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oziale Ethik Ökologische Ethik 伍柏榮: 食物監管機關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基督徒倫理初探
伍柏榮: 食物監管機關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基督徒倫理初探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Sonntag, den 27. März 2016 um 14:01 Uhr

食物監管機關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基督徒倫理初探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伍柏榮

1 引言

預先包裝食物是現代人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但預先包裝食物大多含有食物添加劑成分。由於近年世界各地接連出現不同的食物安全事故當中不少被認為與食物添加劑的使用有關,一般相信食物添加劑的使用會帶來一定的健康風險,需要受到規管。

本文將從基督教倫理學角度理解食物監管機關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原則和理據,並且探討基督徒對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爭議可以持定怎樣的立場,從而作出相應的倫理決定。

筆者認為基督教倫理學的依據按重要性可分為聖經、教會傳統、思維(理性)及切身感受(經驗)。 [1] 本文將嘗試涵蓋上述四個依據,分析食物監管機關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倫理問題。

2 定義及研究範圍

為清晰討論,本文以下將根據《香港法例》相關條文 [2] 對「食物監管機關」、「預先包裝食物」及「食物添加劑」作出定義。

2.1 定義

² 食物監管機關

香港各項基本的食物法例均收錄於《香港法例》132章〈公共衛生及市政條例〉;而食物安全管制措施則收錄於《香港法例》612章〈食物安全條例〉。至於負責食物監管的主要領導機關,為「食物環境衞生署」轄下「食物安全中心」。

² 預先包裝食物

並非任何以容器包裝或盛載的食物均可稱為「預先包裝食物」。《香港法例》第132W章〈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規例〉第2條訂明:

「預先包裝食物」 (pre-packaged food) 指任何經全部或部分包裝食物以致─
(a)
如不打開或不改變包裝,則不能將包裝內的食物變更;及
(b)
該食物可隨時作為單份食物,交給最後消費者或飲食供應機構。

² 食物添加劑

並非任何添加於食物內或食物上面的物質均可稱為「食物添加劑」。《香港法例》第132W章〈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規例〉第2條訂明:

添加劑 (additive) 指於任何階段中添加於或使用於食物內或食物上面通常不視為或用作食物的任何物質,用以影響食物的耐藏性、組織、稠度、外形、味道、氣味、鹼性或酸性,或對食物起任何其他科技上的作用,並包括作用如前述般添加於或使用於食物內或食物上的加工處理助劑,但不包括
(a) 僅用以增強或增濃食物養分或回復食物成分的維他命、礦物質或其他營養素;
(b) 用以調味的香草或香料;
(c) 蛇蔴子;
(d) 鹽;
(e) 酵母或酵母精;
(f) 食物蛋白質任何水解作用或自溶作用的全部產品;
(g) 發酵劑;
(h) 麥芽或麥芽精;
(i) 僅因添加於動物、禽鳥或魚的飼料而存在於食物中的物質,或僅因用於農作物耕作、畜牧、獸疾醫療或貯存所進行的某種程序或處理方法而存在於食物中的物質包括任何除害劑、溴甲烷、發芽抑制劑或獸醫藥物);或
(j) 空氣或水分

總括而言,不論食物添加劑是來自天然存在或人工合成的物質,均是通常不視為或用作食物的;因此當食物生產者在食物內或上面使用任何食物添加劑,均是出於特定的目的,並且是有意識地使用。 [3] 使用食物添加劑的目的包括:保持或提高食物本身的營養價值;作為某些特殊膳食用食物的必要配料或成分;提高食物的質量和穩定性、改造其感官特性;與及便於食物的生產、加工、包裝、運輸或者貯藏。 [4] 而食物添加劑的技術作用包括:使食物更美味可口使加工食物的外觀更為吸引;更有效地保持食物的質素或穩定性;保存食物,假若這是延長食物貯存期最可行的方法;提高食物安全;與及減少浪費食物。 [5] 食物添加劑的技術作用均是根據其用途類別來劃分;這些用途類別名稱較具體地說明添加劑的用途,讓消費者較容易明白它的作用和含義。 [6]

