們不欲直呼神的名,就以來替代,有時也以(“榮耀”sekinah;希臘文:doxa)來替代。但天國是定義為可以看得見的疆界或看不見的疆界,所以只能藉人的抉擇表達出來。另外,一切跟從耶和華的人都要以生活行為表明他是天國的子民(指遵行律法書的命令)[4] 不過,由於“..猶太人亡國之痛,使信仰和經驗的鴻溝日益增大;現實的政治逼害和社會不義,叫神的國和神的管治變得沒有意義。[5]

3. 猶太人反對耶穌的觀點

猶太人一般反對耶穌的論點是認為他不是猶太人,因為猶太教是猶太人的宗教,不是基督教,所以沒有真正猶太人是相信耶穌的。此外,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他們強調耶穌不是彌賽亞,因為現在不是彌賽亞紀元時代。還有,在神學方面,他們對基督教的三一論,耶穌的神性,人與罪和救恩等等,都不認同。他們認為這些是新約時期外邦人的信仰,與他們的猶太教有很大的分別。最後,他們又相信新約聖經對舊約的解釋是有錯誤的

4. 猶太信仰眼中的耶穌

根據猶太人的傳統,他們對耶穌的看法有不同的見解,有的認為他是假先知,有的甚至認為他是異端、騙子及巫師。[6] 可是第一世紀的猶太教信徒理解耶穌是像他們當時所認同的拉比,[7] Honi[8] Hanina ben Dosa[9] 對他們來說耶穌只是一個好拉比,因為他教導別人彼此相愛。[10] 另外,也有第一世紀的猶太教信徒形容耶穌為’Man of deed’,意即他是一位聖蹟工作者,與Rabbi Hanina ben Dosa同樣被稱為’Man of deed’[11]

此外,Josephus的見證描述耶穌是一個「有智慧的人」及「履行不凡的工作者」,不單止耶穌被這樣形容,甚至他的門徒也被這樣形容,因為他的門徒也有執行聖蹟醫治的活動。[12]

還有,耶穌與Abba Hilkiah[13] Hanina ben Dosa都是加利利人,而猶太教所出的聖人有些是有加利利人的根。[14] 加利利就好像是一個有聖人出生的地方。[15] 但是聖人並不等同神人,他們相信耶穌是一位好猶太人,可是保羅卻將他塑造他成為外邦人的神。[16]

根據新約的登山變像裏,他們卻並不相信耶穌是最後的先知,因為猶太拉比對登山變像的傳統理解是認為摩西、以利亞和耶穌一同出現在榮耀當中,所以他們相信到末世時耶穌、摩西及以利亞會一同出現。[17]

最後,他們強調耶穌並不是屬於法利賽人、[18] 愛色尼人、[19] 奮銳黨。[20] 不過,也有猶太人認為耶穌威脅到在上的統治者,所以最終淪為政治的殉道者。[21]

總括來說,在猶太人及猶太教眼中的耶穌,是一位很好的「拉比」與及聖蹟工作者,[22] 完全沒有提及到耶穌與他們的上帝「耶和華」有任何的關連。耶穌只是一個在加利利出生的聖人而已。[23] 可是耶穌並不只是一個聖人,因為他行神蹟目的並不只是表達他的能力。當有人試探他時,要求他行神蹟讓他們看,他會選擇去拒絶。他甚至斥責要求他行神蹟的人。[24] 但是他行神蹟目的是為了榮耀神,好像摩西和其他的先知在以色列裏所作。事實上,他服事人令很多猶太人和外邦人能夠與上帝建立了一個親密的關係。[25]

5. 猶太信仰眼中的新約

首先,猶太人相信新約是提倡反閃族人的主意(anti – Semitism),他們認為新約不能夠幫助猶太人的生活和價值觀。[26] 所以很多猶太人都己經有先入為主的感覺,不會嘗試以中肯的角度去理解新約。

另外,他們強調新約是錯誤的引用及詮釋舊約。[27] 不過,他們要知道大部份新約作者的背境文化都是猶太裔。只有路加不是猶太人。而且早期跟隨耶穌的使徒都是猶太人。[28]

此外,我們該並不驚訝是,新約作者引用和參考Tanakh(塔納赫即舊約Hebrew Bible)所表達出來的文字是有不同的風格,斷不會有不同的新約作者所寫的作品會與舊約的表達風格完全相同。[29]

