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Homosexuality 潘國麟:從牧養角度看保羅(聖經)對同性戀的教導
潘國麟:從牧養角度看保羅(聖經)對同性戀的教導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09 July 2013 10:55

從牧養角度看保羅(聖經)對同性戀的教導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潘國麟

前言

自古以來,在中外各民族的文獻、甚至聖經的描述上,已有同性戀的現象,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遠古留長遺留下來的倫理問題,並不是憑某時代的潮流變化而產生。但因在近代的人本主義、解放主義等的產生,將同性戀這一直處於隱藏的位罝推動為明顯、並被受關注的社會倫理和政治問題;並成為與基督教(與某些宗教) 在教導上產生爭議的基督教倫理問題。在聖經的訓律上,例如:在罪(或不潔淨)與愛及憐憫之間的問題上如何選取?

觀察到部份倫理書籍、著作或文章,多是壁壘分明、或有前設下、甚至因憐憫而過於偏坦一方而犧牲了聖經真理來討論這問題,以致信徒的觀念與立場模糊。最重要的問題是較少提供給兩者有和平和關懐的對話空間,形成兩極對立的局面。

惟現今的教會及基督徒,除了要面對這問題的挑戰外,我們不得不承認,同性戀是有可能(或已經)發生在信徒、或信徒身邊的親人身上。我們要面臨一個困難:倘若我們發覺一個資深信徒或會友的子女,我們應該如何回應呢?

所以教會的傳道人與信徒不能只靠著聖經向教會以外的同性戀者作批判,而是要面對可能教會內已有同性戀傾向和行為的信徒如何牧養這挑戰。這是引起筆者的動機,嘗試從牧養的角度對同性戀問題為題,進行一些淺析。本文的寫作對象,是教會的準傳道人與信徒領袖、和同性戀基督徒;其寫作目的,期望筆者將要進入成為傳道人的事奉的角色,嘗試從牧養的角度,以聖經為權威,探討保羅如何對同性戀者的教導來作神學反省,從而建立一個將來牧養教會信徒的基礎。因自知對社會和公共的倫理學的認識有所虧欠,故此本文只限於對有同性戀傾向的基督徒的牧養上。

本文的處理方法,假設同性戀傾向的基督徒與我們有同一個基督信仰和盼望為起點,採取先聆聽「同性愛」者對聖經的詮釋作開始,探討既然同性戀行為不被基督教的信仰所接納,為何仍有同性戀者想要成為基督徒?他/她們需要什麼?嘗試了解他們心靈上的需要和盼望,然後與他們一同探討聖經的真義,找到「同性性傾向」與「異性」基督徒有何相容之處,最終的目的,是要探討「同性戀」傾向的基督徒與「異性戀」傾向的基督徒,在神最終的旨意下,是否有分別?兩者的基督徒是否可以共容於教會?是否可以同心同行,達至神最終的旨意。

聆聽同性愛基督徒的心聲

從稱為「同志愛」基督徒的神學家,看他們對聖經的詮釋方法上,有以下不同的觀點:

反對傳統的父權神學、和靈肉二元對立的論述

非基督徒的社會科學家,《同志神學》的作者周華山認為:傳統的神學是與生活實踐脫節的父權神學,只是抽象客觀的知識理論,只關懐死亡後的靈魂救贖,不能建構和啓迪生產者的日常生活,也看不到神學家如何把其理論知識融和介入於生活之中。[1]

他認為同志神學的特點:是要埾持實踐神學理論與生活實踐辯證地相互建構,並首說落實在神學家(知識生產者)的身體/生活裏。所以同志神學強調「神學」不是凝固不變、永恆不朽的理論體系,而是(同志)信徒從生活經驗提煉出來的宗教體會。他更認為傳統的父權神學更把「屬靈Vs屬肉」二元對立,以致教會對身體/性慾的排斥,正好生產出對女性和同志的鄙視和否定........ 並完全扼殺摧毀同志的(宗教生命);甚至異性愛者也同樣是父權社會的受害者。所以同志神學要批判靈肉、女男二元對立。[2]