² 國際食物標準

世界衞生組織 (WHO)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FAO) 1963年設立「食物法典委員會」 (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 以制定各項國際食物標準、準則和行為守則。「食物法典委員會」於1989年公佈「食物添加劑國際編碼系統」 (International Numbering System for Food Additives, INS) ,指示食物生產者用於預先包裝食物配料表以代替複雜的化學結構名稱表述,以便提供清晰資訊使消費者識別在預先包裝食物的配料表中的食物添加劑成分(文件編號CAC/GL 36-19892015年修訂); [7] 並於1995年公佈「食物添加劑通用法典標準」 (General Standard for Food Additives, GSFA) ,規定食物生產者於各類不同食物中可能使用的食物添加劑(文件編號CODEX STAN 192-19952015年修訂)。 [8] 「食物添加劑國際編碼系統」和「食物添加劑通用法典標準」當中關於對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規管,現時均適用於香港。

2.2 研究範圍

因篇幅所限,筆者將集中探討食物監管機關對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規管當中涉及的倫理考量,其他各利害關係者 (stakeholder) 對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倫理考量將不屬於本文的討論範圍此外,本文的研究範圍將限於經過加工處理」 (processed) 的預先包裝食物,如預先包裝食物僅經過「製備」 (prepared) 則不在研究範圍之內。 [9] 另一方面,為集中討論,本文不會探討食物監管機關對轉基因食物 (GM food) 、藥品或營養補充品、及擬主要供不足36個月大的幼兒食用的配方粉及食物的規管,亦不會涉及食物監管機關對於預先包裝食物的其他具體規管要求。 [10]

3 食物倫理 (Food Ethics) 初步觀察

3.1 上主為人預備食物的目的

人不論以動物或植物為食物在本質上都是通過終結另一種生物的生命來延續自身的生命當中弔詭之處,在於即使人選擇不終結另一種生物的生命並以之為食物,最終人自己的生命亦因飢餓而終結。換言之,不論我們是否進食,總會引致生命的終結。 [11] 但這種藉終結生命來延續生命的活動,卻是上主創造計劃中的重要部分。上主在創造之始已把植物賜予人作為食物[創一29-30]; [12] 而在洪水以後,上主更把所有活的動物如同植物一樣賜給人作為食物[創九1-3]。 [13] 人以食物延續生命時,能夠發現自己是有限的受造物,並不能脫離肚腹的需要自我存續從而真實經歷對上主的依賴。 [14]

現代社會的高度分工,使大部分人不再從事農耕或畜牧等與食物生產直接有關的工作,但仍通過其他勞動方式賺取金錢以換取食物。人在這些勞碌中吃喝快樂是上主應許向人賞賜的福氣[傳二24、三13、五18、八15]。 [15] 由於地和其中所充滿的都屬於主[林前十25-26 [16] 因此人在享用上主所賜的食物時,應當心存感恩、為榮耀上主而吃喝[林前十30-31]; [17] 相反,假如人以食物作為滿足私慾的工具,便是扭了上主的創造秩序,並非出於上主的心意[約壹二16]。 [18]

3.2 食物倫理的基本問題

表面看來,食物倫理由「食物」和「倫理」兩個互相獨立的觀念所構成: [19] 由於上主不單創造了世界上的各種生物、亦創造了需要以生物為食物來延續生命的人,那麼人對於通過終結其他生物的生命來取得上主為人所預備的食物的行為,是合乎上主的創造心意,似乎並無需要作出任何倫理判斷。 [20]

但另一方面,由於在現代社會中大部分人不再直接參與食物生產,而是以消費者的身分角色,隨時於市場上通過經濟活動取得作為流通商品的食物; [21] 而食物從生產、銷售至最終被人食用之間往往需要經過一定時間和空間距離,因此實際上有需要預先對食物作出適當加工處理或製備如此,這種把食物商品化的過程,同時亦促使食物生產趨向工業化。工業化食物生產的明顯特徵,便是不再以提供新鮮、營養和品質的食物為目的,而是以提供便利運輸及貯、保質期和外觀一致性的工業產品為首要考慮。 [22]

