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Homosexuality 莫思敏:基督教倫理──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
莫思敏:基督教倫理──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Wednesday, 28 July 2010 13:59

 

基督教倫理──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莫思敏

 

引言

近期與青少年接觸時,他們在文化潮流衝擊下,對傳統及道德思想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他們對兩性關係變得是一知半解,卻同時對性充滿好奇和疑惑,可能他們多是家中獨生子女,因此對同性朋友產生或多或少的依賴,會有較親密的行為,可能有時甚至會有性幻想,有一位基督徒的少年人在Facebook公開說,「可以同性相戀嗎?」,其實,並不一定是同性戀。也有一位基督徒,進入大學,其中需修讀人類學,當處理「同性戀恐懼症」(homophobia)時,面對極大的信仰挫折。

因此,幫助青少年認識同性戀及澄清社會上某些對同性戀取向的誤解和恐懼,以基督教倫理作為方向,建立正確的觀念。

何謂同性戀?

在定義同性戀之前,可以先理解何謂「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性傾向是指人在「性」和「愛」方面明顯持續受某一性別或某一形式的吸引並感到渴求。1

如果某人長期經驗同性間吸引,就可以稱為「同性戀傾向」(Homosexual Orientation)。如果某人長期經驗異性間吸引(Opposite-sex Attraction),就可以稱為「異性戀傾向」(Heterosexual Orientation)。如果某人長期經驗同性和異性間吸引,就可以稱為「雙性戀傾向」(Bisexual Orientation)若「性傾向」從性行為方面來看,有學者認為即使在香港已有四十多種,如孌童癖、人獸交、性虐待、近親亂倫等。2

同性戀這字的字源來自「homosexuality」,此字可能是1868年,出生於維也納作家Karl Maria Kertbeny創出這個詞「同性戀」(homosexual)一詞來源於希臘文和拉丁根同源sexualis他用這詞匿名出在一些小冊子,要批評當時法律,對同性性活動的不公正,是違反了人的權利,認為人是可以選擇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的權利。3 He wrote that if the Prussian anti-sodomy law was unjust, that Paragraph 143 violated the rights of man.

而在同性戀中有相關的議題,「同性性傾向」(homosexual orientation)、「同性性行為」(homosexual deeds)、「同性戀」(homosexuality) 及「同性戀者」(homosexuals)4若分開兩方面來看,可分為同性戀的傾向(orientation) 和同性戀的行為(act),組合來說「同性戀傾向、同性性傾向」是指持續經驗到同性間的吸引及對同性的性情感或慾望;而「同性戀行為、同性性行為」是同性戀愛或同性性行為。分別在於不是每一個感受到同性間的吸引的人,都會認同同性戀或發生同性性行為,而有同性性行為的人,未必是有同性戀傾向,可能是出於好奇心或朋輩、長輩的影響,而發生同性性行為。5

而潘國森在《解析同性戀──反常現象報告》認為,將homosexuality 翻譯作「同性戀」還是「同性愛」,以「戀」或「愛」都是太美化及正面了,應該譯作「同性性愛行為」才合乎中道,因為性愛行為(sexuality),可以分為精神和肉體兩部份,即是「戀愛」(romantic love)與「性愛」(sexual act),可是,「同性」即是等於「無性」,有「異性」才「有性」,潘仕認為「『異』與『同』兩者的字面義都屬於『有』,所以,一男一女、一雌一雄所謂heterosexual才是『有性別』,兩男兩女的所謂homosexual則是『無性別』。」。6而羅秉祥在《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裡也認為,中文把homosexuality譯為「同性戀」是太含蓄的譯法,其實在西方homosexual acts 就是同性性交的意思,中文卻未準確地表達出「同性戀行為」的事實。7英文的Homosexual,並沒有「戀」,只有「性」。8

如果有「同性戀傾向」的人,可能一生都沒有發生「同戀性行為」,而有「同戀性行為」的人,未必一定有「同性戀傾向」的話,那什麼原因才導致同性戀傾向?同性戀的成因何在?對許多年青人來說,「同性戀」仍然是引起不安的題目,他們可能會問,同性戀可以預防嗎?是甚麼驅使人被同性戀吸引?我是可同性戀者嗎?以下作一些導致同性戀因素的探討。

導致同性戀傾向的因素:先天、後天?

在廿世紀三十年代以後,同性戀被視為精神病的一種,被納入「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簡稱APA)的初版《診斷及統計手冊》(Diagnostic Statistical Manual簡稱DSM)9

1973年,美國精神科醫師Robert Spitzer建議APA,將同性戀從DSM-4中刪除,理由是同性戀不符合精神異常的標準,1974將「無自厭性同性戀行政」(ego-syntonic homosexuality)除名。意義在於「同性戀」不必看心理醫生,即是「同性戀」是正常的現象。10

如果「同性戀」是正常的現象,我們如何解釋許多研究結果中顯示,同性戀經過心理分析及治療後,成為絕對的異性戀?11同性戀的成因一直是俱爭議性的課題,以下嘗試從醫學及心理學等的角度分析導致同性戀的因素,從而多一點角度了解同性戀成因。

心理學及社會學對同性戀起源的解釋

根據心理學家的臨床經驗,童年時與同性父母間的關係疏離,容易引致性別認同出現問題( gender indentity crsis),12葛琳卡博士在《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中指:「根據Bieber (1976)的臨床經驗及對一百個男同性戀者的調查,提出男人成為同性戀者,是由於童年的成長受到嚴重干擾。這些男人的爸爸可能對他們漠不關心、又常常拒絕他們,他們心中便暗暗渴望跟男性有親密的關係。他們的媽媽可能太過愛護他們,甚麼都過問、甚麼都管束,以致他們不能建立完整的男性身份(Male Identity)。」13,也可以是男孩受到父母親的溺愛,過度欣賞自己而不喜歡女性,當遇到和自己相似或更佳的同性,而感情轉移在對方,也可以是認同勇壯的男性為依賴,而成為同生戀。14

