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ocial Ethics Law Ethics 王鴻發、吳愛潔、陳燕玲:從雙非孕婦爭議 ("爭議") 探討基督徒對正義和愛應有的取態
王鴻發、吳愛潔、陳燕玲:從雙非孕婦爭議 ("爭議") 探討基督徒對正義和愛應有的取態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Friday, 05 April 2013 15:35

從雙非孕婦爭議 ("爭議") 探討基督徒對正義和愛應有的取態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王鴻發、吳愛潔、陳燕玲

大綱:

 

1. 爭議的背景及法律的發展

2. 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的得失利弊

3. 從基督徒的正義和愛的立場審視爭議

1. 爭議的背景及法律的發展

香港居留權爭議泛指基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的實施,香港永久性居民在中國內地分娩的子女及沒有香港居留權的中國公民在香港出生的子女,可於199771日香港主權移交後獲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

1.1 背景

1.1.1 港英時期情況

19801023日,香港政府放棄抵壘政策而實施即捕即解政策,因而產生「香港居民」與「非香港居民」之差別。 香港永久性居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管治範圍內所生的子女,未必獲准定居香港。 有關人士須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機關申請《前往港澳通行證》(俗稱「單程通行證」或「單程證」),才獲在港居留。

1.1.2 中英聯合聲明

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其中第十四段的說明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有居留權並有資格按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獲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簽發的載明此項權利的永久性居民身份證者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當地出生或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及其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當地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其他人及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當地出生的未滿二十一歲的子女;以及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前只在香港有居留權的其他人。

之後經政府網頁發佈的傳聞指該解釋為中英聯合聯絡小組1993年笫二十四次會議所作出的。依其傳聞,「中國公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享有香港特別行政區居留權規定」應被理解為: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以外出生的中國籍人士,其出生時,如父母任何一方是在香港有居留權的中國公民,其本人即可享有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居留權。這個解釋與原文所表達的意思相當不同。

1.1.3 基本法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第1段,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不一定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資格下了定義,與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的內容一致。頭三點包括:

1.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2.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

3.   以上兩項所列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

1.1.4 修改的不可能

基本法第159條包括以下一段:

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

換句話說,除非修改基本法把上段除去,又或者修改中英聯合聲明 (兩者都非邏輯上不可能,只是其政治意味極強,因為所謂「五十年不變」是最少上述基本方針政策不變),否則,不論如何修改基本法第24條,其行文都必須包括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上述有關的部分。

1.2 九七年前之認知與應對措施

基本法草委已留意到基本法對香港永久居民之定義與既有殖民地立法不一,1996810日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關於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的意見》闡述了24條立法願意,其中第一條即為:

一、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一)項規定的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是指父母雙方或一方合法定居在香港期間所生的子女,不包括非法入境、逾期居留或在香港臨時居留的人在香港期間所生的子女。

此後在9901年兩次釋法中都明確了該意見的法律地位。 但相較於澳門特區通過8/1999號法律將類似的籌委會意見固化為法律,香港只通過入境條例的方式處理,並最終造成庄豐源案中出現的合憲性爭議。

1.3 爭議之觸發

由於殖民地時代的入境條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第1段等的規定有所差異,不少以往於殖民地時代需要申請單程通行證的人士,而其父母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於199771日後擁有進入香港與及不被遞解不被遣反的權利。在七月第一個星期,約有400人向入境事務處自首,並向時任處長葉劉淑儀聲稱基於第24條第1段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

政府的態度是拒絕給與他們永久居民資格的證明,擔心有 66,000子女是同類例子可以無需申請單程證來港,所以他們與同類人士被泛稱為「無證兒童」,不論他們是否兒童或已成年。基於入境處此做法在法理依據上可被質疑,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慶寧認為有必要修改現有的入境條例。

1.4 緊急立法與居港權證明書

1997710日,香港政府向臨時立法會提出入境條例修訂條例,重點包括:

香港永久居民所生的中國籍非婚生子女,如欲以基於基本法為由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必須提出證明

實施方法為居港權證明書,由香港政府簽發再交由中國政府並附加於單程證上,香港永久居民在外國所生或擁有外國國籍的非婚生子女不受此限,香港永久女性居民所生的非婚生子女不受此限,此立法具追溯力,尤如於199771日生效一樣。

此修訂爭議甚巨,包括對於中港家庭的打擊,在刑法不溯及既往等法律原則上,與及政治威信上。另外,此立法的範圍亦被視為歧視性,特別針對香港永久男性的居民,與及特別針對在中國所生的非婚生子女,而且未考慮到香港與中國都有相當多婚姻並無正式法律紀錄。

政府認為立法的追溯力是必要的,以避免在無證兒童的來港日期上有所爭拗,因為只要無證兒童一方有人證或其他證明,政府是非常難於提出反證的。

1.5 吳嘉玲案

吳嘉玲在父親代表下於1997710日於高等法院指入境條例有關修訂違憲。據誓章稱吳嘉玲於19977月初來港,她的來港方式在法律修訂前並非違反偷渡罪行,但在經修訂後,她的行為被後來的法律追溯成為犯罪。這一點是她指稱違憲的其中一個理由。

19991月,香港終審法院對吳嘉玲案作出判決,令香港永久性居民所生子女都享有居港權,不論婚生或非婚生,不論有否單程證,亦不論是否生於中國。居留權證明書規定不違憲,但不得規定需貼在單程證上,在施行時不能無理拖延香港永久性居民行使居留權。

此條例的追溯力是違憲的。吳嘉玲在來港時並沒有犯偷渡罪,只是被後來的立法推定為犯罪,縱使她得到永不刑事追究的保證,這都造成民事上的不公平,例如她可以被他人說成為偷渡犯,在誹謗法上她的法律追究權利會被貶損。

此法例在子女是婚生與否方面的歧視是違憲的。部分親中人士質疑,法院合憲性審查權的法源或合理性,與及質疑法院對基本法22條無需人大釋法的認定。香港法律界普遍認同香港法院有法定權力對香港法例作合憲性審查,但對人大或人大常委的立法行為作合憲性審查的權力則受質疑。

1.6         人大釋法

1.6.1 特區政府直接向國務院提交報告

由於吳嘉玲案是終局判決,而政府又急於改變這個現實,所以出現修改基本法與及重新解釋基本法的論述。在諮詢部分學者後,認為兩個做法各有缺點。

1999518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將提請第一次的人大釋法。特區政府直接向國務院提交報告,請求人大釋法,因而繞過了法院,部分人士認為該舉動涉嫌違反基本法,引起了香港社會的爭議;而且因為在香港沿用的普通法制度中,解釋法律是法院獨有的權力,此舉被部分人士批評為特區政府以行政干預司法,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對法治缺乏尊重。

1.6.2 釋法內容

199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全面的解釋,內容如下:

