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oziale Ethik Wirtschaftsethik 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一、二)
許道芳: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一、二)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Sonntag, den 12. Dezember 2010 um 14:15 Uhr

大都會.貧窮戶── 探討香港教會如何回應貧窮家庭的困境(一、二)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許道芳

 

 

一、引子──燈火闌珊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南宋辛棄疾的一闕《青玉案.元夕》,1 以花比燈之多,描寫元宵夜花燈璀璨,有若東風吹開了千棵樹的花朵,且烟火燃放,如星雨般瀰漫滿天。詞末,筆鋒一轉:「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2 在這燈火璀燦的繁華鬧市中,突然回眸,卻見那人站在燈火稀疏的一角。前後情境對比強烈,烘托了繁華背後的惆悵。

 

放眼望香江,莫說時令佳節,即使閒常日子,這顆東方之珠,依然霓虹閃爍。2000年,香港的人均生產總值達十八萬七千多港元,接近發達接國家的水平。迄至2001年初,香港的外匯儲備為一千一百憶美元,全球名列第三。3

 

驀然回首,可憐見家家燈火,亮在那籠屋、板間房......在這繁華的鬧市中,隱約聽見那貧窮人的嘆息。1981年,香港貧富懸殊差距的的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是0.454;到1996年,升至0.5184 這十五年,正是香港經濟迅速發展的時期,財富分配卻越來越不平均。香港堪稱是亞洲國際的大都會,貧富懸殊的程度,卻遠超發達國家和鄰近地區,甚至較落後國家嚴峻。5 這反映香港經濟發展蓬勃,卻往往未能惠及窮人,貧富懸殊情況反而日益嚴重。2009年,聯合國公布香港成為全球先進經濟體系中,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6 堅尼系數直達0.434。一般而言,指數超過0.4,已達「警戒值」。7 同年,社聯根據政府統計數字的分析,指本港上半年的貧窮人口,高達1236千人,貧窮率佔總人口17.9%,較去年急增2萬人,也較十年前113萬的貧窮人口,增加了106千人,貧窮率增加了0.7%8 在這繁榮背後的燈火闌珊處,隱藏著令人憂慮的貧窮問題。9

 

貧窮問題不在貧而在人,正視貧窮必須先正視人的問題。誰是貧窮人?基本上,貧窮人可分為三大類:一是「絕對性貧窮」人,即那些長期生存在朝不保夕,生活低於生存最低水平,或僅足生存水平以下的人士,生存受到威脅的人。二是「相對性貧窮」人,收入低於個人入息平均數或中位數一半的家庭;或指因「相對匱乏」而未能參與社會活動者,又或指未能達到一定生活水平,經驗社會不公義而感到無力的人士。三是「基本性貧窮」人,社會最低層人士,在基本生活上不致受生存威脅,但衣食住行均成問題,在所處社會中因貧窮而受到人性及自尊屈辱的人。以上三種貧窮人,均可從聖經中找到。10 在香港這繁華的大都會背後,則以後兩種為多,但也不乏前者。

 

在這偌大的小島上,各大小教會宗派林立。然而,香港的教會是否聽聞這些貧窮戶傳來的聲聲哀嘆?我們又怎樣向他們演繹天國的好消息?對於這些貧苦家庭,香港教會該如何回應?這正是本文所論要旨。下文先回望過去,管窺香港貧窮家庭的元兇、苦況和教會的回應,繼而從聖經和神學歸納原則,以回應當下的處境,摸索前行的方向。

 

二、回首望香江──從經濟發展看貧窮戶的困境

九十年代末,香港遇上亞太金融風暴和經濟不景的連串衝擊,貧窮問題逐漸浮現,引起社會的關注。11 然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的貧窮問題,源於經濟結構越來越不公平。12

 

(一)經濟轉型下的淘汰者

自二次大戰後,香港經歷了多次的經濟轉型,人力需求日降。二十世紀初,國內政治動盪。國共內戰、「抗美援朝」遭受國際社會經濟封鎖,均致大量資金、技術和勞動力湧入香港。低技術的廉價勞動力,造成香港經濟轉型的大動力,促使香港製造業的蓬勃發展。再者,工商業的發展和地理的優勢,使香港在國際貿易中,逐漸穩佔金融中心和轉口貿易的有利地位。後來,中國內地改革開放,香港的廠商逐漸內移。內地成為香港的「後廠」,香港則扮演著「前舖」的角色,主力負責接訂單和對外溝通的工作,並專注發展第三產業,使香港繼續成為舉世聞名的國際城市。13 然而,工業的北移,鄰近地區經濟的崛起,造成香港巨大的競爭壓力,人力需求減慢,結構性的失業人口持續增加。14

