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elle Ethik Ehe 劉嘉敏:從「基督教倫理」看「巴拿馬」華人家庭之「幸福指數」
劉嘉敏:從「基督教倫理」看「巴拿馬」華人家庭之「幸福指數」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Donnerstag, den 07. Juli 2011 um 01:11 Uhr

從「基督教倫理」看「巴拿馬」華人家庭之「幸福指數」

 

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劉嘉敏

 

引言:

感謝天父一直引領有關「幸福」的議題。

一般人都想擁有幸福, 坊間以數據演譯的「幸福指數」來量化生活的經濟質量與我們基督徒怎樣體現出選擇的生活方式, 對「幸福」的定義應有差異。本文從個人, 社會或國家「幸福指數」作開始, 來界定基本性的體認; 然後研究一個小數社群中會影晌幸福元素的家庭問題, 反映到幸福以外的因素。透過聖經中的基督教倫理, 怎樣建構幸福和精神生活。繼而教會怎樣對社群幸福的回應策略。

1. 「幸福指數」的界定

在現今科技和數據的年代, 「幸福指數」的考核指標以各樣方法的統計, 多以經濟的範圍增長為主。以下三個個體以個別原則提出抉擇, 其中一個以個人在網上測試幸福指數, 讓人選擇各主題的優先次序, 目的不只以追求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 而且可以發現政府對公民需求了解的狀況, 衡量各國人民的生活滿意度和幸福感; 另外, 社會心理學家會計算一些幸福方程式, 以示「幸福」美好的生活是有秘訣的。跟著, 就會引伸到倫理學家對「幸福」提出一些基本哲學問題:「我們如何定義美好生活? 理性思維能幫助我們正確地了解它嗎?美好生活定義對每個人而言都相同嗎? 換言之, 美好生活有一個普世的定義嗎?[1] 而個人又存著怎樣的界定呢!

1.1 國家界定: 聯合公式(OECD)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聯合公式生活創制的「幸福指數」量化,是基於34個成員國家和11個不同範籌的物質和美好的生活(better life)情況,得出各國居民的生活滿意度,與其他成員國作比較, 包括:房屋;收入;工作;社群;教育;環境;統治;健康;生活滿意;安全;工作生活平衡。當中沒有宗教這一項主題, 每一個主題都有三個標識:例如「工作生活平衡」分別有三種不同的量度單位,1工作長時間的工人;2工作的家庭主婦百分比;3休嫻和活動時間。這些標識反影現時的生活質素,成為補足將來持續的幸福。平均「北歐國家和英聯邦國家幾乎所有指標排名都靠前。[2] 相反, 貧乏的國家指數稍低。

1.2社會界定: 心理學科學家的方程式

在心理學家裏頭,可能會有所解釋。美國著名心理學家Abraham Maslow研究一個「需求金字塔」是個人需求美好的人格發展層次, 由低到高, 從生理需求 Physiological needs(食物, ,空氣,性欲) → 安全需求Safety needs(生活/經濟穏定,無痛苦或疾病) → 社交需求 Love and belonging (友誼, 愛情,家人/親屬關係的需求)→ 尊重需求Esteem needs(成就,名聲, 地位,自我價值,他人對自己的認同) → 自我實現需求Self-actualization(至高人生境界, 夢想) Self-transcendence(超越自我)忘我境界。達至這高層,視為人生成功的目標, 但不一定,可能是幸福的反面。

國心理學家賽利格曼提出了一個計算幸福的公式:

總幸福指數=先天的遺傳素質+後天的環境+你能主動控制的心理力量(H=S+C+V)

 

現今人們追求幸福生活, 心理學家賽利格曼認為總幸福指數是指有持續穏定的幸福感, 而不是暫時的快樂和幸福。從三方面對自己的衡量:包括對現實生活的總體滿意度; 對自己生命的質量評價和對自己生存整體肯定。這個總體幸福的公式取決於三個因素來源[3]:

()先天的遺傳素質 有研究顯示, 一個人的心情可能受到父母的遺傳影響;

()環境事件[4] - 包括社交生活, 年齡方面, 教育程度, 氣侯, 種族, 性別, 財富與幸福。心理學家認為如果希望更加幸福, 選擇如下環境: 生活富有些; 擁有美滿婚姻; 豐富你的社交生活,多與朋友在一起; 具有信仰。