事實上,新約作者比猶太古卷(Rabbinic Writings)及死海古卷引用舊約材料更接近原本的上下文意思,[30] 原因如下:

l 昆蘭作者(Qumran Authors)當他們引用舊約時,他們有時候會根據當時的處境來修改文本,為的是加入一些新元素來配合當時的處境。當然並不是所有昆蘭古卷(Qumran writings)都是用這方法來寫的,有些古卷文法也是直接引用舊約。[31]

l 新約引用舊約的經文有很多是與昆蘭引用舊約的經文的方法很相似,目的是要保留猶太人如何詮釋經文的方法。[32]

l 可是當時有些猶太人詮釋經文是喜歡在字上賣弄技巧,詮釋經文是比較鬆散,因為他們並不是根據歷史及文化的方式來詮釋經文。[33]

l 有幾千份舊約抄本,經文鑑別能支持新約作者引用舊約的可靠性。[34]

l Abraham lbn Ezra認為當先知重覆說話,他不會引用同一的字去表達,他只會保留其意思,同樣新約作者也會這樣做。[35]

所以猶太人認為新約作者錯誤地引用舊約是難以令人信服的。

6. 猶太信仰如何認為舊約中的應許沒有在新約中應驗

筆者選擇以舊約的耶利米書三十一31 – 34作討論:[36]

猶太教對這一段經文的論點如下:

l 他們認為這段經文裏新的約是沒有特別意思的,他們相信耶利米所指的新約是喻意在舊約裏重新賦予生命力的意思。[37]

l 舊約是一個永約,永不會廢除或被取代的。[38]

l 上帝與以色列的約是一個永不變的約。[39]

l 在以西結書三十七24 – 28[40] 指出耶穌不是王,不是彌賽亞。[41]

Brown對這段經文的論點如下:

l 他認為新約已經應驗了,引用希伯來書八7 – 12[42]


l 他亦同時引用以西結書三十六24 – 32[43] 因為和耶利米書所形容的有相似的地方,都是提及新約、新心。[44]

l 雖然新約作者沒有很直接地引用耶利米書和以西結書裏的新約和新心,但藉彌賽亞的新生命的概念、上帝的律法刻在我們心裏,也有在新約裏表明。[45]

猶太教認為以西結書三十七24 – 28裏,所指的不是耶穌,他不是彌賽亞。可是要留意以西結書三十六24 – 32,在這裏所指的應許該是被巴比侖擄去回歸後應驗。[46] 而且猶太教詮釋以西結書的經文是不一致的,將以西結書三十七24 – 28解釋大衛作王,已經是過去的事,以西結書三十六24 – 32卻解釋為將來的新心、新靈的事,[47] 時間上出現矛盾。另外,要知道先知以西結寫書時,正值在以色列被擄的時期。此外,猶太教在利二十六44 – 45、創世記十七7, 13, 19、詩一零五8, 10、歷代志上十六13 – 18所提及到的,是指跟亞伯拉罕、雅各所立的約,而這事實上是因著信而被稱義的,不是藉著守律法行為而達到的。相對於新約,也是因著信基督而被稱義的。所以上帝一直都沒有改變,世人都是因著信而被稱義及得救。

7. 猶太信仰的彌賽亞觀

按魏道思拉比所言,希伯來文的彌賽亞,為「受膏者」,這個意思裡面涵括了猶太信仰對彌賽亞的最原始概念。彌賽亞的概念首次出現在猶太信仰中,是在所羅門王去世後,猶太民族受外族攻擊,甚至亡國。故此,所有猶太人都盼望,有天能在某個所羅門及大衛王的後裔的領導下恢復統一。屆時,這位「受膏者」將恢復猶太人族的完整,讓它重享從前的太平盛世,是邁向和平與復興的觀念,相信這位「受膏者」會帶來國家的統一、安寧與和平,以及一個沒有痛苦與紛爭、沒有疾病與邪惡、完全臻於美善的世界。[48]

彌賽亞的紀元,是人類最終極的目標和獎賞,每個曾經存活過的人都將得到永恒的賞罰。[49] 這種死後賞罰的觀念,令猶太人繼續遵行所有誡命,縱使在世艱難痛苦,但來世會有上帝的獎懲。當彌賽亞來臨,為完美的世界揭開序幕的那刻,從古以來所已經過世的人都會肉體復活,並且重返耶路撒冷。[50] 但這種彌賽亞觀,實際受到過去的宗教及政治處境所塑造和影響。[51]

另外,楊牧谷亦提到彌賽亞王權的神學,它是由上帝國度觀念發展而來。國度是指君王和他的統治,當時以色列人對上帝國度觀念是認為在爭戰時,受命於耶和華為元帥,祂才是君王(耶利米書四十六18;四十八15),祂統管全地,是萬國的君王(耶利米書十7;詩篇四十七2-3;九十九2)這信仰是出於以色列人的實際的生活經驗;與彌賽亞的盼望相作用後,就成為彌賽亞王權的神學彌賽亞的國度所強調祂的權能,而非其疆土地域,就是安寧與和平,完全臻於美善的世界。[52]