反對「直譯法」

他們認為是最被主流教會濫用的詮釋方法,是基要派基督徒用來詮釋的重要特徽,是一種無視時空距離、忽略文化差異的詮釋方法。[3]從而推導出「聖經反對同性愛」的結論。[4]

同志神學的詮釋方法:

以「文本處境法」重新翻譯、解讀聖經中被用來定罪同志的經文

認為從這方法已經得出一致的結論:「聖經從未討論現代社會的同性愛或同志身分,因此引用聖經來證明上帝厭惡同志的人,只是藉上帝之名來合理化身己對同性愛的恐懼與憎惡。

以解放神學與詮釋學循環成為同志神學的「他山之石」

雖然聖經中有許多充滿壓迫的經文或規定,但也有許多主張社會公義、經濟平等與人權解放的經文,認為這些才是耶穌的上帝國信息所強調的重點和典範,並成為同志(基督徒) 解放運動在地上建立上帝國的記號之一。

「用新眼光讀聖經」

在傳統教會以全然異性戀、及以父權體制為本位的聖經教導下,找尋如偉大女性的「另類」的解說。

從自己的經驗出發「由下而上做神學」

教會傳統以「由上而下的神學」來詮釋聖經的權威,迫使人們否定自己的經驗。因此要「從經驗中學習」,從自己的經驗出發「由下而上做神學」,讓聖經與他們的生命經驗中察驗上帝的心意。

小結:對「同志神學」的回應

雖然在稱為同志愛基督徒中,也有未真正信主的人存在,但從他們對聖經作出積極的要求而作出不同批判來看,我們不能否認他們對聖經的重視。如果是有同一信仰的真正基督徒,無論是同志愛、或異性愛者,都應有同一的前設:就是相信同一位獨一的真神,衪是全能的。衪對人在真理上的啟示是一致的、是永恆的,是不受時空、文化所限制的。我們也相信神揀選了聖經的作者,藉著聖靈的引導,從他們在生命上的經歷來看神,來啟示祂自己。所以聖經本身的神學意義,並不如周華山所言傳統的神學是與生活實踐脫節的,是抽象客觀的知識理論,問題在於我們對聖經如何去詮釋。但我們也要警醒,現今教會在承傳中世紀的政治影響下的傳統上,和對聖經的詮釋過於理性化,成為泠莫、彊化和信條化的權威,強加於信徒上呢?

詮釋方法上,筆者認同我們可以用不同神學角度和思維來詮釋聖經,但必需在以上的基督徒信仰的前題下,不是單為了個人生活實踐上的需要,和行為的對與錯或喜好上作選擇性的詮釋。我們是要客觀地去追求在經文背後,明白神對人普遍啟示的本意,然後人願意謙卑下來去在生活中實踐出來。所以我們需要問更深層次的問題: 例如:神創造人的本意是甚麼?神為甚麼要向人頒佈十誡和作出規限?規範的目的最終要想人做甚麼?讓我們一同來從聖經找尋神的心意。

齊聽主愛的心聲

從牧者心再看聖經對「同性愛」的教導

探討的問題:「同性愛」是否罪?是否可以與基督教教義相容呢?

舊約的教導

1. 經文:(19129 Vs. 1649) (18222013)

較傳統的基督教徒會引用這段經文所述有關所多瑪和蛾摩拉為同性戀極大罪惡之事,但「同志神學」以所多瑪(Sodom) 的原文是解作「違反自然」的反常行為(如肛交等) ;並且在(19) 有因款待客人及利未人的妾氏被「群姦」的相似例證,不認同這是指「同性愛」行為的罪。[5]事實上此經文沒有明顯針對同性戀的惡行而被降災審判,只有(7) 提到「也照他們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和(1649) 提到「看哪、你妹妹所多瑪的罪孽是這樣、他和他的眾女都心驕氣傲、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沒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所以只能顯示出該城有多麼罪惡,而群姦、逆性的情慾等行淫為罪。[6]