葛琳卡博士又指:「不少人都認為女同性戀者的關係是基於情感而不是情慾,心理治療事提出女同性戀關係有「融合」的現象。Briar Whitehead (1996)認為女同性戀者對自己的女性身份(Female Identity)作了防衛性的拒絕,以致她們從與同性伴侶的親密關係尋找彌補或補償。所以,在女同性戀者關係的表面「融合」裡,蘊含著對自我女性身份的抗拒。」

秉祥在《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也指,後天是促使同性戀傾向,尤其是在童年時代的生活及經歷,有學者認為男同性戀者的母親,在家庭中有常以真x惡的態度支配丈夫或兒子,也常在兒子面前指責丈夫的不是或無能,以致兒子對女性產生恐懼,會造成不敢與女性親近或對女性失去興趣;也有學者認為,由於母親過分溺愛,而兒子太依賴及愛慕母親,心理上不能脫離母親的親密,潛意識會抗拒與女子結婚或交合,因為等於與母親亂倫般。15

如果兒童在幼年時遇到特別事件,而使同性父母的依戀受到破壞,他們的性別身份認同和角式模仿會因而受到妨礙。16由於他/她對同性父母的需要──就是愛、依靠和認同──仍然存在,這些需要如果被厭惡和敵意情緒充斥,便會產生「同性矛盾情感」(Same-Sex Ambivalence),這種情感會流露在和同性伴侶的關係中,出現同性戀情況。關於女同性戀者的童年和青春期的研究結果得到都證實,並且指出女同性戀者通常和男性有很惡劣的關係。17

也有因父母異離或關係不睦,兒子歸咎於母親,而女兒憎恨父親,視異性為禍端,造成性傾向偏於同性,同時子女在破碎家庭環境下或被家庭排斥,在同性關係中才得到接納和關愛,而形成同性戀傾向。18

行為假說(Behavioral Hypotheses)也導致同性戀傾向,一個人童年的學習經驗(包括性經驗)塑造出他/她的性傾向。一個曾被同性戀者性侵犯的兒童,這些經驗都會形成性興奮和性滿足,導致兒童繼續幻想和參與同性的性行為,並且將自己介定為同性戀者;如果樣貌長得有點像異性的兒童,而受到同性同伴排斥,他們日後可能不會對異性產生興趣,可能會以為自己是個同性戀者。19

根據Storm (1981)指,性傾向通常在青春期確立,男孩子的性慾有助他們發展出異性戀傾向,但如果男孩子的性慾過早旺盛,將身邊的同性朋友作為對象,而發展出同性戀傾向,女孩子出現的機會較低,因為她們的性慾較遲才旺盛,20 而男孩在年輕追求異性卻受挫時,也會因好奇而有同性戀傾向。21

醫學及生物學對同性戀起源的解釋

甲、遺傳基因

過去有不少的遺傳學的研究,試圖證明遺傳基因跟同性戀有關。很多遺傳學家都以同卵雙生兒及異卵雙生兒進行研究,而1992 年,J.Michael Baileay Richard Pillard發表雙生兒的研究,他們發現一些單卵性雙生兒兄弟(Identical Twins)的同性戀者中,一致比率的52%也是同性戀偏好,22雙卵性雙生兒兄弟(Fraternal Twins)的有22%同性戀者,非雙生兒兄弟只有9.2%23姊妹同卵雙生兒的一致比率是48%,姊妹異卵雙生兒的一致比率是16%24

可是以上的研究有需要留意的地方,因他們的招慕雙生兒為樣本廣告於大芝加哥地區的流行同性戀媒體(沒有同性戀雙生兄弟姊妹不大願意參與)25,樣本偏誤(Sample Bias)因而出現,也不夠代表性。而且只有52%是同性戀偏好,而為何不是100%,又或者為何有48%沒有同性戀偏?26

 

 

調查結果

期望結果

男性同卵孿生兒

52%

100%

男性異卵孿生兒

22%

50%

普通兄弟

9%

50%

領養兄弟

11%

1-4%

 

之後,他獲准向在澳洲雙生兒登記處登記了的雙生兒寄出問卷,調查他們的性偏好及性經驗。Bailey這個研究(Bailey, Dunne & Martin (2000))的結果,男性同卵雙生兒的一致比率是20%,男性異卵雙生兒的一致比率是0%,女性同卵雙生兒的一致比率是24%,女性異卵雙生兒的一致比率是10%,此研究有力地推翻初期的研究結果,以上報告可以理解,遺傳基因跟同性戀有關未能有足夠形成的重要因素的證明。27

乙、賀爾蒙

Loraine(1971)發現男同性戀尿中睪丸素酮 (testosterone ) 比一般男性低,女同性戀者,則高於一般女性。亦有實驗觀察結果顯示,雙性戀和同性戀的女性,男性荷爾蒙(AGS)的濃度比一般女性高。不過,臨床學家曾經把男性賀爾蒙注射給予男同性戀者,希望他們由同性戀轉為異性戀,卻沒有成功。28

也有研究,同性戀其實是在子宮內就已經形成了,是因為賀爾蒙的影響,胎兒的身體外在的表徵,男女有關的特徵、行為模式,都是由賀爾蒙所造成的。29性別角色發展的階段受到賀爾蒙的干擾,會發展出女性的男性行為,或是男性的女性行為,依當時賀爾蒙的形況而定。30