對猶太人及猶太信仰來說,彌賽亞或是彌賽亞的紀元還未曾來臨。那個祥和完美的太平盛世還沒有臨到世界。[53] 而猶太人拒絕耶穌是彌賽亞,因他們相信彌賽亞的「職務說明」應該讓「地上和平,有善意在人間」(peace on earth, good will toward man)。根據這定義,他們判定耶穌的表現明顯不合格,因為耶穌當時的世界與今天的世界都不是和平與完美的,故此猶太信仰拒絕耶穌是彌賽亞。[54] 他們堅信,當人類將世界變成完美的那天,彌賽亞就會來宣告新紀元的開始,彌賽亞只出現一次。[55] 猶太人的意思是指耶穌沒有以以王者的姿態,來到地上作完美的管治;相反,祂卻是被羞辱、厭棄,甚至被處死,故祂不可能是彌賽亞。[56]

有關「因為耶穌沒有以王者的姿態統治大地及界,所以不可能是彌賽亞」的指控,Brown指出早於耶穌的時代,猶太人已有受苦的彌賽亞的信念,而學者們已就這點進行了很長時間的討論,發現猶太文文化中有許多論到受苦彌賽亞的內容,其中包括︰[57]

l 以賽亞書五十二13-15這段經文在猶太的文化圈子中,廣泛地被認可為對彌賽亞的預言,指出了上帝的僕人會遭受極重的羞辱,然後會被升高。而以賽亞書五十三1-12就是其詳細的描述。

l 撒迦利亞書九9-10提到,這位會統管全地的王,在來的時候,將會謙卑地、溫柔地,騎著驢駒。

l 猶太信仰的經典《他勒目》(Talmud)舉證撒迦利亞書十二10是有關彌賽亞的預言,指出彌賽亞會被刺穿和被殺。而撒迦利亞書十三7同樣預言到這位牧者,一個很重要的標誌,將會被擊倒使羊群走散。

l 詩篇一一八22,一篇很強暗示彌賽亞的詩篇,指出匠人所棄的石頭,會成為房角石,而這又呼應了聖經中上帝說祂會成為絆倒人的石頭。

由此可見,猶太人所心目中所期待的彌賽亞,與聖經所啟示的有很大的差異。聖經中所展示的,正是一位受苦的彌賽亞,並不是單以以王者姿態來臨。而如耶穌所說,祂來是卻帶來了紛爭 (路十二51),並且祂生平事跡,包括騎驢進城、被鞭傷、羞辱,以至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及後復活的救贖工作,就正正應驗了舊約聖經有關受苦的彌賽亞預言。

另外,猶太人也因現在的世界沒有和平,而否定耶穌是彌賽亞的身份,並且認定彌賽亞仍未來臨。猶太人的宗教經典他勒目 (Talmudi)指出,世界會有6000年的時間︰包括2000年荒涼期(由亞當到亞伯拉罕)2000年的律法時代 (由亞伯拉罕到普通年代);最後的2000年為彌賽亞紀元,但由於人們的不義行為與迷失,彌賽亞沒有預期到來[58] 但事實上,聖經並沒有明確指出彌賽亞的降臨的日期和時間,而舊約的瑪拉基書卻明確指出彌賽亞在帶來和平之前,必先洗滌世界的罪惡;另外,以賽亞書二1至四11,也預言彌賽亞的受苦和贖罪,必會為世界帶來和好與赦罪[59]

8. 猶太信仰的神觀

l 猶太教一神觀

猶太教的一神觀念與基督教的三一神觀,單在數字上的分歧,已足以反映兩者之間的張力。對猶太教而言,一神的觀念是不可動搖的根基。希伯來聖經(即舊約聖經)一開始,宣稱世界是由一位創造主所建立,地上一切都是被造的時候,就已經將一切動物與其他地上一切的偶像盡都排除在他們的信仰對象之可能性。[60] 在當時還是多神主義的世界觀之下,以色列人的一神觀念使他們從那時代分別出來。多神主義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異端,是不能接受的信仰。[61] 可以這樣說,以色列的一神觀念,並非理性的信仰反省,反倒是在他們與神的經歷中所體會的那種神人關係,尤以出埃及事件的影響最為深遠。[62] 在這個神人關係中,他們所認識的是一位滿有能力的獨一真神(如申六4),一切將神切割或多元的觀念從來都不是他們信仰系統所容許的事情。[63] 故此,基督教的「一而三,三而一」的三一論公式是他們不能想像與認同的,[64] 更甚的是,無論是他們所承認的希伯來聖經或是基督教的新約聖經,都沒有這個詞彙,難怪猶太教要將基督教拒諸門外。

l 舊約的「一」

有認為,希伯來聖經也有多處提到神的時候也以複數的形式出現,可以此證明神在舊約中有透露衪的三一性。[65] 然而,古代近東的研究亦發現,當時的文化習慣以複數來表達神聖的概念,如希伯來文以複數來表示偉大,超越等。[66] 不過,猶太人對「一」的概念卻值得討論。