而在(18222013) 這兩節經文,卻明顯針對同性戀絕對負面的斷言,這法律禁令後來就成為猶太教絕對禁止同性性交的基礎。[7]但「同志神學」認為只有兩節在利未記的經文,而不是以獨立的論述,並且只是抽離任何故事脈絡的單獨經文。這兩節經文只是猶太希伯來文化對外邦異教偶像(神廟女男娼妓) 的嚴厲批判,針對的不是「同性愛」,而是猶太人從外邦分辨出來的獨特 (優越) 身份。[8] 明顯地這說法都是從個人生活上的喜好和需要來看聖經的表面含意,但作為真正基督徒的身份,我們要問一個問題:「為甚麼神要吩咐猶太人(和現今的基督徒) 要從外邦人分辨出來?莫非只是給人去滿足其優越性嗎?其意義何在?讓我們在下文再討論。

也有些倫理學家認為這只是舊約的「潔淨條例」,因此在今天是跟道德無涉,可以如割禮及飲食方面的條例可以癈去。但從(1822) 的上下文看,十八章 開始說明神要以色列人不可效法外族迦南人的惡俗行為,要遵守神的律例、典章就必因此活著。而在以後整章都是有關在性慾上的道德、亂倫淫亂的逆性行為。在(20:13)上下文更重述同性交合跟其他如行淫、逆倫、獸交的不當性交行為並列,犯了這些淫亂者是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很明顯這些行為是出於意念上的不潔淨,與其它飲食及生理上的衛生的不潔淨條例不同。也有學者認為這是舊約猶太人傳統上的規範,有歴史和文化上差異,這樣在耶穌的新約時代的教會群體是否仍要遵行呢?讓我們看保羅如何對「同性愛」的教導。

新約及保羅的教導

1. 經文: (林前6911;提前110)

舊約是建基於神愛人的旨意,透過訓令來避免人陷入不潔淨之中,但新約卻廢除了不潔淨這原則。保羅在(1414) 表示:「凡物本來沒有不潔淨的……。」他不是說沒有甚麼是有罪的。(7) 記載法利賽人與文士挑戰耶穌的門徒沒有洗手吃飯而犯了不潔的誡命,耶穌在這裡也詮釋了不潔淨的定義:污穢人的不是物件上,而是在人的心裹的污穢。這正好回應了意念上Vs. 物質上的「不潔淨」的差異。

在初期教會的牧養,一致採納舊約在性道德上的教導,其中也包括同性性行為。我們可以從第六章中,保羅嚴厲訓導哥林多信徒當中有些人真以為自己靈命高超,認為以往生活中的道德規範對他們不再適用。[9] 所以保羅指責他們不義和不要自欺,不能承受神的國;並且(18222013)把同性戀(親男色的 ) 與其他行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和其他不義、不為神悅納之人同列。(林前6:9)[10] 和(提前110[11]Richard Hays引述學者Scroggs(1983) 的著作,證明arsenokoitai親男色的〕這希臘字,在(林前)之前所希臘文典沒有出現,卻就是希伯來文mishkav zakur〔與男人同寢〕的譯文,直接出自(18222013) 以及拉比的文本中,意指「同性性交」而言。可見保羅使用這詞語,是已肯定了舊約聖潔條例中,對「同性性行為」定為罪;並且為初期教會的共同信念,以沉迷「同性性交」的人為「不義之人」(adikoi) ,與其他罪人同列。從(林前611) 看到,哥林多人「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所以保羅接著在(林前61220) ,勸勉哥林多人要在身體上榮耀神,因為他們現在是屬乎自己。[12]從這段經文可以同樣給今天的「同性愛」真正基督徒的勸勉,並給與傳道人牧養上一些指引。

但是「同志神學」者不同意arsenokoitai這字詞以上的翻譯,認為目前為止最合理應理解為「男性廟妓」而絕不等於「同性戀」,所以將(林前6:9)[13] 和(提前110)作為「同志化詮釋」是現代基督徒的文化偏見。但筆者要問一個問題:「就算保羅在這經文中所指責的為男性廟妓、或外邦人的「同性性行為」也好,但這仍是神所不容許的罪;如果這行為發生在神已分辨為聖,而又明知故犯的基督徒身上,這樣愛我們的父神是否更加視他為知而不悔改的罪,將會何等的痛心呢?

