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Transsexuality 杜藹姍:變性人論爭與牧養反思
杜藹姍:變性人論爭與牧養反思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Tuesday, 27 September 2011 15:11

變性人論爭與牧養反思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杜藹姍

 

 

 

一、引言

1982年,中國第一變性人-張克莎誕生,自小認定自己是女性的他卻擁有一個男性身驅,最終排除一切困難於北京成功施行變性手術,其後「她」下嫁港人來港生活,後來更認識基督、決志信主並受洗加入教會。[1] 傳統或會認為「變性」問題尚未波及教因而鮮有展開討論,但原來教會早於80年代的已面對此倫理課題。究竟變性人屬先天性缺陷、還是人不甘於神創造的結果呢?教會又該如何牧養他們呢?「變性」這課題關乎個人身份認同、政府法律、社會道德、基督教倫理等層面,本文嘗試攝及這些範疇一一探討。

二、定義

改變性別者 (Transsexual),泛指某人在解剖生理的性別,與其心理上認知的性別相反,因而渴望改變自己出生時的性別。不論出生時是男性或女性,現今的科技能透過施手術和藥物來改變其性別,以至在生理、外觀、社交上持續按異性身份生活,並在社會獲公認的性別角色。[2]

 

總括來說,變性的原因可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兩種,前者自幼年開始有改變性別的傾向及表現決意持續終生;而後者則較遲出現,普遍因後天因素如創傷或困擾所致,能出現於成人的任何階段。[3] 一般進行變性手術屬於原發性者,他們在心理上否定自己原來的性別,認為真正的自己與客觀生理條件相反,便能評估進行變性手術的可行性。經過長時間以異性的身份生活、並得到精神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內分泌專家、泌尿科專家等共同評估得到核准的話,方可施行變性手術,包括切除性器官、接駁尿道、服食賀爾蒙藥物等等,使他的外表特徵和性器官各方面,漸漸跟異性相似。[4] 從社會的層面而言,變性者當手術成功後,其個人護照或身份證明書上的性別亦得以更改,由此觀之,改變性別者的「新性別」也得到社會的認同。

性別關注組織博士Carl W. Bushong,嘗試從五個方向思想「性別」的定義:源於荷爾蒙或染色體 (Genetic Gender)、肉體上的 (Physical Gender)、腦部機能結構 (Brain Gender)、社交或與人相交上 (Brain Sex)、主觀上的自我感受 (Gender Identity) 等,[5] 當這五方面皆擁有屬於男性女性的特徵,這人便處於該性別了。這個定義的盲點是,不論那人先天是男或是女,只要當他有改變性別的訴求,便能藉科技擁有這五項特徵,但除了這些外在的客觀因素外,究竟人的性別能否作出根本性的改變呢?下文將繼續討論。

 

三、從歷史到現在

瑞典是首個認同變性人身份的地區 (1972),其後丹麥、南非 (1974)、德國 (1980)、意大利 (1982)、土耳其及南澳洲 (1988)、加拿大及荷蘭 (2001)、比利時 (2003)、美國麻色諸塞州 (2004)、西班牙 (2005) 等國先後承認變性人的地位,部份地區法律更容許變性者更改出生証明書的性別,允許他們締結婚盟。[6] 由此觀之,世界各國逐漸開放對變性者身份的認同,在比例而言,則以原本為男性轉變為女性的較多,約佔總變性者的七成。[7] 至於本港,一名變性人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 (2009),指婚姻登記處剥奪「她」作為女性,與異性結婚的權利是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最終高等法院裁定敗訴。[8] 本港雖未就有關事件立法,但法官指政府應就變性人問題咨詢社會意見及取得共識,事件引起公眾熱烈的討論。因此變性不再屬於個人問題,實在已推展到一個社會道德層面。

從社會層面而言,外國於25年前亦有變性者關注組織的成立 (Trans Gender Care),提供變性的最新資訊並維護此社群的權益,[9] 而本港關注變性人權益者亦於2008年組織起來,成立了跨性別資源中心,連結志同道合的人士,[10] 足見變性者在國家和社會上漸漸獲得肯定地位。但由於不是每個人都適做變性手術,亦不是每位都能成功,因此時至今天,他們致力爭取尚未完成變性手術者亦能更改性別,[11] 進一步用人的眼光界定一個人的性別。

