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People Martin Luther 伍柏榮:閱讀報告:〈九十五條論綱〉、〈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
伍柏榮:閱讀報告:〈九十五條論綱〉、〈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Saturday, 10 December 2016 12:21

閱讀報告:〈九十五條論綱〉、〈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伍柏榮

九十五條論綱〉伍渭文編:《路德文集》第一卷(香港:香港路德會文字部,2003),頁79-92

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伍渭文編:《路德文集》第一卷(香港:香港路德會文字部,2003年),頁137-290

引言

〈九十五條論綱〉 (Ninety-Five Theses) [1] 是馬丁路德在15171031日於威登堡發表關於討論贖罪券教義的論綱,目的是引發有識之士以口頭或書面方式進行學術辯論。 [2] 而〈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 (Explanations of the Ninety-Five Theses) [3] 則是路德因應〈九十五條論綱〉引起的關注及迴響,而於1518年所發表的澄清及解釋。 [4]

發表論綱在當時並非罕見之事。在發表〈九十五條論綱〉之前,路德亦曾發表〈駁經院神學論綱〉 (Disputation Against Scholastic Theology) 對經院哲學派作出強烈的批判但當時並未引起任何回應討論 [5] 同樣地,〈九十五條論綱〉亦沒有於威登堡引起任何回應討論只是由於論綱內容在超出路德意料之外的情況下,被大量印刷及廣泛流傳,以致迅速地引起整個歐洲的迴響以至引起羅馬教廷的關注和回應行動。 [6]

內容撮要

在〈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的前言中路德強調他的立場建構自三個部分:最重要的部分是符合並源自聖經的內容;其次是符合並源自教父著作、為羅馬教會所認可、並且保留於教會律例和教宗諭令的部分內容;最後是在本著辯論的原則、以理性判斷和經驗為據、並且不違背教長們意見的前提下接納一些不為聖經或教父著作所證明的主張特別是那些來自阿奎那和經院哲學派的觀點)。

路德首先把「你們應當悔改」太四17]的「悔改」一詞定義為罪人因感知復原而引起心靈轉變進而恨惡自己的罪孽由於感知的復原是用基督的靈與真理成全的,因此是人人均能實行的。悔改不能被理解為「補贖禮」,因為這種認罪補贖行為只是暫時、外表的,需要以內心的真誠悔改為前提;悔改亦不能被理解為僅有心靈轉變,而必須是使人甘願履行禁食、禱告、施捨等外顯攻克己身的表現。真正的悔改應持續終生直到進入天國為止這教導不單記於聖經之內,亦在基督自己、殉道者和聖徒的經歷中反映。

路德提出教宗藉鑰匙職[太十六19赦宥刑罰的權力是有限的。教宗在永恆地獄之罰、煉獄之罰、通過心靈補贖而生效的福音處罰和上帝的嚴懲與責罰上均無權作出赦宥;雖然教宗在「正當理由」下可以赦免教會施加的教規處罰,但對於人自願接受的懲罰則仍無赦免權力。教宗只能宣告或見證罪咎已為上帝所寬赦,而不能赦免罪咎上帝藉教宗和神甫之口成就祂赦免的恩典,而神甫的宣赦則帶來人的平安。

由於補贖法規不是僅因贖罪而進行的補贖禮而是人藉信皈和進入新生,只及於在生者(僅施加於強健者而患病者則獲豁),而不加於臨終之人或已死之人路德以此歸納,死者或臨終者、病人、有法律障的人、沒有犯罪的人、沒有犯公開之罪的人和改過自新者均不需要贖罪券。

雖然路德自言涉及煉獄的問題都晦澀難解亦不知道靈魂在煉獄中需要承受哪些懲罰但他強調把補贖法規延伸到煉獄是無知與邪惡的行為。事實上,路德認為靈魂對懲罰的恐懼本身就足以構成煉獄的懲罰,但由於「愛既完全就把恐除去」約壹四18],因此對煉獄中的靈魂來說,恐懼應減少而愛心卻漸長。