()心理力量的控制 - 公式中最後一個部分, 也是最為重要的, 能掌握的力量, 即如何控制自己的心理力量。心理力量會產生行為的反應, 對自己和對周圍的人也會產生效應。視乎生命的意義, 怎樣與人同工, 言語交流, 放眼看世界, 這是促進美好生活(幸福)的心理源動力。


跟著, 倫理學家會問, 『「為什麼我要關心美好的生活?」「我所要追求的, 又是誰所定義的美好生活?訴諸於人的通性: 理性告訴我們, 身為人便意味著要追求我們自己的福祉,與自己對美好生活的享受。』[5] 因為倫理生活會促進美好的生活人類透過理性思維去了解一般道德倫理生活的概念。 最, 倫理學家將這個問題回到一個倫理法則上,

「他的倫理思考最終將他帶回到個人身上, 因為一個人會採用何種『倫理』法則, 最後仍取決於他對美好生活的看法,…[6]

1.3個人界定: 以個人達到心中慾望

換句話說, 個人自身對美好生活的取向是出於自己的追求終極目的。對美好生活的看法是自己一切觀點事實的所在, 「人類共通的理性只能將我們帶回原點---理性的自我。」[7] 福是否人擁有財富, 權力, 金錢, 令人興奮的工作或性; 甚至科技, 科學帶來的方便和物質的擁有! [8]

 

有調查以高度發展的新興社會模式相較與一些小農經濟為主的生產模式,兩地人民對幸福的定義不一。事實上,「幸福與快樂指數」突出幸福與財富無關的例證是全球最高幸福指數的國民是「起馬拉亞山」的一個小村落,他們的生產價值平均三百美元,無論數據訴求已運算無錯,但核心的問題是:幸福與快樂是否可以量化?因為唯有每個人才真正知道自己是否幸福快樂。[9] 以下有兩個例證。

訪問:個案() 問題: 「對你來說, 甚麼叫做『幸福』?

他解釋『幸福』 = 『無憂無慮』就是有足夠金錢;不用工作, 因為工作會帶來壓力。

訪問: 個案()

他說很難回答這問題, 但認同以上個案()所說, 很難不題經濟上的必需, 雖然信仰是有幫; 他想起一套戲『笑傲江湖』的主角令狐沖, 以『獨孤九劍』勝天下, 但追求自由的他,封劍歸隱, 笑傲江湖, 有伴同行為滿足。 以上的個案,分別在於個人的自取所需。


2. 「幸福指數」- 「巴拿馬」經濟的客觀指數

進一步, 看一個社群「巴拿馬」[10] 。在2010,全球知名調查機構研究,人們一直以來的觀念“錢可以買到幸福”, 結果富國的幸福感方面全面勝出,因為反映人們在長期和廣義的背景下實現了他們的價值和目標,因此,經濟狀況對這種滿意度會產生重要影響[11] 雖然收入和幸福有密切關聯,但研究員指出心理和社交需要,也是關鍵,包括社會支持,發揮個人能力等,這些與金錢關係不大在這調查底下,跟據"每日體驗" 幸福指數,巴拿馬是窮國幸福指數超出富國之一,指數超過8。美國研究員顯示盡管賺更多的錢,確實會讓人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更滿意, 但這對於我們享受生活的樂趣並沒有太大影響。