 

四、倫理的爭論點

4.1 醫學

改變性別者認為,他們在鏡中看見的身驅與真正內在的性別相反,因此出生時身體的性別特徵是錯配的。[12] 正如其他先天的疾病一樣,施行變性手術是恢復他原本形象的一項治療,因此當醫生診斷為原發性因素觸發當時人變性的話,方能進行變性手術,但醫學的觀點也有其盲點所在,因為醫學只能証實當時人的外觀與心理不協調,而根本不能診斷當時人出生的性別是錯誤的。然而,支持者認為這屬生理問題多於心理,因此「治療」生理情況去滿足心理的需要;相反,反對者認為是心理出現問題多於生理錯配,因此要針對性進行心理治療。

4.2 人權

「人權」是變性團體及有關組織最為關注的事,他們所爭取的並非「變性」這行為的可行性,而是社會對他新性別的認同。法律觀點普遍基於「人權」的角度出發,認為應維護變性後性別身份,因此討論焦點在於能否更改出生及身份証明文件、以及享有異性婚姻權利。早於70年代已在歐洲法院 (European Court Human Rights) 展開有關變性人的討論,如Van Oosterwijk v Belgium (1980)38 Transsexuals v Italy (1981)Rees V UK (1986) 等,便是處理變性者權益的案件,[13] 這議題於歐洲各國討論多時,甚至較為保守的法、英兩國也有變性者獲勝的案例,[14] 他們成功爭取新性別身份的認同,享有與該性別同等的權利。

 

一般根據歐洲人權法 (European Convention Human Rights) 814條法案,保障人權和變性後的權益,[15] 例如Irish law不容許改變出生證明書的性別,以至被指抵觸該法。[16] 正如本港那宗爭取變性後與男友結婚的案件,當時人代表律師堅稱「她不是男同性戀者,她追求異性結婚的權利。」[17]

 

按邏輯看來,變性手術已改變人原有的性別,自然與同性別者享有同等地位和權利,但問題是究竟手術是否能改變性別呢?若不能的話,又何來爭取的權利呢?變性人透過後天的科技改變性別,不論其樣貌、外表及性特徵、身份證、心理狀況及社交生活均與一般異性無異,把這些因素加起來是否表示能改變一個人的性別呢?支持變性人婚姻認為政府容讓他們做此手術,便認同他變性後的身份,「為何政府給他變性的希望,卻又不容許他結婚?」當時人道;然而根據香港法例,出生證明書的資料不能更改,婚姻登記處根據其出生時的性別狀態來決定一個人的性別,明顯指出先天出生的性別成為了決定性的因素。因此支持者以個人意願和外表特徵,支持「變性」能取代原本的性別,反對者則基於出生的本性來界定一個人的性別。

4.3 屬靈

有基督徒變性者視「變性」是上帝對人的其中一種呼召。他認為變性本身並不單純是由女變男、或是男變女的過程,更加是特顯上帝榮耀以及給予人自由的表現。[18] 按聖經所記:「耶穌說、這話不是人都能領受的.惟獨賜給誰、誰纔能領受。因為有生來是閹人、也有被人閹的、並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太一十九11 ~ 12) 他們根據聖經指有人因為領受神的旨意自閹,同樣,神叫他們成為變性人這呼召,也不是人人都能領受的。[19]

 

另外,他們對創世觀念有獨特的見解,認為人既按著神的形象所造,因此有責任效法神的創造並繼續發展,而變性人屬於人類的一份子,更應努力活出變性後的身份和人的樣式。[20] 另一方面,當神創造亞當後認為人獨居不好,才會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創二18),因此神看重人是否孤單、寂寞多於著重人的性別,而只有實踐愛 (而非性別) 才能體現神的良善及完全。[21]

4.4 小結

從上述觀點得悉,變性人漸漸在醫學、法律、社會上得到認同,當中甚至涉及基督教層面。引起筆者的反思,到底我們該如何順應時代轉變而調節,而人類又能否按心意自由改變性別呢?此舉又是否符合基督教倫理和聖經教導?

