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ziale Themen Heiligung und die spirituelle Theologie 張玉琴、陳錦香、賴瑞瑜:親岑多夫的信仰
張玉琴、陳錦香、賴瑞瑜:親岑多夫的信仰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Freitag, den 03. Juni 2011 um 10:33 Uhr


親岑多夫的信仰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張玉琴、陳錦香、賴瑞瑜

 

 

 

一、生平簡介

  1. 親岑多夫的出生

親岑多夫可說是敬虔運動的靈魂。他於1700年生於德國的德勒斯登一個貴族家庭,父親早逝,母親於他四歲時改嫁,自幼交由外祖母照顧。

  1. 屬靈土壤長成的奇葩

他的外祖母和姨母都是敬虔派信徒,她們悉心培育小親岑多夫,從小便引領他讀經、禱告、愛慕基督。親岑多夫10歲時被送到哈勒學校受敬虔派領袖富朗開的嚴格教導。而他在9-12歲就已主持家庭和朋友的禱告會,是天生的宗教領袖。

  1. 親岑多夫的青少年期

親岑多夫15歲已誓願要帶領各種族的人歸向基督,並與朋友成立「芥菜種團契」,傳承施本爾的小組精神,一起讀經、祈禱。他一生被基督的愛所激勵,對拯救靈魂有很強烈的負擔。他本想投身宣教,但因家庭反對,要他為宮廷效力,故只好在16歲時轉往威丁堡大學攻讀法律。畢業後便任薩克森諸侯的宮廷法律顧問。

  1. 親岑多夫的早期事奉

親岑多夫雖沒機會進入神學院攻讀,但卻設法自修神學。他雖然貴為伯爵,並且是個音樂詩人,但他卻採取平易近人的風格,以熱情率直的個性感染群眾跟從。他用承繼得來的部份遺產,在柏帖多弗(Berthelsdorf)買下外祖母的地業,後來用以收容數百名從波希米亞(今捷克西部)來的宗教難民,並建立了名為「主護城」的基督徒社區。

親岑多夫竭力照顧主護城內宗教難民的需要,背負沉重的經濟壓力,以致他雖貴為宮廷法律顧問,穿著卻陳舊樸實,馬車破落,遂引起許多貴族的嘲笑奚落,他卻不以為意。後來他更為了對宗教難民提供較全面的牧養,甚至放棄公職,全心投入「主護城」的服事,並幫助他們建立了莫拉維亞教會。

  1. 親岑多夫對事奉的委身

由於等候差出的宣教士,多為農民或工匠,故親岑多夫需親自教導及培訓他們。此外,親岑多夫又四出宣揚敬虔生活操練的重要性,到處建立追求敬虔生命的基督徒群體。他一生馬不停蹄地為主奔波,因而若不是常與妻兒分隔,就是要他們跟著他到處流離。他12個子女中就有8個夭折,部分更病死異鄉。夫妻二人階願放下伯爵的高貴身份,甘心為主吃苦,甚至傾盡家財來支持宣教事工。

親岑多夫對宣教具有策略,先後創立了「分散寄居社團」及「客旅佈道團」。他又建立第二座社區「主衛城」(Herrnhaag,至1743年,「主衛城」已差派了78位精兵往北美宣教,並為宣教士成立工人訓練學院。親岑多夫多次到海外宣教工場探訪宣教士,又成立翻譯中心,把莫拉維亞各地宣教士的代禱信互為翻譯,然後分發到全世界的莫拉維亞教會,好為各地宣教士代禱。

二、貢獻及影響

親岑多夫組織了莫拉維亞弟兄會,具體地活出敬虔的神學理念,影響深遠。1736年莫拉維亞信徒往北美宣教途中,曾與約翰‧衛斯理一同險遭船難,但他們的得救信心與活潑靈命,深深刺激了約翰衛斯理對靈性和得救信心的反思與追求,帶來了英國的大復興運動。親岑多夫的神學思想,亦為士萊馬赫的宗教直覺理念鋪了路。