3. 事例研究:「巴拿馬」華人家庭幸福

在中南美洲的巴拿馬[12], 貧富懸殊有華人大約15-20, 大多數來自中國廣東省正式與非正式移民。有巴拿馬城的巴京華人基督教會,[13] 當地華人多以經營餐館,雜貨店或文具店, 們的營業時間很長, 由早上六點開到晚上十點, 一星期做足七日。前鋪後居, 大人看鋪, 小朋友除上學外, 都是留在鋪內玩耍, 大人沒有太多時間去教導小朋友或溝通, 活艱苦, 治安不, 生命錢財都受威脅。雖然如此, 他們總是帶著微笑與你談話, 感受到他們的友善和對你的信任。家中作丈夫的, 因生活枯躁, 有成為賭埸上的常客, 甚至成為病態賭徒, 有不少個案,因債務纏身, 買屋買鋪, 妻離子散, 家破人亡, 家庭問題出現。從經濟角度, 幸福因素受到破損是因為賭徒的理性思維受到賭搏所核制而影晌家人幸福; 若果金錢經濟不是他們的問題,基於甚麼理由會影晌幸福呢! 經濟學家Layard說家庭和個人生活是構成幸福的最主要因,按次序排列, 跟著是經濟, 工作, 社群, 健康和政治自由[14] 另一位經濟學家Laissez Faire對一項研究, 公共條例會助長賭徒心態, 認為如果他們願意付錢, 就任由他們消費, 但繼續賭下去, 就會危害自己及家人, 如果賭搏法例放寛, 會使賭徒增加樂事, 而加增一些人的痛苦,這放寛未能見到有甚麼合理的證明。[15] 根據美國3.5萬人的調查, 結婚的人有42%人認為

生活非常幸福, 而其他類別的比率是24%, 但如果婚姻並不幸福, 那麼幸福感就會低過沒有結婚或其他類別的人。


4. 基督教的倫理

從基督教神學倫理角度分解其「幸福」來源的核心。倫理一詞的英文ethics源生自希臘文ethica, 來自etheos意思是「關乎品格之事」...亞里斯多德認為....ethos意指「約定俗成」,希臘思想家將「倫理學」視為培養德行生活的研究。

知識 (通往)知慧 + 倫理生活 (的唯一途徑); 固此, 正確知識 → 帶來正確行動 = 德行

 

在基督徒的角度, 「倫理學是對於人應該如何依據聖經教導與基督教信仰來生活的研究。」[16] 基督徒以聖經為倫理基礎, 而非以個人判斷對錯的知識去選擇 歷代教會的基督教倫理在古希臘的文化背景底下塑造 然而, 三位代表人物建立一套神學倫理學

4.1 奧古斯丁的「幸福方程式」[17]

奧古斯丁(354-430)的思想受新柏拉圖主義影晌深遠,以新柏拉圖的「存有」「太一」[18] 至善,看為「基督教所信仰的神,這位神也就是至善。他因此推論人類的至善就是神,他的倫理觀以幸福論為基本導向奧古斯丁認為人本能地尋求神。當我們看見神時,便找到了幸福;我們的『內在生命被祂的真理與聖潔光照充滿』。惟有此刻,我們不再疲於追求什麼,因為在思想神的時候,我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目的。」[19] 他認為人類沒有定對錯和順服律法的能力, 甚至明知故犯, 選擇行惡。道德問題在於意志內的缺乏。

 

他建構的基督教倫理觀是「神的愛」,包含「神對我們的愛」和「我們對神的愛」[20] 唯有這樣, 才可以把(偏差)(善的意志的欠缺)重新定向, 單單渴慕神→熱情與意志導向神→順服God`s will。「『敬愛神,然後順心而行』(dilige,et quod vis fac)」。愛成了整個倫理生活的核心。倫理是神對我們的愛; 而倫理生活則是神聖恩典所賜予的禮物。」[21] 跟據2003BBC新聞報告科學家解決一個疑團有關「幸福的秘訣」, 經過一千多人的面談, 心理學家計算出一個方程式: Happiness=P+(5xE)+(3xH)where[22]

 

P = 個人特質: 包括:生命的進展, 適應性和精神恢復力;

E = 健康與生命: 經濟穏定和友誼關係;

H = 最高等級需要: 包括自尊, 期望, 野心和幽默

 