近年香港專注發展高增值的知識型經濟,犧牲了勞動階層。隨著全球經濟漸趨一體化,為了保持香港的競爭優勢和發展潛力,政府希望香港發展高增值的行業,如數碼港、中藥港、世界成衣中心等。現在的經濟轉型,並非需要廉價的勞動力,而是一些高技能、有學識的專業人才。然而,低收入人士多屬低技術、低學歷的勞動階層。在短期因素上,若遇上金融風暴,在經濟不景之時,他們往往易被裁退。在長期因素上,中港兩地經濟的整合,使他們遇上結構性失業問題,成為邊緣勞工(Marginal Worker),15 即那些被排拒在勞動力市場邊緣的勞工。16

 

其實,邊緣勞工一直存在。昔日,他們仍可透過努力、肯拚肯捱,成為小商販、小廠戶或升職成為主流勞工(Mainstream Worker),故主流勞工和邊緣勞工的分野不大明顯。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大量勞工密集的職位北移,加上政府推行私營化和非公營化,遂令邊緣勞工的流動性大大降低。邊緣勞工的數目,由1996年的45萬,增加至1999年的64萬。當中有21萬是失業人士,32萬是月入少於$4,500的貧窮勞工,10萬人找不到全職工作或工作量不足,成為就業不足勞工。這些勞工的議價能力極低,經常陷於「失業,就業或半就業,再失業」的循環當中。即使找到工作,收入亦不會太高,故他們未能享受近年香港經濟復蘇的成果,常處於貧窮的狀態。17

 

這群經濟轉型下的淘汰者,往往是家庭的經濟支柱。邊緣勞工的就業困難,就是家庭的入息限制。失業人士、貧窮勞工,直接衍生香港貧窮家庭的問題。

 

(二)經濟發達下的貧窮戶

七十年代,香港的經濟起飛,財富分佈不均的情況卻日趨嚴重,貧窮戶收入每況愈下。1971年,香港最貧窮的10%住戶,全年收入佔全港住戶總收入的2.3%,到1996年更跌至1.1﹪。反之,最富有的10%住戶,則從1971年的34.6%,上升至1996年的41.8%18 貧富戶相差竟達40倍。19

 

九十年代初,香港的經濟依然旺盛,但貧窮問題已經十分嚴重,貧窮戶繼續上揚。1991年,約有190,788住戶,每月收入低於港幣3,999元,佔全港住戶的12%20 與此同時,香港的一人住戶和二人住戶的收入中位數,分別是港4,800元和9,000元。保守估計低收入住戶的數目,約有23萬戶之多,佔全港住戶的14.9%21

 

到了九十年代末,香港的貧窮問題日趨嚴峻。1998年,1,093,000人居於入息低過住戶工資中位數一半的家庭,佔總人口16.3%221991年多3.6%2000年,178,000戶的入息,低於港幣4,000元,231999年同期高9%。時至今天,香港通脹和經濟均不斷增長,香港的貧窮戶也自然增多。24 在這十年裡,香港的貧窮問題日益嚴重,19911997年間,香港的生產總值竟增加了36.53%25

 

簡言之,即使香港的經濟增長強勁,大多財富還是流入那些富戶,貧窮戶卻「無福消受」。26 尤有甚者,在經濟衰退之時,富戶仍然受惠,貧窮戶仍然受苦。誠如19961999年,香港經歷經濟衰退。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就業人口,入息下降6%;反之,收入最多的五分之一就業人口,入息卻上升9.4%27 若以家庭入息計算,最窮的五分之一家庭,在同期收入減少27.7%;最富有的五之一家庭,收入反而增加了4.2%28 這使貧窮家庭「永無返身之日」,持續地困在貧窮的苦境。

 