親岑多夫具普世教會胸襟,終生為促進普世教會合一而努力。在他有生之年,共差派近300位宣教士,足跡遍佈世界。他的宣教熱誠與成就,亦激勵了近代宣教之父威廉克理,致令英國浸信會的宣教事工,也大大發展。

三、神學思想及評論

神學思想

評論

1. 心的宗教8歲曾受啟蒙運動影響,為無神論而掙扎,至終發現理性不能夠解決問題,唯有內心才確定宗教就是與救主一起生活。

心是直覺,不關乎理性(心可能知道思想所不明白的事物),乃是一種關係與經歷,及信心與順服。他曾說:「只有救主在頭腦而不是在內心的人,不是真正基督徒。」

使用圖像的詞彙表達信仰,例如家庭:耶穌是教會的總長老,是個人的救主和主(或家主Father of the household),聖靈是母親,神是父。而接受基督就獲得神家庭的接納。

親岑多夫並非不重視理性,他也以信義宗的《奧斯堡信條》為認信根基,只不過是提醒信徒,不要只注重頭腦上的知識,而忽略了實際與救主的關係。









他把教義轉化為生活性的體驗,幫助信徒與主相交,但一味的強調主觀經驗,卻使信徒輕看教義和神學,結果在晚期締造出「主衛城」一群只講感性經驗、主觀詮釋真理的跟從者。

美國莫拉維亞神學院院長David Schattschneider認為親岑多夫可能因為從未讀過神學,所以會有如此具創意性的思想。

2. 以基督為中心認為神是不可知的,所以認識神必須藉着認識基督。採約翰的進路,強調耶穌的神性並以祂為中心,就是耶穌是創造的主宰,並且招聚人到祂那裏去,不同於符類福音以父神為中心,描述基督來是要建立神的國。親岑多夫後期更完全以基督為舊約的神。







基督是創造主和救贖主,信徒可從祂身上尋找受造的意義。耶穌來到這個世界乃是要完成祂的創造。

根據來十12基督在神右邊坐下,認為基督至終永遠掌權;不同意保羅在林前十五24所說,基督把國交與父神,認為這只是他的意見而已。

新約教會的基督論是在發展的過程中。Raymond Brown指出,約翰的基督論之所以成為尼西亞和迦克墩信經的基督論,是因為約翰群體的神學在第二世紀為大部分的教會所採納,故此減弱了符類福音和保羅基督論以神為中心的特色。

其實約翰並非只高舉耶穌的神性和以祂為中心,他也強調耶穌的人性(約一14道成了肉身,耶穌復活之後帶着傷痕向門徒顯現)。約翰壹書也指出,那些離開群體的人是不肯承認耶穌成了肉身來的。





保羅雖以基督為中心,但至終把焦點放在神身上(書信形容教會是「神的教會」,斥責哥林多教會以屬基督的名義分裂,林前一30指神是信徒在基督裏生命的源頭,林前十五24指出基督會把國交與父神)。從保羅的角度看,以基督為中心只是為了現今的需要,就是神在基督裏所要達成的,其最終目標仍是以神為中心。

3. 十架神學-重視基督的聖傷寶血,認為耶穌的整個生命與事工須從十字架來看,因為救恩是藉着死而非復活完成。

認為基督為全世界的罪而死,所有人已從原罪得釋放,用不着人的努力。要消除自義,就必須感受基督的救贖和聖傷。

認為靈魂由基督肋旁的傷口而出,進入信徒。當矛槍刺入羔羊,使血和生命流出時,聖靈就與這些靈魂同時賜給世界。

羅四25說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叫我們稱義,故救恩不只是藉着耶穌的死,也藉祂的復活。





聖經沒有明言基督徒的新生命由基督的肋旁而來。所使用的意象可能會感覺突兀,但對於那些喜歡圖像思考的人來說,卻生動地描述基督徒的屬靈經歷。

 