可是沒有一直未有準確的理據,可以指明同性戀源自神經內分泌系統問題,甚至關於染色體異常,31是與同性戀有其因果關係。32

丙、腦部組織

Swaab and Hofman (1990)男同性戀者的上交叉核(suprachiamatic nucleus, SCN) 會較大, Le Vay (1991) 又有研究,而且下丘的解剖差分──前下丘腦的間質核(INAH3)──較小。

可是不妥善的地方是(Harrison 1994),例如很多研究對象是用死於愛滋病的屍體進行檢驗,而且只檢驗了35具屍體,數目不足於進行研究。33

葛琳卡指:「LeVay按著死者的醫療記錄來分辨他們的性傾向,凡醫療記錄上沒有被註明是同性戀者的人士,便被列為異性戀者。其實,接近一半死者的性傾向是不明確的。還有,愛滋病病毒及愛滋病療法均可能改變INAH3的大小及形狀,我們不能肯定他的研究結果是跟同性戀有關還是跟愛滋病或其療法有關。最後,研究員無法確定是細小的INAH-3導致同性戀傾向,還是同性戀傾向導致INAH-3出現變化。」34

小結:

到目前為止,基本上,暫時還沒有研究可為「同性戀是天生的」下結論,美國一些贊成同性戀的組織〔Parents, Family and Friends of Lesbians and Gays (PFLAG)〕,也同意現今未有憑據證明同性戀是天生的,35雖然未能有研究報告可以從醫學或生物學,證明生命初期便被注定了任何性傾向理論或同性戀成因,可是從社會和心理因素而論,反而對同性戀傾向的發展有著其作用。那我們需要問,活在此世代的青少年會如何面對同性戀傾向?是接受還是需要改變?36除了因為同性戀有可能會面對各種問題外,37以基督徒的身份看,我們是有靈的活人,我們如何補救生命的破碎經驗,如何可以贖回我們在神裡面的身份?我們的信仰可否幫助面對各種社會和心理因素?我們需要有聖經及從神學立場作為依歸。

)聖經及神學的立場

基督教倫理以聖經及神學作為依據與基礎的重要部分,聖經當中對人類正確的性行為確立了神聖的設計或制度,現以新、舊約聖經中看論到有關同性戀的神學觀點:

()神的事件(The Divine Illustration)38創世記十九1~11、士師記十九22~26、彼得後書二6~7、猶大書一7

創世記十九章一至十一節,記載所多瑪城和俄摩拉的情況,要求羅得交出他所收容的兩個男子(天使),讓他們交合,因此,天使向羅得說:「城內罪惡的聲音在耶和華面前甚大,耶和華差我們來,要毀滅這地方。」(創十九13),有同性戀者辯稱,創十九5中,有希伯來文「yada」是「認識」的意思,而不是性關係,而他們的罪是自私(創十六49),可是這字在創世紀出現了十二次,有十次是指「性交」(創四125)39而從上下文看,有內證他們的罪是敗壞在性慾上(創十九8),在以西結書中也提及自私(十六及十九章),稱為「可憎的事」為罪(結十六50),也與性慾有關。40而新約的猶大書一章七節及彼得後書二章七節,也指出所多瑪城和俄摩拉同樣的罪。有學者稱,英文中的「雞姦」或「肛交」(sodomy),也是來自所多瑪城 (Sodom)之名。41

士師記十九章十四至廿六節中,記載基比亞的匪徒,要求與投宿在老年人家中的利未人客旅性交,老年人要求他們不要這樣作惡和不要作 這醜事,同樣是希伯來文「yada」,即使兩個事件主要不在於批判同性戀,所多瑪、蛾摩拉以及基比亞事件之所以被視為「不善待客人」42,重要的「事件(The divine illustration)就在於欲對客人做出同性性行為這種惡事。

() 神的禁令(The Divine Instruction)43:利未記十八22; 廿13、羅馬書一 26~27

利未記兩處經文中,明顯記載著禁止同性性行為的經文,摩西律法中指到不可與男人同睡交合,像與女人同睡交合一樣,這是可憎事也是逆性之事(利未記十八22及廿13)。可是有同性戀支持者認為,這律法也譴責當時吃豬和海產,可是此禮儀上的律法已經被撤銷了(徙十15),賈詩勒在《基督教倫理學》指出,違反吃豬和蝦等禮儀上的律法,刑罰只是幾天的隔離,與同性戀的死刑不同,耶穌更改了舊約有關的飲食律法(可七18;徒十12),但新約卻覆述了反對同性戀的禁令(羅一26~27;林前六9;提前一10;猶七)44

書一26~27經文中,同性戀支持者辯稱,保羅此處所說的「本性」(phusis)不是人的自然本性,而是指當時的希臘羅馬風俗,是社會的性質,柯志明在《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中指,如果保羅說的是人的本性,也是指異性戀者的本性,而不是說異性戀行為違反同性戀者的自然傾向的本性,保羅以「本性」來指稱我們認為是當時「習俗」之事,不是視「習俗」為「本性」,保羅所說的是男女不同的自然「本性」45,同性性行為的「習俗」是違反了人之本性及上帝的創造秩序,保羅的「本性」或「自然」是指上帝的創造秩序,是上帝原初造「男」造「女」並使之戀慕結合,不是同性戀傾向視為人的本性,46這乃是逆性而行,此處保羅是要指責不虔不義之事,47這是神的禁令

神的勸告(The Devine Invitation)48:哥林多前書六9~10、提摩太前書一9~10

哥林多前書六9中,49保羅指出一系列的罪行,其中「作孌童的、親男色的」的人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支持同性戀的學者,認為這段經文所指的罪行,不是關於同性戀的行為,只是禁止同性戀侵犯性的罪,不是反對同性戀。50孫寶玲在《新約倫理》中指出,古代雖然沒有同性戀這個字彙,而「作孌童的」也不是同性關係的特定情況,然而作孌童的、親男色的」一詞卻在七十士譯本的利未記廿章十三節:「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出現,可知保羅對同性戀的不認可,51如其他的罪一樣,保羅對同性戀的態度是清晰的,52是不能承受神的國的。