五、從聖經的立場

面對上述種種理據,我們必須從聖經看基督教的倫理立場。礙於聖經時代背景的關係,當時尚未有針對評論「變性人」的經文,但相信仍能在聖中找出道德標準,從基督徒的立場判斷這些事件的合理性。下文將從生物科技、聖經、人權及婚姻的角度,回應變性者的立論並加以闡釋基督教的立場。

5.1 醫學

雖然醫學上接納原發性因素導致人有變性需要,但究竟透過科技或手術改變自己的性別是否合附道德呢?這涉及生物改造或基因手術 (Genetic Surgery) 的課題,我們要了解這些手術是否幫助人回復神創造的模樣,還是要把生命改造成為人所想要的樣式?倘若手術是為了修補不是創造,在道德上是容許的,例如肢體殘障的會運用義肢幫助他的生活回復正規。[22]

 

如上文所言,變性者的心理認知與客觀條件不協調,因此變性乃是「矯正」手術的一種,情況有如其他患有先天性疾病的人一樣,需要靠手術恢復他們真正的性別。從他們的邏輯看來,問題的核心是因為心理跟生理的錯配,導致他們要作一個「矯正」的決定,筆者認同有需要作出矯正,但重點是出錯的地方在哪,屬於心理還是生理上的問題呢?事實上,不論是原發性或繼發性原因,當時人的身體、性特徵和性功能等生理和客觀因素上來看,根本與同性別者無異,即使是醫生證明也只是診斷他身體狀況是否適宜做該手術,而不是診斷他們先性別錯配,實在很難說他們在生理出現問題。相反,變性者是出於主觀的意願,認為內在與客觀條件不協調,因此,他們實際要處理的是心理因素多於生理上的問題。

 

明顯地,人不選擇正面處理心理的問題,卻為了滿足自己內心的渴望和訴求,竟然便用些自欺欺人的方式改變原本的形象,不能成功之餘更悖逆了神作為創造者的地位。在科技不斷發展的同時,實在值得我們思想該如何運用,不然,人類只會一步步走向墮落與滅亡之路。

5.3 人權

雖然現今科技發達,使人得以按自己心意改變生理特徵,重新選擇按異性的身份生活。促使變性者爭取他們的權益,主要包括社會對其身份的認同及異性婚姻權利。

5.3.1 性別逆轉?

不論外表如何轉變、社會如何立法認同,人的性別是不可逆轉的。人造性器官不如天生一般,會因時間而萎縮或變形;加上,其他內在因素如兩性的內分泌系統是無法改變或複製的,變性者所服食賀爾蒙,只能幫助他們加強變性後的性別特徵,而絕不能改變原本出生的性別。說穿了所謂的變性只是暫時性改變外顯特徵,最終人的性別也受著先天性別的主導。因此再撤底的變性手術,也是流於表面的改變,他們充其量也只能成為一個「變殼人」,[23] 而並不能轉化 (Transform) 或變成一為真正的異性。

事實上,兩性分別並非只流於外顯特徵如喉核,[24] 更應是具有更多先天性的內在特徵和功能,如一位男性施行變性手術後,絕對不能擁有女性的卵子或月經週期;同理,一位女性變性後的身體也不能製造精液,他們怎樣也不能按自然規律生兒女。由此觀之,變性手術只滿足個人私慾與社交上的需要,實際上根本不能達致改變性別的目的,性別逆轉似乎只是一件自欺欺人的事。人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努力改變神創造的秩序,可惜這一切只是徒然而不能持久,足見人實在不能違反自然,破壞神原本的創造秩序。[25]

5.4.2 婚姻權益

由於「變性」只是嘗試改變人一些外在特徵,但絕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異性」,因此他們所爭取的說不上是異性婚姻的權利,而實際上只是爭取同性間的婚姻活動。這行為於舊約聖經已經遭嚴重的指責,與男人苟合是可憎惡的事 (利十八22),罪必歸到他們身上並要承受治死的結果,這道德禁令與行淫、亂倫、獸交等不當性交並列 (利二十13),明確受到聖經譴責。