路德認為,教宗僅能寬免教規懲罰,因此若宣稱教宗的贖罪券能使人免除一切刑罰並且得救則實屬繆誤,這種免罰應許更會令多數人上當受騙;此外,由於只有上帝旨意能夠真正讓靈魂得釋放,教宗只能為煉獄中的靈魂代禱實際上對煉獄沒有任何管轄權

路德宣稱除耶穌基督以外別無得救之望徒四12],人不能以自己的功德或良心而相信自己得救因此他認為信靠贖罪券得救是徒勞的甚至斥責那些以為持有贖罪券就確信得救的人將要與其教唆者一同永遠被定罪而若認為贖罪券能使人得以與上帝和好更是褻瀆聖靈和離經叛道。事實上,因著上帝的賜予真正的基督徒即使沒有贖罪券也能藉信心分享基督和教會的所有恩惠領受上帝藉教宗所作的宣赦和祝福但贖罪券則使人輕看其他仁愛的善功,甚至是對罪的真誠痛悔。

因此路德勸勉信徒,教宗無意將贖罪券的功效與慈惠善功相提並論,購買贖罪券是出於自願,而且把金錢用於賙濟窮人、貸於貧者或甚至留作家用都比購買贖罪券好。理由是教宗渴信眾虔誠祈過於得著他們的金錢;贖罪券只對不倚贖罪券的人有效,相反人若因贖罪券而失去對上帝敬畏之心,贖罪券則變得極為有害。為此,教宗對於贖罪券叫賣者的敲詐勒索行徑不能視若無睹,甚至應當自己出資補償被騙去金錢的人。

路德不單反對教會大肆宣揚和兜售贖罪券,更對教宗藉以發放贖罪恩惠的教會寶藏提出質疑,並以極詳盡的篇幅來論證贖罪券的基礎既不是世俗寶藏(因贖罪券並非免費發放而是積聚),也不是聖徒的功德(因聖徒並沒有留下未經賞賜的過剩功德),更不是基督的功德(因基督的功德是教會整體的寶藏而不單是贖罪券的寶藏)。

路德指出真正的教會寶藏是彰顯上帝榮耀和恩典的至聖福音但由於這寶藏使在前的變為在後的[太二十16因此必然令人厭惡,相反贖罪券的寶藏卻最為誘人。雖然贖罪券叫賣者極力鼓吹贖罪券是最大的恩典,但其與上帝的恩典和十字架的敬虔相比卻不單微不足道、更是毫無用處——贖罪券只是一種獲取財富的牟利工具。

最後路德既提醒信眾需謙屈服於教宗的鑰匙職同時亦敦促教宗應正當使用履行鑰匙職。由於贖罪券原本只是對教規處罰的補贖不值得稱道並且被視為低於善功,甚至連最輕微的罪債也不能免除因此教宗對於那些過份高舉贖罪券功效的人應當視其為異端並予以革除教籍,否則只會引來各種詰難而教宗若不對信眾的疑慮曉之以理反而壓之以力,則不單使教會與教宗遭仇敵恥笑,更令信眾感到不滿。

綜合評析

雖然〈九十五條論綱〉一般被視為教會改革運動 (Church Reformation Movement) 的開始但筆者主張在路德草擬發表〈九十五條論綱〉時其所真正針對的只是當時帖次勒 (Johann Tetzel) [7] 一些有關贖罪券的錯誤教導,而並非以對教會進行改革為目的。

當路德審視有關悔改與贖罪的課題時,發現經院哲學派的神學立場與聖經內容和教父著作相去甚遠事實上,贖罪券並非源自希或拉丁教父而是於中世紀羅馬教廷受經院哲學派影響逐漸形成的獨有教義帖次勒深深植根於經院哲學派的神學,以致在贖罪券的問題上衍生出不少偏差的教導。因此在〈九十五條論綱〉中路德嘗試對帖次勒的教導提出質疑和反對;而在〈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中路德更多次以「披著獅皮的驢子」來形容帖次勒使信眾陷入愚昧無知之中。