2. 經文: (12127)

保羅在(11832) 這段經文用了更清楚的神學脈絡來解釋為什麼要將同性戀行為定為罪。這也是唯一提到女性同性戀的經文,回答了「同志神學」的解放者認為聖經是為了維護男性的尊嚴才反對同性戀的錯誤論述。神並不偏倚男或女,為了愛惜衪的兒女,不願他/她們沉淪,與永恆的歸宿無份。

Hays對這段經文作了詳盡的詮釋,[14] 總括來說:保羅在第一章的目的,是藉著引用同性戀泛濫的事實,來證明人確實悖逆了神。人類最根本的罪而不榮耀和感謝神(121) ,因此神用任憑人拜偶像引來自我毀滅的方式來表達其憤怒。這樣同性戀的舉動就不是觸動「神憤怒的原因;而是神決定「任憑」被逆的受造物隨從自己虛妾為思念和情慾的結果。(12631) 一系列的不義行為是症狀的名單;就人類整體而言,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都患了遠離神、墜落在罪惡權勢下的病(參照羅39) 。從以上的前因後果,Hays有以上重要觀察:

1. 保羅不是在描述異教罪人的個別生命事蹟,而是描述普世人類存(12431) 所列出的各種不虔不義方式的墮落光景。

2. 保羅特別指出同性戀行為,是因為這很能表達人類的墮落如何扭曲神創造的次序(Order) 。造物主原先為男女彼此而創造對方,要二人成為一體又生養眾多。當人把這稱被造所設定的角色「變為」同性性交時,人就體現了(embody) 「把神的真實變為虛謊」的屬靈狀態。

3. 同性戀行為被譴責的罪,不會比(12931) 所述的不義之行惡劣。

4. 同性戀行為本身就是懲罰(即報應)。[15]

從下文(21) ,保羅宣告出所有人類,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都同樣站在公義之神的面前,同受公平的審判。Hays 認為:可見對保羅而言,自以為義地去論斷同性戀,是跟同性戀行為本身一樣有罪。這意思是沒有人能駕乎神的論斷之上;我們同樣亟需神的憐憫。Hays認為這裡是對我們應該改變當代辯論處理同性戀問題的做法。

小結:同性愛與基督教可否相容?

綜觀整體聖經對同性戀的看法,雖然只有以上數節經文,但是無論從舊約至到新約的聖經的見證,都是一致反對同性性行為,舊約視為不潔淨,新約視為罪,所以有同性性行為的「同性愛」與基督教在教義上是不可相容的。惟對於「同性戀傾向」者(Homosexual Orientation)是否為教會接納這問題,相信在舊約時代或保羅的時代未必會有此觀念,所以保羅其實把所有的同性戀行為都當作是人類悲哀、紊亂及遠離造物之神的事證據,未能給與清楚的界定。從牧養的角度看,Hays(21) 詮釋給我們的忠告,我們是值得繼續以客觀和不論斷的態度去研究「同性戀傾向」這問題。

「同性愛」、與「異性愛」基督徒在神最終的意旨下的關係

從觀察以上同志神學所表達的信息,「同性愛」基督徒深深認為他們受傳統基督徒的排斥,甚至被迫害,不能在他們的生活實踐有幫助。既然「同性戀行為」不被基督教的信仰所接納,為何仍有同性戀者想要成為基督徒?他/她們需要什麼?是否只求在今世生活上能名正言順地實踐他們的性愛便滿足呢?這是值得我們(無論是同性愛、或異性愛者) 基督徒一同探討的問題。