如申六4提到「獨一」的主,原文是「一」,但猶太人的「一」,有著「惟一」的意思, 如十二世紀的Moses Maimonides當中提到神是「一」,意思是「惟一」 的神,[67] 故譯作「獨一」來表達其惟一性。而且「一」也不是單純絕對在數字概念上的「一」(absolute one),而是表示一個「結合整體」(compound unity),在舊約的例子有:二人成為一體(創二24)、摩西將帳幕不同部份合成為一個帳幕(出三六13, 18)、以色列為一個國家(撒下七23)等。[68] 從以上所見,數字上的「一」,不能完全描述所指的事物實際上的本質為何,我們所能知道只是它是「一個整體」而已。同樣,當說到神是「一」的時候,我們也不能完全了解這個「一」神的本質是什麼。[69] 不過,基督教的三一論卻能為此填補這個空白。

l 基督教三一神觀

基督教提出三一論,但從未否定一神的觀念,其實新約多處提到一神的概念。[70] 只是我們更關注的,這「一」位神在本質上是一位怎樣的神。[71] Moltmann就回應猶太教的一神觀時指出,基督教的三一神觀並不是希羅哲學的產物,而是從十字架事件所展現出神的屬性和本質。他認為十字架事件中聖父讓聖子藉聖靈將自己獻上,是神一個旨意的行動。但耶穌的死卻反映神的三一性的分別(因神不能死亡)。[72] 故此,這事件讓我們看到那既分別又一致的神的屬性。[73] 但另一方面,當保羅提到基督要作王,要將一切交給父神,使神為萬物之上,為萬物之主(God will become all in all things)時(林前十五25),所展現的是那「一」位要在萬物之上的神,如此,在觀念上,父、子、靈又成為了那「一」位,並且是「獨一」的神,掌管整個世界。[74]

必須承認,基督教的三一論實在是我們未能完全言說得清清楚楚的教義,但正如Moltmann所提到,從歷史上的基督事件所反映的是一個既分別又一致的神的屬性。基督教從未超出一神的觀念叫信徒去敬拜三神,而是在一神的基礎上發現神的三一性。故此,猶太教的一神觀念與基督教並無二致,只是猶太教在多神的處境中強調神的獨一性,而基督教在一神的框架內言說神的三一本質而已。

9. 猶太信仰的救贖論

猶太教不能承認耶穌是神,惟藉著他才能得到拯救,是由於兩教之間對救贖觀念的分歧所導致。對基督教而言,耶穌基督的救贖傾向靈性上,指向將要來的國度,因人有罪的緣故而僅能靠著基督為中保,將人從罪裏救贖出來。不幸的是,對猶太教而言,無論是對救贖的觀念,罪的問題以及基督作中保的概念,他們都有另一套看法。故此,整個以基督為中心的救贖觀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現嘗從這三方面解釋猶太教的觀念,以及從基督教的角度作出回應。

l 拯救的定義

猶太教的拯救觀念是傾向地上的拯救,如拯救他們出埃及(出十四30),又或是拯救他出敵人的手(如詩篇中的描述)。[75] 他們所期盼的彌賽亞是要為他們建立地上的國度,拯救他們離開列國的管治。對他們而言,拯救與罪並不如基督教的觀念有著密切的關係。另一邊廂,基督教的拯救觀念卻是傾向屬天的,關注的是靈性過於物質性方面,[76] 兩教似乎是南轅北轍。但是,我們從舊約的記載可以發現,猶太教所傾向的地上國度性的拯救是與他們所相信的希伯來聖經中所展現的拯救觀念有所出入。

從舊約的描述可見,神是管治全地,屬天和屬地都包括在內(詩七十四12-17)。[77] 以色列在歷史上被拯救都不能只是以物質性和地上的角度來理解,以色列的歷史是神整個計劃中的的可見的部份,而神與魔鬼之間的屬靈爭戰(如約伯記)是不可見卻真實的另一部份。以色列在歷史的亡國與拯救並不是單純地國家之間的紛爭來衡量。先知書明言這些是由於以色列人犯罪緣故,故神藉列國的攻擊來懲罰他們。[78] 故此,他們盼望的拯救是與他們的罪有直接的關係。這正與基督教在新約中的觀念相似。新約中所描述,那要來拯救,成就在耶穌身上的,就是那要從罪、魔鬼、病與死亡拯救出來的彌賽亞,也正是同一位猶太教所期盼的彌賽亞。