提摩太前書一9~10中,53行淫」是指男妓,而非一般淫亂,而「親男色的」54是與男妓交合的男人,而兩段經文中,保羅以神的國(哥林多前書)、律法及十誡(提摩太前書),都是強調屬神子民應有的生活行為,55立場是十分明確,為神的勸告。

  1. 神的制度(The Devine Institution)56創世紀一26~28; 20-~25、馬太福音十九4~6及馬可福音十6~9

創世記兩段關於夫妻一體的經文,神創造的秩序是一男一女,並且以此模式作為婚姻關係,而不是任何一種「伴侶」或「配偶」關係,57除了一夫一妻制及異性愛的婚姻制度下,並不存在其他可能性。58而這個原則也被耶穌基督論及婚姻時重新確認與宣告(太十九4~6;可十6~9)。59

柯志明指,贊成同性戀的神論述,在釋義學及教義上辯護的兩個重點是有關「愛」及「因信稱義」。他們的神學觀點是,將人的性連結於人的愛,再關連於上帝的愛。「他們描述婚姻的本質在於「愛」而不是性,但「『性』不能離開『愛』」(黃伯和, 1999:57),「[這個]愛是上帝的本質」,是『無條件給予』的特質」(58)。婚姻不過是這個「愛」的制度化(57)。於是,《聖經》沒有限制「同性之愛」(60),因為只要婚姻能體現愛等(61)。」,可是無論什麼觀點,聖經從沒有留給『同性戀』正當性的空間,除非基立全新的神學基點及全新的釋經學理論,重新解構聖經,60即使同性戀者是真誠相愛而結合,可是根據的世界觀,神不單在創世時創造了天地萬物(物質宇宙及各種生物),同時設立了社會秩序(created order ──創世秩序)而創世記第一及第二章,神設立一個重要的創世秩序,就是家庭制度,而家庭中除了有夫()()二人組成之外,並互相幫助互補對方不足 (gender complementarity ──性別互補論),異性結合有性關係,61而生兒育女這件工作,是在婚姻關係中進行,與第三者無關,62由於同性戀者無法透過性交而成生兒育女,未能完成婚姻中二性結合的目標,63支持同性戀的「同志神學」乃未可成立。

小結:

在《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一書中,接觸到潘霍華的神學思想,「男與女」之間的關鍵,「界限與自由」是一對重要的概念,只有限界才能讓人確立自由,是一種兩者之間的關係,自由意味著「為了他人而自由」,是通過與他人的關係我才是自由。64

從以上聖經及神學對同性戀的立場,神是其明確的秩序及制度,神創男女於一體中包含了差異,潘霍華說:「女人之所以成為男人的幫手在於承載加給他的界限」、65「幫助我們承受我們的界限」,66可是墮落後男女關係僭越界線,兩者之間失去了分別,也失去了分別兩者的「被創造物品格」,67作者指:「界限原來是上帝的恩典,具體展現於女人身上而為男人所愛,可是,一旦男人要逾越界限,也就表明他對界限的憎恨,而他將她看成與他對立及分裂之在,68而逾越界限的方式來克服分裂,後果是扭曲的一體,而情慾欲可表現出無了界限而佔有另一個人的舉動,就是無節制地要求成為不受限制者,只是他永不滿足,使他不斷墮進沉淪當中,而無法活出看由的生命。」69

從導致同性戀傾向的因素,以及聖經及神學對同性戀的探討中,不難發現,他們的存在以至所爭取人權及的種種,從潘霍華神學中可以理解他們失去兩性的「被創造物品格」,而引至的不滿足。如果倫理就是為了人的存在,而設下界線的話,而聖經已清楚展現出對同性戀的否定(當然不是等於對同性戀者壓迫或歧視),其實同性及異性戀者,都需要尋求真正的救贖,重建破碎的身體及身份,脫下過去扭曲及痛苦的生命,得著上帝救贖的恩典,重拾兩性之間的界限,重拾自由。

)青少年信徒如何面對及關懷同性戀朋友:

同性戀已是全球的熱門話題,現世代的青少年,絕對不會對「同性戀」過這個字彙感陌生,「Gay(男同性戀者)、「lesbian(女同性戀者)已是人所共知的名詞,而且越來越多名人公開其同性戀者身份,同志團體熱烈地爭取同性戀自由及權利,同性戀好像不再是神秘的事情,可是對青少年信徒來說,對同性戀仍存有不少迷思。

於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方面,明光社項目主任〔研究〕洪子雲認為須達到以下目的:70

1. 幫助青少年對同性戀的一些基本知識有全面、中肯、正確的了解;

2. 幫助青少年建立健康、正確,合乎聖經的性價值觀;

3. 幫助青少年面對自身性傾向的掙扎;

4.幫助青少年懂得如何面對身邊的同性戀朋友 。

在以上探討及資料中,應可幫助釐清頭二項部分,現引述有關專家經歷和意見作為牧養青少年的幫助

幫助青少年面對自身性傾向的掙扎:

當青少年面對自身性傾向的掙扎時,可鼓勵他們不用擔心,搞不清自己對性的感覺是人之常情,71尤其是剛剛步入青春期,不必太過因著性的問題而苦惱,不需要急於對性感覺、性傾向下判斷不要強逼自己,應該多給自己時間,了解清楚,性傾向並不是固定的。程翠雲(青少年愛滋教育中心總監)《我的疑惑有誰知?》書中指,青少年與同性朋友特別投契,常出雙入對,掛念對方,是很正常的行為,不是同性戀。成長需要耐性,鼓勵也他們給自己時間去認識自己。72