從路德致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的信函可見,路德最感到痛心的是信眾對信仰的誤解例如認為購買贖罪券等同得著救恩確據、當錢幣在錢箱叮噹一響時靈魂就離開煉獄、贖罪券的威力足以能夠赦免褻聖母的人、甚至購買贖罪券使人的所有罪咎和刑罰皆可被赦 [8] 筆者相信路德期望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對贖罪券教義作出神學反思,並從牧養信眾的角度出發考慮終止贖罪券的銷售,重新強調在上帝面前愛心和慈惠善功的重要。

可惜的是,路德並不知道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與羅馬教廷之間關於贖罪券銷售收益的秘密協議而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亦因著贖罪券所帶來的龐大經濟利益而對路德的規勸亦無動於衷此外,隨著有關贖罪券爭議不斷發酵升溫引發不少人對教廷腐敗受賄的抨擊,以致羅馬教廷在尚未收到〈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之前已決定必須盡快遏止路德的言論並開展對路德的審訊並最終導致路德其後被革除教籍。

筆者認為,〈九十五條論綱〉無疑是引發16世紀教會改革運動的其中一個重要導火線,但我們不應過份誇大〈九十五條論綱〉在教會改革運動的地位,而是需要以史為鑑,時刻反省教會的做法會否偏離聖經教導與教會傳統,向當代流行的錯謬思想或甚至是個人利益傾斜,以免重蹈羅馬教廷的覆轍,為教會造成長遠而不可彌補的傷害。

 



[1] 又稱〈關於贖罪券效能的論綱〉。

[2] 傳統認為路德於15171031日在威登堡 (Wittenberg) 大教堂門外張貼〈九十五條論綱〉,但近年有學者對這種說法提出質疑,他們提出路德是在向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 (Albrecht Archbishop of Mainz) 耶柔米舒爾茨主教 (Jerome Scultetus, Bishop of Brandenburg) 發信勸阻贖罪券的不良銷售手法無效後,才把〈九十五條論綱〉公開印刷發行。參 Volker Leppin and Timothy J. Wengert, “‘Sources for and against the Posting of the Ninety-Five Theses,’” Lutheran Quarterly 29 (2015): 373-398. Martin Luther, To Albrecht of Mainz, 31 October 1517, WA Br 1:110-112. 英譯本引自 Kurt Aland, ed., Martin Luther’s 95 Theses (St. Louis, MO: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67), 69-71.

[3] 又稱〈關於贖罪券效能論綱的解釋〉。

[4] 學者相信路德早於15182月已完成〈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的初稿並送交耶柔米舒爾茨主教,後來才將修訂本式公開印行,Martin Luther, To Jerome Schulz, Bishop of Brandenburg, 13 February 1518, WA Br 1:138-140 英譯本引自 Aland, Martin Luther’s 95 Theses, 74-75. Martin Luther, To Pope Leo X, May 1518, WA 1:527-529 英譯本引自 Aland, Martin Luther’s 95 Theses, 78-80.

[5] Aland, Martin Luther’s 95 Theses, 13.

[6] 路德曾提及他發表〈九十五條論綱〉的原意只是希望在其學術圈子裡對於當時的贖罪券銷售手法和教導尋求交流意見,因此並不希望在取得共識之前把論綱內容廣泛向公眾流傳。參To Christoph Scheurl, 5 March 1518, WA Br 1:151-152 英譯本引自 Aland, Martin Luther’s 95 Theses, 76-77.

[7] 1515年,教宗里奧十世 (Pope Leo X) 把德意志分為三個地區並指派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負責美因茨 (Mainz) 、馬德堡 (Magdeburg) 和布蘭登堡 (Brandenburg) 一帶銷售贖罪券,而阿爾布雷希特大主教再委任隸屬道明會 (Dominicans) 的帖次勒為銷售特委代辦。參 Philip Schaff, Modern Christianity: The German Reformation (AD 1517-1530), vol. 6 of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888), 150-151.

[8] Luther, To Albrecht of Mainz, WA Br 1:111. 英譯本引自 Aland, Martin Luther’s 95 Theses , 71.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