4. 以聖靈為母親-重視聖靈勸慰教會的一面。認為多馬乃是從基督的肋旁接受聖靈;新生命藉聖靈而生,恢復墮落時所失去的靈。

聖經從未稱聖靈為母親。雖然聖靈有保惠師的慈愛形象,但也有責備和審判的公義形象。

5. 救恩是禮物-是救主與信徒聯合的神秘婚姻。信心是整個人與救主的相遇,結果會導致愛神。信心是被動接受的,不是靠行為。

人類的困境是失落了基督的形像,基本的罪是不信,拒絕救主的管治。結果導致靈性死亡,失落了神所吹入的靈,以致不明白生存的意義。基督的十字架抵消了亞當的墮落。人若不肯接受救主,就重蹈亞當的覆轍。

與聖經和馬丁路德因信稱義的說法吻合。

6. 成聖是禮物-是救恩的一個層面(aspect),並不是一種成就,因為信徒得救時,已經與基督聯合,所以成聖與稱義同時開始。然而信徒可以參與形成(formation)的過程,藉着屬靈操練練習神所賜的生命。

基督徒生命的資源是基督在他裏面活着(We can give nothing, before we have something)。道德的生活乃基於每日與救主生活,一切行為由基督指示。

但信徒無法達至完全,永遠同時是個義人和罪人。













與聖經所說要追求完全並沒有牴觸。耶穌在太五48要信徒完全,啟三2也要求教會行為完全,但「完全」並非指完全無罪,而是指成熟和委身,是信徒生活的指標。

親岑多夫接納自己同時是個義人和罪人,與心理學家容格的理論相似,就是整全(wholeness)來自陰暗面與知覺和自我的整合。如果否認陰暗面,它就會走入潛意識之中,傷害自己和別人,例如自小得不着父母肯定的人,長大了會傾向於渴求權力、誇耀自己和控制別人。

 

 

7. 聖經非無誤-其寫作具歷史性,故引起釋經上的困難。教會的任務是要在諸般的傳統中確立永恆的真理,其中一個方法是聆聽聖經有關神不變的位格。

聖經的主角是基督,每段經文都可從基督受傷的角度來看。

聖經的內容有三方面:有關救恩的基本真理是清楚的,有關知識的事情需要專家理解,而奧秘則是永遠不可能完全明白的。聖經的意義需要聖靈來開啟。

現時的教會也確認聖經的歷史性,但歷史性是否代表聖經一定有誤?若是,聖經中哪一部分是有誤的?若聖經有誤,基督徒的信仰就失去了穩當的根基。

8. 教會的普世性-認為教會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有機實體,而不是機構,可分為:Kirche(無形的教會)、Religionen(歷史上的教會)、Gemeinde(真實與基督生活、不限時間空間的教會)。真正的無形教會是聖三一,地上的教會乃是按此模式而建立。

基督徒聯合的基礎不是教義的一致,而是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我不承認沒有團契的基督教」),所以容許不同背景孕育出來的信經及神學,締造普世性的教會。

真正教會的三個標記:與救主(神)的關係(主)、與聖靈的關係(一心、一意、一感受)、宣教(沒有宣教就沒有教會)。教會要讓基督掌權,並且學習分辨神的引導。以基督為教會的總長老,後來改為「主」(Father of the household)(過濾期1743-50修改用詞和圖像)。有時使用抽籤的方式決定事情。

相信嬰兒洗禮,認為耶穌及其救贖藉聖靈傳遞給小孩的內心,而內心有感覺就是相信。認為基督在聖餐中同在,有轉化的力量。

與聖經的說法一致,就是教會包括健在和死去的信徒(帖前四13下)。而有形的教會並不等於無形的教會,因為教會內同時有麥子和稗子(太十三38)。





有廣濶的胸襟,宣教士容許歸信的人仍留在其教會中。



一矢中的說明教會的生命特質,但卻為現今的教會所忽略,特別是普遍失落了尋求神引導的藝術。





對禮儀的看法受信義宗的影響。然而,把信心簡化為感覺,與信仰真正的意義(信靠神)不符,而聖餐正如其他聖禮一樣,並沒有實質的能力,只是一種見證、紀念與象徵。

四、結論

美國Simpson College宗教系教授Gary Kinkel認為「親岑多夫可能是馬丁路德和士萊馬赫之間最重要的德國神學家」,一方面因為親岑多夫受馬丁路德的神學影響至深,而另一方面也因為他啟發了士萊馬赫的宗教直覺理念。他把敬虔主義、信義宗、改革宗和神秘主義的思想共冶一爐,構成自己獨特風格的神學。雖然親岑多夫的思想備受爭議,以致他的繼承者要把他的神學引導往較為傳統的方向,但他那強調關係的神學,與遠古莫拉維亞群體對救恩要素的看法極為相似。