1.    常委會有權根據第158條第1款作出『有關解釋』

2.『有關解釋』是對《基本法》第22條第4款和第24條第2款第(3)項作出的有效和有約束力的解釋,香港特區法院有責任依循。

3.    『有關解釋』的效力是: 根據第22條第4款,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包括第24條第2款第(3)項所指的人,不論以何種事由要求進入香港特區,均須依照國家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向其所在地區的有關機關申請辦理批准手續,並須持有有關機關製發的有效證件方能進入香港特區。

有關人士要或為第24條第2款第(3)項所指的永久性居民,在其出生時,其父母雙方或一方必須是第24條第2款第(1)項或第24條第2款第(2)項所指的永久性居民。

4.『有關解釋』由199771日起生效。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在出生時父或母都未成為香港居民的人士沒有居港權,香港政府認為此解釋使有權來香港的人數減至20萬,此數字比起未釋法前的估計第一代港人在中國所生子女(69.2)遠遠為少。

基於人大常委是政治機關而不是「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多個機構關注就一宗司法訴訟作出政治解釋有違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盟約第14條,有關「任何人...因其權利義務涉訟須予判定時,應有權受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公正公開審問。」一段。

1.7         應免受釋法影響的範圍

雖然人大對基本法作出解釋,但終審法院對吳嘉玲案的原有判決仍然有效,而且因為入境處同意他們是代表案例,而且法援處曾要求求助者無需急於申請法援,所以判決不單止對代表興訟人有效,對「被代表」興訟人亦應有效,理應不受人大釋法所影響。

入境處在1999626日宣布「寬免政策」,承認「被代表」的範圍包括:在199771日至1999129日期間來港,並曾向入境處處長聲稱有居港權的人士,而處長又有他們的聲稱記錄。據入境處統計,因寬免政策而不受人大釋法影響的,約有3700人。因為入境處對不受寬免政策影響的人士作出拘補與遣返,所以又產生新的爭議。

終審法院於2002110日於吳小彤案就有關法律爭議作出裁決,大多數終審法院法官都只擴大寬免給予以下人士,政府接受並執行這個結果,人大亦沒有評論此案。

1.8         釋法後的立法

人大釋法並沒有把違憲的入境條例部分還原。政府選擇不依照判決的入境條例實施既有的居港權證明書,等待人大釋法後再修改法例。入境條例提出修訂內容如下:

改變有關非婚生子女之條文,使非婚生子女同樣核實為香港永久居民。

依據人大釋法,規定只有在出生時父或母為永久居民,方可依基本法第24條第二款第3項核實為香港永久居民。

「居留權」一詞於198771日才被立法,在此並無人在1987年前已經得到居港權或已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因此造成1987年前香港以外出生而父母為「香港人」的人士反而不能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明顯過於嚴厲;在此造成過去立法的失誤,給予糾正。

1.9         後續發展

1.9.1 莊豐源案與談雅然案

1999716日,立法會通過決議案修改《入境條例》,確定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定義如下:

198771日之前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198771日當日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而其父或母在其出生時或其後已在香港定居或擁有香港居留權

莊豐源在1997929日香港出生,不屬於《入境條例》定義下的香港永久居民,但他被祖父代表下聲稱依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第1項,得到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只是被《入境條例》違憲地阻欄。

在審訊中終審法院在解釋基本法中「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依照「立法原意」為主要解釋方法,但「立法原意」需以字面表達出來的原意,而不是立法者的原意。終審法院裁定立法原意為「不論父母是誰,只要任何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都依基本法24條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並無歧義。此案於2001720日終審,莊豐源勝訴。

同日終審法院在解釋基本法中「所生」一詞時亦依字面的自然解釋,即是不包括領養。入境處聲稱,會依個別情況對父母皆是香港久永公民的領養子女酌情處理,並於2001727日容許談雅然無條件居留。

1.9.2 審訊前後的政府與社會認知

社會對莊豐源案的主流焦點在於會否出現赴港產子潮,而對於談雅然案的主流焦點在對領養制度應如何被理順。

為了方便審訊莊豐源案與及讓與訟雙方了解對方的論點,終審法院要求入境處處長提交事實基礎,以便判斷證明會否出現赴港產子潮。入境處處長向終審法院法官接納,若接受類似莊豐源的案例為香港永久居民,並無證據顯示將會出現赴港產子潮。

1.9.3       自由行政策後的赴港產子潮

莊豐源的例子與吳嘉玲及談雅然等例子亦大為不同。吳嘉玲與談雅然都是為了實現在香港家庭團聚而作出法律行動,但莊豐源並不涉及家庭團聚的情況,社會大致上沒有聲音支持他們,而他們亦無產生類似居港權家長會的自助組織。

雖然當時入境處處長向終審法院表示無證據顯示會出現孕婦產子潮,但之後形勢有所變化。自2002年起,中國孕婦來港產下嬰兒數目不斷增加的現象漸被留意。

產子嬰兒數目急升的原因一般被歸咎為中國更嚴格執行一孩政策,香港莊豐源案的判決,與及2003年中國逐步推出香港自由行,導致孕婦自由行來香港。

2005年以後,有一些中國孕婦在香港醫院拖欠住院費,來港前沒有帶來清楚的產前檢查報告,加上佔用本地醫院婦產科比例大幅增加,另外亦有個別情況是孕婦自行出院,留下嬰兒在香港。由於醫療工作量增加,與及床位與資源的耗用,都影響到本地孕婦的權益,令不少本地孕婦擔心不能享有原有的產子醫療服務。

就此,曾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提議修改《基本法》、尋求人大釋法或由香港法院以新案例取代「莊豐源案」的裁決,令父母或其中一方必須為香港居民或香港永久居民的中國公民,其在香港出生的子女才可享有居港權。香港政府並未採納以上觀點,只採用增加住院費和限制入境的方法來保障本地孕婦能享有應有的醫療和產子服務。後來終審法院法官李國能被問及「翻案」時回應:「假如法官現在解釋(法律條文)為A,但因有過多不便等問題而改為B,這並不是法治社會的精神。」。

然而,這些措施也同時影響到中港家庭,特別是母親沒有香港居留權而父親有的家庭,他們與莊豐源的例子折然不同,因為在香港產子的中國孕婦,有八成都是其丈夫為香港永久居民。

2. 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得失利弊

2.1 人口政策

201265日召開開特別會議討論《人口政策報告》,多名議員炮轟《報告》就雙非及跨境童湧港就學問題提出的改善建議欠具體,令問題惡化。教育界議員張文光說,跨境學童高度集中在北區校網,已嚴重影響該區本地學童入學機會,促請當局加大力度疏導跨境學童至他區就學。[1] 內地人士來港產子的情況不斷增加,社會因資源準備和配套不足,港人與內地民眾在爭取各自福利時產生了敵意。希望用以下數字及分享闡明過去數年間,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情況及政府如何回應有關情況。