雖然這個方程式沒有顯示整個審視過程, 未能知道以上的方程式要素是建基於甚麼資料和理由; 但最令人感興趣的是「幸福的秘訣是甚麼?」。這個問題已被不同的文化和背景的知識份子, 哲學家, 心理學家, 科學家等人去解決這個難題。神哲思想學家奧古斯丁用一生去測試和回答以上的問題, 他認為這個方程式是絕對不足夠, 因為缺乏一個唯一本質的因素,就是「上帝」。[23] 他認為人人都想要有幸福, 若想要幸福快樂, 他們一定要有他們所想要有的東西。「幸福」就是構成一切事物的所需和想要有的。[24] 但是, 若果人所想要有的東西,就可以有幸福愉快, 可能不是會最關注的問題。例如, 他以 一個孩童想玩火作比喻。奧古斯丁的著眼點是在於對個人真正實質的需要而不是一些特別事情或情況。奧古斯丁認為只有在神裡的愛才能找到永恒的幸福而沒有失去的害怕 這份愛是不會自私 他用兩個專門名詞cupiditas caritas去對應是暫時的或是永恒的, 兩種都帶著不同的特性, 「物」本身僭在的所是其追隨之物, Cupiditas是物可轉移,使客體跟隨者的靈魂脆弱和情緒綜合症,有惡性的傷害;相反,Caritas的物是永恒,使客體跟隨者的靈魂永恒 ,分享神的愛,尋覓智慧,產生和諧社群分享愛。奧氏的幸福和愛的理念是擁有所想要有的,就是永恒永遠的神,但沒有人說他“有”神,而只有認識神才是我們所需要的答案,透過卓越的思想,我們可以認識愛永恒的樣式;所以,他認為透過思想,我們可以跟隨我們看不見的神。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翰福音十七3)這種「愛」就是奧氏所標籤的caritas,指沒有上帝,人不可以得到最終的幸福愉快。固此,跟據奧氏的教導,以上的「幸福方程式」:

Happiness = Personal Characteristic + (5 x Existence) + (3 x Higher Order), 將會成為

Happiness = Having God, a simpler formula with a deep, extensive and prospective context.[25]


4.2 阿奎那的倫理學結合體系

同樣, 跟據史上最傑出的羅馬天主教思想家阿奎那的倫理思想,認為人類的幸福來自於神,並仰望神親自作為。 人終極目標是追求幸福人生, 而且,認為倫理學歸於自我實現和存在目(目的論), 每一個行為者所作的行動,都帶有特定的目的。[26] 他認為一切善的原頭便是, 人頪求知的終極目標便是神, 因為世界萬物都趨向至善的神, 是聖經中的神, 將祂視為自己的目的。「『智慧動物的存在目的』便是『認識神』涉及了意志的滿足,因為在這個求知歷程當中, 意志將受理智引導而趨向真實的善。 阿奎那說,這構成了真正的幸福, 然而人無法在今生得這種福氣因無法面對面神除非透過屬靈恩典賞賜[27] 他認為人類的理性在某程度上可以實現其道德真理, 又將基督教的美德(,,)與理性渴求至善放在一, 建構出完整的倫理學理論(道德自然美德和神學美德)

 

奧古斯丁以「神的愛」為核心美德; 而阿奎那以「自然美德」之外, 加上神學美德的信,,愛。兩者解釋幸福都不是以情感為前題; 而是以道德生命為主, 透過基督更親近神

4.3 馬丁路德的信靠倫理

繼奧古斯丁和阿奎那之後的第三個基督教倫理典範是馬丁路德(1483-1546), 他不以理性為他倫理的基礎, 認定神自己為訂定命令, 不多加以解釋, 是意志論其中一環:「信靠順服」,是在理性之上, 信得過神知道什麼是最好的; 另外一個意志論倫理的神學基礎,就是人類觀。認為人的罪的力量影晌全人, 包括理性在內「他們無知的心就昏暗了」(羅一21)

因此, 認為沒有任何建構的道路能通往真正的倫理生活, 追求的幸福可能與神的命令背道而馳。既然如此, 唯獨「因信稱義」的倫理觀神學基礎, 建基在神的赦罪恩典之上, 成為倫理生活的先決條件。他對美德的看法, 是以神藉著信心賜給人的新生命。


5.「幸福指數」的新建構

以上三位神學家的倫理學理論都是環繞一個道德問題, 存在一種形而上的觀點尋找出路, 為人類終極目的是為個人找福祉, 而這福祉背後的倫理生活指標的楷梯不一定是人生成功的目標; 換句話說, 唯有「超越」今世一切事物的永恒福祉才是探索的目標。