同時青少年今天的性傾向和性感覺,不一定與將來的一樣,不需要作標籤,若如果青少年被別人標籤的話,清楚指出不等於他就是同性戀者,沒有人能替代去了解他,說明他是獨一無二,及加以鼓勵他所有價值或有潛質,也可以嘗試了解他的童年、與父母的關係及等等。73最重要是成為他們的同行者,有需要時與他們一起可尋找一些專業輔導機構幫助。74

幫助青少年懂得如何面對身邊的同性戀朋友:75

程翠雲小姐指,她十分認同與同性戀者交往,需要「用心聆聽.體諒同行」,在她認識的同性戀者中,其實也有不少是善良和有良好品格的。不過她也表示現在一些同志組織的表現越來「激」,不尊重別人,她自己也受到他們的指責及辱罵!對於這些過激行為,她表示,基督徒不作審判者,我們的責任就是為他們禱告,服待他們。

康貴華醫生(私人執業精神科醫生指出,教會應先關心同性戀者,盡量不要擺出一副審判官的模樣,可以遲一些才提出聖經的理據與他理性地討論。他也指出,要幫助同性戀者一步步的改變,切忌一步登天,或是設定一些不可能達到的目標,使他灰心放棄。

黃偉康博士(美國加洲執照臨床心理學家)指:基督徒應同時關心教會「內、外」的同性戀者!基督徒能給予同性戀者的最大幫助,便是與他們建立親密的友誼。他們需與其他同性別的人建立健康且親密的關係,學習如何控制自己,避免把這種關係羅曼蒂克化或性化。

)結語

筆者雖然認識同性戀者及同性戀者信徒,在實習期間也有機會面對青少年在這方面的沖擊,而在基督教倫理的上,始有系統地以現象、聖經、神學、處境去處理此題目,隨著社會愈來愈開放,加上大眾傳媒的渲染、宣傳,人的道德觀念也日漸衰落,年青的一代深受性解放的思潮影響,加上社會的文化也不斷扭曲男女兩性的性觀念,同性戀必然是青少年事工上要留意的範疇,因此,幫助青少年認識同性戀及澄清社會上某些對同性戀取向的誤解和恐懼,建立正確的觀念是事在必行的事,盼望此專文可作日後服侍之用。

 

) 參考書目

  1. Kaiser, Walter C著。譚健明譯。《舊約倫理學探討》。台北 : 華神, 1987

  2. Konrad, J. A著。吳蔓玲譯。《我不再是同性戀》。台北 : 宇宙光,2000

  3. 安妮‧莫伊爾、大衛‧級塞爾(Anne Moir & David Jessel)著,洪蘭譯:《腦內乾坤─男女有別‧期來有自》。(台灣:遠流出版,1995

  4.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香港: 天道 2002

  5. 鎮照。《社會學》。臺北 : 五南,1997

  6. 李耀全。《性與靈性──神學探討與生活應用》。香港:建道,2004

  7. 施道恩著。古志美譯。《愛中轉化: 同性戀愛可釋手。香港:道聲,2007

  8. 珍‧特吉著。曾寶瑩譯。《Me世代──年輕人的處境與未來》。北: 遠流,2008

  9.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性」教育有方──青少年性教育教學手冊》。香港:明窗,1998

  10.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性在通通識──性行為》。香港:天地,2008

  11. 孫寶玲。《新約倫理》。香港 :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 2009

  12. 徐濟時。《好在倫理》。香港 : 天道書樓,2009

  13. 程翠雲。《我的疑惑有誰知?》。香港:零至壹,2004

  14.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 天道 1997

  15. 潘國森。《解析同性戀 : 反常現象報告》。香港:次文化堂,2000

  16. 潘國森:《透視同性戀:異常行為研究》。香港:次文化堂,2001

  17. 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香港:浸神,2006

  18. 黎曦庭。《如何向不同年齡子女灌輸性知識》。香港:種籽,2002

  19. 雙福基金會編:《彩虹的另一端》。台北: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

  20. 羅秉祥。《自由社會的道德底線》。香港 : 基道出版社,1997

  21. 關啟文、載耀廷、康貴華:《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香港:明光社,2005

  22. 關啟文。《是非曲直──對人權、同性戀的倫理反思》。香港:宣道,2005

  23. 關啟文。《基督教倫理與自由世俗社會》。香港:天道,2007

  24. 蘇穎智。《跨世紀倫理地圖》。香港:福音閱覽室,1999

 

期刊:

  1. 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53-174.

  2. Micheal A.Grisanti. “Cultural and Medical Myths about Homosexuality,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 (Fall 2008):175-202.

  3. 〈記「刻不容緩﹕教會如何回應同性戀運動研討會」〉。《燭光網絡》第2(19986),頁3-4

  4. 〈絕對真理與情境倫理: 教會與同性戀〉。《時代論壇》第839(2003928),頁2

  5. 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神學與教會》第一期(200101),頁67-95

  6. 郭鴻標。〈對同性戀行為的神學反省〉。《時代論壇》第704(200102),頁10

  7. 楊慶球。〈同性戀運動的反思〉。《燭光網絡》第2(20013),頁16-17

  8. 蔡志森。〈移風易俗的同性戀運動。《時代論壇》第1086(2008622),頁13

  9. 鄭順佳。〈從香港青年協會「社會人士對同性戀的看法」的調查結果說起〉。《燭光網絡》第45(200511),頁8-9

  10. 蕭壽華。〈同性戀與教會牧養。《時代論壇》第849(200312),頁12

  11. 關啟文。〈「反性傾向歧視」的思考〉。《燭光網絡》第2(19984),頁1-5

 