2.1.1 內地女性來港產子數目急遽增加

2001「莊豐源案」裁定,父母不是香港人而在港所生的中國籍子女擁有居留權,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可以享有社會福利和權利。內地女性來港產子的數字以倍數持續上升(2001年:6202002年:12502003年:2070)2003年港澳個人遊計劃 (「自由行」)的推行,內地49個城市民眾透過簡單簽證手續,便可來港逗留一星期,內地女性來港產子數目急遽增加。(見圖一, 附錄一)

 

圖一: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活產嬰兒數目

2.1.2 政府對策

200611月,香港審計署揭發大陸孕婦在公立醫院產子欠款,至少二億二千多萬元,並有本地孕婦表示一個牀位也難求,產房醫護人手也供不應求。2007年醫管局實施內地孕婦預約產子及收費, 確保香港孕婦得到妥善和優先的婦產服務。[2] 有關計劃緩和了內地女性來港產子升幅,卻引發了內地孕婦衝急症室產子的情況。

20116月,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宣佈縮減接受名額[3] 20119月啟用「預約分娩服務確認書」。[4] 進一步緩和內地女性來港產子升幅,但自2001年至2011年,內地女性來港產子數目持續上升,10年間配偶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雙非孕婦」)累積數字超過十七萬。

醫管局估計,2012年會有3000內地孕婦衝關,若入境處不能成功堵截,沖急診人數將達56千人;於2011年年底開始,入境處已在去年底在口岸加強措施堵截「衝關」內地孕婦;另外衝公立醫院急症室分娩的收費由2012512日起由$48,000大幅增至$90,000。從數字來看增加收費的效果對減少孕婦衝急症室的情況較顯著(附錄二及三)

2012

雙非孕婦衝急症室數目

1

180

2

118

3

134

4

116

5

73

醫管局表示公營和私營醫院的「零配額」給予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將於20131月起開始執行;候任特首梁振英特別提醒準備來香港產子的內地人士,不能保證明年在香港出生的「雙非嬰兒」,一定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5]

2.2 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得失利弊

問題一:非本地孕婦的嬰兒數目增長速度,整個香港的醫療系統承擔不下

對本港醫療體系構成沉重壓力,搶佔本地資源

出現問題的嬰兒都會送到公營的初生嬰兒深切治療病房及接受日後的醫療服務

問題二:婦產科醫生/護士流失

公營醫院出現嚴重的醫護人手流失及人手不足問題 (附錄四)

產房工作壓力沉重的情況下,本地孕婦和她們的新生嬰兒便成為最受影響的一群

圖二:港人及內地女性在公立及私營醫院所生嬰兒數目(資料來源:醫管局)

問題三:對本港未來的社會福利產生不明朗因素

未來10年將有數十萬內地人子女享有居留權,有權使用本港福利,卻未必會在香港發展,對人口結構、服務規劃造成不穩定因素(例:雙非子女來香港打針及醫治,鄰近深圳的北區公營母嬰健康院爆滿)(附錄五)

內地子女、配偶或父母來港訂下配額、申請資格等各種限制,優秀人才及投資者至少需投資1,000萬元才可取得居留權;內地夫婦只要支付數萬元分娩費,其嬰兒便可立刻成為香港人

問題四:激化中港(香港人與內地人)矛盾

民主黨的調查發現58.7%被訪市民不歡迎父母都是內地人的嬰兒在港出生

新論壇利用音頻電話收集意見,91.5%表示關注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問題;87.2%同意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對香港政策及福利規劃造成沉重的負擔

問題五:影響港人內地配偶

港人的內地配偶屬於非符合資格人士,與其他內地孕婦一樣,到公立醫院分娩需支付套餐收費,很多中港家庭無力支付39,000元費用

公立醫院大幅減收內地孕婦,轉到私家醫院分娩,套餐連醫生費平均是67萬元

回內地分娩,夫妻分隔兩地,分娩期間產婦和年幼子女無人照顧,回鄉生第二胎的家庭更面對超生罰款

益處一:07年開始雙非孕婦教育水平相近

內地孕婦的教育水平與本地孕婦的不遑多讓,在2008年度擁有專上程度包括學位及非學位課程的各佔40%。這百份比與本地及內地丈夫接受過專上教育的比例非常接近。在職業方面,超過六成的第二類內地孕婦從事較高級的職業如經理及行政人員、專業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相對本地孕婦的情況則不足五成

圖三:本地孕婦與內地孕婦的教育水平[6]

益處二:紓緩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

從人口發展來看非本地嬰兒實有紓緩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附錄六),內地人在香港出世,當然需要消耗一些資源,這是不容否定。但同一時候,他們也正在製造不同的就業機會,就以過往的移民數字作基礎,若不是每年都有五萬多個單程證入境的人士其中60%為就學的學童,相信,在2000年初,直至今日縮班殺校的問題使會提早出現

3.1 從公義角度看政府的政策

香港政府面對雙非孕婦、遇着頗大的兩難。從對終審庭的判開始,至近幾年的婦產床位不足,政府都着手處理但卻帶來批評。 從公義角度說來,政府怎樣能為各方面帶來福祉、自由和美德。

對終審庭的判決 (莊豐源案)

20017月終審法院的判決, [7]理解「基本法」24(2)(1)讓在本港出生的孩子自動擁有香港永久居民的資格。政府不願違背法院的裁決、不想批評不守法,政府只有接納終審庭的判决。

面對雙非孕婦

內地孕婦來港分娩的「雙非嬰」數目從2000年每年少於1,000名,增至2010年每年多於32,000名,全數依法取得香港居留權, 另外加上內地特批的額外每日150名內地人來港定居的固定名額,數目讓人憂慮。 但過往政府卻沒有加以阻止、直至近年內地孕婦湧港分娩近年引起極大爭議。但是[8]香港是自由港,篤行自由貿易,我們不會懲處來住酒店購物的內地遊客;若此,又為何歧視付費來住醫院、為嬰兒支付所有公共服務成本的內地孕婦? 縱然這樣在面對極大民怨下,下任特首已表明,明年雙非配額即時歸零,而醫管局大會亦通過明年公立醫院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婦預約分娩,及提高未經預約分娩的收費,由4.8萬元調高至9萬元。簡而言之,是全方位封殺雙非孕婦。

面對香港市民

近年公立醫院產房逼爆、醫生過勞的問題,主要是公共醫療本來就十分緊張,內地孕婦湧來分享,港人擔心更輪不到床位,政府如何分配資源是本港居民非常關心的。若分配不均必構成社會分化,及對內地人的敵視。