總括而言,希伯來聖經所展示出的拯救觀念與新約所描述的都是與罪相關,因人在罪中而需要神藉彌賽亞的到來而得拯救。只是,對舊約而言,重點在於他們在世的事情(但他們也有朝向將來的事的觀念,如:但十二),而新約所著重的是在那將要來的事情。[79] 新舊約之間並無矛盾,相反,兩者同樣地指到人需要救贖。

l 罪觀

猶太教對罪的觀念是建基在他們對神國度的觀念所影響。他們認為神是他們的王,故罪的意思是對王命令的叛逆。[80] 緊守律法就是對神的順服。然而,他們認為人有可以擇善或擇惡的傾向,而不是一面倒的敗壞。

故此他們最不能認同基督教中原罪觀中的以下2點:[81]

1. 罪是遺傳性

2. 亞當的罪與我們有關

罪對他們而言,是與神隔絕(賽五十九2),若基督教的罪觀成立,那他們就永遠不能與神有任何關係。另一方面,猶太人認為,他們若真的犯罪,也能藉著悔改和贖罪日等宗教禮儀來得神的饒恕。[82]

綜觀而言,猶太人對罪的看法與人的看法有密切關係。猶太人對人的能力比較肯定而正面,而人雖有犯罪也能藉贖罪而得恕,故無論是對罪的抗拒和罪得贖,都傾向以他們的能力為依歸。不過,對基督教而言,人對罪的抵抗是沒有太大的抵抗能力。但要平衡地說,亞當所帶來的墮落,並不是使全人類因此而不能做好事,而是說,因著墮落,人會傾向犯罪的本性是我們犯罪(如耶十七9所說)。[83] 然而,人仍然有能力作一點好事,是因為人有神的形象(創),[84] 雖然因墮落而使得神形象有所虧損。所以,猶太人認為人可以擇善惡的能力在基督教來說並不是如此的平衡,人是傾向犯罪的。故此,惟有耶穌的十字架的救贖才能根本性地解決罪的問題。

l 中保觀

由於猶太教對人的正面肯定,他們認為中保的觀念是沒有道理的。他們相信人與生俱來的靈魂是純潔,人有擇善擇惡的能力,而人行善的傾向使人能抗拒行惡的傾向,加上人有神形象使人能自足於與神的關係之中,絕無需要在神人之間加上一個中保。[85] 猶太人相信,他們能藉祈禱就與神接通,而耶穌作為神人之間的中保就有如上司房前的秘書一樣,人必須要經那「秘書」才能達到「老闆」那裏,這是架床疊屋的做法,是他們所不能接受。[86]

若單是在祈禱的範疇上,基督教與猶太教並無分別,我們也不像天主教般要藉聖人為我們禱告,我們禱告的對象是直接指向神的。然而,在其他方面,事實上猶太教也需要神與人之間中保的觀念。希伯來聖經所記載,猶太人需要先知來將神的話傳到人當中,也需祭司來作獻祭的事宜。[87] 到今天,也有人認為拉比的祈禱在神面前是比較有分量,可作中保的角色。[88] 所以猶太教中保的概念是存在的,而值得留意的是,他們是以人作為神人之間的中保。

基督教以耶穌作為中保的觀念,其實是承繼舊約的中保觀念,只是耶穌作中保的角色比舊約時代更超越,藉著他的身體取代了至聖所的幔子,我們可以藉他直接與神建立關係(來十19-22),他也是惟一的道路,我們才能通到神那裏去(約十四6, 1, 7)。[89] 他的中保角色超越了舊約時代的祭司與先知,而更重要的是,這位中保是神自己。

總結而言,猶太人不能接受耶穌是中保,並不是他們所辯稱沒有中保的觀念,而是他們混淆了人作為中保與耶穌是神作為中保的分別。但我們卻要指出,耶穌作中保是超越舊約的中保,為我們開「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來十20)。舊約的祭司要每年獻祭,也要為自己贖罪,然而耶穌基督卻是超越舊約祭司的大祭司,他只獻一次的祭,就能除去所有人的罪,也不用為自己贖罪。這正是人作為中保與神作為中保的分別。

對基督教來說,信仰的核心在於對耶穌十字架事件的救贖的理解。猶太教的不信可以分做兩個層面:有不相信耶穌十字架事件的死而復活,也有雖相信耶穌死而復活但卻不相信這個事件有其救贖功能。[90] 究其原因,是猶太教對基督教救贖觀的否定。如以上所討論過,猶太教對人的過於肯定和對拯救觀念的曲解,以致他們忽視拯救在對付罪的問題的重要性,也無視十字架事件的意義,更否定耶穌的身分。但我們正是要指出,基督教的救贖也源於他們所相信的舊約聖經之上,耶穌衪的救贖才是他們所要期盼的救贖的答案。