從神作為設計師的美意看兩者之關係

從創世記開始,滿有主權的神,作為唯一的設計師,首先為混沌(disorder)的宇宙建立了秩序(order)(112:4a) ,而一切活物,包括人類的創造都在這秩序之中,[16]「各從其類」。神因「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218) ,而是為男女彼此的關係而創造對方,並且人類的性慾只有在異性婚姻中才能正確地得到滿足,成為聖經對婚姻正面的規範性描述。[17]可見這規範是要保持人生活在是神對人的「性」的創造美意之中。

惟當人的墮落,不順服神,罪便進入了世界,污穢了地(和一切物質),扭曲了神原本創造的秩序(order) ,人一旦在墮落景況中,便失去不犯罪的自由,作了「罪的奴僕」(617) ;而罪的本質就是人無法自由地選擇,活在「肉體之中」。而人犯罪所衍生出來的表現方式,就如上文提過保羅所述把同性戀(親男色的 ) 與其他行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和其他不義、不為神悅納之人同列。

從這個向度看,我們可以視「同性愛」與「異性愛」兩者都同樣會有淫亂和其他不義的意念,以至到行為;而同性戀本身就是淫亂的一種方式,與異性戀的淫亂同是超越了神原本對人的「性」創造美意的規範以外。所以Hays認為:「可見對保羅而言,自以為義地去論斷同性戀,是跟同性戀行為本身一樣有罪;」惟兩者必需承認自己各自的罪性,憑信心相信基督在十架代我們贖罪,靠者恩典而活。若果同性戀者不能承認他們的罪,這樣耶穌因著愛而在十架的死與他們有何意義?他們為何仍想成為基督徒?

從終末論看兩者之關係

無論是「同性愛」、或「異性愛」的基督徒,他們不應只追求在有限生命上得著愛的安慰和平安,而是共同相信得到永生的盼望,最終回到永恆的新天新地。這裡無疾病、無痛苦、無死亡、有真正的愛。

Chris J.H. Wright以他倫理三角形的典範(神、人、大地)來詮譯終末論:意味救贖三角最終將會超越一切墮落受造(包括人類及大地)的三角,走向轉化和完美的新創造。聖經的終末論是必定會發生的異象,因上帝必親自成就。[18]所以無論同性、與異性愛基督徒,遵守著神美意下的命令和一些典範性的教導,才會得神的恩典和應許,最終一同達到神的旨意,回復到神創造人最終的目的,與神的愛永遠同在。

「同性愛」、「異性愛」基督徒在教會內可否共容?

同性「性傾向」傾向與行為的分別

要回答以上問題,先要處理同性「性傾向」與「行為」的分別。從上文對聖經的詮釋,筆者認為「同性性行為」應被視為與任何基督徒犯淫亂行為的罪相若,是一種性慾的貪婪,扭曲了神原本賜給人類有性慾的美意。[19]

至於是否有「同性性傾向」,和是否為聖經所責備這問題上,學者們有不同的取向。Christine Gudorf 在他的科學研究聲稱發現到同性戀是有性傾向的。[20] 但卻不被確立。學者如John Boswell卻以此種詮釋來支持同性戀者,認為:「保羅在(12627)不是譴責「同性愛」者,而是指責異性戀傾向的人犯了同性性行為的罪,這就是為何保羅說他們『棄了』自然的關係,以『不自然』的逆性行為來取代不合乎他們的自然的原因。」所以「同志神學」並藉此證明「同性愛傾向」是從神的創造已存在,並不違反自然。[21]但黃多加有詳盡的解釋來反對這觀點,認為這是違反自然。[22]

有學者認為保羅似乎已認同自古以來都是只有一種性取向,乃就是「異性性向」,所以他是責備那些異性戀者進行拜偶像的人進行「同性性行為」。Hays也有相似的看法,認為保羅以及在古時的人,是沒有「性傾向」這觀念的。[23] Gagnon 提出Aristophanes在文獻中也有提到在原始時代的人類有男、女和雙性這三種的性傾向;但Dan Via認為這並非有科學根據。[24]