 

網上資料:

  1. Karl Marie Kertbeny:下載自〈http://www.mcm.edu/~dodd1/TWU/FS5023/Kertbeny.htm(下載日期:2010423)

  2. Karl-Maria Kertbeny維基百科》;下載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Karl-Maria_Kertbeny〉 及http://zh.wikipedia.org/zh-tw/%E5%90%8C%E6%80%A7%E6%88%80(下載日期:2010423)

  3. Plasma Testosterone in Male Transsexuals and Homosexuals ;下載自〈http://www.jstor.org/pss/3811387(下載日期:2010423)

  4. ROBERT SPITZER打敗天生論?《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jsp/a0000054.jsp(下載日期:2010512)

  5. 王儀安:〈男女腦內的不同之同性戀的探討〉下載自〈www.shs.edu.tw/works/essay/2006/02/2006022822545343.pdf(下載日期:2010423)

  6. 用心聆聽‧體諒同行──如何關愛教會內的同性戀者《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jsp/a0000254.jsp(下載日期:2010423)

  7. 同性戀現象的各種解釋;下載自〈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special-bar/M.867227478.A/M.867227628.A/M.867227658.F.html(下載日期:2010423)

  8. 同性戀輔導資料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sexgay/homosexual.jsp(下載日期:2010423)

  9. 朱亮基。〈同性戀的困惑 先天?後天?〉。《天倫樂雜誌》,下載自〈http://www.ccfamily.org/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78&Pid=10&Version=46&Cid=24&Charset=big5_hkscs(下載日期:2010423)

  10. 李明德:《同性戀的神學探討》《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jsp/a0000115.jsp(下載日期:2010423)

  11. 究竟我是不是男同性戀呢?《燭光網絡》下載自〈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pdf/a0000360.pdf(下載日期:2010423) :中譯自“I think I'm gay”www.freetobeme.com》。

  12. 性教育- 性知識-性取向/同性戀《母親的決選》,下載自〈http://www.motherschoice.org/pages/index.asp?pg=sex_edu_sex_orientation_tw(下載日期:2010423)

  13. 洪子雲 著:〈「同性戀全面睇」小冊子電子版〉下載自〈 http://www.truth-light.org.hk/sexgay/homosexuality.jsp(下載日期:2010423)

  14. 洪子雲。〈同性戀是否病態的爭議〉。《燭光網絡》,下載自〈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doc/a0000396.doc(下載日期:2010423)

  15. 洪子雲。〈基督徒導師如何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青心直說》,下載自〈http://www.youtheart.org.hk/index.php?id=173(下載日期:2010423)

  16. 洪子雲:《基督徒導師如何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youtheart.org.hk/index.php?id=173(下載日期:2010423)

  17. 洪子雲:《基督徒導師如何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youtheart.org.hk/index.php?id=173(下載日期:2010423)

  18. 葛琳卡。〈同性戀的起源:天生抑或後天〉。《燭光網絡》,下載自〈

  19. 藍霜:〈「戀」是人權〉《星島(2010512);下載自〈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511/3/hy6u.html(下載日期:2010512)

 

 

 

1 雙福基金會編:《彩虹的另一端》(台北: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2005),頁11

2 同上。

3 Richard Cleaver, Know my name: a gay liberation theology (Louisville: Westminster, 1995), 21,引述自 Karl Marie Kertbeny:下載自〈http://www.mcm.edu/~dodd1/TWU/FS5023/Kertbeny.htm(下載日期:2010423)

「小冊子名為第143普魯士刑法典1851414日重申(Paragraph 143 of the Prussian Penal Code of 14 April 1851 )十九世紀末,德意志帝國頒布新憲法,對發生男性同性性行爲的人判處一到四年的監禁。Kertbeny撰文抨擊並抵制該法令,以「homosexual」用來替代當時廣泛使用的帶有貶義色彩的「雞姦者」(pederast)詞。他堅持認為普魯士法律第143(雞姦法)是允許勒索敲詐錢同性戀者,迫使他們自殺,他希望新詞的解釋能對廢除德意志帝國刑事法第175有所幫助,但該法條仍於1871通過並施行。」〈Karl-Maria Kertbeny維基百科》;下載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Karl-Maria_Kertbenyhttp://zh.wikipedia.org/zh-tw/%E5%90%8C%E6%80%A7%E6%88%80(下載日期:2010423)Paragraph 143 of the Prussian Penal Code of 14 April 1851 Paragraph 143 of the Prussian Penal Code of 14 April 1851Paragraph 143 of the Prussian Penal Code of 14 April 1851

4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神學與教會》第一期(200101),頁69

5雙福基金會編:《彩虹的另一端》,頁12

6 潘國森:《解析同性戀:反常現象報告》(香港:次文化堂,2000),頁11

7 羅秉祥:《黑白分明 : 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4),頁71

8 男人的性交對象,除了男童、女人,其實包括所有「弱者」,強姦男童、戰俘、囚犯的,豈可稱為「同性戀」?應該借用舊中國的詞彙「相公癖」。「戀」可不是一個人作主的事,而是雙方選擇的結果。有無選擇性愛的權力,首先要有人權,否則,不僅是同志,所有人都無權談情說「戀」。」引述自藍霜:〈「戀」是人權〉《星島(2010512);下載自〈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511/3/hy6u.html(下載日期:2010512)

9 麥基恩:<從精神科醫生的角度看同性戀>,引述自《性與靈性:神學探討與生活應用》(香港:建道神學院,2004),頁218

10 台灣「走出埃及」:〈ROBERT SPITZER打敗天生論?〉《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jsp/a0000054.jsp(下載日期:2010512)