(三)金融海嘯下的「籠」居民

貧窮戶,往往也是籠屋居民。在酷熱天氣下,窩在只有30平方呎的斗室,晚上輾轉反側,與木蝨、老鼠、蟑螂同眠。這是本港10萬名籠屋、板間房居民的寫照。29 根據統計處2008年數據顯示,本港約有10萬人居於籠屋、板間房及天台屋等環境惡劣的地方,30 40%籠屋板間房居民失業。31

 

在香港這彈丸之地,寸金尺土,低下階層的貧窮戶,要繳交「豪宅呎租」,方能居住籠屋及板間房,否則難有棲身之所。32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於200946月,訪問港九174位籠屋及板間房住戶。33 60%受訪者家庭月入少於4,000元,中位數為3,650元。34 結果發現籠屋及板間房租金不受金融海嘯影響,租價不跌反升。35

據統計,當時籠屋呎租中位數為6036 最高租金的一間籠屋,面積為15呎,月租卻要1, 400元,呎租高達93.3元,比薄扶林貝沙灣及北角寶馬山花園等豪宅還要昂貴。37 然而,籠屋單位面積中位數只有18方呎,活動空間只限於狹小的床位,廁所、廚房 10人輪流共用。38 受經濟不景影響,這些家庭也面對失業減薪的威脅,收入暴跌。39 大部份籠屋板間房住戶都是低收入及綜援人士,即使有工作的受訪者,其家庭月入中位數僅為 6,000元,遠低於本港工資中位數約40%。貴租加上收入少,受訪者平均每月用三分一收入交租40

 

逾九成籠屋及板間房受訪居民希望搬入公屋,改善居住環境。然而,申請者平均輪候公屋逾兩年,仍未有回音,令籠屋及板間屋需求有增無減,有利房東加租,貧窮戶只有默默承擔,無力還價。41

 

(四)貧富懸殊下的貧窮戶

在貧富懸殊的死結下,香港的貧窮戶自然面對生活的困境。除了上述的就業危機、租屋重擔外,還有以下的問題。

第一,收入有限,難以糊口。19992000年間,57.7%的貧窮戶並沒接受任何社會的保障和援助,而74.3%的貧窮戶是有家庭成員正在工作的。42 這些貧窮戶大多有長者或兒童,工作成員的教育水平也往往偏低(在小學或以下),大多從事雜工、技工、文職、服務和銷售等低收入行業。43 家庭收入往往不足養活家中的老少,容易陷於貧窮,甚至赤貧的絕境。44 19992000年,香港的貧窮戶每人每日用於食物的開支,平均只有35元。在最貧困的11萬戶中,人均食物開支,更低至24元。45 還有39%的貧窮戶,處於入不敷支的困境,46 需要靠積蓄或借貸過活。47

 

第二,尊嚴受損,悲觀渡日。失業和貧窮帶來的,不僅是經濟的問題,更打擊人的自信心,以至對自我價值的懷疑,失去做人的尊嚴、活著的尊嚴。48 在貧窮人的世界觀裡,往往認為困苦的處境,乃命運的注定和罪的後果,罪、窮、苦三者組成無法跳越的循環。49 大多窮人都對前景感到悲觀,不滿意現狀,50 49%的窮人感到生活艱難。51

 

第三,人脈欠奉,孤獨無援。他們不僅沒有餘錢從事社交活動,自卑自憐的心境,也影響社交的自信。普遍而言,他們和親友的關係大多欠和諧,甚至遭受排斥。52 他們的親友也大多有經濟困難,愛莫能助。53

 

第四,難望脫貧,跨代貧窮。長而不穩定的工時、難以負擔的進修學費、欠理想的低回報等,限制了他們進修的機會,54 也限制了他們改善貧窮的現況。那些有孩童的貧窮戶,將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55 然而,下一代卻面對教育和成長的問題。56 貧窮家庭根本沒經濟能力,使子女進到較好的學校就讀;家長沒有學識教導兒女,又無力給兒女補習。在惡劣環境成長的孩童,往往難以脫困。57 這意味著貧窮家庭,難以走出貧窮的陰影,重拾健康和有尊嚴的生活,下一代還要繼續承受跨代貧窮的困境。跨代貧窮,更意味著很多香港的下一代,在經濟和文化匱乏的環境中成長,無法好好地裝備自己,以面對日趨劇烈的市場競爭。58 這造成香港貧窮家庭問題的惡性循環。