10. 總結

事實上,猶太教是包含了文化及有民族意義的國家宗派,他們堅守Rambam 13的原則為生命中的最基本信念。另外,猶太信仰視耶穌為一很好的「拉比」及聖蹟工作者。然而,在新約聖經裏,耶穌的工作卻能夠領人歸主(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外邦人),並讓他們與神建立一個相交的關係。此外,猶太教指出在舊約的經文裏,上帝與以色列子民所立的是永遠的約[91] 永約是指上帝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而亞伯拉罕是因著信才能稱義。同樣,在新約中,世人是必須要因信耶穌基督才能得以稱義。至於猶太人對彌賽亞的理解,他們所期盼的是一位以君王身分降臨、統管全地、帶來和平的彌賽亞;但實際上聖經所啟示的卻是一位受苦的彌賽亞,並且祂必先要受苦和被降卑,後卻要帶來完美的管治與和平。而從耶穌的生平的種種事跡,可以見到祂就是這位彌賽亞。還有,在猶太教與基督教的神觀中,猶太教一神的觀念是牢不可破的。不過,基督教的三一神觀,從來沒有要求信徒去敬拜三位神,而是在一神的基礎上發現神的三一性。故此,猶太教的一神觀念與基督教並無二致,只是猶太教在多神的處境中強調神的獨一性,而基督教在一神的框架內言說神的三一本質而已。最後,在救贖觀念上,猶太教無視十字架事件上的重要性,支持個人行律法來稱義,對耶穌為他們犠牲更是嗤之以鼻。事實上,他們要明白基督教的救贖是從他們所相信的舊約聖經而出,耶穌及衪的救贖才是他們生命的出路。


參考書目

袁定安。《猶太教概論》。台灣:台灣商務,1996

楊牧谷。《步祂後塵II》。香港︰更新資源,2000

魏道思拉比 (Rabbi Wayne Dosick)著。劉幸枝譯。《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

“Do We Need a Mediator?”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6_4/mediator> (accessed 04 March 2010).

“Jesus”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answers/jesus> (accessed 6 March 2010)

Brickner, Avi “ The Jewishness of The New Testament,“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1_2/newtestament> (accessed 6 March 2010)

Brown, Michael L.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Theological Objections. Vol. 2. 4 vol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0.

Brown, Michael L.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General and Historical Objections. Vol.1. 4 vol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0.

Brown, Micheal L.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New Testament Objections. Vol.4. 4 vol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7.

Brown, Micheal L.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Messisanic Prophecy Objections. Vol. 3. 4 vol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3.

Copan, Paul, and Craig A. Evans, eds. Who was Jesus? A Jewish-Christian Dialogue. Lou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1.

“Is Jeremiah’s “new covenant”(Jeremiah 31:31 – 34)a prophecy fulfilled by the New Testament?” Jews for Judaism. <http://www.jewsforjudaism.org/faq-primary-211/jeremiah-primary-365/85

-is-jeremiahs-qnew-covenantq-jeremiah-3131-34-a-prophecy-fulfilled-by-the-new-testament> (accessed 6 March 2010)

Lapide, Pinchas.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A dialogue.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1.

Mishkin, David. “Sin …Yours, Mine and Ours.”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9_8/sin> (accessed 04 March 2010).

Schechter, Solomon. Aspects of Rabbinic Theology. London ;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61.

Tracey R. Rich, “What Do Jews Believe?” Judiasm,

(2 March 2010)


Vermes, Geza, Jesus the Jew: A Historian’s Reading of the Gospels, Philadelphia, PA.: Fortress Press, 1981

Vermes, Geza. Jesus in his Jewish Context, London: Minneapolis, Minn.: SCM Press; Fortress Press, 2003

 



[1] 袁定安:《猶太教概論》(台灣:台灣商務,1996),頁1

[2] Tracey R. Rich, “What Do Jews Believe?” Judiasm,

(2 March 2010)

[3] Rich, “What Do Jews Believe?”

[4] 楊牧谷:《步祂後塵II(香港︰更新資源,2000),頁17-18

[5] 楊牧谷:《步祂後塵II》,頁19

[6] Geza Vermes, Jesus in his Jewish Context, (London:Minneapolis, Minn.: SCM Press; Fortress Press, 2003), 1.

[7] Geza Vermes, Jesus the Jew: A Historian’s Reading of the Gospels, (Philadelphia, PA.: Fortress Press, 1981), 223.

[8] Vermes, Jesus the Jew, 69. One of the prime characteristics of he ancient Hasidim or Devout is that their prayer was believed to be all-powerful, capable of performing miracles. The best known of these charismatics, though perhaps not the most important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New Testament study, is a first – century BC saint, called Honi the Circle – Drawer by the rabbis, and Onias the Righteous by Josephus.

[9] Vermes, Jesus the Jew, 72. Rabbinic sources report that he lived in Arab, a Galilean city in the district of Sepphoris. Situated about ten miles north of Nazareth, the town, as has been noted, had for its religious leader some time in the first century AD, a figure of no less eminence than Yohanan ben Zakkai.

[10]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answers/jesus> (accessed 6 March 2010).