及潘國森:《透視同性戀:異常行為研究》(香港:次文化堂,2001),頁21

11 Konrad, J. A著,吳蔓玲譯:《我不再是同性戀》(台北:宇宙光,2000),頁13

12 雙福基金會編。《彩虹的另一端》,頁17

「根據統計(DSM IV),若兒童時期出現「性別身份混亂」而又未能正視及處理,長大了又沒有作任何治療,有75%將會發展出同性戀或雙性戀傾向。另外約5-12%會有變性的要求,約1-5%雖是異性戀卻有易服癖,也就是愛穿異性的服裝。「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簡稱GID)──《香港經濟日報》,2002611日。」引述自:洪子雲 著:〈「同性戀全面睇」小冊子電版〉《燭光網絡》下載自〈 http://www.truth-light.org.hk/sexgay/homosexuality.jsp(下載日期:2010430)

13 關啟文、載耀廷、康貴華:《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香港:明光社,2005),頁55~56

14 鎮照:《社會學》(臺北:五南,1997),頁388

15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頁72~73

16兒童從同性父母獲得依戀(Attachment)、依靠(Dependence)和認同(Identification),然後進行性別身份認同(Gender Identification)和角色模仿(Role-Modeling)的成長步驟。

17關啟文、載耀廷、康貴華:《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頁57

18鎮照:《社會學》,頁388

19關啟文、載耀廷、康貴華:《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頁56~57

20 同上。

21 鎮照:《社會學》,頁387

22 基因相關的人共同擁有某特徵的比率稱為一致比率 (Concordance Rate)

23 關啟文:《是非曲直──對人權、同性戀的倫理反思》(香港:宣道,2005),頁130。引述自J.M.Bailey and R.C.Pillard,“A Genetic Study of Male Sexual Orientation,”Archives if General Psychiatry 48 (1991):1089-96.

24 葛琳卡:〈同性戀的起源:天生抑或後天〉,《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頁53

25 同上。

26 Micheal A.Grisanti , “Cultural and Medical Myths about Homosexuality,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 (Fall 2008):180.

27 同上。

28 「男性除了分泌男性賀爾蒙之外,也會分泌少量的女性賀爾蒙; 女性情形類似,亦會有少量男性賀爾蒙分泌。」〈同性戀現象的各種解釋〉;下載自〈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special-bar/M.867227478.A/M.867227628.A/M.867227658.F.html(下載日期:2010423)Plasma Testosterone in Male Transsexuals and Homosexuals ;下載自〈http://www.jstor.org/pss/3811387(下載日期:2010423)

29 安妮‧莫伊爾、大衛‧級塞爾(Anne Moir & David Jessel)著,洪蘭譯:《腦內乾坤─男女有別‧期來有自》(Brain Sex)(台灣:遠流出版,1995),頁31

30 王儀安:〈男女腦內的不同之同性戀的探討〉下載自〈www.shs.edu.tw/works/essay/2006/02/2006022822545343.pdf(下載日期:2010423)

31 Dean Hamer (1993) 同性戀基因研究:他們從一個愛滋病治療計劃挑選有同性戀兄弟的男人,發現40對同性戀兄弟中,33對兄弟的X染色體某區域的模樣是相同的。跟著傳媒就報導發現同性戀基因,但 Hamer 就較為謹慎,他認為這基因對部份人成為同性戀者可能有些影響,但離發現同性戀基因還有一段距離。

32 麥基恩:<從精神科醫生的角度看同性戀>性與靈性:神學探討與生活應用》,頁224

「產前神經激素假說:EllisAmes (1987)根據他們的動物實驗結果,提出懷孕期的第二至第五月,胚胎受到多種性激素刺激,性傾向便從此定型,但是人類的情況不一定和動物的相同。Money (1987)認為單憑懷孕期的激素作用,並不足以注定一個人永遠是同性戀者,還要考慮他/她的成長經歷,況且,沒有證據顯示所有同性戀者都受到產前激素作用的影響。」引述自葛琳卡:〈同性戀的起源:天生抑或後天〉《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頁55

33 麥基恩:<從精神科醫生的角度看同性戀>性與靈性:神學探討與生活應用》,頁223~224

34 葛琳卡〈同性戀的起源:天生抑或後天〉《平權?霸權?審視同性戀議題》,頁55

35 洪子雲 著:〈「同性戀全面睇」小冊子電子版〉下載自〈 http://www.truth-light.org.hk/sexgay/homosexuality.jsp(下載日期:2010423)

36 為何一些同性戀者如此強調他們的性傾向是天生的呢?
- 個人的性別身份於出生後一歲半到三歲期間逐漸形成,而性別身份往往對一個人的性傾向有很大影響,同性戀者可能不意識到這段時間與父母關係對他們性傾向的影響。
- 他們都是經過掙扎才決定接受自己同性戀者的身份,而接受這身份使他們感到釋放,不須再為到這些痛苦掙扎。
- 「天生」使他們覺得同性戀的責任不在他。他們認為「天生」即是自然的,是他們的本性,所以亦毋須改變。

37Robert Spitzer(2001)1) 81%同性戀生活不能夠真正使他們情感得到滿足」《彩虹的另一端》。台北: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2005,頁17。「約40%的男同性戀者曾患過嚴重的沮喪失調症(一般男性的比率是3%)。另有女同性戀的研究發現,有37%的人有沮喪的歷史;大約有30%的同性戀者(包括男女)有酗酒的問題;而一般異性戀者有酗酒問題約佔10%;有研究顯示,有35%的男同性戀者曾經認真考慮過或企圖自殺過(男異性戀者只佔11%),有31%的女同性戀者曾經認真考慮過或企圖自殺過(女異性戀者只佔24%);由於男同性戀者進行性行為時通常都是透過彼此手淫、口交及肛交,較容易感染多種性病、肝炎及愛滋病等,肛交使肛門括約肌操作失常,引致失禁、腹瀉、直腸潰瘍,根據2005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分析,預期壽命短約20年。」洪子雲 著:〈「同性戀全面睇」小冊子電子版〉下載自〈 http://www.truth-light.org.hk/sexgay/homosexuality.jsp(下載日期:2010423)

38 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60.