從數據看香港出生率低而人口老化快,人口長期失衡,壓力日增;若維持不變,每年要有十萬名嬰兒出生,才能維持目前的人口。而政府早就把發展醫療旅遊列入六大支柱產業,是國家第十一個五年計劃後提出的官方政策,講了豈止十年。為什麼醫療服務和醫護人員的供應總是趕不上需求的增長?相反地,面向內地遊客的零售業卻能緊貼市場的增長,不僅港九的購物中心,連新界一些偏遠的地區也都能增加人手迎合客人需要。[9]另外,問題在於保護主義——利益團體嚴格限制醫護人員每年畢業和註冊的人數。回歸後,英國畢業的醫護不論是否香港永久居民,都不能再直接註冊執業。過去十多年來,服務需求不斷增加,但人才供應減少,公立醫院產房爆滿和醫護過勞,事實上是政府其實早就可以預見的樽頸問題。

面對雙非孕婦所引致的經濟考慮

政府在教育、醫療、房屋和各種福利上對永久居民提供津貼的終身成本。實在政府應該未來人口政策,因為人口問題範圍甚廣,牽涉家庭、民生問題、勞動力、社會資源的分配、土地和空間、政治活動、境內和跨境流動等等,如果政府只是考慮一些短期的應變策略,而忽略長遠的人口政策,就很難開拓一個長治久安的局面。

3.2 從基督徒的正義和愛的立場審視爭議

從聖經中、為作正義的陳述很多、如:=

n 耶利米書22:3「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

n 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23:6)

n 義人跟隨上帝的旨意(5:7)祂指望的是公平(mispat);誰知倒有暴虐(mispah)。指望的是公義(sedaqa),誰知倒有冤聲(seaqa)

終審庭的判决

言而從2001年終審庭的判决來看、既然這法律已經過最終敲定,那麽雙非孕婦若是能來、透過正常渠道來香港產子、孩子應有獲得居留權。而孩子理應獲得作為港人的福到與權利。 該不該強迫個人犧牲來造福其他人?

雙非孩子

雖然社會或會認為這未來的數十萬人口會帶來政府的財政壓力,但是不是他們的錯誤,不應受到歧視。「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並不代表正義的伸張,福祉不應單單計算經濟面,也要把非經濟性的福利安泰計算在內。

政府的政策

對於未來的零配額,相信政府已正視到問題,一方面未能立刻請人大釋法,另一方面本港的產科服務嚴重緊張,及北區學額不足。這等問題必須透過行政手段來重整資源分配以達致公平,作為信徒也可在這方便提供專業知識。現代政府的許多作為都是侵犯自由,連專業資格的認證也防礙人民的選擇自由。功利主義,是把政策的所有好處相加,扣除所有代價,帶來更大幸福。彌爾把功利主義加上個人權利,他認為從長期看,個人自由受到尊重就會帶來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

康德不接受福祉最大化,也不同意正義需要促進美德,因為兩者都不尊重人的自由,他贊成拿正義和道德去連結自由。羅爾斯主張分配正義不是為了獎勵美德或「道義應得」,而「合法期望之權益」是在制定好遊戲規則才產生。 當正義原則確立了社會合作條件,大家就有權享有依規則賺取的利益。 羅爾斯提出的處理方法,是大家分享彼此的命運,是為伸張平等。 大家認為雙非孕婦與港人的合法期望該如何平衡?


附錄一:20012011內地孕婦在港產字數目(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年份

配偶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

[雙非

孕婦]

雙非

孕婦嬰兒數目較去年上升百份比

配偶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

[單非

孕婦]

其他

內地孕婦在港

全港出生

雙非孕婦嬰兒佔全港孕婦嬰兒比例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2001

620

/

7190

/

7810

48219

2002

1250

50%

7256

/

8506

48209

1.3%

2003

2070

40%

7962

96

10128

46965

2.6%

2004

4102

50%

8896

211

13209

49796

4.4%

2005

9273

56%

9879

386

19538

57098

8.2%

2006

16044

42%

9438

650

26132

65626

16.2%

2007

18816

15%

7989

769

27574

70875

24.4%

2008

25269

26%

7228

1068

33565

78822

26.5%

2009

29766

15%

6213

1274

37253

82095

32.1%

2010

32653

9%

6169

1826

40648

88495

36.3%

2011

35736

9%

6110

2136

43982

95418

36.9%

其他:指為嬰兒作出生登記時沒有提供嬰兒父親的居民身分資料的內地母親。


附錄二:非本地孕婦的嬰兒數目增長速度,整個香港的醫療系統承擔不下(資料來源:醫管局及審計署)

衝急症室內地孕婦數目

配偶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

較去年上升

嬰兒數目

2001

620

/

2002

1,250

50%

2003

2,070

40%

2004

4,102

50%

2005

9,273

56%

2006

16,044

42%

2007

18,816

15%

2008

1,009

25,269

26%

2009

713

29,766

15%

2010

796

32,653

9%

2011

1,656

35,736

9%

附錄三:政府最新對策解決內地孕婦衝急症室個案(資料來源:醫管局及審計署)

衝急症室內地孕婦數目

政府對策

2008

1,009

新的醫療和入境措施

2009

713

2010

796

2011

1,656

公立醫院不再接受內地孕婦預約

20121

180

口岸加強措施堵截「衝關」內地孕婦

20122

118

20123

134

20124

116

20125

73

衝公立醫院急症室分娩的收費於512日起由$48,000大幅增至$90,000


附錄四:內地孕婦在公營和私家醫院所生嬰兒數目(資料來源:醫管局)

\s

 

附錄五:雙非童來港求學情況(資料來源:2012611日 明報)

附錄六:香港人口總撫養率、少年兒童撫養率和老年撫養率從19502050[10]

參考書目

l 维基百科, 香港居留權爭議

l 邁可. 桑德爾著、樂為良譯。 《正義: 一場思辨之旅》。 台灣: 雅言文化,2011



[1] 議員促疏導跨境童轉他區入學。明報,201266日。

[2] 200721日起對非本地婦女(包括內地婦女)實施新的產科服務安排。這些婦女均為非符合資格人士。新安排適用於所有非本地婦女,包括其丈夫為香港居民的婦女。在此等安排下,擬使用公立醫院產科服務的非符合資格人士必須先預約及繳付39,000港元的套餐費用。成功預約及繳款的非符合資格人士會獲有關醫院發出預約確認書。至於沒有預約而經急症室緊急入院分娩及/ 或沒有在醫管局轄下醫院接受產前檢查的個案, 收費則為48,000港元。

[3] 2012年計劃接收內地孕婦3.44萬人,其中包括港人內地配偶孕婦。

[4] 內地孕婦赴港分娩前,必須在公立醫院或私立醫院進行產前檢查,繳納訂金預約產床床位,獲得醫院簽發的「預約分娩服務確認書」,方可赴港分娩。懷孕28周以上而沒有確認書,入境處可拒絕入境。

[5] 梁振英:明年私院應暫停收雙非孕婦香港電台,2012416日。

[6] 葉兆輝,《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挑戰與反思》

[7] 梁愛詩,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2012310日。

[8] 作者為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及黄乾亨黄英豪政治經濟學教授「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系列.之二

[9] 作者為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及黄乾亨黄英豪政治經濟學教授「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系列.