[11] Vermes, Jesus the Jew, 79.

[12] Vermes, Jesus the Jew, 79.

[13] Vermes, Jesus the Jew, 72. Abba Hilkiah is Honi’s grandson.

[14] Vermes, Jesus the Jew, 79.

[15] Vermes, Jesus the Jew, 80.

[16]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answers/jesus> (accessed 6 March 2010).

[17] Vermes, Jesus the Jew, 97.

[18] Vermes, Jesus the Jew, 35. Jesus taught the greatest commandment, love of God and one’s fellow-men, seems represented as sharing the outlook and winning the approval of the Pharisees. Yet it would be a gross overstatement to portray him as a Pharisees himself. Indeed, in regard to those customs which they invested with a quasi – absolute value, but which to him were secondary to biblical commandments, a head-on collision was unavoidable. Jesus ate with sinners and did not condemn those who sat down to table with unwashed hands or pulled corn on the Sabbath. The lawyers who accuse him of blasphemy because of his promise to forgive sins, and those who suggest that his exorcistic power is due to his association with the devil, need not have been Pharisees.

[19] Vermes, Jesus the Jew, 100. Because there is a diametrical opposition between the spirituality of Jesus and the ritual asceticism of the Essenes.

[20] Vermes, Jesus the Jew, 49 - 50. Jesus’ interest was centred on Jewish affairs and that he had no great opinion of the Gentiles, but He was certainly charged, prosecuted and sentenced as one, and that this was due to his country of origin, and that of his disciples, is more than likely. It appears that in the eyes of the authorities, whether Herodian or Roman, any person with a popular following in the Galilean tetrarchy was at least a potential rebel.

[21]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answers/jesus> (accessed 6 March 2010).

[22] Vermes, Jesus the Jew, 223.

[23] Vermes, Jesus the Jew, 79.

[24] Micheal L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New Testament Objections, vol. 4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7), 105. 太十六4。邪惡和淫亂的世代要尋找神蹟,除了約拿的神蹟之外,不會有甚麼神蹟給它了。耶穌就離開他們走了。

[25]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106. 太十五30 – 31。有許多人來到他那裡,把瘸腿的、瞎眼的、殘廢的、啞的和許多別的病人,都帶到耶穌跟前,他就醫好他們。群眾看見啞巴說話,殘廢的復原,瘸腿的行走,瞎眼的看見,就十分驚奇,於是頌讚以色列的 神。

[26] Avi Brickner, “ The Jewishness of The New Testament,“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1_2/newtestament> (accessed 6 March 2010).

[27]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3.

[28] Avi Brickner, “ The Jewishness of The New Testament,“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1_2/newtestament> (accessed 6 March 2010).

[29]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4.

[30]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8.

[31]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4.

[32]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6.

[33]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7.

[34]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10.

[35]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11.

[36] 耶三十一31 – 34"看哪!日子快到(這是耶和華的宣告),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訂立新的約。這新約不像從前我拉他們祖先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日子,與他們所立的約;我雖然是他們的丈夫,他們卻違背了我的約。"這是耶和華的宣告。"但那些日子以後,我要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是這樣(這是耶和華的宣告):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的心裡。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各人必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同胞,說:'你們要認識耶和華。'因為所有的人,從最小到最大的都必認識我。我也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著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38] “Jews for Judaism” <http://www.jewsforjudaism.org/faq-primary-211/jeremiah-primary-365/85-is-jeremiahs-qnew-covenantq-jeremiah-3131-34-a-prophecy-fulfilled-by-the-new-testament> (accessed 6 March 2010) 。雖然這樣,他們住在仇敵之地的時候,我還是棄絶他們,也不厭棄他們,不把他們滅絶,我不會違背我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我是耶和華他們的 神。因為他們的緣故,我要記念我與他們祖先所立的約;他們的祖先是我在列國眼前,從埃及地領出來的,為要作他們的 神;我是耶和華。

[39] “Jews for Judaism” <http://www.jewsforjudaism.org/faq-primary-211/jeremiah-primary-365/85-is-jeremiahs-qnew-covenantq-jeremiah-3131-34-a-prophecy-fulfilled-by-the-new-testament> (accessed 6 March 2010) 創十七7。我要與你,和你世世代代的後裔,堅立我的約,成為永遠的約,使我作你和你的後裔的神。創十七13。在你家裡生的,和你用銀子買來的,都一定要受割禮。這樣,我的約就刻在你們身上,作永遠的約。創十七19。神說:你的妻子撒拉,真的要為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立我的約,作他後裔的永約。詩一零五8。他永遠記念他的約,他記念他所吩咐的話,直到千代。詩一零五10。他把這約向雅各定為律例,向以色列堅立為永遠的約。代上十六15 – 17。你們要記念他的約,直到永遠;不可忘記他吩咐的話,直到千代。就是他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他向以撒所起的誓。他把這約向雅各定為律例,向以色列定為永約。

[40] 結三十七24 – 28我的僕人大衞必作他們的王;他們眾人只有一個牧者。他們必遵行我的典章,謹守實行我的律例。他們必住在我所賜給我僕人雅各的地上,就是你們列祖所住的地。他們和他們的子孫,以及子孫的子孫,都必永遠住在那裡;我的僕人大衞必永遠作他們的領袖。我要與他們立平安的約,是一個永遠的約;我必堅立他們,使他們人數增多,又在他們中間設立我的聖所,直到永遠。我的居所必在他們當中;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的聖所必永遠在他們中間,列國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是我使以色列成聖的。

[41]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287.