39 Victor P. Hamilton, the Book of Genesis18-50(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5), 33~33 引用自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62.

40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7),頁292~296

41 同上,頁296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頁81

42「兩事件的『不善待客人』(太10:15; 11:24; 10:12),但這也否定不了他們之所以被視為不善待客人正由於意圖對客人施加同性性行為這種『惡事』(創19:7)、『醜事』(士19:23)之故,以致於羅得與接待利未人的基比亞老年人都想用自己的女兒去滿足他們──這真是一種以惡止惡的罪惡悲劇,那利未人可憐的妾,竟被那些匪類終夜性凌虐致死。若“yada”只是單純的『認識』怎會構成不友善呢?史托得(John Stott)對貝利(D. S. Bailey)的批評是中肯的(1994:511-12),“yada”在此解作『認識』並不恰當,而當解為『性交』,從兩處事故的整個事件看來,這是最為正確的讀法。」引述自: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神學與教會》第一期(200101),頁80

43 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64.

44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297

45 支持同性戀的神學論述常言「人的性特質是上帝賦予的」(陳南州, 1997:89)、「性取向是上帝的賞賜,是天生的」(同上:96)、「所有人類的性傾向都是上帝創造的」(同光同志長老教會, Jeremiah長老:2)等。

46 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神學與教會》第一期(200101),頁76

47 羅一26~27:「…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

48 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69.

49 哥林多前書六9:「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

50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293

51 「有學者(John Boswwell)認為保羅不可能讓舊約律法駕馭新約,因而不能用舊約經文來解釋保羅斥責同性戀的講法,則是完全忽略了舊約對保羅倫理教導的重要性。」引述自:孫寶玲:《新約倫理》(香港: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9),頁153

52 同上,頁151~153

53 提摩太前書一9~10:「因為律法不是為義人設立的,乃是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誠和犯罪的,不聖潔和戀世俗的,弒父母和殺人的,行淫和親男色的,搶人口和說謊話的,並起假誓的,或是為別樣敵正道的事設立的。」

54「親男色的」英文譯本譯作「雞姦者」(sodomites) NKJV或「同性戀者(homosexual) NASB等。

55 孫寶玲:《新約倫理》,頁153~154

56 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57.

57 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頁82

58 John MacArthur, “God’s word on Homosexuality:The truth about sin and the reality of forgiveness ,” (Fall 2008) :157.

59 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神學與教會》第一期(200101),頁80

60 柯志明:〈《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神學與教會》第一期(200101)82

62 同上,頁102~103

「同性戀家庭是他/她們不能繁殖後代,但隨著時代和科技的進步,此問題已可藉領養及人工受孕而得到解決。」,可是不合乎創世秩序。李明德:《同性戀的神學探討》《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jsp/a0000115.jsp(下載日期:2010423)

63郭鴻標:〈對同性戀行為的神學反省〉《時代論壇》第704(200102),頁10

64 Bonhoeffer, Creation and Fall, 63;中譯:〈創世與墮落〉,頁138。引述自: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香港:浸神,2006),頁89

65 Bonhoeffer, Creation and Fall, 98;中譯:〈創世與墮落〉,頁165。引述自: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頁91

66 Bonhoeffer, Creation and Fall, 98;中譯:〈創世與墮落〉,頁165。引述自: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頁91

67「隨著界限的喪失,亞當失去了他的被創造品格」Bonhoeffer, Creation and Fall, 115;中譯:〈創世與墮落〉,頁178。引述自: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頁92

68Bonhoeffer, Creation and Fall, 122;中譯:〈創世與墮落〉,頁184。引述自: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93

69鄧紹光:《界限與倫理──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頁92~94

70 洪子雲:《基督徒導師如何教導青少年認識同性戀》《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youtheart.org.hk/index.php?id=173(下載日期:2010423)

71「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一項調發現,百分之二十五(25%)的十二歲學生說自己「搞不清」自己的性傾向,但是到了十七歲,只剩下百分之五(5%)仍然搞不清楚。」〈究竟我是不是男同性戀呢?〉《燭光網絡》下載自〈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pdf/a0000360.pdf(下載日期:2010423) :中譯自“I think I'm gay”www.freetobeme.com》。

72程翠雲:《我的疑惑有誰知?》(香港:零至壹,2004),頁133。「如果看到同性的樣貌或裸體時有性幻想,甚至有生理反應,就有可能有同性戀傾向(不一定是),心理學對界定同性戀有六個級別(最高是與同性發生性行為),可是,某時人在特殊環境會與同性發生性行為,如在監獄或軍隊,但他們不是同性戀者,只要離開那環境,不再會與同性發生性行為(正如前文提到「同性戀傾向」及「同性性行為」分別)」。

73〈究竟我是不是男同性戀呢?〉《燭光網絡》下載自〈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pdf/a0000360.pdf(下載日期:2010423) :中譯自“I think I'm gay”www.freetobeme.com》。

74 同性戀輔導資料《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sexgay/homosexual.jsp(下 載日期:2010423)

75〈用心聆聽‧體諒同行──如何關愛教會內的同性戀者〉《燭光網絡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_v1/jsp/a0000254.jsp(下載日期:2010423)

 

Last Updated on Wednesday, 28 July 2010 14:00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