 

[10] 葉兆輝。《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挑戰與反思》 來源:Yip, Cheung, et al.2010 in Asian Population Studies大綱:

1. 爭議的背景及法律的發展

2. 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的得失利弊

3. 從基督徒的正義和愛的立場審視爭議

1. 爭議的背景及法律的發展

香港居留權爭議泛指基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的實施,香港永久性居民在中國內地分娩的子女及沒有香港居留權的中國公民在香港出生的子女,可於199771日香港主權移交後獲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

1.1 背景

1.1.1 港英時期情況

19801023日,香港政府放棄抵壘政策而實施即捕即解政策,因而產生「香港居民」與「非香港居民」之差別。 香港永久性居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管治範圍內所生的子女,未必獲准定居香港。 有關人士須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機關申請《前往港澳通行證》(俗稱「單程通行證」或「單程證」),才獲在港居留。

1.1.2 中英聯合聲明

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其中第十四段的說明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有居留權並有資格按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獲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簽發的載明此項權利的永久性居民身份證者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當地出生或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及其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當地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其他人及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當地出生的未滿二十一歲的子女;以及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前只在香港有居留權的其他人。

之後經政府網頁發佈的傳聞指該解釋為中英聯合聯絡小組1993年笫二十四次會議所作出的。依其傳聞,「中國公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享有香港特別行政區居留權規定」應被理解為: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以外出生的中國籍人士,其出生時,如父母任何一方是在香港有居留權的中國公民,其本人即可享有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居留權。這個解釋與原文所表達的意思相當不同。

1.1.3 基本法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第1段,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不一定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資格下了定義,與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的內容一致。頭三點包括:

1.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2.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

3.   以上兩項所列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

1.1.4 修改的不可能

基本法第159條包括以下一段:

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

換句話說,除非修改基本法把上段除去,又或者修改中英聯合聲明 (兩者都非邏輯上不可能,只是其政治意味極強,因為所謂「五十年不變」是最少上述基本方針政策不變),否則,不論如何修改基本法第24條,其行文都必須包括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上述有關的部分。

1.2 九七年前之認知與應對措施

基本法草委已留意到基本法對香港永久居民之定義與既有殖民地立法不一,1996810日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關於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的意見》闡述了24條立法願意,其中第一條即為:

一、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一)項規定的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是指父母雙方或一方合法定居在香港期間所生的子女,不包括非法入境、逾期居留或在香港臨時居留的人在香港期間所生的子女。

此後在9901年兩次釋法中都明確了該意見的法律地位。 但相較於澳門特區通過8/1999號法律將類似的籌委會意見固化為法律,香港只通過入境條例的方式處理,並最終造成庄豐源案中出現的合憲性爭議。

1.3 爭議之觸發

由於殖民地時代的入境條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第1段等的規定有所差異,不少以往於殖民地時代需要申請單程通行證的人士,而其父母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於199771日後擁有進入香港與及不被遞解不被遣反的權利。在七月第一個星期,約有400人向入境事務處自首,並向時任處長葉劉淑儀聲稱基於第24條第1段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

政府的態度是拒絕給與他們永久居民資格的證明,擔心有 66,000子女是同類例子可以無需申請單程證來港,所以他們與同類人士被泛稱為「無證兒童」,不論他們是否兒童或已成年。基於入境處此做法在法理依據上可被質疑,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慶寧認為有必要修改現有的入境條例。

1.4 緊急立法與居港權證明書

1997710日,香港政府向臨時立法會提出入境條例修訂條例,重點包括:

香港永久居民所生的中國籍非婚生子女,如欲以基於基本法為由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必須提出證明

實施方法為居港權證明書,由香港政府簽發再交由中國政府並附加於單程證上,香港永久居民在外國所生或擁有外國國籍的非婚生子女不受此限,香港永久女性居民所生的非婚生子女不受此限,此立法具追溯力,尤如於199771日生效一樣。

此修訂爭議甚巨,包括對於中港家庭的打擊,在刑法不溯及既往等法律原則上,與及政治威信上。另外,此立法的範圍亦被視為歧視性,特別針對香港永久男性的居民,與及特別針對在中國所生的非婚生子女,而且未考慮到香港與中國都有相當多婚姻並無正式法律紀錄。

政府認為立法的追溯力是必要的,以避免在無證兒童的來港日期上有所爭拗,因為只要無證兒童一方有人證或其他證明,政府是非常難於提出反證的。

1.5 吳嘉玲案

吳嘉玲在父親代表下於1997710日於高等法院指入境條例有關修訂違憲。據誓章稱吳嘉玲於19977月初來港,她的來港方式在法律修訂前並非違反偷渡罪行,但在經修訂後,她的行為被後來的法律追溯成為犯罪。這一點是她指稱違憲的其中一個理由。

19991月,香港終審法院對吳嘉玲案作出判決,令香港永久性居民所生子女都享有居港權,不論婚生或非婚生,不論有否單程證,亦不論是否生於中國。居留權證明書規定不違憲,但不得規定需貼在單程證上,在施行時不能無理拖延香港永久性居民行使居留權。

此條例的追溯力是違憲的。吳嘉玲在來港時並沒有犯偷渡罪,只是被後來的立法推定為犯罪,縱使她得到永不刑事追究的保證,這都造成民事上的不公平,例如她可以被他人說成為偷渡犯,在誹謗法上她的法律追究權利會被貶損。

此法例在子女是婚生與否方面的歧視是違憲的。部分親中人士質疑,法院合憲性審查權的法源或合理性,與及質疑法院對基本法22條無需人大釋法的認定。香港法律界普遍認同香港法院有法定權力對香港法例作合憲性審查,但對人大或人大常委的立法行為作合憲性審查的權力則受質疑。

1.6         人大釋法

1.6.1 特區政府直接向國務院提交報告

由於吳嘉玲案是終局判決,而政府又急於改變這個現實,所以出現修改基本法與及重新解釋基本法的論述。在諮詢部分學者後,認為兩個做法各有缺點。

1999518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將提請第一次的人大釋法。特區政府直接向國務院提交報告,請求人大釋法,因而繞過了法院,部分人士認為該舉動涉嫌違反基本法,引起了香港社會的爭議;而且因為在香港沿用的普通法制度中,解釋法律是法院獨有的權力,此舉被部分人士批評為特區政府以行政干預司法,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對法治缺乏尊重。

1.6.2 釋法內容

199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全面的解釋,內容如下:

1.    常委會有權根據第158條第1款作出『有關解釋』

2.『有關解釋』是對《基本法》第22條第4款和第24條第2款第(3)項作出的有效和有約束力的解釋,香港特區法院有責任依循。

3.    『有關解釋』的效力是: 根據第22條第4款,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包括第24條第2款第(3)項所指的人,不論以何種事由要求進入香港特區,均須依照國家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向其所在地區的有關機關申請辦理批准手續,並須持有有關機關製發的有效證件方能進入香港特區。