[42]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286. 來八7 – 12。如果頭一個約沒有缺點,就沒有尋求另一個約的必要了。可是 神指責他們,說:看哪,主說,日子要到了,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訂立新約。這新約不像從前我拉他們祖先的手,領他們出埃及的日子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他們沒有遵守我的約,我就不理會他們。這是主說的。主說:因為在那些日子以後,我要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是這樣: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們的心思裡面,寫在他們的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各人必不用教導自己的鄰居,和自己的同胞,說:你要認識主。因為所有的人,從最小到最大的,都必認識我。我也要寛恕他們的不義,決不再記著他們的罪惡。’”

[43] 結三十六24 – 32。我必從列國中領你們出來,從萬邦中聚集你們,把你們帶回故土。我必用潔淨的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必潔淨你們的一切污穢,使你們遠離所有可憎的像。我必把新心賜給你們,把新靈放在你們裡面;我必從你們的肉體中除去石心,把肉心賜給你們。我必把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遵行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你們要住在我賜給你們列祖的地;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 神。我必拯救你們脫離你們的一切污穢;我必叫五穀豐收,不使你們遇見餓荒。我必使樹木的果子和田地的出產增多,好使你們在列國中不再因饑荒而遭受恥辱。那時,你們必想起你們的惡行和不好的作為,就必因你們的罪孽和可憎惡的事厭惡自己。你們要知道我這樣行,不是為了你們的緣故;以色列家啊!你們要因自己的行為抱愧蒙羞。這是主耶和華宣告。

[44]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286.

[45]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292. 太九17。也沒有人會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如果這樣,皮袋就會脹破,酒就漏出來,皮袋也損壞了。人總是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這樣,兩樣都可以保全。約十三34。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就是要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他要怎樣彼此相愛。羅六4。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與他同葬,為的是要我們過新生命的生活,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

[46]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288.

[47]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4: 290.

[48] 魏道思拉比(Rabbi Wayne Dosick)劉幸枝譯︰《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頁57

[49]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54

[50]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頁58

[51]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54

[52] 楊牧谷,《步祂後塵II(香港︰更新資源,2000),頁14-17

[53]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頁59

[54]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頁60

[55]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頁60

[56] 魏道思拉比︰《猶太文化之旅︰走進猶太人的信仰、傳統與生活》,頁58

[57] Micheal L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Volume Three Messisanic Prophecy Objection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3), P.167-9.

[58] Michael L.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Volume One General and Historial Objection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0), P. 69-70.

[59]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Volume One General and Historial Objections, P. 69-70.

[60] Pinchas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A dialogue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1), 25.

[61]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26.

[62]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27.

[63]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27.

[64] Michael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Theological Objections, vol. 2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0), 8.

[65] 如:Gen1.26, 3.22, 11.7; Isa 6.8等。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8.

[66]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10.

[67]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4.

[68]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5.

[69]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5.

[70] 如耶穌(可十二28-30)、彼得(徒二22, 32, 36)、保羅(林前八4-6, 提前二5-6, 帖前一9-10)等人都強調神是一位。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1.

[71]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7.

[72]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52.

[73]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54.

[74] Lapide, Jewish monotheism and Christian trinitarian doctrine, 55.

[75]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86.

[76]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87.

[77]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87.

[78]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1.

[79]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3.

[80] Solomon Schechter, Aspects of Rabbinic Theology (London ;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61), 219.

[81] David Mishkin, “Sin …Yours, Mine and Ours,”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9_8/sin> (accessed 04 March 2010).

[82] Mishkin, “Sin …Yours, Mine and Ours”.

[83]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9.

[84]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202.

[85] “Do We Need a Mediator?,” Jews for Jesus, <http://www.jewsforjesus.org/publications/issues/6_4/mediator> (accessed 04 March 2010).

[86]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5.

[87]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7.

[88]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7.

[89] Brown,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2: 195.

[90] Paul Copan and Craig A. Evans, eds., Who was Jesus? A Jewish-Christian Dialogue. (Lou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1), 6.

[91] 利二十六44 – 45,創十七71319,詩一零五810,代上十六15 – 17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