食物倫理的討論,不單是一種個人對自身健康或德行的訴求,更是人通過檢視食物的生產過程,來展現對追求群體優質生活的共同願景。 [23] 因此,食物倫理的關注並非在於討論「食物」和「倫理」之間的關係。食物倫理所探討的,是包括個人和社會、人類和環境等與食物有關的層面上的關係;其討論的焦點並非食物本身、或是人取得食物的方法與過程,而是在於食物作為工業產品的生產過程。 [24] 消費者如何及以何種程度掌握有關食物生產過程的資訊,成為食物倫理考量的基本條件和前設。

因此食物倫理的基本問題為「食物的生產過程,為人類帶來更優質生活嗎?」 [25]

4 基督徒倫理反思

4.1 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

從本質而言,預先包裝食物既是一種食物,亦是一種經過生產過程的工業產品。食物作為受造生物,其基本特徵是獨一無二和多變的至於預先包裝食物作為工業產品的基本特徵則在於標準化;因此,預先包裝食物的生產過程可以視為一種由獨一無二演變為標準化的過程。並且,這些即可食用的預先包裝食物更往往是一種為滿足感官享受而存在的商品,甚至多於作為延續人類自身生命需要的能量補給品。預先包裝食物生產者的期望是通過工業化生產使食物成為工業產品,從而創造附加價值,並最終轉化為一定經濟利益;至於預先包裝食物消費者的期望,則是通過提供一定經濟代價而減省預備食物的時間和勞動,並且獲得達到一定質量要求的即可食用 (ready-to-serve) 食物。

在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一方面能夠改進食物的營養價值、質量、穩定性和感官特性,大大提升食物在視覺、觸覺、聽覺、嗅覺和味覺各方面能夠提供的感官享受,更幫助人類以更便利的方式獲得品質更好的食物,從而享受上主所賜的福氣,似乎可以為人類帶來更優質的生活。但另一方面,本為人類不視為或用作食物的食物添加劑,現在卻由於食物生產者在預先包裝食物生產過程中有意識地使用,因而進入食物當中,成為食物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甚至把食物在視覺、觸覺、聽覺、嗅覺和味覺各方面能夠提供的感官享受作出一定程度的模擬和重構,使人類難以分辨當中的顏色、質感、聲音、氣味和味道到底是來自食物本身還是食物添加劑造成的效果,從而阻隔上主所賜的福氣,似乎無法為人類帶來更優質的生活。

總括而言,由於預先包裝食物生產者期望與消費者期望之間存在落差,而對於食物添加劑是阻隔或幫助人類享受上主所賜的福氣,似乎沒有一致立場這構成了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食物倫理張力。

4.2 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執行標準及規管原則

阿奎那 (Thomas Aquinas) 提出,法律是一理性的命令,為了共同的善,由群體的負責人所頒布的這定義分別涉及理性、共同的善、社群代表和頒布四項要素。 [26] 法律的類別包括永恆法則、自然法則、人為法則和神諭法則四種:永恆法則,是指上主作為宇宙創造者管治全地、使整個宇宙朝向共同的善的計劃;自然法則,是指人以理性參與上主永恆法則和為萬物計劃的行為至於人為法則和神諭法則,則能夠協助人避免錯誤地演繹自然法則。 [27] 並且法律的作用包括命令、禁止、准許和懲罰四方面當針對一些本類是善之行為時法律的任務是命令或訓示當針對一些本類是惡的行為時法律的任務是禁止;當針對一些本類是中性(無可無不可)的行為時法律的任務是准許;而畏懼懲罰,則是法律用以迫使人遵守的方法。 [28]

筆者認為,按照阿奎那的劃分,在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應該屬於本類是中性的行為;因此,在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執行標準及法律規管,其主要目的均是對食物添加劑的合理使用加以規範,並以准許為其基本任務。 [29] 至於近年世界各地發生與預先包裝食物有關的重大食物安全事故,當中除了部分是關於不適當使用當地法規禁止使用的食物添加劑以外, [30] 更有不少是源於食物生產者以工業添加劑代替食物添加劑; [31] 對於這些屬於本類是惡的行為,法律的任務則應是禁止。