有關人士要或為第24條第2款第(3)項所指的永久性居民,在其出生時,其父母雙方或一方必須是第24條第2款第(1)項或第24條第2款第(2)項所指的永久性居民。

4.『有關解釋』由199771日起生效。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在出生時父或母都未成為香港居民的人士沒有居港權,香港政府認為此解釋使有權來香港的人數減至20萬,此數字比起未釋法前的估計第一代港人在中國所生子女(69.2)遠遠為少。

基於人大常委是政治機關而不是「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多個機構關注就一宗司法訴訟作出政治解釋有違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盟約第14條,有關「任何人...因其權利義務涉訟須予判定時,應有權受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公正公開審問。」一段。

1.7         應免受釋法影響的範圍

雖然人大對基本法作出解釋,但終審法院對吳嘉玲案的原有判決仍然有效,而且因為入境處同意他們是代表案例,而且法援處曾要求求助者無需急於申請法援,所以判決不單止對代表興訟人有效,對「被代表」興訟人亦應有效,理應不受人大釋法所影響。

入境處在1999626日宣布「寬免政策」,承認「被代表」的範圍包括:在199771日至1999129日期間來港,並曾向入境處處長聲稱有居港權的人士,而處長又有他們的聲稱記錄。據入境處統計,因寬免政策而不受人大釋法影響的,約有3700人。因為入境處對不受寬免政策影響的人士作出拘補與遣返,所以又產生新的爭議。

終審法院於2002110日於吳小彤案就有關法律爭議作出裁決,大多數終審法院法官都只擴大寬免給予以下人士,政府接受並執行這個結果,人大亦沒有評論此案。

1.8         釋法後的立法

人大釋法並沒有把違憲的入境條例部分還原。政府選擇不依照判決的入境條例實施既有的居港權證明書,等待人大釋法後再修改法例。入境條例提出修訂內容如下:

改變有關非婚生子女之條文,使非婚生子女同樣核實為香港永久居民。

依據人大釋法,規定只有在出生時父或母為永久居民,方可依基本法第24條第二款第3項核實為香港永久居民。

「居留權」一詞於198771日才被立法,在此並無人在1987年前已經得到居港權或已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因此造成1987年前香港以外出生而父母為「香港人」的人士反而不能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明顯過於嚴厲;在此造成過去立法的失誤,給予糾正。

1.9         後續發展

1.9.1 莊豐源案與談雅然案

1999716日,立法會通過決議案修改《入境條例》,確定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定義如下:

198771日之前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198771日當日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而其父或母在其出生時或其後已在香港定居或擁有香港居留權

莊豐源在1997929日香港出生,不屬於《入境條例》定義下的香港永久居民,但他被祖父代表下聲稱依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第1項,得到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只是被《入境條例》違憲地阻欄。

在審訊中終審法院在解釋基本法中「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依照「立法原意」為主要解釋方法,但「立法原意」需以字面表達出來的原意,而不是立法者的原意。終審法院裁定立法原意為「不論父母是誰,只要任何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都依基本法24條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並無歧義。此案於2001720日終審,莊豐源勝訴。

同日終審法院在解釋基本法中「所生」一詞時亦依字面的自然解釋,即是不包括領養。入境處聲稱,會依個別情況對父母皆是香港久永公民的領養子女酌情處理,並於2001727日容許談雅然無條件居留。

1.9.2 審訊前後的政府與社會認知

社會對莊豐源案的主流焦點在於會否出現赴港產子潮,而對於談雅然案的主流焦點在對領養制度應如何被理順。

為了方便審訊莊豐源案與及讓與訟雙方了解對方的論點,終審法院要求入境處處長提交事實基礎,以便判斷證明會否出現赴港產子潮。入境處處長向終審法院法官接納,若接受類似莊豐源的案例為香港永久居民,並無證據顯示將會出現赴港產子潮。

1.9.3       自由行政策後的赴港產子潮

莊豐源的例子與吳嘉玲及談雅然等例子亦大為不同。吳嘉玲與談雅然都是為了實現在香港家庭團聚而作出法律行動,但莊豐源並不涉及家庭團聚的情況,社會大致上沒有聲音支持他們,而他們亦無產生類似居港權家長會的自助組織。

雖然當時入境處處長向終審法院表示無證據顯示會出現孕婦產子潮,但之後形勢有所變化。自2002年起,中國孕婦來港產下嬰兒數目不斷增加的現象漸被留意。

產子嬰兒數目急升的原因一般被歸咎為中國更嚴格執行一孩政策,香港莊豐源案的判決,與及2003年中國逐步推出香港自由行,導致孕婦自由行來香港。

2005年以後,有一些中國孕婦在香港醫院拖欠住院費,來港前沒有帶來清楚的產前檢查報告,加上佔用本地醫院婦產科比例大幅增加,另外亦有個別情況是孕婦自行出院,留下嬰兒在香港。由於醫療工作量增加,與及床位與資源的耗用,都影響到本地孕婦的權益,令不少本地孕婦擔心不能享有原有的產子醫療服務。

就此,曾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提議修改《基本法》、尋求人大釋法或由香港法院以新案例取代「莊豐源案」的裁決,令父母或其中一方必須為香港居民或香港永久居民的中國公民,其在香港出生的子女才可享有居港權。香港政府並未採納以上觀點,只採用增加住院費和限制入境的方法來保障本地孕婦能享有應有的醫療和產子服務。後來終審法院法官李國能被問及「翻案」時回應:「假如法官現在解釋(法律條文)為A,但因有過多不便等問題而改為B,這並不是法治社會的精神。」。

然而,這些措施也同時影響到中港家庭,特別是母親沒有香港居留權而父親有的家庭,他們與莊豐源的例子折然不同,因為在香港產子的中國孕婦,有八成都是其丈夫為香港永久居民。

2. 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得失利弊

2.1 人口政策

201265日召開開特別會議討論《人口政策報告》,多名議員炮轟《報告》就雙非及跨境童湧港就學問題提出的改善建議欠具體,令問題惡化。教育界議員張文光說,跨境學童高度集中在北區校網,已嚴重影響該區本地學童入學機會,促請當局加大力度疏導跨境學童至他區就學。[1] 內地人士來港產子的情況不斷增加,社會因資源準備和配套不足,港人與內地民眾在爭取各自福利時產生了敵意。希望用以下數字及分享闡明過去數年間,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情況及政府如何回應有關情況。

2.1.1 內地女性來港產子數目急遽增加

2001「莊豐源案」裁定,父母不是香港人而在港所生的中國籍子女擁有居留權,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可以享有社會福利和權利。內地女性來港產子的數字以倍數持續上升(2001年:6202002年:12502003年:2070)2003年港澳個人遊計劃 (「自由行」)的推行,內地49個城市民眾透過簡單簽證手續,便可來港逗留一星期,內地女性來港產子數目急遽增加。(見圖一, 附錄一)