 

1 辛棄疾《青玉案·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2 後人喜以此談及一見鍾情的意境,也有學者認為這是辛氏寄意自己壯志未酬,可謂「傷心別有懷抱」。

3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香港貧窮現況(資料)〉,《教會智囊》第1期(20014月),頁8

4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35期(20037月),頁185。有關數據,作者引自政府統計處:《1996年中期人口統計簡要結果》。

5 同年,已發展國家的堅尼系數是0.34,東亞地區的平均值是0.38,以貧富懸殊見稱的非洲和拉丁美洲,其數值則分別是0.470.49。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5。有關數據,作者引自Everyone’s Miracle? Revisiting Poverty and Inequality in East Asia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1997).

6 陸文英:〈商報論壇〉,《商報》(2009122日),頁7

7 楊星:〈跨代貧窮損害深 及早防患於未然〉,《新報》(2009113日),頁3

8 李加利:〈施政務重減少貧窮(商報論壇)〉,《商報》(20091013日),頁7

9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香港貧窮現況(資料)〉,頁8

10 謝任生:〈正視貧窮(人)問題〉《時代論壇》第1953期 (2002 1 27 日),頁1。廖五妹:〈誰是「貧窮人」?──香港貧窮實況的社會分析及神學討論〉,陳慎慶編:《時代的把脈──福音與香港社會的邊緣人》,頁107-08 Walter C. Kaiser,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A Guide for Preaching And Teaching Biblical Ethics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9), 20. 教皇約翰保羅二世,在他的通諭信中指,教會對「窮人優先的考慮並不限制在物質的貧窮,眾所周知,還有其他形式的貧窮,特別是在現代社會──不僅有經濟上的、而且有文化上和精神上的貧窮。」約翰.博特著,謝志斌編譯:〈基督徒的職責:「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謝志斌:《公共神學與全球化:斯塔克豪思的基督教倫理研究》(北京:宗教文化,2008),頁237。作者引自John Paul II, Centesimus Annus, sec. 57.

11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77

12 陸文英:〈商報論壇〉,頁7

13 蘇恒泰:〈香港眼看全球化與貧窮〉,《燭光網路》第46期(2006126日),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newsletter/index.jsp?getsort=&getnews=n0046〉(明光社)。

14 陸文英:〈商報論壇〉,頁7

15 蘇恒泰:〈香港眼看全球化與貧窮〉。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教牧事工部:〈香港貧窮現況分析〉,《教會智囊》第2期(20015月),頁6-7。引自中文學大學經濟系主任宋恩榮的分析。

16 蘇恒泰:〈香港眼看全球化與貧窮〉。邊緣勞工的定義,作者乃根據樂施會在2000年進行的《香港「邊緣勞工」近年的發展研究》。

17 蘇恒泰:〈香港眼看全球化與貧窮〉。 有關數據,作者引自樂施會在2000年進行的《香港「邊緣勞工」近年的發展研究》。

18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5。有關數據,作者引自政府統計署:《香港人口普查報告》,19711996年。

19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5

20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78-79。有關數據,作者引自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Hong Kong 1991 Population Census: Main Report (Hong Kong: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t., 1993), 62.

21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79。有關數據,作者引自呂大樂、黄洪:《去權與充權──關於香港低收入住戶的探索性研究》(香港:樂施會,1995),頁7

22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0。有關數據,作者引自 Chua Hoi Wai, Poverty in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2002), slide 11.

23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0。有關數據,作者引自《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週年建議書2000》(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00),頁10

24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0

25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6。有關數據,作者引自Hong Kong Annual Digests of Statistics, editions 1981 to 1998.

26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6

27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5。有關數據,作者引自《社會服務聯會週年建議書2000》,頁8

28 徐承恩:〈基督教與香港貧窮問題〉,頁185-86。有關數據,作者引自《社會服務聯會週年建議書2000》,頁8

29 〈逆市勁升 最高每呎93元 籠屋板間房呎租貴過豪宅 〉,《香港人網》(2009831日),下載自:〈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810082-1-1.html〉。

30 聶曉輝:〈海嘯下仍加租 籠屋呎租超豪宅〉,《文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