卡爾‧巴特稱許親岑多夫「或許是近代其生命惟一真實以基督為中心的人」,因他願意為基督作任何事,回應年輕時所看見一幅基督帶著荊棘冠冕畫像底下的一行字:「我已經為你做了這些,而你為我做了什麼呢?」親岑多夫重視與救主關係的神學,值得教會再思。

參考書目

  1. 谷勒本著。李少蘭譯。《教會歷史》。香港:道聲,1965

  2. 祁伯爾著。李林靜芝譯。《歷史的軌跡:二千年教會史》。台北:校園書房,1986

  3. 周學信。《靈恩神學與歷史探討》。台北:校園,1999

  4. 郭鴻標。《歷代靈修傳統巡禮》。香港:基督徒學會,2001

  5. 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2002

  6. 劉幸枝。《主護城傳奇:欽岑多夫伯爵與十八世紀摩拉維亞復興史》。台北:華神,2009

  7. 蔡麗貞。《我信聖而公之教會-教會歷史專題》。台北:校園,2004

  8. Bogart, J. “Perfect.” In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ed. Geoffrey W. Bromiley. Volume Three. Reprinted.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87.

  9. Bromiley, G. W. “Church.” In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ed. Geoffrey W. Bromiley. Volume One. Second Printing.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80.

  10. Freeman, Arthur J. An Ecumenical Theology of the Heart: The Theology of Count Nicholas Ludwig von Zinzendorf. Bethlehem, PA: Moravian Church in America, 1998.

  11. Gonza’lez, Justo.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The Reformation to the Present Day. Vol. 2. Harper, San Francisco: Harper Collins,1985.

  12. Lindberg, Carter, ed. The Pietist Theologians: An Introduction to Theology in the Seventeenth and Eighteenth Centuries. Victoria: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05.

期刊文章

    1. 黄玉燕。<敬虔的親岑多夫>。《校園》第385期(1996910月號),頁38-41

    2. Atwood, Craig D. “The Mother of God’s People: The Adoration of the Holy Spirit in the Eighteenth-Century Brüdergemeine.” Church History 68 no. 4 (December 1999): 886-909.

    3. Atwood, Craig D. “Zinzendorf’s ‘Litany of the Wounds’.” Lutheran Quarterly ns. 11 no. 2 (Summer 1997): 188-214.

    4. Freeman, Arthur J. “Gemeine: Count Nicholas von Zinzendorf’s Understanding of the Church.” Brethren Life and Thought 47 no. 1-2 (Winter-Spring 2002): 1-25.

    5. Gallagher, Robert L. “Zinzendorf and the Early Moravians: Pioneers in Leadership Selection and Training.” Missiology 36 no. 2 (April 2008): 237-44.

    6. Roeber, A G. “The Waters of Rebirth: The Eighteenth Century and Transoceanic Protestant Christianity.” Church History 79 no. 1 (March 2010): 40-76.

    7. Schattschneider, David A. “Pioneers in Mission: Zinzendorf and the Moravians.”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8 no. 2 (April 1984): 63-67.

網頁

  1. Freeman, Arthur J. “Zinzendorf’s Theology: A Gift to Enable Life.” Moravian History Magazine No. 18. Available from http://www.zinzendorf.com/freeman.htm. Accessed 24 May 2011.

  2. Jackman, John. “Count Nicholas Ludwig von Zinzendorf.” Available from http://www.zinzendorf.com/countz.htm. Accessed 24 May 2011.

 

Zuletzt aktualisiert am Sonntag, den 05. Juni 2011 um 17:34 Uhr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