筆者認為,無論「同性性傾向」的存在與否或成因何在,在基督教倫理的範疇內,就算「同性性傾向」是與生俱來,從上文對於人因墮落以至於罪的詮釋,也不應影響到「同性性行為」是不可被教會接納的。但從牧養的角度看,我們不能否認在現今在教會的羊群中,已經有「同性愛」傾向者如其他有酗酒、酗毒、縱慾傾向的基督徒,正被罪引誘而在掙扎之中。從上文對保羅所教導的詮釋,「教會是與受造萬物一同受苦的群體」,無論「同性愛」、「異性愛」基督徒都是這群體之一;況且我們也不可互相論斷人,只有神才可審判人的罪。所以教會的牧者有責任牧養「同性愛」傾向基督徒,如同對「異性愛」基督徒,教導、督責、關懷,引領他們遠離罪惡。

但若經過牧養的「同性愛」傾向基督徒繼續參與同性戀行為,就正如憐憫的主耶穌免除不被石頭打死的淫婦的罪後說:「以後不要再犯罪了。」所以他們是不應該再進行同性戀行為,就如「異性愛」基督徒不應該再犯姦淫一樣。按照保羅的教導,在性愛的關係上,只有在異性夫妻關係的愛,所以「除非同性戀者能改變性傾向而進入異性婚姻關係中,不然就要採取自律禁慾的方式以潔身自好。」[25] 筆者認為這教導也適合在有縱慾傾向的異性戀基督徒,但教會有必要讓人明白單身生活的尊貴與益處;因為神也對為主而選擇獨生的人有特別的祝福。

婚姻與家庭的定義

神在創造的秩序中,人可以對不同對象有愛的關係,可以有同性的愛,如(撤上18) 記載者大衛與約拿單之間真摰友誼的愛;[26] 也有異性的愛,如母與子、父與女、兄與妹、朋友之間的愛;但都限於不能超越有性慾的關係這規範上。因為這「性慾」乃是神賜人類在異性婚姻(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禮物,建立神所祝福的美滿家庭。從神創造人類生理器官的功能來看,只有男與女的性交才合乎自然和得到完美設計上的配合。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也證明濫交及同性戀的人患上愛滋病偏高位。這樣可以證明:婚姻與家庭的定義只有建基在這位全能的神設計下唯一的一男一女的關係上。所以教會在牧養和教導上,必需要堅持這婚姻與家庭的定義,讓神分辨為聖的基督徒的祝福得以承傳到永遠!

主內互勉,同心同行

從閱讀「同性愛」者作為基督徒的見證中,[27]領會到他們所面對的困難和挑戰比「異性愛」的基督徒更甚。他們如普通信徒要面對罪的引誘外,還要面對在教會群體中產生自卑感的掙扎、要抵受弟兄姊妹,甚至家人無意中的論斷,以致要收藏自己,產生孤立無援、不被接納的感受,而人的感受是沒有對與錯的,頗須要人的明白和安慰。一位在「基恩之家」的牧者說:「……教會可不能把自己等同絕對真理的代言人,以為自己擁有上帝無上的權威,為『全知』的上帝發出不留餘地的定論。」[28]從上文保羅在(21) 的教導,既然我們與同性戀者同是受造萬物一同受苦的群體,並且不是論斷同性戀者的人,我們是否可以成為他們同走天路的同行者?牧者不是只顧高舉聖經真理,宣告非黑則白的信息,而是「被邀請作個同行的夥伴,是被邀請在她/他與上主一起開創的道路、真理與生命的歷程上參與,……。」[29]

Anita Worthen & Bob Davis更給我們一個真實故事的提醒,同性愛基督徒的家人的朋友也要有牧養的需要,[30] 牧者同時也要教導弟兄姊妹與家人,如何去接納與支持他們,一同共建達至神最終旨意的橋樑。