圖一: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活產嬰兒數目

2.1.2 政府對策

200611月,香港審計署揭發大陸孕婦在公立醫院產子欠款,至少二億二千多萬元,並有本地孕婦表示一個牀位也難求,產房醫護人手也供不應求。2007年醫管局實施內地孕婦預約產子及收費, 確保香港孕婦得到妥善和優先的婦產服務。[2] 有關計劃緩和了內地女性來港產子升幅,卻引發了內地孕婦衝急症室產子的情況。

20116月,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宣佈縮減接受名額[3] 20119月啟用「預約分娩服務確認書」。[4] 進一步緩和內地女性來港產子升幅,但自2001年至2011年,內地女性來港產子數目持續上升,10年間配偶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雙非孕婦」)累積數字超過十七萬。

醫管局估計,2012年會有3000內地孕婦衝關,若入境處不能成功堵截,沖急診人數將達56千人;於2011年年底開始,入境處已在去年底在口岸加強措施堵截「衝關」內地孕婦;另外衝公立醫院急症室分娩的收費由2012512日起由$48,000大幅增至$90,000。從數字來看增加收費的效果對減少孕婦衝急症室的情況較顯著(附錄二及三)

2012

雙非孕婦衝急症室數目

1

180

2

118

3

134

4

116

5

73

醫管局表示公營和私營醫院的「零配額」給予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將於20131月起開始執行;候任特首梁振英特別提醒準備來香港產子的內地人士,不能保證明年在香港出生的「雙非嬰兒」,一定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5]

2.2 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得失利弊

問題一:非本地孕婦的嬰兒數目增長速度,整個香港的醫療系統承擔不下

對本港醫療體系構成沉重壓力,搶佔本地資源

出現問題的嬰兒都會送到公營的初生嬰兒深切治療病房及接受日後的醫療服務

問題二:婦產科醫生/護士流失

公營醫院出現嚴重的醫護人手流失及人手不足問題 (附錄四)

產房工作壓力沉重的情況下,本地孕婦和她們的新生嬰兒便成為最受影響的一群

圖二:港人及內地女性在公立及私營醫院所生嬰兒數目(資料來源:醫管局)

問題三:對本港未來的社會福利產生不明朗因素

未來10年將有數十萬內地人子女享有居留權,有權使用本港福利,卻未必會在香港發展,對人口結構、服務規劃造成不穩定因素(例:雙非子女來香港打針及醫治,鄰近深圳的北區公營母嬰健康院爆滿)(附錄五)

內地子女、配偶或父母來港訂下配額、申請資格等各種限制,優秀人才及投資者至少需投資1,000萬元才可取得居留權;內地夫婦只要支付數萬元分娩費,其嬰兒便可立刻成為香港人

問題四:激化中港(香港人與內地人)矛盾

民主黨的調查發現58.7%被訪市民不歡迎父母都是內地人的嬰兒在港出生

新論壇利用音頻電話收集意見,91.5%表示關注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問題;87.2%同意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對香港政策及福利規劃造成沉重的負擔

問題五:影響港人內地配偶

港人的內地配偶屬於非符合資格人士,與其他內地孕婦一樣,到公立醫院分娩需支付套餐收費,很多中港家庭無力支付39,000元費用

公立醫院大幅減收內地孕婦,轉到私家醫院分娩,套餐連醫生費平均是67萬元

回內地分娩,夫妻分隔兩地,分娩期間產婦和年幼子女無人照顧,回鄉生第二胎的家庭更面對超生罰款

益處一:07年開始雙非孕婦教育水平相近

內地孕婦的教育水平與本地孕婦的不遑多讓,在2008年度擁有專上程度包括學位及非學位課程的各佔40%。這百份比與本地及內地丈夫接受過專上教育的比例非常接近。在職業方面,超過六成的第二類內地孕婦從事較高級的職業如經理及行政人員、專業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相對本地孕婦的情況則不足五成

圖三:本地孕婦與內地孕婦的教育水平[6]

益處二:紓緩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

從人口發展來看非本地嬰兒實有紓緩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附錄六),內地人在香港出世,當然需要消耗一些資源,這是不容否定。但同一時候,他們也正在製造不同的就業機會,就以過往的移民數字作基礎,若不是每年都有五萬多個單程證入境的人士其中60%為就學的學童,相信,在2000年初,直至今日縮班殺校的問題使會提早出現

3.1 從公義角度看政府的政策

香港政府面對雙非孕婦、遇着頗大的兩難。從對終審庭的判開始,至近幾年的婦產床位不足,政府都着手處理但卻帶來批評。 從公義角度說來,政府怎樣能為各方面帶來福祉、自由和美德。

對終審庭的判決 (莊豐源案)

20017月終審法院的判決, [7]理解「基本法」24(2)(1)讓在本港出生的孩子自動擁有香港永久居民的資格。政府不願違背法院的裁決、不想批評不守法,政府只有接納終審庭的判决。

面對雙非孕婦

內地孕婦來港分娩的「雙非嬰」數目從2000年每年少於1,000名,增至2010年每年多於32,000名,全數依法取得香港居留權, 另外加上內地特批的額外每日150名內地人來港定居的固定名額,數目讓人憂慮。 但過往政府卻沒有加以阻止、直至近年內地孕婦湧港分娩近年引起極大爭議。但是[8]香港是自由港,篤行自由貿易,我們不會懲處來住酒店購物的內地遊客;若此,又為何歧視付費來住醫院、為嬰兒支付所有公共服務成本的內地孕婦? 縱然這樣在面對極大民怨下,下任特首已表明,明年雙非配額即時歸零,而醫管局大會亦通過明年公立醫院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婦預約分娩,及提高未經預約分娩的收費,由4.8萬元調高至9萬元。簡而言之,是全方位封殺雙非孕婦。

面對香港市民

近年公立醫院產房逼爆、醫生過勞的問題,主要是公共醫療本來就十分緊張,內地孕婦湧來分享,港人擔心更輪不到床位,政府如何分配資源是本港居民非常關心的。若分配不均必構成社會分化,及對內地人的敵視。

從數據看香港出生率低而人口老化快,人口長期失衡,壓力日增;若維持不變,每年要有十萬名嬰兒出生,才能維持目前的人口。而政府早就把發展醫療旅遊列入六大支柱產業,是國家第十一個五年計劃後提出的官方政策,講了豈止十年。為什麼醫療服務和醫護人員的供應總是趕不上需求的增長?相反地,面向內地遊客的零售業卻能緊貼市場的增長,不僅港九的購物中心,連新界一些偏遠的地區也都能增加人手迎合客人需要。[9]另外,問題在於保護主義——利益團體嚴格限制醫護人員每年畢業和註冊的人數。回歸後,英國畢業的醫護不論是否香港永久居民,都不能再直接註冊執業。過去十多年來,服務需求不斷增加,但人才供應減少,公立醫院產房爆滿和醫護過勞,事實上是政府其實早就可以預見的樽頸問題。