食物監管機關對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作出規管,普遍被視為屬於食物安全及公共衛生範疇的事務,其規管目的一方面是維護消費者對預先包裝食物的信任, [32] 另一方面亦避免預先包裝食物(而非食物添加劑本身)對人體的生理健康造成任何負面的影響。 [33] 具體的規管可分為四個向度:首先,食物添加劑基本使用原則是需按照「優良製造規範」 (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 GMP) [34] ,並在能夠發揮其預期作用的前提下盡量減少使用其次,只有已被收錄於「食物添加劑國際編碼系統」的食物添加劑才可於預先包裝食物上使用; [35] 此外,食物添加劑只能按照「食物添加劑通用法典標準」及當地法規所規定的使用範圍按照其預期功能於特定類別的食物上使用;最後,食物添加劑只可在既定的使用量範圍下使用,並且必須滿足最大使用量或殘留量的限制。除此以外,食物監管機關對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規管亦包括有關成分標籤標示的格式要求,以便消費者取得清晰的資訊,從而掌握有關預先包裝食物成分中所含有的食物添加劑清單。 [36]

雖然從客觀效果來看,食物添加劑於提升預先包裝食物的感官享受上,確實擔當著重要角色;但食物添加劑既然屬於不視為或用作食物的物質食物添加劑成為一種潛在食源性危害的風險便無法完全排除。因此,預先包裝食物中的食物添加劑受食物監管機關規管,是以兩害取其輕 (lesser evil) 的進路,為讓人類在享受預先包裝食物帶來的感官享受的同時,避免阻礙為人類帶來更優質生活的最終目的。

至於食物監管機關的主要關注,則是對食物添加劑為預先包裝食物所帶來的食物安全和公共衛生風險作出分析,並且根據可能產生的風險來制定避免於預先包裝食物生產過程中出現錯誤的各種預防性措施。這種風險分析分為風險評估、風險管理和風險通報三個部分,倫理在各個部分均佔重要位置。 [37] 風險評估主要涉及科學化的標準監測機制、與及相應的專業建議例如是釐食物添加劑的「每日攝取限量」 (Acceptable Daily Intake, ADI) [38] 風險管理由一系列的法律法規和行政措施組成,其任務是採取預防原則盡量減少風險並以最佳的處理方式規避有關風險所可能帶來的傷害; [39] 至於風險通報則促進風險評估者、風險管理者及公眾之間相互溝通,檢籤標示是其中一個重要環節。 [40] 除此以外,在促進食物安全資訊透明公開、與及減少風險分析當中可能出現的利益衝突這兩方面,倫理亦擔當著重要角色。

弔詭的是,當食物添加劑資訊被清晰以編碼或化學名稱來標示,雖然意味這些食物添加劑已經過科學驗證、可以在食物監管機關的規管下於預先包裝食物上安全地使用,但同時無可避免仍持續地引起消費者對預先包裝食物中非食物成分的安全產生疑問。 [41] 歸根究底,這情況的出現是由於消費者失去對預先包裝食物信任;食物監管機關難以通過任何規管來消除所有食物安全風險,只能盡力減低食物生產過程當中出錯的機會,因此任何規管均只能維護消費者的信任,無法為消費者創造信任的理由。 [42] 食物監管機關於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真正任務需要包括兩個層面:制定執行標準及規管原則、並向食物生產者提供清晰規範要求,固然是食物監管機關的基本任務但在此之上,食物監管機關應進一步向食物生產者闡明社會的核心價值和理想,並促使食物生產者履行其企業社會責任及企業社會參與,從而為人類提供更優質的生活。 [43]

5 總結

筆者確信上主讓人透過食物延續生命,是創造計劃中的重要部分;而既然食物是上主所賜的福氣,若消費者缺乏對預先包裝食物作為食物的信任,則某程度上也是對人享受上主所賜的福氣造成阻礙。

本文嘗試探討食物監管機關規管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倫理。由於在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雖然屬於一種中性的行為,但當中涉及食源性危害的風險,因此食物監管機關對食物添加劑的合理使用加以規範是其基本任務;而考慮到消費者對於在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的食物添加劑缺乏信任,食物監管機關需要促使食物生產者實踐社會的核心價值和理想,邁向為人類提供更優質的生活的目的。

參考書目

法例及執行標準

CODEX Alimentarius. Class Nam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Numbering System for Food Additives.
.