從婚姻聖禮與創造秩序的婚姻觀來分析,變性所爭取的婚姻,也不合乎基督的教導。奧古斯丁認為婚姻有三個好處,包括信賴、生兒育女、及聖禮三者同樣重要。婚姻是上帝賜恩典的場所,一男一女雙方的委身承諾、而兒女是上帝所賜的產業、聖禮則是指上帝恩典的臨在,神正是在婚姻中施恩叫人經歷神真實的臨在。[26] 由於神按衪的形象「造男造女」(創一27),吩咐並賜福他們繁衍後代 (28),只有當男女發揮其性別的特徵,互相配合才能生養眾多,明顯指夫婦二人在生理上透過性交才能達致的,性不但使人類繁殖後代,也是心靈的溝通媒介,夫婦間的結合象徵內在把二人連合的心靈聯繫,把委身的含意具體表達出來。[27]

從創造秩序而言,當耶和華為亞當造一個配偶幫助他時 (18),所有動物到那人面前也不能成為他的配偶,於是便從那人身體中取出肋骨,分了男和女兩個性別。由此觀之,上帝創造的本意是一男一女,男女雙方也有著不同角色及責任,因此婚姻盟約也必然是一男一女結合而建立的,[28] 因此同性戀或變性者交合絕不合乎婚姻聖禮及創造的觀念。

5.2 聖經

5.2.1 創世紀

由於已有基督徒變性者指聖經對變性持開放的態度,究竟這些理據是否成立呢?筆者嘗試一一回應。首先是他們對創世紀的解釋,究竟人是否有持續創造的責任,以榮耀上帝之目的呢?[29] 人雖然是按神的形象所造,但並不代表具有同等地位,雙方在角色、崗位、能力上根本完全不同,而被造的人絕對不能超越創造者的地位。正如始祖吃禁果後被逐出伊甸園 (創三6 ~ 7)、後來人又建造通天塔傳揚自己的名,落得口音變亂之結果 (創十一4 ~ 7),這些事均說明,當人妄想超越或取代神角色的時候,會受到被神懲罰的惡果。其實聖經已明確指出,人的責任是「修理看守」(創二15),當中包括協助管理大地和遵守,更從來沒有賦予人創造、或改變創造形象的責任。

5.2.2馬太福音

對馬太福音十九11 ~ 12的理解,實在沒有釋聖的基礎,耶穌說有人因為領受神的旨意而自閹,這不是人人都能領受的,[30] 原文εὐνοῦχοι的翻譯是閹人,並不是關於性傾向、性別、變性的子眼,若解作變性人則非常牽強。再者,「變性」絕對不會是神對人的一種呼召,原因是此行為違反聖經原則及教導,舉例說拜偶像、姦淫等神憎惡的事絕不能視為神的呼召。我們實在要了解聖經作者原意,絕不是按自己心意來演繹。

 

5.2.3 使徒保羅

至於使徒保羅對有關議題也加以譴責,認為隨從「可恥的情慾」是違反神自然創造的行為 (羅一26),當改變自己性別的原本用處,違反兩性的自然功能,實在是不認識神的敗壞行為,他們行了叛逆神的行為必受咒詛 (羅一27 – 28)。新約曾兩次使用ἀρσενοκοῖται一詞 (林前六9、提前一10) 指男性與他同性別的人進行性活動,[31] 與七十士譯本所用的ἄρσενος 字根一樣 (利二十13),同樣譴責同性相戀的行為,並於羅馬書清晰地解釋其神學理據。正如巴特 (Karl Barth) 按自然定律得釋神的諭令反對同性相戀,因而指責任何形式的同性相戀行為。由此觀之,不論任何形式如同性性行為、變性手術、變性人婚姻等,皆屬逆轉人類本性或神設立之規則的行為,因此本質上是不道德的 (Intrinsically Immoral)[32]

 

5.5 小結

從基督教立場而言,變性實在與聖經教導不符,但處於這個漸見開放的社會,教會又該如何面對及回應呢?對變性人張克莎來說,手術成功後能按女性的身份生活,實在是好得無比的事,但是當「她」決志信主接受洗禮後,卻面對了人生中最的大的掙扎,最終認為自己違反了上帝不能原諒的錯誤-「變性」,毅然離開教會。[33] 究竟神會饒恕這種罪麼?面對變了性的信徒,我們該狠批他們的行為,還是接納他們的新身份呢?

 

六、教會牧養反思

6.1 神會饒恕嗎?