固此, 幸福指數的新建構應從個人出發, 將整個人生目標轉移到一個超越世界一切的信仰上,追求人生理想的層次是無底深潭, 唯有單一渴慕上帝才能淡化一切奧古斯丁所謂cupiditas之物, 因為「人類悲觀處境一切惡行的根源在於人類的熱情passion,以及偏差的意志要渴慕神勝過一切, …單單對神懷有熱情。」[28]

5.1 聖經界定的「愛」

從聖經角度來看,「一個人愛神的愛是在他愛鄰舍的愛當中表現和成就的。」 [29] 愛神和愛人是分不開的關係, 主耶穌批評法利賽人不顧念別人痛苦而守安息日的表現服事神(太十二1-14)。而且, 正如施予他人比只顧自己的更為幸福; 同時, 以幸福愉快的意義囑咐其他人,就是最幸福愉快的人生哲理。

6. 巴拿馬」華人教會的責任

幸福的理論到實踐過去三次踏足巴拿馬, 一次比一次深深感受到當地華人需要關懷和屬靈栽培的迫切[30]

按著巴拿馬宣道會現有的策略和計劃, 為他們祈禱和一起配合參與。

 

目標: 1帶未信主的人認識上帝得著幸福

2 福音輔導有問題賭徒的華人家庭

 

挑戰: 很多華人沒有身份及工作證, 不敢外出, 影响教會活動

策略: 家訪查經崇拜 (短期); 建造社區中心 (長遠計劃)

挑戰: 工作長時間, 難訓練

策略: 探訪及送錄音帶

挑戰: 賭埸林立, 華人好賭, 破壞婚姻及家庭

策略: 福音戒賭輔導; 賭徒康復中心, 與國外教會或福音機構設立福音機構(長遠計劃)

挑戰: 工人短缺, 事奉人少

策略: 鼓勵信徒回應呼召,訓練及用當地神學畢業生

7.結論

幸福指數的計算數字未能帶出準確的效果, 因為社會的主流意識沒有離開物質和經濟的範圍, 每一項都是有其限制, 物極必反從平面角度所接觸到的只是自我理性的焦點,能跳出第一度空間逹到道德的標準, 更不用說幸福唯獨因信與愛一件兩面的東西被神的愛激勵就不再以自我為中心, 到達終極「幸福」的所在地。換句話說, 基督教倫理的「幸福」是脫去綑綁,真正得到自由的權利。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 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十六11)

書目:

萊特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新北市:校園, 2011

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奧連著。潘主聞譯。《基督教的倫理概念》。台北: 道聲, 1955, 初版, 1999,再版。

聖多瑪斯 · 阿奎那。《神學大全》。台南:聞道, 1997

李錦洪。《幸福指數》。時代論壇, 1021, 2007/03/25, 12

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03-120

Schleiermacher, Friedrich.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Ethics.USA: The Parthenon Press,1989.

http://www.actionforhappiness.org/10-keys-to-happier-living/happiness-activist

http://en.wikipedia.org/wiki/Happiness Detail:Katelyn Beaty. 54.12 (Dec 2010): p.65(3). (1319 words) From Religion and Social Science.

http://find.galegroup.com/gps/infomark.do?dblist=SPJ.SP00_GVRL-

Australian Journal of Educational &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Vol10,2010,pp.94-107

Oswald, Andrew. “A Non-Technical Introduction to the Economics of Happiness.” 1999.

Ott, J.C. “Government and Happiness in 130 Nations: Good Governance Fosters Higher Level and More Equality of Happiness.” 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 v102 n1 p3-22 May 2011,20pp.http://web.ebscohost.com/ehost/detail?vid=6&hid=21&sid=e5322e94-ad46-41aa-bfc5-1aead981531e%40sessionmgr14&bdata=JnNpdGU9ZWhvc3QtbGl2ZQ%3d%3d#db=eric&AN=EJ919963

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10525/KDWVGS

http://xl.39.net/xltm/093/10/809863.html

劉杰編譯。《幸福指數》下載自<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10525/KDWVGSY0WYNFQ.shtml?c=MACRO>

Layard,Richard,TheGreatestHappinessPrinciple:ItsTimeHasCome, Lesson_7_24.5_Readngs_8_Layard_on_Happiness