CODEX Alimentarius. General Standard for Food Additives.
.

〈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規例〉(《香港法例》第132W章)。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雙語法例資料系統<www.legislation.gov.hk>

〈食物安全條例〉(《香港法例》第612章)。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雙語法例資料系統<www.legislation.gov.hk>

〈食物添加劑消費者指南〉。引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食物安全中心》<www.cfs.gov.hk>

〈食物安全國家標準食物添加劑使用標準 (GB2760-2014) 〉。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食物安全法〉(澳門特別行政區《第5/2013號法律》)。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印務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食物安全法〉。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書籍

Coff, Christian. The Taste for Ethics: An Ethic of Food Consumption. Dordrecht: Springer, 2006.

Mepham, Ben, ed. Food Ethics. London: Routledge, 1996.

Sandler, Ronald L. Food Ethics: The Basics. Abingdon, Oxon: Routledge, 2015.

Wirzba, Norman. Food & Faith: A Theology of Eating.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鄭順佳。《天理人情:基督教倫理解碼》。香港:三聯,2005

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2

龔立人。《是與非以外:基督教的倫理想像》。香港:基道,2010

期刊文章

Brom, Frans W. A. “‘Food, Consumer Concerns, and Trust’: Food Ethics for a Globalizing Market.”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2.2 (2000): 127-139.

Haen, Dirk. “‘The Paradox of E-Numbers’: Ethical, Aesthetic, and Cultural Concerns in the Dutch Discourse on Food Additive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27.1 (Feb 2014), 27-42.

Jensen, K. K., & Sandøe, P. “‘Food Safety and Ethics’: The Interplay Between Science and Value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5.3 (Sep 2002), 245-253.

Meijboom, Franck L. B., Tatjana Visak, and Frans W. A. Brom. “‘From Trust to Trustworthiness’: Why Information is not Enough in the Food Sector.”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9.5 (Aug 2006), 427-442.

Sperling, Daniel. “‘Food Law, Ethics, and Food Safety Regulation’: Roles, Justifications, and Expected Limit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23.3 (Jun 2010), 267-278.

 



[1] 有關這四個依據的詳細說明,可參羅秉祥:《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2),頁230-251

[2] 本文所指的《香港法例》均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雙語法例資料系統 <www.legislation.gov.hk> (access 2015/11/11) 。如中文及英文版本出現歧義則以中文版本為準。

[3] 假如食物中含有並非由食物生產者有意識地添加於食物內或食物上面的「通常不視為或用作食物的物質」,則通常稱為「食物污染物」 (food contaminant)

[4] 〈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 (GB2076-2014) 〉,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access 2015/11/11)

[5] 〈食物添加劑消費者指南〉,引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食物安全中心》 <www.cfs.gov.hk> (access 2015/11/11)

[6] 根據〈食物添加劑消費者指南〉,食物添加劑用途類別可分為下列23種:
1.酸味劑 2.酸度調節劑 3.抗結劑 4.消泡劑 5.抗氧化劑
6.增體劑 7.色素 8.護色劑 9.乳化劑 10.乳化鹽
11.固化劑 12.增味劑 13.麵粉處理劑 14.發泡劑 15.膠凝劑
16.上光劑 17.水分保持劑 18.防腐劑 19.推進劑 20.膨脹劑
21.穩定劑 22.甜味劑 23.增稠劑

[7] CODEX Alimentarius. Class Nam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Numbering System for Food Additives. (access 2015/11/11)

[8] CODEX Alimentarius. General Standard for Food Additives.

(access 2015/11/11).