結語

在完成這結語的前一個晚上,筆者為了愛我一位「同性」同學的原故,參加了他這位偉大母親的安息禮拜,聽到了一個頗為感人的述史,見證了他的母親如何委身、為了十一個子女而不求回報的母愛。這份親情之愛,絕非因有性別的分別,更絕非因有「性慾」的需要,乃是出於自然。同樣地,「同性愛」就算如同性戀者所願的,可能有自然的傾向,但絕非如他們誤解為要有「性慾」的需要,況且這絕非神創造的本意;這只是如聖經人物的大衛與約拿單之間的「生死之交」、崇高友誼之愛。

神造男造女,「二人成為一體」(為男女彼此所屬的需要而造),透過神所賜「性愛」為禮物,要「生養眾多」,目的是要建立屬於神的「群體」(教會),藉著家庭親情之愛、「同性」或「異性」信徒相交之愛,來彰顯神的愛,和見證神的恩典。而創造的目的,最終是要整個屬神的群體從罪中得贖,回復到再沒有憂傷、痛苦、疾病 ........至永恆喜樂的光景,來齊聲讚美歌頌神!

神無微不至的愛,甚至為我們曾一同墮落的群體作保證,將我們從罪惡分辨出來,所以必然會產生「同志神學」所反對的「靈肉二元對立」。這分辨為聖的意義,不是為了規限人類去愛的自由,而是為了神愛人;分辨為聖的愛,給人有尊貴的身份,成為聖潔的祭司。神更透過聖經作者對分辨為聖在其人生的體驗下,明白神創造本意的秩序,並記載律法,成為我們的「生活指南(User Manual) 」 ,並透過對所屬群體教導、牧養和關懷,幫助信徒抵擋和遠離罪的本性,得自由;不偏離我們要走的天路,保證我們回到信徒共同的盼望的歸宿!

我們衷心和熱切地邀請與我們正在因罪的本性而同受苦楚的「同性愛」基督徒,遵從偉大設計師的那位愛者所賜的「生活指南」,重新啟航,與我們同心同行,互助互勉,回到我們一同盼望的家鄉!

在現今的社會,正處於信仰、道德、法律已被分割、社會倫理混亂的處境上,作為教會的準牧者,我們在牧養上將要面對更嚴峻的挑戰,「基督教倫理」再不能如「君士坦丁教會的模式」,有政治的參扶,成為大多數人的社會倫理。「基督教倫理」甚至不知如何回應社會上一些倫理的議題。但願傳道人更能堅守著,「基督教倫理」必定要建基於聖經的神學上,憑著牧養的心腸,開放的態度,迎接對教會可能有「同性戀」信徒在牧養上的挑戰,務求努力地維持教會的使命,向「世界的倫理」作鹽作光的見證。求神保守加力。亞們!

參考書目

海斯(Hays, Richard B.) /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11

萊特(Wright, Christopher J.H.) 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11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書樓,1996

同光同志長老教會/編著。《暗夜中的燈塔》。新北市: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1

周華山。《同志神學》。香港:次文化有限公司,1994

基恩之家。《同志心。牧養情》。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5

基恩之家。《同心事件簿》。香港:基恩之家,2001

黃多加。《同性戀之剖析與詮繹》。馬來西亞:人人書樓,2006

《同性愛與基督教相容抑或不相容 香港電台 日月星辰 節目整理》。香港:時代論壇,1995

柯志明。《尊貴的人、婚姻與性》。新北市:聖經資源中心,2012

王礽福。《北宣家訊》第200 (香港:宣道會北角堂,20039)

Banks, Robert & Stevens, R. Paul. The Completed Book of Everyday Christianity.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ity Press, 1997.

Seow, Choon-Leong. Homosexuality and Christian community. Louisville, KentuckyWestmisinister John Knox Press, 1996.

Siker, Jeffrey S. Homosexuality in the Church. Louisville, KentuckyWestmisinister John Knox Press, 1994.

Via, Dan O. and Gagnon, Robert A.J. Homosexuality and The bible. Minneopolia: Fortresss Press, 2003.

Worthen, Anita & Daves, Bob. Someone I love is GayHow Family & Friends Can Respond. Downers Grove, IllInterVarsity Press, 1996.