既然聖經新、舊約明確譴責變性的行為,究竟這種罪會否如褻瀆聖靈的罪一樣永不得赦免呢? (可三29) 褻瀆聖靈原文βλασφημήσῃ是指辱罵或詆毀神的罪,[34] 筆者認為「變性」談不上是這個類別的罪,因此神實在有饒恕他們的可能性。

 

罪確實有輕重之分,如「說謊」與「殺人」兩者的嚴重性、影響性有很大分別,神卻是有一切赦罪的權柄,衪能按自己的公義與慈愛赦免人一切的過犯,如經上所記,藉主耶穌的寶血能赦免人從前的過犯 (弗一7、林後二13)[35] 筆者相信變性人如其他罪人一樣,只願意悔改並回轉歸向基督,我們便憑信心相信神施恩饒恕和憫恤,正如侯活士 (Stanley Hauerwas) 所指,寬恕也具有一定的倫理力量,因為上帝的本性就是寬恕。[36] 因此最重要的是當時人要在神面前認罪悔改,並求神的饒恕,更加不要繼續沉醉於罪之中。

 

6.2 接納與關懷

面對那些曾拜偶像的、失婚的信徒,教會普遍也能欣然接納,更會為他們信主而感到歡喜快樂,同理,為何我們不能向變性人傳福音、甚至接納他們呢?但究竟我們該不該認同他的「新」性別呢?筆者認為接納之餘也要維護聖經的真理,因此我們有責任幫助他調整生命的優先。然而,最困擾他們的是自我認知與神教導之間產生矛盾,[37] 因此要幫助他們脫離以自我為中心的生活,為他們建立一個以上帝為中心的生命,鼓勵他們放下自我的慾望,謙卑讓神掌管他餘下的生命,並重新思想神的創造計劃。若健康狀況許可,則勸戒他們停止服食賀爾蒙藥物來維持異性特徵,以行動恢復神起初創造秩序作為悔改的回應。

 

雖然變性人回轉能被神赦免過犯,但也要為自己的過罪承擔相應的責任和後果。他們必須面對的是變性手術帶來所不可挽回的結果,要從新檢視自己的性別與身份,在生理上要面對許多實際生活的改變,而心理上又會感到掙扎與內疚等情緒,因此作為弟兄姊妹的更要表達加倍的支持與關懷,陪伴他們渡過這段艱難的時刻。

 

六、總結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不久將來變性科技或會發展到一個登峰造極的地步,進一步挑戰我們倫理的底線,但不論發展到一個地步如基因改造、植入精子或卵子等方法改變人的性別,也不合附聖經中對一男一女婚姻的教導,因為這並非技術而是道德層面問題,因此作為信徒的務必要堅持聖的教導,緊守道德的防線。若要幫助變性者朝向基督,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們就只管盡力關懷他們的情況,把他們領到耶穌的面前,重新建立正確的兩性觀念。

七、參考書目

Carl W. Bushong, “What is Gender and Who is Transgendered?”

http://www.transgendercare.com/(Accessed 2011 )

David Mills, Daniel. Ethics and Moral Philosophy. UK: SCM Press, 2009.

Millspaugh, Sarah Gibb. “Pastoral Care with Transgender People” edited in In

Justice and the Care of Souls. US: Fortress Press Minneapolis, 2009.

Molino, Anthony Tanis. Transsexualisml Illusion and Reality. UK: Continuum,1997.

Rundall Em and Vecchietti Vincent.“Visibility in the Workplace: The Experiences of

Trans-Employees in the UKTransgender Identities: Towards a Social Analysis

of Gender Diversity, US: Taylor & Francis, 2010.

Sanger, Tam. Trans People’s Partnerships: Towards Ethics of Intimacy. UK: Palgrave

Macmillan, 2010.

Sheila Anne Feeney, “Transexual group sues over birth certificates”, News of AM

New York, 22-Mar-2011.http://www.amny.com/

Stassen, Glen H. Kingdom Ethics: Following Jesus in Contemporary Context. NY:

IVP, 2003.

Tanis, Justin Edward.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US: The Pilgrim Press, 2003.

Whittle, Stephen. Respect and Equality: Transsexual and Transgender Rights (UK:

Cavendish Publishing Ltd, 2002.