[9] 根據《香港法例》132W章附表61部:

「加工處理」 (processed) 包括任何能導致任何食物的自然狀態產生實質更改的處理方法或工序,而在本註製備的定義中,加工處理須據此解釋;「製備」 (prepared) 包括去骨、削皮、研磨、切割、清洗、切除表面部分、調味或包裝,但不包括加工處理。

[10] 例如預先包裝食物的衛生及品質要求、標記及標籤[《香港法例》第132W章附表3]、營養標籤及營養聲稱[《香港法例》第132W章附表5]等

[11] Christian Coff, The Taste for Ethics: An Ethic of Food Consumption (Dordrecht: Springer, 2006), 12.

[12] 上帝說:「看哪,我把全地一切含種子的五穀菜蔬和一切會結果子、果子裏有種子的樹,都賜給你們;這些都可作食物。至於地上一切的走獸、天空一切的飛鳥,並一切在地上爬行的,有生命的動物,我把綠色植物賜給牠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創一29-30《和修》]

[13] 上帝賜福給挪亞和他的兒子,對他們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這地。地上一切的走獸、天空一切的飛鳥、所有爬行在土地上的和海裏一切的魚都必怕你們,畏懼你們,牠們都要交在你們手裏。凡活的動物都可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綠色的菜蔬一樣。」』[創九1-3《和修》]

[14] Norman Wirzba, Food & Faith: A Theology of Eating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2.

[15] 難道一個人有吃有喝,且在勞碌中享福,不是福氣嗎?[傳二24《和修》

『並且人人吃喝,在他的一切勞碌中享福,這也是上帝的賞賜。[傳三13《和修》

看哪,我所見為善為美的,就是人在上帝賜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因為這是他應得的報償。[傳五18《和修》

『我就稱讚快樂,原來人在日光之下,最大的福氣莫過於吃喝快樂;他在日光之下,上帝賜他一生的日子,要從勞碌中享受所得。[傳八15《和修》

[16] 凡市場上所賣的,你們只管吃,不要為良心的緣故問甚麼,「因為地和其中所充滿的都屬於主」。林前十25-26《和修》

[17] 我若謝恩而吃,為甚麼因我謝恩的物被人毀謗呢?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甚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做。林前十30-31《和修》

[18] 『原來世上的一切,就如肉體的私慾,眼目的私慾和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而是從世界來的。』[約壹二16《和修》

[19] Coff, The Taste for Ethics, 21.

[20] 關於以動物為食物的倫理討論,無可避免會涉及終結其他動物生命的議題筆者雖然根據創九1-3認為以動物為食物是合乎上主的心意但這並不意味人可以為取得食物而隨意以任何方式終結其他動物的生命。在以動物為食物時人於選擇終結其他動物生命的具體方法上,仍然應該有一些倫理考量詳細討論可參考 Ronald L. Sandler, Food Ethics: The Basics (Abingdon, Oxon: Routledge, 2015), 74-112.

[21] Frans W. A. Brom, “‘Food, Consumer Concerns, and Trust’: Food Ethics for a Globalizing Market,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2.2 (2000): 129.

[22] Wirzba, Food & Faith, 22-23.

[23] Coff, The Taste for Ethics, 22.

[24] Coff, The Taste for Ethics, 24.

[25] 根據Ben Mepham的分析,食物倫理除了從效益論的角度來考慮對優質生活的關注以外,亦需從義務論的角度來考慮自主性的關注、與及從正義論的角度來考慮公平性的關注。筆者的立場則認為人對優質生活的共同願景應是其自主和公平的基礎,並考慮篇幅所限,因此本文討論將以對優質生活的關注為主。詳細討論可參考 Ben Mepham, “‘Ethical Analysis of Food Biotechnologies’: An Evaluative Framework” in Food Ethics, ed. Ben Mepham (London: Routledge, 1996), 106.