 


[1]周華山:《同志神學》(香港:次文化有限公司,1994),頁166:他引述女性主義者兼女同志神學家 Carter Heyward說:「美好的神學總是在具體處境中進行。神學家只是從自身角度,建構出對應獨特處境的神學,而不是以解決跨越時空的抽象人類問題為目的。」

[2]周華山:《同志神學》(香港:次文化有限公司,1994),頁169172

[3]同光同志長老教會/編著。《暗夜中的燈塔》。新北市: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1,頁93

[4]同光同志長老教會/編著。《暗夜中的燈塔》。頁96

[5]周華山:《同志神學》,頁2933

[6] Hays也認同(19129) 沒有直接顯示與同性戀有關。參考自:海斯(Richard B. Hays) /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11) ,頁507

[7](同上)

[8]周華山:《同志神學》,頁2627

[9]參照:(林前48512819)

[10] (林前6912)9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國麼。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 10 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 神的國。 11 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12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那一件、我總不受他的轄制。」

[11] (提前110) 10 行淫和親男色的、搶人口和說謊話的、並起假誓的、或是為別樣敵正道的事設立的。」

[12]海斯(Richard B. Hays) /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 ,頁509

[13] (林前6912)9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國麼。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 10 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 神的國。 11 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 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 12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那一件、我總不受他的轄制。」

[14] 詳情參閱:海斯(Richard B. Hays) /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 ,頁510518

[15] Hays認為保羅在此只不過反映出傳統猶太人的想法,是受到出自在兩約之間的〈《所羅門智訓》1223〉的一句話影響:「凡人活得不義,過著放蕩不拘的生活,() 自然會透過他們自身的惡行來折磨他們。」

[16] Richard E. Wbitaker, “Creation and Human Sexuality”in Homosexuality and Christian community , Ed. Choon-LeongSeow (Louisville, KentuckyWestmisinister John Knox Press, 1996), 5.

[17] 參閱經文:(1029) (帖前438) (林前719) (52133)(134) 和雅歌全書都對男女之愛有正面的描述。

[18]萊特(Christopher J.H. Wright) 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11) ,頁234

[19]參考:Ulrich W. Manuser, “Creation, Sexuality, and Homosexuality in the New Testament” in in Homosexuality and Christian community , Ed. Choon-LeongSeow (Louisville, KentuckyWestmisinister John Knox Press, 1996), 47.( Manuser認為:「人類性慾是建基於神美好的創造。真正的性行為,都是被不論是異性或同性戀的各種曲解、濫用、顛倒;和所以可悲地連接至墮落裡面。」)

[20]引述自:Dan O. Via and Robert A.J. Gagnon, Homosexuality and The bible (Minneopolia: Fortresss Press, 2003), 15

[21]引述自:黃多加:《同性戀之剖析與詮繹》(馬來西亞:人人書樓,2006), 76

[22] (同上) ,頁7681

[23]海斯(Richard B. Hays) /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 ,頁517

[24]Dan O. Via and Robert A.J. Gagnon, Homosexuality and The bible , 1516

[25]海斯(Richard B. Hays) /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 ,頁534

[26]參考:萊特(Christopher J.H. Wright) 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11), 294。但有「同志神學」誤解為同性戀的愛-(參考:周華山:《同志神學》,頁2426)

[27] 見證參考自:基恩之家:《同志心。牧養情》(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5﹚;基恩之家:《同心事件簿》(香港:基恩之家,2001) ;同光同志長老教會/編著:《暗夜中的燈塔》(台北: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1) ;《同性愛與基督教相容抑或不相容 香港電台 日月星辰 節目整理》。香港:時代論壇,1995

[28]基恩之家:《同志心。牧養情》(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5﹚,頁59

[29](同上),頁66

[30] Worthen, Anita & Daves, Bob: Someone I love is GayHow Family & Friends Can Respond (Downers Grove, IllInterVarsity Press, 1996) .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09 July 2013 10:57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