方鎮明。《情理相依 基督徒倫理學》。香港:浸信會出版社,2003

吳羅瑜編。《是非黑白:今日基督徒與倫理問題》。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1990

〈高院司法覆核裁決 變性人不准結婚〉,《蘋果日報》,2010106日。

麥啓新。《新約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

2009

郭鴻標。《朝向整全神學思考》。香港:天道書樓,2004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理學》。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0

〈從醫學法律信仰角度看變性〉,《基督教週報》第2418期,20101226日。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社,2011

跨性別資源中心:香港,2011。〈http://www.tgr.org.hk/

鄧映如。《女人夢 中第一變性人》。中國:湖南文藝出版社,2003

萊特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理學》。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0

 



[1] 鄧映如:《女人夢 中第一變性人》(中國:湖南文藝出版社,2003),頁156

[2] Justin Edward, Tanis.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US: The Pilgrim Press, 2003), 19.

[3] Anthony Molino, Tanis. Transsexualisml Illusion and Reality (UK: Continuum,1997), 75.

[4]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22.

[5] Dr. Carl W. Bushong, “What is Gender and Who is Transgendered?” http://www.transgendercare.com/

[6] Tam Sanger, Trans People’s Partnerships: Towards Ethics of Intimacy (UK: Palgrave Macmillan: 2010), 8. 另參Anthony Molino, Transsexualisml Illusion and Reality, 128.

[7] 根據一項2010年,英國變性人調查報吿之結果。Em Rundall and Vincent Vecchietti. Visibility in the Workplace: The Experiences of Trans-Employees in the UKTransgender Identities: Towards a Social Analysis of Gender Diversity (US: Taylor & Francis, 2010), 130.

[8] 婚姻登記處以其出生時是男性為理由,拒絕讓「她」與男友註冊結婚,當時人爭取在出生証明書上更改變性後的性別。

[9] TransGenderCare:http://www.transgendercare.com/

[10] 跨性別資源中心:〈http://www.tgr.org.hk/

[11] Sheila Anne Feeney, “Transexual group sues over birth certificates”, News of AM New York, 22-Mar-2011.http://www.amny.com/

[12] 鄧映如:《女人夢 中第一變性人》,頁68

[13] Stephen Whittle, Respect and Equality: Transsexual and Transgender Rights (UK: Cavendish Publishing Ltd, 2002), 188.

[14] 這兩宗案件包括:B v France (1992) Goodwin v UK (1995),變性者獲得勝訴,政府要專重她新性別 (女性) 的身份,視她與其他女性一樣擁有同等權利。Stephen Whittle, Respect and Equality: Transsexual and Transgender Rights, 188.

[15] Tam Sanger, Trans People’s Partnerships: Towards Ethics of Intimacy, 190.

[16] Tam Sanger, Trans People’s Partnerships: Towards Ethics of Intimacy, 8.

[17] 〈高院司法覆核裁決 變性人不准結婚〉,《蘋果日報》,2010106日。

[18]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4.

[19]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73.

[20]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59.

[21]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62.

[22]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社,2011),頁204

[23] 〈從醫學法律信仰角度看變性〉,《基督教週報》第2418期,20101226日。

[24] 割除喉嚨核是男性變性手術的一部份。

[25] Daniel, David Mills . “Ethics and Moral Philosophy” (UK: SCM Press, 2009), 270.

[26] 郭鴻標:《朝向整全神學思考》,頁148 – 149

[27] 吳羅瑜編:《是非黑白:今日基督徒與倫理問題》(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1990),頁162

[28] Stassen, Glen H. “Kingdom Ethics: Following Jesus in Contemporary Context” (NY: IVP, 2003), 322.

[29]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59.

[30] Justin, Trans-Gendered: Theology Ministry and Communities of Faith, 73.

[31] 麥啓新:《新約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9),頁206

[32] 方鎮明:《情理相依 基督徒倫理學》(香港:浸信會出版社,2003),頁243 – 244

[33] 鄧映如:《女人夢 中第一變性人》,頁156

[34] 麥啓新:《新約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272

[35] 萊特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理學》(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0),頁467

[36] 「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豐富的恩典。」(弗一7) 「你們從前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 神赦免了你們〔或作我們〕一切過犯、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林後二13)

[37] Sarah Gibb Millspaugh. “Pastoral Care with Transgender People” edited in “In Justice and the Care of Souls” (US: Fortress Press Minneapolis, 2009), 234.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27 September 2011 15:12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