[26] 聖多瑪斯.阿奎那著,周克勤、高旭東、陳家華等譯:《神學大全》(台南:碧岳學社,2008),第6冊、第2集、第1部、第90題。參考鄭順佳:《天理人情:基督教倫理解碼》(香港:三聯,2005),頁120-125

[27] 聖多瑪斯.阿奎那:《神學大全》,第6冊、第2集、第1部、第91題。參考龔立人:《是與非以外:基督教的倫理想像》(香港:基道,2010),頁107-109

[28] 聖多瑪斯.阿奎那:《神學大全》,第6冊、第2集、第1部、第92題。

[29] 雖然整體而言,有關在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規管均以准許為其基本任務,但若比較香港、澳門及中國內地三地有關食物安全的相關法規,則發現中國內地的法規明顯較多關注禁止的部分,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由於食物添加劑近年在中國內地的使用上接連出現問題以致在較多情況下被視為屬於本類是惡的行為。參考《香港法例》第132W章、第612章等;〈食物安全法〉(澳門特別行政區《第5/2013號法律》),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印務局》 (access 2015/11/11) ;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食物安全法〉,引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access 2015/11/11)

[30] 近年由於不適當使用當地法規禁止使用的食物添加劑造成與預先包裝食物有關的重大食品安全事故的事例包括2002年香港部分零食被檢出含有禁用甜味劑甜菊糖甙 (Stevioside) 等。

[31] 近年由於以工業添加劑代替食物添加劑造成與預先包裝食物有關的重大食品安全事故的事例包括2005年印度出口往英國的辣椒粉被檢出含有工業染料蘇丹紅 (Sudan Red G) 2008年中國內地部分奶類製品及嬰兒配方奶粉被檢出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 (Melamine) 2011年台灣部分食品被檢出含有塑化劑鄰苯二甲酸酯 (DEHP) 類等。

[32] Brom, “‘Food, Consumer Concerns, and Trust,’” 133.

[33] Daniel Sperling, “‘Food Law, Ethics, and Food Safety Regulation’: Roles, Justifications, and Expected Limit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23.3 (Jun 2010), 269.

[34] 根據《香港法例》132W章附表11A部:

優良製造規範 (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 包括符合下列各項規定的製造規範—
(a)
添加於食物內的添加劑分量,以發揮該添加劑的預期作用所需的最低分量為限;
(b)
因用於製造、加工處理或包裝某食物而成為該食物的成分的添加劑,如並非為對該食物本身發揮任何物理或其他技術作用而使用,其分量被減低至合理地可能的程度;及
(c)
有關添加劑的配製和處理方式,與配製和處理食物配料的方式一樣。

[35] 由於各地法律的具體規定並不完全相同,因此就算食物添加劑已收錄於「食物添加劑國際編碼系統」,亦並不等於必然可以於任何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

[36] 不同的成分標籤標示格式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有關預先包裝食物中使用食物添加劑的不同資訊例如《香港法例》要求食物生產者必須以編碼方式標示預先包裝食物中的食物添加劑,而中國內地的《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則容許食物生產者以化學名稱或編碼方式標示預先包裝食物中的食物添加劑。因篇幅所限,筆者將不會探討各種標示格式之間的利弊或所涉及的倫理考量。

[37] Sperling, “‘Food Law, Ethics, and Food Safety Regulation,’” 269.

[38] K. K. Jensen, & P. Sandøe, “‘Food Safety and Ethics’: The Interplay Between Science and Value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5.3 (Sep 2002), 248.

[39] Sperling, “‘Food Law, Ethics, and Food Safety Regulation,’” 270-271.

[40] Sperling, “‘Food Law, Ethics, and Food Safety Regulation,’” 272.

[41] Dirk Haen,“‘The Paradox of E-Numbers’: Ethical, Aesthetic, and Cultural Concerns in the Dutch Discourse on Food Additives,”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27.1 (Feb 2014), 28.

[42] Brom, “‘Food, Consumer Concerns, and Trust,’” 133.

[43] Franck L. B. Meijboom, Tatjana Visak, and Frans W. A. Brom, “‘From Trust to Trustworthiness’: Why Information is not Enough in the Food Sector,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9.5 (Aug 2006), 439-440.

Zuletzt aktualisiert am Sonntag, den 27. März 2016 um 14:02 Uhr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