[1]史丹利 · 葛倫斯著, 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53

[4] http://xl.39.net/xltm/093/10/809863.html

社交生活: 有共同點的標誌與人分享生活, 不是一個人獨處。

年齡方面:分三方面研究,發現生活滿意度隨年齡增加, 但愉快的心情隨著年齡稍微下降,消極的心情不隨著年齡的變化而變化。

教育程度, 氣候, 種族和性別對於人的福感都沒有影響。

財富與幸福只有低相關。富有的人報告說只比普通人感覺更幸福一點。最近的半個世紀, 發逹國家的人均收入 增加很多, 但幸福感只增加了一點。最近的一次收入增加可以增加幸福感, 一般意義上的收入增加, 不會增加人的幸福。

[5]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卜(台北:中華, 2004), 53,54

[6]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54

[7]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54

[8]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06

[9]李錦洪:《幸福指數》(時代論壇, 1021, 2007/03/),頁12

[10] http://www.el-expreso.net/

根據拉美快報IMAE月份經濟活動指數報告顯示, 巴拿馬經濟在2011年前四個月與去年相較,成長了7.18%。根據INEC的月份報告顯示,商業和經濟增長明顯提高, 不管是在零售業還是批發業都逹到最好的效果,燃料銷售和車輛銷售也大幅提高

[12] 黎名熙:〈巴拿馬的風土人情〉(宣道會福群堂 巴拿馬短宣2010分享見證集, 2010),2

巴拿馬是被加勒比海(Carribean Ocean),太平洋(Pacific Ocean),哥倫比亞(Columbia)Costa Rica圍繞。它的面積大約比加洲小一點, 屬於熱帶氣候, …雖然雷雨是普遍,但他們沒有暴風。人口大約三佰萬(2009),東方人大約佔5.5%。西班牙文是巴拿馬的官方語言, 中國人最初踏足巴拿馬是十九世紀, 當時是幫助建築鐵路,…受歐洲文化影嚮,…宗教主要是天主教(75-85%);基督教佔15-25%;…跟據預測,2010-2014年巴拿馬經濟會成為拉丁美洲增長最快的國家。美國擁有巴拿馬運河85,1999年將全部擁有權交回巴拿馬政府,運河帶給政府可觀的收入。

[13] http://www.kccc.org.hk/p070415.htm

巴拿馬京城的巴京華人基督教會歷史悠久,30年前由幾位基督徒婦女開始後來中信及許多宣教士協助,現在成為巴拿馬最大的教會。在美加幾個華人教會協助佈道植堂,建立了4家教會。1998年,美國宣道會差派梁得人牧師夫婦到巴拿馬佈道植堂,現已增至11間,20002月得香港建道神學院協助,在當地成立「中南美洲建道聖經學院」,為中南美洲華人教會培育牧養人材。(現今學院已獨立,名稱改為『中南美洲聖經學院』)

[14] Richard Layard, “The Greatest Happiness Principle: Its Time Has Come” Class Reading: 26.

[15] Richard Layard, “The Greatest Happiness Principle: Its Time Has Come” Class Reading: 31.

[16]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21-22

[17] 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03-120

[18]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50

奧古斯丁在他的思想核心裡,運用了新柏拉圖主義所追求的終極知識概念,也是對天神的旳神秘直覺,與新柏拉圖主義本體論息息相關,,以金字塔的階層結構越上層完整性。稱為太一新柏拉圖主義實體觀將「存有」與善劃上等號

[19]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51

[20]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52

[21]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54。

[22] 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04

[23] 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05

[24] 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06“happiness constitutes something that can be had when it is wanted.”

[25] Lui, Dominic. Augustine’s Formula of Happiness. 靈澤(書刋),6, 2003,8, 119-120

[26]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59

[27]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60

[28]史丹利 · 葛倫斯著,王子真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中華, 2004), 153

[29]奧連著,潘主聞譯:《基督教的倫理概念》(台北: 道聲, 1955, 初版, 1999,再版), 10

[30]將於721日再次前往巴拿馬, 與不同宗派的北美華人教會配合巴拿馬當地教會一起展開傳福, 佈道, 探訪工作。求主帶領!”

 

Zuletzt aktualisiert am Donnerstag, den 07. Juli 2011 um 02:11 Uhr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