面對雙非孕婦所引致的經濟考慮

政府在教育、醫療、房屋和各種福利上對永久居民提供津貼的終身成本。實在政府應該未來人口政策,因為人口問題範圍甚廣,牽涉家庭、民生問題、勞動力、社會資源的分配、土地和空間、政治活動、境內和跨境流動等等,如果政府只是考慮一些短期的應變策略,而忽略長遠的人口政策,就很難開拓一個長治久安的局面。

3.2 從基督徒的正義和愛的立場審視爭議

從聖經中、為作正義的陳述很多、如:=

n 耶利米書22:3「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

n 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23:6)

n 義人跟隨上帝的旨意(5:7)祂指望的是公平(mispat);誰知倒有暴虐(mispah)。指望的是公義(sedaqa),誰知倒有冤聲(seaqa)

終審庭的判决

言而從2001年終審庭的判决來看、既然這法律已經過最終敲定,那麽雙非孕婦若是能來、透過正常渠道來香港產子、孩子應有獲得居留權。而孩子理應獲得作為港人的福到與權利。 該不該強迫個人犧牲來造福其他人?

雙非孩子

雖然社會或會認為這未來的數十萬人口會帶來政府的財政壓力,但是不是他們的錯誤,不應受到歧視。「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並不代表正義的伸張,福祉不應單單計算經濟面,也要把非經濟性的福利安泰計算在內。

政府的政策

對於未來的零配額,相信政府已正視到問題,一方面未能立刻請人大釋法,另一方面本港的產科服務嚴重緊張,及北區學額不足。這等問題必須透過行政手段來重整資源分配以達致公平,作為信徒也可在這方便提供專業知識。現代政府的許多作為都是侵犯自由,連專業資格的認證也防礙人民的選擇自由。功利主義,是把政策的所有好處相加,扣除所有代價,帶來更大幸福。彌爾把功利主義加上個人權利,他認為從長期看,個人自由受到尊重就會帶來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

康德不接受福祉最大化,也不同意正義需要促進美德,因為兩者都不尊重人的自由,他贊成拿正義和道德去連結自由。羅爾斯主張分配正義不是為了獎勵美德或「道義應得」,而「合法期望之權益」是在制定好遊戲規則才產生。 當正義原則確立了社會合作條件,大家就有權享有依規則賺取的利益。 羅爾斯提出的處理方法,是大家分享彼此的命運,是為伸張平等。 大家認為雙非孕婦與港人的合法期望該如何平衡?


附錄一:20012011內地孕婦在港產字數目(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年份

配偶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

[雙非

孕婦]

雙非

孕婦嬰兒數目較去年上升百份比

配偶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

[單非

孕婦]

其他

內地孕婦在港

全港出生

雙非孕婦嬰兒佔全港孕婦嬰兒比例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嬰兒數目

2001

620

/

7190

/

7810

48219

2002

1250

50%

7256

/

8506

48209

1.3%

2003

2070

40%

7962

96

10128

46965

2.6%

2004

4102

50%

8896

211

13209

49796

4.4%

2005

9273

56%

9879

386

19538

57098

8.2%

2006

16044

42%

9438

650

26132

65626

16.2%

2007

18816

15%

7989

769

27574

70875

24.4%

2008

25269

26%

7228

1068

33565

78822

26.5%

2009

29766

15%

6213

1274

37253

82095

32.1%

2010

32653

9%

6169

1826

40648

88495

36.3%

2011

35736

9%

6110

2136

43982

95418

36.9%

其他:指為嬰兒作出生登記時沒有提供嬰兒父親的居民身分資料的內地母親。


附錄二:非本地孕婦的嬰兒數目增長速度,整個香港的醫療系統承擔不下(資料來源:醫管局及審計署)

衝急症室內地孕婦數目

配偶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孕婦

較去年上升

嬰兒數目

2001

620

/

2002

1,250

50%

2003

2,070

40%

2004

4,102

50%

2005

9,273

56%

2006

16,044

42%

2007

18,816

15%

2008

1,009

25,269

26%

2009

713

29,766

15%

2010

796

32,653

9%

2011

1,656

35,736

9%

附錄三:政府最新對策解決內地孕婦衝急症室個案(資料來源:醫管局及審計署)

衝急症室內地孕婦數目

政府對策

2008

1,009

新的醫療和入境措施

2009

713

2010

796

2011

1,656

公立醫院不再接受內地孕婦預約

20121

180

口岸加強措施堵截「衝關」內地孕婦

20122

118

20123

134

20124

116

20125

73

衝公立醫院急症室分娩的收費於512日起由$48,000大幅增至$90,000


附錄四:內地孕婦在公營和私家醫院所生嬰兒數目(資料來源:醫管局)

\s


附錄五:雙非童來港求學情況(資料來源:2012611日 明報)

附錄六:香港人口總撫養率、少年兒童撫養率和老年撫養率從19502050[10]

參考書目

l 维基百科, 香港居留權爭議

l 邁可. 桑德爾著、樂為良譯。 《正義: 一場思辨之旅》。 台灣: 雅言文化,2011



[1] 議員促疏導跨境童轉他區入學。明報,201266日。

[2] 200721日起對非本地婦女(包括內地婦女)實施新的產科服務安排。這些婦女均為非符合資格人士。新安排適用於所有非本地婦女,包括其丈夫為香港居民的婦女。在此等安排下,擬使用公立醫院產科服務的非符合資格人士必須先預約及繳付39,000港元的套餐費用。成功預約及繳款的非符合資格人士會獲有關醫院發出預約確認書。至於沒有預約而經急症室緊急入院分娩及/ 或沒有在醫管局轄下醫院接受產前檢查的個案, 收費則為48,000港元。

[3] 2012年計劃接收內地孕婦3.44萬人,其中包括港人內地配偶孕婦。

[4] 內地孕婦赴港分娩前,必須在公立醫院或私立醫院進行產前檢查,繳納訂金預約產床床位,獲得醫院簽發的「預約分娩服務確認書」,方可赴港分娩。懷孕28周以上而沒有確認書,入境處可拒絕入境。

[5] 梁振英:明年私院應暫停收雙非孕婦香港電台,2012416日。

[6] 葉兆輝,《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挑戰與反思》

[7] 梁愛詩,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2012310日。

[8] 作者為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及黄乾亨黄英豪政治經濟學教授「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系列.之二

[9] 作者為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及黄乾亨黄英豪政治經濟學教授「香港與內地經濟融合」系列.

 

[10] 葉兆輝。《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挑戰與反思》 來源:Yip, Cheung, et al.2010 in Asian Population Studies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